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郁赦

4031浏览    130参与
时雨濛濛

【郁赦×钟宛】

今天教大家背长恨歌

………

春寒赐浴华清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62427

<a href="https://pan.baidu.com/s/15v9F4KWm9VRYtU49_pmO0g 提取码:1r9i target="侍儿扶起娇无力">https://pan.baidu.com/s/15v9F4KWm9VRYtU49_pmO0g 提取码:1r9i

https://shimo.im/docs/96p666VJ3VQvy9xT

今天教大家背长恨歌

………

春寒赐浴华清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62427

<a href="https://pan.baidu.com/s/15v9F4KWm9VRYtU49_pmO0g 提取码:1r9i target="侍儿扶起娇无力">https://pan.baidu.com/s/15v9F4KWm9VRYtU49_pmO0g 提取码:1r9i

https://shimo.im/docs/96p666VJ3VQvy9xT

春依盎然

【原创】摄政王大婚

*京城正阳酒馆内一桌谈客—————


“这位兄台,听说了吗?今日摄政王大婚,那新娘子竟是个男的!”


“害,这有何稀奇?一看小郎公你就非京中人吧?”


“小生不才,老家地远偏僻,近日初到京城。兄台又是如何知晓我非本地人的?”


“哈哈哈哈,小郎公远离京中,自是不知道当今摄政王的传闻了。说是传闻,其实京中早已传遍,摄政王从不近女色,同当今科举大考官钟宛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青梅竹马?”书生疑惑一问。


那年纪较大的男子讳莫如深地一笑,“那钟宛便是摄政王要娶的男妻!”


*摄政王府邸内——————


“哎哟喂,这都什么时辰了,王妃怎么还没起来呢!”冯管家急忙

*京城正阳酒馆内一桌谈客—————


“这位兄台,听说了吗?今日摄政王大婚,那新娘子竟是个男的!”


“害,这有何稀奇?一看小郎公你就非京中人吧?”


“小生不才,老家地远偏僻,近日初到京城。兄台又是如何知晓我非本地人的?”


“哈哈哈哈,小郎公远离京中,自是不知道当今摄政王的传闻了。说是传闻,其实京中早已传遍,摄政王从不近女色,同当今科举大考官钟宛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青梅竹马?”书生疑惑一问。


那年纪较大的男子讳莫如深地一笑,“那钟宛便是摄政王要娶的男妻!”


*摄政王府邸内——————


“哎哟喂,这都什么时辰了,王妃怎么还没起来呢!”冯管家急忙忙地跑进了王府内院。


钟宛揉揉眼睛,迷朦地看着冯管家,“现在几时了?”


“都已经辰时了,今天可是大日子,王妃可别误了大事!”


大事......钟宛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今天可是他和郁赦成亲的日子。钟宛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可还没弯起嘴角就咳出了声来,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起来,腰疼的厉害。


冯管家赶忙斟了一杯茶水递到钟宛手边,问“王妃这是怎么了?”


钟宛面上一红,喝了口茶水,心说还不是郁赦昨晚要的太厉害。


冯管家来不及琢磨钟宛的脸色,只是急切道“王爷上早朝前吩咐说昨晚您歇息得晚,不让我们打搅您,让您睡到自然醒,可这已经辰时了,您再不起可真是要晚了。长公主殿下已经在正厅等您半天了,您快去看看吧。”


钟宛点点头,让冯管家退出去了,自己开始穿衣服。




惊弦
惊鸿遇,酩酊醉深宫。 不解意,...

惊鸿遇,酩酊醉深宫。

不解意,只朗月清风。

朝夕不辨情衷,千金难求两心同。

离书藏诗卷,风吹幡动。


【网易云】http://music.163.com/song/1399432874/?userid=434888988

惊鸿遇,酩酊醉深宫。

不解意,只朗月清风。

朝夕不辨情衷,千金难求两心同。

离书藏诗卷,风吹幡动。


【网易云】http://music.163.com/song/1399432874/?userid=434888988

长相守

【当年万里觅封侯 | | R】郁赦钟宛《你的泪》

被制裁啦  再发一次


每次写钟宛和郁赦我都把自己感动得哇哇哭


这次先是被林思宣璟(哑巴和四皇子)逗乐了


然后又写哭了😂我真的厉害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1731723371207

被制裁啦  再发一次


每次写钟宛和郁赦我都把自己感动得哇哇哭


这次先是被林思宣璟(哑巴和四皇子)逗乐了


然后又写哭了😂我真的厉害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1731723371207

香酥小黃魚.
郁赦嘴唇微微抖动,哽咽,“我同...

