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如兰

5696浏览    475参与
红豆没有骰子

【追凌】九原少年游(六)

先说一句阿凌生日快乐🎂

是的这篇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预计是隔天更新,等到思追生日那会应该差不多完结。

本章开始时间线续在【江澄BG】澄江一道月分明完结之后,【曦瑶】归去来兮辞(六)-(十四)剧情之前。

全篇涉及的其它cp(不完全统计):忘羡 曦瑶 江澄x原创女主 桑羽(以及欧阳子真也会有个和他cp的女孩子(原创角色)出现)(是的景仪还是个单身狗dbq🙏

(或者请看我置顶,魔道里我吃的cp都有可能出现)

请自行斟酌排雷(鞠躬)


(六)

风月行觞


       时年如流水...

先说一句阿凌生日快乐🎂

是的这篇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预计是隔天更新,等到思追生日那会应该差不多完结。

本章开始时间线续在【江澄BG】澄江一道月分明完结之后,【曦瑶】归去来兮辞(六)-(十四)剧情之前。

全篇涉及的其它cp(不完全统计):忘羡 曦瑶 江澄x原创女主 桑羽(以及欧阳子真也会有个和他cp的女孩子(原创角色)出现)(是的景仪还是个单身狗dbq🙏

(或者请看我置顶,魔道里我吃的cp都有可能出现)

请自行斟酌排雷(鞠躬)


(六)

风月行觞


       时年如流水过,十一月廿一是金凌的生辰。毕竟是兰陵金氏乃至玄门百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宗主,即便别家私底下再看轻他,或对他有所微词,面子还是要过的。于是纷纷往来兰陵拜见,不能当面道贺的也送来了贺礼,金鳞台上宾客如云,大有昔年兰陵金氏坐拥一方的风头鼎盛。


       场面归场面,金凌应付完了,回头才去赴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生辰宴。宴就设在兰陵城中最富贵的酒楼里,蓝思追、蓝景仪、欧阳子真等一众常常结伴夜猎的世家少年都在。金凌一到,众人一窝蜂地将他推上主位,他左手边坐的是满面春风好似自己过生辰的蓝思追,右手边则是同样面泛桃花的欧阳子真。


       金凌刚一入座,看看左右的人,就奇怪了。心说这些人都怎么回事,过生辰的明明是他啊。


       蓝景仪兴致最高,一脚踩上椅子,清了清嗓子,对着满桌少年道:“咳咳,今日我等欢聚一堂,这个嘛,是为了两件事。”


       “其一,”他比出一根手指,“就是这位金宗主的生辰。”


       一众少年很给面子地纷纷鼓掌,贺声一片。金凌脸上热了热,他还不大习惯有这么多同龄好友给他庆生,带着一点手足无措,胡乱拱了拱手,咕哝了一句“多谢了”,不自觉地臊了起来。


       余光瞥见蓝思追在旁掩面,金凌坐下后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蓝思追忙正色道:“没有,我没有笑。”


       金凌还没来得及回话,坐在蓝思追左边的蓝景仪又道:“这其二嘛——”他一指欧阳子真,“就要贺子真觅得佳人,订婚大喜啦!咱们这些人里头一个,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原来这就是欧阳子真满面桃花的由来。他红着脸站起来向众人的道贺致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好说好说,来日我成婚时再请诸位吃酒……”


       金凌惊讶了,转头问欧阳子真:“订婚?和谁啊?”


       欧阳子真恍然:“对啊,要说起来,我那位未婚妻和金凌还颇有渊源……她是眉山虞氏的仙子嘛,算算辈分,好像是你的表姐,哈哈哈哈……”


       金凌闻言眉毛都皱成了一团,黑着脸道:“表姐?”


       欧阳子真连连点头:“没错啊,她好像是江宗主的表外甥女,确实是你的表姐啊,没毛病。”


       座中一少年道:“那这么算,金凌是不是该叫子真一声……‘表姐夫’?”


       此言一出,满座少年都兴奋起来,起哄要金凌改口。他颇不悦地哼道:“改什么口?等成婚再改也不迟。”


       他本只是脾气上来随口一说,岂料欧阳子真的脸色却陡然黯淡,放下酒杯落寞道:“说得也是……谁知道她到底肯不肯嫁给我呢。”


       金凌有口无心,没想到却招了他这样,便有些不自在。他踌躇片刻,伸手拍了拍欧阳子真的肩膀:“呃,那个……你也别太丧气。兴许人家脑子一蒙,就嫁了呢?”


       他这安慰得还不如不安慰,欧阳子真差点哭出来,拉着蓝思追道:“思追兄啊!你行行好,得空也管管金凌这张嘴吧……”


       金凌:“???”


       蓝思追干笑:“哈哈哈……说起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话题一转,欧阳子真说到这个才稍微缓过来点,抹一抹脸,道:“就是那次咱们夜猎之后,我回家路上经过一个村庄,听村民说闹狐狸精,我就想着顺手为民除害一下。我埋伏的时候,看到一个姑娘出现,那身法实在太漂亮了,翩若惊鸿也不过如此!后来我看到她的脸,还以为她就是那个狐狸精。”


       蓝景仪一边伸筷子夹盘里的鸡翅,脱口而出:“因为她长得像狐狸?”


