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郑州

46327浏览    89717参与
阿北工作室

「 有 朋 克 自 远 方 来 」

脑 浊 乐 队 2 0 1 8

 全 国 巡 演 郑 州 站 

暖 场 乐 队 :

HelloFranky & HowLowHello


「 有 朋 克 自 远 方 来 」

脑 浊 乐 队 2 0 1 8

 全 国 巡 演 郑 州 站 

暖 场 乐 队 :

HelloFranky & HowLowHello


叒(ruo)縕(yun)拝(bai)

小对话

淑芬: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庞统:嗯
淑芬:……不变些什么?
庞统: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淑芬:(激动的搂住自家主人)我也喜欢你

😁

淑芬: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庞统:嗯
淑芬:……不变些什么?
庞统: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淑芬:(激动的搂住自家主人)我也喜欢你

😁

FAxber.

“我这辈子完了。”
“这句话,只有有钱人,不愁吃,不愁穿的,才有资格说,没钱的人,要完都完不了。”

“我这辈子完了。”
“这句话,只有有钱人,不愁吃,不愁穿的,才有资格说,没钱的人,要完都完不了。”

Anzi

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

萌梦的白兔糖

(●・◡・●)ノ♥

惊现u23国家队同人

惊现u23国家队同人

梅以瞋
开始LOFTER的第一天贴一张...

开始LOFTER的第一天
贴一张喜欢的图

开始LOFTER的第一天
贴一张喜欢的图

山里的黄昏。。。

幸福总如泡沫,涨大到一定程度就会破裂,和谐的日子总是持续不了太久,可能我们觉得的好只是在物质上,彼此依赖的时候甜言蜜语,彼此仇恨的时候恶语相向,没有谁认识谁,曾经的海枯石烂全是屁话,可能是我真的太自卑在她面前。
近大半个月以来,只和她一人相处,近乎与世隔绝,没有电话,没有微信,扣扣也成为了摆设,我的手机似乎只是跟她联系的工具,当然另外还有自己放纵的方式,整天除了吃睡,就是玩,全在消费,她好在还能上班,而我感觉自己距离我本该有的轨道越来越远,有时候我说真的,我真的很依赖她,如胶似漆已不为过,仔细想想,可能我只是在逃避,逃避现实,在她这里能感受到心灵的抚慰,忘却一切,甚至父母。
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怎么...

幸福总如泡沫,涨大到一定程度就会破裂,和谐的日子总是持续不了太久,可能我们觉得的好只是在物质上,彼此依赖的时候甜言蜜语,彼此仇恨的时候恶语相向,没有谁认识谁,曾经的海枯石烂全是屁话,可能是我真的太自卑在她面前。
近大半个月以来,只和她一人相处,近乎与世隔绝,没有电话,没有微信,扣扣也成为了摆设,我的手机似乎只是跟她联系的工具,当然另外还有自己放纵的方式,整天除了吃睡,就是玩,全在消费,她好在还能上班,而我感觉自己距离我本该有的轨道越来越远,有时候我说真的,我真的很依赖她,如胶似漆已不为过,仔细想想,可能我只是在逃避,逃避现实,在她这里能感受到心灵的抚慰,忘却一切,甚至父母。
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怎么能逃避?逃避了今天,明天还在原地等着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开心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说到这我真想抽自己,这句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每次好的时候,死去活来,每次吵架的时候,我都会这样告诫自己,以后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快乐,真正到后来又忘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胡言乱语。。。

海军  王司令

昨日

福友支持好声音,起很早了不知道。

福友支持好声音,起很早了不知道。

蔬菜帮帮
第四十一斩: 海风。

第四十一斩:

       海风。

第四十一斩:

       海风。

枍笛

埃迪他很可爱,但他也很可怜

埃迪他很可爱,但他也很可怜

吸包者大成!!

【恋与漫威/黑豹&你】杜鹃花上

         私设庞大,日常沙雕

         王子豹&园丁你

         果断写崩梗(つд⊂)

  
  当苏睿来电时,你正倚在吧台边思考人生。

  “真有意思,他们凑在一块竟然也能喝醉。”

  年轻的公主殿下在电话那头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手下似乎还在零零碎碎地翻着文件。

  “见到他们记得替我找准屁股一人踹一脚。”

 ...

