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遇见逆水寒

57.2万浏览    5178参与
橙汁可乐波子汽水

之前写的中秋限定甜饼更新了侯爷和师兄!(我还是果然喜欢写🍬啊


这个系列算是给大噶的中秋礼物辣!!


截图截不下了 戳👇🏻看全文罢


第一话 月牙儿 🔗http://t.cn/EvDdDTJ


第二话 小侯爷🔗http://t.cn/Evs9qg9


第三话 师兄🔗http://t.cn/EPqSz5i


归归跟惜朝的我还没想好......


OOC属于我 食用愉快噢


祝大噶都欧气满满!!!


之前写的中秋限定甜饼更新了侯爷和师兄!(我还是果然喜欢写🍬啊


这个系列算是给大噶的中秋礼物辣!!


截图截不下了 戳👇🏻看全文罢


第一话 月牙儿 🔗http://t.cn/EvDdDTJ


第二话 小侯爷🔗http://t.cn/Evs9qg9


第三话 师兄🔗http://t.cn/EPqSz5i


归归跟惜朝的我还没想好......


OOC属于我 食用愉快噢


祝大噶都欧气满满!!!



今天也是鱼脑穗

中秋快乐~太高估自己手速了本来准备画三个人各自中秋的条漫,最后只有小侯爷的勉强赶上了😂添个中秋限定版侯爷草图,之后看看有没有时间画完【溜了溜了】

中秋快乐~太高估自己手速了本来准备画三个人各自中秋的条漫,最后只有小侯爷的勉强赶上了😂添个中秋限定版侯爷草图,之后看看有没有时间画完【溜了溜了】

叶问舟的小甜心

快来看!!!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意外之喜!!这是我男号正在走与叶雪青的姻缘,里面遇到了叶问舟,正在给师妹挑礼物,好甜,我死了,呜呜呜呜呜大家快来看看这个男人啊!!!

快来看!!!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意外之喜!!这是我男号正在走与叶雪青的姻缘,里面遇到了叶问舟,正在给师妹挑礼物,好甜,我死了,呜呜呜呜呜大家快来看看这个男人啊!!!

pum了不起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默品其...

小饼如嚼月,
中有酥和饴。
默品其滋味,
相思泪沾巾。

小饼如嚼月,
中有酥和饴。
默品其滋味,
相思泪沾巾。

綾目
:D…… 我最近真的好穷好穷,...

:D……

我最近真的好穷好穷,希望画侯爷加点财运【醒醒


:D……

我最近真的好穷好穷,希望画侯爷加点财运【醒醒


乄慕瑾言丶

第二次翻车……

手游《遇见逆水寒》乙女向同人车
顾惜朝X旅妹,双视角
星语心愿梗,OOC,有R18

百米刀!!!百米刀!!!百米大砍刀!!!

搭配TANK《千年泪》食用更佳

中秋吃刀愉快


走外链吧


玦: https://m.weibo.cn/5063790691/4287773563133331


第二次翻车……

手游《遇见逆水寒》乙女向同人车
顾惜朝X旅妹,双视角
星语心愿梗,OOC,有R18

百米刀!!!百米刀!!!百米大砍刀!!!


搭配TANK《千年泪》食用更佳

中秋吃刀愉快


走外链吧


玦: https://m.weibo.cn/5063790691/4287773563133331


♛堇釉西♛
师妹,今夜可否与我共赏花好月圆...

师妹,今夜可否与我共赏花好月圆?

没错又是我,明明说好不发画了,还是忍不住画了个中秋小甜饼师兄兄,这次又毁了毁了。
各位中秋快乐(/ω\)害羞
画这张呢以表心意吧

师妹,今夜可否与我共赏花好月圆?

没错又是我,明明说好不发画了,还是忍不住画了个中秋小甜饼师兄兄,这次又毁了毁了。
各位中秋快乐(/ω\)害羞
画这张呢以表心意吧

咕咚
单抽出奇迹!小顾真的非常好看了...

单抽出奇迹!
小顾真的非常好看了( •̀∀•́ )

单抽出奇迹!
小顾真的非常好看了( •̀∀•́ )

青岚

前年中秋捡到一个燕无归 是个贺文√

     

         前年中秋节加班下班的时侯你捡到一个小孩。

         这孩子蹲在路边可怜兮兮,衣裳破烂,白发凌乱,只是不脏。

        对上孩子清纯无邪的湛蓝瞳孔,你作为现代人的铁石心肠不由得也咯噔了一下——这孩子像极了你的本命,一个手游角色。

     ...

     

         前年中秋节加班下班的时侯你捡到一个小孩。

         这孩子蹲在路边可怜兮兮,衣裳破烂,白发凌乱,只是不脏。

        对上孩子清纯无邪的湛蓝瞳孔,你作为现代人的铁石心肠不由得也咯噔了一下——这孩子像极了你的本命,一个手游角色。

         你于是俯下身来问道:“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孩子眼神中戒备神色褪去了些,动作也缓和了很多,想你摇了摇头。

         见状你只好叹气,向孩子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爸爸妈妈。”

————
          你将孩子带到派出所,警察叔叔问了半天也没从孩子口中问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立了案,慢慢去找孩子的家属。

         孩子一直很乖,只是躲在你身后,问什么答什么,只是一问三不知,什么也不吃,放在他面前的矿泉水也没动过。

         你看天色渐晚,只好把孩子交付给警察,孩子却拉住你的手,死活不肯待在派出所。

          你看了看长得满脸横肉的警察叔叔,只好留下了联系方式,将孩子带回了家。

           说是家,其实也只是出租屋。你独身一人住在这座城市,中秋节也没地方可回,也怪凄惨的。

          只是这个中秋多了个人。
 
          你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包挂面,几个鸡蛋和紫菜,还有两盒月饼。随便煮了锅蛋花紫菜面,端到饭桌上。

          你盛了两碗,一碗放在孩子面前,一碗放在自己面前。

         “抱歉,招待不周。”只是这样笑笑,你便低头开始吃面。那孩子迟疑许久,也吃起了面。

         那天晚上你们两人一大一小坐在一起吃月饼赏月。那天晚上的月亮其实很普通,不是什么超级月亮。只是第一次带小孩子过中秋,这倒是很不普通。

         你不知怎么脑里冒出一句话:“我三十八离异带娃我好累。”这不过是空间里不知何时产出的沙雕段子。孩子啃着月饼却愣住了:“啊?”