       欧阳子真:“……不,因为她长得很漂亮。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蓝景仪道:“你这么说谁都会误解的,不能怪我啊。”


       金凌撇嘴道:“只有你会误解。别打岔,继续说。”


       欧阳子真接着道:“我以为她是狐狸精,就和她打了起来——哇,我必须说一句,她打架可真是厉害,我看到她拔剑,才知道她原来也是玄门子弟,和我一样来除妖的。后来我好容易打听到她是眉山虞氏的仙子,她每次去夜猎我都跑去跟着,最后终于就……嘿嘿嘿。”


       蓝景仪由衷地道:“魏前辈说得不错,你果然是个多情种子。”他说着,一把勾住欧阳子真的肩,“这个,子真啊,你这位未婚妻,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姐妹啊,手帕交啊……”


       他一问,其余少年如梦方醒,纷纷拥上来要欧阳子真帮他们牵线搭桥。金凌烦不胜烦,好容易从人堆里挤出来,挪到旁边的露台上,支着栏杆叹了口气。


       “怎么了?”


       身旁冷不丁响起一声,声线清和,语气温淳。金凌回过头去,附在佩剑剑柄上的半枚金合子与腰间玉带扣碰撞时发出一声脆响。他看到是蓝思追,道:“没怎么。”


       蓝思追和他并肩而立,试探着道:“阿凌,你心里是不是装着什么事啊。”


       金凌道:“我是兰陵金氏宗主,要是脑中空空,早就被人撕了吃了。”


       蓝思追道:“那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金凌看着他,神色稍缓,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不用,我们兰陵金氏的事,总让你一个姑苏蓝氏子弟帮忙,算什么呢?”


       本是被拒绝,蓝思追怔了怔,却忽然凑近金凌的脸,干燥温暖的指腹轻轻抚过他的眼下,道:“阿凌,你最近是不是没休息好,眼睛都青了。”


       金凌一手抓住栏杆,退无可退,强道:“……有吗?”


       他要学的东西很多,除了身为玄门子弟必要的修行,繁琐的宗门事务也不能落下,为了能快点赶上来,只有比别人加倍用功。每天忙碌到深夜,他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睡足四五个时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蓝思追点点头,表情认真:“是啊,很明显的。”


       金凌被他看得胸口怦怦,舌头一时有点打结,只得道:“……那是当然。我是宗主,难道能像蓝景仪他们一样脑子里什么事都不装吗?我……”


       蓝思追左右看看,拉过金凌的胳膊,带着他到了旁边的一处隔间里。那里本来是给雅间里醉酒的客人更衣休息用的,蓝思追掩上了一半门,在长榻上坐下来,拍一拍自己的腿,对金凌道:“你快来睡一会吧。”


       金凌的脸刷地红了:“睡、睡你腿上?”


TBC

☆翼语夜不语☆
阿凌生日快乐!!!❤❤❤几百年...

阿凌生日快乐!!!❤❤❤
几百年没有手绘了💦💦💦

阿凌生日快乐!!!❤❤❤
几百年没有手绘了💦💦💦

壑明俊疾
大小姐生日快乐!!! 大小姐我...

大小姐生日快乐!!!


大小姐我对不起你啊,我上周码好的文因为意外丢了,只能这样敷衍一下了,等我以后补上

大小姐生日快乐!!!








大小姐我对不起你啊,我上周码好的文因为意外丢了,只能这样敷衍一下了,等我以后补上

幻
1121金凌生日快乐!(^O^...

1121金凌生日快乐!(^O^)y
最近家里断网了,没有赶上羡羡和澄澄的生日,明天补回来他俩的生日手写。

1121金凌生日快乐!(^O^)y
最近家里断网了,没有赶上羡羡和澄澄的生日,明天补回来他俩的生日手写。

晨曦微暖
祝我们傲娇的大小姐金凌生辰快乐...

祝我们傲娇的大小姐金凌生辰快乐!

(我刚才才知道今天是金凌生辰,汗|( ̄~ ̄)ノ)

 @语之音•魏梦 有发生贺哦,可以去看看

祝我们傲娇的大小姐金凌生辰快乐!

(我刚才才知道今天是金凌生辰,汗|( ̄~ ̄)ノ)

 @语之音•魏梦 有发生贺哦,可以去看看

语之音•魏梦

金凌生贺

故事借两人联文[忘羡]樽酒逢故人,重圆梦中语背景,与正文无关 


本短篇是由 @语之音•魏梦 独自完成


时间线:观音庙之变后


原著属于秀秀,ooc归我


——————贺文开始————


这几天魏无羡一直在忙进忙出的,蓝忘机看着这样的魏无羡很心疼,但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做得一切都是为了金凌。


「呼~终于完成了」魏无羡松了口气

这是可以让人穿越时空的符咒,为了试验成功与否,魏无羡从过去召来他们二人的父母。


事成之后,忘羡回莲花坞省亲。

既然把师姐金子轩复活那……

魏无羡自有主意。


十一月十日。魏无羡带着师姐金子轩神秘兮兮的。

三个人因为魏无羡的符咒穿越到了玄...