         私设庞大,日常沙雕

         王子豹&园丁你

         果断写崩梗(つд⊂)

  
  当苏睿来电时,你正倚在吧台边思考人生。

  “真有意思,他们凑在一块竟然也能喝醉。”

  年轻的公主殿下在电话那头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手下似乎还在零零碎碎地翻着文件。

  “见到他们记得替我找准屁股一人踹一脚。”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女孩子的嬉笑声。

  亲厚近人的苏睿殿下对此喜闻乐见,只是轻轻嘟囔声“我去写论文”就匆匆挂下了电话,转身去收拾那几个皮痒痒的鬼丫头了。

  你挑起眉,低头看看手机屏上依旧没破五十秒的通话记录,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个整天事来事去的老保姆。

  “多莉——”

  你朝舞池那边正玩在兴头上的盘丝洞主摇摇头,转身从门口衣服堆里扯来件主人成谜的外套,稀里糊涂地往身上一裹,就开门走进了风雪里。

  门这边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门那边是一阵阵鬼哭狼嚎灯红酒绿。

  你关门前,借余光还看见举起酒瓶子的盘丝洞洞主放肆又快活地跳到了桌子上:

  “祝我们多莉宝贝上垒成功!!”

  一群妖魔鬼怪哄堂大笑,口哨声与“多莉宝贝”的调笑声顿时不绝于耳。

  ……你还真想把这景象录下来,让某个大半夜不睡觉、趴客厅沙发里“诶呀诶呀”哀嚎自己当初为毛不进文学院的小男生看看,这群文文弱弱娇柔可爱的蜘蛛精大脑里都长了些什么。

  上垒成功?

  你“哼”地笑笑,裹起袖子清理车上的积雪,心想这要是让王子殿下的护卫团听到,你大概就又要被那位苦口婆心的女将军教育个没完了。

  你钻进车子里启火预热。

  大不列颠的酷寒冬日简直是要了你这个澳大利亚姑娘的小命,你哆哆嗦嗦地把自己抱成一团,盯着方向盘转移注意力。

  上垒成功?

  冻坏脑子的澳大利亚姑娘被眼前一闪而过的黄色废料污得一惊,连忙转着眼睛左顾右盼,深怕自己人品没攒够又让谁撞见你一个人对着方向盘“嘿嘿嘿”。

  你记起今年年初开学,你好死不死地开车过来接肖恩,结果小少爷被恋爱的酸臭气糊坏了脑袋,前脚刚勾搭上苏睿殿下的肩膀,后脚就毫无求生欲地把大舅子支了出去。

  如果不是特查拉拉开车门时你正对着方向盘捂脸“嘿嘿嘿”……你发誓你绝对不会错过他那张像是被苏睿没收了十双拖鞋的酱爆茄子脸。

  错过人生欢乐的你面无表情地抬头后,只见到王子殿下抽着脸坐进副驾驶,老老实实地合好车门后才“哈哈哈”地爆笑出声。

     这事真是非常丢脸。

  但你并不生气,你知道,特查拉其实不常笑的。

  你认识他几年以来,只有去年期末聚会后的返程里算是他的一个巅峰。

  当时神奇的苏睿公主架着肖恩少爷去坐地铁,只留下你和司机送特查拉回公寓。

  这位平时只在传说中笑一笑的王子殿下那天不知道到底在高兴什么,全程咧着一口白牙笑得如同在拍牙膏广告。

  你当时也喝了不少酒,一点也没有平时絮絮叨叨的老妈子形象,反而和特查拉对头笑得前排老司机都情不自禁地升起了挡板。

  可是你们在笑什么呢?

