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重启征程惊雷响

90万浏览    1004参与
西十三呀
盗墓笔记-沙海是一个速涂场景,...

盗墓笔记-沙海
是一个速涂场景,画作业然后脑海里全是吴小狗的眼睛,然后就开始摸鱼了。

【场景配文】
从墨脱回来之后的四个月里,吴邪就像消失了一样,四个月,没有人能找到他,四个月后吴邪出现,留着满脸的胡子和浑身油脂的臭味,骨瘦如柴,但是眼睛如入魔一样泛着一种神经质的光芒。
—南派三叔《沙海》

  

盗墓笔记-沙海
是一个速涂场景,画作业然后脑海里全是吴小狗的眼睛,然后就开始摸鱼了。

【场景配文】
从墨脱回来之后的四个月里,吴邪就像消失了一样,四个月,没有人能找到他,四个月后吴邪出现,留着满脸的胡子和浑身油脂的臭味,骨瘦如柴,但是眼睛如入魔一样泛着一种神经质的光芒。
—南派三叔《沙海》

  

张家古楼主

#第六个人的礼物(五)#(完结)

#第六个人的礼物(五)# (完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是我们都没想到的,即使是小哥,这一刻也有些愣神虽然,从那张三叔的纸条开始,这件事就变得不同寻常,但是没想到意外会来的这么快!如果这就是那人想方设法想让我们听到的,也不合理了些,这些年的经验,敌人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不待多想,录音笔里又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声音。

“大侄子,吴邪,这个信息是留给你的,当你听到的时候,我已经出发了,有些问题,三叔还要继续寻找答案,铺子就留给你了,多听你二叔的话……”隔了很久,在我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咔嚓的一声,然后就真的没了,正是这一声,把陷入思考的我拽了回来,胖子也是一激灵,“靠,丫吓死胖爷了,这都是什么...

#第六个人的礼物(五)# (完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是我们都没想到的,即使是小哥,这一刻也有些愣神虽然,从那张三叔的纸条开始,这件事就变得不同寻常,但是没想到意外会来的这么快!如果这就是那人想方设法想让我们听到的,也不合理了些,这些年的经验,敌人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不待多想,录音笔里又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声音。

“大侄子,吴邪,这个信息是留给你的,当你听到的时候,我已经出发了,有些问题,三叔还要继续寻找答案,铺子就留给你了,多听你二叔的话……”隔了很久,在我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咔嚓的一声,然后就真的没了,正是这一声,把陷入思考的我拽了回来,胖子也是一激灵,“靠,丫吓死胖爷了,这都是什么玩意,天真,搞了半天,最后就得到了这玩意?你三叔啥意思?”不要说胖子,我也在想,难道这就是最终目的,只是简单的给三叔传个话?那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后面的声音又是什么?事情没这么简单。

“小哥,你听出后面是什么声音了么?”我抬头看着小哥,他拿过我手里的录音笔,直接快进到了最后,又听见了咔嚓一声,反复播了几遍,“雷声,是闪电。”听小哥这么一说,胖子好忙抢过录音笔,贴着耳朵又放了一遍,“唉,别说,天真,还真是雷声”紧接着又对小哥说,“小哥,你这不仅有狗鼻子,耳朵也成精了!就这么咔嚓一声,你都能听出是闪电,厉害!”我没说话,心里想,确实,小哥就不是人。

  没有其他事,收拾好东西,我们就打道回府,折腾了几天,最后得到的就是一个简短的语音。不过要说收获,还是胖子多,平白得了一辆车,乐颠颠的当起了司机,一路上,嘴就没停过,大概他这辈子话最少的时候就是云彩刚离开的那段时间了,且不与他计较了。

   过了几天,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就在我以为事情就是如此简单,那人就是替三叔传句话的时候,又有人来敲门,胖子正吃着王盟买回来的小龙虾,满嘴油光,一听敲门,手都不擦就出去了。

  趁他不在,我扒了一只龙虾,刚要扔嘴里,就看见胖子抱着东西回来了,“嘿,天真,又来快递了!”这会儿我也顾不上擦手了,拿过盒子一看,收件人吴邪,除了下斗,我也没有网购的习惯,谁发来的,显而易见。同样先用手机查了一下快递单号,物流一如既往的空白,不过揽收日期倒是前几天的,胖子手闲不住,等我收了手机,他已经把东西都拿出来了,一看没有好东西,就坐一边继续扒龙虾去了。

  我也没功夫管他,拿过桌子上的东西,是几本老式磁带,封面都没了,壳子上的划痕摆明了这几盒磁带都是二手的了,我这虽是古董店,但也没有老年迪斯科的录音机,只能去找大金牙看看了。

   胖子还在旁边吃着,我点了根烟,刚抽了一口,就不停咳嗽,肺子就跟针扎一样,身子真是大不如前了,外面看似一如既往的热闹,却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by 却邪/哑巴张

  



西十三呀
盗墓笔记-中秋贺图此时此刻我就...

