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泰亨

39.8万浏览    33735参与
ARMY💜
【181018 新闻】NEWS...

【181018 新闻】NEWS1更新:
[官方立场] 防弹少年团, 与Bighit续约7年 "尊敬方时赫"

7人全员续约bighit7年

新闻部分内容大意:
Bighit表示,给在全世界取得最高成就的艺人最好的待遇是bighit的哲学。将进一步加强目前有100多人规模的防弹少年团专门小组,有体系的进行全面投资和支援。

对此防弹少年团表示"对从出道之前到现在向我们展示未来的展望,且不仅仅是音乐,更教给我们看世界的方法的方时赫精神感到尊敬"并且表示"会与一直以来倾尽全力支持我们的BigHit一起为全世界粉丝展现更加帅气的样子"
新闻链接:http:/...

【181018 新闻】NEWS1更新:
[官方立场] 防弹少年团, 与Bighit续约7年 "尊敬方时赫"

7人全员续约bighit7年

新闻部分内容大意:
Bighit表示,给在全世界取得最高成就的艺人最好的待遇是bighit的哲学。将进一步加强目前有100多人规模的防弹少年团专门小组,有体系的进行全面投资和支援。

对此防弹少年团表示"对从出道之前到现在向我们展示未来的展望,且不仅仅是音乐,更教给我们看世界的方法的方时赫精神感到尊敬"并且表示"会与一直以来倾尽全力支持我们的BigHit一起为全世界粉丝展现更加帅气的样子"
新闻链接:http://t.cn/EzGtcFo

ARMY💜

【181018官推更新】[#今天的防弹] Thank you, Berlin! #防弹少年团心中开满了阿米花🌸 #柏林第二次公演 ​​​

【181018官推更新】[#今天的防弹] Thank you, Berlin! #防弹少年团心中开满了阿米花🌸 #柏林第二次公演 ​​​

❤ BTS (•ૢ⚈͒⌄⚈͒•ૢ) XIA 💣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啊 😭😭😭


cr.logo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啊 😭😭😭


cr.logo

山海.

🐯默默记得他说裤子大了想找针线缝一下    默默在超市给他买了针和线
酒舞让我哭泣😭

🐯默默记得他说裤子大了想找针线缝一下    默默在超市给他买了针和线
酒舞让我哭泣😭

rice_ricesea
😆💜去买小面包的金薇薇

😆💜去买小面包的金薇薇

😆💜去买小面包的金薇薇

rice_ricesea
tata smile 温柔照...

 tata smile

温柔照顾他儿子的金薇薇

 tata smile

温柔照顾他儿子的金薇薇

草莓兔子🐰🐯

我还怕他们解散吗?😁😁😁
(本来还有一年多才到期,现在立马就续约了!证明他们都想和彼此在一起!😘)

我还怕他们解散吗?😁😁😁
(本来还有一年多才到期,现在立马就续约了!证明他们都想和彼此在一起!😘)

战术核能手电

【BTS/正泰】定制品【全文一发完】

·现实向的乱搞,试一下以前在日圈的无病呻吟风,回头看了一遍想弄死自己,ooc到吐

·抱歉让宝贝们阅览这种东西


是突然亮起的光。

动一动就会咯吱作响的椅子,昏黄射灯在四周老旧图书馆的陈腐棕木阴暗中辟出暧昧的界限,冒着泡儿的咖啡泼洒了两滴在泛黄书页上。

见田柾国醒了,对面的书卷便缓缓被合上,抬眼一张非人的脸。并非面目可憎的非人,而是一尘不染的圣洁,按照神话故事的描述定制成的五官。提着书脊轻轻一抖,插页画像飘落,微尘沾染不了皓白塞勒涅。

声音也是墨色云巅天际的呢喃。是见到了你的恩底弥...

·现实向的乱搞,试一下以前在日圈的无病呻吟风,回头看了一遍想弄死自己,ooc到吐

·抱歉让宝贝们阅览这种东西

 

 

 

 

 

是突然亮起的光。

动一动就会咯吱作响的椅子,昏黄射灯在四周老旧图书馆的陈腐棕木阴暗中辟出暧昧的界限,冒着泡儿的咖啡泼洒了两滴在泛黄书页上。

见田柾国醒了,对面的书卷便缓缓被合上,抬眼一张非人的脸。并非面目可憎的非人,而是一尘不染的圣洁,按照神话故事的描述定制成的五官。提着书脊轻轻一抖,插页画像飘落,微尘沾染不了皓白塞勒涅。

声音也是墨色云巅天际的呢喃。是见到了你的恩底弥翁吗?为什么下人间来了呢?

“二选一,过去和未来,你想看哪个?”

他开口时,破碎的水银月光就叮铃作响。

田柾国眨了眨眼。

看看过去吧。

田柾国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也一概没有头绪。

那先弄明白我是谁吧。

 

 

 

 

 

原来书不是文字,鲜活的画面竟在其上跃动鲜明。

田柾国看到了自己的轨迹。

自己是戴着面具的表演者啊,还挺酷的。婆娑着凹凸的硬壳书封,把自己的忐忑不安和汗如雨下都看了个遍。

这些只有田柾国存在的镜头,哪怕有旁人的出现也是模糊不清。约莫有一丝理解困难?不知道被谁说了什么,脸上泛起难以察觉的恐惧;不知道去了哪里、碰到了怎样的一群人,面对偌大的城市惶恐攥紧了衣角、怯生生抿紧了下唇;不知道镜中人是谁而盘腿坐在地板上的人又是谁,模糊了自我认知的界限、站在白炽灯下彷徨;不知道究竟是星海落在了地上还是自己跃腾在银河,热闹沸腾的星点包围下握紧了什么,曾经自我怀疑的不安等价交换来了笑容的灿烂光芒。

书被收了回去,夹住书壳的手指也如柔软月光的细腻,在众星中成为离自己最近、最耀眼的一颗。

月亮没有说话,田柾国却像无数次深夜的孤独那样,抬头仰望着他。

“目前为止还挺满意的,”田柾国说。

闻言,他勾起了嘴角。

“不看未来,有些可惜。”他轻声说,月光洒在平静大海。

田柾国摇摇头。既然自己已经有了面对未知的勇气和力量,去接受这样的惊喜或惊吓,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下一项。”

是在走流程吗,田柾国晕晕乎乎地想。

书页往后翻,凭空出现一支轻飘飘的羽毛,笔尖插在悬浮空中的墨水瓶中。

他抚平书本,规规矩矩地摊在屈起的大腿上写着。

“手。”

他提笔。

“脚。”

素黑泅开。

“嘴。”

笔尖轻轻地摩擦着羊皮纸。

“耳朵。”

他抬头看了眼田柾国。

“眼睛。”

他笑了笑,顿笔。伸手,指着田柾国身上那些部位的对应之处。

“还有心脏,胸部和鼻孔,都给你做两个,怎么样?”

 

 

 

 

 

两个啊?

两只手是不错的选择,只有一只手的话,游戏手柄的另一侧就无法握住了。两只脚也必须要有,缺少一条腿就不能跳舞了。

而手脚要是都只有一边,怎么才能穿越那么长的距离去揽他入怀呢?

田柾国呆了大约零点零零零一秒,让一个身影在自己眼前闪过。

耳朵也要两边的好,这样才能准确地捕捉到那最包容动人的声音。眼睛没有两只怎么行啊,当然要完完整整地将美丽收进眼底,欣赏美好时缺失了一半那也太过可惜。鼻孔也要两个,用来更好地感受沉稳的味道。这样感冒时被塞住一边鼻孔的话,还有另一边,也不怕不能呼吸了。

但是嘴巴的话,一个就好了。

他害怕孤单呀,却又不习惯面对自己以外的陌生人。所以对着练习室的镜子自言自语,把所有的情绪都愤然转交给另一个世界中的自己。

吵闹中插入了另一个声音,软软地包裹着自己,说,我怕你孤独,所以我来了。他出现时就万籁俱寂,明明怀抱着深沉的力量,却在被打断后便飘渺消失。

不要打断他呀。田柾国挪了挪位置,面对着他坐下,将镜中嘈杂吵闹的自己噤声,隐匿在了他瘦削的肩后。

只要一张嘴就够了,田柾国的房间里走进了另一个人。以后不用再和自己吵架了。万一两张嘴的喧嚣,盖过了那好不容易才浸润自己干涸内心的平缓低语怎么办。

自己的吻,也只留给了那张完美契合的双唇。

田柾国突然窒了一下。

他脑海中勾勒出另一张嘴的模样,上唇厚,下唇薄。与自己的形状恰恰相反,就是那“完美契合”。

他吻过他吗?

