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部队

2353浏览    138参与
何遇

谁给你的胆子敢教训我的学生?

军训教官人设

【假装严肃妻奴总教官&奶萌爱笑护崽小教官】

又到了开学季,军训也陆续开始了,是什么支撑着我在太阳底下暴晒,没错是基…是爱情。

小学生文笔,

纯属虚构。

略开小车。

————————————

     “正步准备,一令一动。”操场上看台的斜下方,一名穿着军装的年轻教官冲一帮刚刚步入高中校园的孩子们下达口令。

        虽然他的脸是板着的,但白净的面庞和时不时露出的小虎牙仍让他没法严肃起来,他也是心疼这帮孩子,所以特意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训练,这也是...

军训教官人设

【假装严肃妻奴总教官&奶萌爱笑护崽小教官】

又到了开学季,军训也陆续开始了,是什么支撑着我在太阳底下暴晒,没错是基…是爱情。

小学生文笔,

纯属虚构。

略开小车。

————————————

     “正步准备,一令一动。”操场上看台的斜下方,一名穿着军装的年轻教官冲一帮刚刚步入高中校园的孩子们下达口令。

        虽然他的脸是板着的,但白净的面庞和时不时露出的小虎牙仍让他没法严肃起来,他也是心疼这帮孩子,所以特意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训练,这也是操场上别的班级所没有的待遇。

        “女生第一列准备——一!”

        女孩子们整齐的抬起左腿,将脚背压下,然后死盯着教官等待他的口令,可他只是勾起嘴角,露出一颗小虎牙,迟迟没有说话。女生们渐渐坚持不住,开始左右摇摆,脚也纷纷落地,但又马上抬起,生怕挨骂。

        左边的女生看右边女生明明没力气却还在撑着晃晃悠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什么笑,好笑吗?”年轻教官无奈地问,“都别笑了听到没。”

       “是!”

       “停。”他终于下达了口令,第一列的女孩子们如释重负,开始偷偷摸摸地活动着手臂和右腿。年轻教官皱了皱眉:“让你们动了吗?说停,就是让你们军姿站好。”

      “我说一句,训练是个很严肃的事儿,这几个女孩子笑什么?有点样子行不行,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我不仅批评你们,还要批评你们的张教官。”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台上站了一名身着军装的男人,但按军衔来看,少校,比军衔为下士的年轻教官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顿时,鸦雀无声。

      年轻教官抬起头看了看看台上的男人,皱了皱眉,仿佛有些不满,立马低头打算接着训练,没想到低头的那一瞬间,从他的左鼻孔处流出一抹血红。

      “教官流鼻血了!谁有纸啊?”前排的一个女孩儿先反应了过来,大声的冲着后面喊。当一名男同学刚把纸递过来,就发现看台上的那名男子不知什么时候下来的,快速的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巾,撕成两半。

      他将其中的半张卷好塞进年轻教官的鼻子里,将他扶到离队伍几十米的地方。

      班级的同学们只能看到那名少校想拿纸给自己班的教官擦下吧和衣领上的血,却被年轻的教官抢了过来,二人说了什么,少校弹了一下自己班教官的军帽,年轻教官撇了撇嘴,点点头,转身走回来了。

……

      “宝贝儿,你别动我给你擦擦。”少校左手按着年轻教官的后脖颈,右手拿着那半截纸打算擦他滴在下吧上的血。

       “不用。”年轻教官将纸抢过来自己擦。

       “咋了?生气了?”少校笑了笑,微微蹲下身,平视着面前的虎牙少年。

       “嗯。”年轻教官点了点头,猛抬头,“谁给你的胆子敢教训我的学生,她们是女孩儿,得稍微照顾着点儿她们的自尊心,一会儿被你骂蔫儿了,我看还咋接着训!”

      少校的左手继续摩擦着教官的后脖颈:“乖,我这不是为了方便你的管理吗。要是一个个都不重视这个训练,你不就受累了吗?”

       年轻教官这才笑了出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点了点头。

      那位少校看着眼前少年的笑,感觉心头受到了猛烈的撞击,自己家的宝贝怎么能这么可爱。紧接着从自己的裤子兜掏出一板润喉糖悄悄塞进年轻教官的裤子里,在那少年准备回去接着训练时悄悄在他的耳边说了句:“注意嗓子,多喝水,晚上……”

      年轻教官猛的转了个身,炸毛似的小动作挥了挥拳头,接着走回了队列前面,接着训练。

      “第二列,正步走,一令一动……”

“诶,那个总教官跟咱们教官说什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训咱们教官了?”

“有可能啊。”

某人心中流泪,“我哪儿敢啊……”

【完】

祝大家七夕快乐!