盗墓笔记-中秋贺图
此时此刻我就是他们手中的月饼

【图片配文】
前几天胖子面色古怪的拎了一个包裹回来,我问他怎么回事,胖子说你自己看吧,我把包裹拿过来看了看,只见寄件人名字写着张海客,收件人写着张起灵,物品一栏填着月饼,我心里泛起嘀咕,转头和胖子面面相觑,这时候小哥走进屋来,看了看我和胖子表情,又看了看桌上的包裹,伸出两指仔细摸了摸,沉默了一下然后拆开了包裹,我和胖子两人围了上去,发现真的是一盒看不出牌子的月饼,我心说我们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该不是寄了月饼过来迷晕我们然后来把他们族长带回去吧,难道上次我说见他们族长得经过我批条子他就这么记仇?但转念一想张海客也不可能这么小心眼。这时,胖子已...

盗墓笔记-中秋贺图
此时此刻我就是他们手中的月饼

【图片配文】
前几天胖子面色古怪的拎了一个包裹回来,我问他怎么回事,胖子说你自己看吧,我把包裹拿过来看了看,只见寄件人名字写着张海客,收件人写着张起灵,物品一栏填着月饼,我心里泛起嘀咕,转头和胖子面面相觑,这时候小哥走进屋来,看了看我和胖子表情,又看了看桌上的包裹,伸出两指仔细摸了摸,沉默了一下然后拆开了包裹,我和胖子两人围了上去,发现真的是一盒看不出牌子的月饼,我心说我们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该不是寄了月饼过来迷晕我们然后来把他们族长带回去吧,难道上次我说见他们族长得经过我批条子他就这么记仇?但转念一想张海客也不可能这么小心眼。这时,胖子已经打开了木盒子,看了里面放好的月饼,轻声问道:小哥,这里面该不是c4炸药吧?对你这个族长也这么狠?小哥摇摇头走了出去。我想着张海客应该不至于做到这一步,这盒月饼唯一的用途应该是来收买人心的,方便他见他们族长。我想着后天就是中秋了,干脆到时候拿来过节。
  中秋这天,胖子笑呵呵的又从外面拿了包裹回来,说是小花寄给我们的桂花酒,请了老师傅酿的,算是他不能来和我们过节的赔罪礼,还没有到晚上胖子就急冲冲的搬了一个矮几,然后叫我带上张海客的月饼和小花的桂花酒,说是要去赏月,我和小哥跟着他七绕八绕,最后到了一个荷塘,荷塘里还有最后一季的荷叶,中间有木桥,我们就席地而坐,胖子先拿了一个月饼大义凛然的说他先试毒,有什么不对叫我们看着点,结果拿了一个月饼尝了一口就开始拿第二个,我心道奇怪,这么急着把自己毒死?结果这死胖子吃完了一个之后才说:这他娘的奇了怪了,胖爷还是第一次觉得月饼好吃,这小子怕不是放了罂粟壳在里面吧?我一边翻白眼一边招呼小哥吃月饼,这时山里吹了一阵风,隐隐约约的居然有萤火虫飞了出来。
我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圆圆满满。

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明代徐有贞的《中秋月·中秋月》

石英LEO

【雨村番外】我们的地图

中秋快乐呀,家人们,来看文吗?


留颗小心心吧~


       雨村下雨已经变成了常态,这天,我和胖子各拎着两个大袋子,里面装的是这个星期的食材和用品。“诶,我说胖子,你有没有兴趣再到那个小店买几张大点的纸回去?”我脑子里不知道在想啥,就是有点奇怪的想法。“干啥呀,天真。那你自己把这四袋子东西都拎回去啊。”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蓝黑色身影出现在我旁边。“嘿嘿,我刚才提前通知了小哥,让他接替你一下。”“好啊,你们两个,得嘞我胖爷顺便带点酒回来,晚上给我来一顿好的啊,天真。”“没问题,你想吃...