故事借两人联文[忘羡]樽酒逢故人,重圆梦中语背景,与正文无关 


本短篇是由 @语之音•魏梦 独自完成


时间线:观音庙之变后


原著属于秀秀,ooc归我


——————贺文开始————


这几天魏无羡一直在忙进忙出的,蓝忘机看着这样的魏无羡很心疼,但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做得一切都是为了金凌。


「呼~终于完成了」魏无羡松了口气

这是可以让人穿越时空的符咒,为了试验成功与否,魏无羡从过去召来他们二人的父母。


事成之后,忘羡回莲花坞省亲。

既然把师姐金子轩复活那……

魏无羡自有主意。


十一月十日。魏无羡带着师姐金子轩神秘兮兮的。

三个人因为魏无羡的符咒穿越到了玄正二十七年,时年金凌三岁。

魏无羡自行回到了乱葬岗,让师姐金子轩回到了兰陵。

同一时间的金麟台也在为金凌的生日宴做准备。


玄正二十七年,金麟台。


一群金家的门生在议论着金凌【有娘生,没娘养】江澄拿着紫电教训着他们。

待江澄走后,轩离夫妇上前安慰金凌。

「阿娘……他们都说我有娘生没娘养」小金凌哭红了眼。

「阿凌乖~阿爹阿娘只是有些事不能常在你身边,但只要你想我们,我们都会在的」一旁门生大惊轩离夫妇不是早就死了吗?

江厌离留下一碗莲藕排骨汤就和金子轩离开了。


今。十一月二一日


金麟台比往常热闹,因为仙门百家都聚集在此。

「阿凌,生日快乐。」

「金凌,生日快乐。」

「(金)宗主,生日快乐。」


祝贺声此起彼落,金家比以往看起来和谐,没有斗争。

而金凌也有爹娘、两位舅舅还有外公、外婆的陪伴。

收到百家的礼物的金凌很高兴,但这里却唯独没有蓝思追的礼物,让金凌有些失落。

但此时蓝思追却做出惊人之举,蓝思追当众解下抹额。蓝家抹额寓意百家都是知道的。


「阿凌,这就是我要给你的礼物。」

君子如兰,思之可追。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百家皆惊,为了孩子的幸福,长辈们自然是同意了他们的婚事,追蝶采兰,此生无憾。


い  素馨。
2019.11.21,周四,大...

2019.11.21,周四,大小姐,生日快乐!🎂🎂🎂

2019.11.21,周四,大小姐,生日快乐!🎂🎂🎂

37.2°

如果那个人是我呢 5.

第五章  龙宫·沧海·玲珑


“阿凌……阿凌!”蓝思追猛地坐起,却不知道自己是躺在了哪里,不过下面应该是铺了鹅毛,软软的,大概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类似于自己被关在了一个鸡蛋里?

他什么都看不见,伸手也没能摸到些什么,咽了咽口水后尝试着站起,不出意外的碰了头。


关着自己的这个“鸡蛋”似乎是被唤醒,缓缓张开,蓝思追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一个巨大的蚌壳里。他犹豫了一下,跳了下去,地面上的贝壳碎被踩出了清脆的破裂声。


打量一下四周,淡蓝透明的水母顶着珍珠来照明,五彩斑斓的珊瑚在一起算作椅子,更奇怪的是竟有两只小鱼充当了挂钩,勾着垂着蓝色珠子的帘子。...

第五章  龙宫·沧海·玲珑


“阿凌……阿凌!”蓝思追猛地坐起,却不知道自己是躺在了哪里,不过下面应该是铺了鹅毛,软软的,大概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类似于自己被关在了一个鸡蛋里?

他什么都看不见,伸手也没能摸到些什么,咽了咽口水后尝试着站起,不出意外的碰了头。


关着自己的这个“鸡蛋”似乎是被唤醒,缓缓张开,蓝思追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一个巨大的蚌壳里。他犹豫了一下,跳了下去,地面上的贝壳碎被踩出了清脆的破裂声。


打量一下四周,淡蓝透明的水母顶着珍珠来照明,五彩斑斓的珊瑚在一起算作椅子,更奇怪的是竟有两只小鱼充当了挂钩,勾着垂着蓝色珠子的帘子。


这是什么地方?还没等蓝思追反应过来,好听的女声响起“你醒了吗?蓝小公子?”


一个身着蓝色鱼尾长裙的女子走近,身后跟着一个真的有着鱼尾的女孩。

“沧海,去给蓝公子倒水。”女子吩咐到。不过那条小人鱼似乎不太情愿,给蓝思追甩了个眼色后才慢吞吞离开。


“沧海又耍脾气了,蓝公子莫要见怪。”女孩轻笑两声,带蓝思追到珊瑚椅上坐下。蓝思追向她行礼,后问“敢问姑娘是……”


“你还好意思问。”沧海端着水回来用力放在了桌上,使杯中水稍稍溅了出来。


女孩皱眉道“沧海,不可无礼。”

人鱼理亏,“哼”了一声,便不在讲话。


“我是龙族的二公主,玲珑。”“见过二公主。”思追忙起身又行了个礼“感谢公主相助,不知公主可还看到一个传黄色衣服的男子,眉间朱砂,腰腹受了伤……”


“我听侍卫说他们在龙宫北边发现了两个面生的男子,想来是你的朋友,便给那位小公子解了毒,送他休息去了。”


闻此言,蓝思追终于松了口气,道“多谢公主。”

“无妨,你先休息一会,等你的朋友醒了,我带你们一起去见父王。”

刚打算应下的蓝思追想了想,开口“我可以去看他们吗?”

