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醒著不说

5浏览    1参与
御子

你的味道10

原本打算昨天發的,結果莫名的胃痛,所以拖到了今天……

祝大家看得愉快😆


-----


  “比一場?”站在籃框下的施柏宇將球拋給了在他眼前的楊孟霖。


        後者笑笑,運著球。“久沒打了,也不知道手感找不找得回來。”


        挑戰接受。


        洗球,然後開始。


     ...

原本打算昨天發的,結果莫名的胃痛,所以拖到了今天……

祝大家看得愉快😆


-----


  “比一場?”站在籃框下的施柏宇將球拋給了在他眼前的楊孟霖。


        後者笑笑,運著球。“久沒打了,也不知道手感找不找得回來。”


        挑戰接受。


        洗球,然後開始。


        兩人在球場上揮灑著汗水,玩得不亦樂乎。


        “你輸了。”施柏宇笑道。而楊孟霖也不以為意,把地上的球撿起來拋給他。“拜託,你籃球隊的欸,我之前念的是英文系,哪比得過你。”


        “我也不是體育系的啊。”施柏宇笑得燦爛,拿著球跟上前頭的楊孟霖。


        楊孟霖從頭到尾都克制著自己的信息素,不讓它干擾到施柏宇,而他也對楊孟霖的體貼感動。


        其實排除信息素的缺點以外,施柏宇的球技其實是很好的,不能上場比賽,實在遺憾。


        但至少,在楊孟霖面前,他可以盡情的打籃球,揮灑著青春的汗水。


        “等等要去哪吃飯?”施柏宇拉住了楊孟霖的手,而他並沒有避開。


        他們最近的相處模式都是這樣,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其實他倆都知道他們是互相喜歡的,只差沒開口說而已。


        “你說呢?”楊孟霖反問。


        施柏宇開開心心地介紹附近許多有名好吃的餐廳,但楊孟霖似乎都不怎麼感興趣。


        最後討論出來的結果是,回楊孟霖家,由他來煮飯。


        “喜喜、歡歡乖。”一到家,楊孟霖就抱著迎面撲上的兩隻小狗。“之前沒看過牠們欸,你什麼時候養的啊?”


        “在認識你之前就養了,只是有幾天借放在彥澤家而已。”楊孟霖一邊回他話,一邊倒著飼料餵牠們。


        “你和盧教授感情很好啊?”聞言,他笑回“不錯啊,他家裡也有兩隻狗,我們常常狗聚。”楊孟霖再次摸了摸他們,才進廚房準備弄飯。


        打開冰箱,裡面卻空得可以。


        尷尬了,他完全忘記自己的冰箱裡邊沒有食物……


        看楊孟霖的動作頓在那兒,施柏宇好奇得想要探頭看看,而他快速把冰箱門帶上,笑著把人推出了廚房。


        “呃,我看我們還是出去吃好了。”楊孟霖尷尬的笑了兩聲,準備把人推出去。


        “不是啊,你不是要煮……”他頓了頓,像是會意了什麼事一樣,笑說“你忘記備料啊?”聽到他的話,楊孟霖騷了騷頭,天人交戰了一下才承認。


        當他點頭的時候施柏宇機乎是毫不客氣地笑了出來,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輕輕握住楊孟霖的雙手。


        “那個,我的發情期……快到了。”聞言,楊孟霖驚訝地瞪大眼睛,打消了要帶他出去的念頭。


        “不是啊?那你剛剛和我打球,又說要出去吃飯,你都不怕……”


        “不怕,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看到某人似乎被他說的情話給矇了,施柏宇「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


        “沒有啦,我算過了,應該會在晚上。”說罷,他接收到的第一個反應確實楊孟霖擔憂的眼神。


        “你還是在我家住好了。”原本以為施柏宇會同意,結果他卻搖了搖頭。


        “我這次住這裡,下次、以後都要住這裡嗎?這並不是辦法。沒事的,沒那麼衰。”雖然他說的沒錯,但楊孟霖還是不贊成。


        你自己都說了他們最近很常來,這風險還不大嗎?


