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空

4295浏览    44参与
兀自不一_

梦呓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喂,悟空......”


刚想说点什么,悟空动作之间把原本闷着的脸露了出来,上面却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而他的声音轻似叹息,飘散于风,如秋意无情收割盛夏。


「金...蝉......。」


所以说...金蝉...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笨猴子。



金桔希子

一些截图和一些奇怪的截图(?


p1顺序是新版→外传→漫画

一些截图和一些奇怪的截图(?


p1顺序是新版→外传→漫画

沈肆卿
改图。改两个绝世大可爱缓解一下...

改图。改两个绝世大可爱缓解一下身心。

改图。改两个绝世大可爱缓解一下身心。

沈肆卿

【改词】悟空五百年的纠缠不休。

峰仓家2019新年产粮企划
-正月廿二-

原曲: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金空向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赠送予你已有500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第1年我只是不顾一切的摆弄花朵

每天每天毫不间断的为你放在桌上

执著的纠缠着你 

要将我的心意递交给你


第50年更是不顾一切的守护着你

到了关进地牢也没发现的程度 

注意到时我已在那里

身体自由皆被束缚在此


第55年我总算精於创作

就快抵达了能够画好的领域 

我就快要想起你的名字

因此天界决定加强金箍效用


第80年我想要...

峰仓家2019新年产粮企划
-正月廿二-

原曲: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金空向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赠送予你已有500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第1年我只是不顾一切的摆弄花朵

每天每天毫不间断的为你放在桌上

执著的纠缠着你 

要将我的心意递交给你


第50年更是不顾一切的守护着你

到了关进地牢也没发现的程度 

注意到时我已在那里

身体自由皆被束缚在此


第55年我总算精於创作

就快抵达了能够画好的领域 

我就快要想起你的名字

因此天界决定加强金箍效用


第80年我想要逃离 

却发展成了天界的社会问题 

甚至再次降下天罚灾祸

於是这里依旧暗无天日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赠送予你已有500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第99年我不知为何痛苦着

依旧受到天界的关注

但是我只想记起以前的大家

所以 我总是在暗无天日的牢笼中苦苦挣扎


第100年我挣扎时不小心把身体搞坏了 

而我画的画面也在地牢里消失了

没有哪裏的身体没有受伤

没有哪裏的内脏没有损伤


第150年身体终於康复 

今天该将你刻画成做什麼好 

要画成好看的仙人呢

还是天上耀眼的太阳呢


第200年我依旧没有变化 

今天该将你刻画成做什麼好 

是只存在脑海中熟悉的陌生人呢

还是真实存在我世界不知名的心爱之人呢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赠送予你已有500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第250年我遭遇了打击

似乎心狠狠的被揪疼

就连你的名字不知怎么早就忘记的我 

却惟独潜意识里总是记得自己很喜欢你这件事


第300年也是第350年也是 

我的记忆完全没有恢复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着你 

只想只想得到你的回复


第400年也是第450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但还是还是好喜欢你 

除了这份感情期盼我已一无所有


第499年我的记忆依旧没有复原 

每一天都陷入害怕与不安之中 

仍然没有记起你的名字 快要放弃了 

好想见你一面 好想跟你说句话


第500年三藏带我脱离了那里

在三藏受伤时我的记忆一闪而过暴走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 

500年前你已在我面前消逝


500年前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既然被观世音菩萨收藏着的话

或许总有一天能够传达给你吧 

即使记忆早被藏匿禁锢在金箍之中

还是记得你喜欢我的笑容


就算你再也看不到 

我还是持续的笑着  但是 

我总觉得你在我身边

但是暴走想起的事情在记忆中再度消失了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画作

赠送予你已有500多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沈肆卿

峰仓家2019新年产粮企划
-正月廿二-

画不出百分之一的美貌,只能凑合看了。

峰仓家2019新年产粮企划
-正月廿二-

画不出百分之一的美貌,只能凑合看了。

豪火球摧毁停车场

没画完……总之先节日快乐!

没画完……总之先节日快乐!

沈肆卿
【金空场合的过年小剧场】 过年...

