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光布袋戏

127.5万浏览    39709参与
殿了个殿
一个不怎么像糖弟的糖弟吃着不怎...

一个不怎么像糖弟的糖弟吃着不怎么像果果的果果!

一个不怎么像糖弟的糖弟吃着不怎么像果果的果果!

阿伊
(❁´◡`❁)*✲...

(❁´◡`❁)*✲゚*沉迷学习

(❁´◡`❁)*✲゚*沉迷学习

无为快乐
原本是想着古惑仔。画着画着就变...

原本是想着古惑仔。画着画着就变成了一脸等女朋友下班吃饭。

原本是想着古惑仔。画着画着就变成了一脸等女朋友下班吃饭。

剑意无双誓
金光100——011凤蝶 黑白...

金光100——011凤蝶

黑白大体上算了一下应该还剩下温皇了~

本来就是想简单画一下,结果想到画面的时候就忍不住复杂起来,就变成了目前画的最复杂的一个2333333

加了个滤镜,看到个签好玩,忍不住就加了个懒癌233333

金光100——011凤蝶

黑白大体上算了一下应该还剩下温皇了~

本来就是想简单画一下,结果想到画面的时候就忍不住复杂起来,就变成了目前画的最复杂的一个2333333

加了个滤镜,看到个签好玩,忍不住就加了个懒癌233333

待葬ing

剑随风×随风起,LOFTER上有比我萌的cp更冷的吗?
主要看剧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人各种像各种配啊。

剑随风×随风起,LOFTER上有比我萌的cp更冷的吗?
主要看剧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人各种像各种配啊。

安安吃果果。
本日练习。 魔世DJ网中人。

本日练习。

魔世DJ网中人。

本日练习。

魔世DJ网中人。

-芒种
一画到史艳文就忍不住让他露点肉...

一画到史艳文就忍不住让他露点肉呀,流点血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台柱的魅力。

一画到史艳文就忍不住让他露点肉呀,流点血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台柱的魅力。

向阳生

《也曾在黑暗中见到光明》

换号重发,这是小号,大号用来吃粮小号用来产粮……

1.文的cp是任飘渺x酆都月,不吃这对的姥爷请放过我。试图寻找同好一起交换脑洞写文

2.关于题目,是个人理解的产物。个人感觉酆都月的一生都是黑暗的。从小时候被屠村的那一刻开始就黑了,但是很快任飘渺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光明,支撑着他。可是后来任飘渺对酆都月不冷不热的态度和对其他人的态度(我觉得以凤蝶,百里潇湘为最)再一次把酆都月推向了黑暗,然后有了以后得结局。我觉得酆都月的性格是有点糟糕的,可能是因为屠村的缘故,如果他能说出来或者早点醒悟,可能就不会这样子了。

3.关于剧情,不怎么走原剧线,自我捏造。时间是从酆都月小时候到中年,酆都月不能习武,...

换号重发,这是小号,大号用来吃粮小号用来产粮……

1.文的cp是任飘渺x酆都月,不吃这对的姥爷请放过我。试图寻找同好一起交换脑洞写文

2.关于题目,是个人理解的产物。个人感觉酆都月的一生都是黑暗的。从小时候被屠村的那一刻开始就黑了,但是很快任飘渺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光明,支撑着他。可是后来任飘渺对酆都月不冷不热的态度和对其他人的态度(我觉得以凤蝶,百里潇湘为最)再一次把酆都月推向了黑暗,然后有了以后得结局。我觉得酆都月的性格是有点糟糕的,可能是因为屠村的缘故,如果他能说出来或者早点醒悟,可能就不会这样子了。

3.关于剧情,不怎么走原剧线,自我捏造。时间是从酆都月小时候到中年,酆都月不能习武,心里有一块很大。大致是一时兴起的任飘渺买下了酆都月带会还珠楼帮自己干事情。最后的结局是任飘渺舍弃了还珠楼,遣散了杀手。酆都月是固执的不肯走,一个人在还珠楼里面继续等任飘渺回来。

最后,试图就下面这么多内容求各位给个意见↓↓↓

—————————————————————————

            《也曾在黑暗中见到光明》
   
                一、劫后余生

  酆都月做工的那家人被烧死了,又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
 
  脏兮兮的他站在大街上看着起火的宅子,想起了村子被屠杀的那个晚上。那种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又扼住了他的喉咙,不让他呼吸。
 
