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邯郸

12977浏览    14068参与
源味小仙女

我的阿桑啊,那么好的阿桑,却承受了本不该他承受的。他也想在哥哥的臂弯下当一辈子的废柴啊!

我的阿桑啊,那么好的阿桑,却承受了本不该他承受的。他也想在哥哥的臂弯下当一辈子的废柴啊!

恋蝶

记雨

玉珠打青萝

微微雨渐落

冷风不及路

夜幕压星河

玉珠打青萝

微微雨渐落

冷风不及路

夜幕压星河


广阔乐园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广阔乐园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圆融609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圆融609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圆融609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Sms微尘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一休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一休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妙观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10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9

 

东方夜谭(九)

 

媒婆说媒。

对男言女“乌黑的头发没有麻子”。

对女言男“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男女见面,女为秃顶,满脸麻子。男为残疾,独臂英豪。

媒婆撮合,见面生情,各自量力,将就成婚。

笔者点评:

似是而非,并非全非。

朴素的真理——东方夜谭10

 

东方夜谭(十)

 

司机问僧:“师父,僧人吃肉吗?”

答“一切众生,过去世中,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何况,吃他半斤,还他八两!即使不还,又何忍心?”

问:“没人看见,也不吃肉?”

僧反问:“您开车,系安全带吗?”

答“保障生命安全,必须系的。”

再问:“没警察时,系安全带吗?”

笔者评点:

和尚真好玩!


自由自在

朴素的真理一东方夜谭8



东方夜谭(八)

二岁的小僧法了踩了三岁的小僧法扬。

法扬微笑:您应该对我说声:“对不起。”

法了微笑:“没关系!”

法扬再笑:不是,您应该对我说声“对不起。”

法了再笑:“没关系”。

如是者三。

法扬色变:“哎呀,您不懂,算了。”

法了依旧微笑:“哎呀,真的,没关系!”

笔者评点:

天真难买!



 

东方夜谭(八)

 

二岁的小僧法了踩了三岁的小僧法扬。

法扬微笑:您应该对我说声:“对不起。”

法了微笑:“没关系!”

法扬再笑:不是,您应该对我说声“对不起。”

法了再笑:“没关系”。

如是者三。

法扬色变:“哎呀,您不懂,算了。”

法了依旧微笑:“哎呀,真的,没关系!”

笔者评点:

天真难买!


镜月璃qw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萌新手写,凑和看吧Orz)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萌新手写,凑和看吧Orz)

源味小仙女

本文cp为曦桑,忘羡

“魏兄,我们这样不好吧,万一他们突然回来了,我们可就惨了!”聂怀桑一脸担忧,边躲避着身边的女人边不无担忧的对魏无羡说。(没错滴,我们作死的桑桑和羡羡就是在青楼)“哎呀,怕什么,这次我可是一切都打听好了,他们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魏无羡气哼哼地说。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这天,云深不知处来了个不寻常的女子。怎么个不寻常法呢?原来啊,她是蓝曦臣夜猎中救得一名女子,她一进门便说是来报恩的要留在云深不知处,本来蓝曦臣是不同意的,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后来蓝曦臣不仅让她留了下来,还笑的那叫个春风灿烂,连聂怀桑都忽略了。这不,那女子终于要回去了,蓝曦臣说怕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便硬是拉着蓝

本文cp为曦桑,忘羡

“魏兄,我们这样不好吧,万一他们突然回来了,我们可就惨了!”聂怀桑一脸担忧,边躲避着身边的女人边不无担忧的对魏无羡说。(没错滴,我们作死的桑桑和羡羡就是在青楼)“哎呀,怕什么,这次我可是一切都打听好了,他们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魏无羡气哼哼地说。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这天,云深不知处来了个不寻常的女子。怎么个不寻常法呢?原来啊,她是蓝曦臣夜猎中救得一名女子,她一进门便说是来报恩的要留在云深不知处,本来蓝曦臣是不同意的,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后来蓝曦臣不仅让她留了下来,还笑的那叫个春风灿烂,连聂怀桑都忽略了。这不,那女子终于要回去了,蓝曦臣说怕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便硬是拉着蓝忘机一起送她了。

“就是,凭什么他们就能拈花惹草,我们就不能。”聂怀桑一想起这件事就生气“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当初说什么一辈子宠着我,永远不会对我不好的,大猪蹄子。”聂怀桑边说眼泪边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对,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什么问灵十三年,三十三道戒鞭,全都是骗人的,骗子,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对,不醉不归!”

