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泰亨

60.1万浏览    42950参与
刘鹿萌

从此和宝宝肚说再见吧

从此和宝宝肚说再见吧

OverSoul
看图写作 文/OverSoul...

看图写作

文/OverSoul


闵玧其想起今天早上的话,掐灭了烟头。


"大家也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对吗?"

"最后一次了闵玧其,别总想着所有人都围着你转。"

"就是,别耗着别人的人生。"

现在的弘大地下街,乐队竞争比那些光鲜亮丽的idol还要残酷,优胜劣汰,不够突出就等着卷铺盖走人,观众少就被刷到十八线。闵玧其的flow club就是这样,每况愈下。随着地下乐队这条河流被不情不愿地推着向前走,趟过浑水,每一轮新的潮起潮落,都会击溃一些他不知缘由的信心。

他居然指望用乐队养家糊口。音乐学院毕业出来无所...

看图写作

文/OverSoul




闵玧其想起今天早上的话,掐灭了烟头。


"大家也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对吗?"

"最后一次了闵玧其,别总想着所有人都围着你转。"

"就是,别耗着别人的人生。"

现在的弘大地下街,乐队竞争比那些光鲜亮丽的idol还要残酷,优胜劣汰,不够突出就等着卷铺盖走人,观众少就被刷到十八线。闵玧其的flow club就是这样,每况愈下。随着地下乐队这条河流被不情不愿地推着向前走,趟过浑水,每一轮新的潮起潮落,都会击溃一些他不知缘由的信心。

他居然指望用乐队养家糊口。音乐学院毕业出来无所事事,形同北漂,好不容易组建一个像样的乐队,开始时成绩不错,后来人来人往,再也没有人会拨一丝关注给这个十八线的乐队。

真可笑啊,闵玧其。


他傍晚回到家,二话不说就在金泰亨面前甩手挥掉了鞋柜上的花瓶。

花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不可能再复原。就像他不知所措的这几年,他不会再原路返回到起点。

金泰亨被突如其来的异常声响吓了一跳,这个可怜的孩子,不会说话。但是这么刺耳的声音,他还是听得见的。花瓶的碎片划过他光洁的脚踝,留下一道渗血的伤口。他懵懵地抬起头,撞上站在暗处的男人的视线。从暗处投射而来的冷漠的目光剜断金泰亨的喉咙,他感到空旷的窒息窜到鼻腔,眼神停滞。

金泰亨还是小心翼翼地和闵玧其打着手语:

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别烦我。"

闵玧其眼底带冰,径直走到房间甩门关上,缓慢地挨着房门滑坐下。

他对他自己很失望。对这场甘之如饴的爱情也很失望。

这个不会说话的少年,两年前跟着他回了家。于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伴侣。只是他入不敷出,无法给予金泰亨陪伴,自由和爱。他很抱歉,从开始爱他就觉得抱歉。

他听到门外金泰亨挪步回到自己的房间,轻声关上门。他把头埋到臂弯间。

第二天他还是回到乐队练习室。早上出门时,他轻轻地瞥了一眼金泰亨紧闭的房门。转身走到厨房,用泰亨的杯子倒了一杯热牛奶放到餐桌上。

"我知道大家都想着解散。"

闵玧其语气淡得像别处听来的故事。

"我也不强留了,我只有一个请求。"

"今晚八点我们演解散前最后一场,地点cup bar。你们发一下通知。可以吗?"

