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那一天

10.2万浏览    503参与
小熊没有大耳朵

【項顧】I Do

  孫博翔是第一個知道項豪廷要和于希顧求婚的。

  當時驚訝地嘴都合不攏,反覆問好基友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什麼鬼啦!當然是認真的啦!」項豪廷對於孫博翔的懷疑很是不滿。

  「當你買戒指了嗎?有房有車嗎?有沒有通過姑姑那關呢?」孫博翔的問題刺痛了項豪廷的心。

  「戒指我已經買好了,房車我們可以一起打拼啊,姑姑那裡等到生米成熟飯應該也不會反對吧。」項豪廷倒是想得挺完美。

  「喂大哥!這是結婚誒!兩個人是要過一輩子的,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絕對會考慮很久的吧。」孫博翔...

  孫博翔是第一個知道項豪廷要和于希顧求婚的。

  當時驚訝地嘴都合不攏,反覆問好基友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什麼鬼啦!當然是認真的啦!」項豪廷對於孫博翔的懷疑很是不滿。

  「當你買戒指了嗎?有房有車嗎?有沒有通過姑姑那關呢?」孫博翔的問題刺痛了項豪廷的心。

  「戒指我已經買好了,房車我們可以一起打拼啊,姑姑那裡等到生米成熟飯應該也不會反對吧。」項豪廷倒是想得挺完美。

  「喂大哥!這是結婚誒!兩個人是要過一輩子的,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絕對會考慮很久的吧。」孫博翔和盧志剛在一起時間久了之後,想事情愈發成熟。

  「那你可以找志剛哥,讓他問一下希顧的想法啊。」

  「喂這是我的志剛哥欸!」

  孫博翔當然有問盧志剛,畢竟這是好友的終生大事。

  盧志剛的回答很簡單。

  「我覺得小顧已經準備好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項豪廷開始和孫博翔一起準備自己的求婚。

  考慮到于希顧不喜歡被簇擁的感覺,所以項豪廷決定約于希顧到他們常約會的海邊,還在海邊佈置了玫瑰花瓣。

  等到那天,于希顧如約到了海邊,在沙灘上被鋪成路的花瓣後,他就知道項豪廷要做什麼了。

  他赤腳踩在沙灘上,感受它柔軟的觸感。海風吹在他的臉上,落日緩緩下山,一切都是那麼溫柔。

  而他的愛人項豪廷正在圍成愛心的蠟燭間,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向他微笑。

  于希顧走向項豪廷。

  「于希顧。」項豪廷把花捧到戀人面前。

  于希顧接過花。

  彼此的眼睛都紅了。

  項豪廷擦了擦眼睛:「被海風吹的。」

  「嗯。」于希顧一如既往地溫柔地看著他的男友。

  項豪廷單膝下跪,從口袋裡拿出戒指。

  「于希顧,你願意,和我分享你的一生嗎?從此以後你不會再是一個人,我會把我所有的愛都給你。于希顧,我愛你,我想和你結婚,可以嗎?」項豪廷的眼淚雖然無聲地滴落,但仍然流暢地說出他已經排練過無數遍的話。

  他把他的心全部給了于希顧。

  于希顧伸出左手:「我,願意。」

  項豪廷聽到于希顧的答覆後,慌張地從盒子裡拿出戒指,給于希顧戴上。

  「還不起來?」于希顧有點好笑地看著還傻呼呼跪在地上的項豪廷。

  于希顧給了項豪廷一個大擁抱,然後他們接吻。

  沒有比這更美好的場景了。

 

  全文完。


李默德

【香菇】关于项豪廷的学习情况报告2

明天就更新了,还有两个小时,180分钟,10800秒!

做人好难啊!!


————————————


傍晚,天色渐暗。


于希顾刚洗好澡就响起了敲门声,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去开门,项豪廷站在门口。


“你今天好早。”


项豪廷提着书包进门。


“当然啦,我妈煮了汤叫我赶快拿来给你,我真的骑超快的,”他献宝一样从书包里拿出保温壶,“你晚上是不是又没有吃饭,那来赶快喝,还是热的哦。”


于希顾瞧着他自顾自地讲话,偷偷笑。


“我想说啊,卤排骨你不爱吃,看看炖汤喝你喜不喜欢啊,我特意叫她放了红萝卜哦,”男孩递上勺子,“呐,你快尝一下!”


于希顾接过勺子坐下,面前是...

明天就更新了,还有两个小时,180分钟,10800秒!

做人好难啊!!


————————————


傍晚,天色渐暗。


于希顾刚洗好澡就响起了敲门声,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去开门,项豪廷站在门口。


“你今天好早。”


项豪廷提着书包进门。


“当然啦,我妈煮了汤叫我赶快拿来给你,我真的骑超快的,”他献宝一样从书包里拿出保温壶,“你晚上是不是又没有吃饭,那来赶快喝,还是热的哦。”


于希顾瞧着他自顾自地讲话,偷偷笑。


“我想说啊,卤排骨你不爱吃,看看炖汤喝你喜不喜欢啊,我特意叫她放了红萝卜哦,”男孩递上勺子,“呐,你快尝一下!”


于希顾接过勺子坐下,面前是一碗红萝卜排骨汤,切段的玉米,炖的软烂的排骨,还有一些他没有见过的菜,温温的,飘着清亮的油花,还冒着热气。


不知怎么,忽而感觉有点鼻酸,散着水汽的身体从指间慢慢变暖。


他舀一勺,喝下。


“啊,好甜。”


一直盯着他的项豪廷才裂开一个憨批的笑容,尾巴当即又摇起来了。


“没有加糖哦,好喝吗?喜欢吗?”


于希顾点点头笑,“真的很好喝,帮我谢谢阿姨。”


“哎没关系啦,我妈啊就超爱煮汤喝,而且,我看电视讲,排骨补钙哦,你看你这么瘦,多吃一点肉才能补身体哦。”


“好啦…”


于希顾喝几口,感到身上粘着一股灼热的视线,想也不用想。


“诶!”


项豪廷忽而挺直身体,“好啦好啦!不看了!”继而有些不满地小声嘟囔,“…一天都没见到你…看一下也不行…怎么这样”之类的云云。


两人吃过饭后,才终于进入今天的补习时间。


项豪廷拿出课本和笔记。


“我今天是有在听,可是就太久没上课了,有些地方还是不懂诶,你帮我看看…”


于希顾接过笔记,开始检查男孩的作业。


说起来,项豪廷真是个相当聪慧的学生,明明平时一点都没有在听讲,没有基础,但那些题目经过三两句点拨,他却立刻明白了,以致于于希顾时常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在偷偷补课,因为帮他补习根本不用多少时间嘛……


“呐你看,这个公式用的没有错,但是数值代错了,所以你后面这些步骤就不对了哦,其实你以后可以再认真一点嘛……像是这个……”


项豪廷凑近去看笔记,却忽然闻到一股香皂的味道,不像平时他用的沐浴露,反而是一种特别单调而直白的清香。似有非有,丝丝缕缕,钻进他的鼻腔,耳边的世界似乎都离他远去了,于希顾的声音渐渐变得朦胧,心跳声占据着大脑,他微微转过头,看着于希顾张张合合的嘴唇。


大概是没什么钱,于希顾的衣服很少,在家里也就穿一件短袖,因为洗了太多次而变得松松垮垮,领口、袖口都没有弹性了,像一张薄薄的纸,挂在身上。


这么近的距离,项豪廷才发现他左侧脸颊上有两颗小痣,不起眼,平日里都没发现,此刻却像是蛋糕上的糖珠,诱着人的视线无法自拔,不知道吃上去会是什么味道,肯定是甜味的,却也是硬硬的,带着一股子倔强的味道,像于希顾气闷时皱起的眉头。


他突出的喉结,他的锁骨……干,怎么锁骨下面还有一颗小痣……


项豪廷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的痣长在那些地方,一点一点往下,如果用舔的,是不是能连成一条闪着水光的曲线……


“项豪廷!”