蓝曦臣和蓝忘机到的时候聂怀桑和魏无羡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两兄弟的脸一个比一个黑,一人扛起一个回了云深不知处,他们之所以去送那名女子只不过是因为她同意给他们孕灵丹(我随便起的哈)本来想给聂怀桑和魏无羡一个惊喜,现在他们可真是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啊!

事后,据某位不知名的蓝家子弟报道:自从那天以后,他们宗主夫人和蓝二夫人一个月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


二龙
没条件,只好拿假鞋练手!

没条件,只好拿假鞋练手!

没条件,只好拿假鞋练手!

冰秋

忆(二)

嗨!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不知道第一次写文写得好不好,还望大家多多关照ꈍ◡ꈍ


继续去上一次的文

沈垣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五年,每一天都很开心,可好景不长,在他五岁的时候,南疆魔族叛乱,许多南疆的魔物,都来到人家大肆抢劫杀人。

      虽然修真界苍穹山都派来了许多修士,但都毫无起作用。

       这天晚上沈垣和阿娘正在照顾发烧的沈九,也就是沈垣的哥哥,突然外面开始变得吵闹,阿娘听见后害怕得发抖,她慌忙地把沈垣和沈九抱起来并放到稻草堆中,把稻草盖上亲了亲沈垣,并且对沈垣说“阿垣好好照顾...

嗨!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不知道第一次写文写得好不好,还望大家多多关照ꈍ◡ꈍ


继续去上一次的文

沈垣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五年,每一天都很开心,可好景不长,在他五岁的时候,南疆魔族叛乱,许多南疆的魔物,都来到人家大肆抢劫杀人。

      虽然修真界苍穹山都派来了许多修士,但都毫无起作用。

       这天晚上沈垣和阿娘正在照顾发烧的沈九,也就是沈垣的哥哥,突然外面开始变得吵闹,阿娘听见后害怕得发抖,她慌忙地把沈垣和沈九抱起来并放到稻草堆中,把稻草盖上亲了亲沈垣,并且对沈垣说“阿垣好好照顾哥哥知道吗啊,阿娘出去一下千万不要出来,要等阿娘回来好不好?”沈垣点了点头问道,“阿娘你要去哪?”“阿娘去办点事,千万不要出来”说完,娘亲便跑了出去,可她刚出门,一个魔将冲进了屋子,且把刀举了起来,又猛地下去,只听“啊--”的一声,随机有许多血喷了出来,沈恒指看见了那个影子倒了下去,沈恒怕发出声音,用手捂住了嘴,无声的流出了眼泪。他唯一的娘亲死了,在他的心中有无数的回声在不停地呐喊,“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的,娘亲这么好她不会死的,不会不会。”可他怎么想都晚了,因为他的娘亲真的真的已经不在了。

         过了一阵子有一位魔族的人走了进来,那人走了进来踢了一下阿娘的尸体很是嫌弃,带他走到沈垣所藏的稻草附近用手拔了吧,眼看,马上就要来到沈恒的面前,沈垣看了看旁边的哥哥又想起阿娘的遗嘱“你要好好照顾哥哥知道吗?”沈恒亲了亲沈九的额头说道“哥哥你要等着阿垣哦”说完他天真地笑了笑,只是对沈九笑而已,待他转过头后就回到了那个下定决心的孩子,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

       “喂那孩子站住”而沈垣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一直发了疯似的往前奔跑,后面的追喊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当他正慌乱一团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

“为那孩子呢?”

“我知道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应该都死了吧。”

“哈哈哈那就行,杀了这么多真痛快走喝酒去。”

“走啦走啦!”

         沈垣本来是要跑开的,可是没有看清路,脚一滑就掉进了一个特别大的坑里面,不过幸运的是他掉到了一棵树上,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从树下下来,当他从树下下来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回到他的家。

         当她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发现那个曾经繁荣的大街如今已不复存在,在大街上现在已堆满了白骨,到他跑到家时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也无心管的上这些,当他来到那块儿稻草发现哥哥已经不见了,不过在稻草里没有发现任何魔力,应该不是魔族,想到这里沈恒笑了笑,不是魔族,那就证明着哥哥还活着太好了,哥哥没事,哥哥没事。

        刚放下来心了的时候又被这一空谷似的回声吓得不轻“宿主大大今日可好。”

         “我靠系统,你要死啊?”