【金空场合的过年小剧场】

过年好,发个甜饼。
动作稍有参考。
画画烂凑合看。

悟空:“金蝉、金蝉,我们要去哪儿呀?”

金蝉:“到处走走。”

悟空:“那我们要去的地方好玩嘛~”

金蝉:“还行,...应该。先走吧。”

悟空:“好!我最喜欢和金蝉一起玩啦!”

金蝉:“好了好了,知道了。”(耳根红)

【金空场合的过年小剧场】

过年好,发个甜饼。
动作稍有参考。
画画烂凑合看。

悟空:“金蝉、金蝉,我们要去哪儿呀?”

金蝉:“到处走走。”

悟空:“那我们要去的地方好玩嘛~”

金蝉:“还行,...应该。先走吧。”

悟空:“好!我最喜欢和金蝉一起玩啦!”

金蝉:“好了好了,知道了。”(耳根红)

梓官-Azusa

part4 補一些CP照:D #金空  #捲天 

主要四人劇情: 12 .3

#最游记 #最游记外传 #cosplay 最游记 #天界篇 最游记RELOAD BEAST

2018/06/02 
#金蝉童子 さ よ 
#悟空  尼谛亚 
#天蓬元帅  @梓官 
#卷帘大将 蒼真Souma
PHOTO THX 黄建堯 
-- 

part4 補一些CP照:D #金空  #捲天 

主要四人劇情: 12 .3

#最游记 #最游记外传 #cosplay 最游记 #天界篇 最游记RELOAD BEAST

2018/06/02 
#金蝉童子 さ よ 
#悟空  尼谛亚 
#天蓬元帅  @梓官 
#卷帘大将 蒼真Souma
PHOTO THX 黄建堯 
-- 

🍋毛线帽旗航店😈
太陽のようにまばゆい,あなたの...

太陽のようにまばゆい,あなたのように--

太陽のようにまばゆい,あなたのように--

子瓜口十

【最游记高虐催泪 三空 金空 净八 吒空】 


了悟你于红尘倥偬送我一程 BGM 贰婶 悟空


前几天听悟空后,突然想到了最游记 ~~然后就诞生了这个视频


【最游记高虐催泪 三空 金空 净八 吒空】 


了悟你于红尘倥偬送我一程 BGM 贰婶 悟空


前几天听悟空后,突然想到了最游记 ~~然后就诞生了这个视频




冥冰在神秘学的世界里迷失了自我

【金空/三空】人偶师(楔子)

  无论多么相像,到头来仍然是赝品。——题记


  “啊啊,真是令人唏嘘的故事呢。”坐在王座上,女人把手中的物什放在橱柜上,叹了口气。


  那是一个极为精致的人偶。弯弯的眉眼,小巧的唇瓣,宛若真人。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和周围的人偶融为一体。


  “怎么办呢,真想给他们雕刻啊。”兴致缺缺的人偶师拿起桌上的美工刀,修长的手指不断把玩。回想起五百年前那些人的音容笑貌,她真想叹一句“蓝颜薄命”。


  尽管在众多妖怪里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类似小打杂的人物,然而,她依旧保存着师祖给她留下的某些东西——比方说,珍贵的记忆什么的?


  找来一块顺手的木头,仔细端详一阵后才开始动手。灵巧...

  无论多么相像,到头来仍然是赝品。——题记


  “啊啊,真是令人唏嘘的故事呢。”坐在王座上,女人把手中的物什放在橱柜上,叹了口气。


  那是一个极为精致的人偶。弯弯的眉眼,小巧的唇瓣,宛若真人。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和周围的人偶融为一体。


  “怎么办呢,真想给他们雕刻啊。”兴致缺缺的人偶师拿起桌上的美工刀,修长的手指不断把玩。回想起五百年前那些人的音容笑貌,她真想叹一句“蓝颜薄命”。


  尽管在众多妖怪里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类似小打杂的人物,然而,她依旧保存着师祖给她留下的某些东西——比方说,珍贵的记忆什么的?