         你看着这孩子的呆样子,不由得叹气,小小年纪怎么跟个老和尚似的,不知道的以为他在修什么闭口禅。你自从今天捡回他就没见过他说超过四个字的话——最长的一句是“我不知道。”

         这倒很像你本命。

        你笑笑对他说:“喂,小闷葫芦,你没名字吗?”“没有。”那孩子回过神来,小脸上竟有些落寞。

         你望向他道:“那我就叫你燕无归好吗?”有时燕子去了,就没有再回来的时候了。你想起远方的家乡,想想这孩子或许明天也不在这儿了,不由得感伤。只是中秋佳节,这气氛不大对,你又补上一句:“小名乌龟。你反应这么慢,这名字正配你。”

        孩子气呼呼瞪大了眼睛,盯了你好久,末了似乎无奈道:“好吧,乌龟就乌龟吧。”

         那晚你睡在沙发上得很熟,没看见孩子在你房间里擦了擦他藏在袖中的小刀,收回了鹿皮的鞘中。——也许这个人,可以信任吧。

         今年中秋你依旧加班,只是回家时已有人等候在家中。那孩子的父母到底没找到,最后便干脆留在你这里——你的月薪倒还养得起他。

         白发的少年开了门,饭菜和月饼的甜香弥漫出来。十来岁的少年正是抽条的时候,不过两年时间,他便已经略微高过了你。

        少年笑道:“回来了,饭我做好了,吃完正好赏月看晚会。”

         今年花胜去年红,月倒也比从前圆些。

         于是你也笑笑:“好啊。”









(之前有太太说过写乌龟,我就趁中秋写了。
不知道为什么乌龟这种性格的我就很想养成他——大概是他以前过得太惨了看不下去?
所以明明是兄妹被我改成姐弟orz
dbq真的太ooc了我自省面壁)

咕咚

这是一道送分题hhhh
p2的师姐超级好看

这是一道送分题hhhh
p2的师姐超级好看

米且
【将相思寄明月 期盼你能察觉】...

【将相思寄明月 期盼你能察觉】

中秋节快乐!!!!我终于赶上啦XD跟无情哥哥做灯笼~

今天在商城换到了无情哥哥的中秋天赐~这期活动四张男主的卡都拿到啦~开心心~

【将相思寄明月 期盼你能察觉】

中秋节快乐!!!!我终于赶上啦XD跟无情哥哥做灯笼~

今天在商城换到了无情哥哥的中秋天赐~这期活动四张男主的卡都拿到啦~开心心~

因吹斯挺
该来的总会来———白发篇 试想...

该来的总会来———白发篇

试想一下女主要是回现代

等白了头发的好看

啧啧


该来的总会来———白发篇

试想一下女主要是回现代

等白了头发的好看

啧啧


璋器

二十三
等的心急如焚,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无情几度开口安慰我,我就算是知道哭根本是无济于事,但还是忍不住。本来嗓子就哑了,连带着打哭嗝弄得几乎说不出来话,金剑才脚步匆忙的跑了进来。
“银儿回来了!”
我猛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他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他现在在哪里,在哪儿呢?”
无情道:“金剑,银剑人呢?”
“他和三爷在老楼。”
我抬脚就朝着老楼的方向跑去,金剑快步跟在我身后,见我跌了跤爬起来继续跑。他上前一步,牵住了我的手臂。
“姐姐,我引你过去。”
老楼,追命少见的喝的酩酊大醉。银剑在旁也抱着酒坛子打着瞌睡,金剑上去叫醒他,见到无情和我之后才回过神,手忙脚乱的规规矩矩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我一...

