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如兰

5670浏览    468参与
林梓萱

我们都喜欢光

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余秀华《风吹》


“江澄?怎么是你”

“师姐……不喜欢你”

“所以你来赴约了?”

“是”


身前人披着火红的嫁衣,说是嫁衣,但能遮的地方真的很少,而又把最重要的地方露了出来,有一对脚链,是金色的,而下面是刻意藏起来的玉足,白的让人心声怜悯,让人想要好好的疼爱一番,而双眸又因衣服的束手束脚而微微发红,很是可爱,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莲子味,让人想将他吃...

我们都喜欢光

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余秀华《风吹》




“江澄?怎么是你”

“师姐……不喜欢你”

“所以你来赴约了?”

“是”


身前人披着火红的嫁衣,说是嫁衣,但能遮的地方真的很少,而又把最重要的地方露了出来,有一对脚链,是金色的,而下面是刻意藏起来的玉足,白的让人心声怜悯,让人想要好好的疼爱一番,而双眸又因衣服的束手束脚而微微发红,很是可爱,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莲子味,让人想将他吃于腹中……而现在,金子轩就想这么干


“那阿吟,真的准备好了吗?”

“来…来吧”

“可不要求饶哦”

“唔”


江澄是喜欢金子轩的,但是他不能说啊……没有办法,他这次回来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明天金子轩不认账……没关系,他还可以带着孩子生活,至少是唯一的期盼了,不是吗?


除了母亲同自己应该没有人知道吧……其实我是一个双性人……没有人……就连金子轩都不会知道的,我回云梦了,那天都是我同金子轩的一个秘密吧,哦,也许他已经不记得了,哈哈,没关系,其实他同阿姐的孩子,已经在出生的第二天夭折了,我用阿凌做了替代,说起来真的是,这小孩怎么那么像金子轩呢,我已经认错好几次了,很多人说他脾气不好,同我很像,但是他就是我的儿子啊,唉……没关系,还有时间和精力,他还可以改的……


在生命的最后我还会想起他的脸吗?

林梓萱

彼岸

 @墨辞 点梗文


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烂绯红。佛说:那是引魂之花——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彼岸花开只一团火红,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佛经》...

 @墨辞 点梗文





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烂绯红。佛说:那是引魂之花——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彼岸花开只一团火红,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佛经》 ​​​​




最后一次见面应该是一千年前了吧,想他现在应该已经入轮回了,不知还是不是那个脾气了,我不是人也不是神,我是一朵花妖,桃花?梅花?别猜了,我是金星雪浪花妖,他是神,是药神,妖是不可以与神同行的,但是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出不来了,他很好看,但是有一种感觉很陌生……


因为我是妖,还是第一个可以踏进神庙中的妖,他们对我十分不放心了,有什么事都觉得是我干的,每次我都不好意思说话,但是那一次他帮了个忙,帮我怼了回去,他的父亲是掌罚之人,所以大家都是明面讨好,背地厌恶


他与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我很开心


他走了


他回来了


不是人,是尸


他的手里有一样东西


彼岸花……


「阿凌,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其实你应该不会知道,我的母亲也是妖,同你一样也是花妖,但她的真身是一朵火红的彼岸花,她用了一千年的时间,最后感动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最后成了半妖半神,她同父亲是一见钟情的,但是彼岸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啊……」


我又何尝不知他的本意呢?是的,我知道,但是我喜欢,我喜欢听他笑着说我是一个小傻子,说我像女生……


我想他了……

林梓萱

 @南安 点梗文(抱歉啊,发晚上了)


天才就是这样,终身努力,便是天才


“还请蓝宗主让晚生去找景仪”

“金宗主…这”


已是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年了,现在金家旁支也都收敛一点了,这金宗主也不知是怎么,偏要去姑苏娶蓝景仪,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谁都知道的,这姑苏蓝氏的现任宗主蓝曦臣,是没有什么用的,这事自然就落到了姑苏小双壁之一蓝景仪身上了,你问我蓝思追?得,他早在一年前没有踪迹了,而蓝忘机魏无羡?听宋岚说到'星尘的魂魄要消失了……'过去了呗,已经走了两年了,想这蓝景仪也是可怜啊……


要说...

 @南安 点梗文(抱歉啊,发晚上了)












天才就是这样,终身努力,便是天才




“还请蓝宗主让晚生去找景仪”

“金宗主…这”




已是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年了,现在金家旁支也都收敛一点了,这金宗主也不知是怎么,偏要去姑苏娶蓝景仪,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谁都知道的,这姑苏蓝氏的现任宗主蓝曦臣,是没有什么用的,这事自然就落到了姑苏小双壁之一蓝景仪身上了,你问我蓝思追?得,他早在一年前没有踪迹了,而蓝忘机魏无羡?听宋岚说到'星尘的魂魄要消失了……'过去了呗,已经走了两年了,想这蓝景仪也是可怜啊……


要说这金凌是如何喜欢蓝景仪的,你可能不知道,从小到大其实他们两个就认识的,小时候没有思追,金凌对蓝景仪是很好的,只是……唉


结果?




没有结果的,都已成熟了




也许金凌早一点说,或他晚一点答应……

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呢?




后来,金凌一生未婚,还是从旁支找到一个孩子,名为金慕斯,慕……羡慕,我好羡慕你喜欢他…… 斯……他




而蓝景仪?娶了!金家旁支金渃,名金颜媣,有一女名为蓝朝暮……意为朝朝暮暮,在一起,一子蓝异,名蓝思宇轩……没有意思







没关系……我们没有在一起,可他们也是真心的





于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十五年


新人蓝思宇轩 字蓝异 新人金慕斯


结成伴侣     


于同年 金家家主金凌 蓝家家主蓝景仪


去世


有人说曾在他们的坟墓外看见了,一个身穿蓝家校服的男子站在雨里,望着他们……

至于那人是不是蓝思追……这就不可知啦













对不起,我欠你的,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了啦












傻瓜,下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告诉你,我爱你










是不是我早一点回来,你们就不会走……


金两岁

红莲赋(一)

本文双路线(不太双)轩澄路线 @江五岁


文本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  轩离  眠鸢粉勿入


-翻墙的毛毛,没老母...

