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醉花阴

2012浏览    91参与
沉墨815

佳节又重阳,人比黄花瘦

佳节又重阳,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醉花阴 . 重九》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关于李清照的这阙词,还有一段很有趣的传说。李清照写完《醉花阴 . 重阳》后,寄给赵明诚看。赵明诚反复吟诵大加赞赏,自叹不如妻子,却总想胜过她。于是,废寝忘食,挑灯夜战三天三夜,终于写出五十阙词来。然后将李清照的《醉花阴》也夹杂在其中给好友陆德夫观看。陆德夫再三读过之后回答说,你这几十首词里,只有三句最好。问是哪三句,答道:“莫道不销魂,帘卷西...

佳节又重阳,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醉花阴 . 重九》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关于李清照的这阙词,还有一段很有趣的传说。李清照写完《醉花阴 . 重阳》后,寄给赵明诚看。赵明诚反复吟诵大加赞赏,自叹不如妻子,却总想胜过她。于是,废寝忘食,挑灯夜战三天三夜,终于写出五十阙词来。然后将李清照的《醉花阴》也夹杂在其中给好友陆德夫观看。陆德夫再三读过之后回答说,你这几十首词里,只有三句最好。问是哪三句,答道:“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恰恰这是妻子的醉花阴中的句子。这个传说不一定是真实的事情,但起码说明,最后这三句的精妙折服了后世的词评者。

  重阳佳节,古人总是希望能够与家人团聚,可是丈夫在外任职,分别已有五个年头了。本来夫妻是恩恩爱爱的,可是时间一长,思念之苦与日俱增。并且产生了隔阂和怨恨。因为丈夫是带着小妾在外做官的,性格十分要强的李清照渐渐不能接受丈夫的轻慢。以前没分开时,家里也养着几个歌伎,但并不影响夫妻恩爱,因为宋代这种现象是见怪不怪的,宋代士大夫阶层可以坦坦荡荡地享受诗酒风流的,官场也设立了“官伎”,供官员们宴会时陪酒陪唱。即便像苏轼这样人品得到大家公认的好人,也会有李朝云随侍左右,并且后来还成为其填房。

  这种现象的产生根源,应当从宋朝开国说起。宋太祖赵匡胤以殿前都点检的身份,被手下起哄黄袍加身,发动了“陈桥兵变”,夺得了皇位。老赵当上皇帝之后,怕手下的武将学他的花招,也从他手上变魔术一样变掉他的大宋。来了个“杯酒释兵权”。劝说手下的武将们,人生太短,如白驹过隙,还不如解甲,攒下真金白银,购豪宅良田,以荫子孙多好哇。你们乘大好的年华,多养些美女小妾,以终天年。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蓄伎之风,从皇帝的口中开始,上行下效,竟成了堂而皇之的正统惯例了。推而广之,下面的官吏,富户百姓竟效仿之,成了司空见惯的事了。正妻有什么好嫉妒的?家里没几个美女,出门都不好意思见人了。李清照怨恨的不是赵明诚在外带着小蜜,而是五年来书信淡漠了,自己在家独自思念的他,并不能得到同样的回报。每到重阳这类佳节,这种由思念而产生的怨恨更强烈。悲秋伤情,“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重阳佳节,深秋清冷,满城飘散着菊花的清香,正是远游的亲人归家团圆之时。可是丈夫在远方,两地相隔无法相见。莱州的雾霾久久不能散开,只好燃起一炉瑞脑香,独自消磨这无聊的时光。斜倚玉枕,透过纱帐,感受着夜半砭人肌骨的寒冷空气,别有一番愁绪在心头。秋风掀起了垂帘,鹅黄的菊花在秋风中摇曳,莫如去后院饮酒,体验一下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却不知菊花的清香更惹相思。“天若有情天亦老”,人比黄花人更瘦。

