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邵蓝

62112浏览    539参与
洋洋💫yy

嘿嘿,剧透行为,我属实想把平行宇宙变成坑😂

嘿嘿,剧透行为,我属实想把平行宇宙变成坑😂

柒栗子
「再最后拥抱一次,好吗。」 最...

「再最后拥抱一次,好吗。」


最冷一天🎵

这个冬天格外冷🥶

反正圈子都冷透了我就可以恢复本性肆无忌惮地捅刀了🔪【❌

「再最后拥抱一次,好吗。」







最冷一天🎵

这个冬天格外冷🥶

反正圈子都冷透了我就可以恢复本性肆无忌惮地捅刀了🔪【❌

不良tgio

【邵蓝】已尽

没什么内容,只是想写写他们俩――


蓝博文将那个定时炸弹样的音乐播放器放在文文枕边时,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文文。


邵志朗握住浑身是血的蓝博文的手时,蓝博文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是“you are BJ.”

以我的身份,活下去。


蓝博文嫌邵志朗的钢索危险,但还是拿去用了。

前者是因为他不喜欢这种冒险。

后者是因为他对邵志朗的绝对信任。


邵志朗去见董百豪的时候是他被执行死刑的前两天。两人间隔了扇玻璃,董百豪瞎了双眼,但仍然面向着前方的邵志朗。

“阿蓝死了?”他突然就笑了,问。

“……他叫博仔”


蓝博文从来没想过压着邵志朗。

他爬到邵志朗上面,做了老大。他不让邵志朗掺合毒品生意,逐...

没什么内容,只是想写写他们俩――


蓝博文将那个定时炸弹样的音乐播放器放在文文枕边时,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文文。


邵志朗握住浑身是血的蓝博文的手时,蓝博文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是“you are BJ.”

以我的身份,活下去。


蓝博文嫌邵志朗的钢索危险,但还是拿去用了。

前者是因为他不喜欢这种冒险。

后者是因为他对邵志朗的绝对信任。


邵志朗去见董百豪的时候是他被执行死刑的前两天。两人间隔了扇玻璃,董百豪瞎了双眼,但仍然面向着前方的邵志朗。

“阿蓝死了?”他突然就笑了,问。

“……他叫博仔”


蓝博文从来没想过压着邵志朗。

他爬到邵志朗上面,做了老大。他不让邵志朗掺合毒品生意,逐渐切断邵志朗的线路,把邵志朗转变成名副其实的大少爷,整天泡在女人堆里,公司的人都认为蓝博文是不想让邵志朗上位。

只有蓝博文自己知道――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做回警察“出卖”公司时,作为公司一员的邵志朗的背景可以清清白白,全身而退。


大概是很久以前了。

蓝博文对他说:“叫你玩魔方怎么样?”

邵志朗开玩笑到:“不了,大佬。这种高智商的我玩不来,还是豪车美女适合我。”

蓝博文笑了:“是,那你就做这个中心点。”

他把魔方摆在邵志朗面前。

“他说这个中心点是他,代表我可以一直保护他。”


那时候文文问他:“阿蓝叔叔呢?”

邵志朗撑起一个笑容说:“我们的超人去拯救世界了……”


楼戈

【邵志朗x蓝博文】新手上路系列02

名字前后有意义。

写的有点仓促,可能不是很好吃。

依然是减压产物,可能有错别字(?

4k+字数,警告内详。

补档


还有说明一下我写的所有“新手上路系列”那个黑括号里面的名字前后都是有意义的,tag也不会打单人的tag,然后一些可能会有人雷的东西我也在外联里面标注好了,一定记得避雷。

名字前后有意义。

写的有点仓促,可能不是很好吃。

依然是减压产物,可能有错别字(?

4k+字数,警告内详。

补档


还有说明一下我写的所有“新手上路系列”那个黑括号里面的名字前后都是有意义的,tag也不会打单人的tag,然后一些可能会有人雷的东西我也在外联里面标注好了,一定记得避雷。

古辉结婚现场的小狍🍪

KNIGHT(古辉魔幻向,微邵蓝)

一发结束 脑细胞用完💤

正文:

黑与白。64,32,16,2。

他注视着王座上的男人。

王缓慢而优雅地侧身。

他心领神会的上前,“王,又赢了。”温驯的眉眼间蕴藏着狂热,为亲眼见证王的战役。

“不落棋盘的时候,我允许你叫我‘蓝’。”王仍沉浸在杀戮带来的短暂极乐中,声线多了一丝喑哑。

“是,蓝。”

王仍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王,坐在属于他的王座上,余兴全无。

黑缎手套顺着他流畅的脸部线条蜿蜒而下,“我没说在棋盘上也可以啊,knight。”手指像毒蛇攀缘上骑士的脖颈,一圈圈收紧瑰丽的暗色花纹。

“是,属下僭越了。”他紧紧盯着王的衣袍下摆,呼吸困难。

他想起最初选择王棋的时候,包裹王...