  你也不知道。

  你有那么多想说的话,但是回到公寓却仅只有十分钟的路。

  你想这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十分钟了。

  在这十分钟里,你想到很多。

  你想到,你是跟随肖恩少爷来伦敦留学的园丁的女儿。

  你想到,外祖父黑色眼睛上生满白翳,粗糙的棕黄色双手在阳光灰尘与身着礼服手持胡桃木杖的主人的叹息中盘旋而上,像是缓缓盛开的玫瑰,又像是周折的天梯。

  你还想到——肮脏油腻的小饭馆里,妈妈的双手松松搭在她瘦弱的手臂上,与外祖父同样乌黑发亮的眼睛里只有你的影子——

  照顾好肖恩少爷,好好学习。照顾好肖恩少爷,别逾越了礼节。照顾好肖恩少爷,别总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照顾好肖恩少爷——

  她有本事让花开,让鸟唱,但她现在只是你的妈妈,她要你往前走。

  你茫然地抓着书在异国冬天坚硬冰冷的街道上往前走,几米远的后头是早上不幸被你裹成球的肖恩——他咬牙切齿地对着电话那头怒吼:

  “这他妈都是几十年代了啊!”

  这他妈竟然都是二十年代九十世纪了。

  你告诉自己二十年代不重要,结婚嫁人不重要。

  哪里没有思想顽固的大家长?

    哪里能有那狗屁坚贞不渝的爱情?

  你告诉自己这不重要。

  你告诉自己,你喜欢肖恩活泼开朗,你喜欢他摇动试管,碧绿眼睛透过苏丹溶液像是暮霭沉沉外燃烧的天空。

  你对自己说,你想想家乡那群总是成群结队堵在路口的狗,你想想它们跑过绿草茵茵,穿过开满杜鹃的树,终日在那着散落阳光、爬满地锦的高耸塔楼中玩闹长大。

  ——这一切难道还不够好吗?

  这一切难道还比不过寒风,比不过冰雪,比不过喧嚣的涛浪摔击礁石,比不过午夜十二点后你一个人陷在冰凉的被窝中点亮提示电量不足的手机?

  你是这么——你都这么——你——你简直是理智怯弱无辜可笑。

  你好像——好像记不住一样——你不记得吗?曾有人突然从后面跑来拖着你在冰面上尖叫大笑着滑远……记不得他挣扎想向后缩手,却被你和苏睿强迫着往前伸,呲牙咧嘴地直面一群又扑腾又抢食的白鸟……

  还有那电量不足的手机。

  显示屏的白光照亮你和外祖父和母亲如出一辙的黑色眼睛。

  ——要不要拨通这串数字呢?

  特查拉,特查拉。

  你让我都忘记你原来是一位王子了。

  司机把车停到公寓下,你把醉酒的王子一直送到电梯上,带着自己惊涛骇浪的十分钟回到楼下哭了一晚上。

  你不知道神奇的苏睿公主回家时看见自己亲爱的老哥正孤苦伶仃地坐在黑暗中面无表情。

  
  “……你说了吗?”
  “她不喜欢我。”
  “……我就知道你肯定没说。”

 
  你也不知道王子殿下憋着口气第二天又揍了顿可怜的肖恩。

  
  “雾草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你昨天是不是又约了隔壁文学院的写论文?!!!!”

  “我日啦!!!那特么是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我写个论文怎么了啊啊啊啊——”

  
  你更不知道他现在在聚会上有多纠结——他揪得都去找肖恩少爷了。

  
  “我问你。”

  “……昂。”

  “我…我…你觉得多莉怎么样?”
 
  你只开着你的车,蔫里吧唧地向前走,像是一株从枝头剪下的杜鹃花。

  你停下你的车,你在不远的地方看见他正站在雪地里走——这回没了风,雪也小了,只是还是太冷,你开着暖气都嫌冷——但他走在雪地里站着,像是之前没有人拉着你在冰面上尖叫时那样孤零零的。

      不热闹,不喧哗。

         不舍得,不放下。
  
  你竭力忽视了这么久的想法现在都涌上心头。

  无数次挂断电话,失眠惊醒时点亮灯光,大半夜里怀着同归于尽的心掐着肖恩脖子忘恩负义歇斯底里——

  “我日你八辈祖宗!!!!!”

  去你的——你管哪门子学年肖恩妈妈外祖父杜鹃花——你算哪根葱——你凭什么偏得照顾一群狗一林子树还有特么的刷上三天也刷不到头的破地板天天吃饱喝足上上下下到处蹿的蜘蛛——

  你跑下车,撞进了王子殿下的怀里。







  
  

Monkey-凯
之前的一小部分原创小图稿子可选...

之前的一小部分原创小图稿子
可选。喜欢的可约!🖤

之前的一小部分原创小图稿子
可选。喜欢的可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