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邦邦

21331浏览    335参与
萧草离

【出】少女歌剧 邦邦相关


出海盗纯蕉挂画


天堂真矢烫金吧唧 双叶烫金吧唧


线稿吧唧:迷宫 恋昼


富田麻帆生写 吧唧 立牌


相羽爱奈生写 吧唧


迷宫 生写 吧唧 立牌


凑友希那 今井莉莎 吧唧立牌挂件


冰川纱夜纸片


还有图没有放上来感兴趣的老板可以小窗私聊w

【出】少女歌剧 邦邦相关


出海盗纯蕉挂画


天堂真矢烫金吧唧 双叶烫金吧唧


线稿吧唧:迷宫 恋昼


富田麻帆生写 吧唧 立牌


相羽爱奈生写 吧唧


迷宫 生写 吧唧 立牌


凑友希那 今井莉莎 吧唧立牌挂件


冰川纱夜纸片


还有图没有放上来感兴趣的老板可以小窗私聊w

靛海
“很高兴认识你,邦邦。”

“很高兴认识你,邦邦。”

“很高兴认识你,邦邦。”

萧草离

【出】少女歌剧 邦邦相关



出海盗吧唧:迷宫 花叶 光恋昼



海盗纯蕉挂画



线稿吧唧:迷宫 恋昼



战斗服挂件:迷宫



富田麻帆生写 吧唧 立牌



相羽爱奈生写 吧唧 



迷宫 生写 吧唧 立牌



凑友希那 今井莉莎 毛巾吧唧立牌挂件



还有图没有放上来感兴趣的老板可以小窗私聊w

【出】少女歌剧 邦邦相关




出海盗吧唧:迷宫 花叶 光恋昼




海盗纯蕉挂画




线稿吧唧:迷宫 恋昼




战斗服挂件:迷宫




富田麻帆生写 吧唧 立牌




相羽爱奈生写 吧唧 




迷宫 生写 吧唧 立牌




凑友希那 今井莉莎 毛巾吧唧立牌挂件




还有图没有放上来感兴趣的老板可以小窗私聊w

雪下冬梅

《交换》4

1.邦邦的疑问

邦邦刚来时,庄园主让他看所有人物档案:

约瑟夫,60+岁

哈斯塔,1000+岁

谢必安/范无咎,666+岁

玛丽,80+岁

…………

看完后他看着一旁喝酒的巴尔克

“为什么他们照片很年轻,而年龄比主人还大?(邦邦)”“因为他们不是人(小特)”

邦邦,40+岁

2.炸

裘克不知吃了什么变小了

“爱丽丝!别动我的厨房!(奶气奶气)”“听话哥哥给你做吃的”

远处奈杰二人正在约会,然后他们就看见监管宿舍爆炸了

“歪,庄园主吗?有人把监管宿舍炸了”

3.睡地板

因为监管宿舍炸了,所以监管者们只好去求生宿舍挤挤

然后出现一部分男监管睡地板

因为房子大每人...

1.邦邦的疑问

邦邦刚来时,庄园主让他看所有人物档案:

约瑟夫,60+岁

哈斯塔,1000+岁

谢必安/范无咎,666+岁

玛丽,80+岁

…………

看完后他看着一旁喝酒的巴尔克

“为什么他们照片很年轻,而年龄比主人还大?(邦邦)”“因为他们不是人(小特)”

邦邦,40+岁

2.炸

裘克不知吃了什么变小了

“爱丽丝!别动我的厨房!(奶气奶气)”“听话哥哥给你做吃的”

远处奈杰二人正在约会,然后他们就看见监管宿舍爆炸了

“歪,庄园主吗?有人把监管宿舍炸了”

3.睡地板

因为监管宿舍炸了,所以监管者们只好去求生宿舍挤挤

然后出现一部分男监管睡地板

因为房子大每人一间

原因咱不说

4.邦邦学中国土话

小黑缓缓靠近邦邦“来,教你个东西”

_中午_

“小兔崽子回家吃饭(中国土话)”路过的艾米丽听了后把他带进医院,小特追了上来“他是机器人”

此时小白在巴尔克家做客

“巴尔克爷爷!邦邦出问题了!”“出什么问题了?”“他说了我们听不懂的话”“26号,你说了啥?”“小兔崽子回家吃饭(中国土话)”一旁的小白说道:“这是叫你回家吃饭的意思”

解释清楚后小白回去收拾了一下小黑

十以外

【邦邦/ykls】告白 From Lisa

又不知所云了

总之ykls快点结婚啊!


