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郭京飞

59.3万浏览    1448参与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11(现代ABO)三张图。

戏精父女上线???

说实话写出来的效果并不如我想的好,凑合看一下吧。

庭审流程是我胡乱搞的,见谅。

下一章揭晓背后的算计。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11(现代ABO)三张图。

戏精父女上线???

说实话写出来的效果并不如我想的好,凑合看一下吧。

庭审流程是我胡乱搞的,见谅。

下一章揭晓背后的算计。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10(现代ABO)三张图。

前两张是小兔崽子们的专场。

搞事情,搞事情,大家都在搞事情。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10(现代ABO)三张图。

前两张是小兔崽子们的专场。

搞事情,搞事情,大家都在搞事情。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9(现代ABO)两张图。

回忆结束,接下来要抢小孩了,魔鬼椒也要搞事情了。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9(现代ABO)两张图。

回忆结束,接下来要抢小孩了,魔鬼椒也要搞事情了。

祁舜.

不好意思污染首页了x

都是两年前的脑洞,这会儿一次全发出来了。

不好意思污染首页了x

都是两年前的脑洞,这会儿一次全发出来了。


祁舜.

黑化一只当x

紫密是七零一成立以来最难破解的一道密码。它化作一道黑暗天幕,化作敌特的保护神。无数同志因它无法破译而丧失了生命。


【破译处】

——郑处,你看这道方程!我有预感,它就快被我解出来,我就快抓住它了!


破译处科长刘一平正激动地在办公室中向郑当汇报着他数月的成果。郑当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手舞足蹈的人,缓缓低下头,看着眼前这张满是字迹的纸。一道隐晦的光在他眼底一闪而过。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好,继续努力,我们一起争取早日破译紫密。

看着刘一平充满信心地走出办公室,郑当微微眯起双眼。


就快破译成功了吗,这是大家努力一年的成果,但刘一平的付出也是功不可没。凭着成功破获紫密的功劳,...


紫密是七零一成立以来最难破解的一道密码。它化作一道黑暗天幕,化作敌特的保护神。无数同志因它无法破译而丧失了生命。


【破译处】

——郑处,你看这道方程!我有预感,它就快被我解出来,我就快抓住它了!


破译处科长刘一平正激动地在办公室中向郑当汇报着他数月的成果。郑当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手舞足蹈的人,缓缓低下头,看着眼前这张满是字迹的纸。一道隐晦的光在他眼底一闪而过。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好,继续努力,我们一起争取早日破译紫密。

看着刘一平充满信心地走出办公室,郑当微微眯起双眼。


就快破译成功了吗,这是大家努力一年的成果,但刘一平的付出也是功不可没。凭着成功破获紫密的功劳,他或许能升上一个军衔。这破译处处长的位置,就要易主了啊。高铁上任以来也是兢兢业业,人事调动不会牵扯到他。那么,调动可能最大的便是我。﹞

其实郑当心中对这破译处处长的位置并没有太多不舍,真正不舍的只有一个人。他握紧着拐杖,一个计

划浮现在了心中。


郑当的行动悄然开始了……


其实特别简单,郑当趁着刘一平吃饭、休息的间隙,来到他的办公桌前,翻看他的草稿纸。美曰其名:视察工作进展


以郑当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哪几张是破获紫密的关键。他有时会偷偷拿走几张,有时会修改几个关键的数字或字母,有时会涂掉几道方程。


刘一平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陷进了一个死胡同。成功破获紫密的那道门在他眼前若隐若现,可他就是冲不出那扇门。长久之下,迫于心理压力和郑当时不时地询问进展,他的心门终于崩塌了。


【医院】

郑当站在刘一平的病房外,听着医生的汇报。据医生所说,刘一平现在已经被逼疯了,这是他自己的原因。药物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什么时候清醒就要看他自己的了。同僚们都是一副遗憾的神情。


只有郑当在人群中不经意地勾起了嘴角。


——人类基因中与生俱来地拥有自私的因子

——行动处与破译处是一家

——不能拥有,却又不舍离开

——一平,抱歉。我只是想待在她身边,能久一点,更久一点……


祁舜.