本文双路线(不太双)轩澄路线 @江五岁


文本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  轩离  眠鸢粉勿入


-翻墙的毛毛,没老母

                            

                          ——正文——


岐山温氏不夜天


“澄儿”一身穿着岐山温式宗主服的男人开口,言语中露出了对他唤的那人的宠溺和严厉


“在”闻言,从众多太阳温家袍的直系弟子中走出一人


“你此去夜猎定要当心,万不要受伤”


“是”


——兰陵金氏边界——


“父亲和兄长真是的,我又不是四五岁的小孩子。我出个门夜猎搞的我要搬家一样,”


说话的人正是在温家被温若寒叫出来的那人,墨发全被少年自己梳成了丸子头,用一根红色的发带帮助,身着红袍衬托的少年的肌肤愈发娇嫩明是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的却像八九岁的年纪,真是女子看了都眼红。


                            ——未完——


敷衍了🌚


要不是道侣催更鬼知道我什么时候更🌚


这个双路线不太双感觉我把他变成了另一个故事


现在还没有怼人的,我把去蓝家学习改成了金家 ,原著有的不记得了。有错的可以说


37.2°

如果我们阿凌还有父母的话

会不会现在也是思追这样温润如玉的小公子呢。

如果我们阿凌还有父母的话

会不会现在也是思追这样温润如玉的小公子呢。


尹冰
如兰·汉代玉印风...

如兰·汉代玉印风格白文。

“君子如兰。”

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

如兰·汉代玉印风格白文。

“君子如兰。”

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

风忘无初

【忘羡】婚后羡和金凌穿越到过去的一天

一发完


只穿越一天


魏婴是少年羡,魏无羡是婚后羡


——


“痛。”金凌摸了摸额头,轻微的痛感让他知道,自己的额头应该是被嗑了一下。


“金凌,你没事吧?”寻声音望去,魏无羡坐在他不远处。金凌想起来刚刚的场景了。


方才,他和蓝思追蓝景仪还有几位蓝氏弟子正在夜猎,奈何这妖兽竟然如此难以对付,还是路过那里蓝忘机和魏无羡救了他们。但没想到,这妖兽竟然还能爆发在强大的力量,突然冲向了离它最近的金凌。金凌的意识完全陷入黑暗前,只看到魏无羡冲过来的身影。


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没事。”金凌回道,“你怎么也?这里是哪里?!”金凌注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察觉周...

一发完


只穿越一天


魏婴是少年羡,魏无羡是婚后羡


——


“痛。”金凌摸了摸额头,轻微的痛感让他知道,自己的额头应该是被嗑了一下。


“金凌,你没事吧?”寻声音望去,魏无羡坐在他不远处。金凌想起来刚刚的场景了。


方才,他和蓝思追蓝景仪还有几位蓝氏弟子正在夜猎,奈何这妖兽竟然如此难以对付,还是路过那里蓝忘机和魏无羡救了他们。但没想到,这妖兽竟然还能爆发在强大的力量,突然冲向了离它最近的金凌。金凌的意识完全陷入黑暗前,只看到魏无羡冲过来的身影。


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没事。”金凌回道,“你怎么也?这里是哪里?!”金凌注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察觉周围景物隐隐约约的熟悉时,金凌警惕地蹦了起来,“云深不知处!”


没错,这里,是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也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们会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对于云深不知处简直再熟悉不过了。他也认得出这里是哪里,并且觉得这里好像有哪里不对。不对!他们出现在云深不知处本来就不对啊!


“我们为什么会在云深不知处?”金凌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幻境,于是手不自觉地就扶上了腰间的岁华。


这妖兽居然可以制造幻境!还真实得可怕!


魏无羡看着这里,若有所思。


就在他们沉思间,两位少年,一黑一紫地嬉笑打闹着过来了。


两位少年,穿着紫衣的那位,金凌再熟悉不过,那是他舅舅——江澄!而且看起来比他现在认识的那个还要年轻!再看看另一位,那是谁?


魏无羡从听到他们的声音的那个时候起,就已经听到全身僵硬了。那是谁?魏无羡能不知道那是谁吗?


是幻境吗?这里,真的是幻境吧!


“两位,请问你们是?”魏婴停住和江澄的打闹,看向眼前的两个人。他疑惑他们是不是也是来求学的弟子呢?只是,怎么从来见过呢?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像是兰陵金氏的弟子的少年。


“怎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们?”江澄打量着两人。


金凌正要回答,被魏无羡打断了:“两位公子好!这是我家公子,因事迟来了一段时间现下我刚与我家公子到此。”


金凌:???


“你是兰陵金氏哪位小公子啊?”魏婴一向不喜欢兰陵金氏的人,尤其是那金子轩。因为金子轩穿得金光闪闪的,所以魏婴就称他为金孔雀。但是这位兰陵金氏的小公子,却让他无端生了些好感。


魏无羡笑道:“我家公子很少外出,也不曾在各仙门百家面前出现过,自是鲜少听闻。也就是说,我家公子内向,你看他,是不是有点怕生啊?”


魏无羡看向金凌,金凌懵了几秒,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躲到魏无羡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悄悄观察着魏婴和江澄。看起来倒真是有几分怕生了。


金凌:……


魏无羡没等魏婴或者江澄开口,就赶紧继续道:“说起来,两位小公子却是要去作甚?”


江澄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一样,惊道:“我们要和泽芜君一起去碧灵湖除水祟的!这下子要教他们等久了!”


魏婴也道:“对啊!抱歉,我们要先走了!”


魏无羡颔首:“两位慢走。”


于是,魏婴和江澄便急匆匆跑走了。


金凌道:“你这么说,他们会信?”


“会啊!怎么不会?”正说着,魏无羡却向前走了几步,“走,我们去找泽芜君。”


“哈?为什么啊!”


“你想……见你爹吗?”