        “我還是不放心。柏宇,我相信你感覺得到,我喜歡你,我不想讓你有任何受傷的風險。”聞言,施柏宇濕了眼眶,他也是喜歡楊孟霖的,但是自己若真的在這住下了,很可能會連累到楊孟霖。


        他不願意冒這個險。


        好不容易,兩人達成了共識,楊孟霖到施柏宇家和他們一起住七天,這七天,就由楊孟霖來保護施柏宇。


        “好了啦,討論那麼久都還沒吃飯,我等等就要上課了欸,你要讓我餓著肚子去上課?”施柏宇笑著搭上他的肩,動作自然不做作,臉上還掛著大大的微笑。


        “啊……抱歉抱歉,我們現在就去吃,走吧。”


       


        「我看到了哦,你和施同學😊」晚上,楊孟霖正在收拾行李時,手機傳來了宋念美的簡訊。


        抓了抓原本就有些凌亂的頭髮,他把和她的約定全忘了,現在才想起來他們之間有一個打賭。


        自己果然輸了啊……


        「好啦好啦我幫妳就是了,是說,王毓翔很嚴的哦,妳確定要追那位?」「當然啊,他那麼可愛。」好吧,宋念美竟然說他可愛,果然情人眼裡出西施?


        只是楊孟霖和他並不熟啊……沒辦法都答應人家了也不能反悔,就,硬著頭皮上唄。


        “欸,柏宇,你認識……”對於球隊人員還不熟悉的楊孟霖,問起了施柏宇。


        在去施柏宇家的半路上,他進入發情期。


        「凎,還真會挑時間。」楊孟霖心中嘀咕著,卻還是散發出信息素安撫著。


        “忍耐點,就快到了。”楊孟霖柔聲安慰,卻發現隔壁那位眼神清醒,沒有絲毫被發情期影響。


        “我沒事,我不像那些omega受發情期的影響,應該是說,影響比較小,是那個藥的副作用。”說罷,他把窗戶打開,吹著夜晚的風,讓原本因為發情期而上升的體溫慢慢下降,幾乎就和平時沒兩樣,只是信息素濃了點,但有只是一般omega正常的量而已。


       


        “施父、施母好。”到家後,楊孟霖禮貌的先問好。


        他們也沒說什麼,很自然的把兩人領到一個房間。


        對,一個房間,這意味著他們要睡一起。“如果你介意,我可以睡地板。”施柏宇提議。“不用了啦,一起睡就好。”楊孟霖尷尬的抓了抓頭髮,順道把包包放在椅子上。


        “你先去洗澡吧,我直接睡了。”語畢,施柏宇也不等人回覆,逕自在床上躺下了。


        這秒睡的程度……


        他並沒有蓋被子,可能是發情期的影響,全身有點微燙。楊孟霖幫他把棉被蓋,摸了摸他的頭,和藹地笑著。


        睡著的施柏宇,意外地讓人覺得可愛。楊孟霖想著,卻發覺不對勁。


        是他發情期怎麼自己先有了反應啊……


        他趕緊跑進浴室,打開水龍頭,讓冰冷的水衝著自己,緩緩的冷靜下來,兩腿間的東西也不再挺立,楊孟霖真覺得自己佔有慾太強了,兩人現在連交往都還算不上,自己就想上他了……


        從浴室出來,他看到某人又踢被子了。


        “他是小孩子是不是……”楊孟霖哭笑不得的再度幫他蓋上被子,順道在他身後躺下。


        “柏宇……”見身前的人沒有反應,他才繼續說。


        “我喜歡你,我真的很喜歡你。不是哥哥對弟弟的愛護,也不是老師對學生的體貼,而是會想要佔據你心裡面的那個位置的那種喜歡。我相信你看得出來,我也不是第一次說了,但是,你給我一個答覆好不好,一直等,也是很累的。況且我並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也是會想要擁有你,標記你。”他抬手,想要抱住施柏宇,最後還是放下,轉身背過他。


        自己除了等,還能做什麼呢?


        背對他的施柏宇睜開了眼睛,想著楊孟霖方才那段話。


        的確,該有個回覆了……


-----


不會開車的,相信我,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放,也沒有寫過😂


有引用了越界那段背後告白,不過台詞完全不一樣就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