明知失去价值后会死

郑当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枯草之上,左腿隐隐作痛,让他清醒了几分,理了理思绪和发生的事。


-“雷婷,我这个瘸子也走不快,别管我了,你赶快护送线人先撤。”

-“不可能,我们一起出来,就要一起回去”

-“孰轻孰重你会不知?那人掌握着大量有关敌特的信息,赶紧走,再不走我们就全交代在这了”

-“那你……”

-“放心,我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有点价值的,一时半会不会有事的。快走吧。”

-“好,我等你”

一个人又能掀起多大风浪?不出所料,苦苦挣扎了一段时间后,郑当还是被俘了 。一记重掌劈在后颈“哼,红中,乖乖睡一觉吧。”疼痛便是从颈部溢上了大脑,缓缓闭上了眼。

这段时间,她应该走远了吧,真好……


郑...

郑当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枯草之上,左腿隐隐作痛,让他清醒了几分,理了理思绪和发生的事。


-“雷婷,我这个瘸子也走不快,别管我了,你赶快护送线人先撤。”

-“不可能,我们一起出来,就要一起回去”

-“孰轻孰重你会不知?那人掌握着大量有关敌特的信息,赶紧走,再不走我们就全交代在这了”

-“那你……”

-“放心,我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有点价值的,一时半会不会有事的。快走吧。”

-“好,我等你”

一个人又能掀起多大风浪?不出所料,苦苦挣扎了一段时间后,郑当还是被俘了 。一记重掌劈在后颈“哼,红中,乖乖睡一觉吧。”疼痛便是从颈部溢上了大脑,缓缓闭上了眼。

这段时间,她应该走远了吧,真好……


郑当自嘲地笑了笑,随后听到有脚步声传来,瞬间警觉了几分。

“郑处长,有请吧。”来人似是有些不屑,语气轻佻。也是,谁会高看一个瘸子呢?更何况是一个落入敌手的瘸子。

回环曲折,过了几个廊道后,被架进了一间屋子,戴上手铐脚镣。

“你太看的起我了。”冰冷的刑具触碰着郑当的皮肤,丝丝凉意渗入心扉。屋内除了押他进来的,还站着两人,一个把玩着手中皮鞭,另一个坐在一张木椅上,死死的盯着我。

“打。”


屋内炉火燃烧着,火焰映入郑当的、他的眸子里。

一番折腾下来,郑当一身中山装已似一块破布,枣红色也被染成了一抹渗人的深红——那是血的颜色。

“红中,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不该落的这般下场,识时务者为俊杰啊”那人眯了眯眼,说道。

郑当强忍着痛意,缓缓开口道:“我一直都不是什么俊杰,自然也不识什么时务。”

“哼,你可别不识好歹,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和我说话是因为什么?刚刚那顿不疼吗?”面前的人猛地睁大了眼睛,眸子泛出一股狠意。


“痛,痛彻心扉。”

“你认为我对你们而言还有价值,你们想要我脑子里的东西,特别是关于七零一的东西。”

“既然明白那你还不快……”

郑当咧开了嘴,笑了笑:“真不好意思,我认为我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那我也只好说声抱歉,没有价值的人,在我这里是活不下去的。”

“我当然知道。”

那人不怒反笑,甚至鼓起了掌:“好一个红中,铮铮风骨。我很欣赏你,所以啊,给我打,打死为止!”

说完他便踏出了屋门,一步步走完,没有回头。


站在角落里的小卒又一次挥起手中鞭。

郑当缓缓闭上了眼,面容平静,内心安宁。


——明知道失去价值后会死吗?为了国家与信仰,虽死不悔。

——我郑当这一生,只是为七零一保驾护航的郑瘸子,虽死不悔。

——国仇家恨永远都大于儿女私情,抱歉,雷处长。


祁舜.

