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邮差

73519浏览    738参与
名一qq今天虚洛走出北极圈了吗?
耶!我这个老玩家终于有金皮了

耶!我这个老玩家终于有金皮了

耶!我这个老玩家终于有金皮了

祭酒不祭天

【个人向】第一封信

*第一人称注意【天真浪漫维克多。】

*三十连抽了个寂寞的发泄产物【。】我用线索买还不行吗【。】

*庆祝一下自己明天才有维克多【。】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属于自己的信。

握住信纸的手微微颤抖,微微涨红的脸掩示不了因兴奋逐渐急促的呼吸。信纸仍残留着硝烟的气息,而书写的墨是由金石研磨。

这是一封来自烈火中的信件,来自地狱。

火漆的样式是某种蕨类植物,古老的植被是世界变迁的唯一见证者。在流动的火焰之上,土地孕育了生命,而他向我发出了邀请。

亲爱的葛兰兹先生:

  火焰无视绝对静止。它在此处燃起,亦会在此处熄灭。而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火的转换。一切将转为火,火又将转化为一切。亲爱的英...

*第一人称注意【天真浪漫维克多。】

*三十连抽了个寂寞的发泄产物【。】我用线索买还不行吗【。】

*庆祝一下自己明天才有维克多【。】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属于自己的信。

握住信纸的手微微颤抖,微微涨红的脸掩示不了因兴奋逐渐急促的呼吸。信纸仍残留着硝烟的气息,而书写的墨是由金石研磨。

这是一封来自烈火中的信件,来自地狱。

火漆的样式是某种蕨类植物,古老的植被是世界变迁的唯一见证者。在流动的火焰之上,土地孕育了生命,而他向我发出了邀请。

亲爱的葛兰兹先生:

  火焰无视绝对静止。它在此处燃起,亦会在此处熄灭。而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火的转换。一切将转为火,火又将转化为一切。亲爱的英雄先生,你已经意识到这点了。我将为你提供你所想要的一切,诚至等待你的到来。

我想,我无法拒绝它,

因为我从未如此确信,

文字中所体现出的无尽真挚。

城北想萘

由于感染的眼睛画的太憨批我擦掉然后忘了添上去,算了算了没眼睛总比憨憨好一点。

大概是?吸血鬼和狼人
奈布是被邮差抓到血族的(然后就不知道了)
另外就是邮差的初拥zen复杂啊我要吐了

由于感染的眼睛画的太憨批我擦掉然后忘了添上去,算了算了没眼睛总比憨憨好一点。

大概是?吸血鬼和狼人
奈布是被邮差抓到血族的(然后就不知道了)
另外就是邮差的初拥zen复杂啊我要吐了

淼君今天也很偷懒

画一些最近出的皮肤
原皮邮:好孩子不要玩魔典(?)

画一些最近出的皮肤
原皮邮:好孩子不要玩魔典(?)

月月
初擁 本來只是想隨便畫沒想到變...

初擁


本來只是想隨便畫沒想到變成這樣,越畫越起勁(?)
郵差好可愛!!!(大聲)
希望新賽季可以抽到他…(›´ω`‹ )
沒有抽到我也會買他的!!!(好)

要年末了,第五人格是我畫過最多同人的坑,
不知道到這張郵差我畫圖有沒有稍微進步了(›´ω`‹ )


初擁


本來只是想隨便畫沒想到變成這樣,越畫越起勁(?)
郵差好可愛!!!(大聲)
希望新賽季可以抽到他…(›´ω`‹ )
沒有抽到我也會買他的!!!(好)

要年末了,第五人格是我畫過最多同人的坑,
不知道到這張郵差我畫圖有沒有稍微進步了(›´ω`‹ )


沫言gg

气球中的麦麦头(bushi)
记录今日入水大队。俺摸得好丑。还记不住🐍
私心邮杂。

气球中的麦麦头(bushi)
记录今日入水大队。俺摸得好丑。还记不住🐍
私心邮杂。

开水很冷啊啊啊(抱紧孙儿不撒手,从此连败远离我)

✘未完成(桃子真好吃)
很明显这并不是我偷懒的借口( °◅° )

✘未完成(桃子真好吃)
很明显这并不是我偷懒的借口( °◅° )

阿伟没了

我好菜啊啊啊,可是我真的好喜欢金发弟弟组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好菜啊啊啊,可是我真的好喜欢金发弟弟组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杂左党东西吃吧

我觉得我连狗都不如

维克多只摸那只狗的头都不摸摸我的

圣诞节画个贺图

我觉得我连狗都不如

维克多只摸那只狗的头都不摸摸我的

圣诞节画个贺图

维C桔
给汤圆画的邮差_(&acute...

给汤圆画的邮差_(´ཀ`」 ∠)_

【最近应该都是练线稿了orz

给汤圆画的邮差_(´ཀ`」 ∠)_

【最近应该都是练线稿了orz

咸闲贤人\\\
背单词...(˶‾᷄ ⁻̫...

背单词...(˶‾᷄ ⁻̫ ‾᷅˵) 忍不住摸了个邮差

还有三天考试........ᶘ ᵒᴥᵒᶅ


背单词...(˶‾᷄ ⁻̫ ‾᷅˵) 忍不住摸了个邮差

还有三天考试........ᶘ ᵒᴥᵒᶅ

N君

【第五人格/邮差】视点所见


*邮差在贝克街活跃前提的AU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本人

以下正文
————

    维克多·葛兰兹经手过很多信,照片的信、橘核的信、丝带的信、还有最普通的夹着纸张的信。但他从没听说过血液写就的信,因为血液不便保存而用红墨水替代的也没有。他知道有包裹内装了耳朵,却不知道有人曾寄过半片肾脏。

    相对的,小说里确实出现过这样的家伙。他记得自己曾在《海滨杂志》上看过这样的故事。那篇连载以一位与事件无关的作家视角,描述了某个画家犯下的残忍凶案,穿插着大量对风土人情的描写,不知为何相当受人们欢迎。记得那个画家的名...