  看热闹的三五成群。有人哀叹这家人命不好,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指着酆都月问着这个小工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去死。
 
  木柴发出炸裂的声音,火海里传来屋子倒塌的声音。有些自认为聪明的人说这把火是酆都月放的,附和的人则抓着他的两个胳膊准备把他扔进去处刑。然而酆都月只是呆呆的看着烧起来的大宅子,不哭也不闹,就像是一个空壳。
 
  火也把他烧了个干净。

   任飘渺指着酆都月,对身边的百里潇湘说,说要就打了个哈气。百里潇湘没兴趣理他,冷冰冰的夸赞任飘渺神通广大。

   被驾着的酆都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挣动了几下,刚跳到地上就被身后的大汉直接踹到了膝窝,一下跪到了地上。
 
  小孩捡起石子扔到他的身上,额头上被砸出了血,流到了眼睛上血淋淋的,吓到了扔石子的小孩。孩子的父母指着酆都月说这个小工会妖术,还是赶紧烧死了好。指不定哪天把我们也害死喽!

   任飘渺嗤笑了出来,羽扇挡住了他的半张脸,看起来阴晴不定。一抬手已是几道剑气射出,擦过先前那个大汉的小腿留了几个口子。
 
  “那个孩子我们要了。”

  -

  “像我们这种生来就在泥沼之中的人,越是挣扎反而陷得越深。”
 
   老人放下手中的烟枪,揉了揉酆都月的脑袋。粗糙的手掌弄的酆都月有些疼,他忍不住打开那只手,有些生气的看着老人,但很快又转为疑惑。

   老人嗤笑了一声,拿起烟枪送进自己的嘴里,吸一口又吐出一个烟圈。任由酆都月怎么拉扯他的衣服也不再讲一个字,只是抽着烟。
 
  阳光打在老人的身上,一半是亮的、一半是暗的。酆都月看着老人的眼睛,一半是亮的、一半是暗的。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离开这个地方的话,好好活下去吧。”

   -
 
  酆都月是和太阳一起醒的。任飘渺和百里潇湘在他不远处睡得很安稳。

   夜里生的火只剩下几个火星。酆都月用脚踩灭以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三人的行李,这才捡了石子扔到两个人的身边,算是喊百里潇湘和任飘渺起床了。
 
  “早。”

   酆都月把薄饼递过去,又倒了水。任飘渺接了先是放在一旁,从怀里摸出一把价值不菲的梳子递到酆都月手上,背对着他开始吃早饭。

    临走前百里潇湘会掩去行迹,几道剑气过去草草了事。任飘渺有的时候会在边上说上两句,酆都月只是一言不发的背着行李,心里盘算着路程的多少还有干粮的剩余,默默等着两个人尽兴了。

   等到找到了下一个落脚的客栈,酆都月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半个月的路程快花了半个月,钱也跟着多送出一半,酆都月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任飘渺好好谈谈了。可是当他把账本摆在任飘渺的面前的时候,那个救了他的人只用红烛点燃了宣纸,险些烧到了酆都月的手。
 
   “是个当管家的好料子,没白白浪费我一袋银子。”
 
   酆都月气郁,摔了门直接出去。回房的路上大声嚷嚷着自己好心为了驴肝肺,似乎是说给任飘渺听得,倒是把百里潇湘乐得稳不住手,摇着扇子想着原来任飘渺还有这么一天。

嫣红染半山
我明明是温蝶党,为啥剪了个贵乱...

我明明是温蝶党,为啥剪了个贵乱。。。

我明明是温蝶党,为啥剪了个贵乱。。。

青衫依旧人白首
我终于画大雁了,接下来画俏如来

我终于画大雁了,接下来画俏如来

我终于画大雁了,接下来画俏如来

冬眠的大雁

半生别离(俏雁)(三)

过度章节

很快感情线就有大进展了吧

毕竟可以说老夫老妻了

求评论求收藏(打滚卖萌ヾ(=・ω・=)o


史精忠不会认为那是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有幸了解一些陈埋在历史之下的故事,便知有些事情万不能以常理度之,须得细细推敲。

不纠结于破碎的梦境,史精忠第二天一早就直接求助了自己的叔父。

“上官鸿信?你让我查这个人?”罗碧放下手里的文件,接过那张名片端详了一会儿,“霓霞我知道,是我市最大的合资企业,发展了差不多十年时间,贡献了我市五分之一的税收。”

史精忠点点头:“我知道一些,但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我看到的这个人若是作为董事长,真是太过年轻。”

罗碧笑起来:“你也就这点年纪,...