大家沉默地点点头,一如以往的默契。

金泰亨起床已是饷午。桌上的牛奶冷得差不多,水汽凝结在杯壁,窗外的雾气不断地游走,烟灰色的青空是阴冷天的主色调。

金泰亨的心情大雪纷飞。

他给flow club的鼓手多贤姐姐发了条信息,

姐姐,你知道最近玧其哥怎么了吗?他回家之后心情有点不好。

"乐队要解散了,今晚最后一晚演出。"

解散…吗。

"对,泰亨你想来就来吧,姐姐可能以后和你少联系了。"

金泰亨黯然地放下手机,他连闵玧其乐队解散都不知道。靠着闵玧其微薄的工资度日,到底还是对方付出得多。他想和闵玧其说说话,想抱抱他都无能为力,只能通过笨拙的手语来传达单方向的爱意。

傍晚八点,华灯初上,灯火阑珊。

金泰亨将牛奶重新热了热,喝完后戴好鸭舌帽,抓了钥匙就出门。

Cup bar熙熙攘攘,形形色色的酒杯相碰交换着彼此的心情。闵玧其安装着鼓架,即将开始今晚的演出。

一开口就是熟悉的烟嗓,就像明晃的酒杯里红色的液体,多情热烈,未闻先醉。

人们表情模糊不清,偶尔晃过的灯光糊在脸色,好不温柔。

金泰亨到的有些晚,闵玧其已经唱了两首歌,他挤在人群中央,压着帽沿,看着舞台上的闵玧其,他的伴侣,他的心上人。

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好好地看过他,看他的发梢从绿染到黑,看他的瞳孔从黯然神伤到盈满爱意,看他的指尖摩挲着每句歌词。


爱是一切的原罪,所以我们不需要退路。

金泰亨跨步穿越人群,他走上去的时候,大海潮起潮涌。

闵玧其虽然猜到他会来,但是还是有些惊讶。

"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

不要难过。

以后我会照顾你。

金泰亨一点一点地打着手语,用他笨拙的手势。他望着闵玧其,目光炽热。

接着他转向舞台,对着人海,打手势。多贤姐姐看出他想说什么,和人们翻译。

"大家不要讨厌他们,多来听听他们的音乐。"

"他们每个人都特别棒。"

"特别是主唱,他很善良。"

"还有,我很爱他。"

人群中不知道谁先为这毫无防备的爱情鼓起了掌,由远及近,整个酒吧掌声热烈。

金泰亨笑眼弯弯,他看到闵玧其站起来,眼里闪着泪光,金泰亨有些手足无措,低头打着手语。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来捣乱。

闵玧其点点头,真情流露。

"知道。"

金泰亨像是得到认可一般,突然伸手环抱住闵玧其的腰肢,将他抱起来,转了好几圈。他明朗地笑着,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快乐溢于言表。

他觉得余兴未尽,将闵玧其放下来,又紧紧地把他圈在怀里,就像手握银河。

人群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他温柔地蹭着闵玧其的鼻尖,打着手语问他:

你爱我吗。

闵玧其想笑:"这个问题你怎么问不腻啊。"

他的手覆上金泰亨的后颈,仰头留下一吻。

今晚的月色真美。


Cielyas💜

🔒!!!!搞到真的了?!


泰直播时手机壁纸是柾国!!!

🔒!!!!搞到真的了?!


泰直播时手机壁纸是柾国!!!

斐一朽

【BTS/金泰亨】Singularity

我抱着我。

我们一起沉入湖底。


金泰亨/V


金泰亨,很奇怪。


几乎所有认识金泰亨的人都要那么评价。金泰亨对这些并不太在意,一味地轻轻笑。金泰亨轻声笑时,声音像是带了倒钩一样,把人心勾得牢牢的。


金泰亨,能让人神魂颠倒。


所以V很喜欢金泰亨。


金泰亨是他的光亮,是他的希望。V不可能承认,只是偶尔会向金泰亨这么矫情一下下。事实上,大多数时候,V狠狠地压制着金泰亨。倘若旁人见到金泰亨被V训斥推搡着的模样,一定会急急忙忙找来警察拯救金泰亨。金泰亨温柔又善良,一定是弱势的那方。


可V从心底里隐隐地害怕着金泰亨,崇敬着金泰亨。金泰亨故意装作不知道,由着V耍那些小...


