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邮画

22559浏览    259参与
w白里
没有艾格先生的话,这封信又要寄...

没有艾格先生的话,这封信又要寄给谁呢?

没有艾格先生的话,这封信又要寄给谁呢?

今天勘杂tag有粮了吗

脑洞(草稿流。懒得画)

脑洞(草稿流。懒得画)

祭酒不祭天

【邮画】寒渊溺亡【未完】

*我就想除个草( ͡°ᴥ ͡° ʋ)

*求求你们快搞初拥,他太香了15555

*是原皮【初拥】x小蛾子

“我做了一个梦,我溺死了街尾那只我常去喂食的小猫。”维克多低下头,手指交缠着,似是掐住了某人的脖颈,逐渐收紧。半晌才吐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息气:“它只有这么小,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坐在对面的青年停下了作画的手,偏着头从画板后探出,他看向依在树干旁的维克多,问道:“这是悲伤的情绪吗?”

落红是青年的华衣,金黄是他的饰品,但这些美好都不属于维克多,他只是靠在阴影中等待日落。

维克多没有抬起头对上艾格的视线,他只是闷闷的说道:“是的,你能感受...

*我就想除个草( ͡°ᴥ ͡° ʋ)

*求求你们快搞初拥,他太香了15555

*是原皮【初拥】x小蛾子

“我做了一个梦,我溺死了街尾那只我常去喂食的小猫。”维克多低下头,手指交缠着,似是掐住了某人的脖颈,逐渐收紧。半晌才吐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息气:“它只有这么小,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坐在对面的青年停下了作画的手,偏着头从画板后探出,他看向依在树干旁的维克多,问道:“这是悲伤的情绪吗?”

落红是青年的华衣,金黄是他的饰品,但这些美好都不属于维克多,他只是靠在阴影中等待日落。

维克多没有抬起头对上艾格的视线,他只是闷闷的说道:“是的,你能感受到什么吗?”

艾格把夹在画架上的画纸取下,递到那个坐在不远处的自称是个邮差的青年人眼前,混合着的难闻的颜料味迫使那人抬起头看自己的作品。原本空无一物的洁白上多添上了几笔色彩:“我能感受到水的流动和烛火的摇曳。”

“没有烛火。”维克多泄气似的垂下头,深吸一口气后才将画纸接过:“画得很好。”

艾格摇摇头把画纸抽回并把它撕成了一块一块的:“你知道我不是想听这个。”

“对不起。但我也只能给你这个。”维克多摆摆手:“时间不早了,我需要回去工作了。”

艾格从不保留不完美的作品,他赌气地作势要把碎纸向地上扔,但良好的修养及时的阻止了他。毕竟森林的主人不太乐得见土地上有多余的被消费者。艾格愤愤的把那些东西塞到维克多怀里,转身向森林深处走去:“回见。”

“回见。”维克多对他的背影小声说着,直到那抹艳丽的色彩被森林深处的荧荧磷光所淹没。

迷魅森林,树冠相互交插,不见天光。那位主人和他的栖息地一般,不喜见光,也不喜见人。青年人总是用古怪的面罩掩去他大半的容颜,像是外边的那些衣冠楚楚的疯子。

多尾凤蛾是贵小姐们钟爱的饰品。维克多默念着:“贵公子也是她们瞄准的对象。”落阳西斜,将温柔的红撒向枯黄的落叶。“再晚一点回去吧。”在日落之后。

羽诺

邮画邮
新的cp新的快乐╮(‵▽′)╭
原谅我背景废(着实不会画背景)

邮画邮
新的cp新的快乐╮(‵▽′)╭
原谅我背景废(着实不会画背景)

人间稞竺

“It's useless to say anything now. Break up when you are tired. It's good for everyone. I always thought you would tolerate me, but maybe I was sentimental. That's really sorry.”

啊什么擦肩而过心动啊,眼神交流杀啊都被画完了,那我画刀子好了。
(失智发言. jpg
本来只是想画艾格剪头发,结果越画越多?!最后还把维克多加上了???噢我一定疯了... ...