项豪廷吓得一个激灵,“有!”


“你在干嘛啊,刚讲得这些有没有听懂?”


于希顾又皱起眉头,可项豪廷只注意到对方问话之间半张的嘴唇……


“听什么…”


什么鬼!


于希顾锤了一下项豪廷的肩膀,“诶!!是你说要让你爸开心的!”


项豪廷痛得捂着手臂,欲哭无泪。


学习……


……学习真的好难啊!!!!




--————


刚看了一下周三九点才更新

入坑两天的我踏马真是太天真了...


抓心挠肝啊…………………………











孟軒🐬

大家點文(?)

占tag 抱歉

沒想到我有298個追蹤,要300應該有難度

就不為難自己


為了蘆筍cp文,大家留言看看想看什麼

除了開車(我真的不會寫)


之後寫..


儘量蘆筍為主

占tag 抱歉

沒想到我有298個追蹤,要300應該有難度

就不為難自己


為了蘆筍cp文,大家留言看看想看什麼

除了開車(我真的不會寫)


之後寫..


儘量蘆筍為主

孟軒🐬

[蘆筍CP]


可以配合我上一篇文章一起看

兩集安安大明星截圖,最後兩張是為了湊10張🤣🤣🤣🤣🤣🤣




蘆筍兩人都是用吃可以解決...



哈哈



整個訪問小元實在笑的很可愛



我的目光完全沒有移到另一邊😏🤣

[蘆筍CP]


可以配合我上一篇文章一起看

兩集安安大明星截圖,最後兩張是為了湊10張🤣🤣🤣🤣🤣🤣






















蘆筍兩人都是用吃可以解決...








哈哈








整個訪問小元實在笑的很可愛




我的目光完全沒有移到另一邊😏🤣

孟軒🐬

[蘆筍]history 3-那一天-衍生文-2

親吻的30題
看完安安大明星生出本篇的


//

我的確偏心在蘆筍CP上,因為我就....嗯。
然後絕對不可以拆CP,就算RPS也一樣...

昨天看安安大明星,我還是focus在蘆筍身上
遊戲規則是,二人一組,默契考驗

Q1:覺得四人顏值最高:
元:盧志剛(本來寫孫博翔後來劃掉)
辰:張瀚元(但我覺得他會寫我)
(小元表示:每次見面韋辰都會告白一番)

宋:于寶
智:宋

Q2:喜歡那種親吻方式

元+辰:舌吻   
宋+智:輕吻


結果韋辰和小智互推坑,韋辰叫宋、智二人示範,結果小智
"那舌吻是怎樣"

(可惡想看現場舌吻版)


Q:

蘆筍寫劉韋...

親吻的30題
看完安安大明星生出本篇的


//

我的確偏心在蘆筍CP上,因為我就....嗯。
然後絕對不可以拆CP,就算RPS也一樣...

昨天看安安大明星,我還是focus在蘆筍身上
遊戲規則是,二人一組,默契考驗

Q1:覺得四人顏值最高:
元:盧志剛(本來寫孫博翔後來劃掉)
辰:張瀚元(但我覺得他會寫我)
(小元表示:每次見面韋辰都會告白一番)

宋:于寶
智:宋

Q2:喜歡那種親吻方式

元+辰:舌吻   
宋+智:輕吻


結果韋辰和小智互推坑,韋辰叫宋、智二人示範,結果小智
"那舌吻是怎樣"

(可惡想看現場舌吻版)


Q:

蘆筍寫劉韋辰最電的部位

元:嘴唇
辰:眼睛
(看到瀚元的答案後韋辰表示:我以為是眼睛!!自以為自己很電,結果還好~)
然後瀚元的解釋,好的,我就直接解讀成,你很想親他...(笑)

香菇寫宋緯恩最電的部位

宋+智:眼睛


Q:
蘆筍寫小元最敏感的部位
大家都知道(笑)
元+辰:脖子(耳後)
二人說了有一場戲可能和敏感部位相關,小元:只能忍~不要笑
(然後韋辰在旁邊一直笑:他簡直是捏大腿)XD

香菇寫小智最敏感的部位

宋+智:腰



//


以下小短文


//





剛才在親眼目睹項豪廷是怎麼親小顧後

盧志剛非常好奇一件事

就是號稱沒有戀愛經驗的他的小男孩

一上來就是熱吻

包括第一次被強吻都是


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為大庭廣眾下,不好意思,所以輕輕的吻

但以盧志剛對項豪廷的了解,他好像不太知道什麼叫"不好意思"和"收斂"


看著副駕上,熟睡的戀人,盧志剛想著


這個紅綠燈有120秒,很久


"咦!?"

盧志剛嚇一跳,被偷襲淺淺的親了一下


"我看你還要看多久!!我知道我很帥啦~"

"什麼時候醒的"


"醒很久了....你在想什麼,想到都沒發現我醒了"


"沒事"


"說啦~"


"就沒有嘛~~"






一進盧志剛家門,就被盧志剛壓制在牆上

這樣好像是第一次,主動權往往都在小男孩身上


孫博翔還在思考發生什麼事

就先是被一次次,輕輕的細碎的吻著

然後就是溫柔纏綿的吻


盧志剛在他耳邊說:我在想,我比較喜歡你吻我的方式


雖然孫博翔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指的是什麼

但他奪回主動權,回應戀人更深的熱吻





後來的後來,孫博翔還是知道盧志剛想什麼了

那一陣子孫博翔都很刻意的用他在吻他脖子.耳後的輕吻方式吻他

不管盧志剛抗議

小男友幼稚的惡趣味










Three

Are you bored yet?

BGM 配合这首歌一起可能会好一点,这篇灵感来源于不知何时在首页看到一个太太说项是个一根筋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太太是不是在说他哈哈哈哈X 我忽然觉得,其实看起来大咧咧的项会不会也会不安 也会患得患失呢?就小年轻之间的那种小纠结呀~不过我的功底不好,可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文笔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对没错我上班又摸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

这是两人第十次约会,说起来容易得来却是艰难得很。项豪廷的“混蛋”老爸不知为何突然抽起了哪根筋,非得要项豪廷用全班第二的成绩来换。虽说项豪廷有慧根,但还是花了好几个通宵,外加于希顾下夜班后陪他一起在便利店边补...