金凌顿住了。


“好了,快点去吧!哦对了,把你朱砂点了。”


“为什么啊!”


“不然我怎么撒谎啊是吧?”


“你……你要撒谎?”


“不然你要告诉他们真相?”


“……”


“可是他们两个……”


“没事,哎呀,听我的就是了。我还不了解他们?”


“……”


能见到阿爹,是真的吗?即使这是幻境……能够见到阿爹,他也可以开心好久了。是啊,即使是幻境……


可是这一切是这样真实,他多希望,这不是幻境。他希望,他们是真的来到了过去,而他,可以改变过去啊!


魏婴和江澄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同行的多了金子轩一行,刚刚见到的金凌和魏无羡也在那里。


金凌看着身旁的金子轩,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刚才,要不是有魏无羡在,他只怕是要露馅了。


“金……金……”


“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金子轩停下动作,看向面露几分羞怯和小心翼翼,眼神中更带着期待的金凌。这样的眼神,让他觉得很奇怪。


“那个……那个,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坐同一条船?”


待金子轩反应过来他刚刚干了什么的时候,金凌已经上船了,甚至可能因为动作有些急切就踉跄了一下,金子轩下意识就扶住了他。


“毛毛躁躁的,小心一点。”金子轩皱眉。可是他没说什么,甚至也没有对自己刚才下意识就答应了这个少年的事情感到不舒服。他觉得,他好像不怎么能够拒绝这个少年的要求。


“哦哦。”金凌安安静静地做到了船上,为自己刚才在父亲面前出了洋相而觉得有些难堪。


“你喝酒吗?”


“酒?”


“算了,你还是别喝了。”


“???”


金子轩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不太想给这位少年喝酒呢?金子轩喝了一口酒,百思不得其解。而金凌虽然懵逼,却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了。他想和金子轩说话,可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就这样静静地和金子轩坐在了一起。


魏无羡一直看着金子轩和金凌,看到金凌那样的表现,魏无羡心里隐隐抽痛,除此以外,还有放不下也放的下的,愧疚。


“蓝湛!”


魏无羡被魏婴的叫唤吸引了视线,一看过去,就是少年时期的蓝忘机。


是他的蓝二哥哥啊。


说起来,果然还是小时候的蓝湛最好玩了!魏无羡想。


“哼!他又不理我!”魏婴有些垂头丧气。


“你别老招惹人家,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可没谁给你收尸!”


“你都给我收尸那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听到这两句话,魏无羡沉默了,前所未有的沉默。


(抱歉,这里台词记不怎么清楚了,不要介意)


“莫兄,你怎么了?”魏婴伸出手在魏无羡眼前晃了晃,把魏无羡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嗯?没什么啊。”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事,我真没事,大概是有点醉了吧。”怎么可能,他可是千杯不醉魏无羡啊!


即使穿越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有时候魏无羡也挺希望能够真的回到过去的,因为他也有着希望能够改变过去的愿望。


于是魏婴继续和诸位子弟一同喝酒玩乐起来了。


“好香啊!”


“这是踩衣镇的姑苏名酿天子笑啊!”


魏无羡就这样看着魏婴想过对岸却不小心和金子轩撞到了。


魏无羡起身,来到魏婴身旁。


“我倒是不介意,只要你们江家人以后离我远点就是了。”


“你说什么?!”魏婴和金凌同时道,只是魏婴是愤怒,金凌是震惊。


“怎么?听不懂人话?还有你,怎么也是这个反应?”金子轩看向金凌。


“我……我……”金凌是被震惊到了。因为,所有人明明都告诉他,他的父母是非常相爱的!可是,可是为什么?


魏婴正要发作,魏无羡拦住了他,魏无羡笑曰:“金公子,你可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哦。”


金子轩正要回答,却听有人叫道:


“有水鬼!水鬼来了!”


处理完了水鬼,蓝曦臣组织众人乘舟往碧灵湖而去。路上,金凌不再和金子轩同乘,而是和魏无羡一起。他想问魏无羡为什么金子轩会这么说,可是魏无羡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金凌郁闷地看着水流,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魏无羡就看着小魏婴和小蓝湛的互动(是小魏婴单方面,谢谢),眼里不禁有些怀念。怀念着那些美好的岁月,也想到了没有能够和蓝忘机前世就在一起的遗憾。


“是水行渊!”


没错,是水行渊。众人纷纷御剑而起,躲避水行渊的攻击。只有魏婴一人注意到了有人在水里,还未上来。魏婴正要赶过去救他,却被魏无羡拦住了。


“你……你怎么能???”


“怎么?许你们御剑就不许我御笛?”


“不对,为什么笛子也可以……不是,我要去求人啊!”


“小心!”


魏无羡把魏婴拉开了,不然魏婴就要把击入水中了。魏婴正要再次下去救人时,却再也找不到那人了。


“不用找了,找不到了。”


“你刚才为什么……”


“小心!”魏无羡再次救了魏婴一命,“为了一个人渣,就不需要你冒险去救他了。”


魏无羡想起的,是观音庙的事。


回来时,少了一人。


蓝曦臣言:“节哀。”


毕竟,事先他们并不知道,那是水行渊。


金凌问金子轩:“你真的很讨厌江家吗?”


“嗯。难不成,你喜欢?”


“阿……江姑娘其实很好的!”


“你怎么知道?”


“我,我听别人说的。”


“别人,江澄和魏无羡吗?”


“不是!”


金子轩转过头,看向魏婴和江澄那里:“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那我就不会再回答你了。”


金凌低下头,看着脚尖:“那我,我能不能问你其他问题?”


“可以。”


“那太好了!我还有问题想要问你呢!”


“那就回去再说。”


“回去?”金凌看着眼前已经开始渐渐模糊的金子轩,头脑也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他知道,他这是要回去了。


“对啊?不然……呢?”金子轩回头,已经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了。就连刚才的事情,他也已经忘了。不仅仅是刚才的,还有今天的,出遇见金凌那个时候开始的。


方才


“蓝湛,你要吃枇杷吗?”