*邮差在贝克街活跃前提的AU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本人

以下正文
————

    维克多·葛兰兹经手过很多信,照片的信、橘核的信、丝带的信、还有最普通的夹着纸张的信。但他从没听说过血液写就的信,因为血液不便保存而用红墨水替代的也没有。他知道有包裹内装了耳朵,却不知道有人曾寄过半片肾脏。

    相对的,小说里确实出现过这样的家伙。他记得自己曾在《海滨杂志》上看过这样的故事。那篇连载以一位与事件无关的作家视角,描述了某个画家犯下的残忍凶案,穿插着大量对风土人情的描写,不知为何相当受人们欢迎。记得那个画家的名字叫华特·席格,而小说中的信件署名为……

    「开膛手杰克。」

    现在,有着相同名字的怪物正直钩钩地盯过来。他理应感到恐惧,就像对那些人类的视线一样,但他实际感受到的只有困惑。骨架披着人类的外衣,左手缠着刀刃,发出奇妙的声响,仿佛在说些什么。由于自己认识世界唯一的私家侦探,尸体什么的不是没有见过,可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葛兰兹的认知范畴。一具会说话、自称“杰克”的骨架?葛兰兹连这骷髅是怎么发声的都弄不清,只好将一切归于幻想。

    这确实是幻想,不是吗?

    提到1888年的犯罪,葛兰兹只能想起泰晤士河上的汽船追逐战,而那也只有少数人知情。或许伦敦城外发生过什么案件,那就不在他的知识范围内了。不论如何,1888年的白教堂一带并没有发生惨案,至少没有发生过那么猎奇的残杀。

    有什么东西在从幻想的领域侵蚀现实,眼前的骷髅就是铁证。那个东西流利地用人类的礼节向他致意,不知用什么器官发出宛若绅士的话语。脱离皮肉的骨架支撑着身体行动,却没发出骨节摩擦应有的碰撞声响。

    「华特·席格?」

    被叫出名字后,那东西的解释使人想起另一篇故事,《杰基尔博士与海德先生奇案》。葛兰兹印象中有评论家曾对两篇小说进行比较,也听别人提过剧院里正在上演改编自《杰基尔博士与海德先生奇案》的剧目,而那出戏剧在开膛手的故事里被反复提及。当那些融合在眼前,实体化为一个怪物时,葛兰兹心中唯有深深地迷惑。

    这个庄园是幻想的居所——不知何时,邮差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随后化为确信。

    这里正是、虚构与现实融合之地。

    “哈哈,我猜你口中的侦探住在贝克街221B——那栋现实中不存在的房子里。”

    现实还是虚构?就算只有零碎的记忆,开膛手也能确定自己所处为实。自己奋力夺取的人生纯属虚构——有谁会认同这种荒唐的结论?

    “你救的火是达塞彭泰恩大街的布里翁尼府第,还是汉姆沃斯山的乔利·格兰杰男生学校?看着火焰腾起,等一切尘埃落定后现身,再装模作样的高呼灭火。将自以为是的正义当做盾牌,看着宅邸付之一炬,这种做法何其虚伪!”

    开膛手对侦探的经历如数家珍,宛如他才是真实的一方。葛兰兹想起小说中的画家确实涉猎甚广——他使自己至少看似一名饱学之士。

    柯南·道尔——陌生的名字,不过就算被前军医用作笔名也不会令人诧异。葛兰兹见过那位医生几次,也知道他在整理私家侦探的事迹,纵使发表也没什么奇怪的。虽然那些经历从幻想人物的口中倾出已经足以被称为异常,但葛兰兹还是想于其中寻找一些能带来现实感的东西。被古怪的信件引诱,将自己寄往梦境世界的邮差——这一点也不好笑。

    “侦探的冒险中充满了虚构的毒药、编造的植物、扭曲的动物,如果这就是你所见的现实,实在是有够荒诞。混淆现实与幻想的家伙,庄园里倒是还有几位,你能与他们想必很合得来。”

    对话在向奇怪的方向进行。事实上葛兰兹对开膛手口中的故事并不熟悉,他只是偶尔兼职对某些事件进行探查,而且对他而言,街道外的地点不过是信封上的一段字符。但那位小说中习惯在各地游荡的怪人显然难以想象邮差的生活。

    「奥斯渥·席格…伊莉娜·亨利…艾伦·考柏登……」

    不是为了回应虚构人物的狂言,只是随口说出浮现在脑海中的名字,之后才记起那是对方的父亲、母亲与第一任妻子的名字。结果似乎相当有效,对方呼喊起令人费解的话语。葛兰兹知道那个小说人物精通多种语言,而他本人理所当然地不像名侦探那样擅长交流。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他唯有沉默不语。

    “不管怎样——欢迎来到庄园。”自称监管者的骨架强行结束对话。当然,邮差没有握住那只布满利刃的手。

————
end.

……对公募组的兴趣几乎全在笔误一般的细节上。

记得邮差原设里送信地点介于“汉克街”与“贝克街”之间。提到贝克街,就是福尔摩斯与贝克街小分队了。

福尔摩斯虽然与开膛手杰克同时代,两者却没有交集,或许可以视为证明其不存在的证据之一——虚构般的现实与似真的虚构……虽然后世将两者混合的作品为数不少。

薛洋
想要血剑来着,出了个邮差小哥哥...

想要血剑来着,出了个邮差小哥哥,有点伤(但是超好看!)

想要血剑来着,出了个邮差小哥哥,有点伤(但是超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