  “瘦”是词的最后一个字,也是词的关键处,全词的精华所在,起到总结或警示的作用。“人比黄花瘦”之妙句,不仅在于拿瘦菊与人相比,更在于安排它在句尾,通过“莫道不销魂”,再加上“帘卷西风”的动态画面,引出人与菊“瘦”之神态,凸显秋菊之清萧和词人因思念而憔悴之状。情景交融,撩人遐思。这三句不是孤立的,前面两句是最后一句的铺垫,就象电影里的特定镜头,陡然拉近而不显突兀。是词人高水平填词匠心所在。正如其在《如梦令》中所示“绿肥红瘦”,遣词造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花开满津渡

醉花阴

霜刀饮血剑言笑,月寒冥光照。铁衫映流华,经年律消,洗散轻狂少。宏图未展空桀傲,此生输情道,踏破红尘观离字,凭栏苍颜老。

霜刀饮血剑言笑,月寒冥光照。铁衫映流华,经年律消,洗散轻狂少。宏图未展空桀傲,此生输情道,踏破红尘观离字,凭栏苍颜老。


花开满津渡

醉花阴•易月

斜日欲沉云山后,叶舞知风骤。潇潇暮雨声,聚流何处?凝寒水犹动。淋漓点滴更残漏,纵泪襟衫透。却是寻觅时,多情苦思,回望人空候。此意不为君知,只当今生未相遇。

斜日欲沉云山后,叶舞知风骤。潇潇暮雨声,聚流何处?凝寒水犹动。淋漓点滴更残漏,纵泪襟衫透。却是寻觅时,多情苦思,回望人空候。此意不为君知,只当今生未相遇。


鲸鱼
满地黄花儿堆积,憔悴损,如今有...

满地黄花儿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满地黄花儿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暮色苍松

题美图【醉花阴】
青梗翠藤丝绕绕,
浮叶薄边翘。
花色也迷人,
熠熠金光,
灼眼心醉了。
自当竖指夸佳照,
拍技堪称巧。
神韵若天成,
简练清新,
可比行家好。
——暮色苍松
2019.4.26

题美图【醉花阴】
青梗翠藤丝绕绕,
浮叶薄边翘。
花色也迷人,
熠熠金光,
灼眼心醉了。
自当竖指夸佳照,
拍技堪称巧。
神韵若天成,
简练清新,
可比行家好。
——暮色苍松
2019.4.26

冰绫

醉花阴·上巳

烟柳桃云颜色淡,挑笔分晕染。窗外夜莺啼,信手焚香,才见三更晚。

秉兰等待湘江畔,顾望生疑念。传简无西厢,玉人何来,一梦黄粱叹。


——己亥年三月初四作

烟柳桃云颜色淡,挑笔分晕染。窗外夜莺啼,信手焚香,才见三更晚。

秉兰等待湘江畔,顾望生疑念。传简无西厢,玉人何来,一梦黄粱叹。

 

——己亥年三月初四作

嘎嘎

醉花阴【5】

【5】


梗概灭文。


少馆主把小十三叔一行人救了出去。


他思虑周全,来的时候就雇了一辆车停在村口不远的隐蔽处。


一行人上了车,村人气势汹汹追来,少馆主立即对司机道,“开车!”


车子飞驰,赶往云浮啊不,佛山的城区。


一路上,坐在后排的小十三叔低眉顺眼,努力降低存在感,努力散发出‘我特别老实’的气息。


少馆主的眼风扫过来,小十三叔更往里缩,把徒弟A拉过来挡在身前。


车里就那么一丁点大的地方,徒弟A想往回撤也撤不了,只能迎着师父的目光,露出尴尬的微笑。


少馆主收回视线,什么也没说,


小十三叔松了口气。


【5】




梗概灭文。






少馆主把小十三叔一行人救了出去。


他思虑周全,来的时候就雇了一辆车停在村口不远的隐蔽处。


一行人上了车,村人气势汹汹追来,少馆主立即对司机道,“开车!”




