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瑞

91.5万浏览    2588参与
不解风情

p1

“格瑞,早安~”

“牛奶已经热好了!”


p2

“格瑞,别逞能啦!我知道你体质偏寒的,握握我的手会比较暖哦。”


【最近怎么画都不顺orz】

p1

“格瑞,早安~”

“牛奶已经热好了!”


p2

“格瑞,别逞能啦!我知道你体质偏寒的,握握我的手会比较暖哦。”


【最近怎么画都不顺orz】

山竹降火

又把手书这茬给忘了,这两天一定搞完!(自信)
最后几p和夜夜问题发言我要笑死了

又把手书这茬给忘了,这两天一定搞完!(自信)
最后几p和夜夜问题发言我要笑死了

头孢少女临小沅
我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守望星牢饭研究所登格鲁总部

【金瑞】死线狂想-03

星际ABO,含怀孕生子要素,注意避雷

01 02

03.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

 黑发的女军官耐着性子引导金回忆。后者正凝重地皱着眉,往日舒展若弯月的眉宇间凝结沉坠,两泓青蓝纠结混沌。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凯莉把一缕碎发拨至脑后,关切地向他询问。她脱了手套,莹白的指尖插在乌发间,星辉从半透明的落地窗挤挤挨挨地进入,抛洒了她一头。 “在你跟随他们进入房间之后?”

 金身子后仰,肩胛撞在床头的栏杆上。“不行,”他吐出一口气,苦笑着说:“对不起,凯莉……我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凯莉扬起眉,...

星际ABO,含怀孕生子要素,注意避雷

01 02

03.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

 黑发的女军官耐着性子引导金回忆。后者正凝重地皱着眉,往日舒展若弯月的眉宇间凝结沉坠,两泓青蓝纠结混沌。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凯莉把一缕碎发拨至脑后,关切地向他询问。她脱了手套,莹白的指尖插在乌发间,星辉从半透明的落地窗挤挤挨挨地进入,抛洒了她一头。 “在你跟随他们进入房间之后?”

 金身子后仰,肩胛撞在床头的栏杆上。“不行,”他吐出一口气,苦笑着说:“对不起,凯莉……我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凯莉扬起眉,嘴角不动声色地抽搐了一下。三个小时前她接到央联医院的来电,得知这憨小子不知怎么又中了敌人的阴招,险些第二次把自己送进ICU。那时她正因断开通讯而头疼——混战中通讯器不知何时脱落,又被谁一脚踩得稀烂——赶紧和上头打了个招呼,跳上一架飞船就往这里赶。好在金恢复得很快,她到达时已意识清明,但记忆断了片。院方拒绝提供任何委托者的信息,按规矩,她无权继续调查。

 “好吧。看样子,你的记忆又被人为清除了。尼露法拉有名的记忆清除师只有一位,但我问过雷伊了,她和上次一样一概缄口不提。”她叹了口气,停下正操作着终端的手,“而我们还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利撬开她的嘴——金,你身上的谜案可真够多的。”

 她抬头瞄了金一眼,发现少将正垂着脑袋沉默不语。凯莉伸脚用鞋尖踢了踢少将的膝盖,问:“和你一起进城的那个Omega——”

 金哦了一声,总算来了点精神。“那是Crack,”他说着从床上直起身,“还有,他是Alpha。“

 凯莉不甚在意地轻哼一声,似乎并不为此感到惊讶。她低头又往屏幕上看了一会儿,绛色的唇线抿成紧绷的一道。她把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转过一圈,屏幕正对着金。“资料里没有他的信息,星系里从来没存在过这个人。”

 “也许他并不属于尼露法拉?”金意料之内地耸耸肩,牵扯到右臂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一张脸皱得疙疙瘩瘩宛若苦瓜。

