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酒泉

4043浏览    3515参与
纳兰﹌今天拜🌸了吗

月牙泉(Crescent Lake)
地铁速写

双倍快乐

月牙泉(Crescent Lake)
地铁速写

双倍快乐

月光航线

持续掉头

祺鑫 是真的

两个小朋友都太让人心疼了

眼泪流了糖也磕了

也应该赶快把自己调整过来了哦

很晚了

世界晚安

持续掉头

祺鑫 是真的

两个小朋友都太让人心疼了

眼泪流了糖也磕了

也应该赶快把自己调整过来了哦

很晚了

世界晚安


谬辞

瞎写

  好久没写东西了 这就随便写点? 语法错误以及ooc请见谅?

寂寥参半瑟瑟寒风似泣不成声,立岸独语卷思绪万千入深渊,转瞬成空皆虚妄,埋于泥下封藏。微茫半晌终回神,夜色渐退掺界浓雾。勾指略过细丝花瓣,独留孤茎摇曳风中,轻挥衣袖翻飞,只见点点猩红浮于水面。任其飘摇无定,屏息静视。遂抬步吱呀于船上,扶桨响铃幽幽,过雾不扰。桨过水面引涟漪层层,轻听,远方似有鸦灵语,然不惊物。既对岸,离船。揉捏发酸腕骨,丹唇微启,轻声融于黎明景“hey,早上好!”

  好久没写东西了 这就随便写点? 语法错误以及ooc请见谅?

寂寥参半瑟瑟寒风似泣不成声,立岸独语卷思绪万千入深渊,转瞬成空皆虚妄,埋于泥下封藏。微茫半晌终回神,夜色渐退掺界浓雾。勾指略过细丝花瓣,独留孤茎摇曳风中,轻挥衣袖翻飞,只见点点猩红浮于水面。任其飘摇无定,屏息静视。遂抬步吱呀于船上,扶桨响铃幽幽,过雾不扰。桨过水面引涟漪层层,轻听,远方似有鸦灵语,然不惊物。既对岸,离船。揉捏发酸腕骨,丹唇微启,轻声融于黎明景“hey,早上好!”


海军  王司令
收到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收到
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收到
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炎月葬魂

我曾经想过

如果我爱上了一个人

那么我就不会放手

可一旦真的爱上了

却发现

放他走才是对他好

我曾经想过

如果我爱上了一个人

那么我就不会放手

可一旦真的爱上了

却发现

放他走才是对他好


炎月葬魂

多年以后

我说

我还爱着你

你说

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多年以后

我说

我还爱着你

你说

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炎月葬魂

总有一天

你也会成为别人的英雄

也会有人像我一样

深深的爱着你

不同的是

你已经懂得了如何去爱别人

而我

只是在你生命中

给了你爱上别人的契机

总有一天

你也会成为别人的英雄

也会有人像我一样

深深的爱着你

不同的是

你已经懂得了如何去爱别人

而我

只是在你生命中

给了你爱上别人的契机


海军  王司令
陆地三峡酒泉风电

陆地三峡
酒泉风电

陆地三峡
酒泉风电

Ustinian

“落叶之秋 
     微风徐来
     所有的美好不期而至  ”🍂

“落叶之秋 
     微风徐来
     所有的美好不期而至  ”🍂

海军  王司令

为是么?
总是在戈壁滩生活

为是么?
总是在戈壁滩生活

海军  王司令

变了
变天了
才知道大漠孤烟直,戈壁无暖意。

变了
变天了
才知道大漠孤烟直,戈壁无暖意。

岚月狸鸭

奇怪的人设乁( ˙ ω˙乁)

安吉拉:精灵,红发红瞳,十六岁莫的感情的医学生,能面无表情对着小蛤蛤痛下杀手,希望自己以后也能面无表情的对没有脑袋的人痛下杀手。

狸:十六岁半狐,白耳朵,白头发,白色大yi巴,蓝色瞳孔。七岁前记忆有残缺,对陌生人自闭话少,梦想是(睡吃等死)做近战法师,喜欢打游戏。有些抑郁,神经质,喜欢胡思乱想。