还有一件事:牙牙的歌好好听!!!

“It's useless to say anything now. Break up when you are tired. It's good for everyone. I always thought you would tolerate me, but maybe I was sentimental. That's really sorry.”

啊什么擦肩而过心动啊,眼神交流杀啊都被画完了,那我画刀子好了。
(失智发言. jpg
本来只是想画艾格剪头发,结果越画越多?!最后还把维克多加上了???噢我一定疯了... ...

还有一件事:牙牙的歌好好听!!!

人间稞竺

当你收到一份表白时,
你家长/亲友的反应。

当你收到一份表白时,
你家长/亲友的反应。

北极圈居民阿咎
突然高产ORZ应该会有后续而且...

突然高产ORZ
应该会有后续而且应该挺长的
如果我不鸽的话ORZ
草稿流快乐

突然高产ORZ
应该会有后续而且应该挺长的
如果我不鸽的话ORZ
草稿流快乐

究极生物璐咕咕

是邮画!(⁎⁍̴̛ᴗ⁍̴̛⁎)

他们真好wwwww

谢谢 @养老流木某 给的灵感!!

(分镜很屑)



是邮画!(⁎⁍̴̛ᴗ⁍̴̛⁎)

他们真好wwwww

谢谢 @养老流木某 给的灵感!!

(分镜很屑)





塩をまく

是邮画的稿ww

感谢金主爸爸!!!

是邮画的稿ww

感谢金主爸爸!!!

祭酒不祭天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DD
是那个三个词猜东西的游戏(ᴗ͈ˬᴗ͈)
看了留哲的文也想画点甜甜的东西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DD
是那个三个词猜东西的游戏(ᴗ͈ˬᴗ͈)
看了留哲的文也想画点甜甜的东西

人间稞竺

我!画完了!解放!!!(才怪
@归去来晶 劳斯的许愿(X
是给晶晶劳斯的除草(√
www你们没关注的快去关注晶晶劳斯啊!!!她超好(´-ω-`)
从第二张我勾完的线稿可以看出劳斯真的超级强啊呜呜,我开始勾线的时候真的都快要哭出来了,还有晶晶画眼睛好好看?!
呜呜呜我一上色就掉价,我疯了,要不我们重新蹲一个上色大佬吧(失智发言. jpg
邮画邮圈子的大佬们!请眼熟我!!
(画的时候真的一直感jio这个有点双向暗恋的味道???
感谢 @Jenny 小可爱提供的红教堂截图,♡爱你哟(* ̄︶ ̄*)

以下是我的瞎bb:
经历了七个小时的艰苦奋斗,对的,你没看错,就我这渣逼成品,也是画了很久的,一直画到凌...

我!画完了!解放!!!(才怪
@归去来晶 劳斯的许愿(X
是给晶晶劳斯的除草(√
www你们没关注的快去关注晶晶劳斯啊!!!她超好(´-ω-`)
从第二张我勾完的线稿可以看出劳斯真的超级强啊呜呜,我开始勾线的时候真的都快要哭出来了,还有晶晶画眼睛好好看?!
呜呜呜我一上色就掉价,我疯了,要不我们重新蹲一个上色大佬吧(失智发言. jpg
邮画邮圈子的大佬们!请眼熟我!!
(画的时候真的一直感jio这个有点双向暗恋的味道???
感谢 @Jenny 小可爱提供的红教堂截图,♡爱你哟(* ̄︶ ̄*)

以下是我的瞎bb:
经历了七个小时的艰苦奋斗,对的,你没看错,就我这渣逼成品,也是画了很久的,一直画到凌晨六点钟睡,然后早上快十点又醒了,就睡了四个小时,我现在还要去赶画,坚持下午画完吧,不能咕咕!

北城好大一鸽子

邮画邮党费【lof压图裁开来了我发过几次了真艰难】

邮画邮党费【lof压图裁开来了我发过几次了真艰难】

北极圈居民阿咎

爬墙爬墙,邮画真好吃_(:з」∠)_

爬墙爬墙,邮画真好吃_(:з」∠)_

人间稞竺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hope to have you by my side. Thank you for walking me out of this dark abyss. Thank you for showing me the light that symbolizes that hope again. I love you.”

