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凌

80.2万浏览    2026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16 05:15
非衣好多洛
欢迎收看今天的3VS3比赛!有...

欢迎收看今天的3VS3比赛!有请来自姑苏的【莲花坞收割机】(蓝家全是攻)队和来自云梦的【蓝氏弯仔码头】(江家都是受)队的六位选手入场!ヽ(✿゚▽゚)ノ比赛部分(上)


买定离手啦!快下注你认为能获胜的一方!猜对的——并没有奖品【你


一直脑补这六个人的团队大戏的我233


这张印个无料明信片CP22发WWW


站内禁转!!!!!谢谢了朋友们!!!!

欢迎收看今天的3VS3比赛!有请来自姑苏的【莲花坞收割机】(蓝家全是攻)队和来自云梦的【蓝氏弯仔码头】(江家都是受)队的六位选手入场!ヽ(✿゚▽゚)ノ比赛部分(上)


买定离手啦!快下注你认为能获胜的一方!猜对的——并没有奖品【你


一直脑补这六个人的团队大戏的我233


这张印个无料明信片CP22发WWW


站内禁转!!!!!谢谢了朋友们!!!!

松子

追凌,终于认真描了次线…(

先恭喜俩人cv都公布了,感觉都蛮喜欢的

cv还间接性发了波粮hhhh美滋滋


发现第一次画追凌拉了手手,第二次抱抱,所以这一次终于可以…

思追关心金凌同时又能理解他身处的立场,所以有想帮他却又明白不能直接插手的纠结心情(毕竟金凌性子这么直又急真的挺让人担心


(每次发图都是熬夜熬傻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胡话



对了自己和很多太太之前画过的追凌彩图cp展印了无料明信片欢迎大家去领~


乙O14-15

追凌,终于认真描了次线…(

先恭喜俩人cv都公布了,感觉都蛮喜欢的

cv还间接性发了波粮hhhh美滋滋



发现第一次画追凌拉了手手,第二次抱抱,所以这一次终于可以…

思追关心金凌同时又能理解他身处的立场,所以有想帮他却又明白不能直接插手的纠结心情(毕竟金凌性子这么直又急真的挺让人担心


(每次发图都是熬夜熬傻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胡话




对了自己和很多太太之前画过的追凌彩图cp展印了无料明信片欢迎大家去领~


乙O14-15

松子

一直说要画追凌来着!算是产出来了……吧,还是番外的延伸脑洞,可能有BUG…

画得有点急(急着去打刚到的switch!【ntm),潦草又没节奏

大家凑合吃吧( ̄▽ ̄)~


顺便加一句……平刘海的大小姐看久了,还真是挺可爱的耶

一直说要画追凌来着!算是产出来了……吧,还是番外的延伸脑洞,可能有BUG…

画得有点急(急着去打刚到的switch!【ntm),潦草又没节奏

大家凑合吃吧( ̄▽ ̄)~


顺便加一句……平刘海的大小姐看久了,还真是挺可爱的耶

小温侯

全魔道最强人物:刚刚学会缩话的金小凌!

真的不能让男人带孩子。————师姐

全魔道最强人物:刚刚学会缩话的金小凌!

真的不能让男人带孩子。————师姐

松子

这段日子不少喜欢魔道啊追凌的小伙伴fo我,觉得要搞点什么感谢一下【

神志不清地摸完的,还是非常的潦草,如果清醒后看觉得很丑和ooc大概…会删?

还是希望能喜欢


这段日子不少喜欢魔道啊追凌的小伙伴fo我,觉得要搞点什么感谢一下【

神志不清地摸完的,还是非常的潦草,如果清醒后看觉得很丑和ooc大概…会删?

还是希望能喜欢


小温侯
过年回老家前的你,和过完年开学...

过年回老家前的你,和过完年开学时的你

瞎说这种大实话感觉会被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年回老家前的你,和过完年开学时的你

瞎说这种大实话感觉会被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想吃粮

算是一二集的观感。

严重OOC、看着玩就好啦!

蓝家的抹额有这————————么长。

大小姐的头发有这—————————么长,发量多得仿佛三斤。

【真没有黑!】

算是一二集的观感。

严重OOC、看着玩就好啦!

蓝家的抹额有这————————么长。

大小姐的头发有这—————————么长,发量多得仿佛三斤。

【真没有黑!】

不想重名的獭獭獭
送给自己追凌抱抱ψ(`∇&ac...

送给自己追凌抱抱ψ(`∇´)ψ

(上完色pia完特效已经是凌晨了?!
人体很蓝不喜勿喷

送给自己追凌抱抱ψ(`∇´)ψ

(上完色pia完特效已经是凌晨了?!
人体很蓝不喜勿喷

似是而非。

诈尸。

瞎改表情包。

这是我本人了。

诈尸。

瞎改表情包。

这是我本人了。

爱鸟人士

【重发】谁能想到我一个脑子不好使就把外甥写成了外婶,这特么手癌晚期了吧(吐血

大家好!七夕快乐!昨天回家比较晚所以把小阿苑的后续给画了,当做七夕福利吧www

(单身程度严重到昨晚才反应过来今天七夕的人)

(景仪宝贝,愿意和姐姐我抱团取暖共渡七夕吗)

【重发】谁能想到我一个脑子不好使就把外甥写成了外婶,这特么手癌晚期了吧(吐血

大家好!七夕快乐!昨天回家比较晚所以把小阿苑的后续给画了,当做七夕福利吧www

(单身程度严重到昨晚才反应过来今天七夕的人)

(景仪宝贝,愿意和姐姐我抱团取暖共渡七夕吗)

小温侯
发红包! 没钱哥哥今年也没有钱...

