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里德尔乙女

24浏览    2参与
江总

里德尔乙女【Pure blood】(下)

*接上

*约2k字
  全文3.5k

-祝食用愉快

7.

寒意沿着手背钻进单薄的长袖,我感到自己浑身都被冻住,不能动弹,声音却不自觉地尖利甚至放肆起来,我在恍惚中听见那声近似于悲鸣的呼喊。

“----Cepheus!”

我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我有些病态地想。

可黑色卷发的男孩并没有因为我的呼喊而停止坠落,他像一只破旧的软绵绵的布偶一样摔在了草地上,紧紧闭着双眼,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最后慢慢静止。

那是我的弟弟。

 
他叫克普斯•布莱克。

可痛苦还是使我跪倒在地,使我泪流满面,使我像个疯子一样抱着他幼小的身躯闯入医疗翼。

他还活着。...

*接上

*约2k字
  全文3.5k

-祝食用愉快

7.

寒意沿着手背钻进单薄的长袖,我感到自己浑身都被冻住,不能动弹,声音却不自觉地尖利甚至放肆起来,我在恍惚中听见那声近似于悲鸣的呼喊。

“----Cepheus!”

我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我有些病态地想。

可黑色卷发的男孩并没有因为我的呼喊而停止坠落,他像一只破旧的软绵绵的布偶一样摔在了草地上,紧紧闭着双眼,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最后慢慢静止。

那是我的弟弟。

 
他叫克普斯•布莱克。

可痛苦还是使我跪倒在地,使我泪流满面,使我像个疯子一样抱着他幼小的身躯闯入医疗翼。

他还活着。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

 
他还活着。

 
8.

“艾尔莎•伯斯特。”

我出声叫住那女孩的名字,我很不喜欢她看我的目光,比里德尔还要扭曲几分,充满嫉妒,恐惧,还有躲闪。

 
我知道她对克普斯的扫帚做了手脚,也知道她对里德尔那样卑微又恶心的感情,我懒得揭穿,她属于纯血的骄傲早就被里德尔踩在了脚下。

公共休息室里的气息一下子凝滞起来,没有家世和背景的混血们都自发地避开了这岌岌可危的平静,纯血家族的孩子则冷漠地摆好姿势准备看一场好戏。

“布莱克....”

 
她看着我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惶恐且战战兢兢。

“掉一只手,或者我杀了你。”

9.

1943年12月13日。

 
我加入了沃尔普及斯骑士团,也意味着我选择了臣服。

10.

我嗅到了浓郁的薄荷味。

 
男孩漂亮的黑色眼睛,恶劣的咒骂和殴打,阴森的孤儿院,泥泞的麻瓜街道,还有母亲厌恶的表情和歇斯底里的训斥。

“我叫汤姆•里德尔。”

 
“你要记住我的名字。”

 
11.

她对我使用过遗忘咒。

祖宅内声响嘈杂繁复,衔接着女人阴郁的声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在每个角落留下神经质的自言自语。

我大口地喘着气,空气像是被灼烧过后捏碎强行塞入我的喉咙,每一秒都是滚烫和窒息,眼前的光影渐渐失去颜色和它本来的模样,所有的声音都被扭曲,记忆被撕碎,我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消失,我痛不欲生,可我无能为力。

我留在了深渊里。

12.

 
“....佩娅。”

像是有人强制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我不高兴地拧了拧眉然后睁眼。

大片大片的白色。

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

还有...叫我的那个人。
 

里德尔悠闲地坐在床边瞧着我瞬息万变的脸色,英俊的脸庞上是他那标志性的微笑,迷人而捉摸不透。

 
他只套着件松松垮垮的白衬衫,袖口挽起,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臂,病房里可能是许久没有通风,他刻意扯开了领口,锁骨凹陷清瘦。

 
我别开眼不去看他,他却靠了过来,身上是清爽的薄荷味。

 
“佩娅。”

 
“我知道你想起来了。”

13.

我承认我想起了一切。

孤儿院里的汤姆和围墙外的卡西欧佩亚。

他们也许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

但结局绝不属于汤姆•里德尔和卡西欧佩亚•布莱克。

14.