我抱着我。

我们一起沉入湖底。


金泰亨/V



金泰亨,很奇怪。


几乎所有认识金泰亨的人都要那么评价。金泰亨对这些并不太在意,一味地轻轻笑。金泰亨轻声笑时,声音像是带了倒钩一样,把人心勾得牢牢的。


金泰亨,能让人神魂颠倒。


所以V很喜欢金泰亨。


金泰亨是他的光亮,是他的希望。V不可能承认,只是偶尔会向金泰亨这么矫情一下下。事实上,大多数时候,V狠狠地压制着金泰亨。倘若旁人见到金泰亨被V训斥推搡着的模样,一定会急急忙忙找来警察拯救金泰亨。金泰亨温柔又善良,一定是弱势的那方。


可V从心底里隐隐地害怕着金泰亨,崇敬着金泰亨。金泰亨故意装作不知道,由着V耍那些小性子,最后V累了,躺在金泰亨怀里睡着。V总是需要些安全感,金泰亨能给。



V,很古怪。


为了不让自己听见那些议论,V戴着面具,舍不得摘下来。


V带上面具,叫金泰亨。


金泰亨摘下面具,什么都不是了。


V不敢随便摘下来。他害怕金泰亨离开。


金泰亨是唯一一个理解V的人,也许是唯一一个疼爱V的人。V划破了他的皮肤时,金泰亨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把V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发。


“不疼,不疼。”


他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我?


V想着想着,伏在金泰亨肩上放声大哭。


V哭的时候,声音一点也不刺耳,紧紧地揪着金泰亨的心。


金泰亨面对V的时候,总是笑着的。V有时候喜欢,也会跟着笑,伸出手指戳一戳金泰亨的脸颊。有时候V不喜欢,他舍不得打金泰亨,就只能打碎了镜子出气。


V通常很安静,只有对着金泰亨发脾气时会歇斯底里。他其实一点也不想金泰亨看见自己狼狈丑陋的面孔。要是金泰亨厌恶了他,扔掉他…V不敢往下想。他又在金泰亨面前哭了。这次没有大声喊,只是抿着嘴唇,一下一下抹着眼。


金泰亨根本不生气,他可见不得V掉眼泪。V喜欢被他抱着,他赶紧把V抱起来,用下巴蹭一蹭V的发顶。V比想象中还要轻一些,金泰亨不知道是该担忧还是难过。金泰亨很少难过,所以V才那么喜欢他,依赖他。那还是不要难过了。多吃点饭应该就好了。


V总是朝金泰亨发牢骚,断断续续地,一字一顿地,小声嘀咕。金泰亨不反感这些,只是有时候听得久了,金泰亨还没想好怎么回应,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V偏偏是喜欢夜里找他聊天的。早晨醒来时,金泰亨常常看见V正躺在自己怀里,睡得很香,也不皱眉毛。金泰亨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金泰亨慢慢发现,V很喜欢和他牵手,十指相扣。那样很好,他怎么样都跑不掉。事实上金泰亨也同样需要V。V总是对一切都毫不在意,横冲直撞,正中金泰亨的心。金泰亨就没办法不管不顾。V总是很脆弱,面无表情地,在哭。金泰亨知道,只有自己能看见。这样的V,只给金泰亨看见了。


金泰亨慢慢地,只想对V一个人笑。可是那样他就没办法跟那些想要窥探V的人周旋,还是保护V更重要些。金泰亨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脸,还是V给他的样子。温柔,明朗。受人欢迎的样子。


V心血来潮地想邀请金泰亨一起跳舞,可两个人对舞步一窍不通,只能茫然地握着手,面对面发呆。V在金泰亨开口说话之前吻上了金泰亨的下巴,嘴唇离开时被金泰亨按住了后脑勺。


“我一直在等。”


先消失的既不是金泰亨,也不是V。


金泰亨执意要跟着V,V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抗拒。他也学着金泰亨的样子轻轻笑,可始终没有金泰亨那么漂亮。


湖水很凉,又是在深冬。


V在金泰亨怀里瑟瑟发抖。


金泰亨也不会游泳,他只是想和V在一起。


金泰亨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爱着V的人。






—— By 糖块




kacha_kpop

💕特别的阿美们一定要收藏的防弹少年团周边商品! 现在是该拥有的时候了!