一发结束 脑细胞用完💤

正文:

黑与白。64,32,16,2。

他注视着王座上的男人。

王缓慢而优雅地侧身。

他心领神会的上前,“王,又赢了。”温驯的眉眼间蕴藏着狂热,为亲眼见证王的战役。

“不落棋盘的时候,我允许你叫我‘蓝’。”王仍沉浸在杀戮带来的短暂极乐中,声线多了一丝喑哑。

“是,蓝。”

王仍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王,坐在属于他的王座上,余兴全无。

黑缎手套顺着他流畅的脸部线条蜿蜒而下,“我没说在棋盘上也可以啊,knight。”手指像毒蛇攀缘上骑士的脖颈,一圈圈收紧瑰丽的暗色花纹。

“是,属下僭越了。”他紧紧盯着王的衣袍下摆,呼吸困难。

他想起最初选择王棋的时候,包裹王的襁褓也是这样的颜色。像暗夜,像死亡。

他亲手挑选了他,作为至高无上的king统治世界。

为此无数次冷冷地把他踩在脚下,用刀划开脊背上薄的可怜的皮肤,让脆弱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中。

在未成为王之前,蓝每一天都是被划开皮肉的痛苦淹没,又被骨骼寸寸断裂重铸的折磨唤醒。

生不如死,为什么要选择我。

后来他再也不问了。他成了所向披靡的王。

但他只有一枚棋子,被称为knight,其他均是傀儡。

他越来越不满足于厮杀,他的棋子太会为他拼命,这位唯一的骑士,在战场上数次濒死,永远就差那么一点。

啊,太麻烦了。王用指节叩着扶手。怎么才能让他死呢,明明只用他一个对阵嘛。

骑士沉默不语。身为王棋,他的意志可以凌驾于任何人之上,唯独不能亲手杀掉自己的棋子。

他懂得王的心思,但偏偏有些舍不得——他还想多看王几眼、他的王。

————————————分割线

人类的世界真是有意思啊,蓝博文在起身的一刹那附在邵志朗耳边呢喃,这次你会不会死啊?

下一秒两人几乎同时对敌人露出了笑容,一面了然,一面狂妄。

……

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不过意志力倒是很强大。蓝博文倚在扶着他的邵志朗身上,失血的眩晕让他的灵魂觉得奇妙。

邵志朗,或者说他的knight,依旧一言不发的扶着他,被洞穿的手微微颤抖,一丝不苟地落在身侧。

蓝博文回头看了看杀手,“3”

推开邵志朗,“2”

“这次是1了哦”

砰——

————————————分割线

飘在半空中的两人一个悠闲地跷着腿 一个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自杀的“尸体”

“这次表现不错嘛,少爷”

骑士诧异地看了一眼王,这种僭越的玩笑不可能由他高高在上的王说出来……

“决定了,给你封阶吧”

“我还差一个queen”

国际象棋有64格,一共32个子,双方各执16。

在现实游戏里queen的机动性其实比king强:king横、直、斜都可以走,但每次限走一步而且不能送给对方。queen横、直、斜都可以走,步数不受限制,但不能越子。

似乎也符合邵蓝的性格

亓佳柒是十四
畫完勒,一起發勒。是秋偉,邵藍...

畫完勒,一起發勒。
是秋偉,邵藍,井程。
我同桌說總感覺少爺下一秒就要被扯破衣服掉下去了ü

畫完勒,一起發勒。
是秋偉,邵藍,井程。
我同桌說總感覺少爺下一秒就要被扯破衣服掉下去了ü

眄

再宣一下余量~秋伟扫毒拥抱金属徽章

有5个,两个瑕疵,三个无瑕


图来自我的直男拍照和群里仙女的返图~


徽章附珠光背卡


无瑕67R 瑕疵57R



占tag抱歉 有意直接进群喔 二维码在最后一张上

再宣一下余量~秋伟扫毒拥抱金属徽章

有5个,两个瑕疵,三个无瑕


图来自我的直男拍照和群里仙女的返图~


徽章附珠光背卡


无瑕67R 瑕疵57R




占tag抱歉 有意直接进群喔 二维码在最后一张上

洋洋💫yy
假如阿蓝穿围裙少爷:太可了,发...

假如阿蓝穿围裙
少爷:太可了,发明围裙的人一定是个天才
阿蓝:邵志朗!

假如阿蓝穿围裙
少爷:太可了,发明围裙的人一定是个天才
阿蓝:邵志朗!

洋洋💫yy

梦(邵蓝)

“少爷,起床啦!”蓝博文说到,手不停敲少爷的脑袋。少爷懒啪啪地翻身:“阿蓝你放过我吧。我想睡个好觉。”

“这都上午八点了,还睡什么啊,少爷。”

“阿蓝…我要睡觉。”

“你今天早上还有会呢,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啥?开会我怎么不知道?”邵志朗从床上坐起来,“阿蓝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说了,我都叫你两个小时了!”蓝博文冲邵志朗翻了白眼🙄️。

邵志朗伸手揉起蓝博文的脸,“你居然嘲笑你大佬,说怎么处置?”蓝博文推着邵志朗出了卧室,“大佬你先收拾收拾自己好吗,然后去开会,回来我认你处置啦!”

“这可是你说的,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的。”邵志朗说。

蓝博文笑了道:“大佬快点去吧!”...

“少爷,起床啦!”蓝博文说到,手不停敲少爷的脑袋。少爷懒啪啪地翻身:“阿蓝你放过我吧。我想睡个好觉。”

“这都上午八点了,还睡什么啊,少爷。”

“阿蓝…我要睡觉。”

“你今天早上还有会呢,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啥?开会我怎么不知道?”邵志朗从床上坐起来,“阿蓝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说了,我都叫你两个小时了!”蓝博文冲邵志朗翻了白眼🙄️。

邵志朗伸手揉起蓝博文的脸,“你居然嘲笑你大佬,说怎么处置?”蓝博文推着邵志朗出了卧室,“大佬你先收拾收拾自己好吗,然后去开会,回来我认你处置啦!”

