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里卡多

2103浏览    117参与
阿香500天1字

没了记者,糖都靠好友发了(○`ε´○)

没了记者,糖都靠好友发了(○`ε´○)

阿香500天1字

necessary给出去很多,super却只有一个

认识的人有那么多,bae也只得了这么一个

围场CP也好多,官方就给他们盖了戳


为送出红心心的潘仔鼓掌👏比起来,某人的蓝心心简直傲娇得没眼看……


btw,妮扣的头盔超美(从年初夸到年末),能集邮回来真是太好啦


-----------------------------------

以防有的小可爱不知道(你自己也才知道好吗

bae:

“before anyone else”的缩写体,通常指的是对生命中唯一的昵称。也是“babe”的缩写体,2014年11月18日,成为牛津词典2014年度新词年度候选词.

necessary给出去很多,super却只有一个

认识的人有那么多,bae也只得了这么一个

围场CP也好多,官方就给他们盖了戳


为送出红心心的潘仔鼓掌👏比起来,某人的蓝心心简直傲娇得没眼看……


btw,妮扣的头盔超美(从年初夸到年末),能集邮回来真是太好啦



-----------------------------------

以防有的小可爱不知道(你自己也才知道好吗

bae:

“before anyone else”的缩写体,通常指的是对生命中唯一的昵称。也是“babe”的缩写体,2014年11月18日,成为牛津词典2014年度新词年度候选词.

阿香500天1字

2019阿布扎比

买老师在线展示灵魂freestyle


卡呆毫不意外的又双叒叕在休息室里犯二……

潘潘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点了个赞(。



感谢前方摄影师?

明年要捕捉更多的糖\0/

--------------------------------------

我的lof默认不能存图,右键的话请移步买老师的微博 : @ Maxiel







买老师在线展示灵魂freestyle





卡呆毫不意外的又双叒叕在休息室里犯二……

潘潘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点了个赞(。





感谢前方摄影师?

明年要捕捉更多的糖\0/

--------------------------------------

我的lof默认不能存图,右键的话请移步买老师的微博 : @ Maxiel

阿香500天1字
我就是腐眼看人基,这些词放在一...

我就是腐眼看人基,这些词放在一起,是一篇合格的文了(手动狗头

我就是腐眼看人基,这些词放在一起,是一篇合格的文了(手动狗头

阿香500天1字
后来卡呆默默点了个赞🙈🙈?...

后来卡呆默默点了个赞🙈🙈🙈

后来卡呆默默点了个赞🙈🙈🙈

阿香500天1字

不开车看什么F1


巴西站排位赛赛后采访的糖

不开车看什么F1


巴西站排位赛赛后采访的糖

阿香500天1字

[F1][授权翻译](333)梗和小短文 18 Daniel/Max:心愿

标题:Drabbles/prompt fills  Daniel/Max: Wish

原作者:extremesoft

原贴: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41438/chapters/46205917

=============================

提示词:流星

=============================

译者前言:

说出来也许没人信,我在WEC前夜就搞完这篇的初稿了,回来之后,因为校对我肝了2个晚上(没错,它超短,但是我肝了2个晚上),有些句子甚至是对着它们充满敬畏和禅意地沉思了半个多小时,修修改...

标题:Drabbles/prompt fills  Daniel/Max: Wish

原作者:extremesoft

原贴: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41438/chapters/46205917

=============================

提示词:流星

=============================

译者前言:

说出来也许没人信,我在WEC前夜就搞完这篇的初稿了,回来之后,因为校对我肝了2个晚上(没错,它超短,但是我肝了2个晚上),有些句子甚至是对着它们充满敬畏和禅意地沉思了半个多小时,修修改改,反反复复。

到最后还是有一句话难住了我,摸鱼了一个上午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爬上汤给作者留言了。

可能之于大家这只是一篇小短文,但是对我而言,333是我全部的快乐。所以希望可以尽量还原作者带给我的惊喜和感动,也希望可以原汁原味地传递给你们^^

阅读愉快!

=============================

  “你有没有对着流星许过愿?”


  Max好笑地斜了Daniel一眼。对着流星许愿,或者一般意义上说的仰望星空,在他听来就像是裹着糖衣的爱情电影里那些蠢情侣们才会做的事——躺在一辆大车的引擎盖上,也许还垫着条丑陋的棉被,拥挤,不适,可电影却要求他们呆在那儿。不过,Max也没法否认自己曾这么干过。当然了,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高高的凉凉的杂草贴在背上,把T恤都染成了鲜绿色;大大的蓝眼睛倒映着广阔无垠的夜空和柔软纤长的云纹),而不是作为一个理性、精明的成年人(这位成年人正瘫在Daniel阳台上那张坚固的日光浴床上,尽管太阳已经躲到海平面下有一阵了,来自日间的热意还在亲吻着他的双腿,徘徊不去。他微微睁开眼,又带着满足的困倦闭上了)。理性、精明的成年人才不会把愿望和梦想都寄托在那些可笑的天体上呢。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过。” 他咧开嘴笑着回答,博得了一声轻笑,“干嘛,为啥问这个?你也有过?”

