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邵群

28591浏览    240参与
祁苡

辛邵·执手




·赵锦辛×邵群向


·不拆官配


·不喜勿入


“哥,就等你了。”

邵群刚停下车,便看见赵锦辛在不远处,靠着车,修长手指夹了根忽明忽暗的烟,桃花眼看向他的时候如同弯弯月牙。

邵群走过去,还未及靠近,赵锦辛抬手,而后灰白色烟雾从唇瓣间吐出,模糊了原本分明的棱角。

“一身烟味就去参加宴会?”邵群挑眉问他。

赵锦辛无所谓地笑笑,像是个叛逆孩童,抬手又饱饱吸了一口烟后,径直凑身来吻面前人。

烟味在双唇相触的缝隙中弥漫开来。

极其用力的一个吻,等到呼吸错乱着分开时,不知道是谁红了唇瓣。

“不是多么重要的宴会,”赵锦辛随手将手里烟扔到地上,鞋跟踩...





·赵锦辛×邵群向


·不拆官配


·不喜勿入






“哥,就等你了。”

邵群刚停下车,便看见赵锦辛在不远处,靠着车,修长手指夹了根忽明忽暗的烟,桃花眼看向他的时候如同弯弯月牙。

邵群走过去,还未及靠近,赵锦辛抬手,而后灰白色烟雾从唇瓣间吐出,模糊了原本分明的棱角。

“一身烟味就去参加宴会?”邵群挑眉问他。

赵锦辛无所谓地笑笑,像是个叛逆孩童,抬手又饱饱吸了一口烟后,径直凑身来吻面前人。

烟味在双唇相触的缝隙中弥漫开来。

极其用力的一个吻,等到呼吸错乱着分开时,不知道是谁红了唇瓣。

“不是多么重要的宴会,”赵锦辛随手将手里烟扔到地上,鞋跟踩灭了火星,“哥,你也有烟味了。”

明明都是二十多成了家的人,言谈举止却……

却还像二十年前那样。

邵群看着赵锦辛,有些恍惚,面前的男人明明已经和他一般高,但总是觉得还像四五岁的小孩。

“哥,再不走舅妈他们该生气了。”

“好。”

两只手极其自然地牵在一起,就像二十年的岁月未曾流逝一般。


“哥……”

邵群坐在一边,瞅着病床上脸色惨败的虚弱小家伙,本来凭着孩子心性想要逗逗他,结果坐这里半天还是一言未发。

小家伙声音小小的,被子下伸出的小爪子失去了原本的肉感,光看着就没什么力气,却还是执着着伸出来抓住邵群的手。

这要是换做在学校里被别人这么抓着,看着他,乌黑眼眸盛满了本不该有的软弱,“好黑……好黑……”

邵群叹了口气,用没被抓住的手揉揉他的柔软发丝,安慰人的语气有些笨拙,“不黑了昂,哥哥在这儿呢,”从未安慰过人的邵家小公子看到小家伙的泪珠后有些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替他擦着泪水,“别哭了别哭了,你看外面这天多亮,坏人都被抓了……”

小家伙还在哭,眼眶和小鼻头红红的,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以后哥哥保护你,不哭了好不好?”邵群瞅着赵锦辛,试探性地说。

小家伙拽着邵群的手,把脸上的鼻涕泪水抹了他一身后,吸了吸鼻子,“不……不哭了……”

邵群难得的没管一身的鼻涕泪水,伸手顺顺小孩子的背,学着大人安慰自己的模样,“拉勾勾,说好了不哭了。”伸出一根小指在赵锦辛眼前晃晃。

小孩子一边抽泣着一边伸出短短小手勾住,“拉勾勾……”