中秋快乐呀,家人们,来看文吗?


留颗小心心吧~


       雨村下雨已经变成了常态,这天,我和胖子各拎着两个大袋子,里面装的是这个星期的食材和用品。“诶,我说胖子,你有没有兴趣再到那个小店买几张大点的纸回去?”我脑子里不知道在想啥,就是有点奇怪的想法。“干啥呀,天真。那你自己把这四袋子东西都拎回去啊。”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蓝黑色身影出现在我旁边。“嘿嘿,我刚才提前通知了小哥,让他接替你一下。”“好啊,你们两个,得嘞我胖爷顺便带点酒回来,晚上给我来一顿好的啊,天真。”“没问题,你想吃啥我下厨!”我朝他挥挥手,呲牙笑着和小哥往家走。

       “吴邪。”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闷油瓶突然叫了我一声。“嗯?小哥,怎么了?”我扭头看着他,他也看了看我,“你想做什么,用那些纸?”原来是这事儿,没想到这闷油瓶子也挺有好奇心的。“咳,内个,我就是想…想做点东西,当做⋯纪念。”他挑挑冲着我这边的眉毛,也没再多问了。“等我做完,你们就知道了。”说罢便同他一起走回了村子。回厨房简单收拾收拾,我就开始了自己的秘密事业,挪动脚步走到自己的书房从抽屉里抽出几张草稿纸,这是我练书法——其实就随意划拉几笔——的纸,随便挑了根铅笔动手规划。

       ⋯⋯

      “天真!午饭你还吃不吃啦!小哥,去,他再不出来就把他提溜出来。”“行了行了,我出来了。”我可不想让那闷油瓶提我后领子。这几天我都埋头在书房里写写画画,也没怎么搭理他俩,胖子实在和闷油瓶聊不开就跑到隔壁大婶那里唠嗑,闷油瓶也随意,盯着天花板发发呆,喂喂鸡崽和狗啥的。“你到底在干啥呀,天真,连小哥你都瞒着,看起来不是啥小事儿啊?你不会…又遇到了什么麻烦吧。”“那可不会瞒着你俩,我已经弄完了,先吃先吃!”我一脚跨过座椅坐在上面招呼着。

       吃罢,我便第一次把他们带进了我的书房。“哟,你东西可不少啊,之前都不让我们进来。”“我之前用过的东西和古董店的书都不少,也就都搬过来了,这边。”摊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些天我所准备的东西,几张画满了的纸张。胖子拿起一张展开在自己面前,啧啧叹道;“天真,这地图…看着有点眼熟啊。”“我们。”闷油瓶突然冒出两个字,我有些欣慰地笑了。“对,我们,这是我们所走过的所有地方的地图,只属于我们的地图,也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走一遍。”

       我双手搭上后两者的肩膀,“当然,这次可不是倒斗啊。”我特地瞅了瞅胖子,后者明了地哈哈笑着:“哈哈,得嘞天真,你说啥是啥!”闷油瓶点点头,似乎在想着什么,随后也冲着我笑了笑。

       我们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地图,我们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


老柏

少年时05

若是他知道后来他心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是头上堆苔藓,耳中生藤萝,鬓边少发多青草,额下无须有绿莎 ,眉间土,鼻凹土。十分狼狈的样子。他还会发出那条消息吗?他不知道 ,其实人最难了解的人是自己,若是他从一开始就会错过。那他可能会免去那么多隐忍难说,不足为人道的情绪,免去那么多焦灼难耐的等待,可能会免去那么多深夜的烟头和辗转难眠,免去为他受过的苦和痛,走过的桥和路,可是,如果他真的没有发出那条消息,那他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强大如神佛的张起灵会有怎样悲哀不能让人窥探的过往,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除了淡然娟秀,平静澄澈的西湖水,还会有凌厉如刀,淒神寒骨的长白雪。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

