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逐晁

76866浏览    581参与
時折息

1二公子喝酒时能不能不要伸舌头
2二公子长不高的样子真可爱

刚刚搭车的粗糙摸鱼,我还是别画指绘了( 。

1二公子喝酒时能不能不要伸舌头
2二公子长不高的样子真可爱

刚刚搭车的粗糙摸鱼,我还是别画指绘了( 。

青枣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13



来了!!!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13




来了!!!

กงล้อ洛洛蘭民贇

小朋友们,作业写完了吗?(欢脱向)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欢脱向

不喜勿喷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欢脱向

不喜勿喷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98人在线)

二哥哥的羡羡:好奇金凌你们几个暑假作业写完了吗?


二哥哥的羡羡: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蓝家思追:魏前辈,我们已经上大学了


蓝家景仪:emmmmmm


一竿子怼死你:你是魔鬼吗??


社会你情姐:金凌你们几个上哪一所大学了?


我才不是大小姐:我与思追读医,景仪读法


金孔雀:儿子,你确定你不会秃?


羡羡的二哥哥:小辈的暑假作业已完成


羡羡的二哥哥:我和魏婴一个读音乐,一个读美术,我的发际线开始慢慢高了


二哥哥的羡羡:人间真实


九米一:这让我想起了以前怀桑不写作业被我揍的日子


一问三不知骚年:……你还是我亲哥吗?


七米一:还有当年狂抄二哥作业的我。


二哥哥的羡羡:真实


蓝氏读弟机:晚吟比较困,睡着了


蓝氏读弟机:近代让人头疼的行业排名,一是律师,二是医生,三是广告设计师


阿洋!!!!!!:甲方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道长!!!!!!:23333


温日兆:温逐流就是广告设计,现已被逼疯。


哥哥啊:作业?不存在的,我没作业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三郎啊:字练吗?


师尊师尊:啪啪啪打脸


哥哥啊:……


扇子乃装逼神器:清净峰小崽子们在疯狂补作业中


扇子乃滚逼神器:2333


黑水:谁不写打谁


风师鸭:抜网拔电视呀!我哥这么话过,小时


kk

温二少爷和助理的日常(2)

2


温逐流温助理虽然是温董事长的助理,但是保护和协助的对象却是温小公子。


温晁最讨厌温逐流这么跟着他了,身边总有这么一个板着脸的傻大个儿跟着,玩什么都不开心。就像一条又蠢又大又大又蠢的狼狗一样,怎么看怎么违和。


于是奶凶奶凶的小豹子对又大又蠢的大狼狗发狠:“温逐流!你别一天到晚跟着我!”


大狼狗温逐流铁青的脸上没有一丝动摇:“保护你是董事长的意思。”潜台词就是我就要跟着你。


小豹子温晁气得跳起来给了温逐流一jio,结果力气没施对,piaji一下摔倒了,正好摔到他那条有点残疾的腿。疼哭了。


温逐流蹲下来轻轻擦去他的眼泪,把他抱了起来。


别哭啦,起码我还在...

2


温逐流温助理虽然是温董事长的助理,但是保护和协助的对象却是温小公子。


温晁最讨厌温逐流这么跟着他了,身边总有这么一个板着脸的傻大个儿跟着,玩什么都不开心。就像一条又蠢又大又大又蠢的狼狗一样,怎么看怎么违和。


于是奶凶奶凶的小豹子对又大又蠢的大狼狗发狠:“温逐流!你别一天到晚跟着我!”


大狼狗温逐流铁青的脸上没有一丝动摇:“保护你是董事长的意思。”潜台词就是我就要跟着你。


小豹子温晁气得跳起来给了温逐流一jio,结果力气没施对,piaji一下摔倒了,正好摔到他那条有点残疾的腿。疼哭了。


温逐流蹲下来轻轻擦去他的眼泪,把他抱了起来。


别哭啦,起码我还在这儿啊。




慕君年

烈日不灭(四)


 

金子轩这样像着,并没有这么做。他得慢慢来,还有机会,还未分化呢。江厌离被带出去后,金夫人才火急火燎地赶过来“死小子,你又干什么了,阿离哭得那么伤心,你也不追上去哄哄。”金子轩阴阳怪气道“我哄?要她的好阿羡哄才好吧。”

“金,子,轩,你说什么”魏无羡瞪着金子轩一字一顿道,“怎么?我说错了?母亲,这桩婚事先放一放吧,至少待我分化再议。”金光善一听儿子要放一放,他当然乐意了,摇着扇子附和道“夫人呐,子轩今年才十二岁,分化了再说吧”

金子轩的事处理了,到魏无羡了“那温公子以为,这件事该如何算?”江枫眠一手搂一个问道。“如何算?难不成要让父亲亲自上门给你们一个说法?”温旭压着怒...