  “没,我就是想想。”Daniel回答——典型的Daniel式的答案,看似说了些什么,实则什么都没说,一如既往的信口开河,让人无从反驳。从他们躺着的地方看不到多少星星,人间灯火璀璨,掩盖了漫天星光,但海港的夜灯在身下蔓延,像极了地面的星座,懒懒摇曳的船只像是行星,运行在漆黑的太空中——那是环抱着它们的海水。这一切简直完美,躺在那儿,一同感受着宇宙的无穷,不管这种感觉的多么毫无依据。

  “你许了什么愿,那个时候?”Daniel问,语气掺着明显的笑意,“还记得吗?”


  奇怪的是,Max确实记得;但同时又觉得一阵尴尬,那种无法消解的幼稚几乎让他局促起来。倒不是说他不再憧憬着哪天成为F1世界冠军了,他当然想,也正在竭尽所能。Daniel同样渴望着它,毫无疑问。但现在,在Max的生命中,可能出现了一件比庸俗的成功更值得许愿的事——现在就要他承认还很难——大声说出口就更荒谬了:小时候,我对着流星许愿能有一天能成为世界冠军。事实上,现在我不再是个孩子了,我对着流星许愿,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哦,该怎么回答呢,做个幼稚的小鬼还是烂俗的大人,这是个问题。


   “我许愿能成为F1的世界冠军。”他坦言,最终还是在幼稚和烂俗之间选择了幼稚。他目不转睛地望着Daniel,观察着他的反应,不管是什么神秘的原因,他竟会为许多年前的想法感到害羞,有口难言。Daniel回望向他,发出一阵大笑,点了点头。

  “是你的风格。”Daniel说着耸了耸肩。他的声音很轻,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但Max仍然可以察觉出他长久以来的渴望。“小时候,我也有过同样的愿望。我是指,现在当然还这么想。但时至今日,已经能证明我们的星星都是辣鸡了,不是吗?流星跑得太快了,根本听不见我们的愿望,那群废物。”

  “我不认为它们有这么糟。”Max劝解道——突然间,有什么击中了他,是某种外力也是某种心因,是强烈的爱意,也是压倒一切的信念。(简直太怂了,他再也忍不了了,该死的,Daniel怎么能对他说这些——)

  “至少,我还有你。”

  “艾玛卧槽,闭嘴吧你。”Daniel发出一声呻吟,而后笑瘫在地,“你一定不是那个意思吧。天,我刚刚脑子都当机了。”


  Max控制不住跟着笑了起来,笑容褪去之时,唇角还沾着爱的涟漪。他确实表达了那个意思——靠,那他可真是太幸运了——想起来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到底是如何放任事情变成这样的?放任自己胡言乱语。放任自己胡思乱想。有时候,他会在脑海里听到外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对着镜子审视自身,映出的双眼仿佛不属于自己。他们都在说——每当想起他们可能会说的话,他的胃里就会一阵翻搅——他这是在浪费时间,他变软弱了,不行了,战意退却了,他变得一无是处,一无所有,一文不值。他什么都不剩下了,所有这些,所谓的爱。喜欢什么,被谁喜欢着。都无所谓了,全都失去了意义。


   “你不会是在认真地表达自己会选我而不是世界冠军吧?”Daniel调侃。又一次,他若无其事地做到了一件经常在做的事——也许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仅仅靠的是存在本身;他把Max从一团差点将其压垮的胡思乱想中拽了出来,抓着他的胳膊说“去他们的”,把他从人们怀疑的深渊中拖了上来。他们不再重要了,声音混成了一团嗡嗡的杂音,Max的双眼又恢复了清明。他知道该如何战斗,根本不需要别人劝诫。多年以来,一直都知道。他需要的,是Daniel所给予的——有时仅仅是快乐,有时被他称为“治愈”,有时是清晰的条理。但不管那是什么,没了它,Max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天晓得,大概吧。”他耸肩,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事实。


   “对于职业车手来说,这可不是个好念头。”Daniel指出。他装作严肃的样子,但笑容却渐渐扩大,温柔而调皮,双目闪烁着幸福的炫目的光芒。“知道了自己是你的弱点之后,我可能会利用它。”

  “这么看,至少你离‘世界冠军’很近了。”Max打趣,看着Daniel从椅子上坐起来,他更是来劲了,“我想,差不多贴近一秒内了吧。我得要,像是,使劲眯起眼才能看到间距。”