“自然。”


金凌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做起,腰间的疼痛让他不住的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总觉得少了什么。

明明先前似乎是抓住了什么来着,是错觉吗?


一旁的蓝景仪也醒了,揉着脑袋坐了起来,见金凌对着自己的手发呆,便问了一句“怎么了大小姐?”

“没事。”金凌摇了摇头,看着蓝景仪,开口问道“思追呢?你没看见他吗?”

蓝景仪摇头,回答“我只看到你一个,不曾见到他。”

“好……”金凌点点头,又抬头对他笑了笑“之前……谢谢。”

“不……不客气……”摸不着头脑的应了话,不过这人精致的笑颜很是好看,心动之余,独占他的心思又强了几分。

无论是什么方法,我一定要让你喜欢上我。


蓝思追隔着几米的距离跟在玲珑身后,沧海莫名的敌意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好几次他都觉得那条人鱼想拿尾巴抽死自己,不过…为什么?


进了房间,蓝思追连忙上前到二人床边坐下“你们还好吧?伤怎么样了?可还有不适?”

蓝景仪摇头,金凌也跟着摇头,回了一句“皮外伤,不打紧。”

“什么皮外伤。”蓝思追皱眉道“你可知自己中了剧毒,是要命的。”

“好了好了,比我舅舅还啰嗦。”


玲珑安静的站在一旁,似是在看着三个少年胡闹,视线却直勾勾的锁定在一人身上。

只是那人现在也满心只是一人,不曾察觉。


“思追,你的抹额呢?”蓝景仪想起了那条被自己藏起来的抹额,试探着开口。

蓝思追一愣,碰了碰自己的额头,才发现抹额不翼而飞。

金凌也一愣,他先前定是拽到过什么东西,对吧?


“抹额?是这个吗。”玲珑翻了个手,一条精致的卷云纹抹额出现在了手心,仔细看,上面还绣着蓝思追的名字。

她上前几步,将抹额递到蓝思追面前。蓝思追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向她道谢后接过,端端正正的又系在了头上。


蓝景仪虽是不解,思追的抹额明明被他藏着,怎的会在那个女孩手上,不过他也无心计较这些,只是松了口气。


金凌眸子一暗,微微低下了头。

原来那个人……不是他吗。


“这是龙族的二公主,玲珑。”蓝思追向二人介绍着,金凌和蓝景仪要起来行礼,玲珑忙道“不必多礼,思追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要下来了,再歇一会吧。”

见气氛突然有点奇怪,玲珑歪了歪头道“还是几位公子休息好了吗?要不随我一同去见父王?”


“要不还是……”蓝思追想着再让金凌休息一会,却还没来得及说完。

“烦请公主带路吧。”金凌起身下床,站在了蓝思追身旁。

蓝景仪也跟着下床,他本不累的,只是怕自己起来了的话,金凌好强也要跟着起来,想让他多休息会才一直不做声。如今金凌起来了,他也忙赶着起来了。


“那几位且随我来吧。”


“公主。”一个侍卫跑上前来,低头对玲珑说了什么。她转身,面露几分歉意,抱歉到“实在是不好意思,父王有事先离开了,不过龙珠的事我来也一样可以,只好请几位公子再歇息一会儿了,待会晚宴上我在告知你们龙珠的事。”

“沧海,好好照顾几位公子。”玲珑转身刚打算离开,又似乎想起什么,回头对沧海道“不可无礼。”眼神里满是警告的意思。


沧海露出了几分不甘心的表情,愤愤的回头,带他们三人去了客房休息。


她将糕点放在桌上,吩咐别人来照顾他三人,便独自离开了。金凌虽是有些饿了,却对桌上这些不曾见过的糕点提不起兴趣,一副蔫了的模样惹得蓝景仪不禁上扬了嘴角,从包裹里掏出蛋黄酥在他面前晃到

“想不想吃呀大小姐?”

金凌咽了咽口水,道“不想。”

“真的不想?那思追吃。”说着,景仪将蛋黄酥递给了蓝思追。

蓝思追笑了笑,刚想将糕点递给金凌,却被景仪按住了手“别啊,大小姐说他不想吃呢。”

“你别逗他了。”蓝思追看着那人馋的发光的眼神,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小姐,到底想不想吃呀?”

“给我!”金凌起身,向蓝景仪扑了过去。

“哎哎哎,哪有强抢的啊?”蓝景仪忙将糕点高高举起道“想吃啊?想吃亲我一下?”

“我撕烂你的嘴!”金凌只当他是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打闹着便将糕点夺了下来,塞进了嘴里,两个腮帮子都鼓鼓囊囊的,惹得蓝景仪不住上手戳了一下,然后换来那人一个白眼。


蓝思追也看他可爱,却只是托着腮看着,没有做声。

景仪已经在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的喜欢了,可他还没说出口。


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

#玲珑不是在耍心机!她只是知道抹额是蓝家很重要的东西,见景仪问了以为思追丢了要被罚才用法力变了个假的出来帮他解围,好心办坏事了而已哈

#她跟思追的事估计还要很后面才能提到


林梓萱

我们都喜欢光

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余秀华《风吹》


“江澄?怎么是你”

“师姐……不喜欢你”

“所以你来赴约了?”

