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迷失Z城

768浏览    32参与
katze11

Tom Holland参演四部作品 德语配音无字幕版

MP4  x6wm  勉强可看的小格式~ 

《朝圣 Gottes Wege sind blutig - Pilgrimage》

《凛冬边缘 Gefangene der Kaelte - Edge of Winter》

《海啸奇迹  The Impossible》 

《迷失Z城 Die versunkene Stadt Z -The Lost City of Z》(传了大小两个版本,但好像都有点问题,没法快进_(:з」∠)_)


 @海洋之心   客官,点餐已送达23333  最后一部...

MP4  x6wm  勉强可看的小格式~ 

《朝圣 Gottes Wege sind blutig - Pilgrimage》

《凛冬边缘 Gefangene der Kaelte - Edge of Winter》

《海啸奇迹  The Impossible》 

《迷失Z城 Die versunkene Stadt Z -The Lost City of Z》(传了大小两个版本,但好像都有点问题,没法快进_(:з」∠)_)


 @海洋之心   客官,点餐已送达23333  最后一部附赠,才发现也有他出演的:) 顺说我只看过后两部(也只记得伊万和查理了_(:зゝ∠)_),前两部好看咩?


奶油朗姆酒

黄金国

杰克·弗塞特 / 第三人称 / BE / 4000+ /


    最终他还是找到了,他心中的,黄金国。


 

       杰克·弗塞特,珀西·哈里森·弗塞特的儿子,一度以自己的父亲为荣。


       拥有一位身份是英国军官的父亲,尽管他受皇家地理学会的委托常常远行在外,不能陪伴在他和母亲的身边,杰克...


杰克·弗塞特 / 第三人称 / BE / 4000+ /






    最终他还是找到了,他心中的,黄金国。





 

       杰克·弗塞特,珀西·哈里森·弗塞特的儿子,一度以自己的父亲为荣。


       拥有一位身份是英国军官的父亲,尽管他受皇家地理学会的委托常常远行在外,不能陪伴在他和母亲的身边,杰克也依然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


       他是一名忠诚的、出色的探险家,理应受到人们的尊敬。


       童年时代杰克对父亲的记忆,都停留在母亲伏在桌前,满脸向往地对他逐字逐句地念出从远方寄来的信件,停留在那张白纸上的数行黑字里。


       对着窗,飘进来的风吹起母亲散落在双颊边的碎发,父亲的名字从母亲的口中念出来,模糊得像是常年盘踞在伦敦城市上空的雾气。


       稍微大点声,就能吹散了。


       “你的父亲很爱你,杰克。”


       母亲总是恋恋不舍地放下信,拉过他,笑着抚摩他的头。


       “但父亲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


       他还懵懵懂懂不谙世事时,只能任由母亲按着他的肩膀,对他诉说她对父亲的思念,以及父亲对他的爱意。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她自己。


       而在他逐渐懂事之后,他也会向母亲提出这样的疑问。


       ——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


       一个儿子最天真的发问。


       母亲不回答他,只是用拇指摩挲着他的脸颊,温柔而坚定的力量顺着她的手指,一直传达到他的内心深处。


       他相信母亲,所以也相信自己的父亲。


       杰克·弗塞特t长到五岁,见过自己父亲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


       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他像所有英国男孩儿一样,进入学校学习课本知识、骑射。杰克不说是个多么健谈善于社交的人,但他同他的军官父亲一样优秀。母亲常笑着和别人说这是家族遗传。


       杰克十七岁,骑术已经很精湛。换上骑装牵着马在草场边漫步时,可以吸引一众少女的目光。


       珀西·弗塞特的军衔没有很高,并不能踏进上流社会的圈子。但人们在看到那个少年时,总会发自内心地赞叹:


       那可真是一个英伦贵族家的少爷!