 

金子轩这样像着,并没有这么做。他得慢慢来,还有机会,还未分化呢。江厌离被带出去后,金夫人才火急火燎地赶过来“死小子,你又干什么了,阿离哭得那么伤心,你也不追上去哄哄。”金子轩阴阳怪气道“我哄?要她的好阿羡哄才好吧。”

“金,子,轩,你说什么”魏无羡瞪着金子轩一字一顿道,“怎么?我说错了?母亲,这桩婚事先放一放吧,至少待我分化再议。”金光善一听儿子要放一放,他当然乐意了,摇着扇子附和道“夫人呐,子轩今年才十二岁,分化了再说吧”

金子轩的事处理了,到魏无羡了“那温公子以为,这件事该如何算?”江枫眠一手搂一个问道。“如何算?难不成要让父亲亲自上门给你们一个说法?”温旭压着怒火,给了江枫眠一个台阶,谁料江枫眠偏不要。

“如此甚好”江澄按下温旭欲拔剑的手“江宗主好大脸面,意想让父亲亲自出山。”“只怕,贵府太过寒酸,接待不了父亲”温晔接道,给你台阶你不要,那就别想我们手下留情。

“两位小公子误会了,江某并非想请仙督亲自出山。”“哦?那江宗主,所谓何意?”魏无羡转瞪温晔,好你个温晔,不依不饶了是吧。

“云梦二位弟子受了伤,也该长记性了,此事就这么算了吧。”金子清建议道,“算了?阿羡阿意的伤……”不等江枫眠说完,金光善打断道“江兄啊,此事算了吧。若真论起谁对谁错,也是温家二位公子在理。难不成云梦穷的连医师都请不起?”

变了法的嘲讽江枫眠自然明白“这……”金光善见江枫眠没有反驳又开口“那二位小公子意下如何?”“我没有异议,澄弟呢?”“虽然便宜了他们但我也没有,仙门和气最重要的。”

“不过”江澄顿了顿,“今日扰了金公子的生辰宴,实属抱歉。作为补偿,不如……”“不如到岐山一坐吧,我还未曾好好逛过不夜天。”“子轩想去那便准了。”

江澄:……你们高兴就好。

四人下金麟台,就见一个身影伴着一声“娼妓之子”被踹了下来。金子轩心下了然,那是他的弟弟,金光瑶,或者说孟瑶。只不过,孟瑶的脸上有失望,有难过,有挫败唯独没有惊讶。金子轩刚想上前扶起他,却发现温晔先一步走向孟瑶,并伸出了手。

“起来。”孟瑶笑着搭上了他的手,那双手依旧小小的,暖暖的,只不过和上一次握住时,多了一些茧子。“跟我回岐山吧,孟姨那边我会处理好的。”在江澄和金子轩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孟瑶点了点头。

当孟瑶的目光掠过江澄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被金子轩捕捉到了,难道孟瑶也是?金子轩留下了这个问题。

而后,温旭被告知温晁出了一些问题需要他来处理,便先行御剑回了岐山。剩下四人,一路走走停停,几日后也到了不夜天。

不夜天城

“已经分化了?”江澄温晔一回来便听闻两个消息,一是温旭带回一个断了指的孩子名唤薛洋已经安顿好了;二是他们去兰陵的几日里,温晁分化了。

“是不是天乾?”“回小公子……不是”温晔百思莫解,温旭温晁为一母所出,为何不是同为天乾。“那,是和仪吗?”就算是男性和仪,岐山也可给他一生荣华。“两位小公子,是地坤啊,二公子分化成了地坤。”

第二性别在修真界有几个不成文的规矩。女子为地坤者多于其他两者,而且生育能力和性情都比和仪优秀很多,娶亲者首先都是女性地坤。而生育能力极差的和仪,即使尊卑地位往往都比地坤高,婚嫁后有子孙者也是少之又少。

男子若分为地坤,绝对是抢手的存在。男性地坤是地坤中的极品本就稀少,而玄正年间天乾又远远多于和仪地坤,地坤的地位又底,许多家族都会将地坤嫁于其他世家,名为联姻,实则谋取利益。通俗的说,地坤就是生育机器。

江澄温晔听了脸色大变,急忙赶到温晁的卧房。温若寒早就呵退下人,只留下了温逐流。而温逐流现在也和温旭站在门外,他也是天乾。

“晁哥,我进来了。”温氏天乾众多,江澄几人尚未分化,出入温晁卧房并无不妥,就算不安也不能这么干等着。“兄长,那些人……”“尚未,你去处理了吧。”“是”温晔匆匆离开。

下章逐晁剧情,想看怼人的需要再等两章

洋崽的行走糖果

我决定我要磕这对CP了


一起来磕逐晁不咯,越磕越上头的那种哦

逐晁真TM好磕

果然吧

我还是那个我

反派控的我

给自己点个赞

真是棒棒哒

目前喜欢的反派有

瑶妹,洋崽,温总,聂导,温晁,温逐流(刚开始喜欢他俩,还不知道要叫啥¯\_(ツ)_/¯)

天生反派控的即视感

我就是不一样的烟火

(ಡωಡ)


一起来磕逐晁不咯,越磕越上头的那种哦




逐晁真TM好磕



果然吧



我还是那个我



反派控的我



给自己点个赞




真是棒棒哒


目前喜欢的反派有


瑶妹,洋崽,温总,聂导,温晁,温逐流(刚开始喜欢他俩,还不知道要叫啥¯\_(ツ)_/¯)


天生反派控的即视感


我就是不一样的烟火

(ಡωಡ)

温遇
姐姐妹妹们,我又来宣群了。温吹...

