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布利

9725浏览    93参与
被你的英俊气到

这礼拜的乱涂,有迈尔斯x金布利

这礼拜的乱涂,有迈尔斯x金布利

马斯坦古先生我要搞他一辈子

Stairway to heaven(红莲焰)

Stairway to heaven
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
本次是以性为主线的红莲焰,会有画家金布利和“相对青涩”的罗伊上校。

罗伊目视着浅橙色的车灯破开薄雾似的夜色,七扭八歪地开到庄严住宅门前的窄道,越远离市区空气越寂静,一边副驾上自称酒醉的年轻女孩披着他的外套迷蒙羞涩地睁着眼睛。“怎么样,你还可以自己走回去吗?”刹车后罗伊趴在方向盘上笑着问她,对女士的尊重和温柔是上校的童年教育中重要的部分。
“那个... ...罗伊先生,我还是有点头晕,我害怕自己可能会走不稳路,呃所以,那个... ...”褐发女孩越说视线越偏移,盯着手刹前方的隔断红了脸。
“嗯,我之前联系过你父亲的管家,他们应该已经看...

Stairway to heaven
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
本次是以性为主线的红莲焰,会有画家金布利和“相对青涩”的罗伊上校。




罗伊目视着浅橙色的车灯破开薄雾似的夜色,七扭八歪地开到庄严住宅门前的窄道,越远离市区空气越寂静,一边副驾上自称酒醉的年轻女孩披着他的外套迷蒙羞涩地睁着眼睛。“怎么样,你还可以自己走回去吗?”刹车后罗伊趴在方向盘上笑着问她,对女士的尊重和温柔是上校的童年教育中重要的部分。
“那个... ...罗伊先生,我还是有点头晕,我害怕自己可能会走不稳路,呃所以,那个... ...”褐发女孩越说视线越偏移,盯着手刹前方的隔断红了脸。
“嗯,我之前联系过你父亲的管家,他们应该已经看到车灯了。下次不要一心情不好就跑去喝酒了,如果不是我陪着的影响且不说,身体会吃不消的。你明天早晨起床就知道了。”罗伊叹了口气,“去看个电影、挑挑新鞋,其实都挺好的。我知道圣特拉市中心一家不错的蛋糕店......”越过女孩子的发丝看见了窗外走近的身影,罗伊不再说话,点头后下车为少女开门。

不如果说军部里最热门的话题是马斯坦古身后的裙带关系,那他们小队内部亘古不衰的讨论就一定是焰之炼金术师的终身大事。“女孩子很可爱没错啊,可是我不觉得发生进一步关系就能让她们变得更可爱。”上校把签好的文件递给一边喋喋不休的哈勃克,“你不要在办公室里点烟。”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没人来关心一下所有的梦中情人最终,总是在因为罗伊马斯坦古而伤心欲绝后将他拒绝的简哈勃克少尉呢。
“上校,不可以再在文件的空白处画小狗了。黑色疾风号也不是小熊。”哈勃克出门前听到了中尉手枪上膛的声音,所以,都是为什么啊。

——————————
自由艺术家个人能办在中央的展并不常见,尤其是这几十年来文艺在亚美斯特利斯几乎绝迹。当然社会上还是有人在活动,但是在中央,军部或者布里克茨铁壁,没有人会谈论小说或者抽象艺术。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佐尔夫J金布利第一次见到的罗伊,是披着让人魂牵梦绕的学生装束。
“您喜欢它吗?”金布利走近把短发别到了耳后的罗伊上校。
罗伊转过脸来看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虽然是无稽主题的戏谑表达,但任谁都能看出作画者本人的能力不容小觑。”
在马斯坦古惊愕的注视下,金布利伸手抚上画布的右上角。遮掉了光源暗示的封闭画面突然出现了速度感,原本冷静的色块和割裂的线条叫嚣着生活本身彻头彻尾的狂暴。“看到了吗,交缠着分离的部分相互漠视和揣测,这是战场,也是这个世界所有该死的美丽。”
白衬衫的男人卷起袖子露出手腕,黑发束成马尾,柔顺地垂到腰间,灰蓝色的眼珠藏着显而易见的侵略渴望。
罗伊想点支烟,可还顾虑着他伪装的预科生身份。“所以,那边的几何裸女也是你的作品?”被金布利盯得有点发毛,罗伊摸摸鼻子岔开话题。
“既然您感兴趣,我是否被允许陪您转转?”金布利闪烁的瞳孔像势在必得的猫科动物。
从善如流地走在他的身侧,马斯坦古没有去嘲讽到底是谁在感兴趣。

