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重庆

19.8万浏览    24.1万参与
性感刘老师在线找路

最近真的有点嗜酒成性了

最近真的有点嗜酒成性了

陌迟迟爱吃草莓

期末作业,就这样呗

期末作业,就这样呗

(⌒▽⌒)    禅°
重庆旅拍006——《birdg...

重庆旅拍006——《birdge》

漫步在重庆山城第三步道,伴着时有时无的细雨,山上的至高出可以看见山下的桥与车流

重庆旅拍006——《birdge》

漫步在重庆山城第三步道,伴着时有时无的细雨,山上的至高出可以看见山下的桥与车流

泠夏

p1.2是成稿
p3是线稿
p4是草稿

陀总Q版来也,陀总也来卖萌了

p1.2是成稿
p3是线稿
p4是草稿

陀总Q版来也,陀总也来卖萌了

新加坡-沉默歲月
我眺望这嘉陵江时的心情,跟我眺...

我眺望这嘉陵江时的心情,跟我眺望日出时一样,日出也不见得比这李子坝的列车更准时。这轻轨列车奔向城外,成串的汽车也跟她后面拉长,随山城的路也越升越高,更升到了天上,都快要连着房屋把云彩都挡住了似的•••

我眺望这嘉陵江时的心情,跟我眺望日出时一样,日出也不见得比这李子坝的列车更准时。这轻轨列车奔向城外,成串的汽车也跟她后面拉长,随山城的路也越升越高,更升到了天上,都快要连着房屋把云彩都挡住了似的•••

熙曦^_^

涅槃

chapter  四

  “我……我没看错吧……”

  “应,应该没有……”

  “可可可可是!眼前这一幕你告诉我不是真的!!!萧羡不是没有修炼吗!?”

  “你问我!我问谁!!!”

  “谁来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啊!!!”

  众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有所准备的萧战,萧炎和萧薰儿都被吓得不轻:

  “阿羡……这么强的吗?”

  “他跟我说,他是去年开始修炼的……”

  “也就是说……”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惊讶的异口同声道:

  “他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就修炼到了一星斗者!?”

 ...

chapter  四

  “我……我没看错吧……”

  “应,应该没有……”

  “可可可可是!眼前这一幕你告诉我不是真的!!!萧羡不是没有修炼吗!?”

  “你问我!我问谁!!!”

  “谁来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啊!!!”

  众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有所准备的萧战,萧炎和萧薰儿都被吓得不轻:

  “阿羡……这么强的吗?”

  “他跟我说,他是去年开始修炼的……”

  “也就是说……”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惊讶的异口同声道:

  “他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就修炼到了一星斗者!?”

  测试台上,萧羡淡淡的看着他们七嘴八舌,然后抬头带着笑意看了看萧战,然后轻声道:

  “之前我的确没有修炼,这是事实。只不过我从去年开始修炼,因为某件事,我意识到了,如果要保护自己所在意的人,那就只有强大起来。” 

  听到萧羡说的某件事,众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去年那件使萧羡右手不能用剑的那场事故。但是!『一年内修炼成一星斗者也很可怕啊!不是人!』这是萧家所有子弟的想法。萧羡淡淡的说道:

  “放心,今天的惊喜,不会只有一个。”

  留下了一个悬念,然后萧羡就下台,找萧炎去了:

“三哥,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哦。”

“你这小子,这哪里是惊喜了,完全是个惊吓。”

  萧炎无奈。等回过神,台上就叫到了他的名字,萧炎就轻松的走了上去,也不在意那些人的嘲笑。

  将手放在测试石上,上面的字让刚刚才恢复的众人,下巴再次着地了:

  “斗之气八段!!??”

  “不知这个惊喜,父亲是否满意。”

  萧炎抬头看向萧战。众人这才想起,之前萧羡说的一句话:

  “放心,今天的惊喜,不会只有我一个。”

  『这哪里是惊喜,明明就是惊吓。』这是所有萧家弟子的第二个想法。

  到了比拼环节,因为有人不相信萧炎的实力,一来就有一个人上前挑战萧炎,却被萧炎一掌解决。你问为什么没人挑战萧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萧羡从小练剑,没有斗气时都不一定打得过,有了斗气更打不过了,所以虽然对萧羡的实力不可置信,不过也能接受。