过度章节

很快感情线就有大进展了吧

毕竟可以说老夫老妻了

求评论求收藏(打滚卖萌ヾ(=・ω・=)o



史精忠不会认为那是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有幸了解一些陈埋在历史之下的故事,便知有些事情万不能以常理度之,须得细细推敲。

不纠结于破碎的梦境,史精忠第二天一早就直接求助了自己的叔父。

“上官鸿信?你让我查这个人?”罗碧放下手里的文件,接过那张名片端详了一会儿,“霓霞我知道,是我市最大的合资企业,发展了差不多十年时间,贡献了我市五分之一的税收。”

史精忠点点头:“我知道一些,但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我看到的这个人若是作为董事长,真是太过年轻。”

罗碧笑起来:“你也就这点年纪,还不是不动声色地混出一番来了。”

史精忠被长辈这样夸赞还是头一遭,闻言略腼腆的一笑:“就麻烦叔父了。”

罗碧点头:“嗯。我知道你还有事,就不留你喝个茶了。后天你千雪叔要替苍狼办生日,你去不去?”

“苍狼是我好友,我当然会参加。”史精忠回想最近的安排,答道。

“嗯,”罗碧道,“我是去不了了,你到时候带着无心过去吧——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温皇也要出席,他在商圈的本事你也了解,此事也可一问。”

史精忠道:“嗯,多谢叔父,我先走了。”

 

冥医仔细瞧着青年的面色:“你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史精忠苦笑道:“可不是。总算让我摸到了点东西,有了头绪,事情就不难了。”

默苍离此时从卧室出来,便说:“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我不想再看到一个好像没有了智商的史精忠了。”

史精忠只得应声。

默苍离把手里拿了多时的iPad递给史精忠:“我前不久拿到的东西,本来是想早给你看的。”

莹白的屏幕上隐约有褐色的字迹。

“这是……?!”史精忠不由低声惊呼出声,“我们一直猜测的墨家在古羽国历史上的作梗,竟然……”

“不错,”默苍离把iPad拿回去,说,“我一直教导你的是智计平衡,特别用了当年羽国的资料作为参考,方才有了上面的猜测。一个星期前欲星移在长极山脉,也就是古中原的无极山脉开的一个棺椁。难得保存完整的那个时代的古籍。欲星移知我必感兴趣,便把扫描出来的资料给了我一份,可惜不准打印出来。”

冥医此时端了两杯茶回来:“都坐下说啦。”他凑过去看了一眼iPad上的文件名。“《羽国志异》?听上去和《聊斋志异》有点像,怎么,是志怪小说么?”

他话音甫落,看到方才还好好的青年忽然扶住额头,踉跄一步。默苍离先他一步扶住学生,观察他的脸色。“你怎么了?”

史精忠的脸色白了一个度,咬住嘴唇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我,我不知道。”他方才粗略一扫之时并没有注意书名,思绪也大多沉浸在发现上。方才冥医一字一句的念出来,仿佛和久远记忆中的许多声音重合。

最后一句话和昨晚的梦境呼应——“为何到了现在,你连一句师兄都没叫过?”

“上官鸿信!”史精忠脱口而出,是他自己也不清楚的语气。

默苍离沉默一会儿,终于平淡无波道:“雁王上官鸿信,羽国志异中羽国之主,里面记载,少年封王,青年继位,乃是百年不见的仁君。”

史精忠抬起头:“可是我们在正史中不曾见过。”

默苍离厉声道:“用思考代替发问。我有教过你这么浅薄的质疑吗?”

史精忠低下头:“是。……学生觉得,我似乎认识这个人。”

默苍离手一顿:“你继续说。”

史精忠犹豫了下,道:“我昨日见到了一个人,自称上官鸿信。然后昨晚做梦之时,亦是梦到此人……”

半晌无声。史精忠抬头,看到他的老师盯着iPad的屏幕一动不动,仿佛在回忆些什么。他开口唤:“老师?”