  读过的恋爱小说里,总会有主人公长时间地看不清自己的心意,迟迟无法察觉对方的重要性,又或者是不能理解对方对自己的心思,从而没能珍惜那些两人共度的宝贵的时光,直到两人之间已经隔了重重山障,才恍然大悟地采取一切可能亡羊补牢的行动去挽回一切——当然,如果没有这么虐心的话,一方因另一方的短暂远离而明白对方的重要,这也是常见的套路。

  我的话……这种事很难说,友希那离开我还是从未有过的事吧。

  就算傍晚在家门外告别,次日清晨还是会在家门外相见。

  如果说哪一天的生活突然没有了友希那——这实在是无法想象。上学放学的路程也好,课堂上不...

又不知所云了

总之ykls快点结婚啊!


  读过的恋爱小说里,总会有主人公长时间地看不清自己的心意,迟迟无法察觉对方的重要性,又或者是不能理解对方对自己的心思,从而没能珍惜那些两人共度的宝贵的时光,直到两人之间已经隔了重重山障,才恍然大悟地采取一切可能亡羊补牢的行动去挽回一切——当然,如果没有这么虐心的话,一方因另一方的短暂远离而明白对方的重要,这也是常见的套路。

  我的话……这种事很难说,友希那离开我还是从未有过的事吧。

  就算傍晚在家门外告别,次日清晨还是会在家门外相见。

  如果说哪一天的生活突然没有了友希那——这实在是无法想象。上学放学的路程也好,课堂上不时的走神也好,午休时间的盒饭也好,Roselia的录音棚练习也好,晚饭也好,和她的房间正对着的窗台也好……这些事物好像离开友希那就已经完全不再是本身的样子。

  没有友希那的世界大概是要重新构建了,如此困难的事情,我绝对做不到的吧。

  “友希那——”

  “怎么了莉莎?”

  她说出我的名字时,还是那略带低沉、语调柔缓、吐字清晰的声音。

  我望着前面通向人行天桥的阶梯,暗暗下了决心,说:“这里的台阶我想稍微试着走一走啦。”

  友希那显然感到不解了:“是吗?但是我们不需要过马路的吧,简单地走下面不就好了吗?”

  “哎呀,只是我突发奇想嘛!友希那走下面,我走上面不过街,从前头的台阶再下来就好啦。”我笑着说。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莉莎想做什么……”她困惑地点着头,“莉莎想的话就这么做吧。”

  “好——嘞!”我轻快地应着,向前小跑几步,踏上了天桥的阶梯。

  一、二、三、四……我默默数着,忍住不停涌出的想要回头看看友希那的想法。

  她一定也正向前走着吧,就在我旁边的下方的平面上。

  只是身边骤然空了,还有点不习惯。毕竟连余光里也空无一物,连她的发丝也见不着。

  不安?

  当我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到了天桥上时,我似乎稀里糊涂又明确无比地下定了什么决心。

  “莉莎?”

  下面传来友希那唤我的声音。

  是我愣在这里没有继续向前走的原因吗?

  我转身,趴在栏杆上,向下看,她就站在下面,是跟我一起走到这个位置的吗?

  我走在台阶上的时候,她的双眼有好好看着我的身影吗?

  只不过现在的话我也不能要求她好好注视着我啊,虽然如果她没有看我的话,绝对会不甘心的,就算我觉得友希那做她自己想做的一切事都是对的。所以……

  “呐,友希那——”我俯在栏杆上和她隔了数米远。

  “什么?”她微微抬着头看我,那抬头的幅度恰到好处,不会显得过分仰视着什么。

  我吸了口气,笑着大声说:“喜欢你!”

  ……

  短暂的沉默。

  “诶?”她好像刚从什么千思万绪里回过神,看着我的眼里充满惊异,同时双颊也开始泛红——不知道是不是托了夕阳的福呢。

  “怎么说起这个?”她好像在努力保持语气的平稳,但是对我来说其中的一些小惊慌又怎么藏得住呢。

  “因为啊……”我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因为喜欢友希那,想和友希那一直在一起。”感觉其实并没有回答问题。但是不重要,只要把想要传达的说出来就好了。

  她的脸瞬间变得更红了。

  “喜欢什么的……”她说着说着垂下眼眸。

  “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我说着竟越发认真起来,“是恋人之间那种独一无二的喜欢,是……想要交往的那种喜欢……”

  “莉莎……”友希那叫着我的名字,又陷入了沉思。

  “友希那不想吗……如果这样的话抱歉,”我干笑道,“突然之间我在说些什么哈哈哈……走吧走吧!”