BGM 配合这首歌一起可能会好一点,这篇灵感来源于不知何时在首页看到一个太太说项是个一根筋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太太是不是在说他哈哈哈哈X 我忽然觉得,其实看起来大咧咧的项会不会也会不安 也会患得患失呢?就小年轻之间的那种小纠结呀~不过我的功底不好,可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文笔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对没错我上班又摸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

这是两人第十次约会,说起来容易得来却是艰难得很。项豪廷的“混蛋”老爸不知为何突然抽起了哪根筋,非得要项豪廷用全班第二的成绩来换。虽说项豪廷有慧根,但还是花了好几个通宵,外加于希顾下夜班后陪他一起在便利店边补习边啃饭团,这才换来这次约会。所以项豪廷格外珍惜,老早就安排好了所有行程,一点空档都没留。

“你不喜欢吗?”

当然,安排的再好再满,也需要身边的人喜欢。从早上一出门开始项豪廷便止不住的留意着于希顾的一举一动,生怕他有一丝的不满意。哪怕于希顾只是发呆了那么一小会,项豪廷便已经有些发慌了。

“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走的!”

于希顾摇了摇头,“不用啦,我只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些不习惯而已,你不用太……哎!”

话还没说完于希顾便被拉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来到了门口,都没来得及开口项豪廷便开始叽里呱啦的列举一堆备选方案。看起来胸有成竹,于希顾却在其中听出来了一丝丝慌乱。他并没有开口,任由着项豪廷说着。半晌,于希顾开了口。

“你到底怎么了?”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轻而易举的,让项豪廷住了嘴。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对项豪廷的评价来来去去也就只有一个,一根筋。他倒是没怎么介意过,而且还挺自豪的。

毕竟一个人一根筋对抗整个世界,听起来,不是挺酷的吗?

所以才会一根筋的得罪于希顾,又一根筋的喜欢上他,再一根筋的追求他。

很有他的风格不是吗?

然而项豪廷的一根筋,在于希顾对他的喜欢面前,慢慢生出了一条又一条的名为“害怕”的藤蔓。

项豪廷一直都心知肚明,他和于希顾向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他凭着自己一根筋搭出了一座桥将两人连接在了一起,也不知何时于希顾会长大、会生厌,若他狠心将此桥硬生生的敲断,自己又有何立场可以阻止呢?

他拥有一个人一根筋对抗世界的豪气,却至此至终没有失去于希顾的勇气。

 

“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于希顾走到项豪廷的身前,彼此之间的身高差使得他微微抬头才能看清项豪廷的脸。他发觉,平时意气风发的项豪廷此时却变得踌躇,嘴里明明念叨着“没什么……”,却并没有什么底气可言。于希顾稍稍踮起了脚,与项豪廷额头顶着额头,迫使他看向了自己。

“我在这,就在你面前,你心里想什么,告诉我好吗?”

项豪廷看着于希顾眼底的纯净,不由得张开了嘴。

“你会无聊吗?”

“你会觉得不开心吗?”

“你……会……不喜欢我吗?”

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项豪廷反倒是更加不安,直起身子摆了摆手,试图装作无事发生的离开前往下个地方。然而于希顾却拉住了他,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项豪廷有些懵,下意识的将于希顾圈在怀里。于希顾并没有说话,项豪廷此时此刻也说不出什么来,两人傻乎乎的站在店家门口相拥着。过了许久,于希顾才抬起头。

“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

“但我知道,从答应你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起,我就只想一直一直在你的身边。”

“所以你不要担心好吗?”

项豪廷红了眼眶,“如果等你老了,后悔了呢?”

“傻瓜~”于希顾一把拍了拍项豪廷的头,“后悔你个头!”

项豪廷傻兮兮的笑着摸了摸自己头,忍不住捧起于希顾的脸亲了亲,“后悔了也和我说实话好吗?”

“我不想对你撒谎。”

“我也不会对你撒谎好吗?”于希顾蹭了蹭项豪廷的鼻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对你撒谎,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啊~”

项豪廷满足的将于希顾拥入怀中,他想,就算害怕了,也无所谓了,有于希顾在身边,一定可以坚持下去了。


SetUfre

主CP | 片段5

01

       “于希顾同学,该回家了哦!”

  

  “啊?哦!好的。”

  

  于希顾放下笔,看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明明才刚翻开书似的,一转眼保安就已经来催了。

  

  他有些烦躁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收拾起书包。

  

  桌角上放着的便当还没有开封,老老实实的裹在塑料袋里,早就变得冷冰冰的了。

  

  他慢吞吞的往门口走去,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思念,不管他承不承认,项豪廷早已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嗨~”

  

  于希顾的一只脚刚跨过门槛,便被着一声婉转销魂的“嗨”吓得缩了回来,他抬头看去...

01

       “于希顾同学,该回家了哦!”

  

  “啊?哦!好的。”

  

  于希顾放下笔,看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明明才刚翻开书似的,一转眼保安就已经来催了。

  

  他有些烦躁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收拾起书包。

  

  桌角上放着的便当还没有开封,老老实实的裹在塑料袋里,早就变得冷冰冰的了。

  

  他慢吞吞的往门口走去,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思念,不管他承不承认,项豪廷早已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嗨~”

  

  于希顾的一只脚刚跨过门槛,便被着一声婉转销魂的“嗨”吓得缩了回来,他抬头看去——项豪廷一只手举过头顶搭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整个人歪歪斜斜的站着,含笑看着于希顾。

  

  “你来啦。”于希顾侧过脑袋,他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脑袋里的理性小人和感性小人正打的激烈,扯得他嘴角的那根线歪七扭八的。

  

  “你怎么不问我刚刚去哪里了?”

  

  于希顾看了他一眼,“我干嘛要问啊?”说完,从他身旁穿了过去。

  

  项豪廷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站在原地喊到:“于希顾。”

  

  “怎么了?”于希顾应声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你今晚一共自习了3个小时零10分钟。”

  

  他迈开步子,朝于希顾走去。

  

  “期间,抬头27次,看窗户15次。”

  

  “你怎么知道?”于希顾瞪大了眼睛。

  

  项豪廷走到于希顾面前,躬身与他平视,“因为我就在后门那里看着你。”

  

  “变态……”于希顾的脸腾一下就红了,转身欲走。

  

  项豪廷却用两手撑住墙壁,将人困在他的手臂与身体之间,又用右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逼他看向自己,一字一顿的说到:“你、想、我、了。”

  

  “才没有……”于希顾垂下眼帘,心脏猛跳了几下。

  

  项豪廷的声音很轻,却又像是淬了惑人的毒药,“说谎话是会受到惩罚哦~”

  

  于希顾慌忙抬起手,想要推开他的肩膀,“我要回家了。”

  

  项豪廷这才发现他手里还拎着便当盒,瞬间瘪着嘴巴,闷闷不乐道:“怎么没吃啊?不喜欢么?还是吃腻了?”

  

  “没有……我……”于希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项豪廷微眯起眼睛,笑容有些玩味,“该不会是因为没见到我,连饭都吃不下了吧?”

