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酒井美纪

1492浏览    38参与
禾东青

接上之前更的图,画了好久总算完成了,明天放上完整的四张图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要脸地打上柏原崇和酒井美纪的tag,画的并不像🌚

接上之前更的图,画了好久总算完成了,明天放上完整的四张图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要脸地打上柏原崇和酒井美纪的tag,画的并不像🌚

禾东青

part 1见上篇,照约定今天也好好画了,只是手速感人...不能表现酒井美纪万分之一的可爱和柏原崇万分之一的帅气

part 1见上篇,照约定今天也好好画了,只是手速感人...不能表现酒井美纪万分之一的可爱和柏原崇万分之一的帅气

Even🐾

    
       我动心了。
    

    
       我动心了。
    

扶梳

藤井树的双向暗恋.2

对于这个让自己心有余悸的梦,藤井樹没由来得心慌,他甚至大半晚上的起床,对着浴室的镜子几番确认没有血迹,才放下心来。而这个奇怪的梦境后,导致几日来的复习,都恍恍惚惚的,就好像在预示着什么,或许不能再等了,必须在考完试之后就得立刻回去。那个让自己一直眷恋着的地方,光是这样想着,樹就觉得很开心。不过,还有一个令人苦恼的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藤井树的信。和以前的同学们一起欢迎?没有很重要吧。国中时期的同学好像大多都记不是很请楚,也没有走很近。名字什么的也只有在翻同学录时,看见毕业相册上的照片才会突然想起来,却也只单单冒出”噢,原来是他啊”这样无所谓的想法。所以,当藤井樹翻完整本同学录后也没有想好该怎...

对于这个让自己心有余悸的梦,藤井樹没由来得心慌,他甚至大半晚上的起床,对着浴室的镜子几番确认没有血迹,才放下心来。而这个奇怪的梦境后,导致几日来的复习,都恍恍惚惚的,就好像在预示着什么,或许不能再等了,必须在考完试之后就得立刻回去。那个让自己一直眷恋着的地方,光是这样想着,樹就觉得很开心。不过,还有一个令人苦恼的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藤井树的信。和以前的同学们一起欢迎?没有很重要吧。国中时期的同学好像大多都记不是很请楚,也没有走很近。名字什么的也只有在翻同学录时,看见毕业相册上的照片才会突然想起来,却也只单单冒出”噢,原来是他啊”这样无所谓的想法。所以,当藤井樹翻完整本同学录后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回信。偏过头向窗外望去,略带些冷意的风吹了进来,藤井樹下意识端过书桌旁的水杯,热水下肚才觉寒意渐退。纷扬而落的樱叶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缓缓落在窗台,伴随着粉嫩的花瓣一起,依然是有些苦恼的。伸手随意挠了挠后脑勺,目光又重新回到那片小小的绿叶上。啊,有了。将杯子随手置放在一侧,起身走近窗边,小心翼翼拾起那一点绿意,贴回白色信纸上,并回以一句:看,是樱花的叶子。

直到信寄出去很久以后,藤井樹才反应过来,这样莫名其妙的回信算是什么?真是糟糕透了。当时是怎样的想法呢?大概只是想要把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也让她看见,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子。

“大专的学校,要选在哪里?”似是突然间想起,安代开口问道。

“唔…什么大专?”好像一直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藤井樹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边将餐盘收回厨房,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就是高考后的学校,是大专没错吧?相对于一直让樹枯燥的学习,不如选择你喜欢的绘画。这样一来,就是大专了吧。”这孩子,好像对学习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安代是这样想的。

“啊…学校什么的,现在还太早了。等从小樽回来以后再考虑吧,就这样。”

“那么,我出门了。”并不等人回答,藤井樹像逃一样的拿起课本出了门。心里乱乱的,什么都没有办法思考,至少在短时间内做出的选择是不可靠的,所以才避而不谈。其实也不想去思考,现在的他不知道藤井树是怎么样的想法。

他想跟她在一起,无论是学习也好还是其他的。可是对方是什么想法他一无所知,所以对于安代说的话,他随口带过。即便是重要的考试,对于藤井樹也是无关紧要的。所以在别人都觉得很有压力的情况下,他倒是觉得很轻松。

马上就要见到她了,直到火车开动后樹才觉得心里踏实不少,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的原因,焦躁感却越发浓烈。