  找来一块顺手的木头,仔细端详一阵后才开始动手。灵巧的手指在木板上轻轻摩挲,顷刻间粗糙的木块开始变得光滑,一个人形模样在指尖下逐渐显现。


  微抿的嘴唇,直挺的鼻梁,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眸子。额前两撮长发一如生前。


  找来颜料瓶,拿棉签蘸上红色,鲜艳的朱砂痣点在额头;那是灿烂的金色吧,女人把自己的长发撩到颈后,若有所思地想。黄色太浓郁不行,太黯淡也不行——啊啊,这样的“太阳”真是让人苦恼。她还是比较喜欢夜里的星星啊。


  那么,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注入记忆……


  弯腰从某个地方摸出一个暗匣,里面的瓶瓶罐罐装着许多红色的东西。


  “嗯……金蝉……天蓬,卷帘……”拨弄上面的瓶颈,她很快筛选到写有名字的标签。“师父你到底是有多热衷于收集人家的血样啊……”


  把手指伸进去粘上血珠,虚空之中“金蝉”两字被写在人偶面前。人偶顿时鲜活许多,面容也隐隐有柔和的趋势。她没有理会,只是随手放在桌边。


  浓浓的夜色差不多要被太阳的光芒驱散,晨曦照在女人身上,更照在人偶金色的头发上,熠熠生辉。重复的步骤让女人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珠。揉揉疲惫的眼睛,左右手活动时啪啪直响。她拨开云雾,没有看见记忆中满眼的绿色,只能见到一片萧条。


  “好了,你们出场吧再见。”


  尔后毫不犹豫地把桌上三个人偶扫落,似是一点也不心疼自己的劳动成果。直接穿透云雾坠入人间,她只感觉自己像是多了几个儿子。


  “喂,师父,你什么时候也给我造一个女儿啊。”


  女生撩起自己耳边的长发,嬉笑着对面前的人问。她顺手拿起口红纸抿了一口,在上面刮了刮然后拿自己师父的衣服擦手,一件紫色的长袍上顿时出现了更深色的地方。


  “等你死了再说。”男人挑眉,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回头蘸了紫色的颜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以牙还牙,让她的金丝小襦裙多添了一抹“色彩”。


  “我觉得还是你先死吧师父,我的命太珍贵了。”女生撇撇嘴,心说不就是擦擦手么。她笑起来,眼睛好像一只小狐狸一样眯起,里面不知道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


  趴在桌子上,朦朦胧胧间她居然听见了喧喧嚷嚷的对话声。吵死了!她想找个东西把耳朵捂住,可惜太懒了。


  “三藏!还有多久啊……肚子好饿……”


  “忍!”


  “先忍忍吧悟空,距离下一个城镇还有六个小时。”

  “我靠和尚你的头怎么这么硬!八戒你怎么突然急刹车啊!”

  “闭嘴!别吵我!”

  “前面……有人。”


————————

是之前和别人一起写的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联系不上啦……先发出来叭,是个深坑哦……

主三空,金空是纪念的。

朕乃腐女子

【前世今生】第三章

  时隔好久的第三章,短小啊,我会努力继续写的,最近没有什么脑洞
 
      距离三藏一行人和金蝉一行人相遇已经过去了三天,从旅店出发的那一天,卷帘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辆车。就这样,三藏一行人与金蝉一行人一同开始冒险。
   “交出经文~~吼”今天,他们又遇到了玉面公主派来的刺客。
    一个妖怪大叫着朝三藏扑去,被三藏一枪爆头。
     另一只不长眼的妖怪直奔金蝉去,金蝉闪过身,回手一拳,带着金色光芒的掌风打了出去,妖怪瞬间毙...