“是”


身前人披着火红的嫁衣,说是嫁衣,但能遮的地方真的很少,而又把最重要的地方露了出来,有一对脚链,是金色的,而下面是刻意藏起来的玉足,白的让人心声怜悯,让人想要好好的疼爱一番,而双眸又因衣服的束手束脚而微微发红,很是可爱,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莲子味,让人想将他吃...

我们都喜欢光

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余秀华《风吹》




“江澄?怎么是你”

“师姐……不喜欢你”

“所以你来赴约了?”

“是”


身前人披着火红的嫁衣,说是嫁衣,但能遮的地方真的很少,而又把最重要的地方露了出来,有一对脚链,是金色的,而下面是刻意藏起来的玉足,白的让人心声怜悯,让人想要好好的疼爱一番,而双眸又因衣服的束手束脚而微微发红,很是可爱,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莲子味,让人想将他吃于腹中……而现在,金子轩就想这么干


“那阿吟,真的准备好了吗?”

“来…来吧”

“可不要求饶哦”

“唔”


江澄是喜欢金子轩的,但是他不能说啊……没有办法,他这次回来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明天金子轩不认账……没关系,他还可以带着孩子生活,至少是唯一的期盼了,不是吗?


除了母亲同自己应该没有人知道吧……其实我是一个双性人……没有人……就连金子轩都不会知道的,我回云梦了,那天都是我同金子轩的一个秘密吧,哦,也许他已经不记得了,哈哈,没关系,其实他同阿姐的孩子,已经在出生的第二天夭折了,我用阿凌做了替代,说起来真的是,这小孩怎么那么像金子轩呢,我已经认错好几次了,很多人说他脾气不好,同我很像,但是他就是我的儿子啊,唉……没关系,还有时间和精力,他还可以改的……


在生命的最后我还会想起他的脸吗?

林梓萱

彼岸

 @墨辞 点梗文


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烂绯红。佛说:那是引魂之花——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彼岸花开只一团火红,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佛经》...

 @墨辞 点梗文





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烂绯红。佛说:那是引魂之花——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彼岸花开只一团火红,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佛经》 ​​​​




最后一次见面应该是一千年前了吧,想他现在应该已经入轮回了,不知还是不是那个脾气了,我不是人也不是神,我是一朵花妖,桃花?梅花?别猜了,我是金星雪浪花妖,他是神,是药神,妖是不可以与神同行的,但是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出不来了,他很好看,但是有一种感觉很陌生……


因为我是妖,还是第一个可以踏进神庙中的妖,他们对我十分不放心了,有什么事都觉得是我干的,每次我都不好意思说话,但是那一次他帮了个忙,帮我怼了回去,他的父亲是掌罚之人,所以大家都是明面讨好,背地厌恶


他与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我很开心


他走了


他回来了


不是人,是尸


他的手里有一样东西


彼岸花……


「阿凌,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其实你应该不会知道,我的母亲也是妖,同你一样也是花妖,但她的真身是一朵火红的彼岸花,她用了一千年的时间,最后感动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最后成了半妖半神,她同父亲是一见钟情的,但是彼岸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啊……」


我又何尝不知他的本意呢?是的,我知道,但是我喜欢,我喜欢听他笑着说我是一个小傻子,说我像女生……


我想他了……

林梓萱

 @南安 点梗文(抱歉啊,发晚上了)


天才就是这样,终身努力,便是天才


“还请蓝宗主让晚生去找景仪”

“金宗主…这”


已是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年了,现在金家旁支也都收敛一点了,这金宗主也不知是怎么,偏要去姑苏娶蓝景仪,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谁都知道的,这姑苏蓝氏的现任宗主蓝曦臣,是没有什么用的,这事自然就落到了姑苏小双壁之一蓝景仪身上了,你问我蓝思追?得,他早在一年前没有踪迹了,而蓝忘机魏无羡?听宋岚说到'星尘的魂魄要消失了……'过去了呗,已经走了两年了,想这蓝景仪也是可怜啊……


要说...

 @南安 点梗文(抱歉啊,发晚上了)












天才就是这样,终身努力,便是天才




“还请蓝宗主让晚生去找景仪”

“金宗主…这”




已是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年了,现在金家旁支也都收敛一点了,这金宗主也不知是怎么,偏要去姑苏娶蓝景仪,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谁都知道的,这姑苏蓝氏的现任宗主蓝曦臣,是没有什么用的,这事自然就落到了姑苏小双壁之一蓝景仪身上了,你问我蓝思追?得,他早在一年前没有踪迹了,而蓝忘机魏无羡?听宋岚说到'星尘的魂魄要消失了……'过去了呗,已经走了两年了,想这蓝景仪也是可怜啊……


要说这金凌是如何喜欢蓝景仪的,你可能不知道,从小到大其实他们两个就认识的,小时候没有思追,金凌对蓝景仪是很好的,只是……唉


结果?




没有结果的,都已成熟了




也许金凌早一点说,或他晚一点答应……

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呢?