  而不信邪的萧宁也要挑战萧炎,而且上台前,萧玉还给了萧宁一颗增气散。萧羡无意中看见了,却没说什么。因为他相信,就算萧宁有增气散,也打不过萧炎的。

  果不其然,萧宁后来服下增气散,但是不仅没有打赢萧炎,反而被萧炎打伤。萧玉想要为萧宁报仇,萧薰儿也上台,站到了萧炎身边,可这时候,台下的萧羡轻飘飘的说道:

  “萧玉表姐,刚才你好像给了萧宁表哥什么东吧,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增气散。而且萧宁表哥吃了增气散,有了斗者的实力,却还是打不过斗之气八段的三哥,那是他的问题吧。再者,今天米特尔拍卖行的雅妃小姐也在,她可是看得出,刚才萧宁表哥吃了什么,会看不出来吗?想丢人你就接着闹吧。”

  “你!伶牙利嘴!”

  萧玉几连被萧羡说的哑口无言,可偏偏还是她理亏。萧玉狠狠一跺脚,转身离去。

  五天后,众人进入斗技阁挑选功法,可萧炎他们只是做了个样子,毕竟功法,他们不缺。萧羡有自己的斗技,那是他刻在骨子里的,来自于记忆深处,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萧炎有药尘,黄阶高级的功法,作用还真不大。而萧薰儿嘛……萧薰儿并不是萧家的人,药尘曾告诉他们,萧薰儿的背景不简单,自然不缺好功法。

   当天晚上,药尘召集了两人,将那卷可以进化的功法和一卷地阶低级的功法放在了两人面前,让他们选择。像往常一样,萧羡拒绝了,一个也没选,药尘知道他是练剑的,所以表示,他会找一套合适的给他,这一次,萧羡没有拒绝。毕竟自己师傅的好意,拒绝太多次也不好。另外,药尘也告诉了萧炎那套可进化功法的弊端,它需要通过异火才能进化。而且也告诉了两人,他有遗憾没有完成,所以需要一副身躯复活。两人震惊,药尘和他们解释了一下后,萧炎一把抓起那套可进化的功法——焚决。坚定的说道:

  “老师,这套功法我一定会炼制顶级,帮你炼制一副身躯,让您复活。而且曾经阿羡和薰儿问过我,我最想去哪里。我之前找不到答案,但是现在我找到了……”

  萧炎的眼里散发出灼热的光芒和坚定,异常帅气:

  “我要去往强者的巅峰!我要改写这势利世界的规则!而且要和重归巅峰的师父,还有阿羡你们一起!” 

  风吹起萧炎的黑发和衣角,整个人散发出闪亮的光芒,哪怕在夜晚,萧炎也想像一个小太阳一样,鲜艳夺目。这个身影也深深的烙在了药尘心里。(希:为你以后喜欢上你家小炎子做铺垫。~\(≧▽≦)/~)

  “老师,你放心,我们会努力让你复活的,所以,交给我们吧。我们一起,踏上巅峰!”

  萧羡也带着灿烂的笑容说道。药尘看着萧羡和萧炎,眼里是满满的笑容,而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看来这一次,我没有看错人。』收拾了一下情绪,药尘说道:

  “好。我期待着这一天。对了阿羡,你现在右手和身体怎么样了?”

  “右手已经恢复好了!完全没问题!至于身体,比以前好上不少。”

  萧羡眼里满是开心。虽然他没有说也没有表达出来,但是萧炎知道,萧羡一直都想要恢复自己的右手臂。而萧羡自己也清楚自己的想法,想要手臂恢复,想要变强。而现在,他的手臂已经完全恢复,甚至在修炼中更强。不过他也清楚这接近两年来的苦修,也让他以后多了一张底牌,因为他可以一直以左手战斗,而右手就是他的一张底牌。

  半个月后,萧炎突破到了斗者,而萧羡的身体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容易生病,不过,不能做太久的剧烈运动。手臂早就恢复好,不过萧羡也没有落下左手的修炼,现在他的左手比右手差不了多少。

  “你的吸收程度比我想象的好。你的身体,可能会需要一点时间,大概半年到大半年的时间,但也比预期的短上许多。”

  药尘满意的看着萧羡。虽然调理用的药材比较多,费用也不小,不过因为拍卖了许多筑基灵液,他们也不算穷,反而比较富裕了。萧羡微微一笑:

  “那是师父的药效好。不过三哥,祝贺你突破斗者啊。”

  “少来,你恐怕是三星斗者了吧。”