  时隔好久的第三章,短小啊,我会努力继续写的,最近没有什么脑洞
 
      距离三藏一行人和金蝉一行人相遇已经过去了三天,从旅店出发的那一天,卷帘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辆车。就这样,三藏一行人与金蝉一行人一同开始冒险。
   “交出经文~~吼”今天,他们又遇到了玉面公主派来的刺客。
    一个妖怪大叫着朝三藏扑去,被三藏一枪爆头。
     另一只不长眼的妖怪直奔金蝉去,金蝉闪过身,回手一拳,带着金色光芒的掌风打了出去,妖怪瞬间毙命。
      四周的妖怪围了过来,卷帘幻化出了在天上的武器,一把灵力枪,灵力枪和三藏的升灵枪不同,不需要装子弹,而是把灵力转化为子弹,直接发射出去,一枪一个,非常精准。
    “咻~不错嘛”悟净看到卷帘的攻击,很惊奇的夸奖了一句。
     “我可是天庭的卷帘大将啊…”卷帘说着说着声音低落下去,想起自己已经不在天上了,并且已经被定义为叛徒。
     就在卷帘恍神的期间一只妖怪直冲他而去,利爪马上就要攻击到卷帘,天蓬转身抽出斩魔刀,一刀把妖怪劈成两半。
    “专心一点!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天蓬难得生气,他一直是笑咪咪的,可一旦牵扯到卷帘,就会异常认真。
    “抱歉…”卷帘秒从心。专心对付起妖怪来。
     “三藏,小心!”三藏正在换子弹,一直妖怪从三藏身后打算偷袭他。
       悟空直接跳到三藏身后,用金箍棒砸si了偷袭三藏的妖怪。
      “三藏你没事吧!”悟空担心的看着三藏。
      “没事。”三藏转过身继续杀妖怪。
      很快他们就把妖怪消灭干净了。
    “你们每天都要应付这些妖怪么?”卷帘问三藏他们“这也是够烦的了。”
     “啊,肚子饿了!”悟空坐在地上说到“都怪这些妖怪,好饿啊!”
      “嘛,马上就要到下一个城镇了,悟空再忍一忍哦”八戒笑着对悟空说“你看【小悟空】都还在坚持,你也要加油。”
    “【小悟空】?这名字真的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卷帘和悟净一起笑出声。
     【悟空】的脸变得通红“这个名字…好奇怪,不要这么叫啊…”
    “哎,我觉得很可爱啊,【小悟空】什么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大】悟空嘛”八戒说。
     “感觉像女孩子的叫法啊”【悟空】还是想斗争一下,一双大眼睛看向金蝉“对不对,金蝉。”
    “……是挺可爱的”金蝉憋着笑,假装一脸严肃的说“不过还是叫【悟空】吧。”
      “既然金蝉都这么说了,那【小悟空】这个名字就封印起来吧,不过我真的觉得很可爱啊”八戒笑着说。
    “八戒哥哥!”【悟空】怕他还坚持叫自己【小悟空】。
   “好好,不叫了”八戒对【悟空】说。“那我们继续出发吧,下一个城镇还有不远就到了。”
     八个人向着最近的城镇出发,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

🍋毛线帽旗航店😈
补完前传虐到呕血,他们太好了吧...

补完前传虐到呕血,他们太好了吧😭😭😭想扩最游同好哇!qq:2467054653

补完前传虐到呕血,他们太好了吧😭😭😭想扩最游同好哇!qq:2467054653

叶羽

*出自Reload漫畫40.5回

*三空,一點點金空

*

自有記憶以來,悟空一直留著那頭長髮,具體來說,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連他自己也不記得。

但是他記得那五百年來的歲月,是那麼的孤單寂寞。

牢籠外的一切動靜,彷彿都與他無干,畢竟那是他再努力也無法搆到的世界,他原本是這麼想的,也曾經想過放棄這個令他孤寂的世界,但夢裡常常出現的那個有如太陽的金黃色影子,卻總是提醒他必須忍耐,好幾次、好幾次,當他想喊出他的名字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記得,只記得他叫自己悟空,那應該是自己的名字吧…?

吶、你會來找我的吧?

這是悟空這五百年來,唯一能夠支撐他到現在的想法。

直到有個金髮男人走到...