可能是个日常吧

淫雨霏霏,连月不开


郑当最讨厌这种时候了,真愁……

幸好,年前从高铁那敲诈来了五瓶伏特加,省着点喝应该也能挺过这段时间。


“嗒嗒嗒”敲门声打断了郑当的思绪。起身去开门。“雷处长,这工作时间怎么有空来我办公室?”郑当看着面前的人,笑说道。


“我还不爱来呢,拿着。”雷婷向郑当扔来一袋东西,打开一看,全是药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份量还挺足……


“最近可是梅雨天气,你注意吃药,免得腿疼起来耽误工作了。”

“是药三分毒,我顺手多给你带了些猪蹄汤。老人都说吃哪补哪。还有一些保健品。”


口是心非,郑当这样想着,忍不住逗逗她。

“我上次还从院长那拿来几瓶酒,这些就用不着了吧。”...

淫雨霏霏,连月不开


郑当最讨厌这种时候了,真愁……

幸好,年前从高铁那敲诈来了五瓶伏特加,省着点喝应该也能挺过这段时间。


“嗒嗒嗒”敲门声打断了郑当的思绪。起身去开门。“雷处长,这工作时间怎么有空来我办公室?”郑当看着面前的人,笑说道。


“我还不爱来呢,拿着。”雷婷向郑当扔来一袋东西,打开一看,全是药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份量还挺足……


“最近可是梅雨天气,你注意吃药,免得腿疼起来耽误工作了。”

“是药三分毒,我顺手多给你带了些猪蹄汤。老人都说吃哪补哪。还有一些保健品。”


口是心非,郑当这样想着,忍不住逗逗她。

“我上次还从院长那拿来几瓶酒,这些就用不着了吧。”


“酒多伤身你不知道?你就说你吃不吃吧,不吃给我,我现在就走。”


好像有点过火了,忙应承下来。

“雷处长的命令,郑当不敢不从。”


“好啊,你现在就吃,我帮你倒水。”雷婷雷婷,雷厉风行。不一会儿,她就拿着一杯温水端到郑当面前,把带的东西一股脑全堆在办公桌上。

“我看着你吃完再走。”

看她那架势,郑当不吃的话她还真不打算走了。


这药可真多。


良久,雷处长心满意足地走出了破译处。


外面工作的同事听到

郑处长,打了一个饱嗝,特别响亮。


祁舜.

灼烧回忆的梦魇

今天这个日子,当浮一大白

淋漓的雨敲打在宿舍的窗台上,老毛病又犯了。郑当从抽屉里拿出一瓶伏特加,熟练地撬开瓶口,就这样喝了起来。

腿隐隐作痛。思绪在这时缓缓飘到了那一天。


——韩再兴,你xx的给老子出来!


一个深土坑中站着一个女人,她全身捆着一圈圈的麻绳,嘴上粘着胶带。神情焦急,不停地摇着头。土坑周围站着五六个身着黑装的男人,冷漠地看着她。还有一个明显是头目的人,在往土坑里添土,还冲着周围大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郑当被韩再兴护着,俯卧在不远的草丛里头,旁边还有一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那是韩再兴的儿子,韩冰。郑当的左腿不停地在滴血,他眼睛泛红,几次想冲出去,却被韩再兴死死地摁...


今天这个日子,当浮一大白

淋漓的雨敲打在宿舍的窗台上,老毛病又犯了。郑当从抽屉里拿出一瓶伏特加,熟练地撬开瓶口,就这样喝了起来。

腿隐隐作痛。思绪在这时缓缓飘到了那一天。


——韩再兴,你xx的给老子出来!