答案是肯定的吧,否则怎么能如此明晰那唇瓣的柔软和动情时的微颤呢。

他低头,盯着自己的左胸口。指尖犹豫着,覆上了那鼓动得令他困惑的心跳。

 

 

 

 

 

月亮似乎有些不高兴,恢复了他应有的清淡漠然,微微蹙眉。

可他还是答应了田柾国的需求。这样无奈的神情和温柔的退让,勾着田柾国心底隐约存在却又细节朦胧的即视感——自己在哪里也无数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来着?

“但是,心脏的话还是给你两个吧。”他继续在书上写画,蓬松的羽毛尖抖得空气发痒。“这么重要的东西,有个备用的比较好哦。”

这样,在左边的心脏被刺穿的时候,右边还能继续活下去。就算一颗心被打碎了,另一颗还能保持完整。

“抱歉,这个也只要左边就好。”

这次田柾国没有多加思索。

两颗心的躁动会让他疯狂的。心跳声太大,就听不到别人的心情了。

拥抱是这个世界上最窝心的动作吧。他总是那么热情,喜欢高昂着情绪把手臂抬得高高的,勾住被他拥抱者的肩膀。田柾国恰巧内敛,在他抱上来时,更习惯于轻轻地回环住他单薄的腰。

贴在一起时的紧密无间。扑通、扑通。

皮肤有多厚呢?田柾国猜,一毫米不到吧。肌肉又有多薄呢?戳一戳,指尖都不够陷进去。

扑通,扑通。

留下左边的心就够了,这样在相拥时,正好一边一颗。左边是你,右边就是我,右边是你,那我紧紧跟在你左侧,将彼此的生命融进自己。

自己被拥抱过好多次。他总能看穿田柾国波澜不惊表面下的情绪,恰时地给予温暖的怀抱。以前总是缓解紧张,后来习惯了舞台,便不再需要那例行一抱。获奖时的喜悦,催动着血液奔涌,两人都第一时间望向彼此,离开镜头就紧紧相拥。他也有小小的坏心眼,知道田柾国完全信任他,做游戏时接到间谍任务便第一时间跑去骗傻乎乎的“小国宝宝”。最后他的兔宝宝不仅被蒙得团团转,还给所有人冤枉成了那个“间谍”,失落地盯着地板。他又觉得可怜又觉得好笑,内心大呼着可爱,悄悄把委屈小兔拉到身边,揽进臂弯。

他的胸膛暖乎乎的,心脏跳动总是那么清晰坚定。

他们都只有一颗心。

田柾国只要一颗心。

两颗心脏太过完整,会渐渐忘却灵魂的本源就是残缺。被两颗心脏的跳动声麻痹了感觉,那要怎么才能感受到另一人的温度呢。

田柾国的胸腔鼓鼓发胀,有什么东西急促地挤压着他的肺泡、心脏,骚动直教他不安。

这是怎么了,是哪里开始的这样躁动的感情,名字又叫什么。

他不着痕迹地快了呼吸。

 

 

 

 

 

他不紧不慢地划下几笔,微微点头。

“只剩最后一个了。”

一双盛满月光的眸子看向自己,田柾国被他擒着,无法转移视线。

“你需要眼泪吗?”

 

 

 

 

 

“有人觉得眼泪可有可无,大胆选择舍弃也是没问题的哦?”

见良久没有反应,他估计田柾国是陷入了不想要、却又不敢抛弃的进退两难,好心提醒道。

虽然田柾国没有在纠结这一点就是了。

“好。”

田柾国还是对这提示表达了谢意。

转眼便愣了愣。仔细端详了会儿面前人。

他是有些傻乎乎的样子,经常眼神放空,无念无想,看在田柾国眼里不禁觉得有趣。他的关心也很神奇,经常推断错了理由,傻啦吧唧地跑过来就对自己一顿安慰,最后摊开一说,双方都莫名其妙。

“啊,柾国不是因为这个而低落吗,”他挠挠后脑勺,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

弄得田柾国又好笑又无奈。

虽动机不对,结果是对了。他轻重恰当的大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背,呼噜着自己头发蓬蓬的后脑勺时,田柾国总会被传染到他暖烘烘的体温。

真是笨拙的温柔啊。

那丝即视感终于浮了上来,田柾国觉得脑袋里有一根弦突然绷了绷。

可是他又比谁都坚强,甚至逞强到让田柾国无法呼吸地心疼,垂头,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得比他还凶。

所以,眼泪还是需要的吧。他既然已经做了那个坚强的人,那自己就做能让他依靠的温柔好了。

“是要的呢,”羽毛笔停留在纸张末尾画了个小勾,点了点。

“味道的选择有要求吗?”

造物的天神扳着手指,慢慢给他数着。

各种味道的泪水都可供挑选。

常规的当然是咸。0.6%~0.8%的盐含在泪水中。这种泪水没有太大的特别之处,适用范围广泛。颜色也是浅海的蓝,虽然难以沾上更绚丽的模样,胜在返璞归真的单纯。是保险的安全之选。

其他的就有所不同了。酸味的泪水,就像橘子汁,淡淡地透着橙色。而甜味的泪水,就是草莓的浅粉。酸甜本就难舍难分。笨蛋似的他经常接不到田柾国那些细腻的小心思,气得田柾国心都被小醋包泡成一团。最后察觉时,小动物似地蹭过来,讨好地给他的宝贝搂搂抱抱、捶捶肩背。再讲着他标志性的天马行空童话,过不了几句,故事里的无厘头乱来就把田柾国逗笑,眼角泛着淡淡的粉,窸窸窣窣地又黏在一起。

要是浅粉变深了,晕染着成了透明的水红,甜味就要被辛辣盖过。他们当然也吵架,小打小闹也有,兹事体大的也少不了。田柾国本是激动时就多流泪的体质,但好歹不至于连话都不会说。他则容易被急得语无伦次,最后默默坐到一边抹起脸。缄默后先抱过来的是他,他从来受不了辣味。先说对不起的却是自己,自己也不想看到他被辛辣冲得眼鼻红成一片的难受。

苦和咸一向分不开,却比海水更深、更涩。保守秘密实在太难,他们必须在这个冥顽不灵的社会中妥协,怎么可能不苦。但“真爱至上”,灰扑扑的苦涩泪水终究不频繁。再怎样令人皱着眉眯起眼,一滴酸甜抵消不掉,那就用整整一杯橘子草莓混合果汁来洗刷苦涩。苦涩的尽头依然是明亮的淡粉,似是飘渺不可捉摸。其实也没必要去抓到那存在,香甜的粉雾早已氤氲缭绕着,浸入了二人肌肤每一寸。

田柾国恍悟了令他骚动而又怀念的感情的名字。

原来头顶的光亮并不是灯光。脚底的地面和身侧的书架都开始崩塌,褪色成高朗的云朵亮白。像是随着疾驰的鼓点和连绵的电吉他、贝斯。沉闷的深棕图书馆伪装骤然被扬起的风撕裂,卷去了残片,露出背后比最大的大陆还宽,最深的海洋还辽阔的无垠苍蓝晴空。

瞬间开朗的晴日让田柾国眯了眯眼。

他恍惚看见羽毛飘落。

两人依然平稳地坐在柔软云端。

对面人最后落笔,告诉田柾国程序顺利完成了。

“其实,泪水真的要保留吗。”他看着田柾国,轻轻地说。“我还是希望你能活得幸福一点,多笑笑的好,泪水不衬你。”

田柾国眨眨眼,抬手用袖子抹了抹眼底的潮湿,笑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

“保留吧,”田柾国说着,吸了吸鼻子。

“能笑,也能哭。体会过酸甜苦辣,察觉所有丰富情感的形态,最后才能真正品尝爱的味道。这就是幸福。”

 

 

 

 

 

出口在田柾国身后悄悄出现。一扇镶着黄金暗纹的白色大门,等着田柾国去推开。

离开前他向造物者致了谢,自己的要求一个接一个,给添麻烦了。

田柾国盯着比自己还要纤细许多的神,浮上水面的即视感露出了冰山一角。

神明把书抱在手上,端过悬浮在空中的咖啡杯喝了一口。

咖啡?怎么会有冒着细密咕噜气泡的咖啡?