*出自Reload漫畫40.5回

*三空,一點點金空

*

自有記憶以來,悟空一直留著那頭長髮,具體來說,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連他自己也不記得。

但是他記得那五百年來的歲月,是那麼的孤單寂寞。

牢籠外的一切動靜,彷彿都與他無干,畢竟那是他再努力也無法搆到的世界,他原本是這麼想的,也曾經想過放棄這個令他孤寂的世界,但夢裡常常出現的那個有如太陽的金黃色影子,卻總是提醒他必須忍耐,好幾次、好幾次,當他想喊出他的名字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記得,只記得他叫自己悟空,那應該是自己的名字吧…?

吶、你會來找我的吧?

這是悟空這五百年來,唯一能夠支撐他到現在的想法。

直到有個金髮男人走到他面前為止

「喂、是你一直在叫我吧?吵死了!」

「真是沒辦法,就帶走你吧!」

然後,金髮男人對著一臉迷茫的他伸出手──他永遠也忘不了這一幕。

金髮男人帶著悟空回到他所任職的慶雲寺,也幫他找了留下來的理由。

-

一大一小的身影往慶雲寺的方向前進。

「唔、好痛!」走在後面的孩子突然大喊一聲,讓金髮男人停下腳步,轉頭一看,只見孩子的長髮纏住了樹枝,而他正努力地解開它們。

「嗚嗚、好像弄不下來…」

看著孩子陷入困境的樣子,三藏沒什麼耐心地回道「反正是個麻煩,把後面的頭髮全剪掉不是很好嗎?」

「……不要」孩子摸摸腦後的長髮,低下頭

三藏甚至看見孩子露出了略帶寂寞的表情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然後,孩子像平常一樣噘起嘴,不想多作解釋的樣子,而三藏也沒有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在那之後,八戒跟悟淨也問過類似的問題,但悟空的回答總是如此。

-

「似乎…感覺頭變輕了呢。」悟空不適應地伸手摸著後腦杓,那原本蓄著長髮的地方,喃喃自語

一旁的三藏從報紙堆裡抬頭看了他一眼,「變輕了很好不是嗎?」

「嗯…」

聽著悟空淡淡地回答,勾起三藏的回憶,明明之前無論如何,他都不肯剪去那長髮的,現在卻如此雲淡風輕,引起三藏的好奇

「你為什麼那麼不喜歡頭髮被剪掉呢?」三藏盯著悟空

悟空仍然沒有放下摸著腦袋的手,思緒彷彿飄回那孤寂的牢籠裡,他緩緩地開口,「因為很暖和…在那個牢籠裡,非常寒冷的時候,只要頭髮蓋著的話,就能稍微覺得有點溫暖了。」

語氣是如此的平淡,但三藏卻感覺到了,埋藏在悟空心裡那五百年來的孤寂,他默默地移動了下身子,直到他靠上悟空細瘦的身子為止

「現在還會冷嗎?」

背後突如其來的重量和三藏的話,讓悟空疑惑地轉頭,他看到三藏一副假裝不在乎似的,把自己再次埋回報紙堆裡,悟空見狀,笑了一下,讓自己往三藏的方向挨近了一些

「現在不會了。」

三藏聽到背後的悟空這麼說。

*

後記:

大半夜地突然想寫文,想寫這篇很久了

前面略帶金空的部分,寫到有點想哭

明明失去了這麼多,為什麼被懲罰的還是他呢...?

真的心疼死了(;´༎ຶД༎ຶ`)

後面被三藏暖哭,三空果然是官配( ´•̥̥̥ω•̥̥̥` )

朕乃腐女子

【前世今生】第二章

  “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么,喂,你们都醒了吧。”三藏对着床上的三人说到“啊呀,啊呀,被发现了呢,看来是你们救了我们啊。”小天……【悟空】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天…呜呜…小天”  【悟空】想要扑上去,但是又怕压倒天蓬的伤处。
     “【悟空】别哭了,金蝉也醒了哦。”天蓬拉过【悟空】擦掉他脸上的眼泪,让他看向金蝉。
     “呜哇~~~金蝉”【悟空】一下子扑到了金蝉的怀里,不小心压到了金蝉腹部的伤口。
  ...