“说真的,用立方体去表现曲线这个做法挺天才。”马斯坦古倚着软垫懒洋洋的说,扶手椅花纹绚烂得不像来自亚美斯特利斯。金布利低下目光认真地摸他赤裸的大腿,艺术家的手大而纤长,指甲修得极短,比身为军人的炼金术师柔软得多。罗伊扯开自己印着绿色国旗的领带,想了一下绑在手腕上。一圈圈打结的时候被金布利抓住手,多层的绸缎在画家灵活的指间覆盖了罗伊的青白色腕骨,再扎紧手背浅蓝紫静脉隐约的皮肤,绕过虎口,末端塞进层层缠绕下的青筋与血管所在。领带的硬角挤过最薄的皮肤有种痒痒的不安全感,堆积起的布料则让袖口下的空间更局促,加重了被束缚的意味。金布利把薄绒开衫的袖子向上推了几寸,为他解开衬衫袖口的金属小扣。
“我都觉得冷了。”罗伊就任琢磨不透的画家抓着手,语气比起暗示不如说是真的觉得无聊。金布利漫不经心揉捏着他的指根,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脑俯身吻下去。罗伊半眯着眼睛,跟着他调整呼吸的节奏,画家的睫毛在这个距离下让人头晕,索性闭眼也不想什么。煽动是艺术家的必要天分,在传递欲望上金布利是真正的天才,像流水的缓慢等温,没有深吻是在平静中结束的。罗伊喘息着试图读懂画家的稳重和狂热。
“您会允许的。”金布利从上到下解开两层的扣子,修长的手指骨节清晰。

————————
推开临时工作室的门,金布利在颜料和纸张外闻到了高级香烟的味道。罗伊坐在窗前的矮凳上,军装下片的后摆随便皱起。“喂,这就是你们公职人员的规矩吗,在一堆不可复制的易燃品里点烟。”把风衣外套挂在门后,金布利解着领带向夕阳走过去。
罗伊环顾一周没发现可以熄烟的器皿,有点无助的看着画室主人一步步靠近。
把长度还剩三分之一的火源按在调色盘晕开靛紫的边沿,金布利转过来去咬住军人柔软的耳垂。在自然升温中理所当然地去解硬面料的衬衫,一堆器具画材的投影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很难看。
“你们艺术家的浪漫?”罗伊看不出拥挤空间里有什么合适无聊生理游戏的。
“这些方面您还有很多要学的呢。”金布利跪在他膝盖前,细眼睛里灰蓝色瞳孔深不可测。
“算了吧。”罗伊尽量笑着说,想不碰倒任何东西的站起身来,“如您所愿。”金布利在他左手指缝间认真落下一吻。
“所以想看看什么呢?”镶了画框的只有五六副,参差不齐地码在墙角。还钉在木板上的基本只有零星的线稿,或者看不出轮廓的色块堆积。罗伊随便翻过一边木柜上摊开的速写簿,“你这些创作的来源,似乎很有趣?”
“嗯,您来问就多少有些残忍了。”金布利笑着眯起眼,“就算无能的人会不敢去承认,艺术的本质都是疯狂的爱慕和扭曲的欲望。”
“啊哈?那你的爱和欲望就这么不明所以?”罗伊被逗笑了,没想过能任由古柯侵蚀自己大脑的心理学家,那套扯蛋的理论不仅被相信了,还有个标榜不受约束的名画家在这一本正经地跟他讲。
“存在的本质也好,支配着我们的信念都不过是爱与死的参杂。您眼中的那个理想,说来也是如此吧?”
“我们不适合来相互了解。”罗伊合上金布利的画本。