     

张卿辞

【远方的故乡】

你见过最美的风景是什么?远在边疆驻守的战士,那是共和国边境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

你见过最美的风景是什么?远在边疆驻守的战士,那是共和国边境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记

因着家里堂兄参军的缘故,我曾有幸前赴高原地区,进行为期三天的家属探访。因着地域差别,高原的食物坚硬冰冷,水很难煮开。考虑到这些因素,临行前,家里特地让我带着特产一同出发。期间的路程艰险程度可以想见。但最艰难却并不是道路的崎岖与凶险,而是在上高原的时候氧气的缺乏。即便事先已经准备了很多的氧气瓶,但是胸口仍然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来。一路上经过了四五个服务区,雪线以上的勘察地多数都是军事禁区。这些服务站的存在就是为了给那些巡逻的战士们提供氧气补给。到达第五个服务区的时候,进行车辆的交替。会由上面的人员亲自下来接家属进入军事禁区。

整顿之后重新出发,开车的是一个下士,山东人,姓赵。为了防止我的大脑进入晕厥状态,一路上不停地在跟我说话,也在跟我交代堂兄在部队里面的种种表现。你们两个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见了,即便每年的除夕,我都盼望他能回来。或许在我的印象里,他还是以前那个会陪我玩着捉迷藏的小伙子。但是我很清楚,早在七年之前,他就已经是一个边防战士了。每一年的除夕,他的电话都会如约而至,但是其他的时候,仿佛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从小就听长辈们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这一点倒是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而我的家人却从来都是以此为傲。我心里清楚,我们的家庭环境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在忠孝之间选择孝道的。

“俺跟你哥是同年兵。一坉儿入的伍”

下士的声音把我的思绪从连绵的雪山中拽了回来,我笑了笑。

“听你这口音是山东人啊,跟我哥离得到近。我哥以前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去年除夕他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说他现在已经黑的不像样了。”

“你哥还白过?!得了吧,站那雪地里搁谁谁都是黑的。”

“不至于吧……”

我的声音倒是不大自信的渐渐减小,我用力的呼吸了几下,抽了一口氧气。下士看我说话有些费力,便在前面安安静静的开车。之后的路程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来跟我说话,但我保持一直清醒。

不知道又颠簸了多久,总之在大脑混沌之前,车子终于缓缓停下了。

驻地刚刚下过雪,为了防止视网膜受到阳光刺激形成雪盲,下士提前给我带上了风镜。

我这才在风镜的庇护下看清了来接我的这个下士。标准型的高原红在脸颊上浮现的十分明显,嘴唇因高原缺氧干燥,泛起了白皮。

“我先带你去服务区,皓子晚上巡逻八点半回来”我点头致谢,下士帮我拿下背包,送我到服务区。军人做事雷厉风行,我跟在下士后面走,看着他我联想到了我哥哥。真的是不敢想象,两个平原来的小伙子,该是怎么历练,才能在这几近5000米的高原上健步如飞的。行李安顿好后,到休息室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几近六点半,带着家里的特产和水果去炊事班帮了个厨。秉着来者都是课的铁纪律,我进炊事班的门就被阻挠了无数次。最后没办法还是硬着头皮说:“我就做个罐头,不用动火的那种”

几个小战士互相看了几眼,最后又都把目光聚焦在我身上……

糖水菠萝罐头是东北那一带的手艺,传自冻秋梨的同等原理,不用火熬不用煮。只是部队里人口较多,炊事班炒菜都是用铲子,我也不能例外。炊事班班长本来想让人来帮我,但是搅拌又是一道讲究的工序,还得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亲自来才行。只是那把半人高的铁锹倒是让我忍不住汗颜。

等到最后菠萝罐头出菜的时候,我的胳膊几乎已经是动不了了。炊事班班长姓卢,山西人,年龄跟我父亲不相上下。他做菜的时候也一直在跟我闲谈,我哥哥被他夸的天花乱坠,看来在这儿人缘还是不错的。

“今儿个大年三十,轮巡逻轮到你哥,晌午头的就出去了。明儿个连以上干部参会,正好把你哥替下来,让他好好陪陪你。以前从炊事班偷吃的时候还说他妹妹是个小黑胖儿,跟她学的。这一看也不是啊,净瞎扯”

我:………………

————————————————

晚上八点半,巡逻队回到驻地。我不能出去,唯恐被提早发现,最大的惊喜可不是现在。

晚上九点整。晚饭号吹响。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一般领导都会念新年贺词庆祝新的一年和对这一年的陈词总结。

而此刻,我在大堂外面的值班室里如坐针毡。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多年不见,彼此印象都已经人事全非了。

我聚焦了所有的精力在墙壁的电子钟上,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屋子里很静很静,静的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直到门板被人敲响时,我着实吓了一跳!