  “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么,喂,你们都醒了吧。”三藏对着床上的三人说到“啊呀,啊呀,被发现了呢,看来是你们救了我们啊。”小天……【悟空】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天…呜呜…小天”  【悟空】想要扑上去,但是又怕压倒天蓬的伤处。
     “【悟空】别哭了,金蝉也醒了哦。”天蓬拉过【悟空】擦掉他脸上的眼泪,让他看向金蝉。
     “呜哇~~~金蝉”【悟空】一下子扑到了金蝉的怀里,不小心压到了金蝉腹部的伤口。
       啪——“你这个笨猴子”金蝉拿出纸扇打到【悟空】的头上。
      “呜……好痛…我太激动了,金蝉你没事吧。”
      “啊,没事。【悟空】,辛苦你了”金蝉把悟空抱进了怀里。
      “【悟空】……对不起,我骗了你。也许告诉了你真相,你会很难过。但比你什么都不知道要强的多。所以,对不起。”
        【悟空】卷帘天蓬都很惊讶,那个骄傲的金蝉在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金蝉你还在就好。”【悟空】说着没关系又扑进了金蝉怀里。
       金蝉抱着悟空轻轻笑着。
     “你们突然出现在我们车前,可是吓了我们一跳啊,是不是要配一些精神损失费啊。”悟净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和谐的场景。
     “喂喂,一个后世向前世要钱,这可不地道啊。”
      “前世被后世救了,给点报酬也是应该的吧”悟净和卷帘开始吵嘴。
      “给我闭嘴”“想si吗?”金蝉对着卷帘喊,三藏直接拿出升灵qiang威胁道。世界安静了。
      “啊哈哈,既然你们都醒了,那就来认识一下吧。”八戒破解了尴尬的氛围,对着天蓬说到。
     “看起来你就是我的前世了,我是猪八戒”“你好,我是天蓬。”
     “沙悟净”“卷帘”
     “我是金蝉”“第三十一代唐亚玄奘三藏”“什么?”“第三十一代唐亚玄奘三藏”“……”
     “叫他三藏就好啦”悟空跳出来对金蝉说“我当时也觉得他的称呼好长,就直接叫三藏啦。我是悟空”“悟空……”
       金蝉看着悟空,又转过头看着【悟空】表情缓和了下来,低喃道“看来我起的名字,还是不错的呢。”
       在场的人听到了这句话都安静了下来,相同的名字,相同的长相。悟空就是【悟空】
    “既然都认识了,那就说说之后的事情吧”三藏打破了这种安静。“你们是从天上下来的,叛乱的理由我们听………【悟空】说过了”【悟空】抬头看着三藏。
    “就是【悟空】说的那样”天蓬回答了三藏。又问道“看你们的样子,是在旅行中?你们的目的地在哪里?”
     “这里是桃源乡,本来是人类和妖怪都可以共同生存的地方,然而这一切都被大阳台牛魔王的复活实验把打破了…”八戒解释到。
    “牛魔王!!??他不是被哪吒三太子杀掉了么?复活实验?”卷帘打断了八戒的话,惊异的叫起来。
      “是的,我们受三佛神的委托,前往西方阻止他的复活实验。”八戒继续解释“复活实验需要天地开元五大经文,而牛魔王已经得到了两部,桃源乡也在进一步的崩坏着。”
        “带着我们一起去吧。”金蝉抬头对着三藏说。
        “刚才试了一下,力量并没有消失。”天蓬也附和着金蝉的话。
        “你觉得如何?”金蝉又一次问三藏。
        “可以,但是你们自己去准备代步的工具,白龙上可坐不下这么多人。”
       “不如让这只小猴子/猴子在地上跑吧。”卷帘和悟净异口同声说到,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哈哈的笑了出来。
      “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哈哈哈是啊”
       “红毛蟑螂你说什么!”“卷哥你太坏了。”
        今天,三藏一行人加金蝉一行人,也很和平呢。

    
     