咳,上个星期艾格活了的时候就想画了,结果硬生生被我懒到现在,画的不好,但是意境传达得到吧???,,Ծ^Ծ,,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hope to have you by my side. Thank you for walking me out of this dark abyss. Thank you for showing me the light that symbolizes that hope again. I love you.”

咳,上个星期艾格活了的时候就想画了,结果硬生生被我懒到现在,画的不好,但是意境传达得到吧???,,Ծ^Ծ,,

畱喆 留哲(写文修习中)

【邮画】玫瑰之躯(2)

#魔鬼维克多×人类艾格,有艾格家人涉及

#后续剧情有可能会有 血/腥场面、三观/不正、背德者 等等情节,入坑请谨慎

#把某只开水 @开水很冷啊啊啊 抓过来--

#如果可以的话请✓

.

“哥哥----哥哥----你在哪儿呢,哥哥----”

小小的金发女孩端着手中的蛋糕,流莺般婉转的嗓子中流出她的歌唱声。她从把呼唤哥哥的话编成歌曲这样的事儿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尽管知道艾格根本不会回应她----事实上艾格从不会理会她的呼唤,除非是大半夜她因为打雷害怕地去敲哥哥的房门。

“哥哥……?”艾格的房间门只虚掩着。玛佩尔好奇地用手指顶开一条缝,碧绿的眼睛透过门缝发觉了自己棕发的哥...

#魔鬼维克多×人类艾格,有艾格家人涉及

#后续剧情有可能会有 血/腥场面、三观/不正、背德者 等等情节,入坑请谨慎

#把某只开水 @开水很冷啊啊啊 抓过来--

#如果可以的话请✓

.

“哥哥----哥哥----你在哪儿呢,哥哥----”

小小的金发女孩端着手中的蛋糕,流莺般婉转的嗓子中流出她的歌唱声。她从把呼唤哥哥的话编成歌曲这样的事儿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尽管知道艾格根本不会回应她----事实上艾格从不会理会她的呼唤,除非是大半夜她因为打雷害怕地去敲哥哥的房门。

“哥哥……?”艾格的房间门只虚掩着。玛佩尔好奇地用手指顶开一条缝,碧绿的眼睛透过门缝发觉了自己棕发的哥哥正坐在一张软椅上,不时望一望打开的阳台。

哥哥这样会感冒的吧。玛佩尔打算推门进去,屋里的艾格突然便站了起来。

“教父?”

教父?小女孩迷惑地看着从夜色中的阳台上走进来的人。艾格什么时候有教父了?

“嗯,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待着?”那个人取下帽子和旅行斗篷,金色碎发下的脸庞上带着一些倦容。他张开双手浅浅地环抱了一下艾格:“我看到下面灯火通明。你为什么不想下去?”

“我讨厌宴会。”

“为什么?”金发年轻人疑惑地问道,“在别的地方,孩子都喜欢宴会。”

“以前父亲怕我碰到别人。”艾格掐了一把手臂,那儿的布片下本该藏着那些罪恶的花纹,“我也讨厌他们那个眼神……”

原来哥哥是这样讨厌宴会的。玛佩尔心想着。

金发年轻人沉默片刻,抬手摸摸艾格的发顶:“那今晚就早点睡吧。你想听睡前故事吗?”

玛佩尔看到哥哥的表情在刹那间变得极其复杂。我不需要睡前故事,玛佩尔,我大你五岁。她想起以前她邀请哥哥来自己房间听母亲讲睡前故事时哥哥的拒绝。

出乎意料的是,艾格顿了片刻后,同意了。

哎呀,有故事听。玛佩尔把自己往门缝那儿挤了挤----然后突然栽倒下去,门被她不小心推开了。屋里的两个人一齐看向她。艾格显得有些惊讶,那个金发年轻人则平静得多。

“玛佩尔,你跑上来做什么?”