阿樹是不太能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面对那个大概三年未见却一直念着的少女。见面后要怎么打招呼呢?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才显得不会很突兀?这些对于藤井樹来说,都是堪比功课一般的存在。或者就像看不懂的英文一样,让他毫无头绪。六月份的天气,燥热中多了几许闷沉,惹得人昏昏欲睡。藤井樹的座位是靠车窗的,在思索很久没有结果之后,索性就不再多想了。稍微侧着身子偏头枕在玻璃窗上,目光望向窗外的景色。列车徐徐行驶,速度缓缓觉得刚好,阳光顺着透进来,落在脸上加深了困意,有些疲倦。自从那个梦之后,就好像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会在半夜惊醒或是噩梦不断,总认为不是个好兆头。

却又谈不上是哪里不对,大概是太紧张或者太累了吧。阿樹是这样想的,因为除开这些他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合理解释的理由。再者说了,为一个梦,困恼烦闷到现在,怎样说也都是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吧。他有给藤井树准备礼物,是想了很久后的结果。自己是不擅长和女孩子交流的,所以一开始是问关系还不错的男性朋友。当被对方听到后,结果却马上被问到是不是偷偷交往了女朋友!…当下耳根便红了个透,就连脸上也染上些许绯红。直接推门而出随口说了还有其他事情要忙,搪塞过去便就走了。不过一路上急促到不行,埋头一直往前走,连路都顾不上看差一点撞上电线杆。直到回家后才想起来,还是没有解决该送什么礼物给藤井树,这样第一次让樹觉得为难的问题。

他想了想,后面做出艰难的决定,打算询问安代。虽然有些冒昧,因为是很少和家里人讨论到这方面的事情,可是藤井樹实在是很难向班上的女孩子们开口,对他来说太过困难。本来就不是很习惯跟女孩子相处,何况是这样一个很可能会令人误会的问题,更是问不出声来。这样一想,即便是告别国中后的高中三年,他也一如既往。感觉还有些失败呢,好像什么长进都没有!不过,就算是在面对藤井树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英文测试的卷子发错了,这一份明显就是她的。这样高的分数,怎么看也都不是自己的。藤井樹半趴在课桌上随笔勾勒,午后的阳光让人徒生倦意,虽然感觉有些不太礼貌动作却没停下来。好像有好几次都想主动说话吧?特别是在课间的时候。不过,两个人始终都没有开口。他也不明白,明明很简单的一句“喂,这个试卷是我的吧?”怎样都说不出来。在放学很久之后了,大概过了多久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阿樹在刚一走近停放脚踏车的地方就已经看见她,制服裙及膝满蕴星光的眼眸中满是困倦,是等很久了吗?刚好有事耽搁所以才会这么晚才准备回家。夜幕浅降,粲然的月光满被乌云覆盖更看不清东西。其实是很想开口问问她,这么晚还不回家,家里人不会担心吗?后来才发现,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原来就是自己。等这么久,会不会饿之类的?这么简单的话也问不出声,借助手动发力的小灯有些不太稳定,时亮时暗。半蹲着的姿势也为了方便看清卷面,双份卷子在手佯装对题,目光落在试卷上在人催促的情况下最后开口的却是和心中想法毫不相关的话。

“break的过去式是broken啊。”

想要和你多待一会儿呀,大概是这样的想法吧。

思绪骤停,藤井樹伸手摸了摸背包里的礼盒才觉得安心。她会喜欢吗?应该吧。

他,他要回来了?!随着日子一天天接近,藤井树也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办。明明只是很久没有见面国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嘛,有什么好紧张和不安的。有联系其他的同学们,问到等他时候要不要一起去找他聚聚,不过因为太久没有往来的缘故,加上那家伙也没有特别熟识的朋友,大多都被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回绝。…这家伙人缘也太差了吧,不过好像自己的人缘也不见得比他好到哪里去。

学校附近小坡上的樱花树,花早就谢得差不多了。徒留绿叶挂在上面,迎风而张树影摇曳。阿树捡了几片叶子夹在厚重的笔记本里,和上次樹寄回来的那一片放在一起。想到马上和他见面,望而却步的念头在心底敲响,转念一想那人好像唯一联系的人就是自己了吧?如果再不去,总觉得哪里不太好。毕竟,是国中同学呢!再者说,有好长时间没见了啊。

那是怎样的天气呢?飘散的云儿高挂在湛蓝的天空,展臂柔软的清风迎面而来。总之是个令人心情愉悦轻松的时候,不过阿树可不这样认为。她起得很早,就站在门口望着铁门发呆。如果不是偶尔的转动身体活动一下,连爷爷都会觉得是不是一尊雕塑摆在门口。明明还不确定列车到站时间呢,按照信上所说的话,至少也会到晚间的样子吧。而另一方面,太奇怪了。爷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树,怎样都好。那孩子可是闲不住的啊,即便是外表看起来安安静静,但任谁都知道,那只是看起来而已——。树可是很凶...活泼的,这一点爷爷深有体会。

“在等人吗?”