“这可是你说的,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的。”邵志朗说。

蓝博文笑了道:“大佬快点去吧!”

“那我走了,你不跟着我去嘛!”

“那个你还没洗脸,头发也没弄呢,少爷。”蓝博文说,心里都不知道笑死几回了。

邵志朗去了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梳了头发,拿着车钥匙就走了,“下午见,阿蓝。”

“嗯,回来给你煮泡面。”

邵志朗压着开会的时间到的会议室,特别拽的坐到自己的位置,周围的人都觉得邵志朗太过放肆,不过邵志朗甚得董白豪的欢喜,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邵志朗掏出一个u盘,说:“董先生要的数据都在这里面,还有啊!这黑警察电脑的事少找我,不然进局子了我不就完了。”

“邵志朗你这说的什么话?”郭铭问他。

邵志朗敲个二郎腿,“粤语,主席你听不懂吗?”手指敲着桌子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闲着,“对了,下次找我黑电脑,别在背后骂我。”

郭铭咳了一声,“别闹了,邵志朗。说一下正经事——月末要和一个大客户做交易,说一下谁合适。”

“这种事情不都是董先生亲自选嘛?”

“董先生说了,这次投票选取。”郭铭解释道。

邵志朗倒是说:“那我弃权咯!上次交易弄得伤还没好。我先走了。”邵志朗留下一个笑容就走了。

邵志朗到家的时候,蓝博文正围着粉丝的围裙

在厨房里煮泡面,“阿蓝你是不是就会做泡面啊?”邵志朗开始吐槽蓝博文。

“泡面很好吃的,不是吗?少爷。”蓝博文是这样觉得的,因为在他刚跟邵志朗的时候,邵志朗不是很有钱,还不是很出色,自家大佬穷自然自己也穷,就只能吃泡面。

“嗯好吃。对了上午你说的,任我处置的嘛?”邵志朗说。

蓝博文回头看邵志朗,“我说过嘛,大佬?”

“阿蓝你怎么还不认了?”邵志朗问,邵志朗抱住蓝博文,“阿蓝~”邵志朗冲着阿蓝的耳朵吹气。

蓝博文脸瞬间就红了,“喂,你干什么!”

“你说的任我处置。”邵志朗说,顺手薅下蓝博文的毛衣领子,咬了一口。

“撕~少爷!”

“嘿嘿,阿蓝你跑不了了。”

邵志朗抱着蓝博文在厨房,(此处省略八百字)

最后蓝博文抱着邵志朗,喊求饶,“大佬~我错了~”

“乖。”

he结局

俩个人一起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早啊,阿蓝。”
“邵志朗你!”
“别生气嘛,阿蓝.。”





be结局

梦醒了,邵志朗一个人在大床上睡觉,身边少了那个梦中人,梦是美好的,可往往是与现实相反的。邵志朗流泪了,他哭了T﹏T,“阿蓝,我想你了,回来吧!我再也不作了……阿蓝。”







“阿蓝,我想你了。”邵志朗说。











一个透明的光笼罩在邵志朗身边,做后化作一个,跟在邵志朗身边,“别怕,少爷,我在呢。”

米基基基

旧情绵绵(邵蓝, 微叶承康x蓝博文)04

晚会刚刚开始。


蓝博文站在人群外围,隔着鲜花与重重人影望了一眼台上,便悄然踱步到露台。这个时候港岛还未完全入冬,他西装里只穿着一件半高领的紫色薄毛衣,凉风吹得衣领上细小的绒毛颤颤巍巍。


围栏外,维港灯火通明,高楼鳞次栉比,璀璨的夜景下海面泛起金银碎浪。


每一盏灯火通明,每一处欢声笑语背后或许都有爱憎别离,都有生老病死。


但没有一处和自己有关。


他看得出神,直到肩膀处被轻轻拍了一下。他回过头,邵志朗看着他。


蓝博文笑着接过邵志朗手中的橙汁。


“阿蓝,之前的事……” 


蓝博文摇摇头:“ 大佬,是我的问题。” 他抬头看...

晚会刚刚开始。


蓝博文站在人群外围,隔着鲜花与重重人影望了一眼台上,便悄然踱步到露台。这个时候港岛还未完全入冬,他西装里只穿着一件半高领的紫色薄毛衣,凉风吹得衣领上细小的绒毛颤颤巍巍。


围栏外,维港灯火通明,高楼鳞次栉比,璀璨的夜景下海面泛起金银碎浪。


每一盏灯火通明,每一处欢声笑语背后或许都有爱憎别离,都有生老病死。


但没有一处和自己有关。


他看得出神,直到肩膀处被轻轻拍了一下。他回过头,邵志朗看着他。


蓝博文笑着接过邵志朗手中的橙汁。



“阿蓝,之前的事……” 


蓝博文摇摇头:“ 大佬,是我的问题。” 他抬头看着邵志朗,面色坦然,“ 是我太纠结了,这件事原本就是事实,是我一直下不了决心。” 