发红包!

没钱哥哥今年也没有钱呢

不过没关系 有钱哥哥有啊(

发红包!

没钱哥哥今年也没有钱呢

不过没关系 有钱哥哥有啊(

由木_

【追凌】《江澄说他要打死蓝思追》

《江澄说他要打死蓝思追》


*小朋友们也要甜腻腻地认真谈恋爱啊哈哈哈哈哈(*/ω\*)

*文风偏轻松活泼(大概吧233

*忘羡实力上线

*字数1.3w已完结请耐心观看

*各种BUG不要深究233


01.


江澄看不惯蓝家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为看不惯魏无羡,一天到晚和他扯皮互骂有事没事打得昏天黑地,于是乎看不惯无理由袒护魏无羡袒护得跟个护犊子似的的蓝忘机;因着蓝曦臣的面皮子和蓝忘机和八九不离十,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反正都是蓝家人管他去,于是乎也跟着看不惯蓝曦臣,弄得泽芜君每次见不给好脸色看的江宗主总是不明白那嫌弃的目光是因何而来还只得绷着笑温和相待。...


《江澄说他要打死蓝思追》



*小朋友们也要甜腻腻地认真谈恋爱啊哈哈哈哈哈(*/ω\*)

*文风偏轻松活泼(大概吧233

*忘羡实力上线

*字数1.3w已完结请耐心观看

*各种BUG不要深究233




01.


江澄看不惯蓝家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为看不惯魏无羡,一天到晚和他扯皮互骂有事没事打得昏天黑地,于是乎看不惯无理由袒护魏无羡袒护得跟个护犊子似的的蓝忘机;因着蓝曦臣的面皮子和蓝忘机和八九不离十,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反正都是蓝家人管他去,于是乎也跟着看不惯蓝曦臣,弄得泽芜君每次见不给好脸色看的江宗主总是不明白那嫌弃的目光是因何而来还只得绷着笑温和相待。


照理来说,魏无羡原本是云梦江氏子弟,因而万事开端似乎还在云梦?


对此,江宗主两手一摊,轻蔑地表示,魏婴人都嫁出去就差八抬大轿抬过门昭告天下我们在一起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呸他不是我江家的,我们江家没这么丢脸的人;哦,对了,他该改叫蓝魏氏了,夫唱妇随么,改姓应该的。


本以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偏见因只停留在这一辈上,但最近江澄又和另一个蓝家子弟杠上了。


原因无他,他唯一从小宠到大,嘴上一直说着要拿紫电抽却一次鸡毛掸子都没舍得打下去的宝贝外甥,金凌,跟着人家跑了。


谁有这么大本事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拐走?


答曰:名唤蓝愿者也。


蓝愿,即蓝思追,听这名字,光从姓上来研究,就明白是蓝家人没得跑了,同辈人思追思追喊得那个亲热,小白脸一个,长得秀气,说话还挺有礼貌,抹额系着飘啊飘飘啊飘,飘着飘着就把江澄家大小姐的魂拐跑了。


原本一开始见面时,金凌往那一站,看什么都不顺眼,看谁都不感兴趣,性子随他舅舅,尤其看蓝家人骨子里带着不爽,一时大小姐脾气上来,蹙着眉一声冷哼对着蓝思追就是一句盛气凌人的“蓝思追你给我死过来。”


江宗主原本甚欣慰,自家金凌虽然随他姐夫姓,倒没有磨出他小叔叔金光瑶那么温温和和不长进的脾气,反倒是跟着自己,说一不二,心高气傲少年心性,这很好,很不错,外甥没白宠,像舅舅。


直到有一天,自家外甥,牵着蓝思追的手,看似雄赳赳气昂昂实则底气严重不足地一脚踹开门来找他。


江澄正在喝茶,看着这两个小辈在自己面前手牵手,目光逗留了一会儿,心里说着魏无羡和蓝忘机那对看多了看谁在一起拉拉小手都觉得有猫腻匪夷所思想入非非,这毛病得改改。


谁知下一秒,金凌偏头就收起骄矜的目光,对着蓝家那小子中气不足地温声喊了一句“阿愿”。


那温和架势,江澄都怀疑金凌是一瞬间被金光瑶附身了,当场一口茶喝得过猛呛住了喉咙,咳得根本停不下来。


蓝家那不成器的小子白净面皮子红了红,然后握紧自家侄子的手,抿了抿唇,道:“江宗主,我……我和阿凌……”


江澄当场打断他,忍着把茶泼上去把茶盏扔到他头上去的冲动,斥责两人道:“你给我闭嘴,阿凌什么阿凌瞎喊什么——金凌,你要挨紫电吗?皮痒了?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对!就现在!给我说清楚!”