郁赦嘴唇微微抖动,哽咽,“我同归远,原本是门当户对的。”

郁赦嘴唇微微抖动,哽咽,“我同归远,原本是门当户对的。”

朝花惜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miasxi兮子

开学太忙了忘记交作业就很bad…
字素来自 @Ella黎小仙女er 太太!太好看了!
柿宛一生推(๑ `▽´๑)۶

开学太忙了忘记交作业就很bad…
字素来自 @Ella黎小仙女er 太太!太好看了!
柿宛一生推(๑ `▽´๑)۶

秦一俏。

前尘事了

#算是给当年万里觅封侯续写的一个番外。

钟宛是我的意难平,这篇文也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绝对原创

#俏俏的第一篇文

我尽量贴合着原著写了。

但是我一咸鱼文笔生疏,如有什么不满,还请见谅。

#感谢漫漫亲妈给了我们一个怎么好的钟宛。

————————————






          自那摄政王端着副夺权篡位的架势,下了允许钟宛科考的法令之后,钟宛便收了心,老老实实的呆在摄政王府备考。京中却是因这事翻腾了几个来回,多是说摄政王当权,只怕今年殿试只是个哄男宠欢心...

#算是给当年万里觅封侯续写的一个番外。

钟宛是我的意难平,这篇文也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绝对原创

#俏俏的第一篇文

我尽量贴合着原著写了。

但是我一咸鱼文笔生疏,如有什么不满,还请见谅。

#感谢漫漫亲妈给了我们一个怎么好的钟宛。

————————————






          自那摄政王端着副夺权篡位的架势,下了允许钟宛科考的法令之后,钟宛便收了心,老老实实的呆在摄政王府备考。京中却是因这事翻腾了几个来回,多是说摄政王当权,只怕今年殿试只是个哄男宠欢心的幌子了,直到殿试当日,传出史宏做正主考,流言才平息了些许。

           对于此事,钟宛到是不慎在意,自从那殿廷中出来,嘴角就吟着一抹笑,心中好似一块大石落地。至于结果,倒是不重要了。于钟宛而言,只要给他一个资格,这状元,便是别无二家了。

           坐在轿子上,钟宛看着身后淡出视野的金銮大殿,不禁出神,七年了,他终归还是回来了。老师若是泉下有知,应当能对他这个操心的学生,原谅几分了吧。

          只可惜不等他好生回味一下这番感慨,就被那等在摄政王府的一身朝服给赶了个干干净净。

——正一品大臣朝服。

         不肖多想,钟宛知道,日后,他便是这元廷的新太傅了。

         钟宛谢了恩,恍惚的说,这人也真的是,榜单未下,圣旨未下,他怎么就能如此直接的将朝服送了来呢。

         自然,虽是如此埋怨,钟宛心中仍是被暖了个一塌糊涂。他想,七年就七年吧,能被一个人关怀至此,七年又能怎样呢。

          只是这事当真是错怪了郁赦,这身朝服,乃是宣从心与宣瑜两个后生一番合计的功劳。

           诚然,郁赦也绝非完全冤枉。

          事说半月前,在钟宛呆在摄政王府备考之时,郁赦派人让汤氏两兄弟见了个面,甫一碰面,两人便满面诧异。

         只可惜那 郁赦黑心的很,不待两人说些什么就将此二人分开了去,一番无声威胁,便将汤钦丢去了宣瑞处,汤铭则丢给了宣瑜和宣从心,各遣一心腹家将看着,让这两人给宣氏三兄妹念叨前朝旧事。

          一方面是想着这三人身为宁王遗脉,应当知道这些个不酸不臭的事情,另一方面,郁赦也的确是存了私心,他是诚心诚意的不想宣瑞好过,更是诚心诚意的,想让宣瑜宣从心这对双生子,知晓他们的哥哥承受了何种苦难。这样,日后不论姐弟二人何人掌权,都不会轻易对钟宛妄生猜忌。一个宣瑞已经够了,他看不得钟宛日后在承受一次锥心之苦,哪怕是半分的可能性,他都要给切了。