他大步返回,径直来到造物者面前。月亮被他吓了一跳——不,不是月亮,田柾国看见了他身后躲藏得极好的一双洁白羽翼。

田柾国潜意识认为这名造物者是不爱喝咖啡的性格,探头往杯内看了眼。

造物者有些局促地红了脸,干咳两声说,这个是可乐。

啊,是可乐。

因为不端个咖啡杯好像就少了那个气势,所以用马克杯装着冰可乐,反正都是棕黑的液体——

田柾国打量起造物者深邃的轮廓、比下唇要饱满许多的上唇、鼻尖一颗小小的痣点、独特而具有代表性的“单——双”眼皮。

最后直直望进那双深海星眸眼底。

田柾国皱起眉:

“那个,我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造物者紧张得翅膀都瑟缩一团,颤巍巍地抖动着。

他点了点头。

田柾国凑近一步,仔细端详,果然在他右眼底找着了那棕色的小点。

“我在哪儿见过你吗?”

田柾国眯起眼,微微歪了头。

 

 

 

 

 

END.

 

【是梦啦,是小国做的梦啦,梦醒之后哼哼就睡在小国怀里啦!】

【网易云这首歌是要开音乐包/单曲购买才能听的,所以有兴趣的宝贝们可以花个2块钱听一下,歌词也来自网易云,贴在下面啦】


《オーダーメイド(定制品)》 - Radwimps


きっと僕は尋ねられたんだろう

一定有个人问过我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誰かに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

"未来と過去どちらか一つを

“未来”和“过去”的其中一个

見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

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个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个

 

そして僕は過去を選んだんだろう

然后我一定是选择了“过去”吧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更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なれますようにと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我希望能够懂得什么是“回忆”

続けて誰かさんは僕に言う

然后那个人又对我说

"腕も足も口も耳も眼も

手臂脚嘴巴耳朵眼睛

心臓もおっぱいも鼻の穴も

还有心脏胸部鼻孔

二つずつ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我各给你两个

いいでしょう"

这样很不错吧?

 

"いいでしょう"

很不错吧?

 

だけど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よ

但是我拜托了他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

嘴巴的话一个就够了

僕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

因为我不希望自己跟自己吵架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

因为我希望能够只和一个人亲吻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

想要忘记可是却无法忘怀

こんな想いを何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感情叫做什么呢?

 

少し不機嫌な顔のその人は

那个人有些不高兴

また仕方なく話し始めた

但又无奈的继续说

"一番大事な心臓はさ

最重要的心脏

両胸に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我给你左右各一个吧

いいでしょう"

这样可以吗?

 

"いいでしょう"

可以吗?

 

またまた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

然后我又再一次的拜托他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僕は

不好意思

右側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

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わがままばかり言ってすいません"

真的很抱歉任性的要求这么多

 

僕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

因为我想跟我最重要的人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時はじめて

在初次拥抱的时候

二つの鼓動がちゃんと胸の

能够清楚地感觉到

両側でなるのが分かるように

从左右两侧传来的心跳

左は僕ので右は君の

左边是我的右边是你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僕の

左边是你的右边是我的

一人じゃどこか欠けてるように

让我可以学习到一个人是残缺的

一人など生きてかないように

让我不要学会一个人就该理所当然的过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

想要忘记可是却无法忘怀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感情叫做什么呢?

胸が騒がしいでも懐かしい

胸中在骚动但又感到怀念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感情叫做什么呢?

 

"そう言えば 最後にもう一つだけ

那么最后还有一项

涙もオプションですけようか

就是眼泪的功能

なくても全然支障はないけど

没有的话其实也不成大问题

面倒だからってつけない人もいるよ

也有人觉得麻烦所以没有这项

どうする"

那么你需要吗?

 

"どうする"

你需要吗?

 

そして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よ

然后我回答了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更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我希望能够懂得什么是“珍惜”

"じゃあ ちなみに涙の味だけども

那么眼泪的味道

君の好きな味を選んでよ

你要选哪一种呢

すっぱくしたり塩っぱくしたり

要酸味咸味

辛くしたり甘くしたり

辣味还是甜味呢

どれでも好きなのを選んでよ

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どれがいい"

你想选哪个呢?

 

"どれがいい"

选哪个呢?

 

"望み通り全てが

你的所有愿望都已经

叶えられているでしょう

实现了吧?

だから涙に暮れる

那么让我

その顔をちゃんと見せてよ

看看你被泪水浸湿的脸吧

さぁ誇らしげに見せてよ"

骄傲的让我看清楚吧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真的很感谢你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

不好意思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最後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最后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

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吗?

無相鴉雀

《余生离我远去》vmin「10-13」

  朴智旻只能说幸好金南俊不是表演班的,上课时间必须得和郑号锡隔着一层楼“异地恋”,否则朴智旻分分钟能被他们俩腻歪死。
  而且自从金南俊和郑号锡在一起后,朴智旻越发明白了什么叫秀恩爱于无形,根本不用那俩人主动在他面前眉来眼去,恋爱的酸臭味就自动像二氧化碳一样融合在空气里了,谁闻谁寂寞。  
  
  
  朴智旻这个人性子直,说话干脆,有时候忘了顾虑其它的,等把不太适时的话说完了才想起来察言观色。就比如刚才,他看见郑号锡从大清早去操场晨练到之后进教室上课以及此时此刻,都一直戴着蓝牙耳机,还以为他在听歌,课间时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听歌也能听清老师说话?”
  没想到郑号锡说:“不是啊,没听歌,我...

  朴智旻只能说幸好金南俊不是表演班的,上课时间必须得和郑号锡隔着一层楼“异地恋”,否则朴智旻分分钟能被他们俩腻歪死。
  而且自从金南俊和郑号锡在一起后,朴智旻越发明白了什么叫秀恩爱于无形,根本不用那俩人主动在他面前眉来眼去,恋爱的酸臭味就自动像二氧化碳一样融合在空气里了,谁闻谁寂寞。  
  
  
  朴智旻这个人性子直,说话干脆,有时候忘了顾虑其它的,等把不太适时的话说完了才想起来察言观色。就比如刚才,他看见郑号锡从大清早去操场晨练到之后进教室上课以及此时此刻,都一直戴着蓝牙耳机,还以为他在听歌,课间时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听歌也能听清老师说话?”
  没想到郑号锡说:“不是啊,没听歌,我在跟金南俊打电话。”
  朴智旻感到惊奇,“几个小时了也没听见你说话啊。”
  郑号锡笑容甜蜜,“啊,我们是没说话啊。”
  朴智旻懵逼,“那打电话干什么???”
  郑号锡回答得无比自然,“嗯?我听听他呼吸。”
  朴智旻一脸“你是不是有病”,对郑号锡翻了个白眼就不搭理他了,转过头来对金泰亨说:“你看你前室友,他谈个恋爱把脑子给谈坏了。”
  金泰亨显然持有反对意见,笑道:“你不觉得他们很幸福吗?”
  朴智旻整个人都不太好,摸着胳膊上及时配合出现的鸡皮疙瘩说:“他们幸不幸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有人这么黏我,那我会想打人的。”
  金泰亨甚至不知道怎么接。
  朴智旻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谁说话,一下子就慌了神,连忙双手抱住金泰亨的胳膊,下巴搁在金泰亨肩上,努力把撒娇这项与生俱来根本不用修炼的俗套技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金泰亨原本就没生气,见朴智旻可怜巴巴地冲他眨眼睛,简直想把他搂进怀里揉一把。  
  
  “我下次是不是要离你远一点了?”
  金泰亨偏过头故意这么问。  
  
  “不行。”
  求生欲极强的朴智旻说:“真的,我很怕别人黏我的,但你是我男神不是别人,对吧?你不黏我我就黏你。”
  金泰亨拍拍朴智旻的脑袋,“那你就好好黏着吧,别丢了。”  
  
  
  
 
  快到十二月中旬的时候,朴智旻突然接到校艺术团的通知,让他从下周一开始每天晚上去活动中心排练,节目内容没细说。
  朴智旻看着短信迷茫了一阵才恍然想起,“噢,我原来是个有组织的人”。他于是喜忧参半地去告诉了金泰亨,说以后不能每天都在寝室里陪金泰亨写方案了,他们俩晚上指不定是谁等谁睡觉。    
  金泰亨倒是挺替朴智旻感到骄傲的,毕竟免面试被直接邀请进校艺术团舞蹈部的一共也就两个人,圣诞晚会不算小场合,朴智旻还又一次没经过部门筛选就被定下了。    
  