他叹了口气。一个Omega,从查无此人爬到一个商业帝国的领头宝座,一路上可想而知有多艰难,既要杀伐决断,又要坚定隐忍。而此刻,他的脸上第一次显示出了一丝犹疑。


邵志朗看着他。


蓝博文再说:“ 我不想再逃避了,我真的想要一个孩子。” 



极为短暂地,


邵志朗的脸上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但很快又浮出熟悉的笑容。



“……对方是谁,找好了没有。” 


蓝博文失笑:“还没有。”


邵志朗看着蓝博文,眼前浮现第一次认识他的情景。


那时候蓝博文还没跟他,社团开会,他站在他当时老大的身后,白白净净像只小猫,一双眼睛亮如点漆。邵志朗坐在前排懒得听叔父长篇大论,隔着排排酒瓶和扑朔烟影,多看了这个陌生小弟几眼。


射出的子弹倒转回膛,积成水洼的雨水回到天空,烟雾渐渐褪去,漆黑眼底有着星光的年轻人和此刻蓝博文的轮廓渐渐重合在一起。


如若时光有形,划过面颊可会留下伤疤。



邵志朗伸出手,握住蓝博文的肩,慢慢搂入怀里。


像他们之前无数次那样。像兄弟。像挚友。


蓝博文身上有淡淡的香味,在夜风中若有似无,如叶尖微露,苔藓初霜。怀念的,温柔的,甚至有一点点让人惆怅的气味。



“别太挑剔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埋在蓝博文的耳边,闷闷的,“ 可也别要求太低。” 


蓝博文在他背后拍了两下安抚他,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 大佬,你钟意男孩,还是女孩?” 


邵志朗顿了顿,心上仿若藤蔓爬过绞紧,但还是说:“ 女孩。我觉得女孩好。” 


其实,都好。


只要是你的孩子。



蓝博文忍不住笑:“ 已经有咗文文,仲想要个女,不怕文文吃醋。不过答应你。”


邵志朗问:“答应什么?”


蓝博文把下巴搁在邵志朗肩头,贴近他耳边轻声说:“答应你,再给你一个干女儿。”


邵志朗双臂收紧,低下头,指尖深陷掌心。



叶承康代表新员工演讲完毕,聚光灯还未收回,掌声还未停止,他便等不及从台上跃下。


他翘首在人群中寻觅。逆光之中,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欣喜地跑向那个方向。


蓝博文垂下手臂,拍拍邵志朗的腰想推开彼此距离。却还来不及说出一整句话,就再次被搂进怀抱。


年轻人兴冲冲的脚步戛然而止。


“大佬……” 蓝博文疑惑地发问,轻微地挣扎一下,摁在肩头上的重量未曾松动一分。


“再过一会儿,再等等……” 邵志朗右手按在蓝博文的后颈,他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眼睛的深处却闪着异常的亮光。


那是充满占有欲的,示威的目光。



现场乐队奏得曲调袅娜,歌手在舞台上低吟浅唱,宴会厅中央巨大的水晶灯垂下条条枝蔓,折射出五彩斑斓的瑰丽光线。


叶家少爷站在光影浮动中,鲜花围绕,灯光泼天。露台上紧紧相拥的人,在视线凝成一个小点在随风飘动的白纱帘后若隐若现。


宴会至酣,所有男男女女随着音乐起舞,所有人都可以在合情合理的场合下相拥。


唯独自己,最想拥抱的人却在别人怀里。



叶承康浑浑噩噩地走出宴会大厅,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有人喊他。


“ Kelvin.” 


他转过身去,走廊的那一头,站着蓝博文。


他缓慢地起身。



蓝博文走过来端了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叶承康。


叶承康沉默片刻,伸手接过酒,却不喝。


蓝博文说:“ 刚才有些事牵扯了,没看到你台上的发言。”


叶承康想起刚才他和邵志朗拥抱的画面,眼神黯了黯,有些赌气地侧过头:“ ……你之前答应我在台下看的。”


蓝博文愣了愣,然后有些无奈地看向他:“ Sorry.” 


叶承康不说话。


蓝博文开口:“ 不过我听到其他人夸你表现很不错。” 他嘴角泛出微微的笑,伸手递出杯子,示意叶承康。叶承康踌躇了半天,总算伸出手。


“Cheers.” 玻璃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叶承康看着蓝博文端起酒杯,微微启唇,含住杯沿抿了一口。


晶莹的杯沿留下湿润的痕迹。



蓝博文注意到他的视线,便笑一笑:“怎么,今天喝多了,喝不下了?”


叶承康仓促地摇摇头,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他喝得太快,只觉得酒意从胃部蒸腾烧到大脑,心脏怦怦直跳,耳膜充血鼓胀。


他搁下酒杯,仗着酒劲走到蓝博文身边,大着胆子问他:“ 我今天,是不是做得很好?”


蓝博文失笑:“ 你喝醉了?”


叶承康注视着他,年轻人靠近时灼热的呼吸带着微醺酒气喷在脸上。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有奖励对吗?” 就像上次我在电梯里救了你一样。



蓝博文诧异,还来不及思考,叶承康凑过来,湿润的唇滑过下巴落在他的脖上。


视线里,蓝博文闭上眼,伸手覆上叶承康的手背,仰起修长的脖颈,像是任他予取予求。


“……Kelvin ”




“Kelvin!”