  萧炎无语,笑着打趣。萧羡没说话,其实他已经四星斗者了。当时药尘知道时都直骂怪物。他是从来没见过半年多就从一星突破三星,到达四星斗者的,萧羡是第一个。

  当晚修炼完毕,萧羡和萧炎回到家,看见两位长老脸色不太好。正疑惑,便看见了萧薰儿,于是询问。萧薰儿告诉他们,最近加列家族不知道从哪请来了一名一品炼药师,现在他们的坊市中,已经多出了一种名为“回春散”的疗伤药。这种疗伤药便宜而且高产,极受乌坦城附近佣兵的喜爱。而受回春散的影响,现在萧家的所有坊市,人流都减少了将近一半左右。而因为人流的减少,那些坊市中商人也是直接跑到了加列家族的坊市中去。现在几天时间,萧家就受到了不小的经济打击,萧战和两位长老已经被这事搞得焦头烂额。闻言,萧炎摸了摸鼻子,眼睛微眯,心中轻声冷笑道『一个一品炼药师而已,难道他加列家族还逆天了不成?』

  第二天,萧炎就买了一瓶回春散。因为萧羡在调养身体,就没跟着萧炎。回房间后,萧炎打开闻了闻,一股极薄的药味散发而出:

  “老师,这也算是疗伤药么?”

  用过了药尘的筑基灵液和聚气散,萧炎闻道这回春散的味道后,有些愕然于药水中所含药力的稀薄程度。

  “嗯,算是最低级的疗伤药吧。虽然能起到一些疗伤的作用,不过作用也不大。这种简易的疗伤药并不难炼制,加上由于疗伤药并不稀奇,而且卖价也很便宜,所以只有一些一品炼药师,才会有闲心炼制。”

  萧炎看着手里的回春散,踌躇了一会,问道: 

  “老师,你那里有稍好一点疗伤药药方么?”

  “很多,不过那些丹药太低级,我一般很少炼制。”

  药老看了看萧炎,顿了顿,随口道:

  “你是想炼制出来给萧家?也好,反正你已经成为斗者,也该炼些药试试手了。”

  “呃?我来炼?”

  闻言,萧炎有些错愕。药尘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难道这种东西你还要我动手啊?先去拍卖会找找又没稍好点的药鼎吧。另外,你还需要购买大批的初级药材,炼药师初期就是靠烧药来得经验。早点修炼,到时候阿羡身体调养好之后,也要练习的,多赚点儿备着。加上你弟弟的天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不早点起步。”

  萧炎笑了笑,舔了舔嘴,脸庞上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穿上黑袍,健步如飞的对着城市中央位置处的米特尔拍卖场行去。路上将手中的回春散随手一扔,也不在意。

  因为萧炎还需要两枚纳戒,加上材料费,药鼎费是一笔巨大的费用,明显萧炎钱不够。不过萧炎让他们准备聚气散的材料,可免费为他们炼制两枚聚气散来抵消。雅妃和谷尼开心的同意了,毕竟聚气散的成功率不高。不过雅妃从萧炎购买的材料中,已经知道要干嘛。毕竟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穿着黑袍的萧炎就遇到过萧战他们,表示可以多来往一下。

  回到家中,听到萧战和两位长老的谈话,萧炎摸了摸手中的纳戒,转身去找萧羡,将另一枚纳戒给了他之后,告诉他接下来的打算后,离开萧家去了一个隐秘的山洞。

  接下来的十天,虽然很困难,可萧炎还是炼制成功了。药老在看萧炎炼药的过程中,不得不感叹萧炎的灵魂能力,是真的强。

  炼完药后,萧炎穿上黑袍,去了萧家。而萧家大厅,在萧战和两位长老一筹莫展的时候,穿着黑袍的萧炎出现了。而因为是药尘出声,他表示,萧炎和萧羡很对他的胃口。然后一只手掌从黑袍中探出,手指上有着一枚淡红色的戒指,指尖在戒指上轻弹了弹,顿时,光芒闪动……然后几人便被那突兀出现在的大堆玉瓶震呆了过去。(希:这里如果萧炎再穿黑袍出现,就直接写黑袍人了。)黑袍人说道:

  “这里是一千二百八十三瓶疗伤药,名为‘凝血散’,虽然不敢说是疗伤药中的极品,不过比起加列家族的那回春散,疗伤效果却是要更加的显著。”

  望着大厅中那些震撼的目光,黑袍人依旧若无其事的轻声介绍道。萧战嘴角一抽,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

  “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啊。”