车子飞驰,赶往云浮啊不,佛山的城区。


一路上,坐在后排的小十三叔低眉顺眼,努力降低存在感,努力散发出‘我特别老实’的气息。


少馆主的眼风扫过来,小十三叔更往里缩,把徒弟A拉过来挡在身前。


车里就那么一丁点大的地方,徒弟A想往回撤也撤不了,只能迎着师父的目光,露出尴尬的微笑。


少馆主收回视线,什么也没说,


小十三叔松了口气。


徒弟ABC却是心里齐齐一咯噔。




回到馆里。那少女的身子虚弱,就安置在了医馆的病房里。


少馆主安顿好了,一回头,看见徒弟ABC站成一排,再一看,不见小十三叔。


三人成墙,墙后,小十三叔蹑手蹑脚。


蹑着蹑着,撞着一个人。


小十三叔心里啧一声,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的站起身,“还有什么事么?没事我先回去休息了。”


少馆主脸色沉沉,盯着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心里有点发虚,但转念一想,我比他辈分大,他还能以下犯上,目无尊长?


于是抬头挺胸,不甘示弱的盯回去。


少馆主说,“十三叔觉得,我能像这样救你救几次?”


小十三叔说,“……就这一次,以后,我会小心的。”


少馆主说,“如果我让十三叔不要下乡普及那些教育知识,那些平等理论,十三叔会听我的么。”


小十三叔不假思索,“当然不会!”


少馆主微微颌首,说,“我也不会拦着十三叔。我知道,十三叔做这些事是有道理的。”


小十三叔讶异。


徒弟ABC瞪大眼,师父?!太偏心了吧?!


“但是,”少馆主淡淡说,“我不可能一直陪着十三叔,十三叔日后如果再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小十三叔挠挠头,说,“你让阿宽几个人陪我就行了。”


少馆主说,“阿宽他们是我的徒弟,不是十三叔的。”


小十三叔见少馆主始终没有发脾气,也放松了警惕,大咧咧揽住少馆主的肩,说,“诶呀,咱们一家人,你的就是我的,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去跟姐夫说。”


少馆主捏着小十三叔的手腕,从自己的肩上挪下来,说,“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小十三叔眨巴眼,“那你的意思是?”


少馆主微微一笑,“十三叔要学会保护自己。”


小十三叔:?


徒弟ABC若有所悟,同情的看向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更加:?






院中。


两盆丹珠山茶开得浓艳。


少馆主捻线香,点上,香头一点火光。


他的手腕瘦削有力,手背微有血管凸起,手指骨节分明,拈香立炉,回转身看向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咬着牙。扎着马步。


少馆主走到跟前,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忽然用力一拍小十三叔的肩头。


小十三叔没防备,身子一晃。


少馆主肃然道,“十三叔的根基太差,要从基础练起。马步讲求的是含胸拔背,肩稳水不兴,虚灵顶劲,头顶如线悬。你们几个,”他扫一眼徒弟ABC,“陪十三叔好好练。”


小十三叔扎了这一会儿功夫,就觉得大腿酸麻,咬着牙,“这得练几次?”


少馆主看了眼香,“每次一炷香。”


小十三叔也看了眼香,还行,这么细,撑死了也不到十分钟。


少馆主说,“每天练三回,每回二十次。”


小十三叔瞪大眼,“喂!”


少馆主冷冷的看着小十三叔。


“……为了保护自己,”小十三叔咬牙切齿,“我练!”




小十三叔脱下衬衫西裤,换上便于行动的扎脚裤和圆领练功服,认认真真。


徒弟A负责擦汗。


徒弟B负责呼哧呼哧吹香。


徒弟C负责洗水果。




风吹过山茶花,花叶一阵翻动。


阳光照在屋脊上,闪跃万点光芒。


小十三叔浓眉大眼,一脸正气,一脸严肃。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像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我发奋图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




徒弟A捧着脸,蹲在留声机边上,看着一圈一圈旋转的唱片,不解的说,“师叔,我们为什么要放这个洋人的唱歌机?”


小十三叔大喇喇坐在院子廊下台阶上,咔擦咔擦咬着洗好的苹果,“气势,气势知不知道?这歌一出来,你师父就明白我练功的苦心和决心。”


徒弟B插话,“师叔,就算师父明白,也不会免了你该练的基本功。”


小十三叔翻个白眼,“是你了解你们师父还是我了解你们师父?我跟他打小一起长大,我能不知道他?”