“不要。”蓝忘机转过头,一副完全不想搭理魏婴的样子。


江澄道:“你又在搔首弄姿了?”


魏婴:“去!去!”魏婴正要把枇杷扔给江澄,却被魏无羡半路截住了。


魏无羡笑道:“我看蓝二公子的确是想吃,你不如还是送给他吧。”


“啊?有吗?”魏婴再看向蓝忘机,蓝忘机赶紧转过去的眼神说明他刚才应该是看向这边的。魏婴笑了,想着要过去找蓝忘机了。


“等等。”在渐渐模糊的视线里面,魏无羡抓住了魏婴的手:“如果,以后你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蓝……二公子他要你和他回姑苏回云深不知处,答应我,能不能跟他回去?”


魏婴一脸不明所以,但还是道:“好啊!我能做什么不应该做的……?”


魏无羡不见了。魏婴忘了今天一天的事情,或者说就单纯忘了魏无羡,可是他却在潜意识里面记住了他刚才的约定。


“魏婴,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停顿了一瞬,笑道:“好啊!”


——


@鴻語


37.2°

四季/春·少年动情

蓝思追X金凌

樱花树下,蓝思追伸手轻轻抚摸着有些粗糙的树干,任花瓣飘落在自己的身上也懒得拂去,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他内心的窃喜,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少年。

身着金色长袍的少年迈着雀跃的步子跑了过来,大声唤到“蓝愿!”上扬的尾音和被微风扬起的发尾都透露着十二分的欣喜,他跑到那人身旁道“我特意提早来了半个时辰,没想到你还是比我早些。”

“思追也才到不久。”他笑了笑,不计自己早来的那两个时辰,上前揉了揉少年的头,手一顿,将他肩头掉落的樱花花瓣拂去,动作轻柔的帮他把被风吹乱的碎发理到耳后,对上金凌闪烁的眸子和他有些泛红的脸颊,微微一愣。

蓝思追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小声开口道

“我……可...

蓝思追X金凌

樱花树下,蓝思追伸手轻轻抚摸着有些粗糙的树干,任花瓣飘落在自己的身上也懒得拂去,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他内心的窃喜,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少年。

身着金色长袍的少年迈着雀跃的步子跑了过来,大声唤到“蓝愿!”上扬的尾音和被微风扬起的发尾都透露着十二分的欣喜,他跑到那人身旁道“我特意提早来了半个时辰,没想到你还是比我早些。”

“思追也才到不久。”他笑了笑,不计自己早来的那两个时辰,上前揉了揉少年的头,手一顿,将他肩头掉落的樱花花瓣拂去,动作轻柔的帮他把被风吹乱的碎发理到耳后,对上金凌闪烁的眸子和他有些泛红的脸颊,微微一愣。

蓝思追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小声开口道

“我……可以吻你吗?”

――他俩亲了 over



少年低头默不作声,思追却知他的意思,默许了,只是羞于承认。他笑了笑,微微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凑近,过快的心跳让他觉得有些迷糊,金凌因为紧张有些急促的呼吸轻轻的扑在他的脸上。蓝思追迈出最后一步,轻轻贴上了少年的薄唇,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轻轻按着他的后脑吻了上去。

只是两唇轻轻的贴在一起,浅浅的品尝已足矣让少年满足到心花怒放,吻是清风般温柔的,情是樱花般绚烂的。

知他害羞,蓝思追将他抱紧,任他额头贴在自己的肩膀上,笑着开口

“浮生万世,思追再找不出什么景、什么物、什么人,能让思追像喜欢阿凌一样喜欢了。”

37.2°

【仪凌】甜.

蓝景仪看见了前方银杏树下正走着的身着金星雪浪袍的高束着马尾的少年,勾了勾嘴角大步上前,从他身边跑过时,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

“蓝景仪!”不出意外的,蓝景仪听到了身后金凌带着些许怒气的一声。想起那人炸毛的样子,蓝景仪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我金凌就跟你姓!”


·

·

·


入夜,蓝景仪将床头的红烛熄灭,轻轻躺下将身边已经睡熟了的少年搂入自己怀中抱紧,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眼神里满是宠溺


“晚安,我的蓝夫人。”

蓝景仪看见了前方银杏树下正走着的身着金星雪浪袍的高束着马尾的少年,勾了勾嘴角大步上前,从他身边跑过时,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

“蓝景仪!”不出意外的,蓝景仪听到了身后金凌带着些许怒气的一声。想起那人炸毛的样子,蓝景仪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我金凌就跟你姓!”


·

·

·


入夜,蓝景仪将床头的红烛熄灭,轻轻躺下将身边已经睡熟了的少年搂入自己怀中抱紧,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眼神里满是宠溺


“晚安,我的蓝夫人。”


篟觞

杂向.【5】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到底难过的还是金光瑶,欺他无权?呵,自金光善他说了那句话便注定了他的死亡。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金子勋死的那件事情不了了之,金光善便去寻欢作乐,接他时听到那句话,记性太好没办法啊,一字不差的,全都记下来了呢……


        还好有薛洋……诗思轩被烧了,鸡犬不留……然后金光善死了……死的光荣!死在了他爱的种族身上……哈哈哈,活该啊……


 


         金凌听到这个消息…不用想便知道是谁干的……好在自己父母尚在,但是这个所谓的‘爷爷’,按自己的记性来看,他死的有点早啊……不应该是后面一点吗?……围剿夷陵还没过呢……


        不知道会不会好之前一样,六杀已经二杀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jpg.然后自家小婶婶…不对……也许是该叫姑姑…又来找自己阿娘了,阿爹不在,小叔不在,就只有女人们家里长家里短了……


 


        然后又见着自家表哥了~超可爱一团子【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团子】,眉间朱砂一点……长得真俊!


        金子轩刚刚接手金家,内地里的一些勾当他不明白,金光瑶却是清清楚楚,但且此事又不可明说,只能私下让自己的心腹去提醒……


 


        明天就是阿松周岁了呢……金光瑶如是想,已经过了这么一年了吗……


 


        “小矮子!”