金凌听见“紫电”二字脖子缩了缩,然而还是坚定地把蓝思追的手牵得死紧死紧。


蓝思追想了想,随后勇敢小声道:“江宗主,此事因我而起,若要挨紫电,蓝思追愿意代……”


言未毕,金凌就斜睨着瞪了他一眼,一脚踩了上去,疼得蓝思追小声地哎哟一声,整个人一抖,话说到一半没说成。


金凌趁机插话道:“舅舅,我们就过来和你说一声这事,你同不同意反正就这样了阿愿连抹额都给我看过了。你,你别抽他,不然……不然连着我一起抽。”


江澄心累。


蓝家的抹额,究竟是用来表示雅正端方规约自我的还是用来当成会心一击的强大工具套未来媳妇的。


江澄道:“……你们还小,不懂爱情……”


蓝思追道:“虽然我们还小,但是,阿凌……他是年少的欢喜啊。”


金凌面皮子薄,死活憋不出什么好听的话,听见蓝思追的这番话,江澄还未站起来一紫电抽上去,自己面皮子先红的和滴血一样了。

最后他哼哼道:“反正我……我就和舅舅你说这事……反正你不要拆我们。”


江澄:“……”

江澄:“……你们是不是受了魏无羡那两口子影响?”


两个小辈觉得把责任推给忘羡一对挺好的,于是点头:“是啊,他们一天到晚卿卿我我旁若无人,我们真的看不下去了。”


江澄扶额:“你们走吧,我要和魏无羡先打一架,之后再来收拾你们。”




走出去了才没几步,金凌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哼了两声,把蓝思追的手一甩,自顾自往前走。


懵掉的蓝思追只能好脾气地追上去,重新拉住金凌的手,轻轻地晃晃,道:“我的金小宗主啊,你又怎么了啊生什么气啊?”


金凌白了他一眼,就差拧他耳朵:“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蓝思追委屈:“我我我我我我我……”


金凌叹气:“舅舅从没拿紫电抽过我;但他说不准真的要抽你。谁让你给我出头的?蓝思追,你胆大了啊?!”


蓝思追道:“可我怕他真的抽你……”


金凌一听,原本不气了,又活生生平添了三分不舒服,火又冒上来了:“你还是先怕你自己挨鞭子吧!自己泥菩萨过河还管别人。”


蓝思追想了想,笑着说:“可是阿凌不是别人呀!”


金凌原本好好绷着脸生气的一张面皮子,不动声色,红了。




02.


关于这俩人怎么缠上的,这件事还得慢慢说起。


那个时候金麟台清谈会开得和茶话会一样,风雨无阻开得一派坦然一派胡扯八扯。

金凌没事逛一圈喊一声找自家小叔叔,每次都看见自家小叔叔和泽芜君在一起时那个相谈甚欢,那个笑意浅浅,那个顾盼神飞。

怎么看都插不进去一句话啊。


他们是怎么从当今局势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仙门动荡不安讲到琴棋书画风花雪月再扯到哪地方的橘子更甜哪地方的胜地更值得驻足哪天抽空去玩。


金凌觉得心很累。

也没听说蓝曦臣有多喜欢说话啊。

也没听说金光瑶有多喜欢说话啊。

怎么俩人凑一起就唧唧歪歪扯天扯地没完没了了啊,清谈会开得这么积极这么频繁为什么你们的话还是说不完?!


后来遇到蓝思追,二人就在一起某一处小河边坐下,朝湖里扔石子。

金凌扔一颗:“泽芜君又来找小叔叔了,他们的事儿还真多——我还想和小叔叔玩会儿呢,都没空。”

扑通一声掉水里。

蓝思追也跟着他扔一颗:“大小姐啊,你生气什么呀?”

扑通一声掉水里。

金凌抄起一颗石子往蓝思追头上一扔:“大小姐什么大小姐!”

蓝思追自知失言,大概是被蓝景仪一天到晚大小姐念叨着记在心里了,猝不及防就顺口说了出来。他捂着被砸疼的脑袋无从反驳,只得道:“我我我我们都这么喊你,反正你当面也认这名字啊。”

金凌:“……”

金凌:“蓝思追你胆大啊,我叫仙子咬你!”

蓝思追:“……别啊……金小公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


到最后,二人开始互倒苦水。


在魏无羡没有暴露夷陵老祖身份前,金凌哼哼道,自家舅舅被逼婚得急,整天恨不能找个人拿紫电抽解解气。

蓝思追好奇,紫电?

金凌道,哦,一鞭下去,大半条命就没了,你想试试?