二十三
等的心急如焚,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无情几度开口安慰我,我就算是知道哭根本是无济于事,但还是忍不住。本来嗓子就哑了,连带着打哭嗝弄得几乎说不出来话,金剑才脚步匆忙的跑了进来。
“银儿回来了!”
我猛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他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他现在在哪里,在哪儿呢?”
无情道:“金剑,银剑人呢?”
“他和三爷在老楼。”
我抬脚就朝着老楼的方向跑去,金剑快步跟在我身后,见我跌了跤爬起来继续跑。他上前一步,牵住了我的手臂。
“姐姐,我引你过去。”
老楼,追命少见的喝的酩酊大醉。银剑在旁也抱着酒坛子打着瞌睡,金剑上去叫醒他,见到无情和我之后才回过神,手忙脚乱的规规矩矩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我一个箭步冲上前紧紧抱住他,嘶哑着问:“去哪儿了你?你知不知道我魂都快被你吓没了?!小兔崽子我在桥头等你等到天黑,你怎么还不来?我以为你被人贩子拐了!卖了!”
银剑的脸被我埋进了胸口,闷得他喘不过气。好容易挣扎着从我怀里挣脱出来,一见到我哭肿的眼睛,他顿时愧疚不已。
“高姐姐……”
我沉沉吐出一口气,摸道他耳朵揪住狠狠一扭。
“小瘪犊子你真是能耐了!”
“疼!疼疼疼……姐姐你轻点,我耳朵要拧掉了!”
“掉了才好呢!不拧疼你丫的不长记性!”
“疼!真疼……好姐姐我知错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银剑直告饶,我狠狠扭了扭他耳朵:“说!为什么今天自己一个人跑回来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老实交代就让无情罚你一辈子不许跟着查案!”
无情非常适时的用力咳嗽了几声,银剑立马道:“公子,姐姐,我可真不是故意的!姐姐你叫我回来找金剑拿东西,我是回来了,可金剑跟着公子去办事了,我没见着他。我想回去找姐姐你,结果半路上遇到了三爷。也不知道三爷怎么了,以往他从不喝醉,今天他却醉得一塌糊涂。三爷见着我,不由分说就拖着我先灌了几瓶酒。我一时醉得晕了过去,就没去找姐姐……”
无情淡淡道:“以他的酒量,什么好酒能让他一醉不醒,还未曾有过。如若可能,只有他自己愿意醉。”
我手一伸,冷冰冰的说:“拿冰桶来。”
“啊?”
金剑银剑都愣了愣。
“啊个头!提一桶冰水!没冰块就打井水,越冷的越好!”
无情猜到了我要干什么,他呆在一旁保持沉默。金剑和银剑两人一个打了桶井水,另一个端了盆冰,我接过来冰盆搅和到井水里,使出吃奶的力气拎着木桶朝追命泼了过去。哗啦一下!追命像水猴子一样跳了起来,见我拎着木桶,大声问:“小师妹?你泼我冷水干什么?”
我丢了木桶,走到他跟前,上上下下摸住了。我抬头对着他微微一笑,站起身。
“追命师兄~~麻烦你站稳了啊!”
“啊?”
我抬腿就对着他的裤裆狠狠踹了一脚。
追命练的腿上功夫,在我抬脚踹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防御。我这一脚顶多就踹到了他的大腿上,简直就是牛蝇叮牛蹄——不痛不痒。倒是追命瞧见我这架势,露出一丝苦笑,道:“小师妹,你为何要对我下此毒手?”
心头怒火噌得一下就蹿起来了。
“追命三爷,诱拐十二岁以下孩童可是重罪,你身为捕头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你有何话可说!”
“呃……”
四人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我。
“我,我拐谁家孩子了?”追命哭笑不得。
“银剑!”
“我就……和他……喝了两瓶酒?”
“他成年了吗?银剑今年满打满算十一岁整,未到十二岁之前便是属于未成年人,亦称小男子!你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强灌未成年人酗酒,当街拐人你还有理了不成!”
“小,小师妹…你这说的也有点……再说了银剑又不是外人……”
“外人?金剑银剑虽然都属神侯府之人,但是他们二人可都是无情的属下!你拐带大师兄的弟子,还不顾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体健康强行使其醉酒误事!追命三爷,你还想抵赖什么?!”
“呃……那我这就向世叔去请罪好了吧?”追命掻搔脑袋,扭头看向无情:“大师兄……”
无情眼观鼻鼻观心,作壁上观。
我气哼哼的抱着胳膊。银剑小心翼翼的端了杯水塞到我手里,道:“姐姐,你别说话了。嗓子哑成这样,疼不疼啊?”
追命赶紧关切问道:“小师妹,你这堪比百灵鸟的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了?是谁害得你?三师兄这就给你出气!”
没好气的撇嘴:“不劳您三爷大驾操、我的好心。我累了,去睡觉了!”
我扭头就走。
银剑怕我摔了追上来送我回了屋,看我的确是上床睡觉了之后才返回。无情和追命还在原地说着话,无情轻轻咳嗽着,金剑忙替他裹上了厚实的毛裘。
“你怎么偏偏是今天醉了?”无情问。
追命长叹了口气。
“临近中秋月圆,触景情伤罢了。”
无情笑了笑,说道:“不像你。”
追命也笑了:“我也这么觉得。”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指着我的方向。“小师妹这么大脾气的?”
无情微微一笑:“我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他垂下眼眸,“之前倒是见过她和问舟斗嘴,多还是小女儿家的脾性。可能是银剑丢了,她关心则乱也就顾不上什么了。”
银剑弱弱开口:“公子……”
“说吧,有什么话?”无情顿了一顿,又问:“容儿的嗓子是怎么回事?”
银剑道:“姐姐她今天在虹桥唱歌帮人卖画,唱了一个下午。”
两人瞪大了眼睛。
“唱歌?卖画?”
银剑点点头。
“中午的时候逛去了南街,凑巧碰见了顾惜朝顾公子。他因字画卖不出去又被人羞辱,还因交不起房租被包租婆扔包袱赶了出去。姐姐她就帮顾公子在虹桥上找了个画摊寄卖,老板起先不肯,姐姐就说唱歌帮老板卖字画,赚来的钱让老板拿大头。”银剑说道,“我原本是想找到金剑拿了东西之后就立马赶回去的,谁知道半路……”
银剑瞄了一眼追命,追命忙说:“我的错我的错,我可不想再被小师妹指着鼻子尖训了!”
金剑啊了一声,问:“是不是姐姐拜托我粘的那本书?”
“嗯。”
无情问:“什么书?”
金剑道:“公子,顾惜朝拦轿献书不成反受侮辱,便将自己的所著之书《七略》当街撕毁。我是担心日后会有人借题发挥,所以就自作主张将那些书页都捡了回来。姐姐说她会想办法会处理此事,只是拜托我帮忙将书粘好……”
“既然是她决定的事,不用特意告诉我。”
金剑眨巴眨巴眼睛:“公子,你不……”
“我不什么?”无情笑了笑,“我若连这点信任都不给,那又成了什么人?”
又想到了什么,无情眼眸中带了些促狭,望着追命。
追命捏着酒坛子正喝了一口,瞅见无情的眼神,一怔。
“怎么?”
无情淡淡道:“中秋你有何打算?”
追命晃着酒坛子:“有案子就办案,无案子就回来喝酒。”
“容儿打算在中秋之夜筹办家宴,她会弹钢琴。”
追命眼睛一亮。
“哦?这么说来我可有耳福了?”
无情道:“未必。”
“大师兄,你该不会是想说,我把小师妹得罪了,她中秋不打算邀请我?”
无情点了点头。
“很有可能。”
追命猛的灌口酒。
“那还真是糟糕。”擦了嘴边溢出来的酒水,追命换了话题。
“今年中秋,宫中定然会设宴款待百官。世叔有说是让二哥跟着他去,还是你去?”
无情道:“还未商定。对了,冷四说他今年会回来过中秋节。”
“以往他不是会去漠北看望狼群吗?”
无情又是一笑。
“小师妹向他下了邀请函,冷四答应了。他已经传了信回来,今年打算提前去漠北一趟,赶在中秋节当日回来赴家宴。”
追命愣了半晌,苦兮兮的说道:“唉,看来我这回是惨咯。”
金剑银剑捂着嘴偷笑。
追命抱着酒坛子,对着无情抬抬下巴。
“所以,你不帮我出出主意?”
无情理了理毛裘。“你自己惹下的麻烦,为什么我要帮你出主意?”
“你还真忍心不让我听小师妹弹那个钢琴啊?”
“听不了钢琴,李师师的琵琶不也是名满京城吗?”
追命托着腮帮子。
“师师的琵琶什么时候都能听,可是这钢琴还是独家一份啊。再说了,小师妹的歌喉我还想再欣赏欣赏呢。”
“那你自己去同她说。”
不打算继续这没营养的话题,无情带着金剑银剑准备回小楼。
“大师兄,你还真不给一点面子啊!”
追命苦兮兮的话语传来,无情回头,弯了弯唇角。
“大名鼎鼎的追命三爷,还需要我卖个面子吗?”