突然出声将阿树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后却又手忙脚乱左右看了看才又点点头,深深叹了口气。

“是他回来了,那个跟我同名同姓的男生。”

藤井树和藤井樹,两家人其实还蛮清楚对方小孩和自家孩子同名这一点的。因为这个缘故,曾闹出不少好玩的事情。记得最清楚的便是“车祸”事件后通知错了家长,自此后算是了解到互相的存在。爷爷偏着脑袋好像在认真思考着什么,隔了很久只微微摇头,一摇一摆往房里走去,只留下阿树一个人在原地。不过向来都是这么奇怪的,倒也是习惯了。果然还是得靠自己啊——。还是得去接他的,毕竟是答应了的事情。和家中人打过招呼以免担忧,爷爷那个记性阿树可不敢完全放心的。

临近晚时,夏风轻缓一扫燥热。 今天好似与往常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

是透过玻璃窗就已经看到了,那个时常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女孩。举步不定在原地犹豫些,显然是还没有被发现。刚下列车一瞬只觉得这个地方陌生而又熟悉,感觉变化很大却又让自己感到亲切。目光悄然望远处看去,抿抿唇还是上前而去。及膝的长裙下摆迎风微动,搭放在两侧的发辫儿也似乎俏皮的摆动。携风而来的不仅仅是从远处飘来在半空打旋儿的碎叶,更多的是带回了少年从小樽带到神户而又折返的无尽眷念。我很想你,或者说我很喜欢你。在脑中盘旋已久的话语最终化成淡淡的一句,我回来了。其实…。他也分不清是什么样的感情,要怎么表达这种异样的情绪呢?真是苦恼。

“我回来了。”

藏匿于唇角的笑到底是被人发现了,藤井樹说话很好听,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夸过他。至少在阿树听来,是让人为之一动的声音。她其实等了很久,直到当事人站到她跟前时才反应过来,不觉暗自懊恼。却又在看见他眼眸以及唇边的笑意时跟着点缀了几分欢愉,踮着脚往身后瞧去果真没有家人随同,虽然在信上已经写的明明白白,不过这么远的距离这家伙还真的敢一个人回来啊?说来她还没离开过除去神户的其他地方,思及此处双手背在身后显得很是局促,愣了半响最终才是点点头轻声作答。

“欢迎回来——。”

“嗯?啊…谢谢。”两人并肩向外处走去,仅仅回应一声便再无其他交流。这样的相处方式,太过熟悉。无论是在班级还是整理图书室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从来没有说过多余的一句话。倒也无所谓,因为藤井树脑中此刻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思考着,这家伙住在那儿?总不能让自己带回家吧,可是放任不管也会不会不太好呀。就这样,蹙着眉想了半天也做好决定。直到藤井樹开口来问,因为他发现阿树的目光偶尔落在自己身上然后不过一瞬又低下头去,如此反复让他觉得非常不安。

“在看什么?”

“看你呀…。不是!我的意思是要很晚了,你有休息的地方吗?”

这算是在担心自己吗?藤井侧首而后轻点脑袋算是默认自己的想法,不觉心中愉悦不少说出来的话也尾音上扬。

“嗯。有居住的地方,跟他们联系好了。…不用担心。对了,明天要跟我去学校吗?一起去看看。”

这是两人头一次说这么多话,即便是简单的问答。半月隐在云层之后,清辉落在不宽的道路上,阿樹一路送着少女回家。这条路其实他很熟悉的,越来越近时有一种怯意。最后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好像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刚好是她父亲去世了,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当时有太多都没有说出口,以至于后来很久她也都没有去学校。

“那个…”

“…那个!”

几乎是同时开口,藤井樹是下意识说出声的,根本没有想好下一秒该说什么,所以在她也出声时偏头不去看女孩儿有些局促,而后将话语权移交给对方。

“就到这儿吧!…晚安。去学校什么的,明天再联系吧!”倒不是他要赶走对方,而是从老远便看见爷爷站在铁栅栏门口,很怕是今天下午没头没尾的话被人听见,所以立刻停下脚步祈祷阿樹没有发现异样。

“…好。晚安。”藤井樹有些失落,她甚至都没有回头来看看他。直至背影完全消失,握在手中的礼盒也都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不过没关系,或许是有急事呢?