若是他知道后来他心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是头上堆苔藓,耳中生藤萝,鬓边少发多青草,额下无须有绿莎 ,眉间土,鼻凹土。十分狼狈的样子。他还会发出那条消息吗?他不知道 ,其实人最难了解的人是自己,若是他从一开始就会错过。那他可能会免去那么多隐忍难说,不足为人道的情绪,免去那么多焦灼难耐的等待,可能会免去那么多深夜的烟头和辗转难眠,免去为他受过的苦和痛,走过的桥和路,可是,如果他真的没有发出那条消息,那他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强大如神佛的张起灵会有怎样悲哀不能让人窥探的过往,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除了淡然娟秀,平静澄澈的西湖水,还会有凌厉如刀,淒神寒骨的长白雪。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世上除了细水长流,温吞绵长的人间烟火,还会有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江湖情缘。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明媚日光之下,有多少被隐藏的黑暗,有多少被冰封的禁域 ,有多少被掩埋的无名尸骨,有多少人走在守护的道路,即使是以一生的代价,他更不会知道那双淡然如水的眼睛里,盛放着怎样的十里繁花,燃烧着怎

样的灼灼热感,翻涌着怎样的情潮波涛。而这些不应该出现在那个人眼中的情绪,都只是因为他,因为吴邪。

所以谈论如果 ,谈论过去的事情是没有用的,因为过去唯一的意义就是无论怎样,它都已经过去了,而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

端午假很快就过去了,这期间吴邪找过张起灵聊过几次天. 其实吴邪觉得那并不能算聊天,因为全程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最多他冷淡的回一个字,嗯。

就这样了,不然还能怎样?他这样问自己。还能怎样呢?

收假回去第一天,他踩着铃声进了教室 ,老师还没来,教室里乱哄哄的一锅粥,课代表飞着喊着收作业,没做完逮住谁的卷子就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还有吃各种早点的,小笼包,蒸饺,豆浆油条鸡蛋灌饼各种味道,而这其中王胖子做出的贡献尤为出众。“嗨嗨,同志们,同志们,安静会儿,听我说。”吴邪只看见胖子单脚踩在凳子上,无师自通的卷了作业本当做喇叭对着刚吃完早点还没擦的油腻的两瓣嘴唇,吴邪笑着对着胖子喊了一句“胖子,嘴巴擦了再说话。”这句话一喊出来 ,周围一群忙着赶作业的人都捂着嘴笑了,胖子往吴邪这个方向一瞪,卷了卷手上的本子,作势要去打他,奈何离目标对象太远,物理攻击等于无,所以胖子只是回敬道“嘿,小天真,你懂个啥?这叫爷们的勋章,你个小屁孩懂个啥?去去去,一边去。”屁 ,男人的勋章,当然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对胖子笑了笑,示意他继续说,胖子没理他,“同志们,我告诉你们一个劲爆的消息,要不要听?要听的,男同学啊,仅限男同学啊,女同志,就不参与了啊”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为啥女生不能听,王胖子,你又想啥猥琐事?”胖子一听就不乐意了“嘿,小姑娘家家的,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你胖哥我是那种人吗?你胖哥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着想。”这话一出全班站着坐着的人都笑了,看来开学没多久,他们就对胖子的品行有了深刻的理解。

上课铃声早响了,陈皮还没进教室就听见了嘻嘻哈哈的吵闹声,呵,果然,差班就是差班。一点规矩都没有,他冷笑着夹着讲义进了教室,正好撞见王胖子踩在凳子上张牙舞爪唾沫横飞,“王凯旋,你干什么呢?!”一声暴喝,全班寂静。“上课”

陈皮是他们的物理老师,据说是他们班主任陈文锦的亲爹,有人看见过陈文锦经常往他办公室送上好的茶叶,当然,小道消息而已,吴邪并不觉得温柔可亲的文锦老师会有这么一个暴躁抑郁,歧视差生的爹。

他物理成绩其实还行 ,在一众平庸的科目里算的上是亮点。但是受放假综合症的影响,在老陈皮的课上他都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的感觉四周的光影,陈皮抑扬顿挫的声音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遥远。然后就归于寂静了。