后来,金凌一生未婚,还是从旁支找到一个孩子,名为金慕斯,慕……羡慕,我好羡慕你喜欢他…… 斯……他




而蓝景仪?娶了!金家旁支金渃,名金颜媣,有一女名为蓝朝暮……意为朝朝暮暮,在一起,一子蓝异,名蓝思宇轩……没有意思







没关系……我们没有在一起,可他们也是真心的





于观音庙事件发生后的第十五年


新人蓝思宇轩 字蓝异 新人金慕斯


结成伴侣     


于同年 金家家主金凌 蓝家家主蓝景仪


去世


有人说曾在他们的坟墓外看见了,一个身穿蓝家校服的男子站在雨里,望着他们……

至于那人是不是蓝思追……这就不可知啦













对不起,我欠你的,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了啦












傻瓜,下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告诉你,我爱你










是不是我早一点回来,你们就不会走……


金两岁

红莲赋(一)

本文双路线(不太双)轩澄路线 @江五岁


文本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  轩离  眠鸢粉勿入


-翻墙的毛毛,没老母...

本文双路线(不太双)轩澄路线 @江五岁


文本怼忘羡  怼江枫眠  怼江厌离


忘羡  轩离  眠鸢粉勿入


-翻墙的毛毛,没老母

                            

                          ——正文——


岐山温氏不夜天


“澄儿”一身穿着岐山温式宗主服的男人开口,言语中露出了对他唤的那人的宠溺和严厉


“在”闻言,从众多太阳温家袍的直系弟子中走出一人


“你此去夜猎定要当心,万不要受伤”


“是”


——兰陵金氏边界——


“父亲和兄长真是的,我又不是四五岁的小孩子。我出个门夜猎搞的我要搬家一样,”


说话的人正是在温家被温若寒叫出来的那人,墨发全被少年自己梳成了丸子头,用一根红色的发带帮助,身着红袍衬托的少年的肌肤愈发娇嫩明是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的却像八九岁的年纪,真是女子看了都眼红。


                            ——未完——


敷衍了🌚


要不是道侣催更鬼知道我什么时候更🌚


这个双路线不太双感觉我把他变成了另一个故事


现在还没有怼人的,我把去蓝家学习改成了金家 ,原著有的不记得了。有错的可以说


37.2°

如果我们阿凌还有父母的话

会不会现在也是思追这样温润如玉的小公子呢。

如果我们阿凌还有父母的话

会不会现在也是思追这样温润如玉的小公子呢。


尹冰
如兰·汉代玉印风...

如兰·汉代玉印风格白文。

“君子如兰。”

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

如兰·汉代玉印风格白文。

“君子如兰。”

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

37.2°

四季/春·少年动情

蓝思追X金凌

樱花树下,蓝思追伸手轻轻抚摸着有些粗糙的树干,任花瓣飘落在自己的身上也懒得拂去,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他内心的窃喜,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少年。

身着金色长袍的少年迈着雀跃的步子跑了过来,大声唤到“蓝愿!”上扬的尾音和被微风扬起的发尾都透露着十二分的欣喜,他跑到那人身旁道“我特意提早来了半个时辰,没想到你还是比我早些。”

“思追也才到不久。”他笑了笑,不计自己早来的那两个时辰,上前揉了揉少年的头,手一顿,将他肩头掉落的樱花花瓣拂去,动作轻柔的帮他把被风吹乱的碎发理到耳后,对上金凌闪烁的眸子和他有些泛红的脸颊,微微一愣。

蓝思追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小声开口道

“我……可...

蓝思追X金凌

樱花树下,蓝思追伸手轻轻抚摸着有些粗糙的树干,任花瓣飘落在自己的身上也懒得拂去,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他内心的窃喜,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少年。

身着金色长袍的少年迈着雀跃的步子跑了过来,大声唤到“蓝愿!”上扬的尾音和被微风扬起的发尾都透露着十二分的欣喜,他跑到那人身旁道“我特意提早来了半个时辰,没想到你还是比我早些。”

“思追也才到不久。”他笑了笑,不计自己早来的那两个时辰,上前揉了揉少年的头,手一顿,将他肩头掉落的樱花花瓣拂去,动作轻柔的帮他把被风吹乱的碎发理到耳后,对上金凌闪烁的眸子和他有些泛红的脸颊,微微一愣。

蓝思追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小声开口道

“我……可以吻你吗?”

――他俩亲了 over



少年低头默不作声,思追却知他的意思,默许了,只是羞于承认。他笑了笑,微微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凑近,过快的心跳让他觉得有些迷糊,金凌因为紧张有些急促的呼吸轻轻的扑在他的脸上。蓝思追迈出最后一步,轻轻贴上了少年的薄唇,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轻轻按着他的后脑吻了上去。

只是两唇轻轻的贴在一起,浅浅的品尝已足矣让少年满足到心花怒放,吻是清风般温柔的,情是樱花般绚烂的。

知他害羞,蓝思追将他抱紧,任他额头贴在自己的肩膀上,笑着开口

“浮生万世,思追再找不出什么景、什么物、什么人,能让思追像喜欢阿凌一样喜欢了。”

37.2°

【仪凌】甜.

蓝景仪看见了前方银杏树下正走着的身着金星雪浪袍的高束着马尾的少年,勾了勾嘴角大步上前,从他身边跑过时,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

“蓝景仪!”不出意外的,蓝景仪听到了身后金凌带着些许怒气的一声。想起那人炸毛的样子,蓝景仪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我金凌就跟你姓!”