           只是郁赦千算万算都没料到,这宣瑜也有闷声干大事的时候。

       

           不日后,殿试结果公布,榜首,钟宛。

           一同被公布的,是钟宛殿试的内容。不得不感叹广大人民群众的能力,不过几日,钟宛往日参试的答卷与所做诗词文赋便被扒了个干净,虽说其中必然是有某些人推波助澜的功劳。

           一时之间,钟宛这个名字,再次传遍大江南北,新科折桂,连中三元。蹉跎了七年的岁月,钟宛又一次被冠上了风流之名,只是此次,乃是文人才子的真风流。

           次日登朝,钟宛身着新科状元的服饰,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了满朝文武的面前,摄政王亲自宣读了册封钟宛为太傅的圣旨,宣从心又亲下了免钟宛礼仪的懿旨。旨意传达后,郁赦端着摄政王的架子,不咸不淡的开了口:“恭喜钟大人明宣入紫宸,前些日子整理宁王旧物,翻出了一把椅子,本王与皇上商议许久,此时那椅子,已在中书省等着大人了。”

           钟宛心下一动,言:“谢主隆恩。”

           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钟宛与郁赦的眼神交汇,甫一对视,具是会心一笑。

           旁人或许不解郁赦此言何意,钟宛确是清楚非常,那把椅子,早该是他的了。

           下朝后,本是想携着郁赦腻歪回府一番的钟宛,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被史宏拦了去。

           要说这史宏也当真是刚正不阿,死脑筋的很。当了钟宛的主考,竟是半点拌子没下。听着钟宛在考殿中的答案还赞赏的频频点头。

          于是只见这刚正不阿的史大人的开了口:“史老太傅昨夜给我托梦了....”

          钟宛:“..........”

           没理会钟宛做何反应,史宏自顾自的接了下去:“史老太傅托我来给你传个话,他说他从不曾怨过你。蹉跎许久,你得这状元实至名归,希望你接着他的位子,为官清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钟宛征然的瞧着史宏语出惊人的喋喋不休,竟是不着边际的走了神:原来这史宏竟也如此可爱。

          “..........前尘往事已然蒙尘,不必拘泥过去,宏儿也不怨你了,你做的很好。”

          刚一说完,史宏就头也不回的没了影。

          满心征然的钟大人拉着郁赦回了府,一路上不言。

           只是刚一下骄就被摄政王府大门上的那块匾额砸了个晴天霹雳。只见上书:“太傅府”。

           怪只怪郁赦往日作恶太多,又对那看着汤铭心腹家将下令,只说是别让他胡乱杜撰言语蛊惑上听。可那汤铭又怎是省心的主,几番牵扯硬是将话头扯到了郁赦的身上,将那郁小王爷的混事扯了个遍,心腹家将有心想拦,可人家半分不曾编造,索性眼观鼻鼻观 心的静默了。

          一番下来,在配上郁赦平日那寡淡面容,宣从心不知如何,却当真是给宣瑜埋下了个心理阴影。想着郁赦曾说不必给钟宛新建府邸,宣瑜愈发觉得他哥哥在郁赦那会受到委屈。来日二人和离,钟宛岂不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于是小皇帝耗尽平生脑力,权衡左右,做出来一个他认为最好的决定。胖手一挥,便下了他生平第一道旨意,命工部私下里秘密打造了这惊世骇俗的牌匾,将摄政王府直接赠给了钟宛。

          钟宛与郁赦听着这鬼扯的旨意,当真是哭笑不得。那工部也当真是个人才聚集地,有心要卸摄政王的权,竟是半分消息也没透露出来。自然,也是郁赦对这种小打小闹的工事没有上心。

          领了旨意后,钟宛看着郁赦那懵然的神色,突然一笑,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世子,这七年,我没白活。”

          至此,前尘事了。寂寞了七年的热血,终是沸腾回来了。

雪月

宛宛和柿子~

(动作有参考哒)

宛宛和柿子~

(动作有参考哒)

