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1.7万浏览    61446参与
小笛

【瑞金】日常:澡堂

大澡堂


金觉得可能自己遇到了危机。


事出有因,他和格瑞不是一批进澡堂洗澡的,而且对方的洗澡态度相当端正,不从头到脚洗一遍就不会出来——这就意味着,他俩的换洗衣服和毛巾没有放在一起,格瑞也不会帮他记他放在了哪个柜子里,如果等他出来叫他帮忙一起找,自己怕不是已经凉了。


而现在,头发淌水浑身一丝不挂的金,感受着从男浴室大门缝的里吹来的丝丝冷风,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记不得自己把东西塞进了哪个犄角旮旯里。


他冷,真的冷。金洗澡时用的水温有多么热,他现在的心就有多么的凉。


——难道我要光着屁股站在更衣室一直等到所有人走了再一个个柜子查…?


想想那个画面,金自己都感到绝望...

大澡堂


金觉得可能自己遇到了危机。


事出有因,他和格瑞不是一批进澡堂洗澡的,而且对方的洗澡态度相当端正,不从头到脚洗一遍就不会出来——这就意味着,他俩的换洗衣服和毛巾没有放在一起,格瑞也不会帮他记他放在了哪个柜子里,如果等他出来叫他帮忙一起找,自己怕不是已经凉了。


而现在,头发淌水浑身一丝不挂的金,感受着从男浴室大门缝的里吹来的丝丝冷风,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记不得自己把东西塞进了哪个犄角旮旯里。


他冷,真的冷。金洗澡时用的水温有多么热,他现在的心就有多么的凉。


——难道我要光着屁股站在更衣室一直等到所有人走了再一个个柜子查…?


想想那个画面,金自己都感到绝望。


……不!还不能放弃!金撸了一把自己湿漉漉的额发,坦然的叉腰,盯着面前一排有一排的柜子进行深思。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


在金绞尽脑汁想办法的那个刹那,冥冥之中,某个方向指引了他,让他不自觉的迈开步子走到那个柜子面前,并鬼迷心窍的打开了它——然后里面出现了一套金熟悉的睡衣……和荧绿色的四角内裤。


“这、这是!!”


——对,都是格瑞的。


金一瞬间悟了刚才的感觉。那就是传说中的灵魂的共鸣吧,每当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格瑞都会出现,而这一次,虽然格瑞本人不在,但他的东西原来也不例外。


他咬牙感动,他热泪盈眶,他……他含泪用格瑞的奶牛纹毛巾擦了擦身体和头发,接着穿上了格瑞的内裤(太大了,他还得提到腰上勒住),扣上格瑞睡衣的扣子(袖子折了两折),系紧格瑞睡裤的裤带(带子太长了他还得多打几个蝴蝶结),最后,喝掉了格瑞一并带进浴室的玻璃瓶装牛奶。


这份恩情我是永远不会忘的…!


金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通知格瑞一声,毕竟是冥冥之中的事,说不准格瑞本人都不知道呢。


于是他冲回淋浴室的入口,朝雾气蒙蒙的里面大喊道。


“格瑞———谢谢你———”


“我先穿着你的衣服回寝室了———”


“你可以穿我的回去———”


“我的衣服会告诉你它们在哪里的————”


说罢,金就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大澡堂。




淋浴室的某个隔间里,顶着满头泡泡的格瑞的脸,黑得胜过一旁的银爵。他保持着揉头发的动作,僵在原地,任由一脸允悲的爵哥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不说我能不能找到你的衣服……


内裤尺寸不一样啊笨蛋?!!



【END】



“哎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大澡堂那里有个男的穿紧身衣出来的。”

“哇,这么牛逼的吗?”

“人高马大还穿的是黄小鸭的紧身睡衣,我有点佩服他的勇气。”

“噗、噗嗤……”



金后来被一顿暴打了,至于瑞哥有没有把内裤穿上……他穿不穿得上,只有他本人知道()

是您的鸽手八企套餐吗?
啊啊啊好久才鸽出一张呢【手书进...