他是被胖子吓醒的,一睁开眼睛就对上胖子一张大饼脸,“王胖子,你干嘛?!”王胖子满不在乎的又凑近了一点,说话呼出的热气都喷在他脸上。“你胖爷爷话还没说呢!娇气!你知道过几天是在咱们学校开市运会吧?”吴邪狐疑的看了胖子一眼,这件事情都知道,到时候还要放三天假呢,只是胖子这么问,,感觉总是他有什么想法。“当然知道啊,咋啦?胖子”胖子一双肉嘟嘟的胖手朝他脑门上呼噜了一下,“你把你胖爷爷想成啥人了?是市运会的时候要找几个志愿者,胖爷爷问你有没有想法?”吴邪一听就笑了,拿眼睛上上下下溜了胖子一眼,好像第一次认识胖子一样,胖子被看的不自在起来,正想说话,只听到吴邪说“不是,胖子,你觉悟这么高我有点不习惯”,“嘿,你胖爷爷可是党的接班人,觉悟能不高么?去去去,跟你说正事.这个志愿者你去不去?”“不是,我去干嘛?”胖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着他。手指头戳在他脑门上“天真无邪小同志,你是不是真的傻?!开幕式表演,开幕式表演  云彩要去!”哦,原来是这样,吴邪想着,开幕式表演是他们高一年级的尖子班参加的,当然跟他们这些平行班没有关系,不过混在志愿者里去看看还是可以的,王胖子对培优班云彩的一片丹心日月可鉴,但是他还是对胖子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妈让我补课来着。”胖子显然对他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一双眼睛瞪着他“嘿,怎么地,老吴,要发粪涂墙了?”然而胖子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吴邪闭着眼睛又睡着了。

然后在志愿者报名表截止前最后一天,他还是瞒着胖子悄悄交了表。云彩和解雨臣张起灵一个班,云彩和小花都要参加的话,那么。。他应该也不会缺席吧。

然而他怀着忐忑的心在开幕式前一天就去了学校,他自己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少女心思,那天天空碧蓝如洗,烈日当头,他拎着西瓜大汗淋漓的在操场边上给小花打电话,排练的学生们都穿着相同黄色的体恤,横七竖八的坐在树荫下休息 ,六月初已经开始热了,他抹一把脸上出的热汗,带下来一层粘腻的油脂,学校里信号不太好,嘈杂的铃声断断续续的响起来。一个模糊的声音接了,“喂,在哪呢?“在fhgufduhvf来找我gjbyffgj”电话那头一阵电流的杂音和人群嬉笑声。天热,他听不清心里更烦躁,在加上边上又有好几个女生注意到穿休闲服的他,嘻嘻哈哈的用眼神打量他,他拿着手机走开几步,还要小心避开脚下围成一圈一圈的人群,“喂,你tm说清楚,你在哪儿呢?!”然后那头的声音还是吱吱嘎嘎的,他心烦的直接挂断电话,一双手却猛地从后面过来勾住他的脖子往后带,勾的他一个趔趄,“你他妈。。”他话还没说完,一脸凶狠的回过头,正好对上解雨臣嬉笑的脸,骂人的话便顺着喉咙咽了下去。“你今儿个脾气咋这么燥 ,得喝点菊花降降火”小花一边说着,一边抓着他的手腕往前走,解雨臣个子跟他差不多,他那个时候还没长的太高,高二那年才长到一米八,所以高一的时候,小花没准比他还要高点 ,皮肤又很白,头发细细软软的批下来,学校里硬性规定的校裤被他自己改成了紧身缩脚裤,更忖的两条腿细长。现在太阳底下一站,更是英俊潇洒,身姿挺拔。一路走过的小姑娘眼睛都看直了,他一个脏字都飙不出来就被小花拽着走了,“我们一班是在这儿 你瞎跑啥呢?”他被小花拽着左一步右一步,跟踩地雷似的 西瓜在空中晃晃悠悠的,“诶,慢点慢点,别别踩着人了”

原来他们一班选了个最好的位置,顶上有凉棚搭着,背靠大树好乘凉,边上的花坛里还种着栀子花,已经长出了小小的乳白的花蕾 ,风一吹过来就甜丝丝的。那边解雨臣已经招呼人开西瓜了,暂时也顾不上他了,他自顾自的找了地坐下,转过头就看见张起灵坐在隔了一个人的旁边,他的心扑通扑通的加速,他还不知道孙悟空就是吴邪,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他一眼后又匆匆移开 ,他还是那样,一个人安静的靠坐在花坛边上,仿佛周围的热闹跟他是没有关系的 ,而他们却又靠的如此近。近的可以看见他被打湿的汗渍和露出的细细的脚踝。烈日灼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烟尘味儿。还隐隐约约地可以嗅到花的清甜。香艳蓝天下,他们的影子依偎在一起,即使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吴邪突然有点想笑,因为他想到了秋天的时候 ,阳光会是暖烘烘的,一季的花谢了,树叶会簌簌的落下来,如果此时,正好有一片落叶落在了张起灵额上的碎发 ,如果他愿意的话 他一定会轻轻的帮他把那片叶子摘下来的。

毕竟他是那么的想要看见他。

灰雾Gray
快放假了,吴山四美+一胖 预祝...