“我给你拿蛋糕。”玛佩尔这才想起自己手上应该还有一块蛋糕,那块蛋糕已经可怜地在地上摔成了一团蛋糕泥,“唉我的蛋糕……”女孩瘪着嘴,满脸委屈。

“一块蛋糕啊。”金发年轻人眨眨眼,对孩子摔碎蛋糕就会闹脾气这事不解又不耐。他让玛佩尔到自己身边来,然后伸手在旁边桌子上拍了一下,两块远比刚才玛佩尔端来的那块更精致的蛋糕就这么出现在了桌子上。

“我该怎么称呼您?精灵先生吗?”早就忘了自己来找艾格的目的的玛佩尔好奇地问道。一边的艾格也矜持地显出了几分好奇的神色。

“……”金发年轻人沉眉思索,好像很难回答的样子,“就,喊我维克多吧,玛佩尔小姐。”

品尝完美味蛋糕的艾格和玛佩尔被维克多哄到艾格床上去听睡前故事。玛佩尔得到哥哥无奈的允许后抱了另一床被子来,把两团被子暖烘烘地挨在一块儿,露张小脸在外面期待着故事。

维克多反复张嘴闭嘴,寻思着如何讲出一个能哄孩子睡觉的故事。末了,他拍拍手,鬼火并着精灵飞了进来。体态轻盈的精灵绕着两个孩子优雅地行礼,随后躬身向维克多请示。

“讲一个关于恶魔的故事吧。”

“讲----一个关于恶魔的故事。”精灵们唱歌似地重复着。他们一哄而散,徒留鬼火幽幽燃烧。维克多手臂轻摆,房间中的灯便熄灭了。

“故事开始在地狱。”

几缕光芒拖着长长的尾巴穿过漆黑的房间,爆炸开来形成了一个梦幻般的场景。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疾飞过面目不清的身影。恶魔们呻吟咆哮,魔鬼们窃窃私语,堕天使们展开翅膀冲出火焰,几乎碰到艾格和玛佩尔的鼻尖。她惊地“啊”了一声,堕天使们发出得意狂笑。

“有那么一个恶魔……”

几个年轻恶魔在人类忏悔室外低语,听着其中人类哀鸣。几个恶魔被挑选出来,其余恶魔化为一串火星,继而构成沙漠般的空地。被选中的恶魔起初结伴而行,随后逐渐分散,寻找通往人界的出口。空地汲取走他们的能量,让许多恶魔都被重新驱逐回地狱。唯有那么一个年轻恶魔幸运地找到了出口,火焰变得柔和,化为温和荧光,其中诞生一个天使模样的影子,就把守在出口处。

“天使不忠,与恶魔立下赌约……”

精灵们低低吟唱着,赌约内容模糊不清。两个孩子竖起耳朵,也只听到零散几句“人类日趋松散,文化带来毁灭”“爱灼烧恶魔,爱拯救灵魂”“以此立下赌约,一年后见分晓”。

艾格侧头看了看他的教父,发觉后者凝视着那些载歌载舞的精灵,目光中满是回忆。

“恶魔来到人界,降下无数灾难。”

天使把那个幸运的恶魔拉了出去,那个恶魔又带出了更多恶魔。那些身影为祸人间,地狱之火在人界也能熊熊燃烧。那个被选中的恶魔独立于所有恶魔,默默站在旁边旁观一切。一个幼小的身影在他身侧形成,随后砰然化为玫瑰花瓣消散在掀起的战火中。天使与恶魔开战,最初的恶魔却消失无踪。

“恶魔被赶回地狱,赌约结局不明。”

精灵们吟咏着长长的歌曲,柔软轻巧的精灵语发出安神催眠的睡曲。玛佩尔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揪着哥哥的衣服慢慢缩进了被窝中。艾格给她塞了一个枕头,自己也被塞了一个。维克多坐在他身边,眸子在黑暗中亮起淡淡金芒。

“就到这儿吧。”他说。精灵们得令停下,悄无声息地落在被子上。艾格可以看见他们好奇打量自己的神情。他忍不住伸手抓了一只金色的在手里,那精灵疑惑地看看他,再看看维克多,用精灵语嘀嘀咕咕地与他交流着。维克多对此也用精灵语回应。

“教父?”