长相守

【当年万里觅封侯 | R】《钟宛醉酒》

有点私设  因为我想看喝多撒娇的钟宛😃


🚗篇幅没写太多   主要是写可爱来着


然而写到最后居然还是泪目了  他俩太好了😭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08530456812443

有点私设  因为我想看喝多撒娇的钟宛😃



🚗篇幅没写太多   主要是写可爱来着



然而写到最后居然还是泪目了  他俩太好了😭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08530456812443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后续

翌日,郁赦觉得不能再让钟宛如此闲下去,怕他再做出些惊人的事来。扶持新帝登基已有近半年,两人如今已无需日日到议政厅帮看奏折,偶尔去几次略加提点即可。从心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丫头,宣瑜跟着太傅也在日日精进,再加上忠臣帮扶,一切慢慢步上正轨。

由此郁赦有了过段闲散日子的念头。近日无大事,更何况郁赦手下暗庄,若有什么急事和皇城消息往来也没有大问题,他便提出要带着钟宛南下微服私访。而宣从心之前作为闺阁女子,对外界信息较为闭塞,近来终于了解到了郁赦钟宛二人多年来的爱情故事,只觉得缠绵悱恻。再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一些小动作,小丫头只觉得摄政王多年终于如愿追到钟宛,如今两人恩恩爱爱,自然要全力支持两人的二人世界,...

翌日,郁赦觉得不能再让钟宛如此闲下去,怕他再做出些惊人的事来。扶持新帝登基已有近半年,两人如今已无需日日到议政厅帮看奏折,偶尔去几次略加提点即可。从心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丫头,宣瑜跟着太傅也在日日精进,再加上忠臣帮扶,一切慢慢步上正轨。

由此郁赦有了过段闲散日子的念头。近日无大事,更何况郁赦手下暗庄,若有什么急事和皇城消息往来也没有大问题,他便提出要带着钟宛南下微服私访。而宣从心之前作为闺阁女子,对外界信息较为闭塞,近来终于了解到了郁赦钟宛二人多年来的爱情故事,只觉得缠绵悱恻。再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一些小动作,小丫头只觉得摄政王多年终于如愿追到钟宛,如今两人恩恩爱爱,自然要全力支持两人的二人世界,甚至在二人临行前叮嘱钟宛哥哥要对摄政王体贴一些,不要耍小性子。

钟宛默哀自己在弟妹这里的名声彻底坏了,一边高高兴兴的和郁赦启了程。多年前,郁赦曾以世子的身份南下,当时在一对老夫妇家中借住多日,当时的郁赦性情已经有些古怪,但是两位老人对他还是很好。此次故地重游,他带着钟宛去看望了那对老夫妇。多年过去,老夫妇的儿女已经成家,看着郁赦携佳人前来,就像看到了自己又一个孩子终于找到归宿一样欣慰。

南方民风开化,两位老人并没有因为钟宛的性别而对这段姻缘有什么特别的看法,依旧祝福连连。老夫妇还留二人吃了一餐饭,钟宛初次尝到南方特色的家常菜,接着又和郁赦开始后续的行程。

此次郁赦带着钟宛,算是按着之前自己一人前来的路线走了一遍。江南水乡,各种风土人情、特色吃食、当地景色等等一一看过,放在现代这就是蜜月旅行啊。只是两人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外出跋涉,晚上往往是节制地点到为止,最多还个五六十文钱也就作罢了,只有几次两人实在想对方得紧,做到了最后。这样过了月余,最后两人来到苏州,画舫听戏。

多年发展,画舫又多了些新意,原本都是单人租一条船,或是一帮人一条船,一起在厅堂中听戏喝酒。而今画舫规模增大,船上又新设置了几个小隔间,配有一张卧榻和其他一些生活必需品,可供客人休息。隔间前用屏风围出一块空间,不耽误听戏也能很好的保有私密,累了还可到后方隔间中歇息。两人上了船,到了屏风围出的私密区域,钟宛脑中灵光一闪,当年自己初初进京,林思对自己说过什么……郁赦当年是不是自己一个人来苏州画舫听了一晚上戏,还是两人的同人话本改编的,那现在,这……

钟宛当场僵住,随后被郁赦搂着坐了下来,不多时戏就开了场。钟宛的愿望终究落了空,而且与时俱进,唱的是摄政王和钟姓状元郎的爱情故事。

看着钟宛红透的两颊,郁赦更凑近了些,在钟宛耳边道:“归远,之前那事……我便猜你也是喜欢这话本子的。”

“子宥……”钟宛听得台上正唱着的戏文,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句外面客人的小声议论,实在是害臊得紧,也不知能说些什么。

郁赦也很无辜啊,“怎么了,是不喜欢吗?”