  “我日你,Max。”Daniel咧嘴一笑,几乎没有给Max时间防备,一下子就骑到了他的身上。他肌肉紧实,身躯沉重,用温暖的体温把Max牢牢地定在了日光浴床上。他俯下身,一只手搭在靠背上,贴着Max的耳朵,笑容无比明亮,以至于Max觉得自己正凝视着太阳,像是苍白而沉重的月亮,恒久反射着它的光芒。


  “我爱你。”Daniel低声耳语——他怎么能在同一分钟同时说出“我日你”“我爱你”,如此驾轻就熟,随心所欲,始终都让Max感到困惑。Max轻轻揽着Daniel的腰,感到千言万语在胸口汇聚成形,随着他的呼吸轻轻共鸣。

  “不过,我还是会在下次的战略会议上提及我们俩的事。”Daniel还在喋喋不休,他抬起拇指,梳理着Max太阳穴附近的短发,“我可能会这么说:‘这次我们真有机会战胜Vertappen了,要知道,只要我在赛前把他搞♂晕 (pound him senseless),他就不能——’”


  Max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他轻轻地哄着Daniel放低身体,请他闭上尊口;感到内心涌入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满足感,被它填得满满的。他默念着“现在我不再是个孩子了,我对着流星许愿,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Daniel贴近了一些,他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加深了那满含笑意的一吻。




(↑买老师总是又快又好)



  (完)


=============================

是傲娇呆本呆和直球潘本潘了!

阿香500天1字
我错了噢,蛋妞这不是男友站位,...

我错了噢,蛋妞这不是男友站位,这是人形靠背


潘仔只要一个激动,往后一靠,就整个人靠到某人怀里去了嗷


(谁来推他一把,我出重金(x


要不你们搞个这样的跨队沙发问答好了


怪不得狗灯说他俩自带结界,这可不是外头的人都只能发出汪汪的声音么?

(反正我是没见过跟朋友一起打游戏这么坐的)

(是沙发不够大还是房间不够宽敞还是没别的地儿可以给你呆了?)

我错了噢,蛋妞这不是男友站位,这是人形靠背


潘仔只要一个激动,往后一靠,就整个人靠到某人怀里去了嗷


(谁来推他一把,我出重金(x


要不你们搞个这样的跨队沙发问答好了


怪不得狗灯说他俩自带结界,这可不是外头的人都只能发出汪汪的声音么?

(反正我是没见过跟朋友一起打游戏这么坐的)

(是沙发不够大还是房间不够宽敞还是没别的地儿可以给你呆了?)

阿香500天1字

众所周知,今天放台风假⭐️


早上,我们 
@simply simply lovely 神仙预测了一下小司机们都在干嘛


时差结束


虽然没有花花睡衣(毕竟蛋妞来晚了,至于为何来晚了……我建议你们脑补一下),但是基本上也大差不差了


至于蛋妞这个男友站位......大庭广众,光天化日,让我们预测都是不敢说出口的🤭

众所周知,今天放台风假⭐️


早上,我们 
@simply simply lovely 神仙预测了一下小司机们都在干嘛


时差结束


虽然没有花花睡衣(毕竟蛋妞来晚了,至于为何来晚了……我建议你们脑补一下),但是基本上也大差不差了


至于蛋妞这个男友站位......大庭广众,光天化日,让我们预测都是不敢说出口的🤭

阿香500天1字

[F1][授权翻译](333)陌生人(1)

衍生类别:F1同人

CP:Daniel Ricciardo/Max Verstappen

原标题:Strangers

原作者:extremesoft

原贴: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00467

分级:Mature

授权:啊不放了同一个图贴太多次了


概要:

2019阿塞拜疆之后的故事,那一站潘潘第4,卡呆退赛。

------------------------------------------------------

  …… 


  然后Daniel的电话就来了。铃声的第一个和弦刚打破...

衍生类别:F1同人

CP:Daniel Ricciardo/Max Verstappen

原标题:Strangers

原作者:extremesoft

原贴: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00467

分级:Mature

授权:啊不放了同一个图贴太多次了


概要:

2019阿塞拜疆之后的故事,那一站潘潘第4,卡呆退赛。

------------------------------------------------------

  …… 


  然后Daniel的电话就来了。铃声的第一个和弦刚打破空气,他就被震惊了,甚至自己都觉得有些丢人。他并没有太过期待那是谁的电话,可还是隐隐希望会是Daniel;而当触控键上方的屏幕真的显示了那个名字,一种不知名的战栗穿透了他。他抓起手机,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甚至忘了自己是谁。他盯着震动不停的屏幕,魔怔了一会儿才按下接听。惊慌消失了,焦虑也不见了。他被唤醒了

 

  (管它是什么呢,反正也只有Daniel才能让他有这种感觉。)

 

  “嗨。”他的语气在自己听来都怪怪的,忸怩又笨拙。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应该先自报家门,然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只有自己才看得到。他们俩并不算是陌生人了。但和陌生人之间的差别,也不过就是会发发短信,时不时友好地写几句简短的留言罢了。

  “呃嗨。”Daniel柔应答。Max从他吐出的第一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就开始揣摩他柔和声线背后的真实情绪,但却毫无头绪。也许是很疲倦?或者焦虑不安?考虑到比赛结果,这些都不意外。

  “睡了没?有没有打扰到你?”