蓝思追不好奇了,蓝思追不问了,蓝思追拼命摇头。


魏无羡被识破身份后,金凌道,我捅了他一剑。

蓝思追没有说话,这次他想袒护魏无羡,毕竟他是“老祖前辈”时刻挂嘴边的,对魏无羡颇有好感。

他道,金凌,你过分了。

金凌怒极反笑,他害死我爹娘,你倒觉得我过分?蓝思追,你也站在我的立场想想。

蓝思追道,我不清楚,但我不觉得老祖前辈是那样的人。

金凌道,随你,反正你就护着你们含光君要护着的人。

蓝思追分辩道,含光君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他的戒律比谁都严正。

金凌冷笑一声,哦,你们蓝家人了不起,真了不起,端的别人都是各怀鬼胎,就你们最雅正端方是吧。

蓝思追也有些生气,皱眉道,金凌,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太过分了。


金凌别过头去,不说话了。


他是觉得从小到大好不容易找到个同龄人一起玩,恰好那人性格温和,又看着好欺负,很好。


现在看着蓝思追,白白净净一张脸,却觉得看着讨厌的很,真的是十分讨人嫌。


观音庙事件后,金凌红着一双眼抱着仙子坐在观音庙前发神。

跟着蓝启仁一同前来的蓝思追看见他,立刻把神色一蹶不振的金凌从台阶上拉起来,叹气说,刚下雨,地上还湿啊,金小公子你坐哪儿不好啊非要坐地上?衣服都湿了。


金凌突然发现,他除了蓝思追,也没有谁能说话了。

独来独往这么多年,兜兜转转,身边还是只有一个曾经讨厌得默默在心底用针扎稻草小人的蓝思追。


他闷闷道,蓝思追,小叔叔死了。

蓝思追愣了愣,然后道,嗯,我知道你难过。

他道,我爹娘不是魏无羡害死的,错误也不全在温宁……那我该怎么办?那我恨谁?

蓝思追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金凌抿着唇死活不让眼泪掉下来。

金凌攥紧手,重复低声问,那我怎么办?蓝思追,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在那儿忍眼泪,死死低着头不肯抬眼看蓝思追。

仙子听见观音庙里人声鼎沸,于是转身跑进去瞎凑热闹。

只有他们两人。

蓝思追看着金凌几乎崩溃的表情,觉得焦急,却又因为没有经验而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凌一脸要哭的表情。

到底还是少年人,不懂不动声色,想的什么都盛在一双浅浅看得到底的眼眸里了。


蓝思追抿了抿唇,然后走过去抱过他,轻轻拍拍他的肩说,那……你哭出来吧,虽然你面子薄,但现在只有我知道,我不会笑你的我保证,真的。哭出来就好了。


良久,他感觉到金凌抱住了自己的腰,原本还只是松松地环着,但而后似乎像是溺水者抱紧了大浪里唯一的浮木,抱得很紧很紧,蓝思追感到肩头有湿意。


好在金凌哭完就收,不哭不闹了,和个没事人一样。

只不过睫毛还是湿的,眼睛很红。


二人临近分别时,他还是那副骄矜的大小姐模样,站在江澄旁边,舅侄俩高傲的表情倒是如出一辙。

江澄的高傲带着容不下一丝尘埃的轻蔑,而这次却带着些许自嘲意味;金凌年纪小,这高傲原本带着几分戾气,而这一哭眼眶一红,也添几分少年灵动风采。

金凌没好脸色地离开,但看向蓝思追的目光却是软和一些的。

还在离开前酝酿了半日,招招手说,蓝愿,我们约好下次一起夜猎吧。


然后像是解决了什么大事,舒了一口气,也不待蓝思追的回复,旋即转身跟着江澄走了。


蓝思追还愣在一声突然改变称呼的“蓝愿”里,竟然离别的招呼都没打,想着金凌离别时眼眶微红却倔强装成没事的模样,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舍不得他这样难过。

回过神来,人都走远了。


“……要一起夜猎啊。”


莫名觉得开心。

他们终究还是少年知己。




03.


蓝曦臣整日闭关,蓝思追觉得自家宗主这样下去米水不进早晚要垮,心里担心又管不上用处,想要和对方谈谈又不知道该劝慰些什么东西,到最后只能写信给金凌倒苦水。


金凌向来性格随他舅舅,非常讨厌舞文弄墨,但此刻又不能从兰陵飞到姑苏安慰他,只能每封信都仔仔细细地回。

字迹不是很好看,却很有特色,最潇洒随意的就是了。


有一次魏无羡从他手里抢过去刚刚开封的信封,笑道:“思追小朋友?哪家小姑娘思春倾慕你啊?”

蓝思追红了红脸,便伸出手要去抢信封:“不是的不是的,是……是金宗主的。”

魏无羡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这金宗主早已不是金光瑶,而是金凌了。

魏无羡笑道:“你们关系这么好?看不出来啊思追外交手腕不错啊。”

蓝思追:“……”

魏无羡打开看了三行字以后,言简意赅地评价道:“金凌的字,难看出了个性。”

蓝思追道:“魏哥哥,把信还给我。”

魏无羡笑:“嘿嘿我不还。”

蓝思追道:“娘亲,把信还给我。”

魏无羡一抖。

恰逢蓝忘机走过来,把信从魏无羡手里抄过去,递还给了蓝思追。

蓝思追:“多谢含光君。”

蓝忘机仍然看着他。

蓝思追想了想,于是诚恳道:“多谢爹爹。”