快放假了,吴山四美+一胖 预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叭!(鞠躬)❤️

快放假了,吴山四美+一胖 预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叭!(鞠躬)❤️

石英LEO

【雨村短篇集】《一张照片的日子》07完结章

最后一章啦~感谢大家喜欢和支持!

之后还会更新番外之类的~


第七章   小哥,闷油瓶


       我心事重重地合上了那本日记,小哥也在一旁沉默不语,我感觉自己的记忆非常混乱,儿时的记忆也渐渐重回脑海。

       故事里那个大哥哥,正是此时坐在我身边的闷油瓶,曾经的大哥哥已经变成了我们的闷油瓶,想想也挺有意思。张海客当时肯定也认出了他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族长,但他并没有直接写出来,想必也是怕有些不该看到这个故事的人从这里找出什么破绽来。...


最后一章啦~感谢大家喜欢和支持!

之后还会更新番外之类的~


第七章   小哥,闷油瓶


       我心事重重地合上了那本日记,小哥也在一旁沉默不语,我感觉自己的记忆非常混乱,儿时的记忆也渐渐重回脑海。

       故事里那个大哥哥,正是此时坐在我身边的闷油瓶,曾经的大哥哥已经变成了我们的闷油瓶,想想也挺有意思。张海客当时肯定也认出了他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族长,但他并没有直接写出来,想必也是怕有些不该看到这个故事的人从这里找出什么破绽来。

       由此也可知,三叔最终将它隐藏起来,就是为了能让我爷爷的目的得以实现,为了让我在那个计划之外成为最重要的那枚棋子,彻底破坏汪家人的运算部门,最后,我成功了,也失去了那么多⋯⋯这一路下来,从西湖一畔到长白雪纷飞,从边缘墨脱到茫茫沙海,因为小哥,也因为九门,这一切似乎也是值得的。到底,三叔最终也是想将这个隐藏多年的秘密还给我,我却没能亲自接过来,我无奈地撇撇嘴,此时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天真无邪了,但是隐隐间,我确认能感受到那个我还在。罢了。

      “小哥。”“嗯?”闷油瓶抬头看着我,我转转眼珠,嘴角一勾,伸手就给闷油瓶一个摸头杀。“嘿嘿,当初的总会找回来的,你可别打我啊,你欠我的。”闷油瓶无奈地摇摇头,“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他忽然问道。我又重新翻了翻日记本那几页,抬头托着腮看了看他,“也许,我找到了。”闷油瓶伸了个懒腰将手枕在脑后,侧脸看着坐在床沿的我,似乎在等着我接着说。

      “你知道,命中注定吗,小哥?我们在儿时便成为过朋友,而如今,我们从头开始又成为了朋友,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我不知道我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如此少女心的矫情话,但是,也确实如此,无论是过去的小哥还是现在的闷油瓶,都给了我无数的惊喜。

      “天真!小哥!胖爷我回来了还不出门迎接?”屋外胖子那吊儿郎当的声音传进屋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闷油瓶望着我,也轻哼了一声,嘴角勾起,是曾经的模样。“走吧,出去找他。”我伸手把他拉起来,走到屋外。“哟,我不在家你俩就这么亲密啊,天真,你可别忘了胖爷我也是你哥们,喏,你要的酒我带回来了。”我笑着揽过胖子的肩膀,另一只手揽过小哥,“他妈的我就是忘了我自己也忘不了你,走,今晚喝个痛快!”闷油瓶看了看我,眼眸中仍然有着那抹温柔,那是他所拥有的情感,只有我们知道。

      “诶,天真,你今天挺高兴啊,发生什么了吗?”