昨天搞到凌晨2点多,美滋滋地发布,早上起来发现被屏蔽了。

于是我还是搬到AO3去了,应作者太太要求,登陆可见。

☆麻烦大家了,戳我☆




  (待续)

------------------------------------------------------

我的流畅度又提升一点了似乎?

阿香500天1字
人生赢家里卡多:我全都要 ()...

人生赢家里卡多:我全都要

()

看看这张图,满脑子都是幸福泡泡

昨天好看的比赛,潘潘的冠军,鱼雷的台子...

如果卡呆没有爆缸就好了😑(其实也没多沮丧,狗雷诺发生啥我都不奇怪了……

人生赢家里卡多:我全都要

()

看看这张图,满脑子都是幸福泡泡

昨天好看的比赛,潘潘的冠军,鱼雷的台子...

如果卡呆没有爆缸就好了😑(其实也没多沮丧,狗雷诺发生啥我都不奇怪了……

阿香500天1字

 @simply simply lovely 为上一篇333的文配的视频!!!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插在文里,只能单独开个贴了(手动狗头) 


文章地址:

[F1][授权翻译](333)梗和小短文 10 Daniel/Max:节奏

 @simply simply lovely 为上一篇333的文配的视频!!!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插在文里,只能单独开个贴了(手动狗头) 


文章地址:

[F1][授权翻译](333)梗和小短文 10 Daniel/Max:节奏

阿香500天1字
加拿大站没白熬夜,看到了日思夜...

加拿大站没白熬夜,看到了日思夜想的333两车追及交会

(里卡多有点好追,算了,要求不能太高)

77:我不觉得啊???

感谢摄影师爸爸和爱心传递的好基友 @simply simply lovely 

爆肝熬夜之后,满血复活~\(≧▽≦)/~

加拿大站没白熬夜,看到了日思夜想的333两车追及交会

(里卡多有点好追,算了,要求不能太高)

77:我不觉得啊???

感谢摄影师爸爸和爱心传递的好基友 @simply simply lovely 

爆肝熬夜之后,满血复活~\(≧▽≦)/~

念儿想喝French Vanilla

【授权翻译】【333】投票

原文发表在AO3,作者是PoemAboutCitylights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743478/chapters/2906431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225193243


Daniel仍然因为巴西大奖赛的结果而感到兴奋。

在比赛周末前,他肯定并不希望最终只拿到第六名,但考虑到他在起步的位置上所受到的处罚,他对比赛的结果非常满意。

此外,还剩一场比赛就到冬歇期了。

他迫不及待地希望新赛季比2017年更成功...

原文发表在AO3,作者是PoemAboutCitylights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743478/chapters/2906431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225193243


 

 

Daniel仍然因为巴西大奖赛的结果而感到兴奋。

在比赛周末前,他肯定并不希望最终只拿到第六名,但考虑到他在起步的位置上所受到的处罚,他对比赛的结果非常满意。

此外,还剩一场比赛就到冬歇期了。

他迫不及待地希望新赛季比2017年更成功。

虽然他在上半赛季很幸运,但Max显然挣扎于引擎的可靠性问题是上,Dan为这名年轻的荷兰人感到遗憾。

如果他有什么圣诞愿望的话,那就是他们都能够为明年的世界冠军而战。

对他来说,如果不是他赢得了这个今年再次属于了Lewis的奖杯的话,Daniel真的希望那会是他年轻的队友。

 

他将会在澳大利亚度过了一个半星期的事实令他感到快乐。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当他们下飞机时,Dan把眼睛闭上了几秒钟,享受澳大利亚的阳光照射在他皮肤上的那种刺痛的感觉。

 (幸福地忽略了咕哝着一些关于空调和防晒霜的事情的Max)。

 


三天后的今天,他们正在Dan家的阳台上吃早饭,马克斯正疯狂地在手机上打字。

“这里有吃的,Max。”Dan试着把一些面包朝荷兰人的方向推了推。

司机只是咕哝了些什么,没有试图抬起他的视线。

Dan翻了翻白眼,轻轻推了推他年轻队友的膝盖。但这也没有得到来自他的红牛队友的任何反应。

这意味着Dan不得不使出他的必杀技了。

他捡起一些面包屑扔向Max,当面包碰到他的头发时,Max终于退缩了。他瞪了Dan一眼,最后放下了手机。

“干什么?“

Dan哼了一声,“你一直在玩手机,是什么这么有趣?“

Max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他微微前倾,手肘搭在桌子上。

“我在和世界上别的人交流!你是在担心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关注吗?“ 他扬起眉毛问道。

Dan抱怨了一声,“不,实际上我是担心你对那个东西上瘾了。”

“我没有,妈妈,”Max翻着白眼回答,“你知道你说话的口气开始像我父母了,不是吗?”