蓝忘机拖着魏无羡走了。


蓝思追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摊开信封。

内容他猜到大半,毕竟金凌那样的性子,想要猜到他想要说什么实在是很容易。

但蓝思追就是想要看他的回信。

字写得多难看他都乐意看。

看到末尾,目光一滞。


信笺落款署名“金如兰”三字。

盖上了印。

金家大印端端正正明明白白,公式化的很。


金如兰。

蓝思追轻声念了念,觉得这名字寓意很好,就是生疏了一些,不是很喜欢。


于是下一次写信的时候,他把落款署名“蓝思追”改成了“蓝愿”。


果然不出所料,下一次的回信中,对方潇潇洒洒改成了“金凌”。

龙飞凤舞,随意而就。


蓝思追有事没事把那些信翻来覆去读着,读完后把那些信仔仔细细顺着文理折痕叠好收好,藏在自己的柜子的最上层。




04.


他们后来就不写信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年岁渐长,交流日益减少。

那时候他们说好要一起夜猎,结果观音庙事件后,几年里,竟是一次都没去成。


甚至都没再见过一次。


金光瑶死后,金凌名正言顺成为家主,但到底年岁小,许多机关暗节波折不知,暗流涌动,平和底下终究还是诡谲莫测,许多地方需要云梦江氏扶持帮衬。

江澄帮衬着金凌焦头烂额,隔几天就去金麟台上走一圈,看着分支们都是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才冷笑着把紫电收起来,算是一些警告;倘若有人生了异心,鞭子自然是没得跑,一旦拖回莲花坞是生是死倒也不知道了。

大家都知道江宗主的脾气,何止不好惹,要是惹上了,半条命就已经没了。

金凌也有很多事情要学。

金光瑶生前维持家族体系运转的日常安排他都得慢慢学起来。尽管少年生性爱玩,但他肩头终究是沉甸甸压着了——一面是其他家族的排挤,一面又是自家不太平的明争暗斗的局势。

也必须是处处留心,半点马虎不得。

连着魏无羡也没事往兰陵跑,看看金凌这家主做得如何,送些沿途走来得来的新奇玩意儿,往金麟台上一站,和金凌说几声话聊聊天,大家便知夷陵老祖也是替这位小家主撑腰的。

但魏无羡终然心随着蓝忘机,喜欢各地跑不停歇,心思流转几多不愿被彻底牵绊——他也只能帮金凌到这儿了。


而蓝思追则规规矩矩遵循着姑苏蓝氏的家规,秉承含光君逢乱必出的原则,忙着和同辈人辗转各地平定邪祟。


在一次夜猎后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少女发了疯一样扑到一个侥幸脱逃的少年怀里,那火大着急的架势就差踹他了。

她哭着喊道,你怎么还知道回来?——你死了我也不管你了,你怎么还知道要回来!你没良心的,我要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

那少年微笑着把她揽在怀里,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那少女红着眼眸怒气冲冲道,还有下次?还有下次!要是还有下次你死了都别让我看到你!谁稀罕看见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谁要你回来了!


说着说着她又不争气哭了。


蓝思追抱着剑远远看着他们,在那一刹终于明白幼时魏无羡所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究竟是如何。


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啊。

都有各自的牵挂啊。

他想。

都是各自的命运。

是这样的。

但金凌都不写信给我了。

但能怎么办啊。

他自嘲笑了笑。

我们都有各自的路要走啊。




05.


泽芜君闭关出来的时候清瘦了很多,虽看着精神尚好,仍然温雅,却神情难免恍惚。


蓝思追觉得有些担心,同辈们也察觉到泽芜君近日状况不佳,于是兴致勃勃自告奋勇把几趟案子接下来。


蓝思追去报告的时候,蓝曦臣只是淡淡一笑:“做得很好,你们去历练也很好,但万事要小心谨慎,安全第一。”


蓝思追点头:“嗯。”


蓝曦臣道:“听说你和金家的小宗主关系很好。”


蓝思追道:“嗯……还好吧。”


蓝曦臣微微颔首赞许:“少年交心,应是可信,要珍惜。”


蓝思追点头:“我会。”




06.


再见到金凌的时候,金凌满身都是血。

蓝思追知道金凌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从小没有什么玩伴,但真正看到金凌满身是血只身一人的模样时,他还是愣了半晌回不过神。


那是在云萍城的一处树林里。


江澄不在金凌身边,有人想要对这位小宗主动手动脚自然很容易。


但既然动机暴露,自然不能让这位小宗主活着去找他舅舅,不然不仅紫电没得跑,恐怕这条命也是不要了。


金凌为自保只能藏在树林里。


蓝思追因为接了任务来云萍城,路经小树林,忽而看见路边石板路上血迹未干,一路蜿蜒滴落,虽不知是何人,但难免动了恻隐之心,便让蓝景仪等一行人先走,他打算查明情况过后一会儿就赶上来去约定的那家人那里与他们见面。