穷穷碳
『方应看,快来尝尝没姑娘亲手做...


『方应看,快来尝尝没姑娘亲手做的月饼!』
『想吃月饼去买不就行了还有就你这手艺………………(嚼嚼)……
本侯爷不介意多尝几个。』


『方应看,快来尝尝没姑娘亲手做的月饼!』
『想吃月饼去买不就行了还有就你这手艺………………(嚼嚼)……
本侯爷不介意多尝几个。』

阖时萦心

【叶问舟申时】寻情记

【关键字】宣州紫毫笔


春来柳色新。叶问舟刚到杭州,便马不停蹄地换乘渡船赶往目的地。

梨桃始华,涧草犹短,三月的杭州正逢花期,夹道的花树开地正好,十里芳菲被春风柔柔地一吹,水面上便铺满了桃红杏浅。叶问舟折了枝花,携了壶酒,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船上瞧这人间三月。不远处的画舫传来阵阵歌声,曲儿甜,腔儿雅,唱的人心里都酥酥软软,好似那春色三分,半入这歌声,半随这景华。

顺风顺水,渡船行的极快,不多时主城便远了,变成雾蒙蒙的一团。绿杨影里叶问舟站起身来,伸长了脖子张望,远远的瞧见了碧瓦鸱吻,祥云瑞霭,正欲开口询问,这时船夫突而喝道:“此处水急,公子可要站稳咯!”话音未落,渡船随着船夫的动作...

【关键字】宣州紫毫笔




春来柳色新。叶问舟刚到杭州,便马不停蹄地换乘渡船赶往目的地。

梨桃始华,涧草犹短,三月的杭州正逢花期,夹道的花树开地正好,十里芳菲被春风柔柔地一吹,水面上便铺满了桃红杏浅。叶问舟折了枝花,携了壶酒,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船上瞧这人间三月。不远处的画舫传来阵阵歌声,曲儿甜,腔儿雅,唱的人心里都酥酥软软,好似那春色三分,半入这歌声,半随这景华。

顺风顺水,渡船行的极快,不多时主城便远了,变成雾蒙蒙的一团。绿杨影里叶问舟站起身来,伸长了脖子张望,远远的瞧见了碧瓦鸱吻,祥云瑞霭,正欲开口询问,这时船夫突而喝道:“此处水急,公子可要站稳咯!”话音未落,渡船随着船夫的动作险险转过一个弯,水域顿时开阔了起来,叶问舟松开紧抓着船舷的手,眼前一亮。

青柏苍竹英挺,短松瘦竹风雅,皆环寺而居,金字牌额上书簸箕来大三个字:“净慈寺”。这便是叶问舟此行的目的地了。

不同于山高地深的三清山,净慈寺檐瓦被花墙掩映,松竹间列其中,一派花团锦簇的热闹景象,叶问舟看地心里喜欢,恨不得立即将这景致用妙笔化为丹青,借这春花去献佳人。走至前殿他忍不住赞道:“此地可称之为杭州第一境。”

接引的知客僧生地圆肚圆脑,听他这样说忍不住笑了起来,温吞吞说道:“先前从三清山来的那位女施主亦是如此美誉,只是苏杭美景甚多,若论‘第一’倒是折煞小寺了。”

叶问舟立即问道:“大师所说的……女施主,她现在在何处?”

知客僧回:“昨日已离开小寺,”瞧见叶问舟垮了脸,知客僧掀开回廊上的竹帘,大喘气道,“施主这边请——”

名葩异卉里赫然藏着一方雅致书屋,壁上挂了书画,红木小几临着潺潺流水,瑶琴摆在正中,压着一张桃红洒金小笺。

“她给施主留了信物,千叮咛万嘱咐要交到本人手中。”

叶问舟接过那桃花笺时又惊又喜,只见上面写了小字:“烈火熊熊,烟火胧胧,隔桥相望,现我行踪。”他先是一愣,继而狐疑问道:“大师如何知道这便是给我的?”