 “不,”凯莉用电容笔敲了敲蓝光莹莹的屏幕,移得近了些好让金看得更清楚,“让我说得明白点。我的终端链接了九大星系的全部资料库,结论是:无论是雅阁尼柯这个品牌、配制信息素香水的技术、还是一个叫Crack的Alpha,全都不存在。”

 都不存在。

 凯莉知道说出这句话对金来说有多残忍——不管从何等层面而言。作为被央联第七军司令所看重的首席执行官,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任务里甚至没有拿到一丝一毫有用的信息,还轻易接受了对方提供的假身份,简直是对他的职位和荣誉的污蔑,甚至对他个人安全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威胁。不仅如此,凯莉看出金对那位身份目的都不明的“Alpha”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留恋和关切,她无法想象金未来带着这种感情将如何继续在第七军待下去。

 语毕她合上嘴,抬眸,深邃肃穆的瞳仁褪去嬉笑之意,靓蓝色背景中央一窟深不见底的古井,用少女的青涩稚嫩装点,坑坑洼洼沧桑的刻痕被鲜嫩花草掩映,只有她本人才知道那之中究竟蕴藏了多少情绪和秘密。她等着少将的反应,果然,他的眼睛逐渐瞪得溜圆,嘴巴傻乎乎地张开,最初的惊诧质疑到知情后的失望愤慨陆续在他眼中纷呈,半晌后方才尘埃落定,开口时努力克制着声线的颤抖。

 “他骗了我?

 “别这样,少将。又不是第一次。”女人故作轻松地说着。

 金咬住苍白的下唇。“不,我失态了。”他眼神恍惚,抬起没插满针管的一只手挠了挠头,乱蓬蓬的金发翘得更加厉害。“Crack……那家伙,是我太轻信了。”

 他还想回忆那股奶香,混合着清甜的薄荷香草味儿,却发现他对气味的记忆也消褪了,心口被捥出浅灰色的虚无空间,浅淡的芳香在那里留下寥若晨星的几笔,随时可能彻底散去,连稍加回味的机会也没给他留。

 凯莉见怪不怪地瞟了他一眼,没注意到金表情的细微变化,只道:“赶紧给我改掉这习惯,你想把我们的机密都泄露给间谍吗?”

 “我——”

 “这事暂且搁一边,”凯莉没给他争辩的机会,把少将已吐到嘴边的半截话堵了回去。她愉悦地欣赏着金因不满而鼓起的腮帮子,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说:“还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你打算先听哪个?”

 “呃,”金有些猝不及防,“坏消息?”

 凯莉露出一个讽刺和无奈掺半的苦笑。

 “坏消息就是,你亲爱的朋友,敬重的前辈——安迷修上校,因为犯了点错误,被削去职位,流放到因坷贝蒂了。”

 茶很烫,金被呛到一口,顿时猛烈咳嗽起来。

 安迷修比他年长四岁,平时待人温和有礼,但向来独来独往,从不拉帮结派,行为作风具有很强的原则性,甚至有些莫名的古板,举报起违纪者毫不留情,有数不胜数的人被他送上央联法庭。这次他不知怎的犯下私放通缉重犯这个大过,他得罪过的人抓住机会趁火打劫踩上几脚,上面的人也不知听信了哪方谗言,更是加重量刑,把安迷修流放到因坷贝蒂这么个星盗都不屑停留的荒凉星球。

 

 “至于好消息,”凯莉见他被一个个重磅消息砸得傻了眼,笑吟吟抛出最后一个。

 

 “关于一年前袭击你的那人,已有些眉目了。”

 
 

 

 >

 金遭到袭击时,他正站在尼露法拉三号太空城——梅洛汀的一座高塔上。

 十公里的距离不过是估算。这个时代的任意一把专业枪支,射程都以千米计算,因此袭击者的实际距离可能更远。那颗子弹基本没有减速,简直像是有人直接持枪贴在金的胸口扣下了扳机——显而易见,这不现实。而梅洛汀的人造大气和自转偏向力势必会对弹道造成不小的影响,尤其是当距离在十公里以上,不仅子弹轨道严重扭曲,难以瞄准,射入人体的速度也会比出膛时慢得多。