宴会大厅里富丽堂皇,推杯换盏地满是些客套虚假的言语。

琴师演奏着悠扬乐声,藏在满厅噪乱中。

熟练地来着笑容举了酒杯一口一口红酒喝下去,说着并非真心地话语,邵群看着面前老态与肥肉齐飞的老总们,有些索然无味。

目光不由自主地滑向厅内另一个同样高大的身材,看着那人同样熟练的虚假,没由来的心疼。

没有端酒杯的手在身侧无意识地攥了攥,似乎想要留住那人手心余温。

邵群恍了恍神,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赵锦辛手心的温度。


“哥!”咋咋呼呼的小家伙穿了个拖鞋就急匆匆地从二楼窜下来,不由分说地抓住少年的手就又往回跑。

饶是邵群腿比这小家伙的长了一倍有余,却还是踉踉跄跄地才跟上他步伐。

“又怎么了?”娇生惯养的邵家小公子本就不是个有耐心的性格,一身的臭脾气却就是对着面前着小家伙发不起来,只能没什么好气的问他。

赵锦辛才没工夫回答他,只一个劲地往楼上跑,小步子还差点在半路摔了一跤。

“邵群,看好弟弟。”邵雯从房间里出来时正看见这一幕。

“哥!给你看!上午不见的小猪!”赵锦辛跑回房间连大气都没工夫喘的就抓起床上的小猪布玩偶邀功般地怼到邵群面前,“刚刚从床下找到的。”

着实,论被宠着的程度,邵群远不及赵锦辛。

邵群敷衍地点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不是因为你今天早上把它掉到了床底下吗?”

“可是早上没有找到呀!”赵锦辛不服气地争论。

“……你今天早上找床底了吗?”邵群有点难以理解自己的傻弟弟是怎么这么傻的。

赵锦辛却突然弯着眼眸笑了起来,“这叫魔术!上午锦辛把它变不见,下午又把他变出来了!”

哦,魔术。

邵群更敷衍地点点头,连虚假的感叹都懒得维持,转身就要走。

“哥哥为什么不陪锦辛玩?”邵群刚转身,就听见身后那个平时咋咋呼呼的小家伙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连声音都是蔫的,“是锦辛变得魔术不好玩吗?”

软软的小手伸出来去拉另一双并不算大的手,然后攥到关节发白也不放开。

“嘶……你放手!劲怎么这么大。”邵群算是没了脾气,一屁股坐在床上,“行,陪你玩,想玩什么?”

只是手还是没有被松开。


“哥,”赵锦辛端着酒杯走近,随即敷衍般的挡了一波劝酒的人,而后用杯子碰了碰邵群手里的,微扬起头喉结微动,深红色酒水顺着殷红唇瓣隐入洁白齿间,“陪我出去走走,里面太热了。”本来规规矩矩衬衫被解开了前两个扣子,被掩盖于其下的肌肉若隐若现。

邵群看了他一眼,自己着实也不太想在这大厅里再呆下去,点点头,随手把手里酒杯放置在一旁,“去后院吗?”

“都行。”

二人并肩走着,大厅后院的花园里人不是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情侣。

赵锦辛看着成双结对的人们,兀地一笑,极小幅度地移动手指触上邵群的指尖,而后得寸进尺地抓住手指,直至十指交缠。

邵群偏头看他。

赵锦辛对着他眨眨眼睛,有点像偷吃了糖的孩子,手指在邵群指间轻轻蹭蹭,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

是的,缠绵。邵群脑海中仅剩这两个字。

双手交缠处,皮下血管流动,就好像心脏靠在一起,用同样的速度跳在同样节拍上。

“哥。”赵锦辛俯身,温热吐气敲在邵群耳畔。

心脏漏跳了一拍。

邵群没听清赵锦辛又说了什么,手心传来的热度夹杂着心跳声,重重落在他心上。没由来的,邵群突然想起来几年前的晚上。


赵锦辛的成人宴。

邵家和赵家的所有人都去了,还有好些邵群见都没见过的人举着酒杯踱步在宴厅内。

邵群站在赵锦辛身边,看着一旁的少年——哦不,已经是男人了——和自己一般高大,大概确实是好久未见了,记忆中的小豆芽早就成了参天大树,在邵群如今看来,却只是眼睛一睁一闭之间。

他伸手拍拍赵锦辛肩膀,笑了笑,“成人了,开不开心?”