画室所在的是圣特拉西端寂静的民区,街角种着参天的梧桐假装配得上它昂贵的地价。黄叶静悄悄落了一地,开始颓败的草丛衬托斜照辉煌。美丽的不止是花朵。

——————————
艾丽西亚在这个年纪就漂亮可爱得这么动人,以后要马斯一次次拉长脸来吓唬的男孩肯定多过他们一整个调查小队。罗伊蹲下来笑着把蕾丝精美的娃娃递到小女孩眼前。
“鸽子馅饼和豌豆汤,罗伊你有意见吗。”马斯离开他的格雷西亚,依依不舍地走出厨房。
“不敢不敢,要是被你给撵出去我今天就只能啃完整的马铃薯了。”罗伊依旧逗他的纯真小天使,懒得去看修斯一眼。
马斯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下,绝对想不到半年以后女儿未来想嫁的对象就从爸爸变成了罗伊叔叔。人畜无害包子脸,自由散漫雨无能,这伙计怎么不动声色地成功收割到城里所有曼妙少女的芳心的?一路走来的挚友成了顶着最强名号的最爱偷懒,找借口去约会的次数已经远多于他们在中央一起喝过的酒,为啥现在快奔三了就是嫁不出去呢。修斯中校一向不愁未来,更不愁女儿,现在只看着不靠谱马斯坦古咬下一口圆面包。

“马斯啊,我有一个问题,”中年男人两个聚在一起晚上八点半都醉醺醺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你说人要是明知道生不出来那么可爱的小姑娘,为什么还执着于做爱呢?”可是在战友家里偷偷讲这种发言还是挺奇怪的,罗伊。

————————
“您应该也看看自己。”把那双手绑在床头,金布利细细抚过洁白的胸膛,手指顺着肌肉的沟壑划到腹部,在肚脐周围按复杂的轨迹画圈。像不熟悉的炼成阵,罗伊的头脑不自觉开始分析可能的符号。
“您是在害怕吗?”一字一顿的声音响在耳边,金布利温暖的掌心按着他下腹缓慢移动。
“只是觉得你像个搞邪教的,普普通通地做不够吗。”
所以说您不懂的还有很多啊。金布利叹息地微笑,流畅地继续仪式性挑逗“我在希望能更多的为您考虑。让生命与浪漫的基础只沦为低级的生理触动,就算对军人来说也太可怜了一些。”
什么玩意啊,想反驳这种上床也要讲理论的变态,罗伊却在开口前听见自己的无意识呻吟。咬紧牙控制气息,上校皱着眉想色情美学的实践和发展。
“要打赌吗,您今天会在这里哭出来的。”
小瞧军人的尊严会有什么后果?就是被允许一步步亲手打碎它。傲慢的艺术家很清楚他得到了什么,他也相信过于亲密的关系里给予应基于掠夺。

麻痹的热流在身体里漫延开来,呼吸声和细碎哼喘下胀满的痛感被合理化,罗伊能清楚地明晰对方在他身上的每一个动作,却理不清自己的状态。
随着运动节奏的变化滑出的声音好像真的带上了哭腔,上校闭上眼睛不去听,没必要判断自己是怎么想的。
“承认吗?就像您的同情心现在成为了对国家的责任感,这份愉悦”金布利捂住上校的口鼻,“是所谓美和真理最直接的表达。”

——————

料想他可能的买家也该联系得差不多了,按理说是巡展南下的时机了。罗伊系好制服外套的风纪扣,转过身送给床上的金布利一个还从未主动过的亲吻做别礼。
过程会比计划的缠绵也是意料之中,罗伊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画家的临时公寓才想起蹭掉嘴角的湿痕。
现在回军部剩下的文件还看得完吧?就是没有时间擦玻璃了。


圣特拉市的街道规划是亚美斯特利斯一贯简朴审美的集中体现,现在落雪之后店铺挂起通电招牌,一片暖澄澄的反而在冬夜更显得温馨。街上马斯坦古裹着羊毛围巾,手插进皮大衣的口袋里。
“您还是一样美丽呢。”被屋檐阴影下的白礼服变态讲了自己讨好女性的常用发言。
“怎么了,首都的初雪对自由的画家也有一样的吸引力吗?”这个时候雪还没停,落在头顶细密的化成水珠打湿额发。
“这种贫乏的国家还不至于就雪夜谈什么差别,有吸引力的一直是您。”
风流出名的上校觉得自己也许能理解艺术从业者总是过份浪漫的措辞,叹口气说可是他着急回家热汤。