默苍离回复地轻描淡写:“罢了。此事你自己解决。”

在史精忠看不到的屏幕上,一条消息出现得突兀:“老师,好久不见。”署名上官鸿信。

 

冬日的傍晚已经暗了大半。

史精忠关上笔记本,处理好自己手上的大半事情,然后思考着这两天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拿出手机,给冥医发了一条短信:“冥医前辈,请问除了我,老师还收过别的学生吗?”

石沉大海。

漫长的等待之中,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滑移到电话的页面,心中一串数字飞过。那是不曾刻意去记,却水到渠成般刻进心里的号码。

光市的另一端,上官鸿信接起意料之中的电话:“哈,你打电话过来的时间,比我预想中早了几个小时。”

史精忠只问他:“我是不是应该认识你?你……”

上官鸿信轻易地打断了那人的话:“你该好好想想,如何称呼我。”

史精忠这次回答得很快:“雁王。”

“哈,”上官鸿信轻笑一声,“有趣的想法。师弟,你总是能出乎我的意料。”

史精忠沉声道:“我想见你。”

“为何而见?”

史精忠无声地笑了,素日温文儒雅的外表下终于露出了点狡黠的样子:“师尊没有跟你说过吗。用思考代替发问。”

上官鸿信:“……”他果断地挂断电话,兴致更浓。史精忠总归是俏如来,那点刻在骨子里的敏锐和无孔不入的试探确实半点不减。也是自己有些小看了。他看了看边上的建筑,发了个地址过去。

 

史精忠出门时,歪在沙发上的史仗义施舍了个眼神给他大哥:“史精忠这么冷的天你要去哪里?”

史精忠报了个大致的地址。

小空“啧”了一声:“可真是够远的,你别回不来。”

眼看着史精忠的身影消失,小空从沙发上弹起来,熟练地打了个电话:“网中人,你给我去看看那个上官鸿信人在哪里?”

他还记得半个月之前这个男人走进修罗集团的新区酒吧,一开口就是史精忠。小空本以为这人是自家大哥派来膈应自己的,来往几回之后才察觉出此人的可怕之处。

他近乎直觉地意识到一件事,上官鸿信,对他大哥,有着绝对可怕的执着。他说不清这种执着有利还是有害,但防一手总是错不了的。

当然了,明面上的理由是,史仗义黑社会半个头头的身份,决不能让这人透露给家里。


一只大煎饺
豪哥快乐水,现好评发售中,只要...

豪哥快乐水,现好评发售中,只要998,一箱带回家!

纯真可爱时期的小豪哥! @张怕鬼 (emmm可能不是什么可爱大叔您将就一下——


豪哥快乐水,现好评发售中,只要998,一箱带回家!

纯真可爱时期的小豪哥! @张怕鬼 (emmm可能不是什么可爱大叔您将就一下——


耽弥
看!到!鬼!他好可爱啊,少年气...

看!到!鬼!
他好可爱啊,少年气满满的,爱了爱了
找参考时看到说后期被编剧教做人了???我好虚??

看!到!鬼!
他好可爱啊,少年气满满的,爱了爱了
找参考时看到说后期被编剧教做人了???我好虚??

寒塘

【金光】鬼途奇行录三十一集随记手札

 

剑无极的脸实在精彩……我只能说头一次在布袋戏里见到如此怒抢镜头顺便崩掉画面的狗皮膏药_(:з」∠)_

 

能说的东西有限,毕竟绝命司已经开启不讲道理模式——不但自己可以随便打,还能设置程序留在特定地点和别人随便打,元邪皇和大智慧也许战斗力强过现在的绝命司,然而不讲道理这点还是绝命司胜出。

说白了,绝命司从没讲过道理。在这之前的主角阵营乃至观众所能看见的,不过是一个“看起来似乎可以用讲道理模式解决的表象”。

回想这档戏,主角阵营在意识到危险以后一直在积极地、从各个方面围堵绝命司的各种操作和手段。从黑水城到向天抢时,从水脉图到涳溟云渊,从白比丘到安倍博雅,甚至到现...