啊啊啊好久才鸽出一张呢
【手书进度:5/???】

啊啊啊好久才鸽出一张呢
【手书进度:5/???】

玖玖玖感冒灵

我们的目标是——绝不卡关!(3)

*all金注意
*借了杀戮天使中楼层过关的设定,改
*ooc

-3楼层非常安静,安静得有些过了,反而令人不安。

“怎么一个人也没看见?”金疑惑的嘀咕,在前两层虽然没有遇见多少人,但时不时会听到哪里大大小小的动静,那是被传送进来的参赛者正在逃亡的信号,可这里却像一个真正废弃的楼层,什么都没有。

地上落的灰有些厚,能清晰看见凌乱的痕迹,痕迹像被各种东西磨过变得模糊,唯一能分辨得清楚的只有乱七八糟的脚印。金弯下腰,注意到一条长长的拖痕。

“-4有大哥拦着,上来的人应该少了很多。”卡米尔自然的跟金手牵手,他的脸色还有点苍白,靛蓝眸里却像沉了墨,深不见底:“这里有古怪,不要掉以轻心。”

“啊?哦...

*all金注意
*借了杀戮天使中楼层过关的设定,改
*ooc







-3楼层非常安静,安静得有些过了,反而令人不安。


“怎么一个人也没看见?”金疑惑的嘀咕,在前两层虽然没有遇见多少人,但时不时会听到哪里大大小小的动静,那是被传送进来的参赛者正在逃亡的信号,可这里却像一个真正废弃的楼层,什么都没有。


地上落的灰有些厚,能清晰看见凌乱的痕迹,痕迹像被各种东西磨过变得模糊,唯一能分辨得清楚的只有乱七八糟的脚印。金弯下腰,注意到一条长长的拖痕。


“-4有大哥拦着,上来的人应该少了很多。”卡米尔自然的跟金手牵手,他的脸色还有点苍白,靛蓝眸里却像沉了墨,深不见底:“这里有古怪,不要掉以轻心。”


“啊?哦”刚刚还是金搀扶着摇摇欲坠的少年,现在他和卡米尔已经反了过来,乖巧的被对方牵着走。


按照金了解到的规则,五个关卡分别由大赛积分排行榜前五名把守的话,这一层就是……







走了许久,出口没找到,金和卡米尔倒是发现了一名参赛者,卡米尔示意不要贸然动作,他们两个就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悄悄跟在那名参赛者身后。那人行动也非常小心,像警惕着什么一样紧张的注意四周,速度意外的快,不想久留一样。


金皱着眉,看着那人绕来绕去的,有些想问问身边的卡米尔他到底是不是有目的性的在走,却又怕音量没控制好惊到了前面的人。可惜他不想开口了,倚靠的柱子上的墙皮却突然脱落了一块,掉落带下一片灰尘,直直扑了他一脸。


“啊……啊——阿嚏!”


“……”卡米尔伸出去没来得及捂上的手停顿在半空。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尖,转头看向他们跟踪的那个人,意外的发现他没有跑多远。那人显然是已经发现了他们,但并没有怎么慌张,相反的看上去好像有点兴奋,朝着前方某处奔去,那里隐隐有淡蓝色的光,在这昏暗的环境里如引诱飞蛾的火苗。


“!卡米尔!那个好像是……”金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人用力一拽,往前踉跄了几步,有什么擦着他的后脑勺唰的过去,深陷进柱子里。


黑色的锁链仿佛拥有生命,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看似软绵,交错时发出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能听出它们的重量和坚硬,手腕粗的铁链很快遍布,像蛛网一样兜住闯入狩猎者领地的猎物,阻挡了他们的路。


那发出幽幽蓝光的其实就是系统提供的传送门,此时它已经在逐渐变得透明,看上去不久就会消失,然后出现在另一个地方。那位陌生的参赛者为了找到它想必废了很大功夫,只可惜他终究还是没能顺利穿过那个门。