❤️采购网站: https://kpopkacha.com/ 


*本商品是BIGHIT也认可销售的正式商品。*

⭐️< KPOP4 Season Magazine vol.1. 防弹少年团 > 箱式开封机 Ver. 1⭐️

💕细构成品 💕


1. 防弹少年团新专辑《MAP OF THE SOUL:PERSONA》随机版本一张

2. 杂志《kpop 4 season Vol.1 BTS》创刊号一本,收录了防弹少年团未公开画报、采访及舞台后台内容,约180页...

💕特别的阿美们一定要收藏的防弹少年团周边商品! 现在是该拥有的时候了!


❤️采购网站: https://kpopkacha.com/ 


*本商品是BIGHIT也认可销售的正式商品。*

⭐️< KPOP4 Season Magazine vol.1. 防弹少年团 > 箱式开封机 Ver. 1⭐️

💕细构成品 💕


1. 防弹少年团新专辑《MAP OF THE SOUL:PERSONA》随机版本一张

2. 杂志《kpop 4 season Vol.1 BTS》创刊号一本,收录了防弹少年团未公开画报、采访及舞台后台内容,约180页,全韩文

3. 防弹少年团2018BBMAs海报7张

4. 防弹少年团小卡8张(成员个人+团体)

5. 施华洛世奇阿米项链一条,上有阿米标志以及“we purple you”和“If we are together,even the desert becomes sea.”字样

😉❤️特别的阿美们一定要收藏的防弹少年团周边商品! 现在是该拥有的时候了!

👉👉现在马上购买吧! https://kpopkacha.com/ 


⭐️第一批40,000 set限量销售⭐️

*本商品是BIGHIT也认可销售的正式商品。*



-Limbreeze

酸涩19 pt.1

昨晚上爆肝只写了pt.1

是VJIN

pt2今天再开始写

昨晚上爆肝只写了pt.1

是VJIN

pt2今天再开始写

阿国什么都不知道
哥的生图 (;&acute;༎...

哥的生图 (;´༎ຶД༎ຶ`)

哥的生图 (;´༎ຶД༎ຶ`)

阿国什么都不知道
💥 这个我觉得有点适合黑道体...

💥

这个我觉得有点适合黑道体裁

💥

这个我觉得有点适合黑道体裁

无忧鬼33

游戏与学业不可兼得,除非......

00

游戏与学业不可兼得,除非你有一个当代练的表哥。
除非你还有个知名主播的隔壁邻居。
除非你副本固定团的团长是你班导。
除非你是田柾国天赋异禀随便玩玩就能职业榜第一。

田柾国的表哥,朴智旻,全游最大区服知名代练,上到高难度副本,下到每日任务,不管是最考验技术的竞技天梯,还是最娱乐的节日活动任务,只要给够钱他都接。纯手动事后付款,为客户解决一切烦恼。甚至还售卖稀有材料道具,限量限时外观等等,只要能赚到钱的活他都干。拿闵玧其的话来说,朴智旻就是,只要给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男人。咳,闵玧其!黄牌警告!

朴田租屋的对门,就是朴智旻在卧室拉开窗帘打开窗子就能跟另一个卧室对骂的那种对门,住的就是金泰...

00

游戏与学业不可兼得,除非你有一个当代练的表哥。
除非你还有个知名主播的隔壁邻居。
除非你副本固定团的团长是你班导。
除非你是田柾国天赋异禀随便玩玩就能职业榜第一。

田柾国的表哥,朴智旻,全游最大区服知名代练,上到高难度副本,下到每日任务,不管是最考验技术的竞技天梯,还是最娱乐的节日活动任务,只要给够钱他都接。纯手动事后付款,为客户解决一切烦恼。甚至还售卖稀有材料道具,限量限时外观等等,只要能赚到钱的活他都干。拿闵玧其的话来说,朴智旻就是,只要给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男人。咳,闵玧其!黄牌警告!