钟宛偶尔是真的搞不懂郁赦的脑回路,索性破罐破摔,羞恼地起身把郁赦拉到隔间的榻上,“确实不喜欢,所以不听了,子宥让我来还债吧。”说完低头吻了上去。

船在水上飘飘悠悠一夜,两人也是飘飘悠悠彼此消磨。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下

给宣璟支完招,钟宛开始认真思考起关于自己和郁赦的事情。

钟宛多年前初到黔南,为了生存编出的瞎话不想引出了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没想到的是这些故事深得郁小王爷的喜爱。钟宛想起自己初到京中时被郁赦堵在书房朗读同人本的画面,想起郁赦那满满一书架的话本,还有郁赦对话本内容倒背如流的掌握程度,心中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而如今已经是摄政王的郁赦,依旧没有放弃过去的爱好,新出的话本一本本的往回带。在府上的闲暇时光,郁赦偶尔还会到架子上随手抽一本来,按着书中的对白跟钟宛讲话,然后按着书中所写对他酱酱酿酿。虽然想来有点羞,但是摸着良心来讲,钟宛挺喜欢的。

要不然自己也给郁赦创作一本?画册就算了,凭自己...

给宣璟支完招,钟宛开始认真思考起关于自己和郁赦的事情。

钟宛多年前初到黔南,为了生存编出的瞎话不想引出了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没想到的是这些故事深得郁小王爷的喜爱。钟宛想起自己初到京中时被郁赦堵在书房朗读同人本的画面,想起郁赦那满满一书架的话本,还有郁赦对话本内容倒背如流的掌握程度,心中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而如今已经是摄政王的郁赦,依旧没有放弃过去的爱好,新出的话本一本本的往回带。在府上的闲暇时光,郁赦偶尔还会到架子上随手抽一本来,按着书中的对白跟钟宛讲话,然后按着书中所写对他酱酱酿酿。虽然想来有点羞,但是摸着良心来讲,钟宛挺喜欢的。

要不然自己也给郁赦创作一本?画册就算了,凭自己的行文水平来说,创作的话本质量应该是比外面流传的高很多的。

想着想着,钟宛越发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文笔不成问题,只是情节还是要好好斟酌一下的。在流传的话本中,自己一直是高冷才子,是郁赦对自己长久的求而不得,于是各种宠着哄着,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钟大才子终于被郁小王爷勾搭回家,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嗯……自己要高冷一点,子宥会怎么哄呢?

晚上用膳时,钟宛一改席间闲适放松的风格,开始秉承“食不言”的原则,用过膳又继续坚持后半句“寝不语”。整个过程钟宛也不能说冷落了郁赦,只是少了些平日的亲昵和腻歪,郁赦看着钟宛眼神中犹自带着的高冷矜贵,面上不显,只是在心里琢磨钟宛这是怎么了。

洗漱之后,钟宛在床上躺平,盯着床幔只等郁赦来哄人。郁赦看着平日积极地想还自己那两三文钱的人老老实实躺着,心中甚至有些欣慰。钟宛身子不好,郁赦心疼他于是总是点到为止,轻易不过分折腾他,偏偏钟宛总是上赶着来撩拨自己,惹得郁赦常常忍不住。现在心上人难得乖巧,郁赦倚在床头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边看手中的折子,心情莫名有些愉悦。

另一边的钟宛就不那么好受了,但是又不想卸下高冷伪装让自己功亏一篑,等着等着都困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着了的钟宛不自知的往郁赦这边蹭了蹭,郁赦感知到他下意识的小动作很是受用,熄了灯也睡下了。郁赦伸手把钟宛环在胸前,而钟宛习惯性的把头埋了埋,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钟宛又恢复了那副高冷的样子。这样的情况维持到了第三天,郁赦觉出不对,归远这好像不是在同自己玩什么情趣的小把戏,他是认真的。那他每日还让自己抱着睡是怕自己觉出异样吗?自己发觉了他就不方便跑了……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伤到归远了?但是自己最近似乎没做什么呀?归远会不会又不声不响的走了,但是他又能去哪呢?他既然要走,当初又为什么要留下来给自己希望?