“嗯。”维克多点点那只精灵的脑袋,其他精灵都露出羡慕的神色来,“他是你的了。”

“我听不懂精灵语,他会说人类的语言吗?”

“只有唱歌的时候才行,不过除非他们愿意,不然他们不会唱歌。”维克多说,“小精灵和真正的精灵不同,他们会的实在不多。”

“那?”

他的教父沉默了片刻,抬手扶着男孩的后脑勺:“做好准备。”他低头,两人额头碰额头。

胡乱蹦跳的精灵文字在森林中的每一棵树上打滚,风过树叶带来的不仅有风声,还有精灵们随之歌唱的声音。男孩听到一个轻缓的歌声,哼唱着歌词不明的曲子,曲中只有空洞和迷茫----他的教父原来唱歌也很好听。

大量的信息涌入让男孩疲倦到睁不开眼。他昏昏沉沉地拽住教父的衣袖,尝试性地用精灵语发出了一个疑问:“这样吗,教父?”

“做得很好。”维克多顿了顿,“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

“我可以把他挂在圣诞树上?”

金发的小精灵不满地抱住艾格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发出一串抗议。

“他好像在反对,不过,随你。”维克多说,“你今年会跟着去教堂参加圣诞弥撒。我对你有一个要求:不要回应任何生物的搭话,除非你确定他们是纯粹的人类。”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可以。有几个不该出现在这儿的家伙好像来到了这片地方,我无法在平安夜保证你的安全。……现在,给你的精灵取个名字,然后睡觉。”

“名字?”

“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和血液一样重要。”

艾格把小精灵拎在手里,拿到面前。

金发、精灵、很有精灵风格的橘色衣服、没有翅膀但能飞。

“威克,你叫威克。”

艾格注意到维克多在那一刹那间脸上闪过复杂神情。男孩忍不住偷笑。

威克,维克多,vic ,victor ……

确实有私心。

坏男孩。艾格从维克多眼中读出了这样的谴责。

“睡吧。”维克多摸摸男孩的头顶。男孩软软地陷入了被窝中,与他的妹妹挨在一块。屋中的灯光乍然熄灭,狂风关上了阳台门,带走了屋里金发的身影。

“……还真是狡猾。”在屋顶偷听的身影无奈地耸肩,“杰克,你要怎么办?这孩子肯定不会理你了。”

“今年而已。我没兴趣用魔法迫使一个孩子屈服。我们的时间可比一个孩子多得多。”另一个人站起来,在月光下展开他巨大的翅膀,“不如趁现在去把另一件事做了。”

两位不速之客张开他们的翅膀,扑入了无边夜色中。

------

一些闲话:姊妹篇是恶魔日记,两篇同时看的话小心被剧透一脸x

这周借了 浮士德 回来看,还没看完,目前沿用了其中魔鬼能使唤小精灵的设定,以及精灵的唱曲中的梗后文会解释,看 浮士德 应该也能明白梗x

以及,维克多是魔鬼,魔鬼是能使唤恶魔的,地位要高一些。我前文有误,我会尽快修改过来的x

看过1348那一篇的大概能知道为什么维克多不肯在平安夜时出现x(醒醒那篇有几个人看过啊喂)

正剧剧情还没设定完我已经开始嗨车的情节了……(被拖走)(没错目前确定了后文有车x)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畱喆 留哲(写文修习中)

【邮画】coffee morning(7)

#半自由杀手维克多×前黑帮成员现寻豆师的艾格,有玛佩尔和夏佐出场(玛佩尔是亲妈设定中妹妹的名字)

#涉及到 咖啡、帮派、冷热兵器 的话题请不要认真

#如果可以的话请✓

.

