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重庆

15.1万浏览    22.2万参与
Parkcendan

化诡成仙(四)-《女儿河》

日常打广告:欢迎加入镜子组的日常,群聊号码:852862077
这一章是第一章第二章加起来的量了!王小姐终于知道了韩女士的真实身份,以后护着也直接多了bushi
还是四个字:食!用!愉!快!
*********************************
离上次解决青城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月考成绩出来,王鸥考的还不错,至少她自己很满意。
韩雪皱着眉,她是不太满意王鸥的的成绩的,但王家的家长们都觉得挺满意的,韩雪也没有多说什么。
“雪儿,”王鸥仗着比韩雪矮抱住她的腰:“我考完试了,好无聊哦~你带我出去玩嘛。”
韩雪低头看着王鸥可爱的犯规的令人想要犯罪的上目线,试探的伸出手,环住王鸥的腰,“你想去哪...

日常打广告:欢迎加入镜子组的日常,群聊号码:852862077
这一章是第一章第二章加起来的量了!王小姐终于知道了韩女士的真实身份,以后护着也直接多了bushi
还是四个字:食!用!愉!快!
*********************************
离上次解决青城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月考成绩出来,王鸥考的还不错,至少她自己很满意。
韩雪皱着眉,她是不太满意王鸥的的成绩的,但王家的家长们都觉得挺满意的,韩雪也没有多说什么。
“雪儿,”王鸥仗着比韩雪矮抱住她的腰:“我考完试了,好无聊哦~你带我出去玩嘛。”
韩雪低头看着王鸥可爱的犯规的令人想要犯罪的上目线,试探的伸出手,环住王鸥的腰,“你想去哪儿玩?”
“这么说你是同意咯!”王鸥开心的像树袋熊一样挂到了韩雪身上,韩雪一瞬间皱眉,但缓了缓又松开眉头把王鸥托得更稳:“那你有没有想要去玩的地方?”
“你带我去捉鬼吧!”
“一天到晚的哪来那么多鬼让我捉。”
王鸥撇撇嘴,“可是以后我也是要接过这个任务的,不增强实力我不是会被那些鬼欺负吗?”
韩雪一怔,把王鸥放在地上站好,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王鸥,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王鸥也愣了:“韩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韩雪凝视她几秒,转开视线,“因为你值得。”
王鸥打着哈哈搪塞过去,推着韩雪过去吃早饭。韩雪无奈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对王鸥说:“我带你去看看女儿河。”
“女儿河?像女儿国一样,喝了水就能生孩子?”
韩雪抿唇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女儿河位于赶水镇临近的覆水镇,韩雪还是开车去了覆水镇。
覆水镇的镇长早就找了她想要她来帮忙解决最近覆水镇的几个未成年男孩离奇死亡的事情。
韩雪扯扯嘴角,面对王鸥的“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知道你是很厉害的天师”的问题选择无视,依王鸥的性子,忘了就过去了。
“求求你,大仙,一定要救我儿子!”头发半百的妇人扑通一下跪在了韩雪面前,韩雪皱眉,“你儿子怎么了?”
“前几天他去女儿河洗澡,谁知道回来就开始做噩梦,说水里有个女孩子要和他结婚,这几天在家昏迷不醒,我和我老公都快急死了,求求您!救救我儿子!”
韩雪一边走一边给王鸥解释女儿河这个名字的来历,她也不是第一次来覆水镇了。
女儿河以前不叫女儿河,就是条普普通通的河沟,结果几十年前这里的人突然有了重男轻女的意识,生下的女儿当天就放进了女儿河,或是没死成的长大后被溺死在里面,下游经常能捞到新生女婴的尸体。
那些母亲怀胎十月,连女儿的面都没见到,就失去了她们,所以那些母亲称呼这条河沟为女儿河,以此记住她们可怜命苦的女儿。
韩雪瞥了一眼王鸥,压低了声音:“所以这次多半是水里的哪家姑娘来找阴亲了。”
到了那妇人家,韩雪只需一眼就判断了面前这个十七岁的男孩是被水里的阴鬼缠上了。
明明没有触碰过水,却浑身湿透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男孩紧闭着双眼,痉挛般颤抖着,嘴里还在不断的吐着水。
“他这种情况多久了?”
“五天之前我儿子去洗澡,第二天晚上就成这样了。我可怜的儿子啊!”
韩雪没理会妇人的鬼哭狼嚎,伸手拉开了男孩的眼皮,眼球已经开始混浊,三天之内不除了那个阴鬼这男孩必死无疑。
王鸥好奇的看了一眼,吓得捂住嘴退回韩雪身后:“我……我看到……”
韩雪回头瞪了她一眼,低声说,“回去再说。”
妇人扑上来抱住韩雪的腿,韩雪紧紧锁着眉,她讨厌别人随便碰她。妇人声音都嚎干了:“大仙,我儿子还有救吗!”
“有有有,你先放开!”王鸥急得跺脚,她看到韩雪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不喜欢别人碰她。
妇人讪讪的放开了韩雪,王鸥哼了一声,把韩雪拉远一点,免得那女的又扑上来抱住韩雪。
“我倒是有办法,就看你们敢不敢了。”
韩雪最擅长摆出一张冷漠的脸,她扯了扯嘴角:“所有把女儿丢进女儿河的父亲都在今晚十点到女儿河旁边,我自然会教你们怎么办。”
妇人露出为难的表情:“那几乎每家每户都丢过女儿,我家那口子就丢过两个女儿,怎么可能叫的来。”
“能叫多少叫多少,告诉他们,这次不除了这破习惯,以后可就不止一家儿子遭殃了。”
王鸥在一旁小声发表自己的不满:“儿子女儿都是亲生的,为什么要弃女儿?”
韩雪见妇人还是犹豫不决,拉着王鸥的手就往外走:“话我就放这儿了,今晚能不能叫来足够多的人压住鬼婴的阴气,就看你的了。压得住,我就有把握解决,压不住,就等着全镇的儿子都被他的姐姐妹妹拉下去一起做阴鬼吧。”
王鸥只觉得背后发冷,她死死地挽住韩雪的手臂:“雪……我有点害怕……”
“有我在,不用害怕。”韩雪淡淡的说,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王鸥的手,攥进自己的手心。
这熟悉的气息……
韩雪微眯双眼,希望不要是你,否则,我会忍不住再杀了你。
王鸥感觉到韩雪瞬间变大的力道,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说,跟着韩雪回了她们住的地方。
“雪雪雪!我在那男生头旁边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娃娃,巴掌大小。”王鸥委屈脸:“它好像还一直瞪着我。”
韩雪挑眉,抬手布下了结界:“别人是看不到的,鸥,你的火太低了。”跟我在一起也会增加你的阴气。
“它是什么啊?”
“水五通,五通神之一,他可以操纵水。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市的镇都带有水字吗?”
韩雪顿了一下:“因为这里的地下有很大的暗河,我一来这个市就听到了地下暗河涌动的声音。”
“五通神被广泛祭奉,他们可不是我们俩能惹的起的。”
王鸥瞬间害怕了:“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
“不要怕,晚上你就听我的指挥行事,我不方便起坛,所以一切事都由你来负责,我会陪着你的。”韩雪总是让王鸥做主要的事情,她是在培养王鸥,一直保护着并不能让她成长,所以这很必要。
但是韩雪现在更担心的是那群父亲压不住鬼婴的阴气,反而会让鬼婴暴走,她不得不丢下王鸥一个人在那。
鉴于王鸥的灵力没有强大到可以直接和鬼魂对话,韩雪给了她一个摇铃,让王鸥边摇边在心里呼唤,鬼婴听到了她的摇铃和声音自然会出现。