知客僧指着壁上挂着的画像笑而不语,叶问舟定睛一看,那画上言笑晏晏的人不正是自己?上面还题了两句打油诗: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末尾还画了一叶扁舟,生怕他认不出来似的。

叶问舟顿时神色复杂,脸色绿了又紫,白了又红,热度慢慢从胸口蔓延,一直红到了耳朵尖。

天色渐晚,花木阴阴,寺内大和尚与叶问舟投缘,直言寺内多有寮舍,欲多留他几日辩经,叶问舟只好暂歇净慈寺,想着次日再去寻师妹踪迹。至于桃花笺中所留只言片语如何破解,那三清山小师妹到处留画像会惹出什么祸端,又是后话,此刻不表。

 

春来新燕回。只说叶问舟对着桃花笺沉心研究了数日,始终不解其意。这日,他见寺中扫地的小沙弥唉声叹气,忍不住询问其缘由。原来净慈寺虽是大寺,与灵隐寺遥遥相望,香火却是天差地别,时间久了小沙弥自然心中有诸多愤懑。叶问舟一边听,一边暗自摇头,灵隐寺被誉为江南禅宗“五山”之一,亦是皇家寺庙,声名在外自然受俸更多,一味修身而懈怠修心,反倒徒增嗔恚。不过他也未曾说什么道理训诫,只从包裹中拿了块桂花糖给小沙弥,一双多情眼弯了又弯。

叶问舟无事便替寺内绘观音像,又听大和尚讲清心的经,一日十二个时辰这就去了一半。两三竿儿修竹抽了细长长的影映在石缸中,叶问舟将手中的小笺反复把玩,哪怕已经摩挲得指尖发红,也没一刻暂离。

大和尚见他烦闷,差弟子请他去藏经阁吃碗淡茶,叶问舟讷讷应了。藏经阁有三檐,中架廊桥连通宝塔、钟楼,挂帘幕以作隔断。七层宝塔直冲碧汉,高接青虚,叶问舟去时走了岔路,直接去到宝塔最高处了。

瑞兽吐烟,香气宁神,叶问舟登高望远,尘俗顿豁。此处视野极为开阔,遥望西湖以西,他看到灵隐寺虽近,但始终被一层“祥云”笼罩,风吹地他迷了眼,心想,那应该都是些香火烟气。凝神静思间他想起大和尚的邀约,正欲寻路下塔,目光微微一瞥落在断桥。西湖此刻被天光照了个春和景明,一派湖光潋滟,澄波跃金之景,断桥连通水路,桥亭古朴直通灵隐寺,电光火石间叶问舟顿时福至心灵,他猛拍额头,拿出桃花笺喃喃自语:

“烈火熊熊,烟火胧胧,隔桥相望,现我行踪!”

长时间的摩挲,使得桃花笺发软拦腰而断,里面竟是夹层中空,这才现出其中乾坤——内放了一张白纸,纸上记了一处地标,要穿过西泠渡口,正是灵隐寺内某处。

先前叶问舟见了净慈寺只觉雅致,进了灵隐寺更觉富贵。穿过法堂前殿,灵隐寺内巨大的金刚揭帝,善神菩萨在烟熏火燎中只隐隐露出轮廓,香烟袅袅间站着一位小行者,行者见了叶问舟,老气横秋道:“还不算晚,贫僧恭候多时。”

“……”叶问舟想了想,把疑问压下喉头,想必是他那古灵精怪的师妹又留了丹青在此处,他深吸一口气,向行者作揖道:“敢问小师傅,师……那位现在在何处?”

“不知。”

“不……不知?”叶问舟有些着急,“那她可有留下什么书信或叮嘱?”

行者点头,作出高深莫测的情态,双手合十:“请施主随贫僧前来。”

绕过椒泥红壁,穿过寮舍朱扉,原来这宝相庄严的灵隐寺后院是一片花园,搭了很大一片花架,临近花期,紫藤嫩枝裹了白色茸毛攀在架上,倒是别有趣味。行者不发一语,搬出花锄开始挖地,在叶问舟欲言又止的眼神中,挖出一罐子酒来,行者淡然盖上土:“错了,是那边的花架。”

行者换了好几处挖,皆一无所获,只好闭着眼睛双手合十道:“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这是她说的?”叶问舟皱眉。

“非也,”行者顿了顿,半睁开眼,颇有些心虚:“贫僧想不起来埋在何处了……不如你们……心有灵犀——心意相通一番?”

叶问舟气结,心说我们岂止是心有灵犀,心意相通,心肝脾肺任督二脉无一不通!行者摸了摸头上的青皮,胸中也是郁闷如麻,苦着脸劝他不必急于这一时,还是先吃吃斋饭,歇几日再作打算。

真可谓是:好事多磨,佳人难见,空把愁眉敛~

 

春来踏莎行。是夜,花阴寂寂,叶问舟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纸窗儿半开,院中燕喧莺语,惊落庭前落花无数,半梦半醒间,有个发绾双鬟,头戴黄花的绿衣女郎入了他的清梦来。

“师兄!”那女郎撅了嘴,鼓着腮,去拉叶问舟的手腕,“我要去杭州,你一定要来寻我!”

叶问舟在梦中瞧见自己搂着女郎的腰,抿着唇笑:“为何?”

“杭州最是多情!我呀,要去那里寻我的姻缘!”女郎一边笑,一边搂紧了叶问舟的脖子。她的面貌在梦中看不真切,笑起来确是极好听,像是远山上的宝塔上,被风吹动了飘带的风铃。

“所以你一定一定要来寻我,”女郎说话温温柔柔,还带了撒娇的鼻音,“我会在桥上撑一把绿色的纸伞,你要记得带上我送你的……不要忘了……”

不要忘了什么?女郎的声音越来越小,叶问舟连忙凝神细听,却连那隐约的声响都听不到了。

次日,只见月色惨淡,风雨淅沥,灵隐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晨课,珰珰钟响撞进了叶问舟的耳朵里,才将他从梦中唤醒。细雨斜风恼人天气,叶问舟一觉醒来,只觉头疼脑热浑身酸痛,许是夜里未关窗户寒气侵体,又或是孤眠况味心中淤积,竟是感染了风寒,康健之人成了病体!开了药方煎水服下,叶问舟闷答地倚着个枕头,眼神寂寥。行者本就年岁不大,见他坐着昏沉,躺着又睡不稳,心虚地想:他也愁,我也愁,这般要死不活还不如叨叨我!

炉上火好似心上火,煎地行者愁肠粘了结,眉儿皱地精神失色;煎地行者心里泪珠儿转,扑簌簌万斛都不多。行者泣道:“只恨我丢三落四忘了信物,要是赶不上可如何是好!怕不是强添了业障!”