       杰克·弗塞特在学校有一个同学,少数学习骑马的女孩之一。倒不是说杰克有些什么其他的心思,他只是常常看见她的父亲手把手地教她抓住缰绳,翻身上马,如何扬鞭,如何叫停。


       那还是他刚开始学骑马的事情了,没有人指导,不知道摔得有多惨。晚上回家都不好意思让母亲看见他脏兮兮的衣服。


       她主动问他,要不要让我的父亲教教你?他很擅长骑马。


       杰克躺倒在地上,仰头看着她伸出的手,下意识地说不出拒绝。


       那个时候她的父亲就站在她的身旁,对她做出的决定没有一点反对意见。这个决定让他以后平白多了一个学生,不过好在他还挺认真好学。


       在看到她的父亲对她呵护备至的关爱时,Jack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变化。


       人难道不都是对自己缺少的东西而更加渴望吗?


       在布莱恩,他的弟弟出生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母亲千篇一律的说辞再也不能安抚他内心的躁动,他不再仅仅满足于单纯的发问,得到听过无数次的回答后就将这个话题搁置不提,他的问句带上了诘难的味道:


       如果他真的爱我,如果他真的有您说的那么爱我,为什么他不能回家看看我,陪伴我更长一点时间?


       得不到解答,这个念头缠绕着他,那种感觉像是滋生在角落里的毒蛇,悄无声息地在暗中窥伺,只等着趁他不注意将他一口吞噬。


       当再看到她和她的父亲时,杰克必须很努力才能不让自己的举止看起来过于奇怪。


       他的父亲呢?


       他一直引以为傲,视作英雄的父亲呢?


       他开始避着她,他不想承认看见她,会让他的心里很不好受。即使他不和她说话,那种羡慕和向往也会从他的眼睛里跑出来。


       藏不住的。


       杰克不擅长正面和人交往,所以他只能选择冷淡疏远。


       他没记错的话,那天母亲,布莱恩和琼为他送行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在远处看见了一个人影。


       如果有机会,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站在她的面前,和她说对不起,请原谅。


       原谅他的年少无知,莽撞和不懂事。





       >>>


       “记得出来前我带你去打猎吗,杰克?”


       珀西一边用手杖拨开身前茂密的树木丛,一边和后边的儿子说话。


       “是的,父亲。”


       虫鸣贯耳,杰克摘下帽子上下挥舞以驱赶丛林中恼人的蚊虫,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回答道。


       “真正出门在外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比如这潮湿闷热的热带丛林。我来过这里几次了,依然没有记住路线。”


       杰克安静地听着,空气里只有草叶和身体摩擦发出的声响。


       珀西突然沉默了,杰克有点疑惑,但他没有问出声。过了一会儿,他才重新听到父亲的声音,听到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其实你从前说的也没有错,我的确不是个多么称职的父亲。”


       “不,那时是我不懂事,父亲,我向您道歉——”


       杰克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重新提起这件事情,他急忙接过话,再一次向父亲表示歉意,却被珀西抬手制止。


       他停下行进的脚步,慢慢转过身,拄着手杖,看着自己的儿子。


       “但我这一生——我没有教给你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教诲,指导,都没有。或许只有那一句话,我亲身经历的那句话,是我送给你最重要的礼物。”


       “你还记得吗,我的儿子?”


       他把手放上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他没有真真切切地教导他什么,可他依然成长得很出色。他很高兴。他从心里感到高兴。


       风在丛林中穿行而过,热带树木生长得比别处更加高大,重重叠叠,遮天蔽日。繁茂的枝叶在风的牵引下跳动起来,奏出一支雨林特有的舞曲,和杰克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No pain, no gain.”


       青年人的记忆总是清清楚楚,像白纸黑字一般两相分明。


       杰克没费多少力气就回忆起了那个下午,伦敦刚下过小雨,他和父亲戴着帽子出门行猎。


       父亲笑着指着他脑袋上的贝雷帽说它看起来真不错,他年轻的时候也特别爱戴贝雷帽,但是出行在外,还是宽檐帽子更实用。


       雨后微微潮湿的草地松软得仿佛家里的绒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他黑色的长筒马靴沾上了草叶上的露珠,越发显得光泽鲜亮。


       杰克的枪法毋庸置疑,那只跳出来的兔子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父亲夸赞他,和他坐在树下的斜坡上促膝长谈。


       那只兔子被倒吊着挂在树枝上,杰克擦着自己的枪,重新给它装弹。


       父亲把瓜拉尼印第安酋长赠予他的项链放到他的手心里,杰克惊喜之余,提起那座神秘古城。


       珀西的眼睛刚刚痊愈,这段时间是他为数不多的可以陪伴在家人身边的假期。杰克重提探秘之旅,这次犹豫的人却换成了他。


        “No pain, no gain.”