王鸥深吸几口气,调整自己的心跳,说不害怕是假的,还好韩雪在她旁边陪着她。
不过韩雪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陪着她摇铃。
摇铃声音越来越有规律,王鸥清晰的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随即所有人肉眼可见的,眼前的河出现了漩涡,一个又一个包在襁褓里的婴儿从河里升上来,悬浮在半空。
“乖乖鬼婴,速去投胎,勿恋人间,勿做恶事。”韩雪也没教过王鸥要怎么让这些鬼婴去投胎,只好自己乱说词,希望不要惹怒了这些鬼婴。
身后站了起码两百个男人,都是家里曾经丢过女儿的。
一个接一个的鬼婴缓缓的飞向了自己的父亲,她们其实只是想要父亲的一个抱。
但那些没用的男人,让王鸥差点吐血。
终于有一个绷不住了,突然尖叫一声胡乱逃窜就是不想碰到自己的女儿,一个吓到了,紧接着两百个人都开始骚动,王鸥撕心裂肺的喊叫都不管用,根本压不住那些已经吓疯的男人们。
鬼婴的怒气越来越高,婴儿的啼哭声响彻整个镇,王鸥完全乱了阵脚,摇铃失去了规律,她也没办法跟鬼婴沟通,韩雪这时候却呆呆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王鸥也慌了,她甚至害怕那个已经看到了她的水五通会不会趁机害她。
突然,成年女人的哭声从后方传来,王鸥惊讶的转过头,看到几百个母亲流下了真心的泪水。她们在哭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就失去了生命,她们在哭自己的孩子连死了都没办法投胎,她们在哭自己的孩子连父亲的一个抱都得不到。
母亲的真情泪让鬼婴们稍微安静了一些,却也还是在哭泣。
一个母亲终于忍不住,伸手把自己的女儿抱在了怀里和孩子一起哭,“囡囡不哭,妈妈在这里。”
鬼婴们的哭泣声小了不少,有母亲来了的都飘进了自己母亲的怀抱。
剩下了想和那个男孩结阴亲的女婴,她呆愣愣的悬浮在空中,她的母亲没有来。
王鸥看着心疼,朝她伸出双手,“不介意的话,我代替你的母亲抱抱你吧。”
女婴迟疑了几秒,飘进了王鸥的怀里,一道白气顺着王鸥的手窜进了王鸥的身体。
带领母亲们来的镇长播放了录音机里的往生咒,是韩雪的声音。
婴儿们渐渐的消失不见,又汇聚成一道白气从王鸥的头顶灌进去。
“囡囡,下辈子……投个好胎。”
王鸥松了口气,她在看到那些没用的男人逃窜的时候还担心她会搞不定。
“这些男人会怕是正常的,因为他们只是父亲,他们只做了杀死女儿的工作。怀胎十月的却是母亲,有哪个母亲不会心疼自己的女儿刚生下来就被人残忍的丢弃以致死亡?”镇长一字一句的解释到。
“谢谢你啊,镇长,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镇长挥挥手让所有的镇民都先回家,河边只留下了镇长、王鸥、韩雪三人。
镇长叹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就倒在了地上。
站在原地的是韩雪。
“你?!”
韩雪右手凌空一抓,那个呆愣的“韩雪”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越缩越小,最后只剩下了一张纸。
“对不起,王鸥。”韩雪说:“我骗了你,我不是什么天师,我只是一个鬼。”
“你!!”王鸥惊愕不已,她没想到一直陪着她的韩雪竟然会是鬼。
王鸥不自觉退了两步,她下意识想躲开韩雪。
“我……先让我送你回家。”