放风的徒弟C紧张的跑回来,“师叔!师父过来了!”


小十三叔吃了一惊,“不是说出诊去了么?怎么这么快?!”


他一骨碌爬起来,手上才咬了一口的大苹果没地儿搁,一把塞给徒弟C。


徒弟C慌了手脚,拿着苹果就仿佛拿着个烫手的火团,听着师父的脚步声临近,情急之下一把揣进怀里!




少馆主来到后院。


小炉插着香。


小十三叔认真又努力的扎马步。


徒弟ABC一个扫地,一个给山茶花修剪,一个含胸缩背慢慢往外走。


“站住。”


徒弟ABC一起定住。


小十三叔额角冒冷汗。


少馆主说,“拿出来。”


徒弟C绝望的看看十三叔。


小十三叔挤眉弄眼。


少馆主冷冷说,“拿出来。”


徒弟C慢慢的把手伸进怀里,慢慢的掏出来一个大苹果,苹果上牙印清晰可见。


少馆主看一眼苹果,又看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目不斜视,但嘴角显然有一点点果子的汁水。


少馆主走到小十三叔跟前,“加练一个时辰。”


小十三叔立马站直,“凭什么!”


少馆主说,“十三叔是长辈,要以身作则!”


小十三叔说,“术业有专攻!我就不是来练武的!”


少馆主皱眉,“没有要你练武,我只是要你强身健体!”


小十三叔挺胸,说,“我身体够好了!”


少馆主说,“你既然敢惹麻烦,就要学会保护自己!”


小十三叔炸了,“我哪儿惹麻烦了!”


徒弟ABC见势不妙,连忙往外撤,互相看一眼。


怎么办?真吵起来了!赶紧,找师爷爷!




后院里,两人杠上了。


小十三叔转身去客房,说,“我搬出去!”


少馆主拦住,皱眉,“我没有这个意思。”


小十三叔说,“都被人说麻烦了,还能是什么意思!”


少馆主说,“我只是想让你保护自己。”


小十三叔说,“为什么是我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就好比出了这种事,我只能带着人逃?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难道就因为陋习难改,我们就只能选择妥协或者逃避?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办法来解决?”


少馆主说,“天下事,唯有徐徐图之,功不可一蹴而就。”


小十三叔说,“那你为什么还逼我练功?”


少馆主说,“这是两码事!”


小十三叔还想挣扎,忽然诶哟一声,身子一晃。


少馆主扶住,“怎么了?”


小十三叔疼得呲牙咧嘴,“……腿抽筋。”


少馆主担心的扶着小十三叔到一旁坐下,问道,“哪儿?”


小十三叔揉着小腿肚子,不吭气。


少馆主上手按摩,“这儿?”


小十三叔哼了一声,过了会,说,“……轻点。”


少馆主放轻手上力道。


“……阿霆,”小十三叔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想,我们可以用这些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来帮助更多的人。”


少馆主看着小十三叔,见那年轻人双目清澈明亮,心中微微一叹,“……不管是做什么事,都要先保全自己。”


小十三叔嗯了一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少馆主微微一笑,说,“好点儿没有?”


小十三叔试着转了转脚踝,呲牙,“还有点疼,像是逮住筋。”


“是么?”少馆主关切,脱了小十三叔的袜子,捏住年轻人瘦伶伶的脚踝,“我看看。”


小十三叔指,“这儿,就是这儿。”


“咳。”


少馆主手指一寸寸按,“这儿?”


“咳!”


两人呆了呆,一起抬头。


老馆主背着手,看着两人。


小十三叔呆呆的,“姐夫?你怎么来了?”


老馆主看了看少馆主,少馆主回过神,收手,起身,退到一旁,轻轻咳了一声,恢复平常神色。


老馆主问小十三叔,“阿峰,腿伤了?”