  “不是的。”友希那却斩钉截铁地否定道。

  “我也想……一直……和莉莎在一起。”她一字一顿地说。

  “突然听见莉莎的心意,我很开心。”她扬着头朝我微微勾起了嘴角,那双直直看着我的眼睛里流转着些许水光。

  “那——”我不自觉地拖长了音,“友希那,回家的路上可以牵手吗?”

  “可以。”她笑着说。

  “周末可以去约会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台阶下走。

  “练习结束的话,可以。”我每向下走一步,友希那也随着我向前走一步,于是我们都保持在一条线上。

  “回到家晚上可以在房间窗台上聊天吗?”

  “可以。”

  “送给友希那猫咪围巾可以吗?要戴出来哦。”

  “当然可以。”

  “想听友希那多夸夸我的饼干可以吗?”

  “可以……现在?!”

  “友希那——想吃友希那的料理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真的可以吗?”

  “想要抱抱可以吗?”

  “可以。”

  当我走完最后一步阶梯,踩在地面上时,友希那正在我面前,朝我温柔地笑着。

  “抱抱以上的事情可以吗?”

  “可以……的吧。”她稍微犹豫了一下。

  我笑出声来,张开双臂,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将她整个人环在自己怀里。

  “果然抱抱以上的事情现在做不太出来呢!”我感受着她的温度,说道。

  “……嗯,也是呢。”她微微点了点头,我感觉到了。

  “友希那好暖和,不想放开了啊——”我诚实感叹道。

  友希那好像轻轻叹了口气:“不放开的话就没办法继续走路了啊。”

  “再抱一会儿好不好?”我请求道。

  “好,十秒。”

  “诶——才十秒的吗——友希那小气鬼。”我哈哈大笑着“埋怨”。

  “小气的话一开始就不要你抱了。”她嗔道。

  

十以外

【邦邦/ykls】无题

因为不小心扯远了所以找不到合适的题目概括所以干脆就写成无题吧……可以当是一次没什么特别目的的日常对话看。(预感以后这样的无题会有很多,因为我写第一人称一不小心就会收不住发散跑偏……

这次大胆拿ykn视角的第一人称写,万一ooc的话请包涵,我尽力了。

————正——文————


  溯源往往是困难的,比如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想起未记事时的点点滴滴。当然,都说了是“未记事时”了。

  这世上的事情大抵都是由于自己置身其中,饱受浸染,才会习以为然,把一切都视为主观无法动摇的存在。当人安于某种稳定的状态,久而便会轻易地忘记所谓“现今”的开端……

  是这样吗?

  作为Roselia组建...

因为不小心扯远了所以找不到合适的题目概括所以干脆就写成无题吧……可以当是一次没什么特别目的的日常对话看。(预感以后这样的无题会有很多,因为我写第一人称一不小心就会收不住发散跑偏……

这次大胆拿ykn视角的第一人称写,万一ooc的话请包涵,我尽力了。

————正——文————


  溯源往往是困难的,比如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想起未记事时的点点滴滴。当然,都说了是“未记事时”了。

  这世上的事情大抵都是由于自己置身其中,饱受浸染,才会习以为然,把一切都视为主观无法动摇的存在。当人安于某种稳定的状态,久而便会轻易地忘记所谓“现今”的开端……

  是这样吗?

  作为Roselia组建者的我,却还清楚地记得对我而言的起点是什么。

  “说起来,想给我的贝斯换一套拾音器呢,”莉莎的声音时断时续地透过空气传到耳里。

  那么,莉莎……和我,的起点是什么呢?

  “只是还没想好换哪种,虽然之前去乐器店试着听了各种类型的来着。”莉莎继续说。

  朝着回家的方向,我与她的步调总是默契地保持着一致。

  “换拾音器确实是要慎重考虑的事情呢。”我说道。

  说完突然反应过来是在说拾音器的事情,不免有些吃惊,追问道:“拾音器?莉莎零花钱够的吗?”