分别之后,蓝思追顺着那血迹低头小心地往前走。


走到尽头便抬眼看见面前站着手持长剑目色凌厉的金凌。


浑身是血。


金星雪浪袍上全都是血,非常鲜艳,蓝思追看着不由自主皱起了眉。

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金凌看见来者是蓝思追,面色错愕一瞬,随后长叹一口气,紧绷着的脸色忽而放松,再也没有力气握剑了。

长剑哐铛掉在地上,金凌精神一松懈,就浑身失去了力气,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蓝思追看见了立马搀住他:“金……金宗主,这是……”


金凌用力咳了两声,咳出了点胸腔的淤血,随后拿袖子擦了擦嘴角,冷声道:“他们胆子真大啊。”


蓝思追看着金凌流血伤痕累累的手腕,想了想,于是学着魏无羡把自己衣服的撕下一条,帮着金凌把伤口绑了。

但他很快发现这样不行,金凌身上伤口不少,他就是把自己外衣撕尽了也不够包扎。


蓝思追有些焦急:“那现在怎么办?”

金凌冷哼道:“怎么办?先去找我舅舅,他们是真的要挨紫电了。”

蓝思追道:“怎么去?”

金凌奇怪道:“怎么?你不能送……”随后皱眉,“你是来云萍做任务的?……哦……那不……”

蓝思追想了想,把金凌背在了背上,道:“那里有景仪他们就可以了。我们先去找江宗主……啊啊啊大小姐你别乱动啊你都踢到我了……”

一向不适应和他人接触的金凌跟个筛子一样,难得抖抖索索,磕磕绊绊道:“我……我这是第一次被人背……”

蓝思追道:“哦,没事没事,以后多背背……”

金凌拿手捶了他肩膀一下,怒道:“快走快走!什么以后多背背谁要你背了走走走!大小姐瞎喊什么?!磨什么嘴皮子!”


当江澄看到自己侄子浑身是血出现在自己面前,跟着的蓝思追的衣服上也是血迹斑斑时,脸色十分不善;待到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金凌道:“舅舅,我应该随身带仙子的。”

江澄道:“不。你应该随身带紫电。”


蓝思追听见紫电两个字,不动声色缩了缩脖子。


随后。

金麟台上跪了密密麻麻一群人。

江澄绕着走了一圈,冷笑道:“很好。仗着阿凌年纪小就想蹬鼻子上脸了以为这家主就是你们的了,他好歹是一家之主,年纪再小都是高你们一个头的——现在一个个都不要命了?”


金凌坐在一边给蓝思追剥橘子,蓝思追坐在一边给金凌剥桂圆。

两个小辈看着一群人跪得头都抬不起来,内心毫无波动,继续干各自的事情。


江澄似乎火气特别大,巴不得走上去踹两脚。

看在是金家的地盘的面子上,到底还是忍住了。


最后金凌看不下去了,对江澄道:“舅舅,你不是被人逼婚逼得急火大着吗?这么多人全给你送云梦去,不客气。”


江澄愣了愣,随后转身对门徒道:“愣什么,全带走!”


蓝思追把剥好的桂圆叠在一个边缘绘着空谷幽兰的精致白瓷小碟子里,一边看江澄训人看得津津有味一边不动声色把碟子推给金凌:“来,吃桂圆。”


金凌把剥好的橘子一掰二,不均匀,一半多一半少。

他把少的那份留给了自己,然后把多的那一份推到了蓝思追面前:“来,吃橘子。”




07.


事后蓝思追给怒气冲冲的蓝景仪解释了半天。


蓝景仪:“我们都以为你掉河里去了!火急火燎地捞了半天都没见个影!可好,跟着大小姐私奔了你长进了啊思追!”

蓝思追:“……什么私奔啊?景仪,你话不能好好说么?”

蓝景仪:“你别胳膊肘往外拐和我说大小姐不是外人!你抛下同伴就是不对的!”

蓝思追:“那时候情况危急啊,大小……呃,金宗主浑身是血啊。”

蓝景仪:“那你们怎么不来找我们自顾自走了?还说不胳膊肘往外拐谁信啊。” 

蓝思追:“……情况紧急,一时忘记了。”

蓝景仪翻了个白眼:“随你解释反正你就是跟着大小姐私奔了。”

蓝思追:“……”

蓝思追:“那我也没办法了。”

蓝景仪:“……你都不反抗一下挣扎解释啊?你真的要娶大小姐过门啊?”

蓝思追:“景仪,你是不是受了老祖前辈的影响,看见谁待在一起都觉得要凑一对?”

蓝景仪:“没啊,我觉得你们挺登对。为了私奔连同伴都不要了,”然后痛心疾首,“古人说的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想不到你是这样要衣服不要手足的,思追你书白念了经史子集白学了家规白抄了。”

蓝思追:“……”

蓝思追:“……我……”

蓝思追:“……”




08.


下一次夜猎的时候,金凌主动下了请帖,要请蓝思追一起去。


这帖子自然是给泽芜君的。


蓝曦臣看完,觉得没什么不妥,于是递交给蓝思追。


蓝思追:“就我一个?……其他人……”


蓝曦臣点头微笑:“这位金小宗主难得低声下气开口请求,看来是真的珍惜这段情谊。”


蓝思追接过帖子,点了点头,忍不住笑了笑。




09.