“还好,”赵锦辛也笑了笑,“就是个仪式而已,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是没什么区别,赵锦辛在整个北美gay圈的名声早就传开了。

玩得比邵群还猛。

邵群正还想说什么,就有人端了酒杯走过来。

这还没说上几句话,酒宴就开始了。邵群耸耸肩,从一旁服务员的托盘上勾了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修长手指微动,殷红酒水在杯中轻轻晃动。

好像谁都喝醉了,好像谁都没有喝醉。

直到邵群和赵锦辛走到酒店里房间时,脑子才像是经久未使用的机器笨拙运转起来。

……等等。

“锦辛。”邵群停住脚步,看着仅有一张大床的房间。

“嗯?”话语中带了点微醺的鼻音,而后在邵群开口前突然伸手关了门,用手和身子将邵群困在自己和门之间的一方空间内,“哥……”像是真醉了,方才酒宴上的漫不经心不知被丢到了何处,赵锦辛像只小狗一样,半闭着眼,凑近了身子去寻邵群的唇。

邵群偏头躲开,吻只得落在了耳廓。

“赵锦辛,”邵群的理智挣扎着从酒精里脱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们是兄弟。”邵群说。

只是兄弟。

赵锦辛充耳不闻,兀自去寻邵群的唇,而后撕咬着攻城略地。

喘息声里,邵群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如雷一般,震在胸腔里。

“哥……”唇与唇之间仅半寸距离,“哥……”

大概是血缘关系,又大概什么原因都没有,当邵群目光撞入赵锦辛泛着红的眼眸中时,便知道自己输了。

不堪一击的壁垒土崩瓦解。

碎在了心底。

算了。邵群想。他都让了赵锦辛十八年,再让这一次也未尝不可。

“清楚你在做什么。”理智丧失前,邵群如是说道。

“哥。”赵锦辛只唤他。

算了。

酒精便吞噬了理智。

正如糜乱吞噬了房间。

什么都不剩。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赵锦辛搂着邵群,唇齿落在肌肤上,又留下一处处的痕迹。

“哥,”赵锦辛说,“我爱你。”

邵群笑了,屁大的小孩懂懂什么是爱?但身体的酸痛与疲惫让他只想立即睡过去,只得用哄小孩的语气抬手顺了顺赵锦辛的背,“我也爱你。”

迷迷糊糊间,邵群好像听见赵锦辛笑了,而后他便在一声声招魂一般的“哥”中睡了过去。


那之后,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了质,明明是亲情却混杂了不明不白的爱。

邵群回想这几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似乎也没有谁想过要剪开。

谁都不想刻意地去揭露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掩埋在最深处。

再往后,每一次清晨相拥着醒来时,隐藏在最深处的那点罪恶早就不知去了何处。

他们互道早安,一同笑着聊着吃过早饭,再各自奔向自己的工作。

第二天,又在各自的爱人身边醒来。

或许在黎朔和李程秀看来,他们只是兄弟。

他们也说,只是兄弟。

除了每次单独见面时的那个吻,除了每次相视时的那个笑。

除了单独出差时的夜晚。

只是兄弟。


“锦辛,”赵锦辛婚后,邵群找过他,“我们……”

“哥,”赵锦辛打断了他,瞳孔里满满只有他一个人,“不要。”

“那……你就不怕他们知道?”邵群靠在墙上,嘴里咬了支未点燃的烟,问他。

赵锦辛笑了笑,伸手从邵群口袋里掏出根烟点上,顺手点上邵群嘴里那根,朦胧烟雾中桃花眼格外明亮。

“没事,没有人会知道。”

没有人会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尽管说着纸包不住火。

但只要不说,又谁能知道呢?

邵群沉默。

“好。”然后他听见自己说。


另一只手拽了拽他,神思才恍惚着回笼,邵群偏头看见赵锦辛另一只手拿着电话,表情有些无奈。

“该走了。”

邵群看了看表,确实不早了,“走吧。”

二人还是肩并肩往回走,双手分离之时,赵锦辛的小指勾了勾邵群掌心,有几分的痒。

“哥。”停车场里,昏暗角落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赵锦辛凑近,再凑近,将唇轻轻贴在邵群唇瓣上。

“记得想我。”

“好。”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停车场,随即开往不同的两个方向。

“程秀,我在路上了,晚饭?当然要留着肚子吃媳妇儿做的饭了,来,亲一个。”

“黎叔叔,锦辛宝宝今天乖乖的,没喝多少酒,黎叔叔回去要不要给这么乖的锦辛一个奖励?嗯……黎叔叔知道我想要什么礼物的,黎叔叔真好。”