韩雪没送王鸥回她们平时住的那个家,而是回了王家老宅。
到了王家老宅,王鸥进了门,一回头,再也没有韩雪的身影。
王鸥仔仔细细的把事情告诉了还没睡的王老爷子,王老爷子却认真的说:
“我自然是知道韩雪是鬼。”
“爷爷!那您怎么放心她照顾我!”
“韩雪不是普通的鬼,她早已贵为鬼神,还差最后一劫,她就能飞升做神仙了,她何故要害你一个小丫头?”
“可是……”
“大人和你之间的事不是我能管的,你只需要知道大人不会害你就是了,今天晚上就在家里睡下,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秦公子,又是来找我们镜明的吧?”
“劳烦红姑了。”
秦般若自从上次和澹台镜明夜谈之后,似乎她来找澹台镜明也容易多了,像是得了镜明姑娘的应允,门口的小侍女也没那么为难她了。
“镜明姑娘,近日来,可好?”
“尚可。”澹台镜明坐在书桌前,轻牵起袖,压腕提笔在写些什么。
“镜明姑娘这是在写何物?”
“咱们楼里的小蜻蜓看上了齐公子,央我替她写封信呢。”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
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
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
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
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
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
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
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
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
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
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闲情赋》陶渊明)
“镜明姑娘可真是写的一手好字。”
“秦公子过誉了。”
“实不相瞒,这首词,我还想借花献佛,赠予镜明姑娘。”秦般若握住澹台镜明的双手,“我心仪你很久了。”
而澹台镜明只回了一句话:
“心悦君兮……”

***************************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没错我就是用闲情赋补字数的😂😂😂
感谢阅读!

千帆
炫耀!!!!!我有全世界最好的...

炫耀!!!!!我有全世界最好的cp!!

炫耀!!!!!我有全世界最好的cp!!

温瑜

早上好啊,重慶💖

早上好啊,重慶💖

-鱼戈-

和MM聊天。。
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我出生的时候。。
baba买的袜子刚出生的我竟然不能穿,,因为,,袜子小了(ಥ_ಥ)
#/论新生儿为何不能穿baba的袜子?是人性的*&*^/#……?/#
(原谅我后面的台词记不得了)
我突然想起了仓央嘉措朱重八杨坚。。
然后我兴致勃勃地问MM:“这表示着什么??”
我想到了出生有异象等云云,希望MM开口说的能让我近来备受打击的心灵得到一点安慰 (ง •̀_• )ง
她白了我一眼,,
“能证明你脚大。”
我:……
🌝

和MM聊天。。
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我出生的时候。。
baba买的袜子刚出生的我竟然不能穿,,因为,,袜子小了(ಥ_ಥ)
#/论新生儿为何不能穿baba的袜子?是人性的*&*^/#……?/#
(原谅我后面的台词记不得了)
我突然想起了仓央嘉措朱重八杨坚。。
然后我兴致勃勃地问MM:“这表示着什么??”
我想到了出生有异象等云云,希望MM开口说的能让我近来备受打击的心灵得到一点安慰 (ง •̀_• )ง
她白了我一眼,,
“能证明你脚大。”
我:……
🌝

西风画扇
今日早餐盐煮花生/水果玉米/生...

今日早餐

盐煮花生/水果玉米/生煎饺/坚果碎/芸豆南瓜汤

今日早餐

盐煮花生/水果玉米/生煎饺/坚果碎/芸豆南瓜汤


南疆君

半夜码字,试图呼叫同类

半夜码字,试图呼叫同类

ANN
Fresh:有女朋友的都是混蛋

Fresh:有女朋友的都是混蛋

Fresh:有女朋友的都是混蛋

Prince

今天是颗水蜜桃呀🍑

今天是颗水蜜桃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