一个深土坑中站着一个女人,她全身捆着一圈圈的麻绳,嘴上粘着胶带。神情焦急,不停地摇着头。土坑周围站着五六个身着黑装的男人,冷漠地看着她。还有一个明显是头目的人,在往土坑里添土,还冲着周围大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郑当被韩再兴护着,俯卧在不远的草丛里头,旁边还有一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那是韩再兴的儿子,韩冰。郑当的左腿不停地在滴血,他眼睛泛红,几次想冲出去,却被韩再兴死死地摁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可怜的女人彻底的被泥土埋没。


敌特没达成目的,收拾了一下铲子走了。隐忍着的郑当三人才从草丛中出来。他们没有工具,疯狂的用手抓起一把把泥土,想把那个女人救出来。他们还天真的怀有一丝希望。事实总是残酷的,当他们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韩再兴抱着那个女人嚎啕大哭。他们把土重新填了回去,推起一个小土包。韩再兴拉着韩冰,朝着土包磕了好几个头。

郑当感觉不到自己的左腿了,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这是回忆的梦魇。郑当又喝下一大口烈酒,看向窗外滴滴答答的雨。那次左腿受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导致留下了隐患。这在郑当看来都不重要。他更为在意的是,那个被活埋的女人,是韩再兴的妻子。郑当认为是他害了那个女人。韩再兴不久前已经牺牲了,韩冰还未成长起来。这个仇,应该郑当来报。


当年的敌特头目,叫飞龙。


——这风中的鸟,我郑当一定会抓住


祁舜.

『挡雷』清明祭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一个人靠在一块墓碑前,身旁零落倒着几个酒瓶。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碑上的黑白照。照片上的人虽是女子,但眉宇之间有着铁血的味道,一身军装,英姿飒爽。

——当初下山,被委以重任,一去不知何时能返。便不想给予她那遥不可及的希望。

——现在谈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载誉归来,却听闻如此噩耗。

行动处雷处长在追击觉醒者余下党羽时,不幸中弹,英勇牺牲。

靠在碑旁,又狠狠地灌了几口酒,企图以酒精来麻醉心中的痛苦。冷冷的雨打在身上,嘲笑着这个颓败的人。盯着照片上的人,嘴里喃喃道:我想告诉你,我每天都在遇见美人,那个美人就是你。你知道我是一个瘸子的,腿脚不好,你怎么就不肯等等我,等我走到你身...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一个人靠在一块墓碑前,身旁零落倒着几个酒瓶。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碑上的黑白照。照片上的人虽是女子,但眉宇之间有着铁血的味道,一身军装,英姿飒爽。

——当初下山,被委以重任,一去不知何时能返。便不想给予她那遥不可及的希望。

——现在谈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载誉归来,却听闻如此噩耗。

行动处雷处长在追击觉醒者余下党羽时,不幸中弹,英勇牺牲。

靠在碑旁,又狠狠地灌了几口酒,企图以酒精来麻醉心中的痛苦。冷冷的雨打在身上,嘲笑着这个颓败的人。盯着照片上的人,嘴里喃喃道:我想告诉你,我每天都在遇见美人,那个美人就是你。你知道我是一个瘸子的,腿脚不好,你怎么就不肯等等我,等我走到你身边。

烈酒入喉,声音亦嘶哑了。

其实最钟爱的,常在梦中出现的那个人,是你啊。

闭着眼慢慢将唇覆上那照片,良久后才离开。

——今生有悔,害你形单影只

      若有来世,许你四海八荒

祁舜.

天光

“罗飞,没时间了!红色还是蓝色?” 眉宇间纠成结,冷汗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攥紧手机却迟迟不能开口回答。“罗飞,没时间了!”听筒里的女声骤然更大,他扫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爆炸时间仅剩十秒,他抿了抿唇作出了后悔十二年的决定,“…红色,剪红色的。” 

--轰!

月亮早已躲到云层背后,罗飞猛地从床上坐起,耳边仍萦绕着梦里的十二年前的轰鸣,“孟芸,你还不愿意放过我吗?”十二年来那只蓝色的蝴蝶频繁出入于他的梦境,夜色愈深,天光何来。

又是一夜无眠。专案组解散后,梁音等人回到原单位工作,陆飘飘则表示暂时不想做警察,去旅游散心了。罗飞回到省警官大学教书,幸好偶尔还会去警队跟周浩拌个嘴,不然...