每个方向的尽头,都有将要与自己相伴一生的爱人在等候。

车加了速,更快的奔向家的方向。

就好像此处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车辆驶过,灰尘扬起。

又落下。


——End——


林渊

辛邵兄弟和谐生活

看完标题再点进来不接受ky

🚗🚕🚙🛴🚲🛵🏍


我爱邵群lof不要屏蔽我了谢谢谢谢

看完标题再点进来不接受ky

🚗🚕🚙🛴🚲🛵🏍


我爱邵群lof不要屏蔽我了谢谢谢谢

人间精品锅包肉_

我真是用心应援第一人了
邵群什么时候把钱给我结一下

我真是用心应援第一人了
邵群什么时候把钱给我结一下

Pocky

【188早安吻】邵群x李程秀

凌晨六点。

仲秋的清晨天亮微光,晨色自厚重的窗帘缝隙间挤进轻巧纤细的一缕。

李程秀醒了,先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发了一小会儿愣,然后慢慢移开了邵群搭在自己腰间的小臂,掀了被子轻手轻脚地起床做饭。

他还没穿上拖鞋,就被他小动作惊醒的邵群又一把捞回床上。

李程秀顺从的往后靠上邵群的温热胸膛,柔软的发顶抵着他长着青胡茬的下巴蹭了蹭,轻声道,“邵群,你再睡会儿,我去做早饭。”

邵群撑起半边身子凑近他脸颊,亲了一口。

他嘴唇有些干,吻在脸上有些刺刺的痒劲儿。李程秀躲了一下,笑着搂了邵群的脖子往他怀里缩。

邵群收紧了臂弯把他锢在自己怀里,伸出一截软舌舔开他唇缝,湿润了两人的唇齿。...

凌晨六点。

仲秋的清晨天亮微光,晨色自厚重的窗帘缝隙间挤进轻巧纤细的一缕。

李程秀醒了,先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发了一小会儿愣,然后慢慢移开了邵群搭在自己腰间的小臂,掀了被子轻手轻脚地起床做饭。

他还没穿上拖鞋,就被他小动作惊醒的邵群又一把捞回床上。

李程秀顺从的往后靠上邵群的温热胸膛,柔软的发顶抵着他长着青胡茬的下巴蹭了蹭,轻声道,“邵群,你再睡会儿,我去做早饭。”

邵群撑起半边身子凑近他脸颊,亲了一口。

他嘴唇有些干,吻在脸上有些刺刺的痒劲儿。李程秀躲了一下,笑着搂了邵群的脖子往他怀里缩。

邵群收紧了臂弯把他锢在自己怀里,伸出一截软舌舔开他唇缝,湿润了两人的唇齿。
李程秀半阖着眸子轻轻回应邵群,脸颊在昏暗光线里大大方方地变红了。

昨夜的梦,与你有关,说与你听。
用早安吻告诉你,我在梦里有多想你。
多迫不及待地醒了就要看到你,拥抱你,亲吻你。

邵群道,“程秀,今天周日,不用起那么早做饭。”

邵群又道,“但是我饿了,你先喂饱我吧。”

睁眼就能看到的知心爱人,和清晨六点的早安吻。

李程秀很开心,做好了以大无畏精神为邵群献身的心理准备。

然后....然后,正正哭了。

茶杯也开始奶声奶气的汪汪叫着。

好热闹的一个周日清晨。

抖不抖森

非常狠的给自己敲警钟备考

今天读书不努力,明天嫁给蒋文旭。

背不出,记不住,宋居寒牌核桃补补脑。

考点多,知识杂,洛羿看了也皱眉。

斯宾塞,格赛尔,再sai没有甜辛sai。

学生观,教育观,李玉都说啥玩意。

今天少学一分钟,俞猪给你敲警钟。

如果教资考不出,邵群带你去喂猪。

今天读书不努力,明天嫁给蒋文旭。

背不出,记不住,宋居寒牌核桃补补脑。

考点多,知识杂,洛羿看了也皱眉。

斯宾塞,格赛尔,再sai没有甜辛sai。

学生观,教育观,李玉都说啥玩意。

今天少学一分钟,俞猪给你敲警钟。

如果教资考不出,邵群带你去喂猪。


张弛有度.
给邵群找个李程秀,团长要寡疯了...