 

剑无极的脸实在精彩……我只能说头一次在布袋戏里见到如此怒抢镜头顺便崩掉画面的狗皮膏药_(:з」∠)_

 

能说的东西有限,毕竟绝命司已经开启不讲道理模式——不但自己可以随便打,还能设置程序留在特定地点和别人随便打,元邪皇和大智慧也许战斗力强过现在的绝命司,然而不讲道理这点还是绝命司胜出。

说白了,绝命司从没讲过道理。在这之前的主角阵营乃至观众所能看见的,不过是一个“看起来似乎可以用讲道理模式解决的表象”。

回想这档戏,主角阵营在意识到危险以后一直在积极地、从各个方面围堵绝命司的各种操作和手段。从黑水城到向天抢时,从水脉图到涳溟云渊,从白比丘到安倍博雅,甚至到现在的三处水脉穴位乃至所谓的永生树、扩散亡命水。每一步似乎都一定程度上堵住了绝命司、拖延了时间、救到了几乎没救的人……但是,偏偏就阻止不了绝命司谜一般的神奇思维和飘忽走位。无论绝命司有多少看上去跌跌撞撞,他还就是能一步步成功了。

大智慧和元邪皇的共通点是绝对力量强大——把大智慧和元邪皇的力量削减到黑白郎君的层次看看?计划走不到一半就能直接被拍扁在地上。绝命司没有那么强的力量,用更隐蔽迂回的方式慢慢周旋,还就是有本事把主角阵营绕得团团转。凭借的就是累积千年的情报和多种资源。

(大智慧本来是修行者就算了。元邪皇如果不是依仗武力硬来,而是有点耐心、利用自身长寿和强大优势累积资源,要达成他的计划真没那么困难。)

 

事实上,金光的剧情构架打的从来都是资源战——早期强调过打情报战也是类同,情报是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到这一集,和阎王鬼途、和绝命司周旋了一档戏的主角阵营还在感叹手中掌握的情报太少,只能硬着头皮赌运气。

情报就是绝命司做的最大的优势。绝命司这边要是把所有资源摊出来,基本上也只有一个阎王翎至今比较无解(也仅仅是技术上的无解。简单粗暴杀死绝命司夺舍体再摧毁阎王翎就能解决),亡命水比较开挂——亡命水的开挂其实是双方两用的,并非单方面资源——其余部分,无论是十部众也好、白比丘的卧底也好,乃至绝命司忽然拉出来的一堆随便死的炮灰也好。这些资源放在主角阵营面前是不怎么够看的。但绝命司就是能把一手烂牌玩出花儿,对主角阵营各种放风筝溜着走,这就不是一个阎王翎的不讲道理可以解释的。

——借尸还魂这种事情元邪皇也玩过啊,也打了主角阵营一个措手不及嘛,只依靠借尸还魂是不可能那么无解的。绝命司这里真正无解的还是情报,以及对主角阵营绝不轻易刚正面的迂回策略。究其根本其实很简单:明目张胆地丢各种难题给你们,有本事主角阵营不要来跟着玩啊。

绝命司的计划核心非常简单:夺舍安倍、完成完美亡命水对水源下药。

然而这个看似简单的路线,看这一路是怎么走的、有多绕圈圈有多迂回——所谓的扩散亡命水、到所谓的黑水城,再到所谓的水脉图,所谓的屠杀或追杀星月,在核心问题上回头来看,有几件事是在这个计划下必须要做的?

 

运气这种东西也许有一点,但回头看这一路,可以说绝命司不断往外扔情报的同时仍然能做到随时领先主角阵营不止一步,这就不是运气能解释的了。绝命司的计划看似处处受阻,实则一路畅通,主角阵营反而各种措手不及,藏在这背后的是超出所能见的资源和准备,以及绝命司漂移得不讲道德奇葩脑回路→_→

 

如果非要说运气,不如说这次绝命司能恰好夺舍安倍,过程可谓非常“运气”了。

安倍本身挡不住夺舍,至今没有哪一个角色能抵挡这黑科技一般的夺舍。但“理论上和阎王翎是同一执行方式”的白比丘的针插过安倍——有趣的是,无论是对雨相还是岳灵休,阎王翎一贯都是插后脑。只有这次插前额,恰好和白比丘插的地方一致,剧情安排在这里非常故意——白比丘没成功,绝命司成功了。