姐姐妹妹们,我又来宣群了。
温吹群,康康我们吧。
嗑cp的,嗑cp没地方的也可来,逐晁,玦旭都嗑的,算半个语c。
好多太太的【基本属于除我佬系列】。
康康我叭。
门牌:762040353
【占tag致歉】

姐姐妹妹们,我又来宣群了。
温吹群,康康我们吧。
嗑cp的,嗑cp没地方的也可来,逐晁,玦旭都嗑的,算半个语c。
好多太太的【基本属于除我佬系列】。
康康我叭。
门牌:762040353
【占tag致歉】

瑶妹的增高鞋垫

我磕到的神奇cp

我……

我偶然间磕到了一对神奇的

而我又从来没看到过

也没想过的cp

逐晁

就是温逐流和温晁

没错

就是他俩

是不是特神奇?

而且

我冒似还有点喜欢

……

我觉得自己真棒

果然

我还是天生喜欢反派吗?

金光瑶是一个

薛洋是一个

温若寒又是一个

现在冒似

又要来一个温晁和温逐流

我真特么神奇

占tag至歉

我……

我偶然间磕到了一对神奇的

而我又从来没看到过

也没想过的cp

逐晁

就是温逐流和温晁

没错

就是他俩

是不是特神奇?

而且

我冒似还有点喜欢

……

我觉得自己真棒

果然

我还是天生喜欢反派吗?

金光瑶是一个

薛洋是一个

温若寒又是一个

现在冒似

又要来一个温晁和温逐流

我真特么神奇

占tag至歉

กงล้อ洛洛蘭民贇

他们的深夜骚聊(欢脱向)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不喜勿喷!

QQ体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不喜勿喷!

QQ体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98人在线)

社会你情姐:我为什么要刻章,谁说刻章轻松的?嗯?


一竿子怼死你:我这个画画我说话了吗


自美灵娇:手帐兼簪娘的我表示,头发?不存在的。


二哥哥的羡羡:年纪轻轻的我已经捧起了我的枸杞菊花茶


二哥哥的羡羡:画手的我默默不说话,头发并且日渐稀少。


羡羡的二哥哥:没事,魏婴,秃了也爱你!【啾咪!】


二哥哥的羡羡:比心爱你!


温日兆:温逐流!你看看人家!


化丹手,了解一下?:你也头秃了吗?


温日兆:……


化丹手,了解一下?:??????


社会你情姐:未学刻章前,手美丽修长,学刻章后,这割到那割到


社会你情姐:温宁会滴胶,可人在国外学医


温九日:幸好没回来,不然被催婚催死


七米一:我爹性感在线跳寄明月。还带着我哥


七米一:【视频】


九米一:怎么可以这么骚气?


蓝氏读弟机:父亲,叔父,温宗主,江宗主有空没空就一块嗑瓜子叨叨家常新闻,打牌什么的,正常。


江家第一直男:我父亲与青衡君他们我和蓝涣回家,他们几个还玩飞行棋呢。


羡羡的二哥哥:童心未泯,前几日,我和魏婴,岳父,岳母上王者


羡羡的二哥哥:我和魏婴一局下来,全靠岳父岳母拿分


我才不是大小姐:我如果说那舞我和思追指导的你信吗?


蓝家思追:被迫卖艺


阿洋!!!!!!!:小区广场舞大赛投票,请务必把姚宗主,常宗主踢了,我宁愿投温宗主跳的扇子舞


七米一:师父迷上广场舞后真的好骚


七米一:我天天看姚,常两宗主广场尴舞就默默翻了白眼


蓝家景仪:音响开最大,跳到11点,扰民呢?


一问三不知骚年:与景仪住广场附近,早上没醒先被他俩大喇叭音响吵醒


道长!!!!!!:不扰民的广场舞都不叫广场舞


道长!!!!!!!:晚上,性感大妈大爷,在线跳广场舞,深夜,性感鬼火少年,在线炸街


阿洋!!!!!!:真实


羡羡的二哥哥:+1


江家第一直男:+2


九米一:+3


哥哥啊:鬼市晚上就不同了,全是大喇叭吆喝声,我不管,哥哥休息谁打扰砍谁!


三郎啊:比心三郎!


哥哥啊:mua!!


师尊师尊:突然觉得魔界好安静


扇子乃装逼神器:还是清净峰安静


黑水:黑水鬼域好安静


风师鸭:嗷


Child

不要流泪 (温晁个人向)

接温逐流个人篇


短小而强悍


-----------------——————————————————————


他一生作孽太多,哪怕他堕入地狱,依旧有很多冤魂等着来索命。但他不怕,因为他早就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他留恋的,恋人已死,家族已亡。


这个世界上,在权利与利益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变的,他的人生在已经是罪不可数。没有亲情,没有友情。


温晁抬起眼,看着眼前为他流过无数次泪的温逐流,坚硬如铁的胸口猛的一跳,他如天边的月牙,看似很近,却很遥远,离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远。


距离就像他和幸福快乐的距离,就像红尘中他和他的距离,距离很近,但心却是疏离的。温逐流的眼中,温晁对他...