叶问舟强打起精神问他:“赶上什么?”行者眼里包了泪回:“我不能说。”见叶问舟瞬间冷了脸,行者立即说道:“你可不能打我,打坏了可就找不到信物了!。”

叶问舟点点头:“我不打小孩儿。”

行者这才露出一个甜笑,高兴地说:“我还吃了你包袱里的糖,你也不能打我!”

叶问舟咬牙:“不打。”

风儿停雨儿歇,窗外梨花繁繁,垂在枝头,花影透了窗纱,同那碎霞一起打在叶问舟憔悴的脸上,倒让墙后之人看地痴了。

只见墙后有一小姐被丫鬟们围住,云鬓松松头插玉簪,眉黛弯弯长似远山,穿着一套儿白衣裳。小姐下巴一抬,手里捏着卷轴问丫鬟:“你们瞧瞧,是不是本人?”丫鬟们纷纷点头,说比画像上瞧上去更像谪仙,小姐捂唇轻笑。

未曾想前几日从灵隐寺请回来的观音像中,竟然夹了这样一幅妙笔丹青,上面画的男子瞧上去是一派谪仙才调,脸儿又清秀,怎不教那闺阁中的小姐挂心头?今日悄悄来见,怕不是佛祖见她心诚,特地赐的好姻缘!

一说这行者还不知那三清山的小师妹交给他的画像已经到了他人手中,满心盼着寻到信物把叶问舟送走,未曾想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惹下祸端。二说这小姐喜不自禁,她养在闺阁十六七,其心虽正,但见叶问舟,颇动其情,脑儿里自是梦起了红烛鸳鸯,不禁又羞又怕,忙寻了小路,悄悄回去了。

当真是:正青春,方年少,潘郎貌,枉相思,司马才,枉烦恼?窗棂儿半开映梨花,来的是谁?不好,不好!

 

春来染罗袍。这小姐本是杭州富户家独女,同邻家竹马早有婚约,可自从见了叶问舟之后从头着眼到心里都不得劲,心说怕是整个杭州的好男儿都总不如他。小姐心绪如麻,心想若是毁诺恐伤和气,便令丫鬟请未婚夫来,且叮咛寄语,莫说是相思债。

听得小姐找他,邻家公子装了糕点,满心喜悦,好似即将步入蟾宫折桂花。小姐看见公子,立刻泪水儿漫漫,盈了满腮,她说:“且来这边,奴奴要同你说些儿事。”这小姐平日骄纵,虽为女子,向来以“你”“我”相称,何时有过低声下气?公子霎时眉头紧锁。

屏退旁人后,小姐神色萋萋,不知如何开口,只扯着袖子问:“郎不曾娶妻,奴奴也未许别人,若是蒲柳变成菟丝,你怪不怪奴奴?”

公子惊地站起身来,暗道:我把你当命般看待,你这冤家倒想另托乔木!

他心头不快,正想斥责小姐毁了诺变了心,可一瞧她眼儿怯怯,神色哀哀怨怨,愤怒消了大半,又生出许多伤心来。只见屋内小姐泪涟涟如丧考妣,公子守着她而坐,口舌皆苦。小姐心想,若是他不同意该如何是好。公子心想,这薄幸的冤家好狠心,这就变心把人抛弃?以后眉儿教谁画?有新诗,有新词,又同谁酬和?

又说这叶问舟因病在杭州留了一月有余,师妹踪迹遍寻不获,本就心烦意乱,行者见他不快,借口去寻那信物,生怕触了霉头。

杭州近日多雨,冷雨打上芭蕉叶,也打在叶问舟的心里,听在耳里自是一片水声呜咽。有头陀撑了芭蕉叶从窗前行过,叶问舟心神一动,想起梦中,师妹说会撑一把绿色纸伞等他。

纸伞纸伞,不正是要下雨的时候才看得到么?

此时的西湖澹烟潇洒,平日的十分好景到了雨后变成了十二分,春雨知这时节好,更是下得绵绵不绝。驼腰的柳树隐在烟雨朦朦里,桥上行人稀少,隐隐可见船只在湖中彳亍,好似漂萍。杭州环城诸水,传闻有石桥一万二千座,叶问舟撑了一把八十四骨,紫竹柄的好伞,出灵隐寺,至杨公堤,从北向南依次行过环辟、流金、卧龙、隐秀、景行、浚源六座石拱桥。

世人皆称西湖十景之首乃“苏堤春晓”,叶问舟走过苏堤六桥时恰是雨天,无缘得见“春晓”,但桥上红桃绿柳,被雨水打落在地铺成花毯,烟柳笼纱,横锁云梦,此等美景倒真是“红桃绿柳迷人眼”。

西湖十二桥被他走遍,却并未寻到绿色纸伞,不禁烦闷。日色晚矣,叶问舟回到灵隐寺,抬眼看去,一个锃亮的光头趴在门边探头探脑,不仅好笑,定睛一看,正是那小行者。

行者见了叶问舟也欣喜,小跑过来问他:“你去了哪里?”

叶问舟回:“去了西湖。”

行者笑道:“原来是出去散心,真是风雅,雨中西湖山色空蒙,别有一番趣味哩!”说完垮了脸,“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叶问舟想了想,说道:“我想听好的。”

行者点头:“我也想先说好的,信物我找到了,连封条都没掉哩,这下你可要高兴一些,不要苦着脸。”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匣,用红色的纸封了条,上书:叶问舟亲启。

叶问舟连忙接过,好好端详一番后撕下封条,木匣里装着一支宣州紫毫笔,还有一封信,信封上好兴致地画了并蒂莲,这笔法还是叶问舟教她的,正是出自那三清山小师妹之手。

行者见他高兴,松了口气,小声说道:“还有个坏消息,你听了可不能打我。”叶问舟笑道:“你又偷吃饴糖了么?”

行者连忙摆摆手:“我先前寻不到你的画像,以为是弄丢了……”

叶问舟回:“丢了便丢了,师妹到时若是介意,我再画一幅给她。”听他这样说,行者扁嘴,又要哭了,小声说道:“没想到是不小心混入寺中观音像里……被……被分发到善男信女家里去了……”然后又伸手指了指屋内,“你的画像被一家小姐拿去,惹了相思债……”

叶问舟一惊:“屋内是那小姐?”