在他即将触及出口的前一秒,铁链缠住了他的脖子。猎人踏着黑暗而来,毫不留情的踩灭了猎物的希望。


“卡米尔小心!”金下意识要护住身上有伤的卡米尔,用元力组成矢量坚盾抵挡转向他们的铁链,挡是挡住了,却有些扛不住铁链甩过来的力道,被打得直往后退。卡米尔伸手盖在他举着盾的手上,脚下如注千斤重量,一动不动的抵住了盾,低声喝道:“去传送门那”


铁链从四周袭来,金不得以召出多面盾抵挡,好在有卡米尔在才勉强不至于被打飞。两个人一边防御一边朝传送门的方向挪,成功就近在眼前,金却坚持不住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用四面矢量坚盾来分别抗不同方向的攻击还是太过勉强了些,元力控制不够均匀,其中一面盾蓦地就被铁链击碎了,随之又一根铁链甩向这个失去防御的面。


眼看铁链就要打在卡米尔身上,金一急,也顾不得控制元力了,盾牌干脆全部消散,卡米尔被他一推,一时猝不及防,错愕的撞进传送门。传送门忽闪几下,几近消失。


冰冷的链条缠上他的腰身。








金和银爵并不太熟。


金没见过银爵几次,他不会侥幸的认为对方会像安迷修和雷狮那样,不但不抓他还帮他找出口。少年蔫哒哒的垂着脑袋,任铁链圈着他的腰把他整个人“举”了起来,像一只被揪住后颈肉的猫,放弃了挣扎,宽松而长的裤腿滑下盖住脚背。


听见铁链哗啦啦的响,金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预想中的疼痛。等死的感觉不太好,他悄悄睁开一只眼偷看,蓦地对上一双银眸。


少年一惊,快速的把睁开的一只眼又闭上,宽松的睡衣让他看上去更稚嫩了些,跟这里格格不入,像个掉进噩梦的孩子,软趴趴的被铁链提起。


猫是液体动物——银爵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这句话。


闭着眼,心脏在一片黑暗里紧张的跳动,等回过神来,脚已经出现触及地面。


银爵记得这少年,印象中就是像只懵懵懂懂的猫崽,却意外的是个好苗子,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大赛安排的这次试炼看上去给前五名提供了最合适的狩猎场,在他们个人的楼层里,随意杀戮都不是问题。但说到底,去不去执行系统给的“守护楼层”的任务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心情。


凹凸大赛的规则残酷冷漠,这次的试炼也完全没有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这次“游戏”本意就是为了筛选掉资质差的参赛者,所以针对那些排名低的参赛者,还有一些没有明说的潜规则。


被传送进来的或是通过传送门而非楼梯进入下个楼层的参赛者,积分排名越低,被传送进去的地点离各层楼的看守者越近。


那些葬身看守者手下的参赛者可能只以为自己过于倒霉,整层只有一个boss都没有办法躲过,不想规则早已将他们送到刀口。


银爵心知肚明但他不会说什么,因为自己也是这场游戏的收益者之一。大赛最终只有一个赢家,抢不过别人的,只有一个下场,就算不是现在,也撑不到永远。


“你想活下去吗?”同情怜悯在这大赛不会让你得到多少好处,因为每个人都是敌人。但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胜者是谁,谁也不知道谁会被谁杀死,对于那些有潜力的人,银爵有他自己的考量。


“你想活的话,就跑吧,我给你一分钟跑。”


“如果你能在被我重新抓到前离开这一层,你就可以活下去。”

执笔画骨

天空之城(6)

“你……”

“闭嘴!”

金试探的开口却被黑金打断,只见黑金微微眯起眼睛,抬手将金抵在墙上,温热的气体打在金的脸色,这样子动作让金很不舒服。

“黑金……我们能换个动作吗?”