 
  “紧张吗?”金泰亨问他。
  朴智旻诚实地摇摇头,“不紧张,高中就经常上台表演,有点儿激动有点儿期待吧。”
  金泰亨又问:“每天排练到几点?”
  朴智旻继续摇头,“不知道,连什么节目都没告诉我呢,得下周一去了再问。”
  金泰亨提议道:“那这个周末带你出去逛逛吧,下周开始大家都忙了。”
  朴智旻自然是答应,并且满心欢喜。  
  
  
  圣诞晚会的整体流程都是金泰亨辅佐他们部长一起策划的,到时候还要帮忙设计灯光、布置舞台,晚会前还得想方设法宣传,论忙碌,确实是金泰亨更忙碌。
  不过对门儿的金南俊和郑号锡也不轻松,金南俊他们部门要负责请领导、拉赞助,郑号锡刚好就是开学时免面试被邀请进校艺术团舞蹈部的另一个新生,理所应当地得和朴智旻一块儿去排练。
  但郑号锡顺其自然地提议周末不如四个人一起活动时,还是被金泰亨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朴智旻当时还觉得奇怪,问金泰亨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金泰亨回答说,不太方便。
  这句“不太方便”可太容易让人遐想了,朴智旻兴奋得一晚上没怎么睡着,还不敢翻来覆去,怕声音太大吵醒了金泰亨,等到后半夜实在困了,一颗悸动的心才缓缓平静下来。  
  
  
  金泰亨跟金南俊一样作息规律,就算这段时间忙到没法早睡,但早上还是会准点自然醒。
  醒来后金泰亨也不急着叫朴智旻,先轻手轻脚地洗漱收拾,然后出去给两个人买了早餐回来,又跑去对门找金南俊借了几个碗碟,把早餐从一次性餐具里倒出来,最后才踩着椅子中间的横杠上去轻轻拍了拍朴智旻的背。
  朴智旻睡眠质量轻,金泰亨起床洗漱时他就隐约听见声响了,只是昨天睡得太晚,白天醒时还很困,干脆就没自觉起来。但现在金泰亨已经过来喊他了,那他也找不到继续装睡的理由,只得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一动一歇地磨蹭着下了床。  
  
  
  “我们今天去哪儿呢?”
  朴智旻用力揉着眼睛问。
  金泰亨把他的手拿开,说:“不要这样揉眼睛,不舒服的话过来我给你看看。”
  朴智旻一愣,“啊?没,不是……习惯了一起床就揉一下,没不舒服。”
  “习惯了就改。”  
  
  金泰亨说:“下次起床想揉眼睛就过来。”
  “过来?”
  “过来。”  
  
  朴智旻一头雾水地趿拉着拖鞋挪到金泰亨跟前。
  金泰亨顺势双手凑过去揉朴智旻的脸,笑着说:“朴智旻,早上好啊。”  
  
  

  
  c11
  他们几个都不是本地人,虽说开学后朴智旻跟着金泰亨和金南俊四处逛过,但每次都不是很有兴致。
  他一不爱逛街,衣服几乎都去官网买,二对景点没兴趣,觉得哪里的风景都长一个样子,三吃东西只要管饱就行,至于特不特色有不有名完全无所谓,根本提不起兴趣。平时空闲下来都是能不动则不动,非得动,那身边必须得有金泰亨。
  所以出门前,朴智旻还特意先问问清楚:“我们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金泰亨从柜子里拿出相机包,打开检查内存够不够空、电池够不够电。
  “去拍照。”
  金泰亨说:“之前不是约好的吗?”
  “啊,对。”朴智旻眼前一亮。
  金泰亨回过头来对他笑,“说过很久了吧,结果太忙了,一直拖到现在,还愿意去吗?”
  朴智旻连忙脱了身上的外套,把刚关上的衣柜给打开,着急道:“去去去当然去,我先换套衣服,不能就这么去,穿得像个包子似的,一会儿半个身子都挤不进去你屏幕。”
  “不会。”
  金泰亨把朴智旻刚脱下来的外套拿起来又给他披上了,“现在不是秋天了,多穿。”
  朴智旻苦恼道:“可是上镜难看呀。”
  金泰亨说:“不可能的。”  
  
  
  
  朴智旻算是知道为什么金泰亨父母想旅游还得让金泰亨去做攻略了,这会儿也不知道金泰亨是从哪里找的路线,大清早就带着朴智旻出门,中途转了好几次公交地铁,等到了目的地,两个人都饿了。

  金泰亨从公车上下来时抬手揉了揉朴智旻的头发,动作自然又亲昵。
  “现在太阳大,我们先吃饭。”他说。
  朴智旻连连点头。  
  
  
  哪怕已经彼此熟络了,甚至亲近暧昧,但金泰亨每次对朴智旻有一点什么小动作时,朴智旻还是下意识小心翼翼,总觉得受宠若惊,很难像金泰亨做出某种举动时那样自然地接受。
  紧张通常会通过躲闪的眼神和紧绷的四肢明显地表露出来,所以朴智旻每次紧张时金泰亨都察觉到了,但金泰亨并不会有所表示,仍以最自然地模样与朴智旻交流,希望朴智旻也能跟着他慢慢放松下来。  
  
  
  
  
  车站附近有一条不宽不窄的路,大概只能容下一辆越野,旁边再塞一辆自行车。道路两旁都是装潢简单、面积很小,但气氛温馨的小店,路上来往的行人不多,且本地人很少,大多都是年轻旅客,像金泰亨一样背着相机,手里拿着小吃和饮料。

  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小孩儿在吹泡泡,和风一起飘到了朴智旻头顶,朴智旻伸手想戳破,但刚踮起脚尖,泡泡就飘得更高了。
  他失望地放下手,有意无意地瞥了金泰亨一眼。

  其实朴智旻这一眼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男孩子在大街上踮起脚来想戳一个泡泡挺让人匪夷所思的,结果还没戳到,着实有点儿尴尬。
  结果金泰亨瞥见朴智旻握紧的拳头,还以为他是想做什么又不敢,于是主动靠近了一些,牵起了他的手。像其他的情侣游客那样,阳光在脑后,行走的步伐很慢,十指紧扣的影子映在地上格外清晰。  
  
  
  不过说是牵手,朴智旻却总感觉金泰亨是把他的手当成了玩具,一直裹在掌心里揉捏。
  “好玩儿哈?”朴智旻忍不住问。
  金泰亨大方点头,“人看着这么瘦,手上肉倒是挺多。”
  朴智旻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夸奖,笑道:“是吧,软不软?”
  “好小。”金泰亨发自内心地感叹。
  朴智旻不服气,“是你的太大!”
  金泰亨说:“什么太……”话音还没落就发现差点开了个黄腔,他连忙改问:“对,你喜欢吗?”
  朴智旻点头如捣蒜。  
  
  
  “这里不是学校那条没有人走的路,而且是白天,你这样牵着我没关系吗?”朴智旻试探性地问。眼睛看着地上的影子,一边担心着,一边又把金泰亨的手握得更紧了。
  金泰亨似乎是在认真思考,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在意吗?”
  朴智旻说:“我不啊,我开心死了。”
  “那就好。”
  朴智旻:“所以,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要说了?”
  金泰亨:“嗯。”  
  
  
  这个简洁的回答跟朴智旻想象中有很大出入。他无意识地皱着眉,好像短时间内没办法给金泰亨什么反应。而金泰亨依旧是那副情绪不明显的样子,似乎丝毫没觉得他们的相处方式有哪里不正常。
  朴智旻又忍不住问:“你对所有人都……这样吗?”说着还晃了晃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过了一会儿见金泰亨回过头来看着他不说话,他又继续道:“就是……嗯,对别人,也能牵着他的手、陪他去跳舞、路上看见好吃的要给他带回来、给他拿行李,还担心他每天不按时吃饭睡觉,会……吗?”
  金泰亨轻轻笑了一声,捏了捏朴智旻的手背,问:“我哥说这类人叫中央空调,是吗?”
  朴智旻:“是吧。”
  金泰亨:“我不是。”
  朴智旻懵了一会儿才明白金泰亨的意思,情绪一下子就高涨起来,但他还是好奇,“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金泰亨并不抗拒这个问题,很自然地回答说:“再等等吧。”  
  