接温逐流个人篇


短小而强悍


-----------------——————————————————————




他一生作孽太多,哪怕他堕入地狱,依旧有很多冤魂等着来索命。但他不怕,因为他早就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他留恋的,恋人已死,家族已亡。


这个世界上,在权利与利益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变的,他的人生在已经是罪不可数。没有亲情,没有友情。


温晁抬起眼,看着眼前为他流过无数次泪的温逐流,坚硬如铁的胸口猛的一跳,他如天边的月牙,看似很近,却很遥远,离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远。


距离就像他和幸福快乐的距离,就像红尘中他和他的距离,距离很近,但心却是疏离的。温逐流的眼中,温晁对他从来都是淡漠,并没有他所向往的爱意和柔情。


原来温逐流的爱恋,只是一厢情愿的暗恋这般残酷。他什么都不需要,不是的!这和寂寞的夜,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温逐流突然发觉等待是如此漫长,原来爱一个人是如此惆怅。


温晁想,横竖都是他的错,现在死了,他不求谁的宽恕,也不绝不原谅谁。


但即使知道自己是奢望,他依旧希望自己残缺的生命在最后一刻,能有一只可以握住的手,能为他擦血的手,而不是一只背叛的手。


也许他是在奢求吧。温逐流那般暗沉赤子心,他奢求,在这一刻,心犹如破了的大洞,空荡荡,无法填补。


他看着依在自己身上的人,埋入胸口的剑微微一颤,“温逐流。”他朝他生出手去,想握住他拿剑的手,寻求死前的最后安慰。


“公子,你不是怕疼,结束了,就不疼了。”温逐流下定了决心,即使公子知道了他的那份喜欢,他也不想公子痛苦的活着。


“是嘛?但是,我现在一点也不疼。”温晁声音很小,胸口是个大窟窿,随时会夺走他的命。


“温逐流,结束我的生命吧,由你亲自解决我这个恶人,我便就放心了。”


温晁再也忍不住流出了泪,他怕死,怕得要命,他不想死,在知道温逐流喜欢自己的那一刻,他不想死。


“温逐流,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心思,但是……”


“大哥死了,我就是独子,我心中有千万个理由拒绝你,但是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公子,对不起。”温逐流剑一扭,温晁听到了心脏停止的声音,他微微一笑,失去了生息。


他一直都知道温逐流深深的爱着自己,只是,他一直不敢面对这样畸形的爱,就算他同意了,世人不会同意,被他杀掉的人也不会同意,温逐流,对不起。


也许我这样的恶人,配不上你这样深沉而又温暖的爱。


温流。

晁逐晁cp向。(三)

“温逐流——。”没回应。


“温逐流。”依旧没回应。


“温逐流?”寂静无声。


“温逐流!”


温晁终是忍不住,吼出声来,同时往左后方——平时人所站之处看去,却没瞧见人影。反倒是刚刚那一嗓子没把温逐流喊来,喊来了一群人的目光。他这才想起来,温逐流被他打发下山寻点心去了。当下颇为心虚干咳几声,竖眉怒道。


“都看我作甚!再看小心本公子把你眼睛废了。”

“温逐流——。”没回应。


“温逐流。”依旧没回应。


“温逐流?”寂静无声。


“温逐流!”


温晁终是忍不住,吼出声来,同时往左后方——平时人所站之处看去,却没瞧见人影。反倒是刚刚那一嗓子没把温逐流喊来,喊来了一群人的目光。他这才想起来,温逐流被他打发下山寻点心去了。当下颇为心虚干咳几声,竖眉怒道。


“都看我作甚!再看小心本公子把你眼睛废了。”


温流。

晁逐晁cp向。(二)

#是心血来潮小短文,每篇之间不一定有情节关联。


“我说,你烦不烦。”

温晁觉得头都大了,他一开始确实是向父亲讨要过侍卫,但他当时分明是问的有没有好看的美女侍卫,何来的男子一说,更何况温若寒也道没有,他也就此罢休了。他不喜男子寸步跟随,更不喜欢这个冷冰冰板着脸、一副苦大仇深样儿的人。

“二公子,宗主让...”

“闭嘴!我知道,父亲让你保护我,”温晁还没等温逐流说完,喝断了这句话,他听这句话听的耳朵起茧子,“你是不是只会说这一句话?”

“......”

这次温逐流确确实实闭嘴了,一句话也不说。温晁也确实没胆子在父亲多次表明态度的情况下再去吵闹了,他甩脸色给温逐流看只是想叫他明白自己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

#是心血来潮小短文,每篇之间不一定有情节关联。


“我说,你烦不烦。”

温晁觉得头都大了,他一开始确实是向父亲讨要过侍卫,但他当时分明是问的有没有好看的美女侍卫,何来的男子一说,更何况温若寒也道没有,他也就此罢休了。他不喜男子寸步跟随,更不喜欢这个冷冰冰板着脸、一副苦大仇深样儿的人。

“二公子,宗主让...”

“闭嘴!我知道,父亲让你保护我,”温晁还没等温逐流说完,喝断了这句话,他听这句话听的耳朵起茧子,“你是不是只会说这一句话?”

“......”

这次温逐流确确实实闭嘴了,一句话也不说。温晁也确实没胆子在父亲多次表明态度的情况下再去吵闹了,他甩脸色给温逐流看只是想叫他明白自己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好叫他机灵点儿。如果这人能向温若寒推辞这份职务便再好不过了,他想。

“喂。温逐流。”

温逐流闻声抬起头来,望着这位交给他保护的温小公子,就见温晁转了性子般盯着他看。

“...?”