金凌今天的头绳换了其他的金线。


蓝思追不知为何记住了金凌的头绳款式,是什么记得的也不知道,待到他回过神来,话已说出口了:

“小宗主换头绳了?这个金线比以前的要好看。”

说完才猛然察觉自己失言,于是尴尬地看着金凌。


谁知约他来夜猎的金凌倒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紧张地攥了攥自己的剑,道:“真的?”


蓝思追想,要是摇头估计又得被大小姐拿石头砸了,于是特别诚恳特别用力地点头:“超好看!”


金凌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后又立刻反应过来,立马收起笑,冷哼道:“磨蹭什么!走走走夜猎去夜猎去!”




10.


蓝思追在去的路上问金凌:“怎么不喊上其他人?”


金凌斜睨了他一眼:“怎么?有意见?”

 

蓝思追摇摇头:“没啊。我就问问。”


金凌冷哼一声,抬脚就走。

蓝思追跟在他后面小步小步地追,就怕金凌不高兴回来反咬一口,边跟在后头边心里想着景仪的话果然不错,大小姐,脾气越发好了。




11.


后来,魏无羡问:“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蓝思追规规矩矩道:“因为阿凌……”


魏无羡道:“前段时间还金小宗主呢,现在阿凌阿凌喊的很亲热改名很顺溜嘛,不错,果然是被我从小带到大的,这颗白菜拱得又快又准,啊,这样下去江澄岂不是要被气死,你岂不是要被他追着打三条街直到被打死为止。”


蓝思追:“……再这样我要喊含光君了。”


魏无羡道:“只管放开嗓子喊。蓝湛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蓝思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觉得魏无羡脸皮太厚,竟无话可说。


蓝思追:“……因为金小宗主在夜猎的时候受伤了和他说了会儿话……”


魏无羡:“等等一次受伤说几句话你们就成了?……现在小朋友的爱情这么廉价啊?”


蓝思追:“……”


蓝思追:“……我不说了。”




12.


夜猎的时候,金凌和他两个人一起斩杀了半个山的凶尸。

金凌明明已经筋疲力尽握着剑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却还是提着剑死命想要多斩杀几只凶尸。


蓝思追见他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都滴着血,连忙走上前拦住他:“金……金宗主!我们明天再……”


金凌却把他一把推开,道:“蓝思追,我不想停下来,不能停下来。今天就把它们剿杀完。”

他继续道:“蓝思追,你明不明白?如果我不够资格登上这么高的位子的话……”


蓝思追走上去夺过他的剑,皱眉道:“金凌!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谁说你不够格的?”


金凌自嘲道:“金家不比蓝家。蓝思追,你眼高,但你也好好看看云深不知处以外的人心。当年小叔叔这样步步为营,机关算尽,最后还是不得超生,”他像是被抽尽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低声道,“我很难比小叔叔做得更好,他已经做得那么好那么小心,到最后呢?”


蓝思追蹲下去和金凌面对面,用袖子帮他擦干净脸上的血污,轻声道:“不会的。你会成为最好的宗主。比任何一任都要好。真的,我相信。”


金凌道:“蓝思追,你就哄三岁小孩去吧。”


蓝思追站起身,向金凌伸出手,柔和道:“今天受了不少伤,我们的身体状态已经不适合夜猎了。但是,”他垂眸看着面色漠然眼角泛红的金凌,“但是,金宗主,阿凌,站起来,拉着我的手,站起来。”


金凌盯着那只手看了好一会儿,沉默半晌没有出声。

最后还是牵住了蓝思追的手,攥得很紧,指节都泛白,卯足了力气,才终于缓缓借力站起来。


“我不需要你安慰。”金凌道,“蓝思追,你少当好人自作多情。”


蓝思追笑:“是啊是啊,阿凌可坚强了。”


金凌面色不善道:“你在变相骂我?”


蓝思追连连摇手:“那不能的。”


金凌道:“哼,你也不敢。”


蓝思追没有松开他的手,笑道:“好啦生什么闷气呢,我们回客栈吧。明天把整座山的凶尸全都收拾干净。”




13.


客房已经订满,他们不得已订了双人的房间。


夜间临睡前,金凌一边打理头发一边问:“蓝思追,你说,如果是我,真的可以吗?”


蓝思追问:“可以什么?”


金凌沉默半晌,才闷闷道:“你明明知道。”


蓝思追叹了一口气,道:“为什么不可以?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位子。”


金凌打理完头发,剪掉灯花躺到床上挨着蓝思追,有些中气不足道:“这可是你说的。”


蓝思追在他耳边一本正经道:“恩,我说的。”


金凌道:“蓝思追,你这人呢,容易惹人嫌,但有时也让人觉得欢喜。”


蓝思追想了想,道:“那我要做让阿凌觉得欢喜的那个蓝思追。”


金凌拿被子盖住脸:“你这么说就分外惹人嫌。”


蓝思追若有所思:“难道……我要天天批评阿凌的不是,你就觉得我让你觉得欢喜?”