  “诶?现在才反应过来吗?”莉莎大概是察觉我刚才其实有些走神,没能好好听她说话了,于是笑呵呵地化解尴尬道,“怎么说……好歹攒了很久了,偷偷攒的。”

  想必是试图化解我的尴尬,因为她是莉莎。

  我会意一笑,说:“那,周末有安排吗?录音棚练习后。”

  “有……倒是有,有什么事吗?”她还不能迅速从我跳跃的话题中猜出什么信息。

  她问我的时候扭头看向我,而我也刚好稍微转了面向看着她。视线接触的时候,有一瞬,我感受到一种莫大的期许:她盼着我说出某种话语。但又像是怕被我直接发现一样,那种期盼在她的眼神中被掩盖了太多其他的东西,并非那么地露骨……

  “拾音器的事情。”我迎上她的目光,“莉莎不是选不定吗?我和你一起去,或许可以帮你选一款合适的。”

  不,大概不是她遮掩着眼里的期盼……我盯着她的双眼,不觉间又思考起来。

  “太好了!”莉莎眼中流转着欣喜的光彩,“不过本来是想由我邀请友希那的,怎么反过来了,哈哈哈——倒是想到一起去了呢。”

  “是么?那确实挺好的。”也许是受到她的影响,我也不由自主笑起来。

  莉莎有一双动人心魄的眼睛,我一直这么觉得,虽然不好意思直接夸出口就是了。看着她的双眼,久了的话,我会是怎样的表情?我无从得知。

  要说我不经意间享受起从另一个人的眼中观察自己,可能有些好笑。但这样的享受仅限莉莎,换了其他人都不可以。

  因为我们从很久以前眼里就有了彼此,因为谁也不能像她一样包容我。自她眼中看见我自己,既是确认我自己的存在,也是确认她的存在,两者缺一不可。

  或许莉莎也会有和我相似的感受吧。

  “友希那——可丽饼想吃吗?”经过一家可丽饼店时,莉莎突然停下脚步,问我。

  我随着她停下,说:“但是回家很快就要吃晚饭了,现在吃可丽饼不会太多了吗?”

  “咦?友希那……今晚不是来我家吃吗,”莉莎有些困惑,和失落,“我们两边父母今天都不在家不是吗?”

  “啊……”我回想起来,“抱歉,竟然忘记了。莉莎做饭吗?”总觉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吃过莉莎的料理了。

  “对啊对啊,”莉莎的语气有些嗔怪,“真是的,昨晚才约好的事情啊。友希那今天是不是心不在焉了?”

  “是吗……”我确实今天一直在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我自己都觉得罕见,“也许……是吧……”

  “因为我回去做饭还要些时间,担心你饿了嘛。如果吃了可丽饼的话,晚饭我就适量少做一些,保证卡路里不会超标!”莉莎眨眨眼。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自己又补充道:“嘛,其实我自己也是想吃可丽饼了啦。”

  “那就吃吧。”我自然是要答应她的。

  买了可丽饼在回家必经的一处小公园找到长椅,我们就坐下吃起来。

  “那个——”莉莎欲言又止。

  “嗯?”我刚咬了一口可丽饼,只能用鼻音回应。

  椰子的香味在唇齿间漫开。以前从来没吃过这个口味,没想到意外地好吃。

  “可以尝尝吗,椰子的。”莉莎说。

  “?”我不太理解这有什么好欲言又止的,想来或许是所谓的“顾左右而言他”吧,“可以,给。”我将手里的可丽饼递给她。

  她盯着我手里的可丽饼,没有马上接过或者是咬一口下来,而是突然僵住,继而脸上稍微红了起来。

  怎么回事?可丽饼上有什么吗?

  我带着疑问将视线移回可丽饼,不过两三秒,突然明白了。

  我咬过一口了啊。

  脸颊好像有些发热。手感觉快要拿不稳了。

  不过、不过这有什么呢?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做过。

  不,怎么说呢,现在,不妙。

  我强行稳定心神,打破这不知如何形容的局面,说:“莉莎,怎么了?”

  我怎么好意思问出口,我自己也想知道我自己怎么了。或者说其实答案是昭然若揭的。

  莉莎被我一叫,回过神来:“啊,没什么。那、那……我开动了……”

  然后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咬了一口我拿着的可丽饼,咬的位置稍稍避开了我咬的部分——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很难避开的吧,可丽饼总共就不过那么点大小。

  她咬下去的时候还抬眼偷偷看我。

  偷吃的猫在担心主人生气吗?竟有些可爱。

  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只是不能,那绝对很奇怪吧。

  “吼恰——”莉莎抬起头来咀嚼着,一边用手掩着嘴发出只有音调清晰的评价。

  “要交换吗”这句话感觉已经到了喉头,最终又被我一字不少地咽了回去。

  最终我只是静静听着她夸赞这个椰子味的可丽饼有多好吃而已。

  “友希那,”莉莎夸完椰子可丽饼,突然叫我名字,“今晚留宿吗?”