给邵群找个李程秀,团长要寡疯了!秀儿速来

给邵群找个李程秀,团长要寡疯了!秀儿速来

樂bu

邵李日常

李程秀收到多年网络好友的邮件,好友在上面自责自己总是忽略身边人,特别是最爱的人,为此他懊恼不已,然后说现在还不晚,之后的每一天,将会花更多的时间和关爱在自己的爱人和家人身上。晚上,邵群推开卧室的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只见李程秀赤裸的身体躺在床上,床单遮住了关键部位,整个人显得若隐若现,看的邵群下体瞬间有了反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媳妇,你这是…”李程秀脸蛋超红,害羞的说,“犒劳你。”瞬间邵群搓着手靠近嘿嘿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李程秀嗯的点头。这时邵正路过他们卧室,学着邵群语气对手里的泰迪熊说道,“媳妇,你今晚真特码性感。”


李程秀收到多年网络好友的邮件,好友在上面自责自己总是忽略身边人,特别是最爱的人,为此他懊恼不已,然后说现在还不晚,之后的每一天,将会花更多的时间和关爱在自己的爱人和家人身上。晚上,邵群推开卧室的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只见李程秀赤裸的身体躺在床上,床单遮住了关键部位,整个人显得若隐若现,看的邵群下体瞬间有了反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媳妇,你这是…”李程秀脸蛋超红,害羞的说,“犒劳你。”瞬间邵群搓着手靠近嘿嘿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李程秀嗯的点头。这时邵正路过他们卧室,学着邵群语气对手里的泰迪熊说道,“媳妇,你今晚真特码性感。”

一块丝绒
我又来了【天雷骨科拆逆】【邵群...

我又来了【天雷骨科拆逆】【邵群X赵锦辛】【当面ntr】【慎入】《Orthopedist》下

熟悉的配方与味道

完整版👇评论 🔗


我又来了【天雷骨科拆逆】【邵群X赵锦辛】【当面ntr】【慎入】《Orthopedist》下

熟悉的配方与味道

完整版👇评论 🔗


与鱼与喵

【赵锦辛×邵群】慎入

【刚要推门进屋,邵群抢步上前意欲关门,横过小臂挡住,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乖巧笑容】哥!哥哥哥!你这是干嘛?你不要我了嘛?见我来了居然要关门,外边天这么晚了,我怕黑【趁邵群犹豫的间隙,三步并作两步跨进房内,伸展开修长的四肢,八爪鱼一般搂住邵群】

【邵群全身僵硬,眉头紧锁,他想要挣开束缚,随即使出全身力气】“操,你个兔崽子,你抱我干什么!你怕黑去找黎朔啊,滚!

【摊开手臂,放开邵群,后退了两三步,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很重要的一个情报【四下观望,低声道】我好不容易才甩掉黎朔,提前把嫂子也支走了,专为和你说这个事。【说着绕到邵群身后,推着邵群的后腰】走走,客厅里说我还是不太放心,咱们进那...

【刚要推门进屋,邵群抢步上前意欲关门,横过小臂挡住,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乖巧笑容】哥!哥哥哥!你这是干嘛?你不要我了嘛?见我来了居然要关门,外边天这么晚了,我怕黑【趁邵群犹豫的间隙,三步并作两步跨进房内,伸展开修长的四肢,八爪鱼一般搂住邵群】

【邵群全身僵硬,眉头紧锁,他想要挣开束缚,随即使出全身力气】“操,你个兔崽子,你抱我干什么!你怕黑去找黎朔啊,滚!

【摊开手臂,放开邵群,后退了两三步,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很重要的一个情报【四下观望,低声道】我好不容易才甩掉黎朔,提前把嫂子也支走了,专为和你说这个事。【说着绕到邵群身后,推着邵群的后腰】走走,客厅里说我还是不太放心,咱们进那简客房说。

【邵群被推进了客房,赵锦辛按住他的肩头,微微俯身,邵群一惊,坐在了床上,打开他的手】“我媳妇儿是原来是你支走的,我说怎么没有看到人,说吧,什么事儿,快点,我想我媳妇儿了”