 


        甜腻腻的声音,无处不透露着一股子少年气息……金光瑶叹了口气“又怎么了?糖吃完了?还是哪家的汤圆好吃要带我去尝尝?”薛洋就不乐意了“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金光瑶去哄“好了我错了,怎么了成美?”


 


        薛洋甜甜的答到“糖吃完了~”


 


————勤勤恳恳分界线————


 


结尾附赠恶友糖~


 


【PS.我是本章出现了主谁就打谁的tag,嫌我占了tag就说,不会生气的…………】

然后没了……


篟觞

杂向.【4】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不行,正好看见小叔,然后就又吧嗒吧嗒掉起泪珠子来,...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不行,正好看见小叔,然后就又吧嗒吧嗒掉起泪珠子来,“小…要小叔抱…”好不可怜,金子轩也就把金凌交给金光瑶了…也许在他眼里,金光瑶比江澄靠谱吧,刚好江澄也听到了“子轩兄,我与你一同。”

 

          天边的一黄一紫身影真好看!【啊哈~这段废话!】

 

        对了对了,正事儿,不会两个都…应该不会,但依旧不放心!“小叔我们也去…”金光瑶对此表示,撒娇卖萌什么的最好使了。金凌对此表示,撒娇什么的好累……

        那便去了,因为金光瑶的目的根本就没想过要让金子轩死啊,不过金光善那边…想来应该也不会管……吧。【瑶内心想法:问起来就说是放心不下之类的…感觉好崩,这全篇都已经好崩了,什么时候想到好点的理由再改…】

       穷奇道.

 

【前面一样,懒得翻原著,直接到该改的地方,也就是温宁刚发狂?的时候】

 

        金子轩和江澄下来看见这一幕,“魏无羡你闹够了没有!”江澄到没有说话,但是说不担心是假的…【还是忘了,就将就下吧】魏无羡两眼猩红,也没有说什么,今天他也不想惹麻烦。

 

        金子轩道“都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先去金鳞台,你们可以当面对质!你先让温宁收手。”

 

       魏无羡道:“收手?只要我现在一让温宁收手,立刻万箭齐发万剑穿心死无全尸!还上金麟台理论?”金子轩道:“不会!”【此段来着复制粘贴】

 

       江澄也道“魏无羡,有我,我不会的阿姐还等着你去参加金凌的满月宴呢。”

 

        魏无羡果真停了下来“他叫金凌?对吗”

 

        江澄点头“那小子的字还不是你给取的…”

 

见魏无羡也算冷静下来了,就去拉他【?

 

      【然后具体我不记得了…🙄🙄】

 

        突然江澄一声“小心!”魏无羡也看到了温宁正朝金子轩伸向的手,江澄一个鞭子拉住,因为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料到,江澄还未来及发力便被挣脱。

       【双杰的默契!】

        魏无羡一把把金子轩往旁边退,金子轩一个踉跄,回过身就是魏无羡捂着自己的手臂,正在流血。温宁此刻也恢复神智“公子!”

篟觞

杂向.【3】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的金凌,看到江澄后便走得快了一些

 

        “江宗主,你看这阿凌可真不让人省心呢,昨夜我办完事回来看到他在金麟台附近,便将他抱回去了,江宗主不会计较这些吧。”

        江澄对金光瑶做了一个礼“敛芳尊说的是哪里话,都是金凌的亲人,倒是这小子可真不让人省心呢。” 

       “的确,毕竟阿凌他自出生起便会说话,仿佛…”

 

        “仿佛什么?” 

 

        金光瑶一笑“没什么,江宗主先带着阿凌去看看他阿娘吧,在下还有事,先告退了。”

        “告辞。”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便各回各处了,云梦还有事务等着江澄去处理,如果不是昨天太晚了,他也不会到现在才走。

       金子轩房中,虽然还早,但同为在姑苏求学过的人,并且金子轩本就不是懒惰的人,所以现在起了也很正常。

        金子轩也知江澄还有事务,从江澄手里包过金凌,但抱姿确实不舒服,金凌便醒了,听到金子轩对江澄道“云梦事务繁忙,你也多注意保重身体,别让阿离担心。”

       江澄只道“多谢金公子关心。云梦还有事务,先行一步了,待阿姐醒来后帮我告个别。” “路上小心,有空多来兰陵坐坐。” 金凌叫出声“舅舅,别走,再陪陪阿凌吧。” 

       江澄果真停住了“阿凌,舅舅有空再来看你。” “舅舅。” 江澄已经御剑走了,金子轩安慰金凌“阿凌,你舅舅云梦还有事情呢,你满月时,你舅舅会来的,先进去。” 

【咳咳,私设,阿松,金泉字如松,比大小姐                      大八个月…我一直以为阿松比大小姐小,原来阿松比阿凌大,先说好,cp松兰,不是亲情向,避雷警告.】

 

夷陵乱葬岗.

 

         温情一边酿着自己的药材,一边惊讶的对魏无羡道“此话当真,那刚出生的金小公子当真从刚出生就会说话,还会识人。”魏无羡大口饮了天子笑“不错,也不看看那孩子拥有哪家的血脉,”魏无羡欣喜之情满面洋溢,丝毫不掩饰,温情倒也真是没有说教他正在拨弄自己药材的手。

 

        外边都在传,那刚出生的金家小公子,刚出生便会说话,会识人,刚开口叫的不是自家爹娘,而是敛芳尊,金家小公子生来聪慧,金家小公子…反正牛皮是吹上了天。

 

        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却在和另一个小可爱'愉快'相处不知道,金凌看着眼前的表哥,自己本是特别讨厌小孩子的,因为闹腾,完了就会哭…[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小孩子这个行列],说愉快,是因为阿松不闹腾,很安静。

 

         自己在记事以前并未见过这个表哥,他和自己小叔很像,长相伶俐俊秀,很好看的一个孩子,但是并未长开,因为年纪的原因,并未点朱砂,周岁那天……

 

        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自己这个表哥,还有三年就会死,还是自己小叔…是不是从来一遍,一切都会不一样,父亲不会死,阿娘不会死,还有表哥也不会死,是的,表哥。

        两方家长唠嗑没多久,秦愫便带着金如松走了,金如松不哭也不闹,倒是金凌,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江厌离来安慰他,不一会儿便好了…

 

        又是晚上,睡不着,睡不着,还是睡不着,自家老爹就在这里,他可没那个胆子出去,不过话说回来,自家爹爹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世家公子排行第三。

        天亮了,不对,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打了个哈欠,金子轩一脸慈爱【?的看了下金凌。

        “厌离你来看看,咱们儿子可真逗…”

       江厌离也是温温柔柔“子轩,你先把阿凌放下吧…”

 

         金子轩将金凌放下“厌离,你说阿凌的满月要怎么办?”