       过去他为自己的信仰牺牲了许多,长久与家人分离,妻子的担心,都是代价。


       他有点怀疑自己再这么继续下去,未来有一天他会不会后悔。


      但杰克,他的长子,对他说,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父亲。不管是美国人的抢先,还是丛林中的危险,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一起,一定可以找到那座失落的古城。


       珀西想要拥抱他的儿子,最终他还是用手杖敲了敲地面,继续这场探险。


       “那我们走吧。”


       少有人迹的热带丛林里,一对父子相视而笑。


       现在他们拥有共同的信仰,拥有愿意共同为之付出的意志。





       >>>


       “你怎么敢——!”


       随着手掌和脸颊紧密接触的一声脆响,杰克被打倒在地板上,低着头,表情无法被看清。


       “你不该那样和他说话,杰克。”


       “母亲,他并不爱我们,他一直把我们抛在身后。”


       杰克低声反驳,尽管母亲轻轻抚着他的后背,也无法平复他心中愤愤不平的情绪。


       “他一点都不在乎我们。”


       就像他回到家中,看到他和布莱恩,第一句问起的竟然是他们养的狗。


       ——你们今天带他出去散步了吗?


       多么可笑的问话。


       杰克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母亲用手指抹去从他脸颊上滑下的泪水,语气一如既往地温和。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的儿子,你的父亲他离开了太久。”


       “他选择把我们丢在这里,不闻不问,只想着那个古城。”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母亲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温柔而坚定地说道:


       “他很爱你,杰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杰克垂着头,他已不再是孩子,不会再如此轻而易举地被说服。





       >>>


       杰克被原住民们抬着往前,他不知道在不远的未来等待他的是什么。


       如果是死亡,他尚且还不能做到完全平静地面对,尽管在决定踏上这条可能是不归路的旅途之前,他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


       毕竟他的父亲也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固执到底,无所畏惧。


       哪怕最后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哪怕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理解,他还是一心要前往,要把这场探险继续下去。


       那不仅仅是为了遥远丛林中的神秘国度,也是为了他心底的夙愿与执念。


       丛林的夜晚没有灯光,火把的烈焰是他瞳孔里跳动的唯一颜色。


       在此时,此地,这座未被人探知其秘密的丛林里,杰克回顾自己短短的一生,其实从没想过一直停留在记忆深处的,竟然是那一耳光。


       脸颊上的那种痛感,心底的不忿,他还记得。


       在这很可能是生命最后的几分钟里,盘旋在他脑海之中的,是父亲当时的目光。


       被他的无理冲撞狠狠刺痛的目光。


       好在那都过去了,杰克现在领悟了父亲的理想,理解了他未竟的事业,他想要帮助他完成。


       他们历经千难万险抵达古老丛林的深处,身后是母亲与弟弟妹妹的思念与支持,面前是从未被发掘的,异常辉煌灿烂的人类文明,那么近,那么近。


       最终他还是找到了,他心中的,黄金国。


       不知道父亲有没有?


       杰克现在能够听见的只有火把烈烈燃烧而发出的噼啪声,部落的人们唱着他不甚了解的歌曲,欢呼前行。


       以及身边父亲的低语。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杰克。”


       不要害怕,没关系的。


       在他第一次外出打猎时,手因为颤抖抓不住火枪,父亲那时就这么安慰他,扶着他的手慢慢扣上扳机。


       平心而论,他出门在外的时间暂且撇开不谈,他回到家中时,是一名合格的、慈爱的父亲,他爱他,爱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们。


       其实我早就原谅他了。


       杰克这么想道,在主动提起这场探险之旅,鼓励父亲坚持下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消除了心中所有芥蒂。


       不,或许还在那之前,当他站在医院的病床前,看着被氯气伤了眼睛的父亲在拥抱了布莱恩和琼之后,向母亲问道,杰克呢?