  

  “瞎说什么呢?”于希顾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到。

  

  项豪廷则激动的一把将他搂到怀里的,兴奋的晃来晃去,“今天我们家希顾超级——超级——超级——想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希顾的嘴角终于绷不住,翘起一个弧度,拍拍他的背,小声道:“放开啦,这是学校,会有监控的。”

  

02

  白天的时候刚下过雨,路上还有些积水没有排干,空气阴冷泛着潮气。

  

  项豪廷叫住于希顾,将他脖子上松松垮垮的围巾又缠紧了一些,“小心感冒,生病就不好了。”

  

  “不是有你在么?”于希顾笑着反问他。

  

  “说的对。”项豪廷捏了捏他的脸,“不过,你生病了我会心疼的。”

  

  “对了,等我一下,我再去买一份便当给你。”项豪廷指了指旁边的便利店。

  

  于希顾拉住他,“不用啦。我回去自己煮泡面吃就好,这个一会拿回去给楼下的流浪狗。”

  

  “嗯……那好吧。”项豪廷也没再坚持。

  

  拐进巷子后,幽暗的小道上就只剩两人,项豪廷摸进于希顾的口袋里去抓他的手,“怎么这么冷。”于希顾本来就瘦,手上自然也没什么肉,这会摸上去硬邦邦的,让人心疼。

  

  于希顾停下脚步,看着他,“冷吗?我觉得还好吧,是你身上太热了。”

  

  项豪廷揽过他,一脸严肃道:“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每天都吃这么少,真的会生病的。”

  

  于希顾仰着头,“嗯。”

  

  项豪廷揉揉他的头,“乖。”说完便躬下身子作势要亲他,却被于希顾飞快的拿手堵住了嘴巴,“不要闹啦!”

  

  “嗯~~”被拒绝了的项豪廷憋屈的哼唧了一声,无奈妥协道:“好吧。”

  

  “那……我到家了……”

  

  “哦……”项豪廷拽着他的手依依不舍。

  

  于希顾看着他这幅模样忍不住笑了,“那……要不要上去坐一下。”

  

  “要!”项豪廷拼命点头,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两条缝。


03  

  “坐吧,我去烧水。”

  

  于希顾把背包放在一边,闪身进了厨房。这间屋子不大,厨房和卫生间在里侧,大小都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自由活动。

  

  项豪廷坐在床上,正对着厨房间,看着于希顾不紧不慢的背影,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他从后面抱住于希顾,趁着他回头的功夫在他唇上亲了一口,“我也要吃,还要加一个荷包蛋。”

  

  “好。”俩人相视一笑,那笑容明亮的好像在发光,温暖了整间屋子。

  

  洁白的骨瓷碗里装着热气腾腾的面,调料包里独有的辛香味满溢出来。

  

  “慢点吃,会烫到啦。”于希顾看着项豪廷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笑到。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泡面这么好吃呢?”

  

  “少贫嘴了你!”

  

  “我发誓,我讲的都是真的。”

  

  “哦。”于希顾低头搅着碗里的面。

  

  “诶?!这个哦是什么意思啊?不相信我啊?”

  

  “没有,我是说我知道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什么?”

  

  “我都已经说过很多遍我喜欢你了,但你还一次都还没有说过。”项豪廷饭也不吃了,撅着嘴巴看他。

  

  “我……”于希顾眼神忽闪,脸上渐渐泛出一层红晕。

  

  项豪廷怕他闷到自己,连忙又说:“好啦,今天就算了,但是,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说喜欢我的!”

  

  这时,只听得于希顾细如蚊蝇的小声嘀咕,“我不是都让你亲了么……”

  

  项豪廷瞬间乐的开了花,屁颠屁颠的搬着凳子坐到于希顾身边,“你再说一遍嘛,我刚刚没听清~”

  

  “靠边啦你——”于希顾推开他伸过来的脸。

  

  “哎呦~再讲一遍啦!干嘛这么小气!”

  

  “你说讲就讲啊?我才不要嘞!”

  

  “诶!项豪廷你干嘛啦?快放开我!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

  

  ……

 

04

  天台上吹起了风,温度比起刚刚又低了几度,于希顾在项豪廷的坚持下裹上了柜子里最厚的外套,不过项豪廷还是觉得不够,整个人像只熊似的从后面紧紧把他搂着。


        于希顾抓住他放在自己胸前的手,项豪廷反手握住他,手指摩挲他虎口,“可惜今天是阴天,看不到星星。”

  

  “但是星星就在天上,看着我们。”于希顾仰起头,脑袋正好靠在项豪廷的肩膀上。

  

  「你们看到了么?」

  

  于希顾闭上眼睛,背后温暖宽厚的胸膛让他有些不真实感,他抽了抽鼻子,大概是真的被冻到了吧,于希顾想。

  

  “我们要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一辈子都不能分开。”项豪廷凑到他耳边说。

  

  于希顾笑了,“你也太贪心了吧。”

  

  项豪廷不满的将人转了过来,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处,额头顶着于希顾的额头,说:“那你就来负责把它填满吧。”


PS:想调查下大家都能看懂第四段么?

🔞"Lxi。

人不知(香菇,夏恩夏得)

被香菇CP甜的炸开烟花,是为美好的爱情打Call的每一天啊

私心超爱香菇CP和夏恩夏得兄弟,会主要写他们4个。(要不要丧病写真•骨科看情况,你们敢看我就敢写)

剧版的脑洞延伸,为人物的心理活动舔砖加瓦,起“人不知”的标题也是因为这个啦

Chapter 1

中午的下课铃响起,教室外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于希顾所在班级的最后一节课老师临时有事,就改成了自习课。没了老师的约束,同学们早在下课前10分钟就陆续都走干净了。

“高群很饿诶~”

窗外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让仍旧在课桌前奋笔疾书的于希顾不由抬起了头。走廊里,被称

被香菇CP甜的炸开烟花,是为美好的爱情打Call的每一天啊

 

私心超爱香菇CP和夏恩夏得兄弟,会主要写他们4个。(要不要丧病写真•骨科看情况,你们敢看我就敢写)

 

剧版的脑洞延伸,为人物的心理活动舔砖加瓦,起“人不知”的标题也是因为这个啦

 

Chapter 1  

 

中午的下课铃响起,教室外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于希顾所在班级的最后一节课老师临时有事,就改成了自习课。没了老师的约束,同学们早在下课前10分钟就陆续都走干净了。

 

“高群很饿诶~”

 

窗外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让仍旧在课桌前奋笔疾书的于希顾不由抬起了头。走廊里,被称为“校霸”的项豪廷一行五人正从他的教室前经过。

 

走在最前面的是勾肩搭背的夏恩和高群,接着是于希顾勉强还称得上是熟悉的同班同学夏得,孙博翔和项豪廷落在最后正在对着一袋薯片拉扯不清。

 

这五个人在校内实在太过“有名”,就算是于希顾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诶,快点!给我吃啦!”

 

项豪廷伸手想要去抢孙博翔手里的薯片,被孙博翔灵巧的闪身躲过,小跑到夏恩身边挑衅地把薯片袋子举高,朝项豪廷做了个鬼脸。

 

“到底给不给我吃啊,快点给我吃啦!”

 

项豪廷臭着脸追上来估计是被饿急了,一手拽着永远背不好的书包,另一只手抬手对着孙博翔的后脑勺不轻不重的就是一掌。

 

“好啦好啦。”孙博翔被项豪廷拍了一巴掌也没生气,把手伸进薯片袋子里,“那再给你吃一片好了咯。”

 

项豪廷眼巴巴地看着孙博翔的动作,却见孙博翔拿出来的手依然空空如也,然后把薯片袋子往下一扣,“诶亚,没有了啦。”

 

“刚刚明明还有很多的!快说,你藏到哪里去了?”