“你先去把洋葱切了。”脱下被打湿的外套,罗伊觉得必须要破坏成年人之间见面就上床的优良传统。
结果就是这个家伙还挺会做饭的,罗伊端着热咖啡看他用自己少得可怜的食材储备在厨房里忙活。
“您橱柜里的豆芽们也许可以直接拿去下一届的现代自由展。”金布利用盆盛出包菜红汤,因为发现没有足够的土豆泥面包而给自己找出片土司。
“看见我们国家英雄的日常生活质量真是让人无法安心,”金布利笑着看罗伊在汤碗认真地翻出小蘑菇,“为了社会的未来,我只能留下来一直照顾您了啊。”
... ...“你一向对谁都这么讲话吗?”
“您为什么判定我有过其他人。”

被你的英俊气到
最近复习了,把我遗失的墙头搞起...

最近复习了,把我遗失的墙头搞起来

最近复习了,把我遗失的墙头搞起来

一蓝蓝路一
🐟 晚安💤

🐟                                 晚安💤

🐟                                 晚安💤

砂之果实

【授权翻译】【钢炼|金莎】bellyache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2824046/1/bellyache

作者:bergamots

金布利×莉莎,有non-con暗示,雷者勿入

猜测标题由来与Billie Eilish的同名歌曲有关,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以下链接进一步了解 :
https://www.songmeaningsandfacts.com/meaning-of-bellyache-by-billie-eilish/

* * *

第一次见到她时,他为她的外表感到讶异。她是个纤瘦的小家伙,由于幼时没养好,战时供给又糟糕,有些营养不良。她把...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2824046/1/bellyache

作者:bergamots

金布利×莉莎,有non-con暗示,雷者勿入

猜测标题由来与Billie Eilish的同名歌曲有关,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以下链接进一步了解 :
https://www.songmeaningsandfacts.com/meaning-of-bellyache-by-billie-eilish/

* * *

第一次见到她时,他为她的外表感到讶异。她是个纤瘦的小家伙,由于幼时没养好,战时供给又糟糕,有些营养不良。她把自己的步枪当命根子一样抱着,军营里那些较大的集会她总是不去。她周遭总包围着流言蜚语。人们把她理想化了,他们崇拜她,尊她为死亡天使。

她从不射偏。

她从不失败。

她从不停手。

他乐意多了解了解她,而不只是知道作为传说素材的她。他能对她产生共鸣。人们也会议论他。不是近乎出于崇敬的那种议论,而是出于畏惧。他为战友们对他俩采用的双重标准感到费解。他俩同样是有条不紊、精准无误地捕杀猎物。他俩抬手执行任务时同样毫不犹豫。他曾想过,这也许是老派的性别偏见,那种贬低她的价值,更贬低她的作为的偏见。

这里人人都是刽子手。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计较他们像这样划界。

佐尔夫·J·金布利认定,他有比一块沙漠玫瑰*更重要的事要操心。他还有那么多伊修瓦尔人要杀,还有那么多白痴兵员要管。他享受权力,他还没有虚伪到不承认这一点,但有些形式的权力他不那么享受。处理战争相关的庶务实在枯燥乏味,还害他无法好好进行自己真正该进行的战斗。(作者注:本文中的“沙漠玫瑰”指矿石,而非同名植物。)

在战场上使用炼金术,那才是他的归宿。规则很简单:要么杀人,要么被杀。他对沙石施术,对建筑结构施术,看着那些沙漠鼠辈四散奔走,哭喊求饶。入耳的只有枪弹打在岩石上的声音,呼啸的风声,以及用炼金术完成任务后剩下的空虚。