 太空城表面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最偏僻阴暗的角落也没有放过,一年多来收获却寥寥无几,连嫌疑人当时藏身的地点也没能找到。上面的人已经发火,怒斥这帮人连一个小小的杀手都搞不定,哪天对方摸到司令部乃至央联首府的鼻子底下,没有谁能承担起这个损失。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位名叫埃米的下士提出了大胆的设想。

 梅洛汀所属的行星荒无人烟,它的卫星却更加人迹罕至,甚至没人想到要给它取一个名字,城里人只有很少时候会抬头短暂一瞥天空,看到那颗乒乓球大小的暗红色球体悬在天空的一角,未曾改变过位置。如果埃米没有提起,他们当中可能完全不会有人想起它。

 令人称奇的是,他们到卫星上后没多久就有了突破性发展。卫星表面没有大气保护,暗红色的阴影堆砌在深浅不一的沟壑和陨石坑中,像极了一头死亡多年的巨兽,尸骸在星尘间溃败腐烂,即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彻底消失。在月面靠近梅洛汀城的一侧,有一片触目惊心的焦黑的地面——那是小型飞行器在没有冷却池的情况下,喷射出的等离子火焰炙烤而成。土壤样本被带回了梅洛汀,最后分析出的有用信息,则是飞船燃料的成分。那是一种极为稀有而珍贵的资源,只存在于一个偏僻而遥远的星系。

 

 狄芙罗。

 
 

 >

 “你怎么又来了?”

 雷伊用金属笔头敲击着桌面。她不紧不慢地抿了口茶,抬起头慢悠悠地把人从头到脚打量过一遍。格瑞在她的视线里走上前,毫不客气地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又?”他质问道,“这是我第一次踏进的诊所。”

 “——和你第三次向我提出委托。虽说前两次你没有亲自来,但对我来说也没有区别。”

 格瑞不为所动。他毫不畏惧地和这位不好打交道的医生对视,紫色光电来回穿梭。“那又怎样?”

 “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年轻人,现在是你有求于我。”雷伊不悦地压低了眉。和大多数温婉谦和的医生相比,她的作风太过强势,凌厉又迅猛,格瑞觉得她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豹,在必要时会卷起嘴唇露出雪白锋利的牙齿,明晃晃地警示着来人,只要她想,就随时可以在毫秒间拧断他的脖子。她当然有资格这样做,中央星际联邦附属第一医院的首席医师,治疗各类疑难杂症的专家,就连她的兄弟都不敢在她面前多嘴半句。

 “我只是想谈正事。”格瑞只好收起他冷若寒霜的目光,一抹额发软软地垂下。

 雷伊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诊断书。

 “帮你检查过了,”她说,“为什么不一事发就来找我呢?是出于羞耻,还是——”

 “做不到吗?”格瑞打断她调侃的话。

 雷伊抬起头,有些意外地发现那双比冻结的湖面还不兴风波的紫瞳荡漾涟漪,如石子落入冰层把它砸得细碎,银河仓皇地涌入瞳仁,湖底的行星做布朗运动,毫厘间沧海桑田。

 他在紧张。

 雷伊轻咳一声。“我当然做得到。但毕竟已超过最佳手术时间五个月,而洗标记本来就是很疼的。”

 “我能忍受。”

 意料之内。女人不动神色地瞟了格瑞一眼,她清楚这家伙什么都能扛:家族连同整个星球都在末日恢弘的火焰里烧成宇宙尘埃,依靠破碎的信仰里独自苟活在寂寥的深渊,背负原罪羁旅穷途,以自己的性命和创世神赌咒。