      “啊,我只是发现,我身边的人,是多么值得我珍惜。”

       夕阳在天边将云朵染得火红,微风轻拂,岁月静好。

                                  

(完)

路陌

说好用来给留守儿童抽奖的那一套all in
等我最近各种事情忙完了抽

六张背卡(星河黑*5珠光彩*1)
两张大染卡(双面*1)
两张书签卡(染卡*1飘银双面*1)
八张小卡(双面*3染卡*5)
六张迷你卡(双面*3染卡*3)
一张嫩牛五方胶带卡(飘银)
一张明信片
一份自印信封

仅限稻米
且婉拒睿智毒唯以及粉角色不粉作者的睿智
邮费自理
(没钱了QwQ)

具体怎么抽还没想好多半是放在空间抽于是P2附个码_(:з」∠)_扩不扩列都能看到空间

说好用来给留守儿童抽奖的那一套all in
等我最近各种事情忙完了抽

六张背卡(星河黑*5珠光彩*1)
两张大染卡(双面*1)
两张书签卡(染卡*1飘银双面*1)
八张小卡(双面*3染卡*5)
六张迷你卡(双面*3染卡*3)
一张嫩牛五方胶带卡(飘银)
一张明信片
一份自印信封

仅限稻米
且婉拒睿智毒唯以及粉角色不粉作者的睿智
邮费自理
(没钱了QwQ)

具体怎么抽还没想好多半是放在空间抽于是P2附个码_(:з」∠)_扩不扩列都能看到空间

石英LEO

【雨村短篇集】《一张照片的日子》06

其实本来想写挺长的文章,但是我不会叔的坑法😂

所以大概是七章的样子,倒数第二章啦~


谢谢各位的喜欢!


第六章   过去的日子


       又是清风飒爽的秋季,金黄的落叶铺满吴家大院,小吴邪带着围巾在院子里踩落叶,咔嚓咔嚓的清脆声响如同秋季的颂歌。上次见到青年也已经是一年前了,高挺的身影在吴邪脑海中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吴邪。”一声熟悉的轻唤从上方的屋顶传来,吴邪探头看去,黑衣青年正端坐在墙檐望着他。“大哥哥?是你吗?”吴邪脑海中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青年翻身跃下...

其实本来想写挺长的文章,但是我不会叔的坑法😂

所以大概是七章的样子,倒数第二章啦~


谢谢各位的喜欢!


第六章   过去的日子


       又是清风飒爽的秋季,金黄的落叶铺满吴家大院,小吴邪带着围巾在院子里踩落叶,咔嚓咔嚓的清脆声响如同秋季的颂歌。上次见到青年也已经是一年前了,高挺的身影在吴邪脑海中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吴邪。”一声熟悉的轻唤从上方的屋顶传来,吴邪探头看去,黑衣青年正端坐在墙檐望着他。“大哥哥?是你吗?”吴邪脑海中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青年翻身跃下屋檐,落在小邪面前,“好久不见。”小邪笑了,还是那副天真模样,“这次回来,你能待多久?”“我——我只能陪你一小会儿了,这次,我就要离开这里不回来了。”小哥眼眸中闪过一丝低落,却又立刻被掩盖去。“那…那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就像去年一样,他伸出手去牵起小哥,小哥也便由着他走。

      “哟,小三爷,闲来有空到我这儿来啊?”穿过一栋栋商铺,一位中年人正在屋前摆弄自己的照相机,原来这儿是一个照相馆。“刘叔,现在有空吗?帮我拍张照,和他。”小邪将身后的小哥推上前,开口道。“生客呀,小三爷的朋友吧,来来来,到这边风景最好,给你俩照一张。”“谢谢刘叔!”小邪转身看向小哥,“来吧,做个纪念也好。”小哥微微地笑着,揽过他的肩膀,“好。”

      “咔嚓”一声,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仿佛小哥从来没有走过,也从来没出现过。后来,吴邪将照片带回了三叔家,却被他三叔连忙要了过去说是替他保管,却再也没还给过他。

       时间在漫漫长路上消逝,吴邪后来被送到了学校,成绩优异,考上了浙大建筑系,过着和普通人一样平凡的生活,那个儿时玩伴的身影也渐渐在他脑海中消失不见了,那段故事没有再被提及,那个照片也不知所踪。

       再后来,“鸡眼黄沙,龙脊背,速来。”一条短信的突然到来让吴邪自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这条险路上,也再次遇到了那被他早已忘记的朋友,那个背着黑金古刀的卫衣青年,而如今的他却早已不再是曾经的大哥哥,而是———张家族长,张起灵。

灰雾Gray
第四天。依旧是没有画完的一天。...