朴田租屋的对门,就是朴智旻在卧室拉开窗帘打开窗子就能跟另一个卧室对骂的那种对门,住的就是金泰亨。金泰亨是个知名主播,很有名,粉丝群极其庞大,接得到广告位赞助的那种知名主播。他操作溜不溜不好说,但是个人风格极其独特,尤其是那个低沉的嗓音,凑在麦克风旁边说话就是让妹子耳朵怀孕的实例,他家粉丝一般都会形容为苏到骨头里。不过老粉丝一般都会劝姑娘们把音量调小一点,因为这个四次元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暴起对着窗外开始骂街,威力之大只有耳鸣过一次才能体会得到。

而拉朴智旻和金泰亨进这个游戏的引路人,便是金泰亨的哥哥闵玧其,这哥俩的父母学生时代是死党,于是金泰亨来首尔读书的时候理所当然住到了闵玧其的租屋。和金泰亨同届的朴智旻也是在那段日子找房子认识的这哥俩,并且和金泰亨这位同年亲故结下了孽缘,天天吵得闵玧其耳朵堆茧子。后来田柾国读大学也来了首尔,理所当然地和表哥朴智旻合租,然后理所当然地去闵玧其家蹭饭,发现自己班导住自己隔壁,还跟自己表哥一起打游戏,甚至还做得一手好菜。拿闵玧其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世界小得连校医务室的厕所都不如。至于这个陈年破梗我们以后再表。

刚住下的时候金泰亨和朴智旻就经常在深夜听到闵玧其那个嗓音嘶哑着指挥副本,后来有一天闵玧其组队组不到副T时,把金泰亨拉来帮忙开他的小号充当副T。在那之后,金泰亨就开始了对这个游戏的沉迷,闵玧其当然很欣慰,等到金泰亨满级后跑去问他要不要来打本。金泰亨坚定甚至是语气激烈地大声说:"我不!我绝对不要打副本!死也不要!尤其是那个纠结了六个小时的副本!"当然,金泰亨后来肯定是真香了的,毕竟主播一般都逃不过真香定律,更何况金泰亨立的flag数量他粉丝数都数不清了。让他真香的罪魁祸首当然也是卧室对面那对表兄弟,其中田柾国的功劳绝对占到了百分之八十。

田柾国最开始也没有接触这个游戏,即使是被日夜耳濡目染,也还是那个B大金融系学霸,及颜霸,对不起TMI了。直到有一次做小组作业时,同组的男生们在休息时间看游戏直播,开的正好是金泰亨的直播间,田柾国倒是也没认出来这声音就是天天在窗外回响着的金泰亨的声音,毕竟当时金泰亨的麦克风太次了,声音失真严重。田柾国听着只觉得这主播傻得有趣,挖个矿都能被人抢了还跟人对骂,他当然也不会知道那个抢矿的就是自家表哥。但是田柾国还是被精美的画面和绚丽的技能效果吸引了,再加上同学们也都说挺好玩的,于是田柾国回家就下了一个,顺便还要了个直播间地址。

当天晚上田柾国练着级听着直播,就听到主播又开始暴躁骂街,耳机里那一声声吐槽清晰地在耳朵里轰鸣,田柾国忍不住皱着眉取下耳机,却发现那声音更清晰了,甚至还有点……3D?田柾国抬头看了看电脑后的白墙,白墙的另一边是朴智旻的房间,隔着白墙传过来清晰的对骂,而和朴智旻对骂的另一个声音,和耳机里飘出来的声音几乎重合,只是还快了那么0.1秒。田柾国拿下耳机双手离开键盘,思考了一会儿后起身走到隔壁推开了朴智旻的房门。

朴智旻一回头看见自己表弟面无表情地靠在门框上盯着自己,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把窗关上笑嘻嘻地赔罪:“对不起啊,是不是哥吵到你学习了,都是金泰亨先骂我猪!他比我还沉呢!哥保证!绝对不吵了!今天晚上一定安静!”