屋内那人恶声恶气道:“是她的未婚夫婿!”

行者吓得脸色发白,此恶缘恶业因他而起,若是方丈打他板子都是活该,但他年岁尚小,修身修心都未修出个所以然,平日又怕黑怕鬼怕生病,见了这骇人架势,顿时拉着叶问舟袖子不敢出声,只是闷闷地哭。

叶问舟见他哭得伤心,泪痕儿都要淹破双颊,回想起小师妹幼时吃药,也总是这般哭得人耳疼耳热,不禁软了心肠,对着屋内朗声道:“公子息怒!有何误会,今日说开就是了,莫要把好姻缘拆散。”

且说那公子本是气极,听了叶问舟这番话,才冷静下来,暗骂自己空有身材,枉吃了干饭没见识,倒教人看了笑话去,于是一边应了,一边走出门去。

世人多爱多情曲,只因曲儿捻到风流处,将那旖旎历历数,话本里:崔韬逢雌虎、郑子遇妖狐、井底引银瓶、双渐豫章城。口口相传里,更少不了那:双女夺夫、离魂倩女、谒浆崔护、柳毅传书。休慕古,休慕古,人生百岁如朝露,不说其他,只说叶问舟此番寻情而来,怎惹雪月风花,预知后事如何,我们下回看罢。

 

春住小桥东。上回说到,公子踏出门外,他见叶问舟脊背挺直站在那里,体态卓卓如同野鹤,满脑子都是“肃肃如松下风”、“岩岩若孤松”之类的赞誉之词,竟是半晌无言。

公子讷讷道:“你便是那谪仙人么。”

叶问舟失笑:“我又不是李太白!”

公子蹙眉:“你既有此番风度,何故招惹我的阿皎?世间那么多佳丽,还不够你挑选么?”见公子心乱,叶问舟劝道:“你有你的雪浪浮花,我自有我的水月观音,况且我都没见过你家阿皎,如何招惹?”说到这里,他又叹气,“公子尚还能日日见到心上人,而我的月殿姮娥又在何处呢?”公子也暗道:阿皎知我此情么?

两人齐齐叹气,不知心事在谁边。这公子小姐本是天作之合,历经磨难方成眷属,其间故事又是题外话,此篇不提。

叶问舟舌灿莲花,很是费了一番唇舌,这才送走公子,行者早在禅榻上睡下,寂寂长夜夜未央,叶问舟得了空翻出书信,坐在窗下细细研读,默默思念着师妹。

昨夜甚短,今夜甚长,书信甚短,相思甚长,这来之不易的信上只有寥寥数语,看在叶问舟眼里,当真是字字珠玑。

“清明风至,青鸟迟迟,天涯倦旅,断桥酉时。”

叶问舟抚摸着信封上的墨色并蒂莲,将信读了又读,看了又看,这段时间的烦闷立即烟消云散,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清明风至,清明……他算了算时间,正是明日!

水绿山青,春暖花香,只见得西湖之上,游蜂采蜜两两相携,黄鹂弄巧双双作对,有游船顺水而过,上面坐了好些文人骚客踏青,长蒿扰乱花信无数。叶问舟一夜未眠,早早地就去了断桥等候,湖里游了锦鲤,他瞧那湖水都被“染”得五彩斑斓,心里十分欢喜,伸手扔下鱼食,锦鲤们顿时聚拢了来,鳞片尾鳍映了日光,霎时波纹里有片片流光浮动,美地不可言说。

叶问舟卯时便去了断桥,饭也不吃水也不饮,数着日头盼天黑,只怕暂离片刻便错过时辰。思虑之间不觉已到了辰时,打远处慢慢来了个戴幕篱穿绿衫美郎女,一双手儿舒玉纤纤,捏着一把纸伞,笑吟吟地唤叶问舟:“师兄!师兄……”

叶问舟抬起头先是一愣,继而大喜,立即飞奔过去,把这可爱的可气的娇脸儿捧着饱看了一顿,这才紧紧拥她入怀。

他这段时日没一个日头儿心放闲,没一个时辰儿不挂念,没一个夜儿不梦见,来的正是他魂牵梦萦的小师妹!此情此景,正是:一场湖光山色梦,今日相逢在此中。

只见这小师妹搂着叶问舟说了好些思念的话,又笑着问:“我送你的东西带了吗?”叶问舟点点头,从怀里掏出那支宣州紫毫,温声道:“你送我的,必定珍藏。”

小师妹又笑吟吟地撑开手中那把纸伞,翠色伞面上面空无一物,连桐油都未过,显然还是个半成品。她问叶问舟:“师兄可知我是何意?”

叶问舟笑道:“我会用这笔将这杭州美景尽数画给你,给你一个纸上苏杭,梦里苏杭。”未曾想,小师妹听罢摇了摇头,仰着脸又问:“师兄——你懂是不懂呀?”

叶问舟见她双眼盈盈如剪秋水,恰似将自己的心都剪开了来,只好柔声道:“我只想懂你。”

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琴筝琅琅,雅调新声不弹,流水高山不是,一声一声,皆尽说相思。小师妹噘着嘴,只说:“这宣州紫毫,是紫霜毫。”叶问舟忽而心神一动。

紫毫笔向来用的是紫色兔毛制成,而紫霜毫用的则是白兔脊及尾毛。

白兔,白兔,茕茕白兔……

叶问舟紧紧捏着小师妹的手,只说:“我会对你好。”小师妹偏头佯装生气:“师兄对师妹好是应该的!”又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可是哪怕不对我好,我也好喜欢师兄。”

喜相逢,笑相拥,叶问舟将她抱来怀里,低声道:“原来师妹对我也……佳时难得,春光正妍,正是……正是……”

“正是”到嘴边,后边的话反倒因紧张咽了回去。小师妹红着脸替他说完了没有说完的话:“佳时难得……春光正妍……正是纳采的好日子。”

叶问舟同她相视一笑。

一双儿心意两相投,结侣的雁儿不羡仙,后有说书人又添词四句,留以见证叶问舟此番之“寻情”,词曰:江南柳,叶小未成阴。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注)

(注)原文为欧阳修的《望江南·江南柳》,摘取了其中四句。

 ————————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话痨作者怕碎碎念写在前面被打就写在最后啦!