  后来朴智旻就没有再说话,但也没有把手从金泰亨的掌心里抽出去,同时金泰亨也握紧了朴智旻的手,似乎是想给朴智旻更多安全感,所以朴智旻并不担心。

  金泰亨没有拒绝他、没有反驳他、没有惊慌失措、没有吃惊诧异,只是用安抚的语气告诉他“再等等”,那他就会对金泰亨很放心,也愿意等。
  只是他耐心并不算好,具体还要看金泰亨会让他等多久。  
  
  
  
  朴智旻不像金泰亨,一年四季手都是暖乎乎的。金泰亨牵着他走了一路,最后干脆抓着他的手一起塞进了自己外套口袋里,裹着一层薄薄的绒,这才稍微温一点。

  “来之前我查过了,附近有火锅、日料、海鲜自助,还有其它的小饭馆,你有什么是不吃的?”金泰亨每次说话时都会把手机屏幕关了,哪怕不盯着朴智旻,也不会心不在焉。
  朴智旻没立刻回答金泰亨的问题,他在金泰亨的外套口袋里勾了勾金泰亨的手指,说:“以前别人都是给出一些选项或者根本不给选项,直接问我吃什么或者想吃什么,你是第一个问我有什么不吃的。”
  金泰亨皱了皱眉,道:“认识这么久了,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吃饭,我知道你的口味,还知道你选择恐惧,那我为什么要一直逼你做选择?排除掉你可能会讨厌的,我再替你决定你或许会喜欢的,这样不是很好了?”
  朴智旻笑了笑说:“你每次都考虑到我,我有点儿感动了哥哥。”
  比朴智旻小两个多月的金泰亨哥哥跟着笑了笑,“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你不用总去在意我是不是在特意为你做什么,那样会有心理负担的,不反感的话,接受就好。”
  朴智旻低着头说:“怎么能不在意,对我好又不是你的义务,你对我好了我就是应该感谢你并且回报你啊,不然我也太混蛋了吧?”
  “是啊,所以你并没有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应当,也没有得寸进尺地要求我做更多,同时你还说要感谢要回报,这不就够了?”金泰亨把手拿出来揉了揉朴智旻的后脑勺,笑道:“智旻,爱是相互的,首先我感受到你对我的感情了,我才会想对你好。”  
  
  朴智旻完全听错了重点,眼睛一瞪,在铺满阳光的宁静小道大声对金泰亨喊:“你是说你也爱我吗?”
  金泰亨又无奈又好笑,只得把手放回了口袋里,握紧了朴智旻已经暖起来的手,说:“爱,别喊了,路人以为我们吵架呢。”
  朴智旻接着喊:“不吵!舍不得!”  
  
  既然如此,朴智旻根本不想在意金泰亨为什么不立即跟他在一起,反正有没有那个正式的恋人身份,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也早就是了。哪怕金泰亨的很多观点他并不认同,不过他并不担心会出问题,毕竟到目前为止,金泰亨说什么他都听。  
  
  

  
  
  c12
  吃过饭以后,他们沿着路边的树荫散步,朴智旻走在里面,金泰亨走在外面。有车过来时,金泰亨就揽着朴智旻的肩往他身边靠拢,车开过去,金泰亨也不急着松开,仍然揽着朴智旻的肩,偶尔摸摸他仰起头时会往下坠的头发。

  两个男生牵着手总归是能吸引目光的,何况是两个看上去赏心悦目的男生。不过他们都没刻意理会,路上多一个人看他们一眼,金泰亨就转过头去看朴智旻一眼。
  朴智旻没去在意金泰亨眼神里是不是有别的什么含义,大概是温柔太清澈明显了,很难再找到其它的东西。  
  
  
  
  
  小路尽头是一片草坪,没有树,人不多,朴智旻走近了才发现草地是铺的假地皮,看起来很逼真,踩上去很软,冬天衣服穿得厚,坐着也不会不舒服。

  金泰亨坐在朴智旻身边,一手揽着朴智旻的肩,一手拿着相机给朴智旻看他之前拍过的照片。
  朴智旻怕金泰亨会累,没有完全靠在金泰亨身上,只得掌心撑在地上,半个身子往金泰亨的方向倾。撑久了就发现胳膊很酸,草地并不像看起来那么软。

  等他自己开始累了,想试着不使力,踏踏实实地靠着金泰亨的时候,金泰亨却把相机和揽着朴智旻的手都放下了。
  他偏着头对朴智旻道:“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问我,或者,有很多话想对我说?”
  朴智旻想也不想就点头。
  金泰亨没说话,轻轻抬了抬下巴,示意朴智旻尽管开口。
  于是朴智旻就直说了,“就是……我很好奇。你对我很好,你还说爱我,那让我再等等,是等什么?”说着还慌张地摆了摆手,怕金泰亨误会他的意思,急忙补充道:“我不是不愿意等啊,我会一直等的,但是我想要一个理由,不是要跟你吵架,行吗?”  
  
  金泰亨又把朴智旻的手握在掌心里,放在自己腿上漫不经心地低头玩他的手指。
  “当然,你想问什么都可以,不用这么不安。”
  金泰亨说:“我想再多了解你一点,只有这个原因,没有不爱你。”  
  
  可朴智旻更不理解了,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和初相识的紧张不同,他好像第一次在和金泰亨相处时感觉到尴尬、浑身不自在,想挽救又无计可施。  
  
  金泰亨看出朴智旻的无奈,在朴智旻的指腹上捏了捏,说:“嗯,我这么解释吧,如果是我哥的话,他当下喜欢一个人,一开始可能会谁也不说,一旦确认了对方的心意,他就会义无反顾地跟那个人在一起,之后再慢慢去了解对方、慢慢去经营这段感情。但我和他相反,我必须要完全了解那个人,比如脾气、性格、处事方式,甚至会想知道他的每一个眼神代表什么意思,我要清楚地确认我自己非他不可,我才会想和他在一起。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朴智旻也捏了捏金泰亨的手指,总算放心地半个身子往金泰亨怀里靠。
  “明白了,所以你是觉得你还不够了解我?”他问。

  金泰亨点点头,“你对一个人不了解,不清楚对方的性格和思维,以后或许会有很多争执和不愉快。两个人在一起有大半的时间都拿去冷战跟磨合了,久而久之就会疲惫,分开的可能性就更大,我不想那样。”
  朴智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出声来。
  他说:“哦,懂了懂了,你这是想跟我一辈子不争执不分开呀,所以拼命了解我。”
  金泰亨笑着碰了碰朴智旻的鼻尖。

  “不过是不是有点儿太理智了……”朴智旻说:“都快没有人情味儿了,好像谈个恋爱像谈项目似的,还得先实地考察,然后因地制宜?”
  金泰亨说:“你非要这么比喻的话,那不实体考察因地制宜,你觉得这个项目是不是就太草率了?最后失败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

  朴智旻整个人都趴在金泰亨腿上了。
  他说:“你这都是歪理,我讲不过你,你就快点儿把我摸透吧,我想立刻跟你签合同了,经理。”  
  
  
  朴智旻不得不承认,他的观点的确和金泰亨差太多了,有时还觉得金泰亨的一些想法简直打破常规让人无法理解。
  他们俩之间好像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但金泰亨似乎并没有要从此岸跳到彼岸的念头,他在想方设法把界点抹除,等鸿沟渐渐变成缝隙,最后不留痕迹。  
  
  

  
  
  c13
  金泰亨原以为朴智旻常上台表演,按理来说在镜头前应该收放自如,没想到真给朴智旻拍起照来,他整个人就立即从生龙活虎切换到年久失修的老旧机械状态了,僵硬得不得了。
  金泰亨没办法,只能半路更改计划,不拍照了,拍vlog,朴智旻在视频里偶尔露个脸还能自在一些。
  
  
  
  “天黑了。”朴智旻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说。
  几个小时过去,朴智旻看镜头的时候稍微放得开了,虽然不会有什么大幅度动作,但说话时并没有刻意转过头去。