“真的吗?”Dan问道,伸了伸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绕着桌子走了一圈,停在Max身后。

“嗯,我毕竟比你大8岁。”Dan靠在Max的脖子上喘着气,开玩笑地在荷兰人的耳朵后面亲了几下,但没有以任何其他方式碰他。

澳大利亚人觉得Max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当他用舌尖轻拂男友的脖子时,一个柔软的呻吟从年轻人的嘴唇上落了下来。

Dan在脖子的潮湿处吹了些凉气使Max颤抖了一下,荷兰人匆忙起身转身面对澳大利亚人。

“你是个混蛋,”他半心半意地说道,伸出一只手拉近丹尼尔。

Dan用双臂抱住Max的后背,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把他们的嘴凑到一起。

这只是一个快速的吻,然后Max将脸埋在Dan的脖子上。澳大利亚的朝阳洒落在他们身上,荷兰人的脸被浸在金色中,丹在那一刻感觉到他的心在膨胀,因为这是他想要的一切,他所希望的一切。

他们依偎在对方的怀里,过了一会儿后,“我很高兴我能使你的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一段时间,”Dan开着玩笑说道,而Max轻声笑了笑。

 

“和某个叫Daniel Ricciardo的人相比,世界上的其他人其实都有点无聊。“

Dan咧嘴一笑,用手指抚过Max的柔软头发。

“嘿!你知道我跟你说过什么!”荷兰人抗议了起来,Dan叹了叹气。

“我知道,伙计(mate)。但是你天生的头发看起来很可爱。“

“我不想看起来可爱。我不是小狗。”

“你确定吗?”Dan戏谑地问道,Max又一次瞪了他一眼。

“好吧,“澳大利亚人作势投降地举起手说,“你今天想做什么?”

现在,Max用一种Dan无法理解的方式看着他。

“我一直想和你谈下这个,”Max说,“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Dan皱起眉头。 Max在说什么?

“我还不知道,所以我才问你?也许我们可以去冲浪?还是去徒步?我几乎愿意做任何事情。”

Max实际上真的倒吸了一口气。

“那么你是忘记了还是根本不在乎?“荷兰人带着指责的口吻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Max,”Dan回答道。

Max摇摇头叹了口气,“所以可能两者皆有。”

Daniel决定等到Max吐出他令他生气的事情。

但年轻的红牛车手保持沉默,只是愤怒地盯着澳大利亚人。

“随便吧,”他最终还是说了些什么,然后从那扇巨大的玻璃门冲进了屋子。

“拜托!(Come on)”Daniel在他后面喊着,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他忘记了什么?他们约会还不到一年,所以不可能是周年纪念日,Max的生日在9月,而他们肯定还没结婚,所以这不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还有什么……

噢。

这有可能吗?

找到答案的唯一方法就是问Max,并且Dan并没有看到其他的选择,所以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跟着荷兰人进去了。

Max更像是一个喜欢在浴室里生闷气的人,所以当Dan敲门时,他能听到里面的水声。

“Max!”, 他大声说话以确保另一名司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Max Verstappen,打开那该死的门,行吗?”

淋浴又继续了几秒钟,然后水声突然停止。又过了一会儿,Max打开了门,只有一条毛巾松散地缠绕在他的臀部上。

“这是关于今天的投票吗?”Dan最终问道并好奇地等待Max的回应。

“哦,太好了,你终于明白了! 所以你并没有完全忘记它,“另一个红牛司机哼了一声,试图把门关上,但被澳大利亚人挡住了。

“你是对的Max,我忘记了今天的投票,因为我没有打算参与。”

“参与? 你是这样想的吗? 认真的吗?”

Dan试图去抓住荷兰人的手,但Max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去投票是因为这一票不能够改变什么,不是吗?”

Max又哼了一声,坐在浴缸边上,双臂交叉放在胸前。

“我真不敢相信,Dan,”当这位澳大利亚人坐在他旁边时,他终于说道,“这真的很重要,而你却不在乎?”

“我在乎,Max!但是,我们总是忙碌于别的事情,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我们第一次和彼此度过的日子!你真的想开车进城吗?”

“如果是为了投票的话,我会愿意开上10个小时的车。难道你不明白这很重要吗,Dan?这是关于同性婚姻的事情,关乎到几百万澳大利亚人!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也是同性恋,Daniel!”