小十三叔活动了脚踝,“刚刚抽筋,阿霆帮我捏过以后好多了。”


说着就穿回袜子,也站起身。


老馆主点点头,“没事就好。”转头吩咐少馆主,“你这趟出诊的病历,拿来给我看看。”


少馆主应是。


老馆主再看小十三叔,“强身健体是要的,但不能急,讲究水到渠成,慢慢来。”


小十三叔答应。


老馆主嘱咐完了,便负着手,往外走。


少馆主跟上去。


小十三叔也回房。但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一溜儿小跑到了小炉边上,拿起那枝还在燃烧的香,鼓起腮帮子,十分解气的噗一下吹熄。


辞一杯清酒。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
大概是一个随时会失联的博主(bushi)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
大概是一个随时会失联的博主(bushi)

嘎嘎

醉花阴【4】

梗概灭文。


小十三叔在乡间推广学校这件事,也不是全无收获,那些小屁孩除了从他兜里抠糖吃,偶尔有几个会留下来,听小十三叔教他们认字。


孩子们出来的时间太久,他们的姐姐会过来找。


这儿的女孩子打出生下来,就要学着做家务,没弟弟的下地干活,有弟弟的除了下地干活还要负责带弟弟。她们不上宗谱,进不了祠堂,不算人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和房产。到了十六七岁或者更小的时候,就会被半卖半嫁的离开,到了一个新的‘家’里,延续一样的生活,下地干活,只不过以前带的孩子是弟弟,现在带的是自己生下来的孩子。而她们的家里,会有更小的妹妹下地干活,带更小的弟弟,或者供养哥哥。


有些女孩子找到...


梗概灭文。




小十三叔在乡间推广学校这件事,也不是全无收获,那些小屁孩除了从他兜里抠糖吃,偶尔有几个会留下来,听小十三叔教他们认字。


孩子们出来的时间太久,他们的姐姐会过来找。


这儿的女孩子打出生下来,就要学着做家务,没弟弟的下地干活,有弟弟的除了下地干活还要负责带弟弟。她们不上宗谱,进不了祠堂,不算人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和房产。到了十六七岁或者更小的时候,就会被半卖半嫁的离开,到了一个新的‘家’里,延续一样的生活,下地干活,只不过以前带的孩子是弟弟,现在带的是自己生下来的孩子。而她们的家里,会有更小的妹妹下地干活,带更小的弟弟,或者供养哥哥。


有些女孩子找到了弟弟,就带他们回家。但有一个少女留下,很认真的听十三叔讲外头的事,讲字,讲字背后的意思,偶尔问几句,且不说小十三叔原本就抱持着有教无类的观点,遇到一个勤奋好学的学生,自然是越发认真教导,还留了一本识字书给少女自学。他不能扎根一处,十里八乡的到处走一走,了解当地的教学情况,也要选择合适的校址。


这天,小十三叔提着皮箱再度进村,没走两步,就被一个眼生的女孩子拉住,那女孩子满脸惊惶,把小十三叔拉到僻静处,左右张望了没有人,才颤着声说明原委,她是那少女的小姐妹。


少女的家中想多盖两间房,便将少女卖给一条渔船,说是杂工,但上了船之后,自然是生不如死。


少女坚决不肯。


家人将少女反锁房中,不给吃喝,逼少女就范。眼看今天就是交人的期限,到时候少女即便不肯也会被强行掳去船上。




小十三叔勃然大怒,和那小姐妹商量好了,等到入夜,悄悄来到屋外,两人互相打个眼神。


小十三叔小声说,“小点声,别让人发现。”


小姐妹也小声,“知道了。”


小十三叔挽起袖子撬锁。


小姐妹负责把风,紧张的说,“好了没有?”


小十三叔说,“快了快了。”


又等了半柱香时候,小姐妹急得不行,“到底好了没有?”


小十三叔满头大汗,不管自己是撬是拧,都快上牙咬了,这锁愣是纹丝不动,小十三叔急了,脱下皮鞋一砸!


喀啷一声。


小姐妹看着十三叔:“……”


小十三叔:……妈的不管了。


哐哐哐一顿砸!


砸得惊动了那户人家,出来瞧时,就见着锁被砸开了,挂在一边,大门洞开,屋子里的人逃了!