·

·

·


入夜,蓝景仪将床头的红烛熄灭,轻轻躺下将身边已经睡熟了的少年搂入自己怀中抱紧,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眼神里满是宠溺


“晚安,我的蓝夫人。”

蓝景仪看见了前方银杏树下正走着的身着金星雪浪袍的高束着马尾的少年,勾了勾嘴角大步上前,从他身边跑过时,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头。

“蓝景仪!”不出意外的,蓝景仪听到了身后金凌带着些许怒气的一声。想起那人炸毛的样子,蓝景仪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我金凌就跟你姓!”


·

·

·


入夜,蓝景仪将床头的红烛熄灭,轻轻躺下将身边已经睡熟了的少年搂入自己怀中抱紧,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眼神里满是宠溺


“晚安,我的蓝夫人。”


篟觞

杂向.【5】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到底难过的还是金光瑶,欺他无权?呵,自金光善他说了那句话便注定了他的死亡。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金子勋死的那件事情不了了之,金光善便去寻欢作乐,接他时听到那句话,记性太好没办法啊,一字不差的,全都记下来了呢……


        还好有薛洋……诗思轩被烧了,鸡犬不留……然后金光善死了……死的光荣!死在了他爱的种族身上……哈哈哈,活该啊……


 


         金凌听到这个消息…不用想便知道是谁干的……好在自己父母尚在,但是这个所谓的‘爷爷’,按自己的记性来看,他死的有点早啊……不应该是后面一点吗?……围剿夷陵还没过呢……


        不知道会不会好之前一样,六杀已经二杀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jpg.然后自家小婶婶…不对……也许是该叫姑姑…又来找自己阿娘了,阿爹不在,小叔不在,就只有女人们家里长家里短了……


 


        然后又见着自家表哥了~超可爱一团子【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团子】,眉间朱砂一点……长得真俊!


        金子轩刚刚接手金家,内地里的一些勾当他不明白,金光瑶却是清清楚楚,但且此事又不可明说,只能私下让自己的心腹去提醒……


 


        明天就是阿松周岁了呢……金光瑶如是想,已经过了这么一年了吗……


 


        “小矮子!”


 


        甜腻腻的声音,无处不透露着一股子少年气息……金光瑶叹了口气“又怎么了?糖吃完了?还是哪家的汤圆好吃要带我去尝尝?”薛洋就不乐意了“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金光瑶去哄“好了我错了,怎么了成美?”


 


        薛洋甜甜的答到“糖吃完了~”


 


————勤勤恳恳分界线————


 


结尾附赠恶友糖~


 


【PS.我是本章出现了主谁就打谁的tag,嫌我占了tag就说,不会生气的…………】

然后没了……


篟觞

杂向.【4】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不行,正好看见小叔,然后就又吧嗒吧嗒掉起泪珠子来,...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不行,正好看见小叔,然后就又吧嗒吧嗒掉起泪珠子来,“小…要小叔抱…”好不可怜,金子轩也就把金凌交给金光瑶了…也许在他眼里,金光瑶比江澄靠谱吧,刚好江澄也听到了“子轩兄,我与你一同。”

 

          天边的一黄一紫身影真好看!【啊哈~这段废话!】

 

        对了对了,正事儿,不会两个都…应该不会,但依旧不放心!“小叔我们也去…”金光瑶对此表示,撒娇卖萌什么的最好使了。金凌对此表示,撒娇什么的好累……

        那便去了,因为金光瑶的目的根本就没想过要让金子轩死啊,不过金光善那边…想来应该也不会管……吧。【瑶内心想法:问起来就说是放心不下之类的…感觉好崩,这全篇都已经好崩了,什么时候想到好点的理由再改…】

       穷奇道.

 

【前面一样,懒得翻原著,直接到该改的地方,也就是温宁刚发狂?的时候】

 

        金子轩和江澄下来看见这一幕,“魏无羡你闹够了没有!”江澄到没有说话,但是说不担心是假的…【还是忘了,就将就下吧】魏无羡两眼猩红,也没有说什么,今天他也不想惹麻烦。

 

        金子轩道“都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先去金鳞台,你们可以当面对质!你先让温宁收手。”

 

       魏无羡道:“收手?只要我现在一让温宁收手,立刻万箭齐发万剑穿心死无全尸!还上金麟台理论?”金子轩道:“不会!”【此段来着复制粘贴】

 

       江澄也道“魏无羡,有我,我不会的阿姐还等着你去参加金凌的满月宴呢。”

 

        魏无羡果真停了下来“他叫金凌?对吗”

 

        江澄点头“那小子的字还不是你给取的…”

 

见魏无羡也算冷静下来了,就去拉他【?

 

      【然后具体我不记得了…🙄🙄】

 

        突然江澄一声“小心!”魏无羡也看到了温宁正朝金子轩伸向的手,江澄一个鞭子拉住,因为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料到,江澄还未来及发力便被挣脱。

       【双杰的默契!】

        魏无羡一把把金子轩往旁边退,金子轩一个踉跄,回过身就是魏无羡捂着自己的手臂,正在流血。温宁此刻也恢复神智“公子!”