还有很多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一定要在这一次全都做到、说完。他很害怕上次的噩梦,会让他永远遗憾。不过想来今晚不会再在夜半惊醒,因为回来了,也见到她了。

那么,晚安了。藤井…树。

李浮摘

【岩井俊二】电影《情书》的he脑洞(预告)

题外话: 向没有看过电影的小可爱墙裂安利!!!
同名同姓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浅浅淡淡,不过青春里的那一点鸿爪雪泥。那段时光和着男孩朦胧的爱恋加以珍藏,等待着女孩的启封。
每每将进度条拖回开始的地方,一分一秒开始重温,总能催生出新的体会。
那些日子里,我爱过你,自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感谢相遇
……

【我的故事从男女树告别的时候开始改写,可能有点ooc,但结局圆满就好。ps:女主视角】

他匆匆塞到我手里的,是一本书。
封皮上斑斑驳驳的英文有些难以辩明,是-----《追忆似水年华》。
是了,他最后借走的那本
……

(正文即将上线)

题外话: 向没有看过电影的小可爱墙裂安利!!!
同名同姓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浅浅淡淡,不过青春里的那一点鸿爪雪泥。那段时光和着男孩朦胧的爱恋加以珍藏,等待着女孩的启封。
每每将进度条拖回开始的地方,一分一秒开始重温,总能催生出新的体会。
那些日子里,我爱过你,自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感谢相遇
……

【我的故事从男女树告别的时候开始改写,可能有点ooc,但结局圆满就好。ps:女主视角】

他匆匆塞到我手里的,是一本书。
封皮上斑斑驳驳的英文有些难以辩明,是-----《追忆似水年华》。
是了,他最后借走的那本
……

(正文即将上线)

三饭六茶

木星,是和太阳一样,由氢和氦形成的行星,木星是没变成太阳的行星,虽然如此,但它却一定会是一颗,为自己命运闪耀的星星——白线流•长谷部优介

木星,是和太阳一样,由氢和氦形成的行星,木星是没变成太阳的行星,虽然如此,但它却一定会是一颗,为自己命运闪耀的星星——白线流•长谷部优介

卜卜酒
昨晚四刷《情书》情节实在太妙了...

昨晚四刷《情书》
情节实在太妙了 每次看都不一样的感受
闭眼 想到柏原崇倚在窗边看书
柏原崇太帅了!
想看《白线流》

昨晚四刷《情书》
情节实在太妙了 每次看都不一样的感受
闭眼 想到柏原崇倚在窗边看书
柏原崇太帅了!
想看《白线流》

Azrael Cat

情书 1995 Love Letter

年少的喜欢用完很多年才能想明白。
很喜欢的一个情节是藤井树被同学气哭了,藤井树就气的站起来踢了桌子,走到藤井树的桌前却不知道安慰她什么。
其实这个时候他就喜欢她了吧。

可惜动作比较快总截不到清楚的图

情书 1995 Love Letter

年少的喜欢用完很多年才能想明白。
很喜欢的一个情节是藤井树被同学气哭了,藤井树就气的站起来踢了桌子,走到藤井树的桌前却不知道安慰她什么。
其实这个时候他就喜欢她了吧。

可惜动作比较快总截不到清楚的图

我有你的蝴蝶

——“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很好。”

扶梳

藤井的双向暗恋.1

 
大抵快要早春了吧,今年的神户雪断断续续的下着,树枝上很薄的白色。藤井樹推开窗户一阵凉意袭来,白皙好看的手握着钢笔,以及…地上被揉成团的纸差不多铺了一地。隐隐约约只看得见几个字——藤井树…还好吗?以及一些问候语。少年看着桌上已经剩的不多纸张,提笔索性就写了几句话。

 

你好吗?——我很好。 藤井樹

 

写好之后将它小心翼翼的装在信封里。距离国中毕业,新家搬迁到神户已经有了大约三年,那个熟悉到极致的名字时常被人提起…其实他也不明白,到底是藤井樹…还是藤井树。也并不敢确认她是否还居住在小樽,不过却依旧按照毕业同学录中地址将信寄了过去。

 ...