       ——杰克呢?


       那时候,他就该明白了,他和父亲之间,根本不存在永远的隔阂。


       是有的吧?父亲此刻也必然是感到欣慰的吧?


       即使前方是不可预知的恐惧,即使无法再回到家乡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拥入怀中,他对他这一生,也必然是感到满足的吧?


       为自己的信念付出生命,是崇高至极的成就啊。


       人群的歌舞声愈大,成为回荡在漫漫长夜之中的主旋律。火把将本就闷热的空气渲染得更加亢奋,刺激着人群的神经。他们高声吟唱着神秘的咒语,像是某种古老的祭祀仪式。


       那样多的篝火,星星点点,团团簇簇,也许从高空看来时,会像是散落在黑色天鹅绒锦缎上的金子。


       黄金国。黄金国。


       他闭上了眼睛。


       他找到了,他心中的黄金国。


       甚至还有远比那更为重要的东西。


      所以这一趟有来无回的旅行,他不后悔。






Andúmin

Bgm: Lenka-Lucky

涉及电影

《蜘蛛侠-英雄归来》《凛冬边缘》《迷失Z城》《我的生存之道》《海啸奇迹》《海洋深处》


Bgm: Lenka-Lucky

涉及电影

《蜘蛛侠-英雄归来》《凛冬边缘》《迷失Z城》《我的生存之道》《海啸奇迹》《海洋深处》

 

030

已經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自調/自截

已經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自調/自截

跑路失败


我的小可怜❄️


本海外党终于可以发图了🌝。明天就回国啦


我的小可怜❄️



本海外党终于可以发图了🌝。明天就回国啦

malo

今天一上午的摸鱼,继续查理汉纳姆

今天一上午的摸鱼,继续查理汉纳姆

malo

太帅啦,这么帅的男人啊!!!苍天啊!!他真好看啊!被他的[迷失Z城]和[亚瑟王]圈粉啊!!

太帅啦,这么帅的男人啊!!!苍天啊!!他真好看啊!被他的[迷失Z城]和[亚瑟王]圈粉啊!!

灰林鸮阿露扣
火之礼赞
(= ̄ω ̄=)喵了个咪这个父子...

(= ̄ω ̄=)喵了个咪

这个父子档……

(= ̄ω ̄=)喵了个咪

这个父子档……

戒不掉电影

The Lost City of Z      迷失Z城

今天先说博客换名字的事情,觉得“光影人生”年纪太大了,想了很久新名字,即使现在,我还纠结“戒掉电影”还是“戒不掉电影”。还担心过掉粉,不过后来一想,最开始写博客的时候粉丝可是0啊,何必纠结这些呢,开心就好。

假期近半,一般看电影的都是宅人,所以也没凑热闹去和人挤高速挤景点。给那些出去的人留点空间吧。

这三天看了不下十部电影了,除了“大护法”以外,觉得这部也是不错的。

有人觉得这部电影作为探险电影太过平淡,他适合看那种虚的片子。

这不是一部探险片,这是一部传记,一部近乎终结人类探...

The Lost City of Z      迷失Z城

今天先说博客换名字的事情,觉得“光影人生”年纪太大了,想了很久新名字,即使现在,我还纠结“戒掉电影”还是“戒不掉电影”。还担心过掉粉,不过后来一想,最开始写博客的时候粉丝可是0啊,何必纠结这些呢,开心就好。

假期近半,一般看电影的都是宅人,所以也没凑热闹去和人挤高速挤景点。给那些出去的人留点空间吧。

这三天看了不下十部电影了,除了“大护法”以外,觉得这部也是不错的。

有人觉得这部电影作为探险电影太过平淡,他适合看那种虚的片子。

这不是一部探险片,这是一部传记,一部近乎终结人类探险家历史的传记。

在二战后,科技的发展水品决定了人类探索未知的能力提升到新的高度,而探险家的时代至此终结了,即使再有探险也多是政府组织的小范围有针对性的小发现。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震撼的新闻已经消失了。