篟觞

杂向.【3】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的金凌,看到江澄后便走得快了一些

 

        “江宗主,你看这阿凌可真不让人省心呢,昨夜我办完事回来看到他在金麟台附近,便将他抱回去了,江宗主不会计较这些吧。”

        江澄对金光瑶做了一个礼“敛芳尊说的是哪里话,都是金凌的亲人,倒是这小子可真不让人省心呢。” 

       “的确,毕竟阿凌他自出生起便会说话,仿佛…”

 

        “仿佛什么?” 

 

        金光瑶一笑“没什么,江宗主先带着阿凌去看看他阿娘吧,在下还有事,先告退了。”

        “告辞。”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便各回各处了,云梦还有事务等着江澄去处理,如果不是昨天太晚了,他也不会到现在才走。

       金子轩房中,虽然还早,但同为在姑苏求学过的人,并且金子轩本就不是懒惰的人,所以现在起了也很正常。

        金子轩也知江澄还有事务,从江澄手里包过金凌,但抱姿确实不舒服,金凌便醒了,听到金子轩对江澄道“云梦事务繁忙,你也多注意保重身体,别让阿离担心。”

       江澄只道“多谢金公子关心。云梦还有事务,先行一步了,待阿姐醒来后帮我告个别。” “路上小心,有空多来兰陵坐坐。” 金凌叫出声“舅舅,别走,再陪陪阿凌吧。” 

       江澄果真停住了“阿凌,舅舅有空再来看你。” “舅舅。” 江澄已经御剑走了,金子轩安慰金凌“阿凌,你舅舅云梦还有事情呢,你满月时,你舅舅会来的,先进去。” 

【咳咳,私设,阿松,金泉字如松,比大小姐                      大八个月…我一直以为阿松比大小姐小,原来阿松比阿凌大,先说好,cp松兰,不是亲情向,避雷警告.】

 

夷陵乱葬岗.

 

         温情一边酿着自己的药材,一边惊讶的对魏无羡道“此话当真,那刚出生的金小公子当真从刚出生就会说话,还会识人。”魏无羡大口饮了天子笑“不错,也不看看那孩子拥有哪家的血脉,”魏无羡欣喜之情满面洋溢,丝毫不掩饰,温情倒也真是没有说教他正在拨弄自己药材的手。

 

        外边都在传,那刚出生的金家小公子,刚出生便会说话,会识人,刚开口叫的不是自家爹娘,而是敛芳尊,金家小公子生来聪慧,金家小公子…反正牛皮是吹上了天。

 

        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却在和另一个小可爱'愉快'相处不知道,金凌看着眼前的表哥,自己本是特别讨厌小孩子的,因为闹腾,完了就会哭…[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小孩子这个行列],说愉快,是因为阿松不闹腾,很安静。

 

         自己在记事以前并未见过这个表哥,他和自己小叔很像,长相伶俐俊秀,很好看的一个孩子,但是并未长开,因为年纪的原因,并未点朱砂,周岁那天……

 

        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自己这个表哥,还有三年就会死,还是自己小叔…是不是从来一遍,一切都会不一样,父亲不会死,阿娘不会死,还有表哥也不会死,是的,表哥。

        两方家长唠嗑没多久,秦愫便带着金如松走了,金如松不哭也不闹,倒是金凌,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江厌离来安慰他,不一会儿便好了…

 

        又是晚上,睡不着,睡不着,还是睡不着,自家老爹就在这里,他可没那个胆子出去,不过话说回来,自家爹爹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世家公子排行第三。

        天亮了,不对,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打了个哈欠,金子轩一脸慈爱【?的看了下金凌。

        “厌离你来看看,咱们儿子可真逗…”

       江厌离也是温温柔柔“子轩,你先把阿凌放下吧…”

 

         金子轩将金凌放下“厌离,你说阿凌的满月要怎么办?”

 

       再说的嘛,金凌没有听清,太困了,不过依照金家的习俗,大肆铺张浪费是必不可少的…

 

        话说满月那天,到是麻烦……

       日子一天天的过,这一个月,偶尔喝自家小叔一家友好的往来,自家表哥越看越顺眼,舅舅?不好意思啊,忘了【我jio的我可以去死了…】

        后天就是满月了,金子勋那边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那个所谓的爷爷,倒也没有见上几面。听到那些人对他的描述,好感度确实提不上来…【因为我特别讨厌大黄鳝,所以…懂得哈~】

 

        小婶婶又带自家表兄来了,两个小可爱好不自在,最重要的是,金凌感觉自家表兄…不是痴儿…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这样感觉的…但不会说话到底是为何,连简单的阿爹阿娘都不会说……

——

        今天就是满月了,小叔,还有父亲…母亲及魏无羡,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这样的日子他不想结束,不想…

 

        江厌离抱着金凌,金凌见找不着金子轩,开始哭闹,扬言要阿爹,于是,自己到了江澄手上…“舅舅,听说魏无羡要来,我们去接他吧。”江澄没好气“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好的吧,无奈叹息…

 

        见着了见着了!他家阿爹,怎么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办法?出来哭还有吗?御剑什么的不存在,试过了,没得一点灵力,压根就没有修行。

 

        金子轩见着金凌哭这么桑心,(江晚吟你怎么回事儿!)他能真这么说吗,媳妇儿还在呢“阿凌怎么了,不哭了,阿爹在呢…”不听不听…xxxx,管他,就一直哭!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