【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抵过一支给邵群,露出一个狗腿子的笑脸】诶嘿,哥,来一支不?上次去南欧旅行发现的新东西,后劲儿特足【掏出打火机,凑上邵群接过的那支,给他点上火】哥,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来向你认错的,我不应该说那么混账的话,让你向黎朔道歉什么的,他不配,我一时为了讨他开心,鬼迷心窍了,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你不是从小最疼我了嘛【尾音带着点儿甜腻的味道】

【邵群最受不了自己的表弟撒娇,犹豫了一下,吸了一口烟,还真不赖】“算了算了,我不计较了,你,,,今天神神秘秘的来我家就是为了求我原谅?还有什么事,说吧,要什么,看在你殷勤的份儿上,我说不定就答应你了”

【深深地看向邵群】哥,我今天特地来找你,最重要的事当然是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的冲动行为,你得向我保证,忘了那件事,我们都不许再提。【发出一声意味不明地嗤笑】噗!不愧是最疼我的哥,果然了解我我今天找你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生♂意上的事,你觉得这烟的滋味怎么样?

“嗯,不错,挺好”【本来心情烦躁,此时却感觉有点轻飘飘的】“你以后别老烦我就行,今天真被你气的不轻,”【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脸,微微一笑】“有困难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凑近邵群的脸,发现邵群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额角微微渗出汗滴,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哥,你是不是觉得热?我给你把领带解下来吧【语气温顺和缓,动作却强硬地不容分说】


人间精品锅包肉_

日常和小姐妹自给自足 @一只甜灯
(水印已经撤了,需要自己存就行)
一个是16:9的,一个是窄屏手机尺寸👌🏻

日常和小姐妹自给自足 @一只甜灯
(水印已经撤了,需要自己存就行)
一个是16:9的,一个是窄屏手机尺寸👌🏻

两不疑

【邵群和黎朔】的脑洞

不站cp拒绝杠精谢谢


邵群和黎朔被人挟持绑架之类的,本来还以为是对方又搞事情,后来发现根本和他俩没任何关系。


绑架中两个人疯狂嘴炮,专门往对方痛点上戳,终于逼不得已两个人决定合作,武力和脑力配合,然后绑架顺利解决。


邵群和黎朔毕竟是成年人,虽然都觉得对方是个渣男,但不妨碍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是知道大局为重的,同时也不能否认对方对伴侣深刻的爱与责任感。


所以段子就产生了


eg:———————————————————————


“姓黎的,想不到你还有点用处……”邵群抹了一下破了的嘴角,冷笑了一下。


黎朔绞着歹徒脖子用力一拧,见人昏了过去这才...

不站cp拒绝杠精谢谢


邵群和黎朔被人挟持绑架之类的,本来还以为是对方又搞事情,后来发现根本和他俩没任何关系。


绑架中两个人疯狂嘴炮,专门往对方痛点上戳,终于逼不得已两个人决定合作,武力和脑力配合,然后绑架顺利解决。


邵群和黎朔毕竟是成年人,虽然都觉得对方是个渣男,但不妨碍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是知道大局为重的,同时也不能否认对方对伴侣深刻的爱与责任感。


所以段子就产生了


eg:———————————————————————


“姓黎的,想不到你还有点用处……”邵群抹了一下破了的嘴角,冷笑了一下。


黎朔绞着歹徒脖子用力一拧,见人昏了过去这才松开手臂喘了口气,“至少打你绰绰有余。”


两个人对视一眼又嫌弃的撇开头,邵群扯开领带扔在一旁,弯腰在地上捡了两根铁棍,颠了两下试了试手感,又扔给黎朔一根。


黎朔接住铁棍活动了两下手腕,白衬衫上都被蹭的黑一块白一块,他抬眼看了下邵群,只见邵群挽起了袖子,朝仓库门口走去。


“姓黎的,我们走……”


【此刻背影是两个战损西装大帅比】


—————————————————————————


等到李程秀和赵锦辛来医院的时候,两个人又开始疯狂打嘴架,看对方不顺眼。


李程秀一边红着眼睛,一边拦着像小孩一样跳脚的邵群,不让他和黎朔对骂。


“都他妈怪这黎的,要不是他拖后腿我早就出来了!!嘶……”,邵群嘴角一咧,细小伤口疼得很。


李程秀赶忙拿棉球小心的擦着邵群嘴角渗出的血迹,心疼的眼泪都在打转,李程秀一哭,邵群什么都顾不上了,“媳妇你别哭,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呵,你还是先别说话了。”要不是他拽了邵群一把,伤的就不只嘴角了,黎朔懒得和邵群吵来吵去,此刻安抚赵锦辛才是大事,“锦辛……”黎朔握住赵锦辛的手。


赵锦辛眼睛里的杀意让他有些心惊,“……不许乱来,我不希望你去做违法乱纪的事,听到了吗?”