  金泰亨录完朴智旻说的这句话就关机了,合上镜头盖,放回了相机包里。
  “明天想去哪儿?”他问。

  朴智旻把头靠在窗户上,脸朝着金泰亨,说:“看电影、KTV、电玩城、公园散步,网上是这么说的,说情侣约会都干这个。”
  金泰亨不解道:“你没有想去的地方?”
  “有啊。”
  朴智旻撇撇嘴,“我觉得咱们宿舍就很好,我想跟你穿着睡衣窝在床上玩儿一整天的手机,玩儿累了我闭着眼睛就能睡,你还可以把我当成抱枕,我身上肉不多,可能不太软,但是脸可以给你捏。”
  金泰亨笑着点头,“我明白了。”
  朴智旻也不知道金泰亨明白什么了。  
  
  
 
  后来朴智旻靠在金泰亨身上不小心睡着了,等金泰亨把他叫醒再迷迷糊糊地下车后,才发现这里不是终点站。
  朴智旻愣了一下,“下错站了?”
  金泰亨说:“没有,不回学校。”

  朴智旻一开始还在想,金泰亨平时都会尊重他的意见,但凡他开口了,那金泰亨肯定会在宿舍里陪他一整天的,到时候两个人无聊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看着,说不定就心猿意马了……没想到金泰亨竟然没带他回学校。  
  

  “去哪儿?”
  朴智旻跟在金泰亨身后嘟囔着:“我跟你说啊我的作息好不容易被你调回来一点,晚上肯定不能玩儿,要很早睡觉的。”
  金泰亨说:“睡,不玩儿。”
  朴智旻有点儿走不动了,扯着金泰亨相机包上的拉链,整个人都在往后使力,“去哪儿睡?我困了。”咱们不如回学校吧。
  金泰亨直接把朴智旻的手抓起来攥紧,转过头来笑着说:“现在十一点多,我们回学校的话宿舍楼都已经锁门了,你想麻烦宿管阿姨爬起来给你开门吗?”

  朴智旻想起上周有个学生回来晚了大概半个小时,然后被宿管阿姨拦着在楼下数落了半个小时的惊人事件,那照他们回去的那个点……
  “啊,那打扰了。”
  朴智旻只好乖乖被金泰亨牵着走。  
  
  
  一牵就牵到了酒店门口。

  朴智旻一下子愣住了,眨眨眼睛回过神后连忙把手从金泰亨掌心抽出来,表情夸张地小声吼道:“你还不是我男朋友呢!你就要跟我开房?我没准备好!”
  金泰亨被他问懵了,挑眉道:“你不是说你要很早睡觉?快十二点了,又不早睡了吗?”
  “那好吧……”

  朴智旻忍了很久,最后还是没忍住,凑近了在金泰亨耳边说:“咱们要个大床房行吗?不要标间,也不要两间,我睡觉老实,不踢被子的。”
  金泰亨说:“好。”  
  
  
  说是要很早睡觉,但一兴奋起来困劲儿早都消失了。
  朴智旻一进房间,刚脱下外套就拉着金泰亨四处跑。
  先是指着床,说:“我认床!但是特别爱酒店的床和被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比家里的舒服!”
  然后指着地面,说:“虽然我知道这个地毯有人打扫了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但我一见到地毯就不想穿鞋。”
  接着又把金泰亨拖去了卫生间,说:“我对洗护用品很无所谓,没有固定用的牌子,也不觉得酒店的劣质,能出泡儿的就是好的!还有那个,我不喜欢浴缸,有个花洒就刚好了!还有,我洗澡总是洗特别久,平时在宿舍是怕你急着用才飞快地出来,还有……”
  “等等。”
  金泰亨不得不出声打断一下,“你在……干什么呢?”
  朴智旻慌忙道:“让你了解我呀!现在还在考察阶段对吧?为了节省时间,能告诉你的我都主动告诉你,好不好?”
  金泰亨一怔,半晌才说:“好,我知道了。”
  朴智旻紧张道:“知道什么了?”
  金泰亨说:“你话好多。”
  朴智旻完全不生气,反而问:“你喜欢话少的?那我以后少说话,多爱你。”
  金泰亨皱了皱眉,想问朴智旻为什么总是迁就他甚至表现卑微,但最后还是没问出口。
  他笑着揉揉朴智旻的头顶,然后双手搂着朴智旻的腰,低头用额头贴着朴智旻的额头,轻声问:“这么着急想签合同,是不是怕我考察结束,就放弃这个项目了?”
  朴智旻闭着眼睛说:“嗯。”
  “不会的。”
  金泰亨柔声说:“我有我的原因,暂时不能告诉你,你再等等我。”
  朴智旻轻轻点头,“你都说了不会了,那我就不担心。”
  金泰亨说:“那把头抬起来。”
  朴智旻顺从地仰起头。
  金泰亨顺势吻住朴智旻的唇,手上稍稍用力,把他抱得更紧了。
  没想到朴智旻却猛地把金泰亨推开,满脸惶恐,呼吸急促。  
  
  
  金泰亨:“……?”

  朴智旻后退两步,大声说:“这这这这这不行!你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不能亲我,我会有反应的,到时候我们就成一夜情了,以后在一起了就像是从炮友进化成对象的,我不行,那不可以!”
  金泰亨想笑又忍住了,假装严肃道:“过来。”
  朴智旻喊:“我不过来!”
  金泰亨坚持道:“过来。”
  朴智旻就迈着小步过去了。
  于是金泰亨又双手把他抱了回来,继续刚才那个还没深入就被强行切断的亲吻。  
  
 
  朴智旻这次不敢再把金泰亨推开了,他回抱住金泰亨,闭着眼睛慌张又期待地笨拙回应。
  他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刷推时无意间看过的一条推文,忘记了是哪个推主说,和喜欢的人第一次接吻,耳边会响起一些其它的声音,至于具体是什么声音,这个因人而异。
  朴智旻用心在听,他想,除了心跳,好像还有风声,细微到只能吹动发丝的程度,似乎很容易被忽略掉。但一个人如果热到极致,那再细微也能全部捕捉到。  
  
  
  
  
  ……

  “我真的有反应了,你能不能出去,我冲个冷水澡。”朴智旻贴着金泰亨的唇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在宿舍洗个澡都怕金泰亨会不小心经过门口看到他,现在说起这种话来倒是一点儿包袱都没有。
  金泰亨兴许也想不太明白,沉默了一会儿终是没憋住笑出声来。
  “冬天不能洗冷水。”他说。
  朴智旻感到焦灼,“那我难受啊。”
  金泰亨捏捏他的脸,“我帮你。”
  朴智旻假装客气,“我自力更生吧。”
  金泰亨不信他的邪,“我帮你。”
  从来坚持不到第二回合的朴智旻再无可奈何也撑不到第三轮,“那咱们好兄弟互帮互助吧。”
  金泰亨诧异,“好兄弟?”
  朴智旻满脸无辜,“是啊,你现在又不是我男朋友,你不跟我做兄弟,难道做父子吗,爸爸?”
  金泰亨:“……”  
  
  
  
  
  tbc

霓裳先生
准备开坑!!!分上中下三部分,...

准备开坑!!!
分上中下三部分,故事不短,所以每一部分都要写好久,有没有番外看我会不会烂尾吧。
第一部分估计快一点了欧,设定真的是我非常水心的,无论是身份还是年龄我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希望大家会喜欢。
对了,对了,忘了说,围巾!!!队内唯一的一对,还有我差点忘了我不能确定哪里对能最终在一起。
等我把第一章写好发出来的时候,大家可以在底下评论告诉我,你们的想法,或者当大家看到这样的设定的时候会可以评论告诉我你希望的结局,我都会回复的😊️😊️😊️

准备开坑!!!
分上中下三部分,故事不短,所以每一部分都要写好久,有没有番外看我会不会烂尾吧。
第一部分估计快一点了欧,设定真的是我非常水心的,无论是身份还是年龄我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希望大家会喜欢。
对了,对了,忘了说,围巾!!!队内唯一的一对,还有我差点忘了我不能确定哪里对能最终在一起。
等我把第一章写好发出来的时候,大家可以在底下评论告诉我,你们的想法,或者当大家看到这样的设定的时候会可以评论告诉我你希望的结局,我都会回复的😊️😊️😊️

匿名玩家
关于哥是不是在外边有了别的兔子...