黑金本是想让金忘记刚刚的事,但他却小看了天使对他的诱惑。

金不安份的动了动,他丝毫没有发觉这样的动作有多危险,黑金的眼底划过一抹危险的气息,慢慢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虽然天使是个笨蛋,但恶魔觉得还是要藏好自己这个邪恶的心思为好。

背后的衣服被黑色的羽翼撑坏,巨大的羽骨将两人包围。

金吞了口口水,只感觉头上一空,他的帽子就出现在黑金的手里了。与黑金的翅膀不一样的色彩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发出淡淡的光芒,但同样的,这个本...

“你……”

“闭嘴!”

金试探的开口却被黑金打断,只见黑金微微眯起眼睛,抬手将金抵在墙上,温热的气体打在金的脸色,这样子动作让金很不舒服。

“黑金……我们能换个动作吗?”

黑金本是想让金忘记刚刚的事,但他却小看了天使对他的诱惑。

金不安份的动了动,他丝毫没有发觉这样的动作有多危险,黑金的眼底划过一抹危险的气息,慢慢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虽然天使是个笨蛋,但恶魔觉得还是要藏好自己这个邪恶的心思为好。

背后的衣服被黑色的羽翼撑坏,巨大的羽骨将两人包围。

金吞了口口水,只感觉头上一空,他的帽子就出现在黑金的手里了。与黑金的翅膀不一样的色彩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发出淡淡的光芒,但同样的,这个本就够小的空间更小了,于是金与黑金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恶魔的身体比天使的身体温度要低的多,所以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抹温暖 只是一瞬间,黑金的气息就乱了。

他混乱的松开对天使的控制,在离开前匆匆的留下一句“今晚给我睡地上!”就上楼了。

金:……

连沙发都不给睡了,可以,这很黑金!

果然,面前这个还是他的那个冷酷暴政的弟弟,没换芯。

叶苏

追随影的光 预告

——瑞金向,ky退散

——严重ooc!

——甜向不存在

——一切都好那开始
若你喜欢独来独往,那我愿做你身后的光
金发少年愉悦的弯起蓝眸,看着肩扛原谅色的银发少年,看着他,金发少年的眼角突然湿润了起来。灵动的蓝色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但他依旧笑着,一如既往的天真烂漫,可是……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

金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右手,在,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苦笑【这么快吗……我……不要回去……】

——神使大人,这可不行哦

——给我闭嘴

在晨曦里,他依旧笑着,向自己的发小、恋人伸出了手,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找到更加璀璨

“格瑞,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少年消失在晨曦中,蓝色的瞳子里满满都是不...

——瑞金向,ky退散

——严重ooc!

——甜向不存在

——一切都好那开始
若你喜欢独来独往,那我愿做你身后的光
金发少年愉悦的弯起蓝眸,看着肩扛原谅色的银发少年,看着他,金发少年的眼角突然湿润了起来。灵动的蓝色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但他依旧笑着,一如既往的天真烂漫,可是……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


金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右手,在,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苦笑【这么快吗……我……不要回去……】

——神使大人,这可不行哦

——给我闭嘴

在晨曦里,他依旧笑着,向自己的发小、恋人伸出了手,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找到更加璀璨

“格瑞,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少年消失在晨曦中,蓝色的瞳子里满满都是不舍,最后的笑容,是他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透明萝

『嘉金』我怕是认了个假师傅(3)

更个新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最近圈子里好冷啊
能接受就↓
——开始——
  嘉德罗斯带着金来到山顶,他首先飞了起来,停在半空,双手抱着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那个正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金:“把元力聚在脚下,飞起来,飞到我这样的高度。”

  “好!”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努力聚集着元力,终于飞起了一点点。

  “啪!”没多会,金就摔在了地上,疼的眼前冒出了小星星。

  “嘶!好疼!”他终于知道师傅为什么一定要等他痊愈才教他了。

  “再来!聚集元力时不要走神!”嘉德罗斯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金又从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的土。

  他是不会放弃的!

  整整一个上午,金一直在重复着飞起,摔下去,飞起的...