如果按之前剧情说法,白比丘失败是因为胧三郎先生的存在,阻止了这次的人格复制。绝命司能成功,恰好就因为胧三郎意识被安倍封印,不能阻挡绝命司的夺舍——但这一步显然是很意外,可以说是很运气的。从剧情来说,只要稍微早那么一步……无论是绝命司早一步抓到安倍,或者安倍进鬼市就被天首抓了交给绝命司完成交易,更或者绝命司和玄冥早一步到阴阳分垒守株待兔、不给安倍施法的时间,甚至,如果安倍施法过程中被外力强行打断(这部分非常坑。当时绝命司和玄冥是两个人,如果在玄冥吊打剑无极的时候绝命司不是在吃瓜围观而是去把安倍捞出来……)——都不会收到那么恰到好处的效果。可以说,绝命司一贯的蜜汁拖延症让安倍恰好完成了他的术法,然后恰好让绝命司捡了这个漏。

——绝命司一路的各种拖延,到这时候收到最好的效果。不得不怀疑绝命司是不是在安倍身上放了小雷达搞监控orz

 

虽然看似已经走到最后一步,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到了这里绝命司的排布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奇。嗯他就没有不清奇过,果然是到现在也维持画风不崩【x

主角阵营需要投药的三个地点都被绝命司设下了(疑似保护性的)术法,以至于会遇到各种术法设下的程序角色并与之搏斗,可见绝命司是预计到了会有人来这几个关键地点搞破坏的——然而之所以说是“疑似保护性”,因为问题也就在这里:三处水穴的术法都是在来人投了药之后才启动,而非主角阵营人员到来的时候就启动。“根据进入者有所觉察”的防护性术法多有出现过。往近了说,别小楼设在家门口的奇门遁甲就有这样的功能。

显然,这种启动时间是不可能做到“预防”和“保护”的作用。而实际上这几处的程序角色有实力,却没有强得夸张。可以说最多只是有一定的牵制力,甚至不能阻止来人偷空往水利倒药。如果说这里的术法真的可以保护这里,那除非是要在这里修水坝这种漫长的大工程才来得及吧→_→

虽然以三处都是倒了药才出现的情况看,还真说不准这个术法是以什么为基准启动的。从这个启动的顺序来看,与其说绝命司想阻止有人来这三处水穴搞破坏,不如说他要做的更像是“把来这里的人牵制在此处不停战斗”?

 

武戏部分,只能说苍狼果断是导演和操偶师的亲儿子,最精彩的武戏镜头都贡献给他了。同时三处的武斗所设下的角色程序似乎也……不完全是绝命司?虽然出现的角色都以绝命司的口气说话,但实际发挥出的都还是属于自身的武学?岳灵休形象出现的就只用岳灵休的武学;雨相形象出现者用的也只有古岳剑法;十部众更是各有自己的武学在打。如果都源出于绝命司,即使能发挥的力量有限,理论上也应该可以设置更多的武学交替使用嘛。似乎绝命司在设置这个术法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所有的武学意识输入进去,仅仅是制造了几个自我认知是绝命司的程序形象,用着只属于程序参考角色本身的武学。

即使岳灵休这个角色够强,那也仅仅是一个角色而已;雨相早就是军狮手下败将,绝命司没可能不知道。别说军狮,雨相的武学水准即使换了苍狼也只能是手下败将。这些一而再出现的程序角色并不具备短时间内能扫除障碍的战斗力……虽然好像可以用长期的可持续性消磨,但有这个意义吗?尤其是随风起和诸葛穷所面对的那些十部众形象,实力都和本体一样相当堪忧。留这样的程序为什么不直接留下一个玄冥呢?

——绝命司宁可自己开分身,都不留战斗力强大的玄冥,这是有什么目的吗?