“丫头,到你了~”

那位姓赵的下士在门外探进来半个身子,示意我出去。走到大堂只需要一分钟的距离,他简单的给我说了一下一会儿怎么做。

“俺们排了个游戏,把眼睛蒙上尝菜,猜猜是炊事班谁错的。到时候你喂他吃你做的那个,看他猜得出来不。”

由远及近,我听见大堂里此起彼伏的欢呼一浪盖过一浪。我进了大堂后,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主持的是一个姐姐。士官军衔,身体有些微胖,应该是缺水导致的浮肿。看见我进来,她笑着侧开了身,然后……我看见了我哥哥。他眼睛上蒙着一条黑布,嘴咧开好大。双手在空气中四处乱摸。

“可别给我塞个辣根儿,我最受不了那玩意儿”

熟悉的口音,插科打诨的腔调,惹得大堂里其他的军官士兵哄堂大笑。

“好了,现在找人喂你吃东西,你猜猜是谁做的”

主持的小姐姐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这边说着,那边儿的碎嘴子也没停。

“卢班长的肯定最好吃,老王的最咸,老孙的最淡。”

“那可不一定啊~”

主持姐姐把叉着菠萝的叉子递到我手里,为了保密,这道菜一直没上。

我举着叉子把菠萝塞到他那张“血盆大口”里。刚入口,眼前人愣了一下。

“冻了一天也不给个热乎点儿的,这冰凉……”

然后,我看见我哥哥直接僵住了。

“要不,再来一个?”

主持姐姐又递给我一块,我又直接塞到他嘴里。然后快速的捂住他的嘴巴。

我以前做过很多次的失败品,每次都是用我哥哥来做实验。他经常背着我偷偷吐掉,气的我火冒三丈时,经常用手死死的握住他的嘴,直到他咽下去为止。

【这要是还没反应过来可就过分了】

我感觉我哥的身体抖了一下,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直接被我哥哥死死箍住。他抬手摘下眼罩,还确定了一下到底是不是我,这才裂开大嘴抱着我嚎啕大哭。

我知道他想家,也想父母。但每次打电话报平安,却都无一不是平安。只是我们都懂得:此生许国,再难许家。

都说国很大,其实他就是最大的家。如果以国为家,即便身居陋室,人微言轻。也可以用这方寸的光芒照亮厅堂。若是身居高位,更当心怀国家,以更亮的光芒照亮四方!

         国与家,是每一个人都无法忘怀的。华夏儿女多奇志,爱上层楼!登高临远,期待美景尽收。彼时拼搏的是一路向上,盼望的是走向远方。可等到江南游子真正登上层楼,拍遍栏杆,看遍吴钩之时,却是欲语还休。此时他们方才懂得:原来离不开的是故国,舍不下的叫故乡。而这历经坎坷与磨难的故国故乡,也曾千疮百孔,也曾满目疮痍。我们的前辈用百年前的战火纷飞与热血磨砺的艰辛,造就了今天的中华民族。那么时值今天,当代人远离了国家和民族苦难的日子,远离了社会动荡不安的局面,生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背景里。可又有谁想过哪有什么太平美满?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从满目疮痍战火连绵,到国泰民安河清海宴。 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曾经的他们:“你们是值得的”,值得为之付出的,这个百年后怒吼的雄狮!值得这百年后如你所愿的太平盛世……

临走前一天的傍晚,我问我哥哥:“你不想家吗?”

“咋可能不想”

“那你还走这么远”

“…………不远”

哥哥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阳光透过玻璃,把我哥哥整张脸都映衬的特别清楚。他完全没有被太阳光照射眼睛的不适反应,目光反倒更是如炬般的炽热……

我记得很清楚,非常的清楚。

那天晚上落日的余晖异常强烈,我顺着哥哥的视线向外看去。窗外的训练场上只有两个战士站在旗杆两侧,五星红旗在风中招展飞舞。那鲜艳的红色似乎是融进了背景的余晖里,绽放出无限的光芒……

对呀,都是中国,哪儿不是家?


 


千骨遗鲶

看着现在的第一部队我已经疯了……我是怎么把第一部队转成第二的?what?

看着现在的第一部队我已经疯了……我是怎么把第一部队转成第二的?what?

xwb836

肖文斌绿水青山作品

作者:xwb836

肖文斌,北京人,一九六O年七月出生于湖南郴州,祖籍湖南澧县,解放军艺术院校美术专业毕业,先后在北京画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代工笔画院研究生班进修学习。曾任空军某研究所党委书记,北京时代中国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王文芳工作室画家。现任北京现代管理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北京龙脉书画院副秘书长,北京牛街书画院顾问,中国画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赵志田工作室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会员,丰台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主要从事中国画创作、视觉文化研究、展览策划和艺术活动组织。绘画擅长写意水墨人物、花卉,青绿山水,红色山水。作品注重生活情趣和哲理内涵,形式新颖,笔墨雅逸。


出版有《肖文斌作品集》《红色江山肖文斌美术作品集》《绿水青山·肖文斌美术作品集》《肖文斌名作赏析》等。

蛋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