我在圣芒戈待了半个月后回到了霍格沃茨,其间母亲来看过我,她询问我是否要回家休养一段时间,被我礼貌地拒绝。

里德尔说的没错,我的加入对于骑士团来说只是一个动力,因为我生于布莱克家族,我的姓氏在某些方面可以帮助我解决很多问题。

我离风浪的中心越来越远。

 
这同样是我所希望的。

15.

阴雨天。

我在图书馆里度过了一整个上午,当我注意到里德尔的时候,他正坐在我旁边翻书,眼睫低垂,安静而漂亮。

“佩娅....”

“你在躲我。”

 
他合上书本朝我歪了歪头,舌尖含糊的咬词将我的名字念的暧昧动人,湿润的黑眸里有细微的红光一闪而过,话里的冷酷和不耐硬生生被那份温和掐灭了苗头。

 
他在生气。

我想。

可我的确在躲他。

“佩娅。”

“你得承认。”

 
“你爱我。”

 
他漫不经心的语气点燃了我压抑很久的愤怒,我咬牙轻蔑地一笑,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拖长放缓,像我的母亲一样。

 
“里德尔,爱你的人是卡西欧佩亚,不是我。”

16.

 
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定要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就比如我把阴郁残酷的事实抖落在他面前,我们都必须相信。

他的野心我无法陪他完成。

“他有手段,天赋,也足够残忍。”

 
“可我的家族不可能允许我嫁给一个混血。”

我冷淡而无动于衷地向黛妮陈述这个事实,仿佛故事里的人根本不是我。

她却按住我的手,沉默。

 
“.....佩娅.......”

 
“我知道。”

 
我愣住了,随即目光慌乱地游移起来,我想辩解些什么,几次试图开口都被那股浓重的悲伤给驳回。

我眨了眨眼,早已干涸的眼眶忽然又湿润起来。

我想要很多年前的那个佩娅,她还有爱,她还能恨。

 
可没有谁能给我。

17.

 
他在黑暗中靠近我。

 
我被拽进一个薄荷味的怀抱,他消瘦的下巴紧紧抵住我的额头。

 
他在颤抖。

我抬头凝视着他漂亮的黑眼,却在那一刻被铺天盖地的悲伤淹没。

他轻轻捧起我的脸,冰凉的唇在我的嘴角处留下一个浅淡的亲吻,辗转留恋。

可我们再没有以后。

 
18.

“我爱他。”

 

女人开口道,她不再年轻,皱纹爬上她的眼角和额头,可她依旧漂亮,神态鲜活而动人。

她哭了。

 
“我信。”

-End

江总

里德尔乙女【Pure blood】(上)

*日常挖坑
这个大概是修改过的上一篇里德尔乙女

*沙雕ooc预警!

-1.5k

祝食用愉快

1.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一个理智的,疯子。

 2.

 
我住在格力莫广场十二号。

揉杂着血腥和玫瑰芳香的气味透过壁炉的火焰会在每晚袭向我,我有时候会躲开,有时候会长时间地注视着噼里啪啦燃烧的木柴,幻想那个女人在这纯洁又浓烈的幽蓝色里死去。

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血腥味愈发浓烈,我看见她右手紧握的魔杖上有液体滴落在地板上,粘稠得近乎恋恋不舍。

 

我强迫自己收敛不该有的厌恶表情,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虚伪的假笑。

“母亲,晚上...

*日常挖坑
这个大概是修改过的上一篇里德尔乙女

*沙雕ooc预警!

-1.5k

祝食用愉快

1.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一个理智的,疯子。

 2.

 
我住在格力莫广场十二号。

揉杂着血腥和玫瑰芳香的气味透过壁炉的火焰会在每晚袭向我,我有时候会躲开,有时候会长时间地注视着噼里啪啦燃烧的木柴,幻想那个女人在这纯洁又浓烈的幽蓝色里死去。

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血腥味愈发浓烈,我看见她右手紧握的魔杖上有液体滴落在地板上,粘稠得近乎恋恋不舍。

 

我强迫自己收敛不该有的厌恶表情,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虚伪的假笑。

“母亲,晚上好。”

女人冷淡地答应一声后绕开我,黑色的长卷发缱绻地划过我的脸颊。她的声音同她的脸一样苍白而干净,眼角微微下垂,嘴唇毫无血色,整个人显得优雅无害。

 
我很讨厌她这样。

 
明明她也是个疯子,却伪装得这样恶心。

我记得漂亮的玫红色,她纯黑的瞳孔,还有窗外灿烂的光线。痛苦在生长缠绕,一点点蔓延上我白皙的脖颈,然后收紧,喉咙里溢出细碎的断断续续的叫喊,我想要挣脱,却又溺死在她温柔而致命的低语里。

“.....Cassiopeia...”