 

这里面还有另一个微妙的是地点。

本集提到的三个水穴:无极山东南十里、九脉峰与中苗交界的中点、宓水与棉河交界。

无论有意无意,这里面涉及到六绝禁地附近的就有两处。而从绝命司计划一路顺下来,在之前绝命司的计划中,有意无意牵扯到的六绝禁地还有黑水城和落陨之谷。进入绝命司计划的六绝禁地,至少已有其四。

剩下来的只有龙涎口与月凝湾——而龙涎口是存在爆发与转移可能性的。经历过与元邪皇的战斗和爆发,龙涎口地气恢复或者有变化是存在可能性的。海境线前后也分别提到过龙涎口地气恢复和海境无根水崩塌、空间狭缝的无根水气息云云,都恰在档初提起过,或可以是某种参考。

至于月凝湾……除了莫名其妙开了个空间通道,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之外,整体似乎没什么变化。也许是还没到出变故的时候。

军狮说之前探查黑水城轨迹时候,曾经过这三处地方。意味着这几处地点与黑水城轨迹有相当的重合性,至少是在附近的、会被人觉察到的程度。而黑水城的轨迹本就是建立在地脉基础上,与黑水城轨迹有重合交汇,或者意味着这几点都和地脉有某种关联。

 

本档自绝命司正式出场以来都有种感觉:绝命司一直以“借由药人之手将完美亡命水投入水源,清洗种族,建立一个新世界”作为行动目标。但长期行为都令我感觉他是以这个为某种借口,来遮掩另外的一些事情。所以在他这个看似简单粗暴的目标之前,他做了大量没必要也没什么意义的事。甚至他搞事情的根源就可以说很诡异——无论是想追求长生不死,还是想要利用水脉清洗种族,这都是不需要公诸于众的隐秘事情,完全可以藏起来暗戳戳地进行。反正阎王鬼途藏起来也很多年了。从一开始就没必要扩散亡命水、引起主角阵营的紧张和相关人员的重视。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不好吗?更不要说在此基础上绝命司做了大量怎么看都没必要的工作。类似于制造屠杀、追杀星月夫妻这类,除了拉仇恨把阎王鬼途置于风口浪尖、给自己制造敌人之外似乎感觉不到什么意义。

从绝命司的行为和导致的后果看,“绝命司实际在做的”和“绝命司想要做到的”恐怕不是一回事。至少,不完全是一回事。而到这个看似完成的现在,实际上对他而言并没有把想做的事情真正完成。将亡命水放入水源,是一个过程,并非绝命司可以坐下吃瓜的结果。

 

 

当然叫人想吐槽的不只是绝命司,至少还有一个药神。

药神给出的缓解绝命司投放终极亡命水的方式是:因为完美的亡命水中包含有向天抢时的药性,所以在水中投放向天抢时的逆向解药,使这部分的药性中和。这里乍一听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换句话说,能被中和的也只有向天抢时的部分药性,似乎并不会影响到亡命水药性本身。在水源中的亡命水依旧是亡命水,最多只是从“完美亡命水”变成“不那么完美的亡命水”而已。

问题是,这种所谓的“完美”与“不那么完美”又能怎么样呢?

绝命司所持有的亡命水到什么程度,药神是见识过的;亡命水和药人之血放在一起之后是什么效果,更是药神自己亲手验证过。从风逍遥血中提取出来的亡命水是绝对不可能参有向天抢时的药性,即使这样,两者结合也能让药神判断为“一滴就够了,多了怕承受不住”的程度——这里都不说纣绝出现过的状态了,毕竟药神没见过——不说多的。即使亡命水在失去向天抢时的药性之后还停留在风逍遥遭受过的程度,那也是足够让人疯狂和杀性暴起、以及让很多人陷入成瘾和疯狂的亡命水啊?

——更不要说,一开始那些能施行大规模控制的亡命水,更是早早与向天抢时无关。

换句话说,即使没有向天抢时带来的那部分药性,亡命水本身所具有的的大规模危害性,那些控制力、激发人的力量却令人疯狂的效果、有可能令人成瘾的效果等等,依旧存在。

真正源头依旧是夺舍了药人躯体的绝命司。在绝命司这个源头存在的前提下,并不能感觉到药神的这个提议有什么效果……投放向天抢时解药的同时,怎么不考虑也投放一下之前那些亡命水的解药呢?

 

另一个问题是……在这大规模需要战力需要资源的时候,药神很执着,几乎是很强硬地要求留下一大部分人力,目标是为了做一个风险的手术试验。

不是说救人不重要。正如军狮说的,此时正是需要人手和战力的时候,这种事情就不能押后一些吗?