柒梓:十六岁微胖少女(有肉肉的小肚子),恶魔,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妹妹,喜欢打游戏,出cos,黑发黑眼,两颗小虎牙,红色的恶魔角和尾巴,喜欢用新手恶魔叉穿肉和小姐妹搞BBQ,经常被狸捏肉肉的小肚子。立志减肥并做一个暴力奶妈,和狸开黄腔时会被安吉拉嫌弃为两个老变态。

安吉拉:精灵,红发红瞳,十六岁莫的感情的医学生,能面无表情对着小蛤蛤痛下杀手,希望自己以后也能面无表情的对没有脑袋的人痛下杀手。

狸:十六岁半狐,白耳朵,白头发,白色大yi巴,蓝色瞳孔。七岁前记忆有残缺,对陌生人自闭话少,梦想是(睡吃等死)做近战法师,喜欢打游戏。有些抑郁,神经质,喜欢胡思乱想。

柒梓:十六岁微胖少女(有肉肉的小肚子),恶魔,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妹妹,喜欢打游戏,出cos,黑发黑眼,两颗小虎牙,红色的恶魔角和尾巴,喜欢用新手恶魔叉穿肉和小姐妹搞BBQ,经常被狸捏肉肉的小肚子。立志减肥并做一个暴力奶妈,和狸开黄腔时会被安吉拉嫌弃为两个老变态。


海军  王司令
面一碗油泼面就是生活的时光


一碗油泼面
就是生活的时光


一碗油泼面
就是生活的时光

海军  王司令
又不行从头再来

又不行
从头再来

又不行
从头再来

海军  王司令
路漫漫其修远兮。。。走着走着就...

路漫漫其修远兮
。。。
走着走着就惯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
。。。
走着走着就惯了

余额不足
如果博君一肖是這樣🤔🤔🤔

如果博君一肖是這樣🤔🤔🤔

如果博君一肖是這樣🤔🤔🤔

Medicine.

第二章

     夏叶棠昨晚喝断片了,自己干了些什么,想都想不起来。

     夏叶清来叫自家哥哥时,只看到床上蜷缩着一个“圆球。”

     “喂!夏叶棠,快起床,你火了!”夏叶清一手掀掉夏叶棠的被子,俯身倾耳吼道。

     夏叶棠闻此,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又沉入梦乡。他火了,不可能。

     夏叶清见她哥这般模样,便揪着夏叶棠的两只耳朵,硬生生将他撕扯了起来。

    ...

     夏叶棠昨晚喝断片了,自己干了些什么,想都想不起来。

     夏叶清来叫自家哥哥时,只看到床上蜷缩着一个“圆球。”

     “喂!夏叶棠,快起床,你火了!”夏叶清一手掀掉夏叶棠的被子,俯身倾耳吼道。

     夏叶棠闻此,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又沉入梦乡。他火了,不可能。

     夏叶清见她哥这般模样,便揪着夏叶棠的两只耳朵,硬生生将他撕扯了起来。

     夏叶棠将自己的眼睛拉开一条缝,看像夏叶清。宿醉让他头疼欲裂,本来清亮干净的声音此刻变得沙哑低沉,竟平添了几分魅惑。

     夏叶清将手机伸到夏叶棠的面前,有些兴奋的说道:“快看啊,你的成名之作!”

     画面里的男生和夏叶棠并无异处,只见夏叶棠拿着菜刀,站在餐台前,台上立着一个澄黄可口的大菠萝,夏叶棠就这么伫立着,缓缓举起了手中的菜刀,冲着菠萝大喊道“海绵宝宝!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我们一起去捞水母啊!”