  望着被丹药震得鸦雀无声的大厅,黑袍人轻咳了一声,将身旁的萧战惊醒了过来。

  “呃……”

  萧战脸庞略微发红,尴尬的笑了笑,望向黑袍人的眼中,越发的多了一丝敬畏。能够随手拿出上千瓶的疗伤药,这种手笔,可不是寻常炼药师能够办到的。

  “老先生,您也知道萧家现在的局势,我们需要疗伤药来拉回失去的人气,而老先生的这举动对我们萧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萧战感激的一笑,然后略微沉吟,迟疑的试探道:

  “这样吧,我们萧家负责销售这些疗伤药,所得金额,老先生一人占九成,剩余一成,呵呵,虽然有些脸厚,不过我们毕竟还需要这些钱来打点一些东西,老先生您认为如何?”

  说完,萧战有些忐忑的望着面前的黑袍人,生怕自己的条件会让他有所不满,现在的萧家,可全得依仗这位神秘炼药师了啊。

  “呵呵。”

  黑袍人轻笑了笑,缓缓摇了摇头。见到黑袍人这般举动,萧战脸色微变,刚欲再次开口,可那声音,却是让其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萧族长太客气了,虽说丹药是我所炼,不过销售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如何能这般占你们的便宜?五五分就行了。”

  听着黑袍人此话,那本来还在一旁焦急的两位长老顿时惊愕的张大了嘴。半晌后,方才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都有些怀疑这番话的真实性。这…这位老先生,也实在太照顾萧家了吧。现在的这种情形,就算他一人要占十成的利润,估计萧家也没人敢不答应。


逢时.
我有了猫,可从来没有过你。

我有了猫,可从来没有过你。

我有了猫,可从来没有过你。

蓝汐

我!的!中!考!成!绩!

总分654.5      语文113       数学124        英语138.5

物理73.5   化学58.5    政治50!!!  历史48   体育49

怎么回事,语文小老弟?

我………………我满心以为我英语能有140,结果现实太残酷,将我打回原形。

对于化学还是没得60这件事没得感情。

我根本就没有在意过政治...

总分654.5      语文113       数学124        英语138.5

物理73.5   化学58.5    政治50!!!  历史48   体育49

怎么回事,语文小老弟?

我………………我满心以为我英语能有140,结果现实太残酷,将我打回原形。

对于化学还是没得60这件事没得感情。

我根本就没有在意过政治,但它居然给了我一个满分的大惊喜!!!我对我之前政治只考23,25分表示深深的………………

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新加坡-沉默歲月
我到处拍照,因为我希望能细致谨...

我到处拍照,因为我希望能细致谨慎地活着,只面对生活中被遗忘在角落地美。看看我是否学到了生活要教给我的部分,免得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从来就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我到处拍照,因为我希望能细致谨慎地活着,只面对生活中被遗忘在角落地美。看看我是否学到了生活要教给我的部分,免得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从来就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归鸿

没有如果(14)

明天要返校拿成绩了「慌得一批.jpg」

之前提的那个设定大概会在鸽一会吧……


    沢田家在迎来里·鬼畜·包·重生党·恩后混乱了几天,不过好在白兰那个大麻烦在三天前就走了,听他说,他打算重建密鲁菲奥雷。

    但,这与还在里包恩的特训中的沢田兄妹,狱寺隼人,山本武还有笹川兄妹没什么大的关系(大概)。

    为什么会有笹川兄妹?当然是因为,在白兰走的前一天,我们真·天然呆的晴守笹川了平也重生了「鼓掌.jpg」。

  ...

明天要返校拿成绩了「慌得一批.jpg」

之前提的那个设定大概会在鸽一会吧……



    沢田家在迎来里·鬼畜·包·重生党·恩后混乱了几天,不过好在白兰那个大麻烦在三天前就走了,听他说,他打算重建密鲁菲奥雷。

    但,这与还在里包恩的特训中的沢田兄妹,狱寺隼人,山本武还有笹川兄妹没什么大的关系(大概)。

    为什么会有笹川兄妹?当然是因为,在白兰走的前一天,我们真·天然呆的晴守笹川了平也重生了「鼓掌.jpg」。

    而刚重生的他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非常愉快的被自己妹妹“卖”了。

    而笹川京子则是被里包恩以“身为蠢羽的守护者,你不该来锻炼一下吗”,这种神奇的理由拖来特训了。

    [呼叫羽衣,呼叫羽衣。]

    笹川京子一边百般无聊的练习着自己在熟悉不过的三叉戟,一边用小宇宙呼叫沢田羽衣。

    [安菲,你够了啊……这里就咱俩用小宇宙,你叫一声,我还能听不见吗(-ι_- )]

    沢田羽衣本来正看着厚如板砖的《彭格列编年史》,被笹川京子一叫,差点把书砸在里包恩的脸上。

    [这不是重点!古川梦雪来並盛了!!]