朕乃腐女子

【前世今生】第一章


  “肚子饿了~~~,八戒,还没到镇上么?”悟空坐在车上,饿的头晕眼花。
  “快了,快了,还有500米就到下一个城镇了,悟空在坚持下,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八戒看了一眼地图,他们所在的地区离城镇非常近,只要过了这个地方,前面就是可以休息的城镇了。地图上标注这下一个城镇离他们只有不到500米。
  “吱——”急刹车的声音响起,车上的三人都没有准备的向前扑去,一下子东倒西歪的。
  “痛,痛~~八戒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刹车啊,痛死了。”悟净捂着头对八戒抱怨道。“闭嘴,看前面。”三藏对着悟空和悟净说到。他们俩向前一看,看到前面的一瞬间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


  “肚子饿了~~~,八戒,还没到镇上么?”悟空坐在车上,饿的头晕眼花。
  “快了,快了,还有500米就到下一个城镇了,悟空在坚持下,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八戒看了一眼地图,他们所在的地区离城镇非常近,只要过了这个地方,前面就是可以休息的城镇了。地图上标注这下一个城镇离他们只有不到500米。
  “吱——”急刹车的声音响起,车上的三人都没有准备的向前扑去,一下子东倒西歪的。
  “痛,痛~~八戒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刹车啊,痛死了。”悟净捂着头对八戒抱怨道。“闭嘴,看前面。”三藏对着悟空和悟净说到。他们俩向前一看,看到前面的一瞬间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这是怎么回事!”
   车前面的路上倒着四个人,定睛一看却是和车上的四人长得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发型与衣服,他们倒在路的中央,衣服上带着血色,昭示着他们受了重伤。“......要怎么办,三藏?要把他们带上车么?”八戒转头问三藏。“啊!带上他们,这是怎么一回事也只有他们醒来之后才能知道了。”
   在金蝉的记忆里,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悟空哭泣的脸。一直挂着笑容的脸上此刻只有泪水以及绝望。他明白,他们在天界早已没有容身之地,得罪了李塔天,杀了那么多人,挟持了敖广,到处是追兵,是不会有活下去的机会的,然而当悟空问起卷帘和天蓬会不会有事的时候,依然回答了他会没事这句话。天蓬一人留下的抵挡追兵,最终一定是寡不敌众,卷帘独自面对那些怪物就更是必死无疑。但金蝉还是想要给悟空留下一个希望,希望着他们能够回来。能够一起前往下界生活,看一次那会凋零的,和天界不同的樱花。
   当悟空和金蝉到达南天门的时候,却看见了李塔天在门口,金蝉知道一切都已经画下了句点,他们失败了。金蝉牵着悟空的手,向前奔跑着,努力的把悟空送出了大门。“下次,一定是我先抓住你的手。”金蝉夹在门里,握着悟空的手,许下了承诺。然后,门关了。金蝉化成了粉末。他们失败了,可就算他们失败了却是轰轰烈烈的闹了一场,留下了活过的痕迹,也不枉来世间走了一回。
  金蝉死后悟空就一直趴在门前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有一天观音菩萨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等上五百年与金蝉再重逢,但是对他的惩罚是失去一切的记忆,悟空答应了,当观音正要领他去五指山的时候,突然间闪过了一道白光,悟空就在观音眼前消失了,而就在金蝉,天蓬,卷帘闭上眼睛的瞬间也消失在这道白光中,观音找遍了天庭地上都没有找到悟空的影子,与此同时,金蝉他们就出现在了三藏一行人的面前。他们为何会出现,又为何会出现在他们的转世面前。他们的出现会引发什么事件,又会与五百年后的自己擦出什么火花呢?(五百年前的悟空加【】,五百年后的就称作悟空,其他称呼照常)
   【悟空】睁开眼睛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的脸,【悟空】大叫一声坐起来退到墙边,正想大声问他是谁,然后看到了让他惊讶又惊喜的一幕。“金蝉,小天,卷哥你们怎么会在这?你们躲过天庭的追兵了么?我们是到下界了么?你们的头发怎么变样子了?我就知道金蝉不会骗我的,小天卷哥你们都还活着,太好了。”但是屋子里一片寂静,他的话并没有得到回答。