郁赦赤红着眼去了书房,想找钟宛问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他不甘心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把人放走一次,即使钟宛要走,他也要死个明白。这几日下朝回来,钟宛就钻进书房忙活他的话本大计,郁赦迟迟不哄他,他心里憋着气,将郁赦哄他的桥段编了九九八十一式。钟宛笔下的钟大才子每天生气的频率比用膳还高,让摄政王将自己哄人的功力充分展现。

郁赦推开门就见钟宛在书桌前奋笔疾书,而钟宛听见声一抬头还以为郁赦终于决定来哄自己了,可细细一看,心不由得颤了颤。

“子宥……”郁赦现在的样子颇有些之前发病的征兆,只是两人在一起后郁赦的症状慢慢好转,也是许久没有再这样过了。

郁赦几步到钟宛面前,握住他的手腕,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要发作,“归远你,又要走了吗?”

钟宛心中莫名,但看着眼前人苍凉的面容,感受到他微微的颤抖,想着先把他安抚住了再说。将自己未被握住的手抚上郁赦的脸庞,钟宛看着郁赦发红的双眼,缓缓道,“子宥,我不会走,我永远都不会走。而且你忘了吗,当时神明显了灵的,不是跟你说我不能走吗,难道你忘了,嗯?”

郁赦回望着钟宛,喘着粗气把钟宛一把推倒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两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俯下身狠狠的盯着他,再没有下一步动作。一盏茶的时间,郁赦慢慢冷静下来,直起了身。刚刚自己隐隐有发病的势头,但还好意识还是在的,只要努力克制些就能压下来,看来情况确实因为调理得当在一点点好转了。郁赦舒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伤到归远。

只是猛地又想起自己的推测,郁赦低头无措地看着钟宛,俯身微微圈起他,也不敢用力,“归远,我……以为你又要走了,归远……你说你不会走了是吗?”

看郁赦终于恢复了清明,钟宛松了口气,回抱住郁赦,叹息着重复,“我不走,我不走……”

两人相拥着互相安抚,待平静下来后一同回了寝殿。钟宛的手腕上终究是出了一圈淡淡的勒痕,郁赦心疼地替钟宛细细上药,眉还是蹙着。钟宛看他心中愧疚,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摄政王怎么就觉得我要走了呢?”

郁赦犹豫了下,说起自己的心路历程,钟宛听得心中苦笑,真是个大乌龙,“子宥,我这是在写你最爱的同人话本呢。我那么钟意你怎么舍得走?倒是你,一点都不知道哄哄我,给我提供些写文素材。”

郁赦听着怔了一下,“嗯?话本?”说完把药膏放在一边,搂着钟宛将他压至身下,初听真相郁赦恨得有点牙痒痒,“归远不愧文曲星转世,这么大能耐呢。”身下钟宛挑眉笑了笑,一副挑衅的样子,郁赦终于忍不住,决定遂了钟宛的愿好好哄哄他,但也不忘细细避开钟宛上了药的那只手。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中

这钟宛也不愧是文曲星转世,脑子就是灵光。宣璟一面在心里夸着钟宛,一面站在书桌前手下不停。

这么些年,是林思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保护自己,自己要不要也让林思感受一下被照顾的感觉?嗯,可以跟厨子学着做点什么,最好是林思爱吃的,但是林思好像不挑嘴,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这就比较难办了。

当年自己生辰,林思还因为自己挨了打,至今自己都还没正式的道过歉,也不知他心中有没有心结。为了权谋,林思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和他那好兄弟之间两头不好做,也不知他为了维护自己对钟宛说了多少假话,心里是否至今不过意。还有醉酒那次,自己怎么能那样对他,害得林思久久不敢回来,回来了也体贴一如往昔,没有丝毫怪罪自己的意思。...