 他已经锻造出最坚不可摧的铠甲,柔软的内核十年如一日深藏其中,只有一个人的生死会让他牵肠挂肚。

 而现在他要舍弃这份牵挂,以手术刀刮去这份最后的温柔,这份依附在另一个Alpha身上的谬误而无奈的爱意。

 雪松枝头无法寄生莳萝。

 “什么时候可以做手术?”他问。

 “随时可以,”雷伊回答道,一边啪的一声把笔摁在桌上,狡黠地眨了眨眼,“但先不要着急,格瑞先生。我还有大事要通知你。”

 黑豹玩味地舔了舔唇,像是在期待猎物的反应。

 

 “恭喜你,格瑞。你怀孕了。”

 

TBC.

格瑞生日快乐!送个女鹅当礼物(bushi
设定是男性omega怀孕后两个月才有反应三个多月腹部才开始隆起,格瑞是Alpha,三个月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快五个月了才想到去检查(。
央联被我写的很混乱但其实是个正经地方,我没常识不大会写15551各位看官笑笑就好

Fujimaru立香⭐

2019.12.14

格瑞生日快乐!!

入坑来给瑞哥过的第一个生日

希望接下来也能继续喜欢他们!💖

————————————

(给金瑞交党费 不会画❀ 假装金捧着花……! 虽然这个梗都画烂了……x 



2019.12.14

格瑞生日快乐!!

入坑来给瑞哥过的第一个生日

希望接下来也能继续喜欢他们!💖

————————————

(给金瑞交党费 不会画❀ 假装金捧着花……! 虽然这个梗都画烂了……x 





kingrey

瑞瑞,生日快乐啊!


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希望你能收到一大堆生日礼物


最近断更是因为开始尝试指绘


画世界好好用🌟


把我这几天指绘的瑞全拿出来庆贺瑞瑞生日!


这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瑞瑞,生日快乐啊!


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希望你能收到一大堆生日礼物


最近断更是因为开始尝试指绘


画世界好好用🌟


把我这几天指绘的瑞全拿出来庆贺瑞瑞生日!


这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不会画画的星明云

试了一下像素画!(字是俄文)
P2、3都是一些?分格子??

P4我把它称为“人生难得一次发光发热的机会”
233

之后都是摸鱼啦,因为没有人点图,所以依然不知道要画什么(现在也可以点哦!!!)
不过回来时看到粉丝涨了四个,我:震惊!
(所以是不是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来100粉的点图了hh)
啊,下个星期要模拟考啊,加油!

试了一下像素画!(字是俄文)
P2、3都是一些?分格子??

P4我把它称为“人生难得一次发光发热的机会”
233

之后都是摸鱼啦,因为没有人点图,所以依然不知道要画什么(现在也可以点哦!!!)
不过回来时看到粉丝涨了四个,我:震惊!
(所以是不是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来100粉的点图了hh)
啊,下个星期要模拟考啊,加油!

精卫添骸。

疯帽子先生起床时发现自己的帽子里有……

疯帽子先生起床时发现自己的帽子里有……

精卫添骸。

官方的镜中茶会设定,这俩都是礼帽可还行

官方的镜中茶会设定,这俩都是礼帽可还行

The  world  covered  in  darkn

告知一下

有小兄弟私信我说我发的画中的话(原谅我词穷)有个小小的bug。


就是第一次我发的金瑞的图,说是第一次画金瑞,还打上了括号,里面说是真的。然后第二次发了黑历史,又说是上学期画的,语言互相矛盾了。


但我觉得没有矛盾,因为我上学期画的只是打着金瑞cp的幌子而已,其实只画了格瑞,因为加了金的箭头,所以打着金瑞tag。


我认为真正属于金瑞的是要有金与格瑞在同一个画面(当然这个认为仅限于我自己的画,各位大佬画的金瑞很好磕!_:(´ཀ`」 ∠):_)