     画面剧烈颤抖着,大概是夏叶清笑的拿不稳手机了吧。

     夏叶棠看着这近乎百万的点赞,头脑瞬间清醒,好哇,他是真的火了。

     还未等夏叶清反应过来,夏叶棠已经翻身下床,奔进了卫生间洗漱。再出来,夏叶清看见的就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男子,好看到足以闪瞎她的狗眼。

     夏叶棠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缎面的黑色衬衫,黑色西裤,衬衫下摆随意塞进裤腰内,松松散散的不修边幅,却又是那么恰到好处。衬衫的扣子不是很严谨的扣着,露出脖颈和分明的锁骨。本身就皮肤白皙,此时这番打扮更显得他有一种暗夜精灵一般的无形诱惑。

     夏叶清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家老哥这一系列的变化,早就见怪不怪了,但还是忍不住想感叹一句,夏叶棠这男的真是好看。

     “你这会出去,是想去找羞辱寻死吗?”夏叶清晃了晃手机,戏谑地说道。

     夏叶棠走出家门,回头看了一眼夏叶清,唇畔漾着一个可以称说是“魅惑众生”的笑容,眸底满是狡黠。

     “不,我去,寻欢。”


Medicine.

一树梨花压海棠

      雨天,会见到什么?

      细雨连珠串似的砸在繁盛的叶片上,经过雨水的洗涤,像是拭去了阴霾,霎时由暗沉变得鲜妍。一束残破的花朵,被丢弃在了脏乱的墙角,凋零的花瓣随萧瑟的冷风飘摇着。无家可归的小狗小猫都在四处逃窜,但野猫好像更加灵巧迅敏,转眼只剩下野狗在雨中狼狈。男人举起外衣为女人挡雨,一起匆匆消失在雨幕下。找不见母亲的小女孩的齐头帘被风雨吹的东倒西歪。身材丰腴的中年妇女拿着扫帚,将一身泥泞的调皮孩子赶进了深巷内。

      空气湿冷...

      雨天,会见到什么?

      细雨连珠串似的砸在繁盛的叶片上,经过雨水的洗涤,像是拭去了阴霾,霎时由暗沉变得鲜妍。一束残破的花朵,被丢弃在了脏乱的墙角,凋零的花瓣随萧瑟的冷风飘摇着。无家可归的小狗小猫都在四处逃窜,但野猫好像更加灵巧迅敏,转眼只剩下野狗在雨中狼狈。男人举起外衣为女人挡雨,一起匆匆消失在雨幕下。找不见母亲的小女孩的齐头帘被风雨吹的东倒西歪。身材丰腴的中年妇女拿着扫帚,将一身泥泞的调皮孩子赶进了深巷内。

      空气湿冷阴森的让人不禁打起了寒颤,少年站在不太明亮的墙根下,出身的望着对面西餐厅靠窗那一桌一家三口在暖灯下洋溢着欢欣的笑颜。

      但还有一束霞光,零零碎碎的将最后一抹光彩给予了少年,伴着耀目四射的远灯,在少年脸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刻痕。

      直到远处传来喧嚣的人声,汽车鸣笛和刹车一样尖锐刺耳的噪音,少年这才恍若大梦初醒,抬脚走入了人群。看着周围人纷纷举着的雨伞,少年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被雨水打湿了衣物。

      白色的衬衫湿答答的包裹在身上,勾勒着明晰的轮廓,显露出劲瘦的腰身。少年继而狂奔起来,任凭飞溅的泥水打湿裤管。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少年那么格格不入。

      “叮,十九楼到了。”耳边传来机械刻板的女声,少年直起身,走出电梯到了家门口,地上放着一个邮封,少年弯腰捡起,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打开信封,是一张录取通知书。白纸黑字,清晰地写着“秋禅梨同学,您已被xx二中录取。”

      无疑,这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即便是在全国,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顶级。秋禅梨看完,将通知书扔在桌上,为自己泡了一杯热茶饮下,走进了浴室。

      蒸腾的雾气模糊了镜面,滚烫的水珠尽数倾洒在秋禅梨的身上,带着一身的疲惫,一起旋进了黝黑的远方。

      那杯热茶并没有让秋禅梨难以入眠,相反,它让秋禅梨很快安稳地进入了梦乡。

      他知道,明天,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