“罗飞,没时间了!红色还是蓝色?” 眉宇间纠成结,冷汗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攥紧手机却迟迟不能开口回答。“罗飞,没时间了!”听筒里的女声骤然更大,他扫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爆炸时间仅剩十秒,他抿了抿唇作出了后悔十二年的决定,“…红色,剪红色的。” 

--轰!

月亮早已躲到云层背后,罗飞猛地从床上坐起,耳边仍萦绕着梦里的十二年前的轰鸣,“孟芸,你还不愿意放过我吗?”十二年来那只蓝色的蝴蝶频繁出入于他的梦境,夜色愈深,天光何来。

又是一夜无眠。专案组解散后,梁音等人回到原单位工作,陆飘飘则表示暂时不想做警察,去旅游散心了。罗飞回到省警官大学教书,幸好偶尔还会去警队跟周浩拌个嘴,不然连穆剑云要回国的消息他都不知道。“哟,罗飞,看来在云心里还是我比较重要啊。”罗飞瞥了眼正得瑟的二队长,并不想满足他小小的优越感,转身走了。其实在周浩告诉他的第二天穆剑云就给他发了讯息,“七月十九日晚上八点。”言简意骇,让罗飞不知该如何答复。他总觉得用言辞来表达爱意就像是使用一台有故障的发报机发送密码情报,既担心自己发错,又怕对方会意错。

没错,他在心里用了爱意这个词。原来悄然间穆剑云驻进了他的心,大半段的生命已经完结了,怎么还经得起零星的磨蚀?

机场四周灯火通明,罗飞提早半小时到达,伫立在过道旁静静等候。爆炸案之后他的生活翻天覆地,直至穆剑云不可一世地闯入,竟蓦然间亮堂起来。他看到了,一袭红衣的穆剑云在人群中分外夺目,那红色暖入心底,罗飞忙上前迎接。穆剑云也一眼看见了他,眸子里洋溢着柔和的光。“穆老师,欢迎回来。”罗飞自然地拿过她的行李,内心十二年来前所未有的柔和。

“罗教授,雨季来了,这次你的答案是?”

眼前人眉眼如花,目中有滚烫星河。罗飞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只觉得内心埋藏的情感在那一瞬间满溢出来,仿若陈年美酒启坛,浓醇的馨香淹没二人胸膛。

“我的荣幸。”

天亮了,他默默想。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8(现代ABO)

走石墨。

依旧是事后回忆,太劲爆了。

清纯的荀飞盏遇上了老司机。

走石墨。

依旧是事后回忆,太劲爆了。

清纯的荀飞盏遇上了老司机。

羊盐氧鎓

画问卷的一格。
还有一个预告。
suits project 1/9

画问卷的一格。
还有一个预告。
suits project 1/9

SHANSCY317
刚刚理完发的大当家😏 说好的...

刚刚理完发的大当家😏


说好的明年再见什么时候才到啊😭


2019.10.09

刚刚理完发的大当家😏


说好的明年再见什么时候才到啊😭


2019.10.09

羊盐氧鎓

飞鸟电台

——————
我咕了三个月终于想起来……不,能想起来的事儿不能叫咕。
对酒当鸽.jpg
——————
找参考的时候靠一张照片查到了同款电容麦克风,防震架,防喷罩,监听耳机,支架……
要型号可以找我。(狗头)
——————
其实是不知道画什么衣服好才选择不画了的,感觉他穿好多黑t啊,那样子不适合这张图。

飞鸟电台

——————
我咕了三个月终于想起来……不,能想起来的事儿不能叫咕。
对酒当鸽.jpg
——————
找参考的时候靠一张照片查到了同款电容麦克风,防震架,防喷罩,监听耳机,支架……
要型号可以找我。(狗头)
——————
其实是不知道画什么衣服好才选择不画了的,感觉他穿好多黑t啊,那样子不适合这张图。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7(现代ABO)三张图。