第四天。依旧是没有画完的一天。睡了。😌

第四天。依旧是没有画完的一天。睡了。😌

老柏

少年时04

后来吴邪知道那天中午不过是老陈皮让张起灵帮他整理分类下周考的试卷,因为每个班上的人数都是不一样的 ,吴邪:“。。。”

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一个契机的。有时候是预谋的偶然,有时候是无心的邂逅。但是吴邪拿到张起灵的qq号后他也很难分辨自己内心是对学霸君的好奇 还是某些不足为人道的 他自己也尚未察觉的隐秘情绪,不过话又说回来,张起灵的联系方式其实不难找,他和解雨臣是一个班,最好的培优班,解雨臣,吴邪发小。打着发小的名号混进培优一班的班级群对吴邪来说还是挺容易的,张起灵的头像是蔚然深秀的皑皑雪山 ,不要问吴邪咋知道的,上面370三个大字写着呢。他也真是图方便 ,还知道不用真名,他一边腹徘一边点开他的空...

后来吴邪知道那天中午不过是老陈皮让张起灵帮他整理分类下周考的试卷,因为每个班上的人数都是不一样的 ,吴邪:“。。。”

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一个契机的。有时候是预谋的偶然,有时候是无心的邂逅。但是吴邪拿到张起灵的qq号后他也很难分辨自己内心是对学霸君的好奇 还是某些不足为人道的 他自己也尚未察觉的隐秘情绪,不过话又说回来,张起灵的联系方式其实不难找,他和解雨臣是一个班,最好的培优班,解雨臣,吴邪发小。打着发小的名号混进培优一班的班级群对吴邪来说还是挺容易的,张起灵的头像是蔚然深秀的皑皑雪山 ,不要问吴邪咋知道的,上面370三个大字写着呢。他也真是图方便 ,还知道不用真名,他一边腹徘一边点开他的空间 ,空间没锁,意料之中的无说说,无日志,无照片,果然,社障人士不会用网络,然而意料之外的是访客和留言数量竟然很惊人。emmm,这就是他联系方式很好要的原因吗?他默默记下他的qq号码,小花已经在问他了,“你在我班群里干嘛呢?”没干啥,我就关心一下我竹马的生存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回避了他特意找张起灵的事情,和小花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可是,不能说不能说 ,他心中的小人紧紧捂着嘴,在朝他挥手。

验证消息响起来的时候,他一手拿游戏,一手点开输入,“吴邪”。他玩的西游神魔,屏幕上美猴王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 ,神挡弑神,佛挡杀佛。心高要做齐天圣。他一时心里也被激起豪情,脑筋一转,把打好的吴邪二字哒哒哒改成了“齐天大圣孙悟空”。点击发送。

验证通过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他没想过是对方先发的消息,虽然只是及其简单的“?”。该怎么回?“hi,朋友,大闹天宫了解一下。”"你好,我是叉叉班的叉叉"“你成绩咋这么好的?是不是有啥秘诀,推介一下。”好像不管哪一个版本都会被拉黑吧。

他在一旁抓耳挠腮,吴妈一筷子铛铛敲在他碗沿上,“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别有事没事就看你那破手机,都上高一的人了,还有八百多天就参加高考了,能不能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吴妈的唾沫星子都喷在了他手机上,他把手机收好,应道“好好好”。

晚上的时候他才有时间回消息,"小哥,你知道我是谁吗?"“嘿嘿嘿,就不告诉你。  ””小哥,小哥,你居然会同意加我,这么中二的名字,,”“小哥 你作业写完了吗,明天就收假了,我作业还有好多呢”这么一大串消息发出去他说的颠三倒四的,但是他自己并不觉得。兴致勃勃的又加上一句“小哥,端午节快乐。”

那还是十几年前的初夏,蝉鸣还没阵阵,草木也还没繁盛,细碎的阳光撒在年轻蓬勃的一张张脸上

那时青春年少多简单,以为梦外下雨 ,梦里就会有繁星。以为披星戴月 ,披荆斩棘之后。玫瑰就会绽放。以为可以走过漫漫长途后握住那双手。他以为未来还很远 ,余生还很长,可是后来他发现,十年还不够青春,一笔写不尽余生。后来他才知道,端午节是不能说快乐,要说安康,可是他要让他快乐,也要安康。

浮生若梦,梦醒既别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