赵锦辛心疼的亲了亲黎朔的额角,想把黎朔抱进怀里又怕黎朔身上有伤,不敢用一点力气。




古拉拉

我要哭了,我做的不好吗?为什么发到超话一个鸟我的都没有,以光速下沉,我真的觉得自己制做的挺好的,我决定,如果在这能过100个热度,我就出第二期。prist时空,水千丞时空,淮上时空三选一吧。

我要哭了,我做的不好吗?为什么发到超话一个鸟我的都没有,以光速下沉,我真的觉得自己制做的挺好的,我决定,如果在这能过100个热度,我就出第二期。prist时空,水千丞时空,淮上时空三选一吧。

foooet

【群秀】邵总生病了





京城气温极速下降 自以为健壮如牛的邵总也没躲过换季的流感


李程秀坐在床边拿过邵群嘴里的温度计 39.5度的高烧 烧的邵总满脸通红也骚不起来了 


李程秀有点心疼 毕竟自家一米八八大个邵群就真的个大狼狗似的躺床上说不心疼就真不是真媳妇了


邵正啪嗒啪嗒从厨房接了杯水放在床头 凑在李程秀腿上说“爹地 爹地 爸比是生病了吗” 李程秀揉了揉邵正的头说“对呀 爸比发烧了 是不是很难受” 邵正点了点头 伸出小手摸了摸邵群的脸 “爸比你要多喝热水哦” 邵群扯了扯嘴角 点点头 说“谢谢正正”李程秀抱起来邵正说“走了正正 你去自己玩 我来照顾爸比好吗”...





京城气温极速下降 自以为健壮如牛的邵总也没躲过换季的流感


李程秀坐在床边拿过邵群嘴里的温度计 39.5度的高烧 烧的邵总满脸通红也骚不起来了 


李程秀有点心疼 毕竟自家一米八八大个邵群就真的个大狼狗似的躺床上说不心疼就真不是真媳妇了


邵正啪嗒啪嗒从厨房接了杯水放在床头 凑在李程秀腿上说“爹地 爹地 爸比是生病了吗” 李程秀揉了揉邵正的头说“对呀 爸比发烧了 是不是很难受” 邵正点了点头 伸出小手摸了摸邵群的脸 “爸比你要多喝热水哦” 邵群扯了扯嘴角 点点头 说“谢谢正正”李程秀抱起来邵正说“走了正正 你去自己玩 我来照顾爸比好吗” 邵正勾着手臂 点点头 然后朝邵群挥了挥手说“爸比你快点好起来哦 要记得喝水” 邵群点点头 也朝邵正挥挥手 


李程秀把邵正抱到客厅沙发上 摸了摸邵正的头 “正正乖 爹地给你泡点感冒药喝掉好吗?” 邵正嘟着嘴 有点太情愿 李程秀拿过来邵正专属的小杯子 倒着水说“正正要不要照顾爸比呢” 邵正点点头“那喝了感冒药预防身体才能照顾爸比哦” 邵正扣着手指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我喝吧 我要照顾爸比 不能让爹地太累” 李程秀朝邵正笑了笑 递过来杯子 拿过来沙发上被邵正脱下的袜子套在脚上“正正喝完了 爸比抱你上去睡觉好吗” 邵正抹了抹嘴“正正是男子汉  正正自己上楼 爹地去照顾爸比吧!” 说完亲了下李程秀的脸颊就踏踏踏踏跑上楼去 关门前还飞了吻给李程秀 喊到“分给爸比一个哦” 然后关上了门 李程秀浅浅的笑了下 他总是特别欣慰邵正能长得这么善良又坚强


李程秀去药箱里翻找着退烧药和消炎药 又倒了杯水上了楼 邵群还没睡 迷迷糊糊的听见房门被打开 轻声问“媳妇儿?” 