  “不会不方便吗?”说完我才反应过来我这其实已经是答应她了。

  而且这么问其实很奇怪的,因为留宿这种事我们互相已经有过无数次了。

  “当然不会啊,”莉莎果然这么说了,“今晚我家只有我一个人的。”

  “我明白了,”于是我便答应她,“那我等下先回我家拿睡衣和洗漱用品,然后去你家吃饭。”

  “嗯!”她愉悦地点头,像是得了小零食的猫。

  这时,我们手中的可丽饼不约而同地消失干净了。我站起来,朝莉莎伸出手:“走吧,回家了。”

  她看着我的手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拉住我的手,由我拉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莉莎起身时,耳垂上挂着的兔子耳坠也随着身体的移动晃动起来,“久违了呢。”

  “什么?”

  “各种事情。”她调皮地朝我眨着眼睛,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谜语。

  不过,这谜语未免太简单了。

  

第五时报

【时报攻略-26号守卫篇】


邦!邦!邦!


不知道大家被这个角色虐过没?时报君在自定义里被一只三月兔炸的生不如死过


26号守卫邦邦的爆料和上线时形成了一定热度,独特的外表和趣味性很强的技能以及其与剧情的关系都为玩家津津乐道。不说没用的,这个角色真的很快乐!


💣玩好真的很爽,来康康时报君带来的攻略中的认知和基础思路吧,希望可以帮到各位小可爱~


攻略仅供参考。小伙伴们关于邦邦的玩法经验和思路都可以在下方交流,注意自己的语气不要引战开撕鸭[ok]祝各位稳定上分,匹配愉快!


感谢攻略组❤️@闻南有木兮 

【时报攻略-26号守卫篇】


邦!邦!邦!


不知道大家被这个角色虐过没?时报君在自定义里被一只三月兔炸的生不如死过


26号守卫邦邦的爆料和上线时形成了一定热度,独特的外表和趣味性很强的技能以及其与剧情的关系都为玩家津津乐道。不说没用的,这个角色真的很快乐!


💣玩好真的很爽,来康康时报君带来的攻略中的认知和基础思路吧,希望可以帮到各位小可爱~


攻略仅供参考。小伙伴们关于邦邦的玩法经验和思路都可以在下方交流,注意自己的语气不要引战开撕鸭[ok]祝各位稳定上分,匹配愉快!


感谢攻略组❤️@闻南有木兮 

忤鹿

菜鹿摸鱼了!

这小鹅蛋带着我上了四阶二,现在打不动了,太难了,但这个牌子我能吹好久嗝

菜鹿摸鱼了!

这小鹅蛋带着我上了四阶二,现在打不动了,太难了,但这个牌子我能吹好久嗝
结城雪音
non set 220捆单个m...

non set 220捆单个megu有人要🐴需要的私我 救救孩子

non set 220捆单个megu有人要🐴需要的私我 救救孩子

小泉萌香的ぶぶ SE大叔

日菜:姐姐生日快乐!!!

冰川八千代:惊吓.jpg

日菜:姐姐生日快乐!!!

冰川八千代:惊吓.jpg

TTTTTiamo

今日份的沙雕


顺便承包第一张伊莱牌的铁邦邦

今日份的沙雕



顺便承包第一张伊莱牌的铁邦邦

请腐女远离我,我不配接受你的安利

我又来辣眼睛了(x
p123分别是光天使,黑天鹅,三月兔(兔子✘拟人✓)
 
想搞一下cp的暖暖搭配cos,但害怕又有cp粉掐好坏热度什么的,所以还是决定做单人角色的暖暖cos,最后额外做一个认亲time(x
(我看不见疯狂cp粉我看不见疯狂cp粉bsisdvjwbsmad

我又来辣眼睛了(x
p123分别是光天使,黑天鹅,三月兔(兔子✘拟人✓)
 
想搞一下cp的暖暖搭配cos,但害怕又有cp粉掐好坏热度什么的,所以还是决定做单人角色的暖暖cos,最后额外做一个认亲time(x
(我看不见疯狂cp粉我看不见疯狂cp粉bsisdvjwbsma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