    [什么情况?!她怎么来並盛了?]

    沢田羽衣一听,马上合上《彭格列编年史》,并快速背出里包恩要求背诵的部分,然后愉快(并不)的跑路了。

    [她现在在哪儿?]

    [好像在……并中?要不要我也去?]

    [并中吗……随你。]

    “wk,不去找她麻烦,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吗……”

    沢田羽衣一边从沢田家跑向并盛中学,一边给沢田纲吉等人发短信,让他们不要去并盛中学周围。

    ‘但愿还来得及……’沢田羽衣赶到并盛中学门前环顾一周,发现古川梦雪并不在门口,然后突然想起云雀恭弥还在校内。

    就在她准备进入学校时,本来应该在商业街的沢田纲吉等人也来到校门口。

而发现沢田纲吉他们来了的沢田羽衣本想让他们离开这里的,但随后赶来的笹川京子拦住了她。

    “羽衣,有些事,你该让他们自己处理。”

    “安菲,你应该知道,在‘它’面前,他们没有自保的能力……”

    被笹川京子拦住的沢田羽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沢田纲吉等人进入校园,她有些不解的看了笹川京子一眼,然后反驳到。

   “如果你想说什么‘人不胜神'之类的话,那么在圣战中,小雅他们是怎么赢的呢。更何况她也不是‘神'。”

    沢田羽衣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索了笹川京子的话后,有些迟疑的说到。

    “……也许我可以再相信一下人类的羁绊与奇迹吧……”

    看样子,前世的种种事故还是让她去相信所谓的“奇迹”。

……

    而这时进入校园的沢田纲吉等人,本还在想去什么地方找云雀恭弥和古川梦雪。

    突然,沢田纲吉的超直觉有了反应,他往左边一躲,勉强躲过了云雀恭弥的攻击。

    ‘看来不用去找了,不过还是来晚了吗……'沢田纲吉看着攻击他的云雀恭弥,以及云雀恭弥身后,一脸讽刺笑容的古川梦雪想到。

    “十代目!可恶,还是来晚了吗……”狱寺隼人一个箭步冲到沢田纲吉身前,将他护在了身后。

    而山本武和笹川了平则是站在沢田纲吉左右两侧,拿出武器对准云雀恭弥和古川梦雪。

    “阿武,笹川大哥你们为什么要护着那个叛徒?!我才是彭格列第十代首领啊!”古川梦雪见山本武和笹川了平不站在她这边,却站在沢田纲吉那边,气的直跺脚。

    “古川小姐,我认定的首领只有阿纲,那怕他并不是什么彭格列的首领。而且,我们并不熟,所以请你还是叫我‘山本'比较好。”

    山本武对于古川梦雪的话并不认同,甚至对其感到厌烦。

    前世,在沢田纲吉离开彭格列后,他就日渐对之前的决定感到困惑,他加入彭格列不就是因为沢田纲吉吗?而且他们认识了十年,对对方在熟悉不过,为什么又回去信那一张漏洞百出的调查报告?

    因此,他并未参加后来对“叛徒”沢田纲吉的追杀,甚至下令不让下属参加。

    而就在前不久,听完沢田羽衣的一席话,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并不傻,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加入彭格列,也知道自己放弃心爱的棒球,拿起沾血的武士刀是为了谁。

    所以,准备好迎接无静之雨的洗礼了吗?


DUST
閃亮的星星

閃亮的星星

閃亮的星星

桃桃桃桃桃_0819

重庆生日大屏打卡完成~


生日快乐呀~

重庆生日大屏打卡完成~


生日快乐呀~

Lirbertad 小唯
#蓝莲花#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

#蓝莲花#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蓝莲花#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单身的门外汉
在慢慢变好,期待(๑˙ー˙๑)...