在维克多的字典里,“坦诚”和“暴露”是分不开的。

“所以艺术系大学生是怎么回事?”

“街边小广告随便办的假身份证。”艾格耸肩,“你是怎么回事?‘在女朋友家过夜未遂于是出来杀个人发泄发泄’?”

“我没有女朋友……”

“男朋友也没问题。”

“……那我在你家过夜算什么?”

“叫包养。”

维克多哽住了。

“你是艾格?”

“如假包换。如果不是任务完成得这么轻松我不会理你,这个解释满意了?----血腥味太冲了,那个医生真的给你包扎好...

#半自由杀手维克多×前黑帮成员现寻豆师的艾格,有玛佩尔和夏佐出场(玛佩尔是亲妈设定中妹妹的名字)

#涉及到 咖啡、帮派、冷热兵器 的话题请不要认真

#如果可以的话请✓

.

在维克多的字典里,“坦诚”和“暴露”是分不开的。

“所以艺术系大学生是怎么回事?”

“街边小广告随便办的假身份证。”艾格耸肩,“你是怎么回事?‘在女朋友家过夜未遂于是出来杀个人发泄发泄’?”

“我没有女朋友……”

“男朋友也没问题。”

“……那我在你家过夜算什么?”

“叫包养。”

维克多哽住了。

“你是艾格?”

“如假包换。如果不是任务完成得这么轻松我不会理你,这个解释满意了?----血腥味太冲了,那个医生真的给你包扎好了?”艾格瞥一眼维克多的肩膀。先前维克多请艾格把自己放到伊索诊所在的街区下车,没想到艾格竟然提出可以等他再把他一并捎上。

“你想知道什么?”维克多绕开了话题。只有艾格这种对味道特别敏感的人才会觉得药味还没血腥味大,所以他实在没必要跟他争论伊索的医术问题。

“em……”艾格反而沉默了。棕发先生平视着前方的道路,无数问题滚过唇边,最终他选择了一个他目前最关心的:“你现在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自由杀手,”想了想,维克多补上一句,“不是雇佣兵。”

艾格“啧”了一声,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记仇鬼。”

“我也有一个问题:你的腿真的没问题吗?”

艾格狠狠踩了两脚刹车,维克多稳稳地坐在座位上丝毫没有如艾格所料那般一头撞到前挡板上,倒是艾格自己手差点滑了:“我腿受伤了也不妨碍我踩刹车,还担心吗?”

维克多摇摇头。

“我一直有个猜想……在那家咖啡店里你找上我时,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大致是知道的。”艾格答道,“不过我不知道你还认不认得我,所以我懒得跟你挑开讲。”

“所以后来都是在试探我吗:在不确定我安全的情况下雇佣我、写了夏佐和玛佩尔名字的名单、提起金毛的话题、让我学会节外生枝、让我给玛佩尔寄东西、在飞机上确定我的安全性和你最后给我的巧克力?”

车停在了红灯口。艾格别过头来,窗外的橙色灯光给他勾起的唇角上添上几抹莫名的诱惑:“多久猜到的?”

“……你提到金毛的话题和给我那张名单的那天。那些暗杀和突袭都是真的,名单也是真的。你确实受到了很大的人身威胁,于是我就没有问你,因为我确信你有足够的理由不告诉我,或者说隔了十年,你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我。”

“真是信任我啊。”艾格挑眉诧异地笑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只是担心你不认识我才不想告诉你的呢?”

“我提到鸟儿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认识你了……”维克多辩解道。他没敢把他一开始忘记了艾格姓氏的事说出来,艾格最大可能是把这事儿日后拿出来长期嘲笑他的记性。

“闭嘴,你敢再说一次鸟儿这个话题我就把你扔下车。”绿灯了,艾格一脚油门踩了下去,维克多怀疑明天艾格会遭罚单。

“艾格,究竟是什么让你一直不能信任我?”