叶承康一下子睁开眼,周围环境亮到刺眼,他不得不眨了眨眼睛适应光亮。却是置身在宴会贵宾室的沙发上,周围站着同个部门的同事一脸嬉笑地看着他。


他猛地起身,环顾四周,哪儿有蓝博文的影子。


有同事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促狭地开玩笑:“ 看样子是做了一场好梦。”


叶承康并无心思搭理,却听到外面一阵骚动,过了一会儿,有人惊慌失措地推门进来:“ 不好了,出事了!”



“有闹事的人进来,蓝总受伤了!”



亓佳柒是十四

互換來啦 @阿彡
面對變成小孩的成熟組,少爺和阿滔給出了不同的反應。
少爺:被可愛到不知道該有什麼表情總之先拍照。
阿滔:這就是!!奀仔啊!!!

互換來啦 @阿彡
面對變成小孩的成熟組,少爺和阿滔給出了不同的反應。
少爺:被可愛到不知道該有什麼表情總之先拍照。
阿滔:這就是!!奀仔啊!!!

areuthere

【古辉】官配组 · 明知注定了深爱着你是死罪

我又来了,发现大家都有摸鱼所以我也摸。

突然对秋伟zqsg,双视角。


又要劳驾大家移步。

https://b23.tv/av76941656

我又来了,发现大家都有摸鱼所以我也摸。

突然对秋伟zqsg,双视角。


又要劳驾大家移步。

https://b23.tv/av76941656

亓佳柒是十四

面對變成小孩的長不大組(這是啥),井sir和阿藍給出了不同的反應。
使徒男團好好玩。

面對變成小孩的長不大組(這是啥),井sir和阿藍給出了不同的反應。
使徒男團好好玩。

墨妤琋

【拉郎.藏伟13】

凌晨两点,地藏就醒了。

准确来说,是被张子伟翻身的动静闹醒的。

“怎么了?”地藏转身,抱住张子伟,“又抽筋了?”

“嗯……”张子伟翻身窝进地藏怀里,“对不起,吵醒你了……”

“没有,”地藏放开他,起身走去卫生间,“你别动,我帮你用热毛巾揉揉……”

---两个月前---

张子伟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动不动就会抽筋,常常睡到半夜会被突然抽醒。

地藏睡得沉,张子伟也不忍心大晚上把人叫醒,只好独自一人挨痛,翻来覆去的,一夜也睡不好。

就这样熬了几天,张子伟白天起来便时常打瞌睡,眼底的乌青越来越重。

终于,地藏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一天吃早饭,眼见张子伟的脑袋都快点进面前的粥碗里了,地藏再也忍不住开口,“阿伟,你,最近睡眠质量怎...

凌晨两点,地藏就醒了。

准确来说,是被张子伟翻身的动静闹醒的。

“怎么了?”地藏转身,抱住张子伟,“又抽筋了?”

“嗯……”张子伟翻身窝进地藏怀里,“对不起,吵醒你了……”

“没有,”地藏放开他,起身走去卫生间,“你别动,我帮你用热毛巾揉揉……”

---两个月前---

张子伟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动不动就会抽筋,常常睡到半夜会被突然抽醒。

地藏睡得沉,张子伟也不忍心大晚上把人叫醒,只好独自一人挨痛,翻来覆去的,一夜也睡不好。

就这样熬了几天,张子伟白天起来便时常打瞌睡,眼底的乌青越来越重。

终于,地藏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一天吃早饭,眼见张子伟的脑袋都快点进面前的粥碗里了,地藏再也忍不住开口,“阿伟,你,最近睡眠质量怎么这么差啊?”

“啊?”张子伟抬起头迷迷糊糊地看着他,“没有啊,挺好的……”

“哦”地藏不说话了。

当天晚上,地藏便偷偷留了个心眼。

晚上11:30分,在地藏闭眼假寐了近一个小时后,身旁传来一阵絮絮声。

“嘶……呃……”是张子伟的声音。

“怎么了,阿伟?”地藏听了一会儿转过身,问。

“没…没事……”

“什么没事?!!”地藏坐起来,“你这样好些天了吧?”

见张子伟半天不说话,地藏弯下腰,小声,“阿伟?”

伸手一摸,枕头湿了大片。

张子伟哭了。

“哎,阿伟,你别哭啊!”地藏慌了神,连忙把人抱到怀里,“你到底怎么了嘛?”

张子伟不说话,只哭,肩膀一耸一耸的。

地藏叹了口气,转身打开床头灯,疼惜得抹去张子伟面上的泪痕,“到底怎么了?阿伟,你告诉我好不好?"

“疼”张子伟哽咽,“腿疼……”

“怎么会腿疼?”地藏伸手替他摁了摁,问。

“不知道,嗯…就抽筋,嘶…疼……”张子伟小声吸了口气。

“我给你揉揉,你躺下,快睡吧……”

一番折腾下来,当张子伟真正入睡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

地藏看着他睡着了也紧皱着的眉头,轻叹了口气,起身走去阳台。

“喂……”

“丢!”邵志朗在电话那头轻骂了一声,“冯振国!你大半夜要死啊?!!知不知道老子正忙着呢!!!”

“一边去儿!阿蓝腿抽筋吗?我是说,他怀孕的时候腿会抽筋么?”