更个新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最近圈子里好冷啊
能接受就↓
——开始——
  嘉德罗斯带着金来到山顶,他首先飞了起来,停在半空,双手抱着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那个正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金:“把元力聚在脚下,飞起来,飞到我这样的高度。”

  “好!”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努力聚集着元力,终于飞起了一点点。

  “啪!”没多会,金就摔在了地上,疼的眼前冒出了小星星。

  “嘶!好疼!”他终于知道师傅为什么一定要等他痊愈才教他了。

  “再来!聚集元力时不要走神!”嘉德罗斯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金又从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的土。

  他是不会放弃的!

  整整一个上午,金一直在重复着飞起,摔下去,飞起的动作,一次比一次高,摔得一次比一次重,干净整洁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白皙的脸也被地上的碎石划破了好几个口子。

  “真是个渣渣,这么简单的飞行都做不到。”嘉德罗斯冷眼旁观,当初,他就摔了两回,就飞起来了。

  可是,那时又是谁教他的呢?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了。

  金不服气地鼓起嘴,冲着天上的嘉德罗斯嚷嚷:“我一定会飞上去的!”

  嘉德罗斯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证实了他不相信。

  金从地上爬起来,聚集元力,脚下的那个金色的箭头又大了不少。

  他晃晃悠悠地从地上飞起,一边找平衡,一边往上飞,过了半天,终于和嘉德罗斯一个高度了。

  看到自己的成功,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吧,他成功了!

  “跟我走,”嘉德罗斯转身往山下飞,他的速度不快,很显然是在等着金。

  金稳定好身体,晃晃悠悠地往前飞了过去,圣空山是凹凸大陆上最高的一座山,从山顶往前飞,那不是一般的高度,金很吃力地跟在嘉德罗斯身后,满是汗水血水的小脸好奇地往下看着:“哇!好高啊!我终于飞起来了。”

  “渣渣,别分心,一会掉下去我可不会救你。”嘉德罗斯很口是心非的说,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

  “不会掉下去的!即使掉下去我也不会用师傅救的……哎…哎呀!”光顾着和嘉德罗斯斗嘴,金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云层,一头撞了上去,脚下也没有站稳,直接从天上掉了下来。

  “唉!!!”金慌忙地想再次在脚下聚集元力,可是正处于高速下落中的身体哪有那么容易,再加上慌乱,金可以说是一点元力都聚不起来了。

  “啧!”嘉德罗斯迅速俯冲下去,抓住金的衣领,用力往上一提,金一个失神,直接一头撞进了嘉德罗斯的怀里。

  还没有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神来,金死死地抱着嘉德罗斯的腰,小脸也紧紧地贴在嘉德罗斯胸口,迟迟不肯松开。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喂!”嘉德罗斯正要嫌弃地扯开金,突然,他感觉到胸口处传来了一股温热感,有什么湿的东西划入了他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

  抱着自己的金发少年鼻子里传出了“呜呜”地声音,很显然是吓哭了,嘉德罗斯刚要说出“渣渣,就这么点破事就能哭成这样”时,金哭开口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师傅了……”恐惧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让嘉德罗斯心头一软,但也只是一瞬,金的下一句话让他直接生出了想糗死他的冲动。

  只听金又说:“我死了以后怎么学艺……怎么找姐姐啊……”

  所以,他在这里只是为了学艺?嘉德罗斯把金扔到了平地上,心里竟该死的不爽。

  这种生气与失望是怎么回事?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情绪了。

  金被这么扔在了地上,脑袋里全是懵的。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嘉德罗斯,脸上还有着未擦干的泪痕。

  压住内心那想弄死他的欲望,嘉德罗斯冷冰冰地说:“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好好休息。”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金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师傅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生气了?是因为自己太蠢了吗?

  “不过!我一定会飞起来的!”金擦掉脸上的泪痕,给自己打气。

  随后,金又开始了从飞起到摔地上的练习过程。

  当晚,从来不做梦的嘉德罗斯竟破天荒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是一个清秀却透露着王者气息的少年,在他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银发的人,那个人一身仙气,将自己隐藏在了云雾之中,他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肩,对他说:“飞不起来就别想吃饭!”