这部电影讲述英国探险家珀西·福斯特探索亚马逊丛林的故事。传说中的黄金城,在很多电影里我们都会看到关于那座城的传说。而珀西·福斯特本人也的确和儿子消失在了丛林中,至今是个谜。

人类基因中对未知的探索之心是没有尽头的,好奇之心也许会害死猫,但更会推动文明。只要那不是贪欲和野心。

最后引用片尾女主的台词,罗伯特·勃朗宁的诗句:

一个人总是要不断超越自我,否则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西木登
冲着高口碑去看,果然没失望很精...

冲着高口碑去看,果然没失望
很精彩,而且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最后我觉得他们是被杀死了

冲着高口碑去看,果然没失望
很精彩,而且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最后我觉得他们是被杀死了

影猎人
【观影大年2017&middo...

【观影大年2017·No.100迷失Z城——阉割版害人哟

原版片长141分钟,内地上映版104分钟......所以还是通过别的渠道看了原版,不要怪我不支持国内影院。

个人猜测审片部门可能是觉得太长,删掉了一些土著人衣着暴露的画面和他们觉得不重要的地方。可是这些部分实际上对观众欣赏、理解电影都是有帮助的,特别是这样一部有历史沉重感的传记电影,本身就不是编剧能够天马行空想象的剧本,如果太简单仓促,会严重影响观众的观感。原本美轮美奂的画面被剪辑破坏的惨不忍睹,临近结尾处父子两人在部落里的遭遇实际上在前面的有一幕是有铺垫的,只可惜那一幕被认为“不和谐”,惨遭阉割。

男主角法赛特对...

【观影大年2017·No.100迷失Z城——阉割版害人哟

原版片长141分钟,内地上映版104分钟......所以还是通过别的渠道看了原版,不要怪我不支持国内影院。

个人猜测审片部门可能是觉得太长,删掉了一些土著人衣着暴露的画面和他们觉得不重要的地方。可是这些部分实际上对观众欣赏、理解电影都是有帮助的,特别是这样一部有历史沉重感的传记电影,本身就不是编剧能够天马行空想象的剧本,如果太简单仓促,会严重影响观众的观感。原本美轮美奂的画面被剪辑破坏的惨不忍睹,临近结尾处父子两人在部落里的遭遇实际上在前面的有一幕是有铺垫的,只可惜那一幕被认为“不和谐”,惨遭阉割。

男主角法赛特对于亚马逊森林里遗失的文明的追寻,成为了他的人生目标,进而也影响了他的儿子。虽然饱受“权威们”的嘲笑和鄙视,但他坚信终有一天他们的脸会被狠狠地抽打。

煎栗豆

迷失z城

    被几张剧照的色调吸引,听着过审了兴冲冲准备买票,又听闻删减37分钟的噩耗,友邻评分和豆瓣评分相差悬殊,在资源出现并下载完成之前我一直不知如何面对这部电影。

    真的是杰作。

    电影背景设置在上世纪初的亚马逊丛林,片方又努力宣传这是一部冒险史诗,我刚开始也是抱着能看到巧夺天工的美术奇景的希望看下去的。随着情节发展,我这种愿望和男主的期待逐渐达成了诡异的一致,因此产生了奇妙的共情。第二次探险之后我明白了导演根本不打算将这个神秘世界公之于众,回想此前,觉得这是...