在慢慢变好,期待(๑˙ー˙๑)放假。

在慢慢变好,期待(๑˙ー˙๑)放假。

皮皮虾

第一章

魔道祖师文

主线cp忘羡,曦澄

副线cp,追凌,桑仪

不喜勿喷,谢谢

   故事从大梵山后说起(会有一点原文)


    魏无羡躺在静室的床上,心里不自觉的回想起前日他所说的话:“有娘生没娘养。”心里顿时觉得羞愧与不安,兰陵金氏众多子弟,为何他偏偏遇见金凌?若是别人说出这句话,他会让那人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说这句话的偏偏是他——魏无羡。

    痛苦的回忆一下涌入心头,金子轩之死,江厌离之死,都是他一人的错,是啊,那日,若他控制住了自己,也许,就不会发生了。师姐不会死,金子轩也不会死……魏无羡抱着头,道:“对不起,师姐...

魔道祖师文

主线cp忘羡,曦澄

副线cp,追凌,桑仪

不喜勿喷,谢谢

   故事从大梵山后说起(会有一点原文)


    魏无羡躺在静室的床上,心里不自觉的回想起前日他所说的话:“有娘生没娘养。”心里顿时觉得羞愧与不安,兰陵金氏众多子弟,为何他偏偏遇见金凌?若是别人说出这句话,他会让那人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说这句话的偏偏是他——魏无羡。

    痛苦的回忆一下涌入心头,金子轩之死,江厌离之死,都是他一人的错,是啊,那日,若他控制住了自己,也许,就不会发生了。师姐不会死,金子轩也不会死……魏无羡抱着头,道:“对不起,师姐,我也不想,对不起,对不起……”

    听见床上传来动静,坐在书桌前的蓝湛关上了窗户,似乎怕外面的风扰乱了这一丝宁静,他起身,缓慢走到床边,道:“你醒了。”可即便如此,他依旧面无表情。

    魏无羡见此,立即做的端端正正,“嗯 ,昨日多谢含光君的款待,既然如此,我便先行离开了,以后我们若有缘,江湖相见!”魏无羡自献舍以来,就知道,自己不能暴露身份,毕竟,曾经掀起腥风血雨的魔头,夷陵老祖,可不是说着玩的。如今,到也行,顶着疯子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坏事。

    蓝湛似乎早就看破了一切,于是说到“急着下山?”“嗯,算是吧”“下山作甚?”“嗯……”这一时瞎扯的理由,竟不知如何去园它,“买,买酒”蓝湛愣了一下“含光君,通个融,行吧!”“你不必这么累,向外人掩饰自己身份,在我这里 ,我知道你回来了。”

   魏无羡很是尴尬,不过,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含光君就那么确定?”蓝湛点了点头,(看来瞒不过蓝湛了)魏无羡想,(干脆自己还是承认吧!)“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肯定了,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对,我就是回来了,对了,含光君,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蓝湛的嘴角略微上扬,却是转瞬即逝,直留下一句“自己想去”,便转身离开。抹额飘逸,留下一股淡淡的檀木味。“自己想就自己想 蓝湛啊蓝湛,都过了十三年了,你还真是一点没变,还是一样,小古板。”

   魏无羡跳下床,准备出去透透风,却突然踩到一块活动的地板,他俯下身子,以为是蓝家人用来逃生的密道啥的,却发现里面藏满了天子笑“蓝湛啊,你还真的是皎皎君子啊,不过你们蓝家人不是禁酒吗?怎么如今……不行, 太诡异了,这十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哼”远处传来了小苹果的叫声“不是你一大请早没毛病啊,这小苹果也真是不省事,除了会哼唧你还会啥?”嘴上虽这么说着 ,魏无羡还是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过去,只见小苹果被一堆兔子包围着,寸步难行,“你也有今天啊,小苹果。哈哈哈”魏无羡笑着,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若是在从前,总会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阿羡,你几岁啊?”而他也会开心的回答“三岁。”

可惜那也只是当时了,他的笑容逐渐消失,随之代替的是沉思,直到被一阵声音打断“喂,你谁啊?”一阵大嗓门传来,魏无羡抬头一看,是他,那日在大厅就在他要摔倒时,他扶了他一把 ,姑苏蓝氏亲眷子弟,

“哟 是你啊,就是那个踹我一脚的”蓝氏子弟不满的说到“诶 你是怎么进来的?”“景仪,不得无礼,这是含光君带回来的客人”

“知道了,思追”  

  


澜酱~

晒女儿啊,晒女儿,我不听,我家瑶瑶最漂亮

晒女儿啊,晒女儿,我不听,我家瑶瑶最漂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