  “每次都用这个来威胁。你腻不腻啊?渣渣。”嘉德罗斯嫌弃地拍掉了肩上的手。

  “我可是你师傅!你怎么能喊你师傅渣渣呢!你这一身的本领可是跟我学的!”银发的仙人逐渐变成了金发的仙人,只是自然看不清他的脸。

  区区飞行,对于嘉德罗斯这种天才来说算个什么?只摔下来两次,然后就能跟上金发仙人的速度了。

  仙人拍着他的头,很得意地说:“不愧是我的徒弟,就是这么厉害!”

  “你个渣渣,我从来没想过认你做师傅,”嘉德罗斯甩开头上的手,用高傲的声音对仙人说:“我崇敬强者,会拜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为师,我来这里是为了拜第二面的你为师,而不是你这个渣渣。”

  “可是你别忘了,他亦是我,我亦是他。”仙人的笑容逐渐在云雾中消散,最后,化成了星星点点的碎片。

  嘉德罗斯醒了过来,他坐在床上,手扶住额头,将脸往上仰起,长长的发丝垂在耳边,增添了一丝颓废的气息,自身所带着的神的光辉,让他宛如一个偷偷从天宫溜下来的仙子。

  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了?这记忆好熟悉,好怀念,也好令人心慌。

  他已经活了三千年,如果每一天的记忆都要被记住,那岂不是太累了,所以,他选择性的遗忘,到最后,他干脆不再记了。

  这段记忆,在嘉德罗斯心底,是最不想失去却被自己忘记了的记忆。

——tbc——

就是个簸箕。
今年2月份画的草稿终于填了。...

今年2月份画的草稿终于填了。

是2.22的猫耳日的图。大猫猫小猫猫,愉悦。

重新拿着做了上色练习。

算了算了色感都死了。

今年2月份画的草稿终于填了。

是2.22的猫耳日的图。大猫猫小猫猫,愉悦。

重新拿着做了上色练习。

算了算了色感都死了。

薇
给鸡哥画的金√

给鸡哥画的金√

给鸡哥画的金√

鱼付嗷
好久没画幼驯染了,复健一下

好久没画幼驯染了,复健一下

好久没画幼驯染了,复健一下

大白芷君

深夜摸鱼第二弹(md好羞耻
有性转金,幼瑞
我真的真的非常咸鱼,我面壁
话说有没有同市的小伙伴邀请我面基鸭(并没有,滚

深夜摸鱼第二弹(md好羞耻
有性转金,幼瑞
我真的真的非常咸鱼,我面壁
话说有没有同市的小伙伴邀请我面基鸭(并没有,滚

Lucifer♂
不是车,但发一次屏一次,没脾气...

不是车,但发一次屏一次,没脾气。

虽然画的很垃圾,但也是画了很久。

以及tag带表我的立场。

点我看沙雕图。

亮点自寻。

不是车,但发一次屏一次,没脾气。

虽然画的很垃圾,但也是画了很久。

以及tag带表我的立场。

点我看沙雕图。

亮点自寻。

Toxic⚠️OtterPOP

这是另一种大胆画风的尝试
其实只画了一张
但是我却把它变成了很多张

这是另一种大胆画风的尝试
其实只画了一张
但是我却把它变成了很多张

口也君
欠了某太太一段时间的金,emm...

欠了某太太一段时间的金,emmnm
@白花花白白胖胖吃包子 不会上色,什么都不会,QAQ

欠了某太太一段时间的金,emmnm
@白花花白白胖胖吃包子 不会上色,什么都不会,QAQ

透明萝

『all金家的崽儿们——瑞金家的』
是私设瑞金家的孩子hhhhhh,感觉这种设定好可爱的。
然后我画画真丑orz

『all金家的崽儿们——瑞金家的』
是私设瑞金家的孩子hhhhhh,感觉这种设定好可爱的。
然后我画画真丑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