 

       再说的嘛,金凌没有听清,太困了,不过依照金家的习俗,大肆铺张浪费是必不可少的…

 

        话说满月那天,到是麻烦……

       日子一天天的过,这一个月,偶尔喝自家小叔一家友好的往来,自家表哥越看越顺眼,舅舅?不好意思啊,忘了【我jio的我可以去死了…】

        后天就是满月了,金子勋那边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那个所谓的爷爷,倒也没有见上几面。听到那些人对他的描述,好感度确实提不上来…【因为我特别讨厌大黄鳝,所以…懂得哈~】

 

        小婶婶又带自家表兄来了,两个小可爱好不自在,最重要的是,金凌感觉自家表兄…不是痴儿…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这样感觉的…但不会说话到底是为何,连简单的阿爹阿娘都不会说……

——

        今天就是满月了,小叔,还有父亲…母亲及魏无羡,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这样的日子他不想结束,不想…

 

        江厌离抱着金凌,金凌见找不着金子轩,开始哭闹,扬言要阿爹,于是,自己到了江澄手上…“舅舅,听说魏无羡要来,我们去接他吧。”江澄没好气“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好的吧,无奈叹息…

 

        见着了见着了!他家阿爹,怎么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办法?出来哭还有吗?御剑什么的不存在,试过了,没得一点灵力,压根就没有修行。

 

        金子轩见着金凌哭这么桑心,(江晚吟你怎么回事儿!)他能真这么说吗,媳妇儿还在呢“阿凌怎么了,不哭了,阿爹在呢…”不听不听…xxxx,管他,就一直哭!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37.2°

【追凌】告白其实是个意外

那次夜猎见识过蓝思追弹琴除祟后,回去的路上,金凌走到蓝思追旁边开口

“你琴弹的不错啊,有空一起谈个恋……呸!!!有空一起……一起出去玩吧……”

不小心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金凌一下红透了脸,也想不起本是要约蓝思追做什么去了。


只见白衣少年背着琴勾了勾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云深最近事务繁忙,一起出去玩怕是暂时脱不出身。”他眸子里带着光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羞红了脸的人儿,开口


“不过……与金公子谈个恋爱这事倒是准备了很久,思追觉得,有这个时间。”

那次夜猎见识过蓝思追弹琴除祟后,回去的路上,金凌走到蓝思追旁边开口

“你琴弹的不错啊,有空一起谈个恋……呸!!!有空一起……一起出去玩吧……”

不小心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金凌一下红透了脸,也想不起本是要约蓝思追做什么去了。


只见白衣少年背着琴勾了勾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云深最近事务繁忙,一起出去玩怕是暂时脱不出身。”他眸子里带着光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羞红了脸的人儿,开口


“不过……与金公子谈个恋爱这事倒是准备了很久,思追觉得,有这个时间。”


37.2°

【追凌】迷路的原因

今天,在学校溜达的蓝景仪碰上了在学校迷路的金凌。


听金凌说蓝思追被学生会拉去开会,他要回宿舍帮蓝思追拿外套,结果自己找不到路了,蓝景仪嘲笑他一番后带他去了宿舍,路上问道

“都开学三个月了,你怎么连宿舍都不认识啊?”


金凌低头,想起了日日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离的蓝思追,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答道


“不需要认路啊,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一个人走过路了呢。”

今天,在学校溜达的蓝景仪碰上了在学校迷路的金凌。


听金凌说蓝思追被学生会拉去开会,他要回宿舍帮蓝思追拿外套,结果自己找不到路了,蓝景仪嘲笑他一番后带他去了宿舍,路上问道

“都开学三个月了,你怎么连宿舍都不认识啊?”


金凌低头,想起了日日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离的蓝思追,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答道


“不需要认路啊,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一个人走过路了呢。”


林梓萱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下雨了”

“嗯”

“避一避?”

“嗯”

“你没带伞?”

“嗯”

“你父母呢?”

“…不在了”

“对…对不起啊”

“没关系,反正你又不是第一个了”

“我送你?”

“不用”

“再见”

“再见”


------


世界本暗淡,但你带来了星星和月亮


“大小姐!大小姐!别写了,打篮球啊”

“不去”

“嘻嘻,承认了!金大小姐”

“蓝景仪!”

“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

“呵呵”


你是我最后的光了…别走,好不好……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下雨了”

“嗯”

“避一避?”

“嗯”

“你没带伞?”

“嗯”

“你父母呢?”

“…不在了”

“对…对不起啊”

“没关系,反正你又不是第一个了”

“我送你?”

“不用”

“再见”

“再见”







------







世界本暗淡,但你带来了星星和月亮




“大小姐!大小姐!别写了,打篮球啊”

“不去”

“嘻嘻,承认了!金大小姐”

“蓝景仪!”