         “系统无实体死不了。”

          “你好,你行,对了,哥哥怎么样?”

         “贵方的亲人已经没事了,不过还请贵方做好准备。”

          “啊,什么?啊--”

          等沈垣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客栈里,不过按环境来看这里是村庄里最贵的客栈,应该是文雅之人所会去的地方,不过自己怎么会在这这满身草药的屋子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伤又是怎么回事?系统你要死啊?

         “系统正在维修中,请勿打扰。”

         沈垣对着差号点了两下,心想这到底是哪里?是突然有一个人闯进了他的视线,那人跑了过来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腿还疼吗?”沈垣定了定神才看清那人的相貌,直见那人穿身穿白衣,再加上那白嫩的皮肤迁细的身姿,若不是看见他脖子上的喉结,差点就让沈恒以为他是个女孩子了。

        “你是谁呀姐姐?”沈红刚发觉自己说出来的话后差点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那人听到沈垣说的话之后差点跌倒,说到“喂小弟弟看清点我是男孩儿。”

       “哦,对不起,我刚出来,哎,不对,不对,我早就看出来了啊,不对不对。”沈垣在这边都快羞死了,心里正想着这次丢脸丢大了,但又听到那人的笑声,不由得又抬起头来。

        那人竟然沈垣抬起头来便干咳了几声,说道“你好,我叫木清芳,乃是苍穹山千草峰坐下的大徒弟,你呢?”“我我叫沈垣。”沈垣慢吞吞的答道。

         “哦,原来你叫沈垣啊,你的名字真好,垣字可是有保护之意的呢。”木清芳说道“那既然你的名字是这样的话,你有什么要保护的人吗?”

         “有,有的我要保护哥哥。”沈垣答道。

          “哥哥你还有哥哥啊,可你哥哥呢?当时我只看到你一个人呐。”木清芳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我和哥哥走散了。”沈垣低下了头。

         “那既然这样,你跟我走吧。”

         “为什么?”

         “你先跟我去苍穹山,然后去找你哥哥,难道不好吗?”

         “不好,做弟弟的把哥哥弄丢了,然后自己去享福,这还有道理吗?”沈垣斩钉截铁的说道。他说完后屋子里一片寂静,显然刚才沈垣所说的话吓到木清芳了。

          “那个你没事吧?我,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沈垣反应过来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的。”木清芳被刚才沈垣那么一说,差点没反应过来,心里正想着总觉得他比自己大,可明明自己比他大呀,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

       刚从自己思维走出来的木青芳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好了,我不能多待,不然师傅该担心了,好了,你可以在这里多住一晚,明早再走,我给你留一些钱,才等到你找到哥哥的时候,记得要来千草峰找我哦,好了,再见。”“嗯,再见。”

       等到木清芳走后,沈垣开始思考以后要做的事情。

     费用我母亲方给的钱买一些乐器,好在自己在寝室的时候学过了一些,反正自己还小,做的不好,应该也有人谅解的,然后开始慢慢套路系统一直找到哥哥的位置,在一路打听找到哥哥一直保护他直到大结局。

        最后弄清思路的沈垣就关灯睡觉了。



       那个啥我给你们说一下,我以后要发文的话的规律。因为我是一个学生党,所以每两个星期会给你们更新两章,记住是两个星期以后才会给你们发两章哦,我每个晚上会给你们发一章。行了,就这样,下两个星期再见。Goodbye


二龙
画了一张自己超喜欢的两个男二,...

画了一张自己超喜欢的两个男二,你们心目中最帅的男二还有谁?

画了一张自己超喜欢的两个男二,你们心目中最帅的男二还有谁?

我的写作漫谈
河北峰峰本土作家朱世良话说《我...

河北峰峰本土作家朱世良话说《我的写作漫谈》_手机搜狐网@QQ浏览器 https://m.sohu.com/a/353773757_120045806?spm=smwp.media.fd-s.1.1573867556899hq93q8j

河北峰峰本土作家朱世良话说《我的写作漫谈》_手机搜狐网@QQ浏览器 https://m.sohu.com/a/353773757_120045806?spm=smwp.media.fd-s.1.1573867556899hq93q8j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