“你、是不是号称那什么。对!化丹手?”

“是。”

“那你能化自己的金丹吗?”

温逐流沉默半晌。“可以是可以,可属下还需保护公子。”

“那你笑一下,如果好看我便允下。”

又是一阵沉默,温晁见他不说话,也不言语,只紧盯着温逐流看,看了一会儿,终于不负等待。温逐流有些僵硬的牵扯面颊两侧的肌肉,唇带了弧度,眼睛似乎也弯了许些,他笑了。温晁如愿以偿,便做大度状挥挥袖。

“好了,今后你便是我的侍卫了。”


温流。
嘘。五官不太会画。于是.......

嘘。五官不太会画。于是.....
等我发出这场图我就在被岐山温氏追杀的路上了,祝我好运。

嘘。五官不太会画。于是.....
等我发出这场图我就在被岐山温氏追杀的路上了,祝我好运。

กงล้อ洛洛蘭民贇

聂大:大爷?大叔??(欢脱向)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不喜勿喷

QQ体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

忘羡曦澄聂瑶追凌桑仪晓薛花怜冰秋双玄逐晁

不喜勿喷

QQ体


                   【性感大佬,在线喝茶】

                              (98人在线)

九米一:我与阿瑶,怀桑,景仪一块参加金家夜猎


九米一:我刚想上场,就有个修士过来说,大叔别去,这而交给咱们年轻的就好了,还有个叫我大爷。


九米一:我有这么老????


一问三不知骚年:大叔大爷,噗


七米一:2333333


蓝家景仪:你好呀大爷


九米一:你好的小朋友


蓝家景仪:不提这个咱们还是好朋友


二哥哥的羡羡:你们是什么神奇的存在?


道长!!!!!!!:这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聂家夜猎时小矮子与景仪就被女修提着领子说,小朋友不要去很危险的。


道长!!!!!!!:结果今天聂明玦夜猎就被叫大叔大爷,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阿洋!!!!!!!:2333333


九米一:哇,自闭了。


羡羡的二哥哥:即便我大叔年龄,我都爱着魏婴,哼唧!


二哥哥的羡羡:mua!


羡羡的二哥哥:mua!


江家第一直男:即便奔三!我还是块小鲜肉,反正都是修仙的的!老?不存在的


蓝氏读弟机:即便我奔四,我也是仙门百家最靓的崽


我才不是大小姐:一个老大爷,一个朋友


蓝家思追:23333


哥哥啊:你祖宗,打钱


黑水:打劫!


三郎啊:算了下,我和三郎可以当你们种短袖


温日兆:外边人说我不是爹生的。哼


化丹手,了解一下?:抱抱公子,给公子做点刁


我才不是大小姐:噗


温日兆:心塞,抱着逐流,嘤嘤


扇子乃装逼神器:噗,心疼你们一秒


师尊师尊:剩九十秒用来笑,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自美灵娇:不提年龄咱们还是好姐妹


社会你情姐:奔三老阿姨路过


反派控

摸鱼啊摸鱼,证明我还活着,就是心情不好【懒癌发作】
总会更新的,别催别急,相信我

摸鱼啊摸鱼,证明我还活着,就是心情不好【懒癌发作】
总会更新的,别催别急,相信我

慕君年

烈日不灭(序)

如你所见,我又开坑了。

内容

ABO,架空,原书背景

虞夫人改嫁,洗白温氏

怼江莲藕,江渣男,蓝泰迪,魏白莲,金夫人,聂屠夫……

CP:

金子轩x江澄,温若寒x虞紫鸢,温逐流x温晁,原创人物温晔x孟瑶(考虑羡离)

私设

孟瑶被踹下金麟台后被温晔带回,同时,温旭带回了薛洋。

魏白莲有个妹妹,是毛毛穿越的,特别讨厌江澄,这也是虞夫人改嫁的重要原因之一

魏白莲,金子轩重生

人物

温晔,男性天乾。

温若寒最疼爱的幼子。虽是侍妾所出,却是三子中最像温若寒的。九岁能独立猎杀邪祟,十岁结丹,温若寒亲赐佩剑,温晔取名“惜星”,十五岁取字云生。出场时十一岁。...

如你所见,我又开坑了。

内容

ABO,架空,原书背景

虞夫人改嫁,洗白温氏

怼江莲藕,江渣男,蓝泰迪,魏白莲,金夫人,聂屠夫……

CP:

金子轩x江澄,温若寒x虞紫鸢,温逐流x温晁,原创人物温晔x孟瑶(考虑羡离)

私设

孟瑶被踹下金麟台后被温晔带回,同时,温旭带回了薛洋。

魏白莲有个妹妹,是毛毛穿越的,特别讨厌江澄,这也是虞夫人改嫁的重要原因之一

魏白莲,金子轩重生

人物

温晔,男性天乾。

温若寒最疼爱的幼子。虽是侍妾所出,却是三子中最像温若寒的。九岁能独立猎杀邪祟,十岁结丹,温若寒亲赐佩剑,温晔取名“惜星”,十五岁取字云生。出场时十一岁。

(不要说温总渣,只是温家亏欠了他们母子)

魏笙,女性天乾

魏长泽藏色散人之女,生前是一名忘羡粉,猝死后穿越成魏无羡的孪生妹妹。同魏无羡一起字子意,十五岁结丹,佩剑怡楚。

至于信息素,文中说明。

年龄

魏无羡九岁被带回莲花坞

江澄八岁,江厌离十二岁

金子轩与魏无羡江澄同届

蓝忘机聂怀桑魏无羡同年

薛洋二十七时蓝忘机三十四岁

私设年龄

温晁大江澄四岁,温晔大江澄一岁。

孟瑶与江澄同年,温旭大温晁二岁。

挑战中元节熬夜

温流。

晁逐晁cp向。

“爹——我不要他跟着我!”