小十三叔拉着少女一通跑。


但黑灯瞎火又不认路,越跑越迷糊,少女饿了两天,也没了力气。


身后火把熊熊,村人的怒骂声追了过来。


小十三叔一咬牙,背上少女,拔腿狂奔。


奔出三步,皮鞋脚底打滑,直接摔了个结结实实,爬起来再跑。




后半夜。


小十三叔和少女被堵在一栋废弃谷仓里。


小十三叔把谷仓的门反锁,又拉来一堆有的没有的破桌子烂木板来抵住门。


外面的人一时进不来。


里面的人一时也出不去。


两边僵持。


少女的家人看着谷仓,脸色阴沉沉的,说,这房子本来就是要拆的,干脆烧了!


村里的其他人一怔。


少女的爹拿着火把,走到人群之前,说,她是跟男人私奔,我们家不能出这种丧德败行的贱人。烧了,干净!


他心里想的是,这丫头倘若不死,又不肯上船,自己就得把钱退给船老大。但那钱早就还了自己的赌债,打死都不能退。


当下把火把一举,喊,烧!




少馆主赶来,看见的正是这一幕。


小十三叔迟迟未归,少馆主有些不放心。


小十三叔每一次出门,少馆主便吩咐徒弟ABC当中的任意一个跟一段路,务必明确知道小十三叔的目的地。


他们赶到,在人群外围已经大约听说了事情经过。


少馆主眉头一皱,小十三叔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拐带私奔的事。


又在此时,听见了一声‘烧!’


少馆主遽尔变色。眼风一扫,便从身边一名村民手中夺过一根木棍。


村民只觉眼前一花手腕一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手里的木棍就没了。


少馆主持棍在手,平举在耳,盯住前方,手臂猛一发力,挟怒猛地掷去!


众人只觉得耳边嗖的一道疾风。


棍影竟穿过火把重重,簇动人头。


旁人毫发无伤,但那拿着火把的男子却是一声哀嚎,手腕剧痛难当。火把落地,滚了一滚,火势‘噗噗’燃烧,同时当啷一声,长棍落地。


那男子又痛又惊,“谁?”


他扭头看去,视线所及之处,村人纷纷退开,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外乡人。


少馆主自人群之中走出,长身玉立,一抖长袍袍尾,双目湛若寒星。


谷仓上,守在唯一一扇窗边的小十三叔内心哇!一声,蹲下身去安慰靠坐在墙边的少女,“没事了!救星来了!”




村人自然不肯交人,仗着人多,当下混战起来。少馆主看着火光熊熊,想到自己若是晚来一步,小十三叔万一……满腔怒火,当下两脚飞踢而出!


两名村民当即被踢出丈远。


少馆主出手这么重,一来是威慑,就算他武功高强,这边乡宗观念极其浓厚,都被欺负到地头上来,一族自然守望互助,到时双拳难敌四手,自己这边占不了多少便宜,倒不如一开始就震住这些乡民。


二来也是为了引开乡民的注意力。


徒弟ABC杀出重围,先去救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挪开杂物,打开门,徒弟ABC闪身进来,有村民发觉,也跟着要抢进去。


徒弟ABC回头就是一顿爆锤。


小十三叔带着徒弟ABC上阁楼。


徒弟ABC看见那虚弱少女,不约而同的哇了一声。


小十三叔:?


徒弟A:“十三叔你真的沟女私奔!”


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先拍了徒弟A脑门,再让徒弟B背起少女,让徒弟C断后,然后自己趴到窗口看战况,只要少馆主给一个暗号,他们就立即杀出去。


徒弟ABC互相看一眼,徒弟A问,“师叔你看起来像是高兴?”


小十三叔纳闷,“你们都来救我了我什么不高兴?”


徒弟A和徒弟B对看一眼,叹了口气。


小十三叔在窗口看了一会儿,皱眉啧啧,“你们师父这也打得太狠了,我们逃出去就好,不要伤人性命嘛,你们说是不是?”


徒弟ABC眼观鼻鼻观心。


小十三叔探出窗口,朝底下喊,“阿霆,你收着点,不要打得太……”


少馆主在1v多的间隙抬起头,一双眼漆黑发戾,盯住小十三叔,煞气腾腾。


“……”小十三叔把剩下的话咽回去。


徒弟ABC在边上,眼巴巴看着小十三叔。


小十三叔说,“……你们师父生气了昂?”