 
大抵快要早春了吧,今年的神户雪断断续续的下着,树枝上很薄的白色。藤井樹推开窗户一阵凉意袭来,白皙好看的手握着钢笔,以及…地上被揉成团的纸差不多铺了一地。隐隐约约只看得见几个字——藤井树…还好吗?以及一些问候语。少年看着桌上已经剩的不多纸张,提笔索性就写了几句话。

 

你好吗?——我很好。 藤井樹

 

写好之后将它小心翼翼的装在信封里。距离国中毕业,新家搬迁到神户已经有了大约三年,那个熟悉到极致的名字时常被人提起…其实他也不明白,到底是藤井樹…还是藤井树。也并不敢确认她是否还居住在小樽,不过却依旧按照毕业同学录中地址将信寄了过去。

 

今年开春便是最后一学期,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要寄这封信…那是前不久藤井樹在校园图书馆翻到几本书,大约都是没人看的那一种。

 

“你看这种书呀?”一阵微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添了几分凉意,少女停下手上整理书本的动作看着藤井樹向自己走来…递给自己的书仔细看了看都是些定义集以及不太有人愿意借阅的书,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家伙有一点好奇。

 

“怎么可能看…”藤井樹将手上的借阅卡一张一张的翻开,上面写着“藤井樹”三个字,每一张都只有那一个名字。藤井樹将卡递给藤井树,就像被风吹着转的风车,随后少年轻声说了四个字——藤井旋风。

 

“你是傻瓜吗?”其实她不知道,他一直以来写的名字,都不是自己的。是藤井树却又不是藤井樹…或许,他真的是个傻瓜吧。

 

或是因为那几本书,让藤井樹想起了那个久在自己心里的少女。翻开同学回忆录,一眼就看见了她在那里,按照以前的地址,不抱希望的将一封信寄过去。

 

 

 

2

 

信是隔了一两周才寄到的。

 

小樽的冬是很美的,却又是冷的不行。就像今年一般,分明已经是二月三月了,雪依旧很大。藤井树窝在被窝里,长发也因为睡觉而变得有些蓬松微乱,原本两个发辫也无了束缚,将人脸颊遮了半边。

 

难得今日下着雪还出了太阳,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落在人眼睛。藤井树抬手遮了遮却依旧刺眼,索性就不睡了,套上厚厚的大衣坐在书桌前发呆。书桌正巧对着窗户,阳光照着人,在这月份中,很舒适。

 

书桌上有一信封。

 

藤井树启——

 

开始收到信的时候藤井树是有些疑惑的,自己在神户有认识的人吗?没有吧…那地方,自己也仅仅是听说过,没有去过。

 

拆开来看,简洁的几字,隽秀的字迹让人舒适。

 

你好吗?——我很好。

 

本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可是最后的三个字让藤井树不由得愣了愣。仅仅是三个字…拉开了国中那段时期,自己“不愿”提起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

 

藤井樹

 

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男生?和自己一起搭档图书馆管理;被班上人笑着开玩笑;拿着自己的英文试卷素描;总是喜欢读一些没有人愿意借阅的书……还有很多很多,藤井树都记得一清二楚,不知道为什么,历历在目。

 

他现在还好么?神户…似乎离这里不近吧?怎么会突然想起寄信呢…?

 

其实藤井树还有许多想问的问题,可是最后写在纸上的,和那人相同,简洁——

 

我很好,好久不见。 藤井树

 

……

 

藤井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有许多想说的话,可是写不出来。就像...

 

就像毕业前的最后一场田径比赛。拿着相机对准他,听着裁判的口令他也做好预跑姿势,因为车祸的原因腿还没有完全康复…果不其然的,没有多远就倒在地上。当身旁同学都在谈论他的时候,自己却转移开话题——拿着手上的相机问道,这个怎么用呀?

 

按耐住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情,隔了几日,打算将信寄出去。厚重的呢子大衣将整个人包住,不小心…又感冒了。

 

“阿嚏!”将手套取掉,用纸擦了擦已经是通红的鼻子,而因为自己的感冒又再信后加了几句话。

我很好,只是有些感冒。最近小樽依然很冷,你那边呢?记得多穿衣服,感冒可是很难受的。 藤井树

 

这样看着,似乎比第一次单单的好久不见好一些呢吧。毕竟是国中同学…而且感冒的确不好受。藤井树是如此想的,可是在寄信的时候却依旧不经意的露出了笑意。

 

其实也是很期待他收到回信时的表情吧?是不是还是和国中时期一样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呢?

 

 

3

 

四月初,神户的樱花很美。不对…应该说是这个国度在这个季节都很美,仿佛像画一般。

 

藤井樹大约是隔了一个多月没有收到回信。不觉有些遗憾却又是意料之中,毕竟差不多两年半的时日,说不定同自己一般已经搬离了小樽呢?是否…再没有联系了的机会了呢?