李程秀应了一声 走过去 坐在床边摸了摸邵群的额头 还是有点烫 皱了皱眉拿出来药看着说明书 邵群偏了偏头 哑着嗓子说“媳妇儿你今天和邵正去睡吧 我别传染给你 ” 李程秀没理他 继续看着说明书 邵群看李程秀不理他 推推了他的手臂说“媳妇儿”李程秀放下说明书 扣着药板上的药说“傻子 那你半夜烧起来怎么办” 说着把药递给邵群


 邵群也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鼻头一酸差点哭出来 接过来药和水一下吞了进去 重新躺回被子里的他拉着李程秀的手说“媳妇儿我原来太混蛋了.....我原来......”


 李程秀顿了顿 反握着邵群的手说“不是说不提了吗 过去 没什么 没什么 好说的 我现在 有你 感觉特别幸福 所以 过去的就让他 留在 留在过去好吗?” 李程秀撩着邵群的头发 轻柔的说


邵群点点头 眼睛里的泪花似乎就能在下一秒流出来 李程秀凑近他的额头 唇间留下轻柔一吻 邵群吓了一跳 李程秀很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 李程秀亲完之后也有点害羞 红着脸说“这是正正让我转交给你的”然后转过身去说 “我去给你做点面条 ” 邵群心里可美滋滋的不行 如果可以 他愿意天天发烧


等李程秀做晚饭回来的时候 邵群已经在退烧药的作用下睡着了 李程秀蹑手蹑脚的放下东西 又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 看了看邵正正抱着去年赵锦辛送他的生日礼物睡的香甜 李程秀过去把他露出来的脚丫塞进被子 关了床头灯 亲了亲邵正的小胖脸说“晚安正正”然后轻轻带上了门  他又把乱跑的茶杯放回小窝 添了点狗粮在碗里 茶杯埋着头吃 李程秀就蹲在旁边看


他摸着茶杯 心里有点乱乱的 他很多年都不曾想起过去的日子了 那段四处漂泊无依无靠备受冷眼侮辱的过去 因为他拥有了很多 有茶杯有正正 还有了一群朋友认识了很多很有趣的人 最主要的就是邵群的爱 全世界独一份的爱 陪他去乡下喂鸡 陪他去农间采摘 陪他做无聊的家务看狗血的电影 把过去缺少的爱不知道乘了多少倍带给了他 李程秀把茶杯放回窝里 小声说了句‘傻子’ 眼底划过的喜悦是带着宠溺的爱


回到卧室里看着邵群像只大狗一样窝在被子里 李程秀小声的笑着 然后躺在了邵群的怀里 环着他的腰也悄悄入睡


邵群半夜渴醒 想动却感觉到身边的重量 低着头看过去就看见李程秀清秀的脸颊 这么多年还是那样清瘦 粉嫩嫩的永远带着股稚气 看着好像比自己那个智障表弟还小似的 这些年倒是越来越爱笑了 带着可爱的倔强和温柔 就这样看着就让邵群心脏砰砰砰直跳


李程秀半梦半醒 下意识伸出手探了探邵群的额头 邵群烧退了不少 摸过去也没那么热了 李程秀松了口气 搂着邵群也不放手 邵群 偷偷使坏对着迷迷糊糊的李程秀说“媳妇儿说句我爱你” 李程秀支支吾吾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反正半天也没反应 邵群也没想继续打扰他 就把人往怀里搂了搂 就着这样安静的夜里听李程秀的呼吸声


不一会儿 就听到李程秀鼻息间发出一声小小的“老公 我爱你”



炸裂的温柔擎着月光的诱惑 无论时光过了多久依旧是爱得你我

一块丝绒
【天雷骨科拆逆】【邵群X赵锦辛...

【天雷骨科拆逆】【邵群X赵锦辛】【ntr】【🐍N】【慎入】《Orthopedist》上 by 一块丝绒

懒得起名字了…

下 应该会有当面修罗场,不能接受的不用等下惹

戳评论get🔗


【天雷骨科拆逆】【邵群X赵锦辛】【ntr】【🐍N】【慎入】《Orthopedist》上 by 一块丝绒

懒得起名字了…

下 应该会有当面修罗场,不能接受的不用等下惹

戳评论ge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