艾格在这个问题上再一次沉默了。挡风玻璃上折射来的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光暗分明的横线。

“非要解释的话……”艾格就像在咀嚼这句话一样,“为了该死的立场问题和利益原则。

“我逃离Gangster后玛佩尔就是唯一的首领了,我不可能放心我的妹妹独立地坐在那个位置上,于是虽然我是Gangster中闻名的叛徒,但我还是回收了部分Gangster的资源,然后用寻豆师身份当挡箭牌,帮玛佩尔收集了情报再通过我手下的人传回去。玛佩尔知道我在做什么,她----女人的担心,哪怕当了首领也不例外----想要一个真正能确保我安全的人,于是她想起了你。很可惜,她调查到你不像你十年前告诉我们的那样是个自由杀手,你有从属的帮派,那个帮派恰好和Gangster关系紧张。



艾格回忆起妹妹登门拜访的那天。他本来无忧无虑的金发乖女孩儿打扮得成熟老土,将自己假扮成那种小地方来的大学生。夏佐陪伴在她身侧,同样打扮得老土,表情中满是无奈----也就只有夏佐会任着玛佩尔把他打扮成那种样子了。

玛佩尔用一篮子水果询问了哥哥的健康安全和他对这事的看法。对此艾格看上去满不在乎:“从小就骗我们?那他还是可以。”

“这事儿不是闹着玩儿。”玛佩尔严肃地警告哥哥。

“从你告诉我这事开始,我就在闹着玩了。”艾格看上去依旧不在乎。

小时候艾格把玛佩尔保护得多好,长大后他就能把妹妹怼得多呛。玛佩尔半是愤愤半是无奈地瞪了哥哥一眼,夏佐适时插话暂时转移了兄妹开玩笑似的赌气。

艾格把思绪收回来。好吧,他其实对这事还是上心了。

“我确实是自由杀手。”维克多开口道,“我的师傅是帮派成员,但我不是。帮派与我只是长期雇佣关系。”

“那也不能保证你是安全的。”

“你什么时候确定我是安全的?在飞机上你没吃我给你的糖……”

“下飞机后。你提出不会接任何伤害我的任务时----我看得出来你是很认真的在承诺。对了,你糖品还算过关,巧克力不错。”

“谢谢。那我住进你家这个事儿是你安排的吗?”

“不,这完全是意外……或者说诡异。”艾格若有所思地说着,“等等……”

维克多看着本该减速的艾格平稳地开车驶过他们住的小楼。车子转过一个拐角后停了下来。

“你看清楚刚刚的东西了吗?”

维克多的视力比艾格不知道好了多少。他点头,语气凝重:“一楼客厅灯亮着,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房东太太,另一个是男子,一米八。小楼门外有人东张西望,是在放哨。”

“客厅里还有别人啊。”艾格蹙眉思索着,他刚刚只是因为看到那个东张西望的家伙才选择不停下的,“像是威胁吗?”

“不像,像是在聊天。”

艾格看了一眼车载时间,凌晨一点。

“他们认得你的车吗?”

“不可能认得。我借我朋友的车,这车是他买来收藏的。”

“收藏?”

“他说他男朋友喜欢这车型。”艾格面无表情地咽下了自己的吐槽。这车在他看来真的难开,今晚没给他撞烂算他好运。

贵圈真乱。维克多同样习惯性地咽下了自己的吐槽。

“那么接下来?”

“当然是走回去了。”艾格打开后备箱,黑底的后备箱中放着他的日常衣物和几瓶酒,“既然背着我密谋那就有打断的必要了。喂,如果你和朋友约酒吧时看到你的室友喝醉倒在那儿,你应该知道对一个腿伤酒鬼该怎么做吧?”