这钟宛也不愧是文曲星转世,脑子就是灵光。宣璟一面在心里夸着钟宛,一面站在书桌前手下不停。

这么些年,是林思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保护自己,自己要不要也让林思感受一下被照顾的感觉?嗯,可以跟厨子学着做点什么,最好是林思爱吃的,但是林思好像不挑嘴,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这就比较难办了。

当年自己生辰,林思还因为自己挨了打,至今自己都还没正式的道过歉,也不知他心中有没有心结。为了权谋,林思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和他那好兄弟之间两头不好做,也不知他为了维护自己对钟宛说了多少假话,心里是否至今不过意。还有醉酒那次,自己怎么能那样对他,害得林思久久不敢回来,回来了也体贴一如往昔,没有丝毫怪罪自己的意思。

宣璟的小林思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就想亲亲他抱抱他。还想和他手拉手一起晒太阳,想和他天涯海角的走一走,想和他一直一起。宣璟只是想着,就低头痴痴的笑了起来,直到林思悄无声息落在身后。

一颗脑袋从身侧探过来,疑惑的看着宣璟的书桌,宣璟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捂住桌上的纸。“林思你怎么回事,进来……进来书房不知道告诉我一声吗?不声不响的……”

以林思的身手和反应力自然看清了纸上内容,他忍着笑比划道:殿下我敲门打了招呼的,是殿下太投入,没有注意到。

宣璟低下头,又羞又愤,脸微微的红了。

林思微微弯下身把脸凑到了宣璟面前道:殿下在忙什么?他说的很慢很慢,为了让宣璟能读懂他的口型。

“没什么!”宣璟说完迅速收拾起书桌,想要毁尸灭迹。

林思走过去碰了碰宣璟示意他看看自己,接着比划道:殿下想怎么做都可以,不用不好意思。林思……是愿意的。

宣璟看完林思的手语,不自觉的停了一切动作,然后就被林思拉起手揽进了怀里。不对呀,画上的不是自己抱林思、亲林思吗,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宣璟这么想着,下一秒林思就贴了上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宣璟的脑子还是一瞬间就空白了,由着林思撬开他的嘴,唇舌交缠。

林思动了情,但没忘记现在的青天白日、半敞开的书房门,于是一边吻着宣璟一边把他往书房的角落引。

打断这段旖旎的是移动过程中,不知什么滚落在地的声音,林思怔了怔想起那是什么。趁着这空当,宣璟自觉想要转被动为主动,他刚一动作就又勾起了林思的情欲,当即哪还管什么掉了。

约莫小半炷香的时间,两人才停了下来,宣璟软软的倚在林思肩头轻喘,顺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几颗核桃。

“小林思,那核桃是你的吗?”

林思微微点头。

“你这,可是看上了什么物件,来跟我换银钱的?”宣璟差不多缓过气来了,他站直身子与林思对视,认真道,“林思,当时我们还小,现在长大了,你要买什么直接去账房取钱就是,不需要再来特意知会我。当然核桃我还是会给你的,只有我会给你核桃,你也只能收我给的核桃,懂吗?”

林思也不比划了,只是摇摇头,转身捡起了地上的几颗核桃。宣璟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被转身回来的林思拖着往外走,直直的奔着林思的院子去了。

林思把宣璟拉到了屋内一个木箱面前,打开盖子只见里面大半箱的核桃,又亲眼见着林思把手中的几颗核桃小心放进了箱子。

林思回过身,低着头开始打手语,全程不敢看宣璟一眼。殿下,这些年来你给我的核桃,除了不得不花钱的地方,我都没舍得用,现在都在这里了……也不是,我本想着一颗一颗都收藏好了,攒起来。可是有些实在年岁太久,都变黑了,我不得不扔。这两天我就想找些质量还不错的核桃树,再采一些填补上空缺。

殿下我,现在没有什么需要跟你换银钱去买的物什了。这么多年的核桃都给你,以后的核桃也给你,我就想要我最想要的……你,可以吗?

感受到宣璟的靠近,林思紧张的都有些发抖。宣璟轻轻扳过他的肩膀,林思急忙又开始比划:我知道核桃的数目还不太对,先赊着可以吗,我还会继续出去找的……宣璟用拥抱打断了林思的手语,“不用再找,我已经是你的了。很早就是……”

我炸裂
摸一只x欲极强的钟宛和几欲灭火...