事后回忆,进入回忆阶段,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7(现代ABO)三张图。

事后回忆,进入回忆阶段,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挖坑不填埋你。

【雷郭雷】故事

借《我和我的祖国》的一个人设。

中学老师x学生。

含少量李郭李戏份。

私设李老师大学教授。

——————

  老旧的地板,泛黄的墙面,这个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的学校就这样静静地矗立在街角。

  雷佳音站在门口,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对着门口的校牌仔细核对了每个字才郑重的收起纸条迈入校门,神情严肃的颇有几分要上刑场的意味。门卫大老爷尽责的伸手拦下他,慢悠悠的开口询问他是谁来干什么的,以便在他那本登记册上记录下来。

  许是在门卫大爷那耽搁了太久的缘故,雷佳音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已经下课了。问题目抱作业的各种学生在办公室里外穿梭,让他一时找不到诓骗自己来这的...

借《我和我的祖国》的一个人设。

中学老师x学生。

含少量李郭李戏份。

私设李老师大学教授。

——————

  老旧的地板,泛黄的墙面,这个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的学校就这样静静地矗立在街角。

  雷佳音站在门口,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对着门口的校牌仔细核对了每个字才郑重的收起纸条迈入校门,神情严肃的颇有几分要上刑场的意味。门卫大老爷尽责的伸手拦下他,慢悠悠的开口询问他是谁来干什么的,以便在他那本登记册上记录下来。

  许是在门卫大爷那耽搁了太久的缘故,雷佳音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已经下课了。问题目抱作业的各种学生在办公室里外穿梭,让他一时找不到诓骗自己来这的罪魁祸首。

  “同学,你要找老师就快去,别挡路。”

  “啊,我不是……”

  雷佳音解释的话还没出口,便被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哥,你怎么才来啊,老师都等好久了。快过来!”

  吕潇然说着挤开人群小跑过来,拉起雷佳音往老师旁边走的同时还不忘使眼色让他机灵点。

  座位上是个看上去古板又严肃的青年教师。看上去软软的头发随意的在头上耷拉着,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穿着白衬衫西装裤,有些地方还略微脱了线。

  看到他到来的教师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和雷佳音握了个手,简单做了个介绍。

  “你好,我是吕潇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郭京飞。”

  “郭老师你好,我是她……哥哥,雷佳音。”

  “这样啊,其实我是想和她的父母谈谈她的问题的,但你们家庭好像比较特殊?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重视一下你妹妹的学习问题。”

  郭京飞说着往上推了推眼镜,将一沓纸放到雷佳音面前。

  “这是吕潇然最近的各科考试试卷以及处分检讨。”

  “好的”

  郭京飞严肃认真的态度和眼神让雷佳音一时有些招架不住,只得做了做样子随手翻了一遍那沓纸,然后带着些许试探开口。

  “是这样的老师。”

  雷佳音深吸了口气。

  “因为我们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们对她学习也没有太大的要求,能混到毕业就行”

   话音刚落,雷佳音就看到郭京飞的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没有立刻出声,而是酝酿了一会才用平静且不容反驳的语气回答:

  “我要说的正是这个问题,如果放任吕潇然这样下去的话,她可能会被退学。再者,我不认可您情况特殊就可以放弃学习的观点。”

  “她很有天赋,还喜欢飞行不是吗。即便是为了她自己的梦想,去当个飞行员也好,也需要知识的积累,而不是现在像个假小子四处打架惹事。”

  郭京飞越说,雷佳音就越感到煎熬,心里为自己找的这个小女朋友直喊亲娘。她可没告诉过自己这个老师这么难缠啊,这下可怎么办。

  “这位家长,你有在听吗?”