两人站到了被黑夜笼罩的街道上。艾格似笑非笑的神情在路灯下添上几分狡黠神色。维克多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着----感觉真的像喝了酒一样。

“当然。”

-------

一些闲话:这篇我重写了起码有三遍吧……最后想了想还是让他俩摊牌比较好

Gangster在英语中的意思是黑帮,名字随便编.jpg

幼时回忆在后续中会有。以及这篇文中艾格和维克多年龄都是25+,真的只是看起来嫩而已……(指指点点某艺术大学生艾格)

终于摊牌了,终于可以搞大事了(笑容逐渐魔鬼)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桐子雨

【邮画】真实的校园(2)

-没错我真的没忘这个坑


我,维克多·葛兰兹,从小就不爱与人交往,更别提大庭广众之下发言了。所以,虽然积分只有1000,面临着吃不上饭的危机,但第一节课还剩五分钟就下课了,我都没举手回答过一个问题。

那位抽到了最高积分的同学也没有回答问题,一整节课都单手托腮看着黑板,空白的笔记本摊开在桌上,铅笔放在旁边。过了一会儿,他拿起笔来,开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我有些好奇,把头稍稍往他那边偏了一点。他的座位在我的右前方,桌子挨着我的前桌,所以我能很轻易地看到他本子上的东西。他握着笔,在纸上勾勒着一个文具盒的形状。他竟然……上课画素描?

“喂,看什么呢?”我同桌拿胳膊肘碰了我一下,...

-没错我真的没忘这个坑


我,维克多·葛兰兹,从小就不爱与人交往,更别提大庭广众之下发言了。所以,虽然积分只有1000,面临着吃不上饭的危机,但第一节课还剩五分钟就下课了,我都没举手回答过一个问题。

那位抽到了最高积分的同学也没有回答问题,一整节课都单手托腮看着黑板,空白的笔记本摊开在桌上,铅笔放在旁边。过了一会儿,他拿起笔来,开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我有些好奇,把头稍稍往他那边偏了一点。他的座位在我的右前方,桌子挨着我的前桌,所以我能很轻易地看到他本子上的东西。他握着笔,在纸上勾勒着一个文具盒的形状。他竟然……上课画素描?

“喂,看什么呢?”我同桌拿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我浑身一颤,好像惊弓之鸟一样,连忙把头转回来。

“你初始积分是最低吧?再不好好听讲倒扣积分怎么办?”他带着些责怪的语气对我说。我也有点惭愧,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别人影响。我把目光投向黑板,决心好好听课。

但过了没一会儿,我又忍不住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了。他笔下的文具盒已经有了雏形,看得出是练过的。

人家不听课好歹还能练习点别的,我不听课却只能盯着人家走神。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想道。

这就是差距啊……我边感叹边又把头转了回来。杰克老师课也差不多讲完了,正在布置作业。

“……大家把练习册上这一课全部写完,这就是作业,好,下课。”杰克老师说完就拿起书走了,教室里立刻喧闹起来。我旁边一堆同学大声地抱怨着老师讲的太快,自己跟不上。右前方的几个同学却很淡定地收拾着东西,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做起了作业。他把笔放下,起身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心里起了种莫名的紧张感,他人还没走过来我手心里就全是汗了。

“你叫什么?”他在我面前停住,开口道。他的语气里带着天然的高傲,像是在使唤家里的仆人。

“维……维克多·葛兰兹。”我回答道,因为过于紧张有些结巴。

“你笔记记了吗?”他问道。

“记了。”我说。

“借我抄。”他很干脆地说。

“你为什么不自己记?”我脱口而出。

“你……你借我一下怎么了?”他听我这样说,愣了一下,显然这不在他的预期内,但很快又反驳道。

“为什么一定要我借?”我自己也不明白我自己怎么想的,也顶了回去。

“你……!”他似乎是没话说了,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走了,嘴里还小声念叨着什么。

“你说话干嘛那么冲啊,惹他生气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旁边一位抱着本红色封皮的课外书的同学小声说道。

“就是啊,艾格真不是咱们惹得起的,听说他家特别有钱,想让你上不成学跟玩儿似的!”另一位戴眼镜、长着雀斑的同学也说。

“他那样对你确实不对,但你……”我同桌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收拾自己东西去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才刚开学第一天,就和别人发生了矛盾,还是和全班目前积分第一的人,这个人家里还有让我上不成学的财力,并且明显是个任性的大少爷,以后绝对会针对我的那种。

我这情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