所以对于我来说就是第一次画金瑞,但如果大家还是不能接受的话就改文案吧……

有小兄弟私信我说我发的画中的话(原谅我词穷)有个小小的bug。


就是第一次我发的金瑞的图,说是第一次画金瑞,还打上了括号,里面说是真的。然后第二次发了黑历史,又说是上学期画的,语言互相矛盾了。


但我觉得没有矛盾,因为我上学期画的只是打着金瑞cp的幌子而已,其实只画了格瑞,因为加了金的箭头,所以打着金瑞tag。


我认为真正属于金瑞的是要有金与格瑞在同一个画面(当然这个认为仅限于我自己的画,各位大佬画的金瑞很好磕!_:(´ཀ`」 ∠):_)


所以对于我来说就是第一次画金瑞,但如果大家还是不能接受的话就改文案吧……


山竹降火

前天群里的凹凸狼人杀,太他妈的好笑了,狮前五最惨谁玩谁先挂
幼驯染好真真

前天群里的凹凸狼人杀,太他妈的好笑了,狮前五最惨谁玩谁先挂
幼驯染好真真

精卫添骸。

之前的草稿流金瑞车♂车(注意避雷)
因为是黑历史所以就只截了个图

之前的草稿流金瑞车♂车(注意避雷)
因为是黑历史所以就只截了个图

kingrey

考试前两周的紧急摸鱼🌟

我在作死😂

不说废话了

p1:是魅魔梗(今天也依旧馋瑞身子🤤

p2:爱丽丝茶会的稿,描的我内心复杂

      就当个预告吧,后期上色)

离考试越来越近了,大家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在复习好功课的同时把身体照顾好🌟

晚安🌟🌟🌟


考试前两周的紧急摸鱼🌟

我在作死😂

不说废话了

p1:是魅魔梗(今天也依旧馋瑞身子🤤

p2:爱丽丝茶会的稿,描的我内心复杂

      就当个预告吧,后期上色)

离考试越来越近了,大家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在复习好功课的同时把身体照顾好🌟

晚安🌟🌟🌟


The  world  covered  in  darkn
只画草稿,人体特渣的我来啦!!...

只画草稿,人体特渣的我来啦!!

是金瑞的摸鱼👀✨✨

左上角一个天使与恶魔pa

左下角性转瑞瑞👀✨✨

中间幼体兽人pa!【离金黑化还有5秒

以前的瑞瑞没有现在那么冷!👍

亲嘴嘴的有点涩?

按我同学的话来说就是重振“旧业”?

初一画过的涩图都被我撕掉了,现在好后悔,应该留下来然后赞叹我的人体有多渣思想有多污?(现在也很污好趴!!)

只画草稿,人体特渣的我来啦!!

是金瑞的摸鱼👀✨✨

左上角一个天使与恶魔pa

左下角性转瑞瑞👀✨✨

中间幼体兽人pa!【离金黑化还有5秒

以前的瑞瑞没有现在那么冷!👍

亲嘴嘴的有点涩?

按我同学的话来说就是重振“旧业”?






初一画过的涩图都被我撕掉了,现在好后悔,应该留下来然后赞叹我的人体有多渣思想有多污?(现在也很污好趴!!)

凡苏

无差向傻逼页漫
太过ooc……看看笑笑就好……

无差向傻逼页漫
太过ooc……看看笑笑就好……

不会画画的星明云

星星?

所以大多都是摸鱼啦
想尝试更多的东西啊_(:з」∠)_
hhhhhh最后一张是灵玖的点图??

大家来点图吧,我真的不知道要画什么了?😂😂

星星?

所以大多都是摸鱼啦
想尝试更多的东西啊_(:з」∠)_
hhhhhh最后一张是灵玖的点图??

大家来点图吧,我真的不知道要画什么了?😂😂

柑橘酱爱地球
吻额头 (不小心把金的头画大了...

吻额头 (不小心把金的头画大了 当成成年金宝吧……

吻额头 (不小心把金的头画大了 当成成年金宝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