 

“吃完了啊,你是白痴啊?”

 

“喂,孙博翔,敢耍我,你个胖子,你给我站住!”

 

正午的阳光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洒在少年们意气风发的脸上,连带着他们的笑容都仿佛有了魔力,让于希顾有些挪不开视线。

 

    这个画面像极了于希顾梦中的场景:有三五个知心好友,有欢声笑语的打闹,有值得回忆的高中生活。自己不是朋友之间最耀眼的那个存在,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高中刚入学的时候,曾经也有同学会邀请于希顾一起吃午餐或是出去玩,但都被他婉拒了。渐渐地,同学都当他装逼高冷,也就不再来招惹他。只有夏得,被拒绝了N次还是会不死心地向于希顾发来邀请。

 

最后一次邀请发生在高一第一学期期中考的午休,夏得走到正在收拾东西的于希顾身边,双手支在课桌上,

 

“于希顾,别老闷头看书嘛,跟我去吃午餐啦。我哥还有我的几个哥们都是超有趣的人,都考完试了放松一下啦。”

 

于希顾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拒绝的话随即脱口而出,起身就要走,“不用了,谢谢,我还有别的事。”

 

夏得略微挪动身体,就挡在了于希顾的身前,后者过于瘦弱的身体被撞的一个踉跄,夏得伸手抓住于希顾的手腕,“你太瘦了,要好好吃饭。”

 

夏得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于希顾无所适从,只能一边低着头小声说道“放开我”,一边暗暗使力想要挣脱夏得的桎梏。

 

“一起去吃午餐好吗?”夏得放缓了语速,听起来就像是在恳求。

 

“夏得,你在干嘛!都等你好久了!”提前交卷的夏恩在楼梯口等了很久,却还不见弟弟的身影,只好亲自过来走一趟。一进门就看见自家弟弟抓着一个瘦猴子的手腕,两个人四目相对,倒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

 

“喂,你干嘛!当我弟身后没人撑腰噢?”夏恩刻意放大的嗓门,又是年级里的风云人物,引得教室外的学生纷纷驻足朝里边看了过来。

 

于希顾最不会应付这样的场面,身边逐渐传来议论的声音,让他窘迫不已。

 

“夏得,我们不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夏得有一瞬间的错愕,手上的力道也卸了下来。

 

于希顾一把甩开夏得的手,拽起放在凳子上的书包,看了一眼夏得,又看了一眼面色不善逐渐走近的夏恩,从教室后门匆匆走了。

 

夏恩揽过弟弟的肩膀,安慰似的拍了拍他,“靠北噢。夏得,这是谁啊?别理这种白痴啦。”

 

夏得没有说话微微皱着眉头,表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有掌心还残留着刚刚捏住于希顾手腕时,对方突出的腕骨带来的生硬触感。

 

在这之后,夏得不再随意向于希顾投去他的善意,于希顾又一次进入了自己的舒适圈——和过去单调乏味的学生生活一样,影单影只,苦乐自知。

 

五个人拐过了走廊,嬉笑打闹声逐渐远去,于希顾才敛了心神,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手里的习题集上。

 

 

叨叨几句:

1. 这章本来想顺着EP1的剧情写长一点,后来才发现时间线有点乱,一集拍了3个午休,就还是分开写

2. 夏恩明明看到于希顾是因为李思妤要摔倒了,两个人才抱在了一起,但是在天台却有意无意地把这一点略去了。还有夏得对于希顾的关心或者是喜欢剧里一直都交代的很模糊,所以就加了一小段两兄弟和于希顾的故事。

要是不犯懒的话,后边应该会写夏得视角的番外。

3.希望能赶上剧播出的进度

 

李默德

【香菇】关于项豪廷的学习情况报告1

“诶别扯我啦!”


项豪廷拉着孙博翔的手臂,两个人在操场边上偷偷摸摸的。


“真的是…”


“好了不要啰嗦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孙博翔一脸不耐烦,“好啦好啦,等下。”他左右环顾,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选好影片,播放。


两人头挨在一起,瞪着屏幕上交缠的两个男人,眼神复杂。


“老孙……他们、为什么要那样…”


“就…我也不知道,”老孙摸摸鼻子,“但是那样挺、挺爽的…”


项豪庭一听,“你怎么知道?!”


老孙瞪着他,“……你管我!”


项豪廷激动到跳起来:“你、你们…难道你和、和志刚哥…你们已经……”


老孙扯过项豪庭的手臂,“干!你小声一点啦...

“诶别扯我啦!”


项豪廷拉着孙博翔的手臂,两个人在操场边上偷偷摸摸的。


“真的是…”


“好了不要啰嗦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孙博翔一脸不耐烦,“好啦好啦,等下。”他左右环顾,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选好影片,播放。


两人头挨在一起,瞪着屏幕上交缠的两个男人,眼神复杂。


“老孙……他们、为什么要那样…”


“就…我也不知道,”老孙摸摸鼻子,“但是那样挺、挺爽的…”


项豪庭一听,“你怎么知道?!”


老孙瞪着他,“……你管我!”


项豪廷激动到跳起来:“你、你们…难道你和、和志刚哥…你们已经……”


老孙扯过项豪庭的手臂,“干!你小声一点啦!”


“……靠!是真的哦?”,项豪廷皱着眉,发出一声充满酸气的低吼。


“那、就、怎么样?”


“就还不错啦。”


“什么不错啦?你展开讲讲。”


“讲什么?”


“就讲讲你跟你那位志刚哥是怎么做的?”


“诶谁要给你讲志刚哥的事啊,白痴,而且!这种事情还要别人教你?你是笨蛋吗!啊你以前不是教过那么多女朋友?”


项豪廷撅起嘴。


“哎,这种事情男生和女生怎么能一样嘛…”他搓搓鼻子,“我就不想让他觉得不舒服嘛…所以才要学啊…”


孙博翔看他一脸委屈,“我、我其实也没法教你啦……”老孙摸摸后脑,“都是志刚哥带着我做的,要不然这样,你看看影片,学起来!其实都差不多啦!”


项豪廷皱眉看着老孙,老孙给了他一个“信我”的坚定眼神,举起手机,两人继续看影片。


……


“老孙,那么小怎么进的去哦?”


“要用润滑,还要扩张什么的。”


“老孙,他手指在里面摸什么?”


“…拜托你生理课认真听讲好吗?”


“诶,这样也可以诶……”


“……”


身后,夏恩和高小群偷偷靠近。


“诶!你们在看什么东西!”


两人异口同声手忙脚乱:“诶诶诶没没没没没!没什么!”


夏恩高小群:?


四个人面面相觑,夏恩和高小群互相看着。


夏恩:兄弟之间…


高小群:没爱了。









小熊没有大耳朵

【項顧】第三者

*ABO


  于希顧和項豪廷是在結婚第三年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嫌隙。

  項豪廷不願意和于希顧吵架,就約他的好基友孫博翔和他愛人到飲料店,緊急討論應該怎麼辦。

  孫博翔在聽完項豪廷的描述之後給了他一個暴栗。

  「這就是你說的第三者?你在週末約我和志剛哥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再見了。」說完,孫博翔拉著一臉好笑的盧志剛甩下項豪廷,去過二人世界了。

  項豪廷沒有辦法,只能回家去面對于希顧。

  他看見于希顧正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讀一本書。...