    被几张剧照的色调吸引,听着过审了兴冲冲准备买票,又听闻删减37分钟的噩耗,友邻评分和豆瓣评分相差悬殊,在资源出现并下载完成之前我一直不知如何面对这部电影。

    真的是杰作。

    电影背景设置在上世纪初的亚马逊丛林,片方又努力宣传这是一部冒险史诗,我刚开始也是抱着能看到巧夺天工的美术奇景的希望看下去的。随着情节发展,我这种愿望和男主的期待逐渐达成了诡异的一致,因此产生了奇妙的共情。第二次探险之后我明白了导演根本不打算将这个神秘世界公之于众,回想此前,觉得这是非常巧妙地处理方式,毕竟如此期待之后,如何设计黄金之城都可能显得低于想象,不如将那个世界留给只言片语的描述。那么更加不必苛责导演将亚马逊丛林探险拍得如同周末湖边垂钓一般安闲舒适了,导演并没有打算将这部电影拍成夺宝奇兵这样的刺激探险类电影,这些异域风情的故事都如同故事的背景,只需要让观众能够陷在幻梦中即可。

    整部电影呈现出一种古典的气质,时间背景设定在一战前的英国,田园、狩猎、宴会、舞蹈一应俱全,又有集会演讲等场景,战前的贵族生活描述得非常细致;即使在丛林中,近景也是漫无边际的绿色植物和沉沉深流的水,受到攻击的紧急场面也不用快速剪接,土著的仪式沉默且庄重;就是在仅仅片刻出现的战场上,也是安静的拍法,大量的慢镜头和特写。整个电影都以一种深绿色的色调呈现,就像从椅背上缓缓滑落的一张天鹅绒毯子。胶片的质感真的让人如痴如醉。

    这应该算是传记片吧。男主憋着一口气踏上旅途,幸运到达目的地发现奇迹,又不幸地必须返回;第二次踏上旅途,从土著首领处得到了有利的消息,却因为队友的背叛再次不得不返回;挺过了一战,逐渐修复了和儿子的关系并且第三次踏上旅途,一切进展顺利的时候,误入部落冲突,被放逐了灵魂。功败垂成,也未见得全都是悲剧吧。第一次进入丛林,或许还是为了挣得进入上流社会的最后的门票,但是第二次去,第三次去,更不谈在幻想中去过的那么多次,就不是简单的为了前途了。这些就是真的梦想吧,这是真的为梦想活着的人生吧。一家人与雨林折腾了一辈子,最后都回归到雨林中,这种回环也像宿命一般。

    人生真的好短,来来去去,孩子就像植物一样迅速长大了,人也迅速衰老了,事情也只做了那么几件而已。那些青史留名的人,生命的密度好高,大多数人,可能连事情还没开始就消失了,连梦想也不成遇见过,在命运的纸上胡乱涂写浅浅的几笔,很快就全部看不见了。



说着又为自己伤心起来。

    

kikio

【迷失Z城】Eden(JackFawcett/PercyFawcett,福塞特子父,6.7END)

Summary:亚马逊上游繁星当空。


Percy看着他儿子燃起火堆,年轻的脸上化开火光橘红。

Jack·Fawcett抿紧嘴,打绺的头发湿哒哒贴在脑门。他眼睛更像Nina,眼尾稍稍下垂,棕褐色明亮又强势。

丛林自泥泞中拔升稠密薄情的绿,纹理冷硬遥遥无际,每一滴水温热中包裹绵软的寒意攀附蔓藤。某一刻Jack的轮廓模糊在亚马逊生机勃发危险四伏的夏夜,像浸了水的纸页边缘又皱又软,一碰即破的落进Percy眼底。

他深吸口气,闷潮的风灌进肺里。

Jack站起身,细弱的木枝在脚下咯吱作响。他膝盖上有两块浑浊半干的泥渍,Percy却想到巧克力融化,他摘下帽子抹了把脸。

树木,泥土,雨水,汗以及一点...

Summary:亚马逊上游繁星当空。


Percy看着他儿子燃起火堆,年轻的脸上化开火光橘红。

Jack·Fawcett抿紧嘴,打绺的头发湿哒哒贴在脑门。他眼睛更像Nina,眼尾稍稍下垂,棕褐色明亮又强势。

丛林自泥泞中拔升稠密薄情的绿,纹理冷硬遥遥无际,每一滴水温热中包裹绵软的寒意攀附蔓藤。某一刻Jack的轮廓模糊在亚马逊生机勃发危险四伏的夏夜,像浸了水的纸页边缘又皱又软,一碰即破的落进Percy眼底。