田柾国抬眼看了看窗户对面还竖着的中指,又收回视线看着朴智旻,下巴冲着朴智旻开着的游戏屏幕扬了扬,云淡风轻地说:“智旻哥,我也打算玩这个游戏了,哥带带我吧。”

朴智旻花了好十几秒消化了一下听到的信息,内心又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后开口:“小国你不是只玩射击类游戏吗,这个游戏要花好多时间练级做任务呢,会影响学业的。”朴智旻心里想的是,开玩笑,要是让姨妈知道自己带着表弟沉迷网游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田柾国几乎是立马堵死了他的后路:“没关系的,我刚考完试接下来就是假期了有很多时间,而且哥不是帮泰亨哥做任务吗,再带我一个没关系吧。”

朴智旻自知说不过田柾国,只能利用自己卑劣的商业头脑从金融系学霸裤腰带里捞到那么一点点的好处,然后认命地带着田柾国熟悉游戏去了。

也就是那一天,未来将会被载入全游第一区服史册的ID,Seagull开始了他的冒险之旅。

糊一粒
🔮 *潦草涂涂,细节不能看...

 🔮


*潦草涂涂,细节不能看的😩

 🔮




*潦草涂涂,细节不能看的😩

栗子

【飞咻】🍋甜咖

ABO设定 

瞎写产物,没有剧情。


2不能说话的设定,有雷点勿入


6为爱心满满的特教老师


灵感来自于前天演唱会上的傲娇凶凶猫


所谓爱你就是酸酸的味道


正文


   金泰亨今天刚下班回到家中,发现他的omega没有在等着他吃饭。


  去哪了?


  “玧其?玧其哥?”


  他奇怪地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房间里的甜咖啡味道分明还很浓,他顺着味道到了闵玧其的工作室。


  “哥,我回来了。”


  坐在大椅子上的闵玧其抬眼看了一眼进来的金泰亨,又把目光瞥向别处。他...

ABO设定 

瞎写产物,没有剧情。


2不能说话的设定,有雷点勿入


6为爱心满满的特教老师


灵感来自于前天演唱会上的傲娇凶凶猫


所谓爱你就是酸酸的味道


正文


   金泰亨今天刚下班回到家中,发现他的omega没有在等着他吃饭。

 

  去哪了?

 

  “玧其?玧其哥?”

 

  他奇怪地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房间里的甜咖啡味道分明还很浓,他顺着味道到了闵玧其的工作室。

 

  “哥,我回来了。”

 

  坐在大椅子上的闵玧其抬眼看了一眼进来的金泰亨,又把目光瞥向别处。他站起身,蹭着金泰亨的肩膀走出房间,没有对他“说话”。

 

   金泰亨奇怪这哥今天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冷漠,转身跟了过去。

 

  

 

  金泰亨和闵玧其同居已经快两年了,但是认真算起来他是在大学的时候就和闵玧其确定关系的。他大学读了个冷门的特殊教育学专业,将来专门教残障儿童,说来是个充满爱心又有幸福感的职业。老师上课第一天就把作为助教的闵玧其领进教室,对着全班同学的说这是助教老师,是个哑的。说是要通过助教老师拉进学生与这些群体之间的距离。

 

  班里发出阵阵低语,唯有金泰亨直直地盯着讲台上的小老师入了神。

 

  闵玧其是哑的,但他不聋,分明听到台下的小声议论声,无非是对他的生理障碍发表感叹之类。他抬起眼睛,看到倒数第三排靠窗的男生在一群叽喳的人中格外惹眼。

 

  喧闹的教室内,两个沉默的人隔着被言语炒热的空气交换着沉默之外的一眼惊鸿。

 

  

 

  闵玧其沉默着到厨房把饭菜端到桌子上,金泰亨奇怪地看着他。

 

  “哥,你怎么了?”