*ABO


  于希顧和項豪廷是在結婚第三年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嫌隙。

  項豪廷不願意和于希顧吵架,就約他的好基友孫博翔和他愛人到飲料店,緊急討論應該怎麼辦。

  孫博翔在聽完項豪廷的描述之後給了他一個暴栗。

  「這就是你說的第三者?你在週末約我和志剛哥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再見了。」說完,孫博翔拉著一臉好笑的盧志剛甩下項豪廷,去過二人世界了。

  項豪廷沒有辦法,只能回家去面對于希顧。

  他看見于希顧正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讀一本書。

  項豪廷在于希顧身邊坐下。

  「希顧,你真的想好了嗎?確定要接受他?」項豪廷握住于希顧的手,一臉擔憂和不開心。

  于希顧聽完,合上手中的大部頭。

  上面寫著「ABO性別生理百科全書」 。

  「項豪廷,你今年已經三十歲了,而且馬上就要當爸爸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于希顧一臉無奈。

  就在他剛剛讀過的書中寫到:「Alpha在Omega受孕後會因為強烈的佔有慾誘發急性易感期,其中最大表現為對胎兒產生抵觸情緒及敏感狀態。」

  項豪廷的眼睛紅了,于希顧知道他馬上又要開始哭唧唧,馬上反應過來,吻住項豪廷。

  「等到bb出生了,你會不會不喜歡我了?」項豪廷眼睛紅紅的,語氣委屈得不得了。

  「怎麼會。」于希顧捧著項豪廷的臉,一點一點吻去愛人臉上的淚珠。

  「你要知道,我愛這個孩子,是因為他是我們的孩子。我愛他,是因為我愛你。」

  項豪廷看到,于希顧的眼睛裡有愛。

  他們吻在一起。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他們會攜手並肩,一起走向新的未來。

  第三者不是第三者。

  是愛的結晶。

 

  全文完。

 

小劇場

  于希顧坐在項豪廷的病床邊,握住他的手,試圖給他冰冷的手一點溫暖。

  項豪廷緩緩睜開眼。

  孫博翔在旁邊尖叫:「項豪廷,聽說你陪于希顧進產房後就暈倒了!」

  項豪廷聽到後翻了一個大白眼,差點又被孫博翔氣暈過去。


🐳❤🐱八年"再"見

history 大家庭❤❤
❤❤今日真的很甜❤❤

history 大家庭❤❤
❤❤今日真的很甜❤❤

有河不渴404
一只汪

那一天 傻瓜

傻瓜


   于希顾正站在洗手台边努力的清洗做豆浆的工具,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半小时就可以下班,一想到他会来接自己下班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


   “小顾!今天差不多了,你早点回家。”卢志刚把手里的工作做完后嘱咐道。

   “志刚哥,没关系。今天我准时下班。”

    卢志刚是过来人一看小顾的表情就了解了,他忍不住担忧起来。表情认真的问道:“小顾,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说。这条路你不应该走……”

    “志刚哥……”

    “我很担心你的将来,很多事情...

傻瓜


   于希顾正站在洗手台边努力的清洗做豆浆的工具,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半小时就可以下班,一想到他会来接自己下班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


   “小顾!今天差不多了,你早点回家。”卢志刚把手里的工作做完后嘱咐道。

   “志刚哥,没关系。今天我准时下班。”

    卢志刚是过来人一看小顾的表情就了解了,他忍不住担忧起来。表情认真的问道:“小顾,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说。这条路你不应该走……”

    “志刚哥……”

    “我很担心你的将来,很多事情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项豪廷现在说喜欢你,但你们还那么年轻。他的喜欢会有多久……何况他本来是喜欢女生的。如果有一天他……”


    “我明白的……志刚哥……”


    于希顾低下了头,志刚哥所说的自己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知道自己回不了头,等自己有所警醒时已经陷的太深。

   “如果将来有一天……他……”只要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心脏就好难受,“只要他告诉我,不要骗我……我会祝福他的……”

   “小顾!”卢志刚不忍心看此刻于希顾的表情,那么决绝那么义无反顾。本来可以靠自己努力慢慢走向眼光的孩子,却因为命运走上了一条崎岖坎坷的道路。


    在爱情里我们都是傻瓜不是吗?!



   项豪廷在街对面来回踱步,看看手机时间又抬头看看街对面的店铺。因为想早点看到自己的心上人所以早早的就等在豆浆店的对面。

   “哦,怎么还没下班啊?”大个子实在有些着急。


   下一秒于希顾就出现在了店铺的门口,他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目光锁定在了街对面的项豪廷。脸上挂着显示不住的幸福感,白白的牙齿明亮又可爱。


    被晃神的项豪廷一把抱住了小跑过来的对方。


    “干嘛?被人看到怎么办?”于希顾有些害羞。

    “那有什么关系,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好了啦,不是说要送我回家?走吧!”


  项豪廷又用力抱了一下才勉强松开手,但是马上又牵起来于希顾的手。还放到脸颊上蹭了蹭,“冷吗?你的手好凉?”


   于希顾把头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轻轻的说:“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哦,你怎么这样!快点告诉我嘛!”

   

   “我说明天休息,我们去约会!”

   “啊!真的吗!我爱死你了!”

   “傻瓜……”


   未来那么长,有两个“傻瓜”在一起才会勇敢前进,不是吗?!

茶理布朗。

[香菇]感冒

項豪廷每天晚上乖乖地等于希顧下班,風雨不改,再強壯的身體也終於感冒了。


一聲咳嗽從酒吧門外傳出,明明鼻水不斷流,還要將自己身上的圍巾給于希顧帶上。


于希顧將圍巾取下重新給項豪廷圍上,還踮起腳往高個子戀人的脖子親了一下,才把圍巾圍好,不讓冷風吹進他的衣領。


「項豪廷 不要把我的親親弄丟」


「那我弄丟了 想再要一個」


項豪廷抓著他的瘦削的手臂抱在懷裡,還故意裝出奇奇怪怪的娃娃音。


于希顧無法招架巨型哈士奇的撒嬌,對準他的嘴唇下一吻,剛想抽離,卻被對方扣著腦袋加深了這個寒冬的吻,舌頭悄悄鑽進于希顧的嘴裡,交纏而拉出的銀絲也很甜膩。


「我買了熱巧」...