摸一只x欲极强的钟宛和几欲灭火的郁赦(●°u°●)​ 

摸一只x欲极强的钟宛和几欲灭火的郁赦(●°u°●)​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上

宣瑜登基后不久,依着摄政王的建议下旨赐了宣璟一处封地和一座好宅院,却不想宣璟会抗旨不遵,隔日还闯到了摄政王的府上。

郁赦昨日在议政厅听完传旨太监回来后的禀报,就憋着一肚子气,只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不便发作。抗旨不遵算是大罪,刚登基不久的宣瑜听闻此事只当要闹出什么人命,当即就被吓到了,郁赦怎么能再加一把火,只得忍了忍暂且搁置、改日再议。

回到府上郁赦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想冲到宣璟府上把人拽出来揍一顿,钟宛拉着他好说歹说的一堆劝作用也不大。“宣璟个榆木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该不是现在反应过来要夺皇位了吧?!我俩不还是为了他跟那个哑巴好,还是说那个哑巴给宣璟吹什么枕边风了。”

钟宛听郁赦越猜越不着...

宣瑜登基后不久,依着摄政王的建议下旨赐了宣璟一处封地和一座好宅院,却不想宣璟会抗旨不遵,隔日还闯到了摄政王的府上。

郁赦昨日在议政厅听完传旨太监回来后的禀报,就憋着一肚子气,只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不便发作。抗旨不遵算是大罪,刚登基不久的宣瑜听闻此事只当要闹出什么人命,当即就被吓到了,郁赦怎么能再加一把火,只得忍了忍暂且搁置、改日再议。

回到府上郁赦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想冲到宣璟府上把人拽出来揍一顿,钟宛拉着他好说歹说的一堆劝作用也不大。“宣璟个榆木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该不是现在反应过来要夺皇位了吧?!我俩不还是为了他跟那个哑巴好,还是说那个哑巴给宣璟吹什么枕边风了。”

钟宛听郁赦越猜越不着调,心中失笑,顺势亲了上去堵住他的嘴。口头劝说没什么用,还是身体力行的抚慰比较靠谱啊。不过先撩者钟归远,迅速被郁子宥抢回主动权,最后被压在榻上好好疼爱了一番。临去见周公前钟宛迷迷糊糊想起自己的好兄弟,打算明儿得空去一趟府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早钟宛从郁赦怀中醒来,亲了亲心上人的脸让他自行去宫中,待自己了解过宣璟的情况再到议政厅商议此事。就是在两人收拾好正要各自出门之时,宣璟只身闯了来,进门就道,“郁子宥你什么意思?”

大清早的,郁赦的火气一下子又窜出来了。钟宛立刻招来冯管家,让他带着宣璟进了正厅,自己则哄着郁赦上了马车,最后还是用一个吻压下了摄政王的火气把人送走了。往回走的路上,钟宛内心禁不住的嘚瑟,钟归远啧,魅力不减当年啊。

回到正厅,正面对上宣璟这个祖宗,钟宛内心暗暗叹气。还未来得及开口,宣璟一串问题就来了。“你们有什么阴谋,我琉璃盏还没拼好就急着把我支走,是想让全天下知道我把琉璃盏打碎了吗?”“还是你们厮守了就见不得我好,硬要把我和林思拆开,你好独占你的好兄弟?我告诉你钟归远,这事林思第一个不答应。”

钟宛无语扶额,“你走林思自然是要跟着的,我们不过想让你们避开京中纷扰,找个好地方安安稳稳过日子。宣璟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啥!”

“我在京中也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啊,当个闲散王爷不好吗,干嘛还要去封地对着那些庶务。钟宛你不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我,我又不是没有脑子。”

钟宛心道你还确实没有,“你不想走,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罢。”钟宛实在不想继续这个无语的话题,“我那好兄弟呢,最近可还好?”

说起林思,宣璟的神色不自知的变了变,“那自然是好的,我的人我怎么会亏待了他去。”说完似是想到什么,“钟宛,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我想给林思安排些特别的,你有什么妙招吗?”自从上次听了钟宛的建议把林思成功找了回来,宣璟在这方面就对钟宛十足的信任。

乞巧节,牛郎织女一年一会的日子,确实应该好好过一过……自己同子宥……要怎么过呢?钟宛想着,抬头对上宣璟期待的目光,有了主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