“父亲!为何叫他来护我啊。”


“成天冷着脸,又不笑又不说话,无聊死了。”


温晁又哭又闹缠了温若寒好久,平日里偏爱幼子的温若寒这次铁了心般不同意,每次温晁道温逐流的不是时,温逐流便在旁边立着,一言不发,似乎说的不是自己,有时却也是不引注意的垂下眼睑。


“逐流,莫理晁儿,护着他。”

————————————

“温逐流!别跟着我。”


“温逐流?本公子叫你滚!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化、丹、手!”


温逐流在身前那人一声低声怒吼发出后停了脚步。温晁因怒气整张面庞涨红,齿关狠咬得咯咯响,只恨不能来咬上温逐流几口解解气,他抬手直指父亲派来的这...

“爹——我不要他跟着我!”


“父亲!为何叫他来护我啊。”


“成天冷着脸,又不笑又不说话,无聊死了。”


温晁又哭又闹缠了温若寒好久,平日里偏爱幼子的温若寒这次铁了心般不同意,每次温晁道温逐流的不是时,温逐流便在旁边立着,一言不发,似乎说的不是自己,有时却也是不引注意的垂下眼睑。


“逐流,莫理晁儿,护着他。”

————————————

“温逐流!别跟着我。”


“温逐流?本公子叫你滚!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化、丹、手!”


温逐流在身前那人一声低声怒吼发出后停了脚步。温晁因怒气整张面庞涨红,齿关狠咬得咯咯响,只恨不能来咬上温逐流几口解解气,他抬手直指父亲派来的这人,半点面子不留斥人走开。而那人终于开了口。


“二公子,宗主叫我好生护着你。”


青铃蓝 青冰

【岁月静好】第一章

cp为忘羡,曦瑶,澄宁,薛晓,追凌,桑仪,温启,玦旭,逐晁,眠鸢,温箐,泽常,青衡君夫妇。没错就只有宋子琛单着。(滑稽)


时间线为结局之后


  昏暗的天空下着小雨,空气潮湿而闷热,暗处的人皱了皱眉,似乎很讨厌这样的天气。这人腿上闪着异样的光,细看竟像是半透明的莹白色鱼鳞,但是这人像是不知道一般,脚尖一点,一道白色的身影悄然闪过。


  【这天气真是烦人,雨下不大还不停,热死了!】


  【就是,还得守着这破观音庙,这金光瑶,死了都不让人清净,真是遗臭千年!】


  两个兰陵金氏的门生坐在观音庙门口守着镇压着聂明玦和金光瑶的棺木,嘴...

cp为忘羡,曦瑶,澄宁,薛晓,追凌,桑仪,温启,玦旭,逐晁,眠鸢,温箐,泽常,青衡君夫妇。没错就只有宋子琛单着。(滑稽)


时间线为结局之后


  昏暗的天空下着小雨,空气潮湿而闷热,暗处的人皱了皱眉,似乎很讨厌这样的天气。这人腿上闪着异样的光,细看竟像是半透明的莹白色鱼鳞,但是这人像是不知道一般,脚尖一点,一道白色的身影悄然闪过。


  【这天气真是烦人,雨下不大还不停,热死了!】


  【就是,还得守着这破观音庙,这金光瑶,死了都不让人清净,真是遗臭千年!】


  两个兰陵金氏的门生坐在观音庙门口守着镇压着聂明玦和金光瑶的棺木,嘴里骂骂咧咧的翻着金光瑶的斑斑劣迹。


  一道白色身影闪进观音庙,那两个门生完全没有注意到,反倒骂金光瑶骂的越来越得劲,青听的直皱眉头,却还是强压下心底的怒火,走向庙内,站在那个被观音象和巨石压着的棺木前。


  青眼中浮现悲伤的情绪,低不可闻的两个字从口中发出:


  【阿瑶……】


  合了合眼,青抬手扰乱结界阵法,施下障眼法,把棺木上的观音像和巨石挪下,看着那钉在棺木上的七十二根镇魂钉,青的眼睛有许些发红,泪水在眼眶里积攒。猛地甩甩头,青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俯下身,一根一根的,拔起了镇魂钉。


  “叮”,最后一根镇魂钉掉落在地,青揭起棺盖,看清了里面的事物。


  金光瑶断了一臂,混身污渍,胸口有干涸的血迹,被聂明玦掐着脖颈,双目禁闭。


  而聂明玦感到棺盖被打开,眼白抽搐着,喉咙里发出低吼,还没等聂明玦有下一步动作,“啪”的一声,青把一张符拍到了聂明玦脸上,接着把聂明玦的四肢都拍上了符,接着掰开聂明玦掐着金光瑶的手,把金光瑶抱了出来,轻轻放在了地上。