“怎么?”邵志朗平静下来,“子伟腿抽筋了?你等等,我帮你问问……”

过了一会,邵志朗重又接起电话“帮你问过了,多用热水,热毛巾敷敷,有空多泡泡脚,钙片要少吃啊,吃多了孩子脑壳硬,不好生……不对!你们剖腹吧?当我没说……”

地藏沉默了片刻,幽幽开口:“那个,我们打算顺产……”

“我丢!我敬阿伟是个英雄……唉哟!阿蓝,你怎么又掐我??”

“行了,你忙吧,谢谢了……”地藏挂断了电话。

地藏放下电话,盯着张子伟的睡颜看了一会,躺下,抱着他,小声,“睡吧,阿伟……”

之后,地藏每晚便睡得极轻,张子伟一动他就醒了,每天替他又敷又揉,总算把抽筋的症状消缓了下去……

---房间---

“喂!你轻点,疼……”

“好好好,我轻点,我轻点……”

张子伟看着地藏一脸认真地放缓力度者他按柔舒缓,小声道:“辛苦了……”

“啊?”地藏抬头,愣了一下,冲他笑笑,“辛苦什么?你才辛苦了。”说着,把头轻靠在张子伟肚子上,“还好,这臭小子总算快出来了……”

“嗯……”张子伟揉了揉他的头发,笑了。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下一篇该出生了吧?太棒了!!!


墨妤琋

【拉郎.藏伟12】下

“嗯,陆Sir,怎么了?”井进贤接起电话,环顾四周众人八卦的眼光,默默抚额,在心中为他的老友默哀三秒。

“没什么大事”陆志廉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就是想问问你,你同阿滔的婚戒在哪买的?”

“哦,你要什么样的?不对,你要买戒指干什么?”井进贤在众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中,被迫加入了"八卦大军"。

“哈”陆志廉笑一声,“哎呀,还没跟你说呢(天真的陆Sir)前些日子的事,是个会计,人可好了。别废话,回头带你认识,先告诉我戒指哪买的?”

“都买戒指啦?你速度够快,行,我把店名发给你……”

“好。”

井进贤放下电话,“好了,真相大白了。”

“不会吧???”蓝博文依然沉浸在老友被猪拱了的悲伤中,“...

“嗯,陆Sir,怎么了?”井进贤接起电话,环顾四周众人八卦的眼光,默默抚额,在心中为他的老友默哀三秒。

“没什么大事”陆志廉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就是想问问你,你同阿滔的婚戒在哪买的?”

“哦,你要什么样的?不对,你要买戒指干什么?”井进贤在众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中,被迫加入了"八卦大军"。

“哈”陆志廉笑一声,“哎呀,还没跟你说呢(天真的陆Sir)前些日子的事,是个会计,人可好了。别废话,回头带你认识,先告诉我戒指哪买的?”

“都买戒指啦?你速度够快,行,我把店名发给你……”

“好。”

井进贤放下电话,“好了,真相大白了。”

“不会吧???”蓝博文依然沉浸在老友被猪拱了的悲伤中,“阿尧这算什么?没进ICAC,就嫁了个ICAC?疯了吧?”

“不行,我要打电话问问阿尧……”说着,蓝博文掏出手机。

“哎,阿蓝等一下!”邵志朗扔下碗拦住他,“阿尧既然不愿自己跟我们说,指不定人家害羞呢!等人家完全确定关系了,自然会说的……”

蓝博文听闻,点点头,不再说话。

程滔在一旁看着,笑着打趣道:“放心好啦,阿蓝,阿廉既然都要买戒指了,肯定是特别喜欢许会的,还有,许会谈个恋爱,你在这操这么多心干嘛?那要是以后囡囡嫁人了,你女婿还不得给你絮叨死?”

一番话说完,众人哄堂大笑。(当然了,不包括邵志朗,此人在听到囡囡要嫁人的时候,脸就黑得像锅底一样了……)

蓝博文转了转手边的魔方,也笑了。

一顿饭,因为八卦的消息,吃得香甜了不少。

吃过饭,众人纷纷起身告辞,程滔勾着张子伟的肩,“我家甜仔等你儿子啊!”

“行”地藏走过来,把张子伟圈进怀里,“白送你都行……”

张子伟在程滔等人戏谑的眼神中狠狠瞪了地藏一眼,转身回屋。

地藏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了一下,送众人离开。

【小剧场】

“喂!”傍晚飞机洗完澡,推开书房门,冲Jimmy喊。

“嗯?”Jimmy放下报纸,“怎么了,飞机?”

飞机走过去,双手撑在桌子上,把Jimmy圈在怀里,“我们生个孩子吧……”

“不要”Jimmy推开他,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为什么?!!”飞机在他身后喊。

“不为什么,我不想要”Jimmy也不回头看他,“你早点睡吧,我去洗澡……”

“可是我想要……”飞机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哭腔,“我想要个孩子,我在想,如果哪天出门,我没回来,还有个小人可以以后陪你,是不是也挺好的?”飞机抽了抽鼻子,“好了,我想说的就这么多,我先回房了……”说着从Jimmy僵硬的身侧直径离开。

Jimmy在书房愣了许久,最后走到卧房门口,犹豫再三推,开了房门。

才进门,Jimmy便看见了,把自己捂得只剩下一个后脑勺的飞机。

他走过去,摸了摸飞机的'刺猬毛',“飞机?”Jimmy轻叹了一声,“不是我不想要孩子,只是……”他顿了一下,“你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伤加起来不下百处,自己的身体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你不知道么?怀个孩子对身体有多大的伤害,你知不知道?你知道阿蓝生完他们家囡囡之后休养了多久吗?你……”