“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

“呵呵”











你是我最后的光了…别走,好不好……


林梓萱

硬币

硬币教会了我很多道理……


“说好了啊,正面在上你去,反面在上我去”

“知道了,还开不开始了”


“……大小姐,正面是一起,反面是放弃”

“蓝景仪,对不起”


没关系的啊,缘分是谁也说不准的,就像硬币…在角落,没有价值,却…可以掌握我们的命运……

硬币教会了我很多道理……











“说好了啊,正面在上你去,反面在上我去”

“知道了,还开不开始了”











“……大小姐,正面是一起,反面是放弃”

“蓝景仪,对不起”












没关系的啊,缘分是谁也说不准的,就像硬币…在角落,没有价值,却…可以掌握我们的命运……

凌云洛月【冰辰】

茶香(1)

   应一个小可爱的催更

注意:

     有私设

      原创

      人物cos

     金凌喜欢喝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金凌爱上了喝茶。以前金凌是极其讨厌茶的苦,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爱上了茶的苦,茶的苦就如这人生,虽苦,细细品尝却别有一番滋味。

    但是爱...

   应一个小可爱的催更

注意:

     有私设

      原创

      人物cos

     金凌喜欢喝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金凌爱上了喝茶。以前金凌是极其讨厌茶的苦,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爱上了茶的苦,茶的苦就如这人生,虽苦,细细品尝却别有一番滋味。

    但是爱茶的最大原因是因为江澄也喜欢喝茶。

    他喜欢,所以我也喜欢。

     正是寒冬腊月,外面窸窸窣窣地下着雪,鹅毛大雪漫天卷地而来。几片雪花飘落入窗内,落在窗边的书案上。

   金凌搁笔,抬眼看了看落在纸上的雪花,晶莹透剔。金凌用指尖触摸雪花,雪花立即融化了。

    金凌不由想到了江澄。那个人也如这雪花一般不可触碰,一触屏便不如当初。

   仔细想想,我和舅舅已经三个月没有见面了,现我也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舅舅怎么样了,我去看看舅舅吧。

   金凌扶案起身,腿一阵酸麻,不由皱眉……

    等一切打理好了,却被家仆告知,东城那边有水鬼做乱,已经派了好多名弟子去,却未制服。

   金凌嘴角抽蓄了一下,心想:这水鬼真是敬业大冬天还害人。

   金凌随即想到:不对啊,这水鬼冬天不是也要像乌龟冬眠嘛,咋大冬天出来害人???

   金凌冷笑一声,一掌重重拍在书案上,“说!谁叫你来骗我的?”家仆猛抖了抖身子,小心翼翼瞄了一眼门外,不知道该不该说。金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门外有一截金星雪浪袍露出。

    金凌轻叹一声,揉揉眉头,“你下去吧。”

     “是!”家仆忙走出去。

      “金慕,你给我过来!”金凌看到门外的金慕想跑,大吼道。

        小小的团子走到了金凌面前,用大眼睛瞄了瞄金凌,抱住了金凌的腿,软糯道“义父……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

       金凌无奈的看了看他,想到舅舅养我也是这么不容易吧。

       “哼,放松?你功课做完了没有啊???”

         “做完了做完了!义父,我们去莲花坞玩好不好?听思追哥哥说,莲花坞的湖水结冰了,我们去玩好不好嘛?”团子又蹭了蹭金凌,金凌无奈扶额,叮嘱了金慕应该要注意的事情,便披了件白色的斗篷牵着小团子的手御剑飞行。

         在高空飞行很冷,但是速度快。团子冷的钻进了金凌的怀抱,金凌看了看到金慕,发觉他长高了一些,已经到自己的腰了。

        想到这样飞行会感冒,便减慢了速度,抱起团子,对着团子说“金慕,说说看,你现在看到了什么?”金慕先是抱紧了金凌,才不紧不慢的去看下面“哇!义父!好漂亮啊,下面白皑皑的一片啊”

     金凌看了看这个团子,不满的说“你就看到了这个啊” 团子看了看金凌,想了想,说到“下雪了啊,从这里往下看,更加辽阔,更加气势磅礴,但是,感觉少了些绿色,没有生命的感觉,但是凤凰却因涅槃重生而更加耀眼,强大,只有经历过很多磨难,才会绽放出更夺目的色彩。所以,现在这一场雪,是对下面的花草树木的考验。”

      金凌哼了一声,不理金慕,心里暗夸金慕聪明。

       一个时辰过去,金凌他们已经到了莲花坞。

       一下剑,金慕便迫不及待钻出金凌怀抱,跑向了湖。

     “金慕!你跑什么!没看过冰吗?”金凌收了剑,吼到。随即想去抓金慕,但听到江澄的声音却停下了。

      “阿凌?”很熟悉的声音,在这冬日,意外的暖了金凌的心。

    金凌看到江澄站在莲花坞大门前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心中一阵苦涩,自那一日告白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不知舅舅现如今如何看待自己。

   一阵沉默,金凌张嘴笑了笑“舅,舅舅,我去看看金慕。”却被江澄拉住手“你进来。江行,去看好金慕。”

    守在门边的江行应了一声,跑向金慕那一边。

      江澄拉住金凌的手,往自己房里走。

       金凌也不挣扎,就这样跟着江澄走。

        进了门,却被江澄压在门上亲吻起来。一个温柔的吻,江澄卷起金凌的舌头,拉入自己的口腔仔细品尝。

       一吻完,金凌抬了抬眼眸,说到“你,不是讨厌断袖吗?”

       

          

       

   

  

  

    

     

卿若知己(初三,不定时更新)

欲欲寡欢〈澄凌〉㈥

从那天后,金凌便再也没有见过江澄。但不代表江澄没有见到过金凌,此时的金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监视了。

魏无羡看着逐渐变成偷窥狂的江澄,内心也是无奈。你还是我认识的江澄吗?

但这种生活并不会持续下去。

有一次金凌和蓝思追去猎夜,江澄自然也跟(跟踪)着去,却遇到了上古妖物——蛟褫。

蛟褫为神话中的一种白蛇,蛇信为黑色且比一般的蛇要长很多,此蛇带有剧毒,乃为妖物。形体相似于虬褫,但无眼,以阴阳辨是非,介乎于动物与恶鬼之间,但相比起恶鬼,这种东西却保留了动物的灵性。

虬褫以蛟数相助废其眼,终成蛟褫。

此物存于古墓传说中的妖物,所以为极阴之物。

它,之所以是人们顾忌是因为它会……控制意念。但是蛟褫已经消失了几十年,...