他炼成时从来都不假思索。说到炼金术最纯粹、最本原的层面,理解环节对他而言毫不费力。他甚至根本无需思考分解这个环节。他的炼金术会撕碎一切。除了找出最薄弱的地方,利用这个弱点,他的炼金术根本无需遵循任何逻辑法则。重构才是他最喜爱的环节,是他的知识真正契合的地方,正因为这个环节,他那些理论才不只是突触间传递的电流。正因为这个环节,他才不只是一个名字:不只是佐尔夫,不只是金布利,不只是少校、炼金术师、甚或红莲。看看他,他不再只是他,而是在以他的存在本身和他绝对破坏的能力公然藐视神祇。尤其讽刺而令他称心的是,伊俢瓦拉教视炼金术为禁忌,认为它是对伊俢瓦拉神的伟大力量的蔑视。金布利亲自见证过力量。在远处爆炸的每一声回响里,在他亲自沐浴的每一场血雨中,他都能切身感受到它。其他军人尽可以私下议论,说他做得太过了,可他们错了。死就是死。生就是生。不存在所谓的“仁慈地杀死”。

对这些伊修瓦尔人而言,具体怎样死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他们怎么死都不可能死得有尊严。不管他们怎样死去,他们的鲜血都会渗进他们神圣的土地,他们的喉舌都会哽咽着求神拯救他们和诅咒敌人。不管是死于狙击手射出的一发子弹,还是死于他的双手,他们都要死去,都要回归这片没能保护他们的土地。

金布利喜欢看着他们死去,好让他们明白,他们死时不会没有人看着,好见证这种最古老的炼成形式的。死亡不过是能量的炼成:动能也好,势能也罢。对他的炼金术而言都一样。它不像豪腕之炼金术师的那样有棱有角,也不像铁血之炼金术师的那样明确可期:他的炼金术如同他左掌心的月亮般易变,又像他右掌心的太阳般暴烈。

每个伊修瓦尔人死去的方式都不一样:皮肤显然是最不堪一击的,纤维拉扯着肌肉吱嘎作响,那声音他百听不厌。但他更喜欢那些更为复杂的方式。有时他的炼金术自相纷争,日与月互不相让,那是他按部就班地令某人的骨髓沸腾、蒸发之时。这声音要更为柔和,它减弱较缓,仍能有个喧嚣强劲的尾声。枪声则太过精准,太过置身事外,太过转瞬即逝了。也许这就是他对他的小沙漠玫瑰所受的待遇如此不满的原因吧。是,她是很中看,可她杀人的手法太不中用了。

金布利总能认出怯懦的人。

* * *

出现了。忽然间,拼图的碎片在金布利眼中自行理清了。旧识,朋友,恋人——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如果谁说在战争时期有哪个军人没有个炮|友的话,那绝对是扯谎,人人都有。就算隔着一里地,金布利也能看出,尽管他俩一副悔恨内疚的模样,他们内心还是有一小块地方为自己的所为而自豪,还有更大的一块地方在以为他们骗过了其他人。他们就算有意声张也不可能更明显了,这幅图景真叫人恶心:一对不幸的恋人在战场重逢了。军士们也会议论他,议论他如何干脆利落地烧毁一切。金布利觉得,要不是焰之炼金术师显然已经在觊觎至尊之位了,他跟自己倒可算志同道合。不过他反正也已麻木不仁了:他每天都得看着成百上千具尸体在沙漠的骄阳下燃烧。他是个决心坚持到底的人,是个一旦做出选择,就不再纠结于伦理问题的人。金布利欣赏他的决断。

他的沙漠玫瑰则过于远离尘嚣了。她跟观瞄手一起蛰伏在阴影中,一旦放下瞄准镜,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高高据守在马尔喀地区*一座废弃的阿曼瓦塔*上,从那里,她能鸟瞰战争全局。(作者注:马尔喀和阿曼瓦是作者自创的伊修瓦尔语词汇。阿曼瓦是一种用于礼拜的小型建筑,类似于社区教堂/寺庙/清真寺。马尔喀地区因流经伊修瓦尔的河流而得名。)