徒弟ABC一起点头。


小十三叔说,“跟我有关?”


徒弟ABC再齐刷刷点头。


小十三叔问着问题看着战况,正好看到少馆主一声怒喝,双拳重重挥出,中拳之人啊噗一口鲜血,飞出好多米。收拳时,又一肘,击倒背后试图偷袭之人。


杀气弥漫八百里,好似狂风折杨柳。


小十三叔慢慢的,慢慢的从窗台蹲下去,看着土墙,眼有点发直,


“……你师父发起火来什么样子。”


徒弟ABC互相看看,“师叔你没见过啊?”


小十三叔点点头。


徒弟A探头看了看楼下的混战。再同情的看一眼小十三叔,“照师父这个速度,师叔您应该很快就能看见了。”



花开满津渡
醉花阴•遇梅雪霁风停天已暮踏月...

醉花阴•遇梅
雪霁风停天已暮
踏月乘星路
突遇暗香浮
点点红疏
惹得寒箫妒
曲张惊鹊留鸣去
摇落千千絮
拍雪望枝头
素减红盈
更觉花香怒

醉花阴•遇梅
雪霁风停天已暮
踏月乘星路
突遇暗香浮
点点红疏
惹得寒箫妒
曲张惊鹊留鸣去
摇落千千絮
拍雪望枝头
素减红盈
更觉花香怒

溪亭日暮

醉花阴——秋寒

                    清幽秋夜月光寒,

                    秉烛展书卷。...


                    清幽秋夜月光寒,

                    秉烛展书卷。

                    弄笔书昨天,

                    对影自问,

                    今秋是何年。

 

                    举樽邀月怜影单,

                    独醉难缠绵。

                    莫道生无憾,

                    人过中年,

                    举梦已惘然。

 

QQ好友“金京贤客”的和词非常不错,特留此与大家共赏:

                     和《 醉花荫 --  秋寒》

                          
 举樽对月影成三,

孤灯映玉盘。

满园黄化残,

醉眼轻叹,

今夕是何年?


 夜冷风清人未眠,

寥落独徘徊。

莫道桑余晚,

秋去春来,

朝霞仍满天。 ­

溪亭日暮

醉花阴——送好友 《原创》

好友要远行,郊外置酒相送,特留词记之! 


          烟波浩渺江水平

          绿柳映岸青

          群鸭河中戏...


好友要远行,郊外置酒相送,特留词记之! 

      

          烟波浩渺江水平

          绿柳映岸青

          群鸭河中戏

          乡村味浓

          飘渺荡歌声

 

          自古离别多伤情

          举樽泪偷盈

          回首几多事

          事事情浓

          依稀似梦中

大孟妮

醉花阴

夜半西风潜闺楼,执笔画清秋。晨起倦梳妆,斜倚栏杆,雨打薄裳透。

沥沥淅淅漫明眸,满地落花愁。归雁天际游,望莫停留,万里衔红豆。

夜半西风潜闺楼,执笔画清秋。晨起倦梳妆,斜倚栏杆,雨打薄裳透。

沥沥淅淅漫明眸,满地落花愁。归雁天际游,望莫停留,万里衔红豆。

Jessie Zeng
静等新笔(。ì...

静等新笔(。ì _ í。)

休息 脖子要断了(−_−;)

静等新笔(。ì _ í。)

休息 脖子要断了(−_−;)

梦莹乐天笔录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与归

东海灵鹿
(顺便,点金的醉花阴真好看!⁄(⁄ ⁄ ⁄ω⁄ ⁄ ⁄)⁄)

东海灵鹿
(顺便,点金的醉花阴真好看!⁄(⁄ ⁄ ⁄ω⁄ ⁄ ⁄)⁄)

秋未凉

/ 陌 上 风 雅 /

数位板手写

这几个字真妙!!一曲道尽天涯

/ 陌 上 风 雅 /

数位板手写

这几个字真妙!!一曲道尽天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