Dan看着Max,他的心几乎要碎了,因为荷兰人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这是他永远不希望在他所爱的人身上看到的。

自从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努力成为Max所敬仰的人,那时年龄差距甚至更为要紧。

Dan想成为Max崇拜的那个人,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人,Dan知道他真的把事情搞砸了。

“我很抱歉,Maxy,”他开始深深地叹了口气,“你是对的,当然是。这很重要,每一票都很重要。请原谅我。”

“我没心情,Dan。”

澳大利亚人听到这句话几乎要倒抽了一口气,因Max,Max Verstappen,通常总是兴致勃勃。

这只能意味着这不仅仅是投票的问题。

“告诉我。”

即将离开房间的Max惊讶地转过身来。

“什么?”

“告诉我你在烦恼什么。我不喜欢看到你这样,这就像一只被踢的小狗。我想念你的微笑。”

Max好几次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但最后还是保持沉默。

Dan从浴缸里站起来,这次Max紧紧的拥抱了他。当Max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时,Dan在荷兰人的背部裸露的皮肤上摩擦着舒缓的圆圈。

“那么告诉我,” 他再次低声说,并可以感觉到他的男朋友让步了。

“你今天不急于投票的事实……这向我说明了……” Max的声音在他的话语结束时中断了,Dan能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压在他的脖子上。

“它说明了什么? 除了我是一个懒惰的人这个事实?“

“不管怎样,现在都没关系了……”

Dan叹了口气,“Max,别再拐弯抹角了。”

Max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但他仍然没有看向Dan。相反,他似乎对自己的手指过于感兴趣。

“和你不一样,我一直很喜欢这样的想法……我是说,有一天,在获得了许多的冠军头衔后,如果我们仍然……那么我很想……”

“和我结婚?”Dan为这个年轻人说完了这句话,Max的目光猛地抬起来,震惊得睁大了眼睛,尴尬得脸颊通红。

最终,他说,“是的。就这样。”

“Maxy。” Dan轻声说,用手指抬起另一个司机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这没关系,好吗? 没有什么可羞耻的。“

“当然……“Max说,并试图再次移开视线。

“Max,我非常关心同性婚姻,请不要觉得我没有。 我只是非常确定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赢,所以我宁愿和你一起度过这一天并且完全忘记这一切。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

年轻人显然还没有被说服,而Dan讨厌看到他的男朋友这样,所以他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用手指抚摸着他赤裸的后背。

而Max的身体背叛了他本人,他的脊椎颤抖了一下。

“听我说,穿上你的衣服,我们开车去城里。为我们的爱投票。“

Dan可以看得出来Max竭力忍住不笑,至少假装还在生闷气,但当Dan抓住他的手腕时,Max的手指自动地与Dan的手指缠绕在一起,而那个澳大利亚人则对着他的男友微笑。

你认为我们有时间......呃......”Dan的手在Max的毛巾下游走,“在我们离开之前做一些快速的东西?”

荷兰人拍了拍澳大利亚人的手,“不!工作比娱乐更重要。“

Dan忍不住发出不满的抱怨声,但Max已经穿上牛仔裤和衬衫。然后,他抓住Dan的手,几乎把他拉下楼梯,拖进车库,匆忙地摸索着钥匙。

“等等,等等,“Dan叫道,有点喘不过气来,抓住荷兰人的手腕,把他拉近。

“这儿,”澳大利亚人说道,小心翼翼地打开乘客的门,示意让另一个司机坐进去。

但在Max进去之前,Dan又一次把他拉了回来,并在他耳边低语。

 

“如果我不知道我能在任何一天在荷兰和你结婚的话,你真的觉得我可以对这次投票保持如此冷静吗?”


念儿想喝French Vanilla

虽然是非常不成熟的作品,甚至连踩点都没有做好,但是既然勉强做完了就还是要发上来的orz渣电脑勉强带动PR(加上我的渣技术),造成影响观看的地方在此致歉。本以为会是我第一首完成的剪辑视频,没想到还是只剪了半首歌……我爱333,所以一定会有下一次!虽然很多歌都有脑洞可以剪,但是还是希望他们甜甜哒。(就选了一首实际上对于我的水平来讲不太容易剪的歌)

0:39-0:47片段中有使用2017年红牛官方视频的二次剪辑作为素材直接使用,对此表示敬意并且该部分的劳动成果不属于我。#踩点一时爽,一直踩点一直爽#

虽然是非常不成熟的作品,甚至连踩点都没有做好,但是既然勉强做完了就还是要发上来的orz渣电脑勉强带动PR(加上我的渣技术),造成影响观看的地方在此致歉。本以为会是我第一首完成的剪辑视频,没想到还是只剪了半首歌……我爱333,所以一定会有下一次!虽然很多歌都有脑洞可以剪,但是还是希望他们甜甜哒。(就选了一首实际上对于我的水平来讲不太容易剪的歌)