莉莎·霍克艾并未明白。

* * *

一天夜里,他一直等到他们完事。他必须承认,他们非常谨慎,简直令人称奇。其实这会指挥官们根本就不在意军规这种事——传闻运送供给的列车还没到交战区,就被炸了,抢了。他看着马斯坦溜回自己向东数百米的帐篷。他觉得奇怪,他们居然不说会儿私房话;他老围着这个军官生转,这表示他们的关系远比为满足肉|欲或维持理智而打|炮更为亲密。他等了会,心里不确定像这样接近她是否明智。他清楚,只要踏错一步,不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攥着自己横流的肝肠,或是眉心中弹而亡了。但他迫切需要她理解,这种需求战胜了他的理智,于是他迈向了她的帐篷。

他弓身钻过门帘时,她已经在等着他了,手里松松地握着一支手枪。他举手表示投降。她眼神疲惫,嘴抿成一条线,蜷缩在行军床上,空气中性|事的气味仍然清晰可感。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瞪着他,蜷得更紧了。

“狙击手,”金布利开口了,她扬起枪管,重新握了握枪。令人不安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尴尬地蔓延开来。

“不管你准备放什么屁,”她终于低声说道,“我开枪都不会犹豫的。”她的声音全无惧意,她的手臂丝毫不抖。尽管此时已是下半夜,他们都清楚他们的一天很快就要开始了,金布利还是感到意外。她脸上已经刻下的深深的纹路也没有流露出一丝感情。

“可你不会开枪,”他立即答道。他暗自盘算,觉得她不大可能当真对上级军官开枪。她太喜欢服从权威和常规了,她喜欢与此伴生的克制。“你知道那些擅离职守的人会怎样。这里没有法庭。人人——”他向她靠近了一步,享受着被装了弹的枪指着脑门的刺激感,“——都只顾得上自己。”暗示的话语像蜂蜜般从他舌尖滴落,他无比愉悦地注意到,她的手臂绷紧了。他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步调,直到他伏在她上方。她仍然没有开枪。

他蹲下身,正面对上她冷酷的眼神。他闻见了她身上的汗味,这独有的气息在他舌尖上沸腾炸裂。她覆着汗的肌肤在油灯摇曳的光下闪烁。她跟他眼中的沙漠玫瑰分毫不差:被严酷的环境造就得坚定不移。她冰冷、尖锐,金布利疑心她的舌头也跟她这副模样一样锋利。她深深地喘息着,手中的枪还指着他。他的手搭上了她的床沿。

莉莎·霍克艾并未开枪。

起来搞船啦!

老金n连
有包含那什么...麦金

老金n连
有包含那什么...麦金

pestfox
穿白西装都是变态系列 【金步利...

穿白西装都是变态系列

【金步利】【the son】

穿白西装都是变态系列

【金步利】【the son】

白起

呐,约稿,我约你,一只金布利的大头
少女漫和大眼萌画风不要,希望偏原作
如下图
想画的联系我昂

呐,约稿,我约你,一只金布利的大头
少女漫和大眼萌画风不要,希望偏原作
如下图
想画的联系我昂

白起

钢炼!我太爱他了!
这是我最爱的人造人
和最有魅力的炼金术师!

钢炼!我太爱他了!
这是我最爱的人造人
和最有魅力的炼金术师!

东川摆

趁我今天一腔鸡血能画就多画点
一天之内上课做作业看片还画了三张儿童画我夸夸自己x
祈祷p3不压图  p4是和小姐妹的聊天截图:D

趁我今天一腔鸡血能画就多画点
一天之内上课做作业看片还画了三张儿童画我夸夸自己x
祈祷p3不压图  p4是和小姐妹的聊天截图:D

听到答an的人
巨型脑洞 只是想摸鱼了:) 他...

巨型脑洞

只是想摸鱼了:)

他俩莫名很像,同为主角的对手思想却十分有深度 (还都戴帽子


萌新一枚,手残党

巨型脑洞

只是想摸鱼了:)

他俩莫名很像,同为主角的对手思想却十分有深度 (还都戴帽子




萌新一枚,手残党

Ti-iT

了解一下,了解一下。


P2 2015画的当时印了明信片,现在好像还剩了几张(…………

了解一下,了解一下。


P2 2015画的当时印了明信片,现在好像还剩了几张(…………

三津骨Mitushone

试着画了一下,须须真的是点金之笔

试着画了一下,须须真的是点金之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