非常开心能参加这次活动,本意是用话本子的形式来写,所以里面很多描写是参考了西厢记和牡丹亭,建筑方面都是自己脑补,和游戏建模本质没啥关系,和现实的也没关系……结果因为篇幅问题,改了很多内容【才不会说是写偏题了】就变成了白不白,文不文这样的诡异形式【趴】

总之是怀着对师兄的爱意~比心心,希望献祭产出能抽到中秋卡!今天也爱他~

V.

哎嘿嘿真好玩???

哎嘿嘿真好玩???

Laufeyson.

方思明还是方应看?

是方思明



那日同方思明斗酒,


你特意求了几包柳烟散,


本想趁他醉后一探他的真心,


不料在推杯换盏间那人悄悄将酒与你互换,


最后下了药的酒被你自己饮尽。


意识朦胧之间,


你依稀感觉有人捏过你的下巴:


“这世上,对你最重要的人是谁?”


自然是方思明啦!


你笑着摆了摆手,却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


“自然是方......方应看啊。”


你感觉那双手明显一顿,随即指尖力气重了几分,抑得你动弹不得。


“方......思明你干什么?”


你伸手握住他清凉的手腕,


试着推开他的手,


而在他看来醉...





是方思明




那日同方思明斗酒,


你特意求了几包柳烟散,


本想趁他醉后一探他的真心,


不料在推杯换盏间那人悄悄将酒与你互换,


最后下了药的酒被你自己饮尽。


意识朦胧之间,


你依稀感觉有人捏过你的下巴:


“这世上,对你最重要的人是谁?”


自然是方思明啦!


你笑着摆了摆手,却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


“自然是方......方应看啊。”


你感觉那双手明显一顿,随即指尖力气重了几分,抑得你动弹不得。


“方......思明你干什么?”


你伸手握住他清凉的手腕,


试着推开他的手,


而在他看来醉酒后的你


不过是米虫一般任他控制。


“方应看是谁?”


声音清冷而危险,


却丝毫不能让你感觉紧张,


反而,


你软绵绵地伸出手拉过那人的衣领,用力蹭了蹭他盈满玉兰香的衣袖。


“……告诉我,方应看是谁?”


“是......是一个很好看的侯爷。”


“很好看的侯爷?”


方思明加重了语气,


平添了几分薄怒的意味,


他欲再问,


你却抱着他的袖子沉沉睡去。


方思明虽是生气却无可奈何


——那日,


万圣阁的少主第一次将女子带进他卧房


而且是抱着那女子


而且是抱她进了自己卧房


嗯,然后他就出去了


立即下令搜查一个叫方应看的侯爷,


结果自然是,查无此人。


第二日,


你从方思明的床上悠悠转醒


你转眼就看到坐在床边的方思明


“你醒了?”


未等你开口,那人便顾自言道:


“方应看是何人?”


“方应看?”


你一愣,惊得坐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方应看?!”


方思明很明显地蹙了一下眉,


“是你说的,昨夜......”


昨夜......


“不是这样的!”


你大脑飞快地运转着搜寻解释的词汇


生怕面前人再多误会一分,


“其实方应看是话本里的人物!这话本讲的是.....霸道侯爷如何破案的!”


“......此话当真?”


方思明虽是无语,


但你的解释却没由来地让他心情好了许多,


其实昨夜查了两个时辰他早就知道结果了


只是还想听你亲自解释罢了。


“方思明?”


你裹着被子朝他缩了缩,


“你是不是生气啦?”


那人闻言,抬手抚了抚你的头发,


心情很好地勾起唇角:


“没有,可若下次你再提及其他男人的名字……”


他话未说完,有蝶翼般温柔的吻落于你颈侧。




是方应看




        “方思明是谁?”


面前锦衣华服的男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你,一双桃花眼虽是笑着却暗藏怒意。你忍受不住他如炬的目光,悄悄低下头。


        “告诉我,他是谁。”他丝毫不给你逃避的机会,拿折扇挑起你的下巴,逼着你直视他的眼睛。


        “方思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只是故事中的人啊。”


        “那你何故对着我唤他的名字?而且唤得那般亲切。”


       “你们名字很像嘛……而且那些话我是想对你说的......”你越说越轻,又害羞地低下头去。


        “哦?”那人的语气稍微柔和了些,却仍没有放过你,“方思明.....是什么人?”


        “故事里的方思明是万圣阁少主,他偏爱剑走偏锋,手段狠辣,对所念之人却很忠诚温柔,常带着金色面具,着一身斗篷.......”你忽然住了嘴,抬眼看了看方应看的脸色,还好他并不生气。


        “方思明倒是有个性,若他在这个世界,我也愿结识这个朋友。可是我又不愿,若他存在,可能我就留不住你了。”那人眸色一闪,转而又笑着问道,“那他与我,你更喜欢谁?”


        “自然是你了!”你说道。可事实上,若这话不是方应看问的,你可得好好思索一番,但现在明显你只需要说“方应看”三个字。


         “那就好,”方应看收了扇子,将你捞进他怀里,“从现在开始,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不准想任何别的男人,不在我身边时也不行。因为你,迟早会是我方应看的女人。”


       

3蓝诺3
中秋问答里有个题,说我在看见好...

中秋问答里有个题,说我在看见好吃的的时候方先森绝不会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下次我做给你吃”。
这我就很不服了,我这就让我的方先森做月饼给我吃,哼! 

中秋问答里有个题,说我在看见好吃的的时候方先森绝不会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下次我做给你吃”。
这我就很不服了,我这就让我的方先森做月饼给我吃,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