从那天后,金凌便再也没有见过江澄。但不代表江澄没有见到过金凌,此时的金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监视了。

魏无羡看着逐渐变成偷窥狂的江澄,内心也是无奈。你还是我认识的江澄吗?

但这种生活并不会持续下去。

有一次金凌和蓝思追去猎夜,江澄自然也跟(跟踪)着去,却遇到了上古妖物——蛟褫。

蛟褫为神话中的一种白蛇,蛇信为黑色且比一般的蛇要长很多,此蛇带有剧毒,乃为妖物。形体相似于虬褫,但无眼,以阴阳辨是非,介乎于动物与恶鬼之间,但相比起恶鬼,这种东西却保留了动物的灵性。

虬褫以蛟数相助废其眼,终成蛟褫。

此物存于古墓传说中的妖物,所以为极阴之物。

它,之所以是人们顾忌是因为它会……控制意念。但是蛟褫已经消失了几十年,所以有很多人只知道这世上有蛟褫这种妖物,并不知他可控制意念。

金凌好蓝思追没发现江澄,但不代表蛟褫没有发现。

于是,蛟褫便控制了江澄的意念。

江澄拿起了三毒向蓝思追刺去,待金凌和蓝思追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三毒刺穿了蓝思追的正胸口。金凌看着蓝思追倒在血泊中,眼泪……再也崩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我在意,我在意的人都一个一个的死去!”他向江澄吼到。

金凌拿起岁华向江澄冲去,江澄没有挡住,也没有躲开。岁华就这样刺穿了江澄的心脏。

金凌看着江澄胸口那鲜红的血液,逐渐清醒下来,但下一秒他的情绪再次崩溃。

“为什么,你不躲开,我错了,我错了,江澄!”那是他第一次没有叫江澄“舅舅”。

江澄的发带散下。他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金凌的脸。

“金凌,死在你的手里,值了,还有,我……”最后一句还没有说完,江澄的手便垂了下去。

“江澄,江澄,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离开我……”

意念法术用完的蛟褫,想用尾巴攻击三人,却被魏无羡和蓝忘机拦下并镇压。蛟褫不愧为上古妖物,需要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才可镇压。

魏无羡看着被金凌抱在怀里的江澄。真的是……江澄你这个人,太不讲义气了。

—数日后—

金凌埋葬了死去的江澄。之后便向魏无羡嘱咐道:“大舅,我死后请将我和江澄埋葬在一起。”

昏迷的蓝思追被蓝曦臣抹去了他与金凌的记忆,这样做是对他最好的。

蓝思追醒来后。蓝曦臣和蓝景仪便问他是否有碍。他摇摇头“并无大碍,只是……”他用手指了指胸口。“感觉这里好像少了些什么啊。”

而江长老的恶行也被揭开,他不仅经常出入青楼,还常常欺压百姓。最后他被五马分尸,连魂魄都被打散,永不得超生。

—几十年后—

金凌死去,魏无羡也依照嘱咐将金凌和江澄埋葬在一起。这几十年金凌把金家打理得很好,有很多人都问金凌什么时候娶妻,也有很多人将自家女儿介绍给金凌,但金凌都一一拒绝了,因为他的心里已经装不下别人了啊。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玩脱13上

随缘更新了我~hhh


“舅舅,你们去哪,阿凌也要去!”


“你去干嘛,看你的合同去。”江澄挽上蓝涣的手“曦臣哥,我们走吧。”


蓝涣一惊,这明显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嘛!光看小金总那吃人的眼神……咦~想都不用想!


而自幼便流淌在血液里的教养告诉他此刻应该微笑“啊好的。”偏身打开门微微欠身做出“请”的姿势。


“好~好~看家~”江澄一副‘好不快活’的样子昂着头迈着故作夸张的步子故意气金凌。


……


“曦臣哥,”江澄坐在w酒吧的角落的沙发里,面前是一张小圆桌。


小圆桌只能容下两个人,对面当然是蓝涣——滴酒未进,还是那副水灵灵的模样。


“嗯,晚吟别喝了,你已经...

随缘更新了我~hhh










“舅舅,你们去哪,阿凌也要去!”


“你去干嘛,看你的合同去。”江澄挽上蓝涣的手“曦臣哥,我们走吧。”


蓝涣一惊,这明显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嘛!光看小金总那吃人的眼神……咦~想都不用想!


而自幼便流淌在血液里的教养告诉他此刻应该微笑“啊好的。”偏身打开门微微欠身做出“请”的姿势。


“好~好~看家~”江澄一副‘好不快活’的样子昂着头迈着故作夸张的步子故意气金凌。


……


“曦臣哥,”江澄坐在w酒吧的角落的沙发里,面前是一张小圆桌。


小圆桌只能容下两个人,对面当然是蓝涣——滴酒未进,还是那副水灵灵的模样。


“嗯,晚吟别喝了,你已经醉了。”蓝涣柔声道。


“没有,我没有!”江澄啪的拍这桌子站起来“看,我还能走路呢!”


只有蓝涣知道江澄的酒水里加了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撑得住?


只见江澄软软的搂上蓝涣,吐着酒精味的热气贴在蓝涣耳朵边“曦臣哥,我好热。”


“热就把衣服脱掉吧。”蓝涣揽着江澄的腰,喉结滚了滚,轻轻一吻点在江澄微烫的脸颊上。


“不……不行,曦臣哥……”话没说完嘴唇就被蓝曦臣微凉的手指压住。


“嘘——”


……


“操!蓝曦臣你干嘛!”金凌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暴跳如雷的蹦向毫不引人注目的小圆桌。


蓝曦臣一惊,看着来势汹汹的人,反而勾了勾嘴角揽着江澄的腰从容的在其颈部留下一排牙印。


而江澄只是吃痛动了动,一下都没有挣扎。


“你!”金凌两眼通红讲不出话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