 

在院子里,桌上许多资料复习书,对于藤井樹来说是没有兴趣的,推开书本拿起画笔。

 

少年就这样,置身于樱花树下。其实这树并不是特别高,往年的花为了零散几多,今年却格外的多,多到将枝桠压的很低很低。偶尔一阵轻风一吹,片片浅色花瓣儿打着旋儿落在那洁白的画纸上,似乎已经印在上面了,意外的好看。

 

“樹——有你的信。”拿着信封的妈妈将信轻放在一旁,便又去忙其他的了。

 

藤井樹停了手上的动作,入眼的是——藤 井君敬启。

 

字迹很清秀而且非常熟悉,因为他经常将藤井树整理好的借书记录翻来看。将它拆开,果不其然是藤井树的回信。

 

手紧紧的拿着信封,说是不开心意外是不可能的。微沉的眸子如水一般泛起了涟漪…收到回信了。

 

信中写着的内容,早已看完却是依旧拿在手里。阳光透过纸,似乎出现了那少女的容貌,是怎么样呢…会有变化吗?

 

随手拿了支铅笔缓缓勾勒起来,记忆中的她是两条辫子,不过最后一次将书给她的时候是一个松马尾。现在是上学的时候,应该依然是辫子吧?她会不会剪头发呢?…藤井樹这样想着,也画了出来,就画在回信的背后——少女静静的坐在凳子上,辫子轻轻的搭在两侧,低着头正在认真的写些什么,依旧是那最熟悉的校服,长长的裙子过膝盖。

 

于樹来言,是那样的美好…

 

不多时到了吃饭的时候,藤井樹将画同回信放在一本书的最后,画上还留下一句话—你现在是这样吗?

 

写回信距离那日过了的大约三四天,依旧是不知道该怎么写,经过反反复复修改。

 

如下:小樽依旧是那样吗?感冒好了吗?本来就很冷…记得多穿些衣服。这边樱花开了,很美丽。……高考完我会回来小樽一次。

 

信大约是一周多的了,感冒肯定已经好了。藤井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重点说明什么。是想让她注意不要再次感冒了,还是是神户樱花开了,其实是…高考完自己会回小樽,希望到时候她也在吧?

 

写完信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打算明天再寄,而因为自己有急事所以藤井樹是让藤井太太去寄的。

 

“樹,在找什么东西么?”藤井太太看见藤井樹头一回这么着急的在书里翻着什么的东西。

 

“恩,一张信纸,背后有画。”手下的动作不停,藤井樹明明记得是在这本书里里的。

 

“是一位女孩子么?很有漫画里的角色呢,不是你让我一起寄了吗?”

 

“……!”一起寄过去了?连同回信一起?

 

那她会看见吧…

 

 

4

 

自己的身体不是特别好,却又谈不上体弱。可是就是不愿意去医院拖着的坏毛病,藤井树这样想着,用纸巾擦了擦欲流的鼻涕,抬手轻掩喷嚏却是没打出来,这样真的很难受啊。

  
  书桌上一堆的复习资料以及作业里夹杂这一个信封,手紧握着笔杆看着满满的解答题,强迫自己做完了才能去看。偷偷的小心翼翼目光又落到那封信上,也不知道他回了些什么。

  
  微暗的灯光洒下带着黄晕,困意袭来。还有几道题没有写完,伸手从信封取出信纸,低眸手肘支撑着脸半趴。

  
  高考之后要回来么…回来做什么呢。心中有的是什么?隐隐的期待…闭着眼睛脑中似乎又回现出那个少年的容貌,浅入梦境…耳畔小鸟轻鸣似乎还有上课打铃的声音。

  
  全班起哄让本来只是竞选班干部选票的氛围变得异常尴尬,单纯的竞选而已啊?什么“红心”真是讨厌极了。低下脑袋有些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哭呢,在现在这个场合里,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其他选择了?毕竟哭者胜利的规则至此延续至今。可是从上幼儿园以来一次都没哭过,藤井树酝酿着情绪,桌下的手紧握成拳头咬牙咯咯作响。可是那该死的眼泪是真的流不出来。

  
  “哎呀!她哭了!”哪个该死的混蛋?明明还没有哭好吗?藤井树偷偷的抬眼看了看,原来是前座的熊谷和也,那个像猴子一样的矮个子。刚想给她一拳出出气,便听见哐当一声,只见坐在最后一排,事件主人公之一的藤井一脚踹翻了他的椅子,还留下一句话。