  郭京飞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讲话,用手指敲了敲雷佳音面前的桌面。

  “长兄如父,我希望您能多些重视。”

  手挺白的,手指也白净修长。

  雷佳音的注意力显然没放在谈话上,反而盯着年轻教师的手看了半晌。

  “我的手上怎么了?”

  “不,很漂亮。”

  等雷佳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的时候那只手已经被收回去了,郭京飞僵硬的站起身,干巴巴的说出一句“我觉得您今天精神状态不是太好,我们改日再谈吧”

  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模样,但雷佳音敏锐的捕捉到面前这位教师的耳根红了。毕竟是自己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雷佳音也不好多待,道了个歉就离开了办公室。

  自那天以后雷佳音一直被吕潇然霸道性格压抑的某种恶趣味像是被发掘了出来,他三天两头的给吕潇然送东西借口关心她,偷偷溜进学校找那位郭老师谈话。起先话题还都在吕潇然身上,渐渐地就转移到了兴趣爱好和生活习惯。对于雷佳音每次不务正业的提问,郭京飞总是容易耳朵红,起身作势要赶人。不过他力气比不得在学校每天锻炼的雷佳音,再加上又不是真心要把人赶出去,因而每次都被雷佳音抓着手又按回了座位上。

  郭京飞总觉得雷佳音身上带着一股魔力,不管多大的火气,只要看到他的笑脸就都发作不起来了。

  “我等会有课,先走了。”

  谈话最后大多以郭京飞拿着教案课本匆匆离开办公室为结尾。

  后来吕潇然毕业了,雷佳音也找不到理由每天跑去,两人见面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没有。

  雷佳音本来也不喜欢读书,在吕潇然考上飞行员参军后瞒着家里人退了学,奈何家里老人知道后差点背过气去,他也不敢挑战老人的心里承受极限,只得在外面打了一两年工后又去买书自学考大学。

  吕潇然毕业没几年,她当年所在的中学就悄无声息的迁了址,雷佳音索性也没再刻意去寻,只当留个回忆了。

  当他挑灯夜战好不容易拿到通知书踏进大学门时,他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和另一个男人的背影一闪而过。当时雷佳音放下手中的行李揉了揉眼睛,说了句“幻觉”便再没理会。

  无巧不成书,当天第一节课雷佳音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只是这时他的头发不像以前那么随便,依旧是金丝眼镜,换了身新的白衬衫牛仔裤看上去更为年轻了些。

  “同学们好,我叫郭京飞,负责教你们现代文学。”

  郭京飞全然不像雷佳音记忆里那样了,那个古板严肃,容易害羞的青年教师,如今对谁都笑脸吟吟,说话风趣幽默。

  雷佳音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那感觉就像是本来是你一个人独享的专有玩具,却被人扯出来给别人分享一样。他和那些学生在郭京飞的眼里再没什么区别了。

  “郭老师!”

  听到喊声的郭京飞停下脚步回头,对上一名眼中带着期待与希望的青年的眼神。

  “怎么了,这位同学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郭京飞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课本,试图寻找哪些他做了记号的地方。

  这几乎是惯例,来问他的学生总会先把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打上标记,以免自己忘记,然后再来询问他。可面前这本书,却干干净净的。

  “老师,你不记得我了?”

  难道是熟人?郭京飞偏头想了想,最后有些抱歉的轻轻摇头。

  “抱歉,没印象。”

  “那吕潇然这个名字您有印象吗”

  “啊这个倒是……李教授!等等!”