  然后青伸手摸到聂明玦的后领,提着他把他丢到地上,随后盖上棺盖,接着把自己新带来的镇魂钉又钉了上去。钉好后,青把巨石和观音象放了上去,看着观音象那张跟金光瑶有六分像的脸,覆手行了一个拜礼,道:


  【对不起,冒犯了。但,请让我带走您的独子,我一定会,让他幸福的。】


  然后青解除障眼法,恢复了结界,捞起金光瑶和聂明玦,从窗口跃了出去。


  青没有回头,也不知道观音像在她走后表情发生了变化,嘴角轻轻勾起,眉目微弯,变化很细微,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笑了起来。空气中传来了轻微的声音,说着:


  【谢谢……】


  而门外那两名门生还在滔滔不绝的骂着金光瑶,完全不知道早已人去棺空。


  青在林间穿梭,两个臂弯里捞了一个金光瑶一个聂明玦。青觉得左臂臂弯里越来越不老实,扭头一看,聂明玦身上的符都黑了,都快着了。青心下一惊,急忙落地,把聂明玦往地上一丢,接着,就像是怕金光瑶疼一样,轻轻的放下了他。


  青走到聂明玦身边,蹲下,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符,一搓,变成一打。青眯了眯眼,林中传来了“啪啪啪啪啪啪啪”的拍符声。


  青站起身,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拍拍手,捞气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的符纸坨坨聂明玦和金光瑶,向鬼山赶去。


  到达鬼山之后,青捞着聂明玦和金光瑶进了幽冥殿,一旁的门生走过来迎接,


  【法阵准备好了吗?】


  青开口问到,身旁的门生见到聂明玦和金光瑶的尸体丝毫不惊,反而像习以为常一样,答到:


  【已经备好了,宗主。就差您来启动了。】


  青点了点头,向内殿走去。


  来到内殿,青走到一个书架前,右眼中隐隐浮现红光,书架震动起来,缓缓打开了一道暗门,青走了进去,踩着楼梯一阶一阶向下,背后穿来书架和拢的闷响。


  来到地下密室的中央,地上画着一个巨大的法阵,青把金光瑶和聂明玦放到法阵中心,退开几步到法阵外,拿出一张符纸。


  [要想复活他们,必须先稳住魂魄。阿瑶刚死就被封印,魂魄还处在混沌之中没有苏醒,只能先唤醒阿瑶的魂魄。聂明玦的魂魄被割裂,如今虽尸首聚集,但魂魄之间只能相互感应,无法结合成一个完整的魂魄,需将其缝合才能复活。]


  青心中想到,随后拿出一张符纸,划破指尖,在符纸上画了起来。画好后,青用灵力将符纸推到法阵上方,一时间法阵红光大盛,生起一股劲风,将四周的物件吹的呼呼作响。


  青的衣诀翻飞,白发狂舞,手上还在不停的加大灵力输送的力度,维持着法阵的运行。


  四周灵压的越来越大,渐渐的,竟有一些声音传来。声音越来越大,那些是怨灵的嘶叫,他们感应到有人在进行着与灵魂有关的仪式,便聚集了过来,嘶吼着,尖叫着,请求着,将他们也带回去。


  青眉头越皱越紧,她本来为了法阵就已经不得不专心了,再加上耳边传来的噪音,心里愈加不耐,右眼染上鲜红,薄唇轻启,到:


  【滚!】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四周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青便把注意力全部灌注在了法阵上。这会儿法阵的光芒已经不如刚开始的时候了,风也减小了很多。青眼看着时机到了,迅速将刚刚还未愈合的指尖再次划破,把一滴血甩向法阵,只不过这滴血与刚刚的不同,仿佛一滴被阳光照射着的露珠,彩色的光泽在血滴里流动,落入法阵中,消失不见,顿时法阵发出了莹白色的光芒,几乎照彻了整间暗室,淹没了青的身形。


  光芒散去,青无力的瘫坐在地,闭着眼睛喘气。刚刚高度的精神集中和失血的感觉入她有些力竭,虽说放玉血这事他干多了,但是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还是第一次,情况比她想的要糟糕。


  在地上坐了一会,青调整好气息,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向法阵走去。法阵中的两人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就连金光瑶的断臂都长回来了,两人胸口起伏着,法阵成功了。但是法阵颜色暗淡,有的地方已经缺稀,显然已经不能用了,青叹了口气,可惜了紫蝎亲手画的法阵,如果只是阿瑶一人的话是完全没问题的,结果多了个聂明玦就…唉,也是我活该。