  
  “别太嚣张了。”嗓音低沉懒懒却又夹杂着些许怒意,非常有威慑力,对于一群孩子来说。似乎一切都随着这句话安抚了,整个班级鸦雀无声,而自己…似乎也心静下来了。想要抬头看看他的样子却发现全部都是模模糊糊,慢慢的就连在讲台上唱票的稻叶,前座的熊谷和野也看不清。只记得那家伙最后因为冲上去同稻叶打成了一团,藤井树觉得似乎有人将自己眼睛遮住。

  
  “藤井…树!”猛的惊醒,声音有些沙哑,揉了揉手臂已经发麻了,在叫谁呢?自己也分不清,信封中还有另外一张,正好是藤井树之前的回信。另一面也因为不安分的睡觉时动作给翻到背面,那幅画映入藤井树眼帘?那正在埋头认真写东西的女孩啊,竟是如此美好,正是藤井树在图书馆负责图书登记的时候。而若是再抬头那少女想必也正好看见少年那专注的目光,正在看着。

  
  藤井樹在看藤井树。

  他在看她。

  
  你现在是这样吗?仿佛心跳都停止了,柜子上的镜子放的刚好。藤井树站起来另外一只手拿着画,看了看画又再望着镜中的人。

  
  “我现在…是这样的。”抬手摸了摸垂在肩的发辫异样的的情绪蔓延开来,却又掩不住唇角轻勾的笑意。

  
  将桌子上的书全部收拾好,端端的坐着。似乎在考虑回信的内容,写什么好呢,的确是个很大的难题。

  很感谢,感冒已经好了不少。要回来?那么我和以前的同学肯定会很欢迎你。虽然和他们最近并没有联系,回来做什么呢?啊对了…我的确还和画中那般,不过长高了很多。 藤井树

  
  藤井树将信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再封好这才爬上床,被褥传来的气味熟悉好闻,以前却没有觉得。

  
  一夜好眠。

 

 

5

 

藤井樹做了一个梦,那种真实感就算在醒来后也都心有余悸。他梦见什么了呢?厚实的积血压满整片山,白色笼罩。虚空飘眇的坠落感让自己如同落水想要抓住稻草的人,大脑一片空白,无措极了。是在夜半醒来,后背湿了一片,藤井樹顺着半坐起来开始认真回忆那个梦境。其实不愿意承认,又梦见她了。

 

大概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是最不害怕的吧。他坠落下去了,在一个谷底。从下往上看去,细雪纷纷而落,有的穿过缝隙飘下来。却还有阳光,撒落着的光晕照射眼眸,半眯着眼睛。按理说,在梦里是不会有感觉的。可是藤井樹却觉得好痛,疼痛感蔓延全身,后背是硌着石头的。一旁殷红的血迹染在地上,自己似乎不是特别喜欢登山吧,怎么会梦见这样的事情,真是奇怪。

 

其实也记不完全,只有零零散散的片段。他记得在最后的时刻,忽闪的几个镜头。

 

大约记得是早春的一个下午,夕阳余晖照射在小山坡上,金黄笼罩整个世界。藤井樹骑着车在高坡等了许久,直到看着远处少女骑着脚踏车而来。才从高高的坡地上骑车冲了下去,再近些的时候将脑袋上的纸袋扣在藤井树头上。是因为有小孔遮挡不住视线,藤井樹才不会担心的。尖叫声随着耳畔呼啸的风一起传入藤井樹耳朵里,听着让藤井樹心情才好了几分。对于下午在图书馆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很生气,这个笨蛋这么想把自己介绍给别人吗。

 

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最后以“报复成功收场”果真之后藤井树再也没有问过藤井樹喜欢的女孩子是谁。不过简单的一句我喜欢你,藤井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很别扭不是吗?

 

还有一个画面,是她突然打开门而后片刻的笑颜。虽是短短一瞬,藤井樹却记得极其清楚,那是他和她最后一次见面。

 

自行车的滚轮痕迹一路化在积雪上,藤井樹在树家门口停下,怀揣着紧张不安的心绪按下门铃。自己马上就要搬离这里了,和她见不到最后一面。该怎么告诉她的家人把这本书转交呢,她的父母之前是在医院看见过的,因为车祸。还记得自己吗?…藤井樹脑中思绪万千却在门开了的那一刻,仿似轻风吹过,一丝不剩。

 

“那个…”

 

“那个…”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藤井樹抿了抿唇,在将书交给树时因为不敢对视,而偏向他处。正好看见了大大的“奠”字。

 

“…是谁去世了?”