0:39-0:47片段中有使用2017年红牛官方视频的二次剪辑作为素材直接使用,对此表示敬意并且该部分的劳动成果不属于我。#踩点一时爽,一直踩点一直爽#

迷迭香香機

【Unlight】出乎意料的好手藝

!久違的TAG!
主要人物:夏洛特、傑多、音音夢、里卡多
兩年前的文,想一想決定發出來(?)
當年里卡多人設一出來腦中就閃過APH的蕃茄兄弟、才會有這篇衍生XD
~沒什麼CP要素~

--

  由於是清晨出發的任務,待夏洛特回到宅邸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安撫著肚子傳來的飢餓,她決定去廚房弄點東西來吃。

  「明明中午已經吃過……真奇怪……」

  儘管在星幽界是不會有體重增加的煩惱,但是對女孩子而言大食量卻是件尷尬的事情--想到此,開始打退堂鼓。

  嘆氣並且煩惱之餘,後方突然傳來聲音令她驚訝回過頭查看。

  「啊、你好……」面對紫髮少年,夏洛特思索著對方的名字,「傑多對吧?...

!久違的TAG!
主要人物:夏洛特、傑多、音音夢、里卡多
兩年前的文,想一想決定發出來(?)
當年里卡多人設一出來腦中就閃過APH的蕃茄兄弟、才會有這篇衍生XD
~沒什麼CP要素~

--

  由於是清晨出發的任務,待夏洛特回到宅邸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安撫著肚子傳來的飢餓,她決定去廚房弄點東西來吃。

  「明明中午已經吃過……真奇怪……」

  儘管在星幽界是不會有體重增加的煩惱,但是對女孩子而言大食量卻是件尷尬的事情--想到此,開始打退堂鼓。

  嘆氣並且煩惱之餘,後方突然傳來聲音令她驚訝回過頭查看。

  「啊、你好……」面對紫髮少年,夏洛特思索著對方的名字,「傑多對吧?有什麼事情嗎?」

  名為傑多的少年還沒反應,旁邊更加嬌小的孩子倒是搶先開口。

  「夏洛特在廚房找什麼啊?」

  「這個……」說出口是有些難為情,對孩子們卻也沒什麼好害臊,夏洛特靦腆一笑,「結束任務後覺得有點餓,想說弄東西來吃。」

  「哦--肚子餓嘛!音音夢知道有個人會煮很好吃的料理!」

  「很好吃?……啊、等等!」

  語畢,不等夏洛特阻止、音音夢立刻轉身跑走……幾分鐘後,從門外傳來孩子特有的稚嫩嗓音及不熟識的談話聲,隨著他們的出現才清楚聲音的主人是前陣子剛加入的里卡多。

  不認識的情況下儘管搞不懂對方是不是音音夢口中『擅長料理』的人,論教養她是習慣主動和他人打招呼,很快地點頭並且朝對方微笑。

  不等里卡多搞清楚狀況,音音夢搶在之前吱吱喳喳講了一大堆--結果就是里卡多一臉無奈的嘆氣,並且講了句『又來了嗎』的奇怪發言。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又要做飯給你們吃沒錯吧?真是群找麻煩的小鬼。」

  「肚子餓!肚子餓!」

  「大叔,我餓了快煮飯。」

  聽著傑多和音音夢默契般的回答,夏洛特這才理解他們也肚子餓了,難怪會跑到廚房……突然覺得這個時候肚子餓似乎也沒什麼奇怪之處。

  注意到里卡多投來的視線,夏洛特不免低下頭來,害羞的說:「我、我也是。」

  「喂!下不為例。」

  「--耶!」

  音音夢開心地歡呼後和傑多兩人相互擊掌、並且朝她一起伸出手,夏洛特見狀露出笑容的拍著手和他們回應。


  確認好冰箱可用食材以及廚房各類主食數量,里卡多拿出鍋子燒水、待水滾後加進麵條煮熟,期間著手備料及所需配料。

  將煮熟的麵條和佐料拌炒、再將份量分配好後依序端到他們面前,回頭再將另外準備的湯裡隨意灑上香料後呈上。

  一眨眼,眼前料理傳來的香氣讓夏洛特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她當初只是想隨便做個三明治果腹……注意自己因為太過驚訝而微微張嘴的失態模樣,趕緊把嘴巴闔上。

  「快趁熱吃吧。」

  三人一起回應後開始享用眼前這頓大餐,傑多和音音夢邊吃邊稱讚里卡多的驚人廚藝,夏洛特注意傑多用與身體不成正比的食量消滅眼前疊成一座小山的麵,如此驚人的食量據她所知似乎和能力有關係;至於音音夢的份量比想像中還少些,不禁鬆口氣--要是連音音夢都和傑多一樣食量,那真是打破自己的基本印象。