 

她朝我缓慢地凑近,声音像极了失足的鸟,尖锐,痛苦,疯狂,干燥。

她曾经那样恨我。

 

我没有怨言,因为我明白她的很多东西,她的骄傲,她的偏执,她对家族的热烈,仿佛想将自己融入这里的一砖一瓦。

她生于最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家族,她为它而活,为它而荣耀,也为它而死。

 

“Toujours Pur”

我在绘制着族谱的挂毯上看到过这句话,它能将族谱上所有人的灵魂点燃。

 
“永远纯洁”

 
在我没有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前,她一直愚蠢地认为我是个哑炮。

 

3.

 
后来,我成了Cassiopeia•Black.

人们都说我很像她,优雅,从容,理智,高傲,是一个优秀的布莱克。

我想,我到底成为了我所厌恶的那种人。

 

4.

我梦到了火海。

熊熊燃烧的烈火,嘎吱作响的老旧地板,房间里起了毛边的挂毯,还有那枚闪烁的梅林一级勋章。

火舌贪婪地亲吻着一切,它的目的是焚烧,烧掉荣光,烧掉毁灭,烧掉埃拉朵拉砍掉小精灵脑袋时溅在墙上的鲜血,它也烧掉愚昧,烧掉偏执,烧掉疯狂。

滚烫的火星扑在我的脸上,真实而悲哀。

 

然后我醒了。

 

刺目的光线涌入视野,我来不及遮眼,而是下意识地抬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却发现干燥如初,没有我以为的满面泪痕和红肿的眼角。

 

我愣了愣,有些不情愿地承认了自己生性冷漠。

 

5.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零零散散地坐着些人,我绑好黑发上的银绿条纹发带,准备去餐厅解决早餐。

 

“早,布莱克小姐。”

 

汤姆•里德尔。

 

他依旧是一身简洁的打扮,白衬衫,外面套着黑色长袍,似乎是,捉摸不透地,朝我露出一个微笑。

 

少年有一张英俊且轮廓分明的脸庞,黑眸如同古井般深不见底,永远笑得温和亲切,如果不是此刻他正挡在我面前,我不介意回敬他一个同样彬彬有礼的假笑。

“早,麻烦让一下。”

我点头致意道。

 

卡西欧佩亚,也就是我,1943年的深秋,我已经过了我的15岁生日,我完美地继承了母亲的容貌,血统,和她骨子里对混血和麻种的歧视与憎恶。

 

是敏感还是直觉我说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听出了我的不屑和讽刺。

 

他仍是冲我笑着,眸底却冰凉一片,笑容里夹杂着温柔,冷酷,暴怒和...绝望的爱意。

 

他拽住我的长袍,拉向自己。

 

从遥远到极近,大概是一瞬间。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扶住我的腰,丑陋的黑色宝石轻轻蹭着腰线向上蔓延,我脸庞无法抑止地红了起来,低声咒骂了一句,想要退缩。

 

他弯着眼,看到我狼狈的模样像是颇为高兴,愈发不肯松手。

 

“里德尔。”

“松开你的手。”

 
我仰起头看他,用尽了浑身的恶意和漠然去对待这个少年。

他神情怔了一瞬,十分顺从地松开手,让到一边。

 

“布莱克小姐。”

 

他在背后叫住我,嗓音低沉好听。

“你愿意加入沃尔普及斯骑士团吗?”

 

6.

 

后来我从黛妮•塞尔温那里得知,那个邀请一直都是真心实意,无论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他都会允诺。

 

彼时黛妮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妩媚地挑眉道,“可你最后还是没有答应。”

 

窗外风雪正大。

 

我罕见地沉默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声,喉咙生涩夹带着顿顿的疼痛。

 

“如果我说,我没有爱过他,你会信吗?”

 

“布莱克小姐。”

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调皮地眨了眨眼,语气轻快活泼。

“你自己相信就好。”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