  青心里想着,可是越想越气,干脆抬脚踢了聂明玦一脚,聂明玦哼哼了两声,没醒。本来他们复活,魂魄才刚刚回体,还有些不适应,在加上内伤,是不可能这么快醒的。


  青这么想着,总算压下了心里的火气,叫了人过来搬走聂明玦,而她自己抱起金光瑶,带着那几个搬着聂明玦的人去了准备好的卧房。


  她准备了两个卧房,一个在她隔壁,一个在她对面。她抱着金光瑶进了隔壁的房间,那几个人很有眼色的把聂明玦搬进了对面的房间,把聂明玦放在床上之后跟青行礼告退。


  青安顿好金光瑶后唤来门生,叫她照顾好金光瑶,分毫都不能懈怠,又说找个人照顾聂明玦,别死了就行,不然她还得再救一次。


  青吩咐好之后又去了暗室,这次她走进了暗室内部的一个房间,房间内很明亮,大大小小的宝石镶在墙壁上,竟像夜明珠一样发着光。房间中央紧挨着放了两口水晶棺,里面被白色的彼岸花围绕出了一个位置,其中一个上面躺着一个人,青走了过去,看着里面的人,白色的长发散落在彼岸花中,白色的衣摆仿佛被墨色沾染,在上面晕染开来,这人面目俊秀,闭着双眸,剪毛打下一片阴影。


  青凑了上去,看着那人的脸,说到:


  【金木你怎么这么好看啊,害的我更想你了,你什么时候醒啊,我好想你。今天我把阿瑶带回来了,你赶快起来看看他吧。】*


  青对着金木的脸嘟嘟囔囔,但是金木依旧没有要醒的样子,青撇撇嘴,在金木脸上亲了一口,说了一句“快点醒哦”,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待到了傍晚,青坐在亭子里百般无赖的看着月亮,心下无聊,突然脑中出现了一个身影,口中说到:


  【要不去找启仁吧,最近他和曦臣的状态都不太好……要不…也去看看曦臣,还是算了毕竟过几天还要给他个惊喜那,别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说漏了怎么办。】


  青边这么说着,边唤来门生,告诉她自己去一趟云深不知处,不用等她回来了。然后就御着韶光ˇ向云深不知处赶去。


*:未成年混沌族每个月都有5~10天不等的休眠期,休眠期前不能使用太多力量,不然期限就是一年到一年半不等了。所以金木不是死了,水晶棺只是青的小癖好(毕竟也是吸血鬼嘛),别误会了哟~


ˇ:韶光是青的佩剑,跟韶华(金木的佩剑)是对剑(没错佩剑也要撒狗粮)。


青枣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12


今天晁晁还会跑吗?(;゜0゜)

温逐流x温晁


养不熟的小少爷 12


今天晁晁还会跑吗?(;゜0゜)

暗沉

今天蓝二哒哒腰疼了吗?

今天二哒哒腰疼了吗?


⚠️慎入!慎入!慎入!


沙雕对话路线(累的不想写长篇,将就看?😂)极短


并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接受不了的还在评论里逼逼叨叨我就要“逐客”了!!😑


自行避雷谢谢。


cp:羡忘,澄曦,凌追,晓薛,桑仪,宋宁,聂瑶,温启,逐晁,离轩(你没看错,就是离轩!)


————————


某一天日上三竿时,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腰开了门,遇上了同样刚起床的一群人。


来自小流氓薛洋的惊讶:死不要脸的你居然能下床?!!!


因为震惊没顾得上腰的薛流氓哎呦了声,被晓星尘圈进怀里,一边帮揉腰一边吃豆腐。


明月抽风晓星尘收到了薛洋“道长昨晚你...

今天二哒哒腰疼了吗?


⚠️慎入!慎入!慎入!


沙雕对话路线(累的不想写长篇,将就看?😂)极短


并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接受不了的还在评论里逼逼叨叨我就要“逐客”了!!😑


自行避雷谢谢。


cp:羡忘,澄曦,凌追,晓薛,桑仪,宋宁,聂瑶,温启,逐晁,离轩(你没看错,就是离轩!)


————————


某一天日上三竿时,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腰开了门,遇上了同样刚起床的一群人。


来自小流氓薛洋的惊讶:死不要脸的你居然能下床?!!!


因为震惊没顾得上腰的薛流氓哎呦了声,被晓星尘圈进怀里,一边帮揉腰一边吃豆腐。


明月抽风晓星尘收到了薛洋“道长昨晚你的清风明月去哪了”的眼神。


江宇直的“慰问”:可以啊。


一旁淡定喝茶的蓝曦臣幽幽地看了眼江澄。


笑魇如春的wifi:那是当然了,师妹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宇宙最直:你再叫一声师妹信不信我一紫电抽死你。


欠揍魏无钱:师妹师妹师妹~


蓝忘机默默拿开魏无羡的咸猪爪,自己扶着腰坐到蓝曦臣身旁。


双杰一脸委屈的看着双璧。


蓝景仪坐在聂怀桑腿上想着:看吧,都和我一样成为断腰的那个了。


七米一靠在九米一的肩上露出标志性微笑:确认过眼神,都是腰疼的人。


大小姐凑在蓝思追耳边说:我对你好吧。


惹得蓝思追耳尖滴血。小天使瘫在宋岚身上略带埋怨的盯着宋岚。


宋山风:咳。


蓝启仁看见自家两白菜这样气得吹胡子瞪眼,温总表示我就笑笑不说话。


逐晁:不愧是老祖。


金孔雀:切。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温柔笑着:阿羡真厉害。


————————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啥系列。我怕不是个魔鬼🌚


本人更新如乌龟,且不会开车,文笔不好,要取关的干脆现在取关吧,不然一天掉一粉机制我揪心,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


至于欠你们的三篇车和双玄坑(师上贺下),暂时没灵感,你们决定怎么补偿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