关于哥是不是在外边有了别的兔子…

关于哥是不是在外边有了别的兔子…

谷惟熹

[圍巾]無題

. ABO築巢設定 一台假車

. 設計師泰 x 模特兒珍

. 一個小段子


金泰亨提早結束了在巴黎的工作,想尾隨金碩珍的腳步回國,好好陪伴他。



⋯⋯雖然模特跟設計師談戀愛不是什麼大事,但在事業上升期兩人一致的決定先不要公開戀情。



話是這麼說,但每金碩珍對著螢幕笑著說自己單身的時候,金泰亨還是有些沉不住氣,想衝上台狠狠地親吻金碩珍,讓那些覬覦他的Alpha知道自己看上的人,早已名草有主。



金泰亨回到家時已半夜三更,他放輕腳步怕吵醒金碩珍,打開臥房門只見金碩珍把金泰亨的衣服堆成一個巢,自己躺在裡面,試圖用金泰亨衣服的味道緩解自己發情期的...

. ABO築巢設定 一台假車

. 設計師泰 x 模特兒珍

. 一個小段子



金泰亨提早結束了在巴黎的工作,想尾隨金碩珍的腳步回國,好好陪伴他。




⋯⋯雖然模特跟設計師談戀愛不是什麼大事,但在事業上升期兩人一致的決定先不要公開戀情。




話是這麼說,但每金碩珍對著螢幕笑著說自己單身的時候,金泰亨還是有些沉不住氣,想衝上台狠狠地親吻金碩珍,讓那些覬覦他的Alpha知道自己看上的人,早已名草有主。






金泰亨回到家時已半夜三更,他放輕腳步怕吵醒金碩珍,打開臥房門只見金碩珍把金泰亨的衣服堆成一個巢,自己躺在裡面,試圖用金泰亨衣服的味道緩解自己發情期的痛苦。




濃烈的信息素讓金泰亨有點把持不住。




是金碩珍的風信子味。




「哥,別再蹭我的衣服了,我回來了。」




說完,金泰亨釋放自己的信息素想安撫金碩珍發情期的不安。




「泰、泰亨⋯⋯⋯」金碩珍無力到連話都說不好,不過Omega的本性,還是讓他有力氣貼在金泰亨身上。




聽到戀人軟綿綿的呼喊,金泰亨再也受不了,完完全全的失去理智。



TBC(大概吧)

××_ssimkung_

飞咻 极光与彩虹

13


金泰亨走了以后。


闵玧其直接回了卧室,他躺在床上他没有想到,金泰亨会发这么大的火。 他知道金泰亨可能会发火,却没有想到金泰亨能发这么大的火。 



闵玧其躺在床上,眼神慢慢变得散涣,你怎么能怀疑我爱你呢?我就是太爱你了才能放手,让你去你想要的生活,泰亨啊。 


两个人都是太爱了一个才舍得放手,一个才死都不想放手。 



从那天以后闵玧其还是像个正常人一样,他听说了金泰亨不见了,他也就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田怔国是知道金泰亨去了哪里,他还想等闵玧其过来怎么说,却不曾想那个人连问都不问一句。...

13


金泰亨走了以后。


闵玧其直接回了卧室,他躺在床上他没有想到,金泰亨会发这么大的火。 他知道金泰亨可能会发火,却没有想到金泰亨能发这么大的火。 




闵玧其躺在床上,眼神慢慢变得散涣,你怎么能怀疑我爱你呢?我就是太爱你了才能放手,让你去你想要的生活,泰亨啊。 


两个人都是太爱了一个才舍得放手,一个才死都不想放手。 




从那天以后闵玧其还是像个正常人一样,他听说了金泰亨不见了,他也就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田怔国是知道金泰亨去了哪里,他还想等闵玧其过来怎么说,却不曾想那个人连问都不问一句。 




田怔国那天是震惊的,可以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两个人是爱人关系。 田怔国想起来那天发火的金泰亨,像是地狱里来的修罗.闵玧其则是更像智天使。 两个人的气场相似又可怕,不过更多的还是金泰亨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他也总归是想不到金泰亨那么爱闵玧其,就算失忆了第一次见到闵玧其的金泰亨自己哭的也像个孩子。 




田怔国一时间也失了魂,金泰亨现在会怎么对他?他无从知晓,不过他现在离不开金泰亨是真的。




不过这些也就没关系了,金泰亨和闵玧其的性格是属于只要说出去就不会反悔的人。  金泰亨既然已经跟他求婚了就不会出尔反尔,以后的日子我可以替玧其哥照顾他,总会好


起来的,没事什么是抵不过时间的。 你说对吧。


孩子就是孩子,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退一万步说当初也是金泰亨先招惹的田怔国。




闵玧其最近越来越瘦了,看他吃的也不少,闵玧其就是笑笑说天生的不长肉。 


不对啊,你看你以前多好看啊肉肉的。


那不是以前有金泰亨吗。 




好了哥,我真的没事。 有事我会说的。 


信我。 




闵玧其回到家以后,已经快半年再也没有见过金泰亨时间真的很快啊。 


晚上睡觉前闵玧其抓了把药塞进嘴里就上床睡觉了, 再仔细看是抑制抑郁的颗粒。 


闵玧其已经重度抑郁了,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金泰亨说那些话闵玧其每天都是在失望中度过的。 他想解释,可是一下子金泰亨就消失了。 




刚开始最严重的一次,出现了幻觉,不停的把头往墙上磕,嘴里轻轻说出来的话,泰亨啊,哥错了真的,哥求你了你快回来。 他看到金泰亨用怨恨的眼神盯着他,却不说一句话。 他想伸手抓住金泰亨,却怎么也抓不住,时间一过他就会恢复正常。 


拍拍身上土,洗个澡坐起来继续工作。 




再往后,发病的几率越来越高了。 他想忍下去,可是他里面出了问题,他发现怎么也好不了,他不想抗争了,时间久就也麻木了。




今天刚回到家,闵玧其就感觉到不对劲,胃也疼估计又要犯病了,吃了胃药又吃了安眠药,整个人胃里翻江倒海,闵玧其的脸已经缩成一团,偏偏这个时候幻觉又出现了,他又看到金泰亨了,这次他说话了我不能原谅哥,除非,哥去死吧。 泰亨啊,你别走。我好难受,胃里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意识也散漫了。这会儿闵玧其真是生不如死。 




闵玧其费劲在幻影中拿过来手机。 


给金南俊发了条短信,


南俊啊


哥太难受了,先走了。 


别害怕,哥一直都在。


告诉泰亨,这一生爱他。




闵玧其到底是闵玧其,告别的话都还是这么简短。 




闵玧其,拿起来水果刀割破后血就不断的争先恐后流出,慢慢闵玧其意识不仅散涣,瞳孔也跟着放大。 




对不起


闵玧其想在人世间最后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吹梦小孩

【捡来的金毛是只狼】(8)

【捡来的金毛是只狼】(8)


闵玧其冲进病房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时,大脑还是处于空白状态。

不知是后怕还是愤怒导致的一直在不自觉发抖的双手只能握成拳去控制,吸了口气才走上前。

床上人闭着双眼,好不容易有些圆润的笑脸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也破了,手里还紧紧攥着他给他的手机。

“老师,医生刚检查完,打了一针,他才睡着。”守在一旁的助理见闵玧其来了低声说。

闵玧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躺在床上的人。

助理被吓的赶紧低下头,

金南俊跟在闵玧其身后走进来,拍拍助理的肩,示意他先跟自己出去。

虽然这件事确实是个意外,大家都没想到的,助理也是无辜的,但是现在闵玧其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捡来的金毛是只狼】(8)


闵玧其冲进病房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时,大脑还是处于空白状态。

不知是后怕还是愤怒导致的一直在不自觉发抖的双手只能握成拳去控制,吸了口气才走上前。

床上人闭着双眼,好不容易有些圆润的笑脸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也破了,手里还紧紧攥着他给他的手机。

“老师,医生刚检查完,打了一针,他才睡着。”守在一旁的助理见闵玧其来了低声说。

闵玧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躺在床上的人。

助理被吓的赶紧低下头,

金南俊跟在闵玧其身后走进来,拍拍助理的肩,示意他先跟自己出去。

虽然这件事确实是个意外,大家都没想到的,助理也是无辜的,但是现在闵玧其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还是让助理先避一避的好 。