 

  闵玧其摇摇头,示意金泰亨吃饭。

 

  “可是,哥你这样我很担心啊。”

 

  闵玧其长呼一口气,放下筷子对他手语,

 

  “你很奇怪。”

 

  

 

  你很奇怪。

 

  金泰亨躺在床上想了这句话好久,闵玧其已经洗完从浴室出来了。

 

  闵玧其的信息素是甜咖啡味,闻起来又苦又甜,是最让金泰亨欲罢不能的味道。几颗水珠还挂在闵玧其白嫩的脖子上,金泰亨抬头一看就干了嗓子,抱住闵玧其的腰就把他往床上推。

 

  “玧其哥,你怎么这么白。”

 

  金泰亨把鼻子凑到闵玧其白嫩的颈窝嗅,另一只手已经把他的睡衣解了大半了。

 

  闵玧其有些抗拒地推了推金泰亨的胸膛,瘪瘪嘴。

 

  “唔......怎么了玧其哥?今天不想做吗?”

 

  “今天下午和你在楼下的是谁?”闵玧其打手语。

 

  金泰亨想了一会,“......是柾国?田柾国啦,我们办公室新来的体育老师,人很好,刚好跟我们住同一小区。”

 

  “你和他很亲密。”闵玧其对金泰亨做手语

 

  闵玧其抿着嘴直直地看着金泰亨的眼睛,好像要看穿他的心。

 

  “他人很可爱啦,我怎么会和他很亲密呢?”

 

  他可是个alpha啊,虽然看起来很可爱。

 

  闵玧其还在噘着嘴不乐意,金泰亨倒是很喜欢看他吃醋的样子,又蹭了蹭闵玧其的肩膀,“我只喜欢哥一个人哦,不要生气了,我现在好想和你做,哥你能不能答应我?”

 

  说着就要扯他的衣服。闵玧其被他的玫瑰味信息素撩拨也产生反应,可是他总嗅出金泰亨那纯纯的花香中一丝丝似有若无的柚子甜味。

 

  他不喜欢那个味道。

 

  他虽不能说话,但被操到一定程度会哼出几声,那纯粹是被顶得过于用力的时候被迫从声带挤出的单音节。金泰亨很喜欢闵玧其的这声音,每当他们做的时候闵玧其发出声音,他总是会十分用力地再来几下。

 

  闵玧其被操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拍着金泰亨的手臂让他轻一点,金泰亨今天来了兴致,没有听小哥哥的话,更加用力地顶进去。

 

  闵玧其不乐意,金泰亨在他体内释放完第一波后一把把金泰亨推开,在大床上蜷成一团背对着金泰亨。

 

  金泰亨去看闵玧其的脸,发现他脸上有泪,不知道是被操的还是真哭了,自己的技术不至于让自己的omega疼哭吧?他赶快去抱着闵玧其,“哥哥,我错了,别哭,我们睡觉好吗?”

 

  闵玧其用手背蹭了蹭脸,突然抱住了金泰亨,抱了好久,直到金泰亨有些发懵。

 

  “睡觉。”闵玧其对他做手语。

 

  

 

  金泰亨学校里新来的这个体育老师面相很和善,小朋友们很喜欢这个温柔又神奇的教体育的哥哥,都叫他兔兔大力士。

 

  “哥,你说小朋友们都因为我太好说话了欺负我,我哪里还有个老师的样子啊。”田柾国和金泰亨这天走在小区回家的路上,田柾国无奈地向金泰亨发牢骚。

 

  “你嘴上说着不喜欢,脸上可笑着呢。”

 

  “是啊,都是很好的孩子,一想到每天能和这些孩子一起工作,哪怕他们不能说话或者听不见,都觉得他们格外可爱。”