Jimmy感受到身下人颤抖的身子,叹了口气,“飞机,你听着,我李家源可以什么都不要,社团少你一个不会死,家里没有孩子无所谓”他停顿了一下,“但我没有你,会死……”

他话音刚落,飞机便突然从被子里把头抬起来,用哭的通红的眼睛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脱力般地倒回枕头上,“不生便不生吧,你快去洗澡,我累了,先睡了……”声音闷闷的。

只可惜,Jimmy被他那一眼盯得起了反应,深呼吸了几次,没忍住。

他缓缓拉下领带,“飞机,我突然有点改变主意了……”

【拉灯】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总算把这一篇给我码完了!太长了!!!手稿写到我想当场去世,各位看官,还满意吗?

其实这已经算不上一篇单纯的《藏伟》文了,每对CP都有涉及一些。

因为第一次写文,又正处初三,很多地方写的很仓促,没有改,大家伙多多担待啊!

留下评论好嘛?爱你们哟~(^з^)-☆

墨妤琋

【拉郎.藏伟12】中

“乖?”蓝博文诧异,转头看了看程滔,“那是阿滔家的甜仔,囡囡啊……”他叹了口气,“那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邵志朗,不要太皮……”

“不过"蓝博文顿了一下,“阿伟,你家要是个儿子,那我家囡囡可就赚到了……”

“喂!等一下!”蓝博文话音未落,程滔就拦住了他的话头,“我们家也是个姑娘诶……”他看了张子伟一眼,“阿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家甜仔?”

张子伟忍不住笑了一下,回头冲厨房里喊,“冯振国!你快出来,再不出来,你儿子就要给我卖了!”

地藏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要卖赶紧卖!谁要送给谁!这小子烦死了!”(地藏:什么无良作者?!!因为这小崽子,我都几个月没碰过阿伟了!!)

听了地藏的话,一时间,众人笑作一团。

程滔...

“乖?”蓝博文诧异,转头看了看程滔,“那是阿滔家的甜仔,囡囡啊……”他叹了口气,“那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邵志朗,不要太皮……”

“不过"蓝博文顿了一下,“阿伟,你家要是个儿子,那我家囡囡可就赚到了……”

“喂!等一下!”蓝博文话音未落,程滔就拦住了他的话头,“我们家也是个姑娘诶……”他看了张子伟一眼,“阿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家甜仔?”

张子伟忍不住笑了一下,回头冲厨房里喊,“冯振国!你快出来,再不出来,你儿子就要给我卖了!”

地藏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要卖赶紧卖!谁要送给谁!这小子烦死了!”(地藏:什么无良作者?!!因为这小崽子,我都几个月没碰过阿伟了!!)

听了地藏的话,一时间,众人笑作一团。

程滔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伸手护住笑瘫在沙发上的张子伟,“怎么样?阿伟,你考虑一下,是喜欢囡囡还是甜仔?如果是甜仔,我们现在就可以把聘礼和嫁妆讨论一下了……”

“不用嫁妆,我们家带着聘礼直接过去。”

“那感情好,估计井进贤也舍不得女儿嫁过来……”

正当众人一起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时,门铃响了,洪文刚起身去开门。

来客走进来,“阿酷……你这是?”张子伟同其他几个人停下谈话,愣住了。

“怎么?”阿酷一手撑着腰,一手扶着泽西的手臂坐下,“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蓝.淡定.博.沉稳.文看了一眼众人,开口结巴道,“就,就是……”

“就是什么啊?”泽西做到阿酷身边,揽住他的肩膀,“你们就这么不相信小爷是上面的?”

“好了”阿酷拍拍他的手,“去把我早上煲地汤送到厨房去。”

“好嘞!”

看着泽西端着锅一蹦一跳地走远,阿酷回头看着张子伟他们,“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说着温柔地笑了笑,“他怕疼啦,一个小伤口都能叫唤半天,生孩子那么痛,那就我来好了……”

“说的好!”蓝博文带头鼓掌,心里头把邵志朗骂了个狗血喷头。

(远在厨房的少爷打了个喷嚏:??谁在想我?)

一行人正笑着闹着,门外。

“阿伟哥!开门啊!!”

是飞机。

张子伟皱眉笑了一下,像众人摆摆手,起身开门,接住了扑进自己怀里的飞机。

“飞机,你小心一点”李家源拎着红酒跟在他后面,“摔着了他,冯振国可饶不了你……”

飞机吐了吐舌头,挽着张子伟进了客厅,一眼便看见了坐在人群中的阿酷。

“哇!阿酷!怎么连你和泽西也……”飞机回头盯着李家源看了一眼,“有小宝宝啦……”

正说着,井进贤走过来,“洪生,你去把嘉豪喊起来吧,吃饭了……”

---餐桌上---

“对了,井Sir”地藏给张子伟舀了碗汤,问。

“怎么了?”井进贤放下碗。

“陆Sir是不是谈恋爱啦?”

“啥?”地藏话音刚落,邵志朗便开口了,“'清正廉洁'谈恋爱了?嘉豪你知不知道?”