  郭京飞说着突然看见了什么,冲楼梯口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大声喊了一句。然后抱歉的将书还给雷佳音追了上去。

  “同学我现在有点事,我们改天再聊吧。”

  后来雷佳音才知道,正是因为那位李教授,郭京飞才从中学调到这所大学做讲师。两人是很好的朋友,这是郭京飞觉得的,全然没有意识到他和李光洁越走越近会带来什么。一些风言风语在学校里流传,越传越广,最后甚至传到了校长耳里。

  李光洁教授和郭京飞老师是恋人。

  本来只是正常的一起吃饭,看书,外出游玩,在这流言传出后就变了味,通通变成了约会,同居,甚至出去开房。

  不良影响越来越大,校长找李光洁谈了话,最后开除了郭京飞。

  雷佳音听到郭京飞被开除消息时第一时间就去找他,最后没想到是在图书馆找到的他,他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看书,安安静静的,仿佛没事人一般。

  “老师……”

  听到这句话的郭京飞如梦初醒般的从书中抬起头,冲雷佳音笑了笑。

  “雷同学,好巧啊。这地方光线很好。”

  看着郭京飞没事人一样的笑脸雷佳音心情更难受了,坐到郭京飞旁边低声开口:

  “老师,你要是难过的话……”

  “难过?难过什么?”

  郭京飞不解的打断了雷佳音的话。

  “可是您,您不是被……”

  雷佳音说着就卡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委婉的将那件事说出来又不伤他的心。

  “你说开除吗?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郭京飞说着看向窗外,正值春天,外面开着白色的小花。

  “李教授他帮我很多啦,这份工作没就没了,我不能再麻烦他了。”

  “可……您不是和李教授是那……那种关系吗,现在这样您不伤心?”

  “什么关系?恋人吗?你真的相信啊。果然是孩子呢”

  郭京飞笑着摸了摸雷佳音的头。

  “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你想和他在一起的人。有些人会是朋友,兄弟,但无论外界怎么评论,也绝不会是恋人。”

  “既然你不喜欢李教授,那么”

  雷佳音说着深吸一口气。

  “郭京飞,我喜欢你,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郭京飞闻言只是愣了一小下,随即起身将桌上的书放回了书架。

  无声的沉默让雷佳音有些不甘的又补充了一句:“你至少得给我个答案吧。”

  又是一小会儿沉默过后,垂下头去的雷佳音听到一句带着笑意的声音:

  “我刚才给过你答案了呀。”

  那天雷佳音坐在椅子上,目送着郭京飞离开了图书馆,同时也离开了他余生的故事。

  或许他去了另一个城市,又去参与了别人的故事,续写了他自己的故事,这一切都不得而知。唯一可知的是,他在雷佳音故事里的戏份,早已杀青。

VinJaune Jr.

追完林越啦♡(*´∀`*)人(*´∀`*)♡
请问之后是排队领一只还是会直接寄到家里【妄想发作】
在舔屏间隙(?)还能时不时被演技征服就是甜老师的魅力呀XDD
p4-p6一个窃喜
林越身上有很多巧妙的设计,也有笨办法
加上最近吼吕潇然的那个动静_(:з」∠)_心疼甜甜的嗓子
要一直走花路呀[心][心][心]

辣鸡微博四次都发不出去心塞塞

追完林越啦♡(*´∀`*)人(*´∀`*)♡
请问之后是排队领一只还是会直接寄到家里【妄想发作】
在舔屏间隙(?)还能时不时被演技征服就是甜老师的魅力呀XDD
p4-p6一个窃喜
林越身上有很多巧妙的设计,也有笨办法
加上最近吼吕潇然的那个动静_(:з」∠)_心疼甜甜的嗓子
要一直走花路呀[心][心][心]

辣鸡微博四次都发不出去心塞塞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6(现代ABO)两张图。
有敏感内容😏

缨缨的信息素:中药味
荀飞盏的信息素:火药味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6(现代ABO)两张图。
有敏感内容😏

缨缨的信息素:中药味
荀飞盏的信息素:火药味

一

占tag致歉,之前看到飞哥旧微博上有人评论说“郭京飞长得粗犷中带着几分甜美”

反正大致就这意思,

这种情况下,我该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致歉,之前看到飞哥旧微博上有人评论说“郭京飞长得粗犷中带着几分甜美”

反正大致就这意思,

这种情况下,我该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挖坑使我快乐。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5(现代ABO)三张图。

【盏缨】单亲爸爸育儿记5(现代ABO)三张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