項豪廷每天晚上乖乖地等于希顧下班,風雨不改,再強壯的身體也終於感冒了。


一聲咳嗽從酒吧門外傳出,明明鼻水不斷流,還要將自己身上的圍巾給于希顧帶上。


于希顧將圍巾取下重新給項豪廷圍上,還踮起腳往高個子戀人的脖子親了一下,才把圍巾圍好,不讓冷風吹進他的衣領。


「項豪廷 不要把我的親親弄丟」


「那我弄丟了 想再要一個」


項豪廷抓著他的瘦削的手臂抱在懷裡,還故意裝出奇奇怪怪的娃娃音。


于希顧無法招架巨型哈士奇的撒嬌,對準他的嘴唇下一吻,剛想抽離,卻被對方扣著腦袋加深了這個寒冬的吻,舌頭悄悄鑽進于希顧的嘴裡,交纏而拉出的銀絲也很甜膩。


「我買了熱巧」


「我想要咖啡 晚上要讀書」


「不行 我感冒了 所以你要喝巧克力」


于希顧乖乖地接過熱騰騰的巧克力,輕輕抿了一口,是半糖的甜度,儘管于希顧從沒有說過自己喜歡什麼甜度,但項豪廷觀察以來得知,于希顧喝全糖會皺眉頭,喝無糖會喝幾個小時也喝不完。


半糖就剛剛好。


被牽著手走在冬天的夜晚,于希顧大大喝了一口,就讓命令項豪廷都喝光。


「你明天不用來接我了 都感冒了」


于希顧來拿著今天上學前項豪廷塞給他的暖寶寶,一手一個地捧著對方的臉。


項豪廷像隻大狗狗蹭了蹭暖寶寶,但又像想到了什麼,佯裝生氣地靠近于希顧,「暖寶寶是剛剛開包裝 那你不是冷了一天!」


「你好煩」


「再煩也是你男人 還有我生氣了」


于希顧快步走在前面,回頭對著一臉錯愕的項豪廷說了句,「有你溫暖我就夠了 快走了 笨蛋」


項豪廷跑上前緊握著于希顧微涼的手心,兩人的影子漸漸在街燈下拉長。




嗯,這個冬天很甜很溫暖。





決定把暱稱改成椰子猴的花兒繪

「History那一天/恩得CP」背德關係。🍖

後續來了w

地獄直通車要開了請係好安全帶


因為是下地獄系列所以走鏈接w

不用找了鏈接不在這裡

老樣子要看的私信我😂😂


我看見你的訊息就會為你敞開地獄的大門哦(被打


🙈🙈🙈


#History3 #那一天 #骨科 #🍖 #我要下地獄了

後續來了w

地獄直通車要開了請係好安全帶


因為是下地獄系列所以走鏈接w

不用找了鏈接不在這裡

老樣子要看的私信我😂😂


我看見你的訊息就會為你敞開地獄的大門哦(被打


🙈🙈🙈



#History3 #那一天 #骨科 #🍖 #我要下地獄了

孟軒🐬
老孫深得我心的顏值 爬山要揪你...

老孫深得我心的顏值

爬山要揪你哥啊(笑)

老孫深得我心的顏值

爬山要揪你哥啊(笑)

惗喻

【项顾】运动会

“……这次的运动会,参加1500米并且取得冠军的人有奖金拿……”


体育委员还在讲台上宣布着即将到来的运动会的有关事项,于希顾在听见取得冠军的人有奖金作为奖励的时候就停下了手上正在运算的笔。


奖金吗……


作为一个缺钱缺得要死的人,不得不说这个奖励还是很吸引他的。他不由得撑着下巴多听了会儿。


“……要报名的人现...

 

 

“……这次的运动会,参加1500米并且取得冠军的人有奖金拿……”

 

 

 

 

体育委员还在讲台上宣布着即将到来的运动会的有关事项,于希顾在听见取得冠军的人有奖金作为奖励的时候就停下了手上正在运算的笔。

 

 

 

 

奖金吗……

 

 

 

 

作为一个缺钱缺得要死的人,不得不说这个奖励还是很吸引他的。他不由得撑着下巴多听了会儿。

 

 

 

 

“……要报名的人现在可以报名了,名单我会在一星期后提交给老师。各位,这是班级的荣誉!是高中最后一次的运动会了!也请踊跃一些吧……!”

 

 

 

 

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按照体育委员的话来看奖金似乎不算特别低,暂且还是足够于希顾好一段时间的饭钱的。

 

 

 

 

一想到这儿,于希顾毅然决然地举起了他的手。

 

 

 

 

“报告体委,我想报名。”

 

 

 

 

“……好,你过来我这里填一下表。”

 

 

 

 

轰。

 

 

 

 

班里立即吵闹起来,看着于希顾站起身来走到体育委员的位子前,很认真地在1500米赛跑的空栏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1500米赛跑要先去医务室做一个身体检查,确保你的心脏没有问题。”

 

 

 

 

“好,”于希顾应着,把笔放下,“知道了。”

 

 

 

 

班里吵吵闹闹,夏得坐在最后一排皱了皱眉。于希顾要去跑1500米?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于希顾,他的身子真的能受得了么?

 

 

 

 

放学的钟声刚打响,老师一说完下课,夏得就跑了。

 

 

 

 

“我听说啊,于希顾报了1500米赛跑欸……”

 

 

 

 

“诶!得!你来了,于希顾报了1500米赛跑是真的?”夏恩原本皱着眉头听着,看见自家弟弟正往这边走来,立刻就喊住了他。

 

 

 

 

夏得耸了耸肩:“他确实报了。”

 

 

 

 

“他跑1500米受得了?”高群看了看夏得,一时有些惊愕。

 

 

 

 

“不知道。”

 

 

 

 

夏得看了一眼项豪廷,对方却似乎没什么反应的样子。怕是又在打什么主意吧。他这样想着。

 

 

 

 

运动会很快就到来,1500米的赛事被安排在第一天,于希顾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旁对着他一阵猛拍的高个子男孩:“你拍够没有?”

 

 

 

 

项豪廷扯了扯嘴角,一点都没有“偷拍”被发现的自觉:“当然没够,你那么好看不多拍几张怎么行?”

 

 

 

 

“其他的照片又不是没见过……”于希顾小声嘟囔了一句,而后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颊泛起淡淡的粉红色。

 

 

 

 

“什么?”

 

 

 

 

“没什么。”

 

 

 

 

于希顾顿了顿,说:“你别挡住路啊。”

 

 

 

 

项豪廷往后看了看,好像自己确实一直堵在跑道上没错。他撇了撇嘴站到一边,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播报声打断。

 

 

 

 

“请参加1500米赛跑的同学现在到检录处检录!”

 

 

 

 

项豪廷歪了歪头,看看四周,发现没几个人在注意他们,于是就趁机凑前去在于希顾的嘴角处落下一吻。

 

 

 

 

于希顾被这人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赶紧看看周围,接着才压低了声音警告道:“现在在学校欸!很多人在看……”

 

 

 

 

“又没有人看到——”

 

 

 

 

“好了好了,我要去比赛了。”

 

 

 

 

项豪廷掐了掐于希顾的脸:“比赛加油,我在终点等你。”

 

 

 

 

“知道了。”

 

 

 

 

看着于希顾往检录处走去的背影,项豪廷默默地比了几个飞吻,然后抱着手机笑得仿佛痴汉。

 

 

 

 

“阿豪你真的很北烂欸。”

 

 

 

 

孙博翔对好友的痴汉行为表示了实打实的嫌弃,项豪廷就用一种“你不懂”的表情看他。

 

 

 

 

“你们两个明明都没区别。”

 

 

 

 

“夏恩你是不是找打——”

 

 

 

 

不远处的于希顾勾了勾嘴角,露出难得的微笑。

 

 

 

 

比赛开始,草地的边上站了不少女孩子,项豪廷看着那个在跑步队伍中间的人,死毫不留情地拨开了一众围观的女生。

 

 

 

 

“欸欸欸让一让!”