病房里就剩下闵玧其和金泰亨。

闵玧其坐到病床旁,伸手摸着金泰亨的头发。盯着被金泰亨紧紧握住的手机。

那么死命的握着,指间都发白了。


闵玧其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灌了热水一样,滚烫的,无处宣泄的。

刚刚不可抑制的怒气,慢慢沉淀下来。

是他大意了,是他没有考虑到。

真正该责怪的人,应该是他。

明明许下了承诺,却没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对他说让他相信你,无条件的相信。

他跟着你,乖乖巧巧的的应声,他拉着你,用仅剩的那么最后一点点希望将你当做最后一根稻草。

你还是亲手把它折断了。

闵玧其,你也只是说了个漂亮话而已。

伸手,握住那攥着手机的手,因为一直露在外面,都有些冰凉。就那么握着,那懊悔带着烫人的温度,他不知道金泰亨能否感受得到。

直到与自己的温度相同,才将其放回被子里,掖好被角,走了出去。

出门,就看见金南俊等在门口。

看见闵玧其出来,金南俊将刚刚询问医生后得到的信息告知给闵玧其“我刚刚问了医生,有点轻微脑震荡,多出软组织挫伤。”

心里钝痛,就如那天晚上一般,一字一句,仿佛是诛心之言。

“硕庭哥呢?抓到人了么?”闵玧其问。

“抓到了,都是警察局附近,监控比较多,人也是刚放出来的,找到泰亨的时候,硕庭哥就另外派人去抓了,刚打来电话,人抓回警局了。”金南俊刚接过金硕庭打来的电话。

闵玧其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往外走,金南俊也猜到了,这是要去警局,亲自处理了。

金南俊加快脚步追上前,“我给阿珍打过电话了,他一会亲自来帮泰亨转院,别一会泰亨醒了,还见不着个熟人。”

闵玧其点点头,金南俊拍拍他的肩。

“谢了,南俊,真的谢了”闵玧其看着金南俊,“也对不起了,我刚刚太冲了。”

金南俊一笑就露出两个酒窝。


两个人认识快十年了,平常除了插科打诨,早已不谈心交心了,每每遇上什么事,都是通知一下对方,不用解释,不用说出口,都会知晓对方的答案。

一起打拼也是。

他结婚也是。

大大小小的风波也是。

好,去做吧。

我,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上次闵玧其那副面无表情出现的时间让他这个记忆力颇好的人回忆起来还是歌曲被抄袭却又诬陷抄袭的时候,他忙于公关,忙于找记者,公司其他几个股东是不同意将视频和原稿曝光的。

理由很简单,没人敢对着大公司帮你曝光,何必因为一首歌得罪大公司,何必为此冒着被封杀的危险呢,所以啊,当初卖给他们不就行了么?你们小孩子,还是太年轻,真的以为自己的骨气值很多钱么?

开会的时候,闵玧其就是面无表情看着那些端着长辈架子,一副我吃的盐比你的米都多的嘴脸。听到一半,站起来走出去,不说一句话。

他也朝着那群股东笑了笑,追出去之前,回头说“各位,何必小瞧我们小孩子的骨气呢,你们还是靠着我们赚钱,不是么?”

在网上曝光的时候,公告的署名,不是公司名,就是两个人名:金南俊、闵玧其。

像是两个尖锐的刺,不怕被踩断,并立着,刺破世俗的鞋底。



“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到达警局,金硕庭就直接领着闵玧其和金南俊看了那三个人,三个人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

金硕庭解释道“抓的时候,不老实。”

闵玧其挨个仔细的记住了三个人的长相,紧握着拳头,才抑制住想冲进去的以牙还牙的冲动。

回头刚要说什么,金硕庭却先打断他“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你放心,他们身上毛病不少,绝对会让他们吃到苦头的。”

刚刚找到金泰亨的时候,金硕庭是在场的,做警察时间也不短了,看着金泰亨身上的伤都有些受不了,其他几个在场的后来都跑去抓人,虽然那三个不老实也是一方面原因,但是下手重,是他默许的。

不用闵玧其说出口,他也会这么做的。

“硕庭哥,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个XX酒吧……”闵玧其听完金硕庭的话,开口说道。

“恩,我知道,那件事,我也查了一段时间了,里面不干净,也不会留得住,你放心,他们三个也牵扯其中,不出一个星期,我全部解决。”金硕庭回答。

“那真的,是谢谢了。”闵玧其朝着金硕庭鞠躬。

“诶玧其,这可不能这么说,我本职工作,没有必要你来道谢,人做事天在看,天理不容,我也就为民除害了。”金硕庭止住了闵玧其的动作。“你们也赶紧回去吧,剩下的事都交给我,金泰亨情况好点了么?”

“转院转到阿珍那边了,一会我们就去看看情况。”金南俊回答。

“好”金硕庭点点头,。

三个人往外走,一个警察跑过来报告“局长,那个录像带拷贝件已作为证物提交了。”

“好,赶紧将之前调查的酒吧的资料一同整理出来一会开会。”

“是”

闵玧其停下脚步,问金硕庭“是找泰亨时的视频录像么?”

金硕庭点点头。

“可以拷贝一份在我手机上么?”



转院时,金泰亨都没醒。金硕珍又检查一遍,确认没有其他大碍后,闵玧其才真正放心。

人还是那么躺在病床上,和他走之前的时候一样。

坐到床边,盯着金泰亨发呆。

头发没有燃回黑色么?金发真的很好看。

饿么?中午吃的也不算太多。

不醒醒么?我给你买汉堡啊。

泰亨呐,对不起。

哥没保护好你。

你赶紧好起来,我们回家。


金南俊和金硕珍敲敲门进来。

闵玧其抬头“来了”

“恩,估计你今晚也不会走,就给你拿来了洗漱用品什么的,买了点东西,你过来吃点,一会泰亨醒了,你也有力气。”金硕珍举举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桌上进行归置 。

“一会等他醒了,我和他一起吃。”闵玧其回答,“也不早了,今天也都麻烦你们了,你们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说人话”金南俊真是不习惯闵玧其一本正经的感激口气。

闵玧其笑了笑,“赶紧走,你们太吵了,回家恩爱去!”

金南俊和金硕珍都笑了笑,拍拍闵玧其,“走了啊,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恩。”

“哦对了,”金硕珍刚要出门又回过头,“泰亨醒来估计会感觉有点头晕,但是正常现象,有什么事,你叫值班医生。”

“好,我知道了。”


闵玧其又坐回床边,掏出手机,摩挲了半天,终究是点开了录像。


遍体鳞伤,被找到的时候,是晕死在草丛中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抢走。


为什么还要死死攥住手机呢。

他的小傻子。

不敢躲回车上,生怕那些疯子把车也夺走,将车钥匙和身份证丢在地上。

他的小傻子。

挨了打,却依旧护着他给他的手机,治疗的时候也没掉一滴眼泪。


闵玧其,你说好的带他走,今后安稳。

却依旧让他躺在病床上,伤成这副模样。

你他妈又和那些伤他的人有何区别?


“哥?”金泰亨半眯着眼,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嗓子干涩,声音也是哑的。

闵玧其赶紧收起手机,“泰亨呐,醒了么?”

“哥,我头蒙。”

委屈又带了点撒娇的语气。

金泰亨应该是还没有太清醒,否则,平常那么坚强懂事从不喊疼的人,又怎么将自己这么孩子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

闵玧其听得心里都是酸的 ,抬手摸着金泰亨的头发。

金泰亨感觉到闵玧其一贯的摸头,又重新闭上眼睛,笑了笑。

“哥,车子没有事吧?你见到我的身份证了么?”

“你头蒙的话,就少说点话。”闵玧其看着那个醒来就开始挂念他的东西有没有事的人,气都不顺了。

我的东西,你知不知道,你也是我的,你挂念着车怕它有事,那你为什么不想想我挂念的你,我会怕你有事么?

“为什么不跑回车里?打不过,离车那么近,不会躲在车里么?”

“我怕他们抢车啊,他们群人,什么都干的出来的,我的衣服都被抢了。哥你给我买的呢。。。”金泰亨回答,伸手感觉到,手机还在自己手里,笑容就更大了。慢慢地拿出来,给闵玧其展示,“不过,哥,你看,我没把手机弄丢,我都保护好了。”

闵玧其看着那一副还要求他表扬的人失笑。

“车子没事,手机没事,身份证也拿回来了。可是,怎么办,金泰亨,你还是要赔我一样我的东西。”

“恩?”

“今天最后一次我见到时还是活蹦乱跳的我们家的小金毛,你赔给我吧。”




今天的更新完毕啦

马上要期中考试了,可能放的时间不太稳定,但是会在期中考试之后多补偿的

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顺顺利利的

考试都要稳稳的过

晚安的小心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