 

“爸爸。”

 

“我很伤心,请节哀顺变。”话说完后藤井樹才觉得不妥,怕女孩因此伤心想要出声安抚,抬眸却正好看见少女轻笑出声。眉眼微弯就似三月暖阳,只此一面,印在心中。

 

有关于她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

 

冷汗依旧在藤井樹额头上挂着,他也就随着去了。随便抬手拉开窗帘,窗外天色已经是浅浅泛白,心中有一种奇怪而又迫切的念头,说是要早点回去。回到那位于南方最美的地方,有她在的地方。顺手打开收音机,正好是一首歌曲。

 

“我的爱已随那南风远去,都到了那熏风吹拂的珊瑚礁,每次和你不期而遇,总让我彻底忘记一切……”

 

 

Courageous

大概也只有酒井美纪会拒绝十八岁的柏原崇了
还是最喜欢他们十八岁的故事
SP大概不会再二刷了
太现实了

大概也只有酒井美纪会拒绝十八岁的柏原崇了
还是最喜欢他们十八岁的故事
SP大概不会再二刷了
太现实了

若
《情书》是岩井俊二自编自导的电...

《情书》是岩井俊二自编自导的电影 由中山美穗 酒井美纪 柏原崇(如图敲帅的) 主演的(秋叶颜值低我就不说名字了而且我也记不到了 想知道自己去查😁)女主角渡边博子去参加男友藤井树的葬礼T﹏T被藤井树的作b妈妈折腾回家了在藤井树家看见了藤井树的毕业纪念册 抄了藤井树的地址就寄了信过去 听别人说那个地方已经成了国道 但信不但寄到了还有回信 原来女主抄错了地址是抄成了藤井树同名同姓同班的女同学的地址(女藤井树和渡边博子都由中山美穗演出)两个人就聊起了男藤井的八卦 因为同名同姓所以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困扰 男藤井喜欢在借别人不喜欢的书为了写上“藤井树”这个名子 反应慢的女主在最后才因为同校小很多的学妹才知...

《情书》是岩井俊二自编自导的电影 由中山美穗 酒井美纪 柏原崇(如图敲帅的) 主演的(秋叶颜值低我就不说名字了而且我也记不到了 想知道自己去查😁)女主角渡边博子去参加男友藤井树的葬礼T﹏T被藤井树的作b妈妈折腾回家了在藤井树家看见了藤井树的毕业纪念册 抄了藤井树的地址就寄了信过去 听别人说那个地方已经成了国道 但信不但寄到了还有回信 原来女主抄错了地址是抄成了藤井树同名同姓同班的女同学的地址(女藤井树和渡边博子都由中山美穗演出)两个人就聊起了男藤井的八卦 因为同名同姓所以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困扰 男藤井喜欢在借别人不喜欢的书为了写上“藤井树”这个名子 反应慢的女主在最后才因为同校小很多的学妹才知道男藤井其实是爱着女藤井的……

酒井美纪真的很漂亮
柏原崇也敲帅的
当然中山美穗也很漂亮啦
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哦
某酷里面有的耐心找找就有的哦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白线流》柏原崇和酒井美纪主演的

文笔不好 不喜勿喷

北有季一笙
好看的少女,从世纪穿越而来

好看的少女,从世纪穿越而来

好看的少女,从世纪穿越而来

_M
年轻真的是很好的事儿啊。

年轻真的是很好的事儿啊。

年轻真的是很好的事儿啊。

泫枖
一周一部电影计划开始实施🍃这...

一周一部电影计划开始实施🍃
这周的电影是《情书 Love Letter》💌

藤井树由于爬山时发生意外死去,而未婚妻渡边博子由于思念未婚夫而去整理东西时发现了藤井树高中时的同学录。发现了藤井树以前的通信地址,便写信寄到此地址以表达对未婚夫的思念,却意外收到了同样名叫藤井树的人的回复,以此发现了未婚夫藤井树在高中时期所发生一段暗恋故事……

一周一部电影计划开始实施🍃
这周的电影是《情书 Love Letter》💌



藤井树由于爬山时发生意外死去,而未婚妻渡边博子由于思念未婚夫而去整理东西时发现了藤井树高中时的同学录。发现了藤井树以前的通信地址,便写信寄到此地址以表达对未婚夫的思念,却意外收到了同样名叫藤井树的人的回复,以此发现了未婚夫藤井树在高中时期所发生一段暗恋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