陈嘉豪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是个会计吧?阿蓝你认识不?许植尧。”

“他?”蓝博文愣了一下,“阿尧和陆Sir谈恋爱了,他们怎么认识的?”

“好像是案子上认识的,许会是污点证人吧?”一旁正给飞机挑鱼刺,并默默拿走他面前两只陶瓷勺子的李家源开口。

“对对对!”泽西突然激动,咳嗽了几声,阿酷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背,“我知道是什么案子,走私洗钱的那个是不是??”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案子”井进贤想了一会,开口,“但也没听他说过有这回事啊?”

正说着,井进贤的手机响了。

是陆志廉。

“喂,阿井”


墨妤琋

【拉郎.藏伟12】上

事情发生在一天晚上睡觉前。

那天张子伟突然拉了拉地藏的袖子,“喊阿蓝他们再来家里聚一下吧,等生完小孩,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

地藏摸了摸他的肚子,想了一下,“行”说着拿过手机。

---群聊ing---【老攻们的基地6】

一个专情的毒贩:周末有空吗,来我家啊?

井Sir:好,我同阿Dee晚些到

小法医的男人:看阿豪能不能起来吧

飞机是我大佬:飞机说他要来,我带他过去

小赌侠的阿酷:我们去

同阿蓝住一起的少爷:不在冷库吧?

一个专情的毒贩:那行,都来啊

一个专情的毒贩:@同阿蓝住一起的少爷  滚!!

---周末---

一大清早,张子伟便醒了,他撑着床沿坐起...

事情发生在一天晚上睡觉前。

那天张子伟突然拉了拉地藏的袖子,“喊阿蓝他们再来家里聚一下吧,等生完小孩,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

地藏摸了摸他的肚子,想了一下,“行”说着拿过手机。

---群聊ing---【老攻们的基地6】

一个专情的毒贩:周末有空吗,来我家啊?

井Sir:好,我同阿Dee晚些到

小法医的男人:看阿豪能不能起来吧

飞机是我大佬:飞机说他要来,我带他过去

小赌侠的阿酷:我们去

同阿蓝住一起的少爷:不在冷库吧?

一个专情的毒贩:那行,都来啊

一个专情的毒贩:@同阿蓝住一起的少爷  滚!!

---周末---

一大清早,张子伟便醒了,他撑着床沿坐起来,看了看手机:8:30,摇了摇头,转身去捏地藏的鼻梁,“喂,醒了!”

“别闹,阿伟,嗯……再睡会儿……”地藏闭着眼睛捉住他的手,喃喃道。

张子伟鲜少可以看到这么软萌的地藏,觉得好玩,用另一只手撩拨着他的头发,“不想起?”

“不起!”

“那……”张子伟起了个坏心思,“喜不喜欢我?”

“喜欢……”

“我好看那些辣妹好看?”

“你最好看,我最中意阿伟了……”

“嘿!”张子伟猛得抽出手,“早就醒了是不是?赶紧起来!!”

“嘿嘿……”地藏笑了。

---9:00---

二人洗漱完毕下楼。

不多时,敲门声响,地藏起身开门,“咦?井Sir哦,你们不是说晚点来的么?”

程滔把手中的童装递给他,“师父给我们提前放假了(叶Sir:emmmm我有么???)就先过来咯,阿伟呢?”

“在客厅”地藏接过衣服,引他们进了屋子。

---客厅---

进了屋子,井进贤自是自觉,走向厨房,张子伟拉着程滔坐下,瞪了地藏一眼,看着他灰溜溜地去了厨房,笑了一下,与程滔开始大谈育儿心得。

---10:00---

“阿伟,开门啊!”邵志朗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程滔站起来去开门,便看见掐着邵志郎腰间软肉的蓝博文和倚在洪文刚身上的陈嘉豪。

“呦!”程滔笑了一下,扶住陈嘉豪,“陈法医这是怎么了?”

“唉……”洪文刚叹了口气,“怀孕之后就经常困成这样,你们以前不会么?”

看到程滔和蓝博文十分默契地摇摇头,洪文刚不禁皱了皱眉头,把人接过来,进了屋子,冲张子伟点点头,“阿伟,我先把他带到客房睡一会儿……”

洪文刚把陈嘉豪送到房间,出来便看见邵志郎被蓝博文赶去了厨房,想了片刻,也准备去,张子伟喊住他,“洪生,你就别去了,厨房里油烟太大了,别呛着你……”

洪文刚想了一下,点点头,走到他们那坐下。

“对了!”张子伟忽然想到了什么,“阿蓝,阿滔,你们家囡囡和甜仔呢?怎么不带过来?”

“啊?”蓝博文愣了一下,“哦,都送到妹婶那去了,太皮了,别撞着你们……”

“怎么可能?!!”张子伟惊了一声,“她们多乖啊!”

陆绡绡绡绡绡绡绡绡绡

【邵志朗×蓝博文】物不平则鸣 ABO

身经百战水电工x表里不一小幼师   体·内·成·结/内·设 /舔·gang/6 9

全文约5.5k字,没啥剧情基本全肉,激·情码字,注意捉虫

巨雷!巨OOC!慎入!


全文走评论,被吞叫我补。




身经百战水电工x表里不一小幼师   体·内·成·结/内·设 /舔·gang/6 9

全文约5.5k字,没啥剧情基本全肉,激·情码字,注意捉虫

巨雷!巨OOC!慎入!


全文走评论,被吞叫我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