 

 

 

 

项豪廷拿着刚才威逼利诱才让高群去帮他买的冰水,快步追上前方正认真比赛的于希顾,跑到他身边缓慢地陪他跑着。

 

 

 

 

于希顾的喘息声愈来愈重,眼见刚开始跑得很快的不少人都逐渐放慢了速度,于希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脚下的速度不断加快。

 

 

 

 

“快了快了,还有一圈,我在前面等你。”

 

 

 

 

项豪廷说话的声音夹杂着些许喘息,他低语了一句,就跑到终点处等待着。汗水浸湿了他的运动服,夏恩给他扔了瓶水:“没事吧?”

 

 

 

 

项豪廷拧开了瓶盖就往嘴里灌,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跑道上越来越靠近重点的那个瘦小的人儿。

 

 

 

 

“也不看看我是谁,”项豪廷自认为帅气地把水瓶往夏恩怀里一塞,拍了拍胸膛,“我可是项、豪、廷!”

 

 

 

 

夏恩有些无语地看着好友:“喂,行了,于希顾快跑完了。”

 

 

 

 

好友脸上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夏恩在他身后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越发接近终点,人就越发无力,于希顾的步伐稍稍有些慢了下来,草地边上站着的女生们纷纷喊着加油,而项豪廷就一脸紧张地拿着水在终点焦急地等待。

 

 

 

 

“冲线了!”

 

 

 

 

离终点还有一步之遥,于希顾脚一踏,越过了终点的同时整个人也直接扑进了项豪廷的怀里,项豪廷稳稳地接住他,感受着手上柔软的皮肤触感,一瞬间感觉口干舌燥。

 

 

 

 

“第一名?”

 

 

 

 

于希顾稍微扶了一下,后知后觉自己刚才是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扑进项豪廷的怀里的,脸上稍微有些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害羞而导致的潮红。

 

 

 

 

项豪廷替他把瓶盖拧开递给他:“对,第一名。于希顾,你刚刚超棒的欸。”

 

 

 

 

被突然夸奖的人挠了挠头,灌下好几口冰水后才终于感到呼吸顺畅了一些。

 

 

 

 

孙博翔拉着夏恩和高群趁机过来:“1500第一名欸,看不出来于希顾你那么厉害欸!喂喂,某人是不是该请客吃饭庆祝啊?”

 

 

 

 

他和两个好友对视一眼,好友们纷纷表示赞同,接着就作势要去找项豪廷的钱包。

 

 

 

 

“阿豪!快!把钱包交出来!”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啊!”

 

 

 

 

“赢了比赛请吃饭分明就很合理。”夏恩从项豪廷的口袋里翻出钱包,欢呼一声,“走,今天吃烤肉!”

 

 

 

 

“欸你们走慢一点啊!”

 

 

 

 

夏恩白了项豪廷一眼,打开他的钱包想要看一下好友的余额,结果刚一打开就被夹层里于希顾的照片吸引了目光。

 

 

 

 

“明明人都在身边了还要放照片,真是受不了阿豪。”

 

 

 

 

自己的照片出现在男友的钱包里,于希顾愣了一下,接着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掐了一下项豪廷。

 

 

 

 

“什么时候拍的?”

 

 

 

 

“就,之前啊……你教我功课的时候……”

 

 

 

 

项豪廷坏笑着凑近:“其实你床上的照片我也……”

 

 

 

 

话还没说完就又被于希顾掐了一下,项豪廷假装委屈:“好疼。”

 

 

 

 

“疼死你算了。”于希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知道乱讲话。”

 

 

 

 

他往前走了几步,见项豪廷没跟上来,只好勾了勾项豪廷的手指催促。

 

 

 

 

“快跟上来啦!”

 

 

 

 

“你亲我一下。”

 

 

 

 

“不要。”

 

 

 

 

“那我亲你一下。”

 

 

 

 

还没等人回答就已经偷了个吻,于希顾有些生气地看了一眼那人。

 

 

 

 

“啊,不疼了,我们走吧。”

 

 

 

 

面前的人笑嘻嘻的,于希顾掉头就走。

 

 

 

 

“等等我啊……”

 

 

 

 

“快跟上啦笨蛋。”

 

 

 

 

这个运动会也很快乐呢。

 

 

 

FIN.

匡泽

【另一个我】⑦

地点:人仁高中

人物:夏恩,夏得,于希顾

夏恩跟踪夏得,躲在教室门口,见夏得把便当偷偷放在于希顾课桌上。

恩:「我就知道是给于希顾!」

远处传来脚步声,夏恩赶紧躲起来,于希顾走进教室,看见桌面的便当,又看了一眼角落的夏得,小声嘀咕。

于:「唉,不是让项豪廷不要再送便当了吗。」

于希顾转向夏得。

于:「那个,虽然我知道项豪廷是好意,但我真的不需要,你可不可以帮我转告他。」

得:「哦……好,那你要不要先吃这次,我感觉他应该蛮用心的。」

于:「这……」

得:「还有二十分钟老师就来了,你要不要敢快?」

于:「那……好吧……」

夏恩跟踪结束,一个人偷溜进游泳馆。

恩:「夏!得!我再也不要跟你一起了!!」

游泳馆回复安静,良久后,场...

地点:人仁高中

人物:夏恩,夏得,于希顾

夏恩跟踪夏得,躲在教室门口,见夏得把便当偷偷放在于希顾课桌上。

恩:「我就知道是给于希顾!」

远处传来脚步声,夏恩赶紧躲起来,于希顾走进教室,看见桌面的便当,又看了一眼角落的夏得,小声嘀咕。

于:「唉,不是让项豪廷不要再送便当了吗。」

于希顾转向夏得。

于:「那个,虽然我知道项豪廷是好意,但我真的不需要,你可不可以帮我转告他。」

得:「哦……好,那你要不要先吃这次,我感觉他应该蛮用心的。」

于:「这……」

得:「还有二十分钟老师就来了,你要不要敢快?」

于:「那……好吧……」

夏恩跟踪结束,一个人偷溜进游泳馆。

恩:「夏!得!我再也不要跟你一起了!!」

游泳馆回复安静,良久后,场馆熄灯,一片黑暗,夏恩一直坐在泳池边。

恩:「从小到大,大家都说我白目,你才像哥哥,我不会生气,听大家夸你,我就开心,看大家盯着我们露出“怎么可能完全一样啊”惊讶的样子,我都炫耀说“这是另一个我!”,虽然你听完都会白眼我,指着自己脸上的痣固执地说“呐!这,不一样!”,其实,你看起来也很蠢。」

池水衬着月色,蓝光盈盈。

恩:「我就是不喜欢于希顾,我就是不喜欢你围着他转,我就是不喜欢你什么都装作无所谓!」

夏恩欲把星星项链扔入池中,手悬在半空,最后默默收回。


___

我真香了

我原以为这会是个苦大仇深的少年,可是编剧偏偏把他们写得那么美好,那么可爱,把年少的喜欢写得那么单纯。


原谅我这个复杂的大人。

我原以为这会是个苦大仇深的少年,可是编剧偏偏把他们写得那么美好,那么可爱,把年少的喜欢写得那么单纯。


原谅我这个复杂的大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