当下的岳灵休版绝命司受到禁锢,应该已经失去了动手的能力。药神的意思则是要杜绝绝命司自觉筋脉(这点很微妙……)所以只能以目前这个办法,因为好像用药下蛊之类的都可能被破解……?很想吐槽真的不能继续用点穴啊打晕啊之类的物理手段在辅以药物和蛊术之类的嘛?再上磨神酒的麻药怎么样?

因为一个人的“不可放过”,而削减救人应该动用的人手和资源。心情可以理解,但估计真得问问药神你这个医生是怎么当的_(:з」∠)_

在这个关键时刻,因为这件事拖住的人手就至少有温皇、狼主、忆无心和燕驼龙。前两者是高级战力,还有武力之外的旁门本领;后两者是当下通用的法系人员。联想到绝命司在三处水穴留下的程序一样的牵制者……不正该让法系来看看嘛?绝命司有术法修为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虽然从诸葛穷的表现来说,也挺没戏的)。一点相关人手都准备一下就要大动干戈,本身就是很危险的。

 

以上两个选择,再加上之前一系列事情中药神奇怪的任性并且导致的坑队友……

还是很想问一句。药神你真不是阎王鬼途和绝命司派来的卧底吗???

 

又,这里有个微妙的问题:

为什么药神等人会认为绝命司会“自绝筋脉”?是他们认为绝命司会这么做,还是绝命司确实这么做了,只是被制止了?——这里就不吐槽为什么“自绝筋脉”居然还真能救得下来这种事了【x】

——如果是前者,是他们认为绝命司会这么做。这个“认为”的理由是什么?

要知道绝命司是徐福,一贯以来都是以“追求长生不老”形象出现的。这种追求本身应该是有“怕死”这个根本条件,是根植于绝命司意识深处的。这种意识身上真的会出现这种“找死”的情况么?

——如果是后者,即绝命司真的“自绝筋脉”只是不成功而已。但为什么要这么做?

会这么做,只能说明绝命司并不在乎“自身的存在”。他相信下一个自己能继续、能完成自己的计划。而为了这个计划,他可以不停地复制自我,然后抛弃自身。让“自己”成为计划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意味着绝命司的意识中并不存在“怕死”这种条件。这恰好与追求长生不老、追求永生是对立的。如果绝命司意识中有这种追求永生,追求“成神”的执着,很难想象他会不断抛弃自身。因为理应“每个绝命司都会想成神”。这种意识之下,真的会不断抛弃自身为计划开路吗?毕竟对绝命司而言是“复制”而非“转移”,意味着每个绝命司都必须跟随自己夺舍的肉身死亡,并相信“下一个自己”会把计划继续下去。

看似目标是“成神”,绝命司的进行过程可以说非常的“无我”——每个绝命司都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推动着千年大计的成型。似乎不认为下一个自己会成为一个独立的自我。

这种执念如果只是“清洗物种”或者“创造物种”的计划,勉强还可以理解。但是当这个计划中有着“让自己成神”的执着就很微妙了——绝命司不断地抛弃每一个夺舍而成的自己为计划铺路,看起来其实更像是只在乎目的的机器,而对“自我”没有执念一样。他似乎从没有怀疑过“自己”会背离这条路的蜜汁自信。

嗯?那当初说的多个绝命司会为了证明自己互相吞噬又是怎么回事?

 

 

最后,和基友一致的看法是。脸上贴满狗皮膏药的剑无极突出奇招看似扭转局势,其实可能是个神坑啊……_(:з」∠)_

除非主角阵营能在绝命司混乱的过程中灭了绝命司,而且能杜绝绝命司的不断再生。不然无论意识之内的斗争结果如何,都意味着将会面对一个拥有完整酒吞妖力的敌人。现在的绝命司状态是打不死,要是从“打不死”进化为“打不死又打不动”可就闹心了。

个人角度,意识之战酒吞赢面不大。

而如果赢了的是酒吞,则主角阵营面临的局面或许更可怕。

莓渍史肽龙

一个前后印象对比表



该来的总会来的,一切尽在图中【斯内普鼓掌.gif




该来的总会来的,一切尽在图中【斯内普鼓掌.gif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