他深吸口气,闷潮的风灌进肺里。

Jack站起身,细弱的木枝在脚下咯吱作响。他膝盖上有两块浑浊半干的泥渍,Percy却想到巧克力融化,他摘下帽子抹了把脸。

树木,泥土,雨水,汗以及一点点血腥。

年轻人带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混杂气味走近,Percy坐在石头上稍稍抬头。

小Fawcett个头直逼六英尺,劲瘦结实。他变得更强壮更沉默,警惕果决,像头裁过耳的杜宾。

Jack走近,有那么两秒这身影与另一人重合。Henry·Costin也在几百个从林之夜安静地走向他,如同猎狗循着味道靠近。他儿子和他同事有多不同就有多相似。

他接过Percy湿透的外套,递给他一条干净的短斗篷。Jack在他脚边坐下,胳膊贴着他小腿,温度透过布料熨平紧绷的触感。

“地图册。”Percy拍他肩膀之前那皮面本子已经塞进他手里。装订有点松了,Jack加过一根新系带。他从裤袋里翻出铅笔头,在今天的标记下填补日期。

河流曲线蜿蜒,细短的一条浅蓝磕磕绊绊。

Percy合上记录册。

火焰的光亮在Jack深色的发梢镀了一层浅红,汗与水汽缓慢凝结成滴。Percy伸手揉揉年轻人的脑袋,揩掉他颈根淌下的汗水。

Jack膝盖支着那身湿了的外衣烤火,他在削一根木棍,顶头尖锐。Percy拍拍他的肩膀,Jack偏过头扬起视线,半明半暗,暖冷交接,他望向他。

Percy拇指碰了碰Jack的颧骨,早晨辟路被树枝刮开一条小口子,伤处结痂像小段线头色泽暗沉。

他回神,肋骨将茫然与柔软拢入胸腔。

Percy撞上Jack的视线,他栽进他眼里,滚烫而坚硬,自深处翻涌起成型的热度。他怔怔地眯起眼。

“你还好吗。”Percy问。

Jack别开目光,他咬牙。Percy掌心感到脸颊鼓动,他放下手,困惑地咀嚼犹豫和失落,任由沉默蔓延。

火堆于夜色中悄声燃烧。

儿子留给父亲一个冷淡的后脑勺,在Percy试图说点什么之前Jack凑到他膝头,半张脸压着皱巴巴的裤子,一只手揽住他小腿。

Percy的手顿了顿,最终落在Jack颈侧。

“你还好吗。”他重复。

长久的安静后Jack蹭蹭他的裤腿,“嗯。”

Percy舌底发涩,晚餐在胃里翻了个跟头,Jack头颅的重感像一根刺钉入他心脏生根发芽,长叶开花,疼痛但并不令人畏惧。Percy俯身,呼吸扫过Jack耳廓。

他额头挨着Jack鬓角。

年轻人闭上眼,他抓着Percy脚踝。

树叶碧绿升入夜空,尖顶触碰星光,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

他听到Nina,听到孩子,听到他们离开。那天Percy醒来仍泡在黑暗的沼泽底,错觉吸入鼻腔的是无尽泥水。

而Jack回来,他握紧他,面容上流过冰凉的液体,发间带着和缓的香波气息,泪水濡湿Percy的衣领,心脏搏动的声音又沉又稳。

今晚他们在亚马逊,在跃动的火焰旁,在此刻重拾一地破碎。Jack眼角干燥,头发里糅杂雨林潮气,而Percy视野中涂抹色彩瑰丽。

“你呢。”Jack轻声问。

“嗯。”

Percy眨眨眼,鼻尖埋入毛发,叹息汇入空气,风一样溜走了无踪迹。


END

就……突然有了点感觉orz

没人萌(忧伤)

唉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鹳鸟踟蹰

“最关键的是他内心的斗争,驱使他去寻找‘人’的定义,去确定文化的等级划分、种族主义或是阶级、性别的粗暴性都不能定义‘人’。”

“最关键的是他内心的斗争,驱使他去寻找‘人’的定义,去确定文化的等级划分、种族主义或是阶级、性别的粗暴性都不能定义‘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