金凌:“……蓝思追,你胆大了啊?”


蓝思追:“……”


金凌岔开话题:“我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一直很在意我啊。”


蓝思追有些讶异,翻了半个身和金凌面对面,愣愣道:“为……为什么阿……金宗主会这么想?”


金凌回答的模棱两可:“我觉得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恰巧都在我身边。我挺开心的——我想知道为什么,总不能次次巧合。”


蓝思追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问了出来:“你真的想知道?”


金凌:“反正你总不能说你心悦我之类的话吧?不然岂不是和你们蓝家那个围着魏无羡团团转的含光君走一样的老路了?”


蓝思追:“若……若我说是呢?”


金凌:“……”


金凌:“……啊?”




14.


“蓝思追,你特别不好。我以前有段时间特讨厌你。”

“恩。金宗主。”


“蓝愿,你说,你会一直相信我可以的。”

“恩,金凌最优秀最好。”


“阿愿,你说……舅舅会不会想打死你啊……”

“阿凌……”

“你怎么了?”

“我……我有点怕被紫电抽……”

“你抹额都给我了你要始乱终弃?蓝,蓝思追,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若是还要这抹额我就还给你,谁稀罕了啊!”

“不,我只是单纯怕疼……紫电啊……听着就好疼……阿、阿凌,我们还打算要过一辈子的啊……”

“……哦不怕,过些日子我们一起去见舅舅……”




15.


见完家长之后,江澄和魏无羡打了一架。


到最后,江澄被蓝家的小辈拉住衣角时,还不忘破口大骂:“魏无羡!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把阿凌带上了什么道?!今天不和你争个鱼死网破我就不回莲花坞!”


魏无羡死命想挣开蓝忘机的桎梏却未果,于是窝在蓝忘机怀里对着江澄回骂回去:“外甥没管好怪我头上?!江晚吟,我招你惹你了啊?!你问蓝思追去,他们小辈搞到一起和我什么仇什么怨啊,你以前天天和我在一起现在也没见你有多喜欢男人啊!”


江澄:“你带坏孩子你还有理了!蓝启仁就不肯管管你吗?!”


魏无羡:“你自己没看管好你还有理了?你的良心不痛吗?!”


众人:“……”


江澄:“蓝思追呢?!让他给我出来,要把人拐前走先问问我的紫电!”


魏无羡:“那不成!你要棒打鸳鸯吗?!”




此时蓝思追正在后院给金凌削梨子皮,几分钟后就把一整个水灵灵的大木梨完整的都递给了金凌。

金凌下意识取过一把小刀想一切二两个人分着吃。


蓝思追见状连忙制止他,道:“不行,不能分离。说好的,我要一直在阿凌身边啊,无论发生什么。”


金凌的耳尖红了红,他啃了一口梨,想了想,低声道:“好。不分离——那待会儿我给你削一个,你等着啊。”


蓝思追托着腮看着金凌,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角,评价道:“恩,甜。”




FIN.




后记:


恩,甜。

小朋友们谈恋爱真好啊。

啊。甜。

追凌真美好。真是年少的欢喜。

果然我是甜党没得跑。


由木_

2017.06.16





小温侯
【逢离谣/3:00】 全世界最...

【逢离谣/3:00】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生日快乐~

哈哈哈难得让轩哥A一次(并没有

【逢离谣/3:00】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生日快乐~

哈哈哈难得让轩哥A一次(并没有

脑洞齐天—〖大家取关吧退了退了、、、

画画傲娇跟他们的温油攻~~(姐夫画矮了??)

今天虐得我不要不要的……
不想还债
不想做作业
只想摸鱼

画画傲娇跟他们的温油攻~~(姐夫画矮了??)

今天虐得我不要不要的……
不想还债
不想做作业
只想摸鱼

小温侯
兰陵boys 没办法还是要补上...

兰陵boys


没办法还是要补上这句:为了拉开和他爹的区别 是金凌小时候…so还没有到172…😂

兰陵boys


没办法还是要补上这句:为了拉开和他爹的区别 是金凌小时候…so还没有到172…😂

爱鸟人士

参加了追凌24h超高兴der!!
咳,大家好,我还没睡,所以来发粗糙条漫了【
夏天!当然要!体验一下中暑的味道!(不是的
记得及时将中暑的小可爱搬到阴凉通风地,同时解开患者衣领、腰带等紧绷部位,加•速•通•风~ ​​
【没后续,我跑了——

(三轮车在子博,贴链接会被屏,子博地址在置顶)

参加了追凌24h超高兴der!!
咳,大家好,我还没睡,所以来发粗糙条漫了【
夏天!当然要!体验一下中暑的味道!(不是的
记得及时将中暑的小可爱搬到阴凉通风地,同时解开患者衣领、腰带等紧绷部位,加•速•通•风~ ​​
【没后续,我跑了——

(三轮车在子博,贴链接会被屏,子博地址在置顶)

桃李不言
“阿凌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跟着...

“阿凌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跟着我走就是了!”

春天出去踏青的一对小朋友( ´▽` )

“阿凌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跟着我走就是了!”

春天出去踏青的一对小朋友(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