 

  “做这行就这样,越做越喜欢,不过,还是有很调皮的孩子,你就给他个小教训就好。”

 

  田柾国抓抓脑袋,“诶,可是我还真对他们凶不起来,比起教训他们,还不如让他们欺负我呢。”

 

  金泰亨说,“幸亏你的信息素味道很柔和,不然小朋友远远地闻到你的alpha信息素味吓跑还来不及。”

 

  田柾国笑笑,“这可能就是上天给我的做这行格外的机会吧。”

 

  金泰亨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这年头能认真和孩子相处的年轻老师已经不多了。

 

  “那就好好干。”

 

  

 

  闵玧其从工作室出来走到厨房,发现金泰亨爱喝的可乐已经不多了,刚下楼买完回来,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

 

  金泰亨笑着摸着对面的可爱大男孩的头发,那男孩笑得很甜,很乖的样子。

 

  他站在单元门口看了很久,直到金泰亨走过来都没有注意。

 

  “哥,你怎么出来了?”金泰亨奇怪地问。

 

  闵玧其看着他,手里还提着一袋为金泰亨买的可乐,沉重的液体压得他手指泛白发青。

 

  金泰亨身上还留着那个男孩酸甜的柚子味道,像是腐蚀性的气体钻入他的鼻腔,侵蚀他的五脏六腑。

 

  因为拿着东西,所以他无法和金泰亨做出手语。他看着金泰亨,眼睛里的东西快要盛不下了。

 

  金泰亨看着闵玧其很不对劲,弯腰伸手要接过他手里的重物。闵玧其突然撒手,可乐滚了一地,一把推开金泰亨。

 

  他凶凶地看着他,金泰亨又走上去一点点,他用力推开他往后退。如果闵玧其是只猫的话,金泰亨相信这一下他甚至会露出尖利的指甲。

 

  “你怎么了?”金泰亨问闵玧其,他的omega最近很不正常。

 

  闵玧其倔强地看着他一声不吭,也没有手部动作。泪水不争气地从眼角流出,他漆黑的眼睛红红的。

 

  “他是谁。”闵玧其做手语。

 

  金泰亨反应了一会,才发觉闵玧其此时生气的是田柾国。

 

  “......啊?柾国啊,小田,我们学校的老师。”

 

  “你为什么要那样。”闵玧其其实已经不想问了,一开始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一提那个男孩金泰亨就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和他对话,在床上也是,他感觉自己慢慢变成了金泰亨养在家里的工具,为他泄欲的工具。

 

  “后辈同事,都说了,乖,不要想太多。”金泰亨无奈地安慰闵玧其。

 

  闵玧其低着头,伸出手指了一下金泰亨,再指一下自己,双手合握,再分开。  

 

  我们分手吧。

 

  金泰亨愣了,他没想到闵玧其对这件事的反应能这么大,到了要分手的地步。

 

  “哥,你真的误会了,我跟他......”金泰亨急得抓抓头发,闵玧其在他面前无声落泪的样子简直对它是一万点暴击,直穿心脏。

 

  闵玧其甩开他的手,金泰亨急了,把他搂进怀里,怀里的人还在打他。

 

  “别想多了,那是个alpha。”

 

  怀里的人渐渐停止了挣扎,金泰亨苦笑一声,还没开口说话,肩膀就被尖牙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龇牙咧嘴地忍着,这一口用劲不小。

 

  “哥......我知道错了,我疼。”

 

  闵玧其放开咬住金泰亨的小虎牙,用手语和他说,“我不喜欢那个人的气味。”

 

  “好好,”金泰亨温柔地看着闵玧其,


 

  “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让你闻见我以外的味道。”



  

 
(没羞没臊的配图

  

 

                                           END


                 

 

    祝贺我期末作业终于搞定大半了

      于是就没有大纲地写了一篇小情侣闹别扭文。

      谢谢看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