  「小鬼,下次賭博的時候讓我贏吧。」

  「啥?再說再說。」主宰整個賭桌勝負的傑多哼氣,叉子將麵條捲成球狀後塞入口中,一臉正在享受料理而不屑理會。

  「呿。」里卡多伸手把傑多的頭髮弄亂,不理會少年的瞪視、他起身說:「我去收拾,待會吃完的碗盤自己洗。」

  「好--」

  確實整理完畢也不做多留的爽快離開,率先吃完的傑多除了自己外也把音音夢的份一起清洗,夏洛特向傑多表明會自己動手後便慢慢享用眼前佳餚,空閒下來的音音夢則在旁誇獎里卡多的手藝,並且笑著解釋某天她和傑多因為肚子餓來廚房找東西吃時被里卡多發現、才曉得原來對方擁有一身好廚藝……

  注視著音音夢的笑容、夏洛特不免瞥向正在洗碗中的傑多,瞧見臉上同樣帶著笑容,不免會心一笑。


  那日受惠於里卡多的幫助,夏洛特於空閒的午後特地請露緹亞教導自己製作餅乾,對善於歌唱的她而言是不同領域的新嘗試,在經歷多次失敗後終於完成了烤餅乾。

  分成三份裝袋依序送給傑多以及音音夢,答謝他們讓自己能夠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接著,她到了平時提供戰士們聚集的交誼廳,推開門扉便能聽見吵雜聲,隨著聲音望去發現大家聚在正中央的桌子吆喝,接近一瞧原來是在舉行腕力比賽。

  環視一遍卻沒有見到里卡多,平時鮮少和他人有所接觸的夏洛特也不多做停留,靜悄悄地離開。

  途中詢問別人才知道里卡多被聖女之子給找去談話,思考要不要在門外等人而低頭移動時,一個疏忽先是撞到物體再來是受力向後,夏洛特驚呼一聲來不及站穩步伐往後跌坐時、下一秒卻被人給牢牢抓住手臂……因為恐懼而閉上的雙眼緩緩張開,注視著眼前的人幾秒,才意識到對方正是自己在找的里卡多。

  「抱歉,還好吧?」

  支支吾吾了半晌,夏洛特才開口說:「沒事、謝謝……」

  「走路記得看前面。」里卡多舉起手正想朝夏洛特的頭拍下去時,忽然一個停頓、改往肩膀上拍去。

  「是……」面對這雙手施加在身上的力道,不會相當粗魯反而給她溫柔的感覺……在真正和里卡多相處前她只能從外觀和口氣來評斷對方,實際上稍微了解後原來對方就算是地下組織首領也是有善良一面。

  「那個、真的是非常抱歉……」想到自己曾經有過的膚淺思想,夏洛特覺得丟臉便不經意脫口說出道歉,很快收到了里卡多那滿腹的疑惑。

  「喂喂喂,我沒罵妳的意思,沒必要這麽誇張吧?」

  「不是的、是我……」總覺得解釋似乎會令情況更加混亂,夏洛特趕緊將懷中物品遞在兩人之間,「那天的料理很好吃,這是我的謝禮。」

  「我對甜食沒興趣……不過拒絕女性的禮物可不是紳士該有行為,謝了。」

  禮物確實交到對方手中,夏洛特再次鞠躬道謝後匆忙跑開,明知這樣的舉止相當不禮貌,卻還是忍不住逃開。

  東西確實送達、想法確實傳達就好了。


  「哎呦,真受歡迎。」聖女之子吹了聲口哨如是說。

  「身為一名接班人可是要有迷人的魅力。」

  「呿,少臭屁。」

-完-

阿香500天1字

(○`ε´○)这个蛋糕丑得我能被你们嘲笑一年

可是真不是我的错,蛋糕坯都快坍塌了,而且三层不一样大,我尽力了🤷‍♂️🤷‍♂️🤷‍♂️

(○`ε´○)这个蛋糕丑得我能被你们嘲笑一年

可是真不是我的错,蛋糕坯都快坍塌了,而且三层不一样大,我尽力了🤷‍♂️🤷‍♂️🤷‍♂️

阿香500天1字
新年快乐大家(●°u&...

新年快乐大家(●°u°●)​ 」

这是渐渐成为p图博主的我,和我的cp的合影

cp你们都认识,而我...是天上的烟花(被打

祝大家猪事顺心顺意,西皮疯狂撒糖,太太日夜产粮❤️

新赛季要来啦,大家准备好更新了吗?


模型来源: ZEPETO

捏人:

维斯塔潘:  @洛依德 

里卡多: 我

新年快乐大家(●°u°●)​ 」

这是渐渐成为p图博主的我,和我的cp的合影

cp你们都认识,而我...是天上的烟花(被打

祝大家猪事顺心顺意,西皮疯狂撒糖,太太日夜产粮❤️

新赛季要来啦,大家准备好更新了吗?


模型来源: ZEPETO

捏人:

维斯塔潘:  @洛依德 

里卡多: 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