  【悟空】看着他们一言不发的样子有点害怕,又指着悟空问道“金蝉,他是谁?为什么长得和我一样?”三藏面对着【悟空】,心里也感到很诧异,刚要开口回答就听见悟空说“他不是金蝉,他叫三藏,还有你说的小天和卷哥是谁,他叫猪八戒,他叫沙悟净,不是你说的那两个人。还有,你是谁?”
   悟净对悟空叫到“笨蛋猴子,我自己会介绍,你们长得这么像,你不认识他?他不会是你的兄弟什么的吧?”“你这色河童!!我才不知道我有兄弟呢,你不要乱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这把胃当脑子的笨蛋猴子!!!”“你这个蟑螂触须怪!!!!笨蛋色河童!!!”三藏掏出升灵枪对着悟空和悟净的方向“砰砰”两声,“你们两个想死么,给我闭嘴。”“哈哈,今天依然很热闹呢。”
   八戒笑着说,又转过身对着在床上坐着,看呆了的悟空说“你说的是那是那三个人吧。”让开身体让【悟空】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三个人。“他们都受了重伤,我们已经帮他们医治过了,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你能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谁么?”八戒的温和让【悟空】放下了警惕,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像到金蝉身边去,但却没有下地的力气,于是对八戒说“小天..不是八戒哥哥,能带我到金蝉那边去么。”指指金蝉他们那个方向,眼巴巴的看着八戒,萌的简直犯规。
   八戒看了看其他三个人,并没有反对意见,就要抱起悟空过去,但是一抱却没有抱起来。“好重!怎么会那么重?”八戒奇怪的看向【悟空】,【悟空】看起来很瘦小,比悟空小了一圈,就算是悟空都不应该这么重,但....八戒看到了【悟空】脖子上和手腕脚腕上的铁链。
  “这是...”戴着这么重的铁链却什么事都没有....这么小的孩子需要这种戴着这些东西么?“是因为这些铁链你才会这么重吗?”八戒对【悟空】说“我不知道,到了天界我就一直戴着,又冷又疼还很重。”【悟空】的话让八戒沉默了。
   “那个,能带我去那边了吗?”八戒反应过来之后用更大的力气抱起了【悟空】送到了金蝉躺着的床上。“金蝉,小天,卷哥...呜...” 【悟空】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现在能够再次相见,而且大家都没事“太好了...呜...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悟空】看着他们,眼泪止不住。
   “现在可以讲一讲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八戒对着【悟空】说,拿来了纸巾给他擦脸,其他三个人坐在椅子和床上,听着【悟空】说明。
   “我原来在花果山,那里特别漂亮,后来....我在观音那里遇到了金蝉,他给我取名叫悟空...我们在天庭打起来,哪吒自杀了,李塔天太可恶了,后来有人要抓我们....小天和卷哥在抵挡追兵,我和金蝉先走的....后来金蝉被门夹住,我本来要去五指山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在这里了。”
    四个人听完沉默了很久,五指山,“悟空”这个名字,观音叫三藏为金蝉童子,似乎一切都有了解释。“呵,前世么。”三藏说出了这句话。“是啊,看来就是前世啊。”八戒也笑着说出了这句话“即使是前世,但有着不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身份和经历,虽然除了我..但是三藏就是三藏,八戒也就是八戒,是不同的!”悟空也很震惊,但却能明白,它们是不同的。
   “是啊,他们都是神仙,而且有自己的名字,和我们...因该是不同的。”八戒接了悟空的话“三藏,你认为呢。”“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么,喂,你们都醒了吧。”
   

魄
慶祝推特突破100人追蹤畫個金...

慶祝推特突破100人追蹤畫個金空父子!!!

慶祝推特突破100人追蹤畫個金空父子!!!

叶羽

*截圖有劇透注意

這一段大概是金蟬對悟空溺愛爆炸的時候了

看得我小臉一紅(´///☁///`)

再來跳了一小段

悟空親口說喜歡大家說要跟大家一直在一起的時候

真的心疼死了(;´༎ຶД༎ຶ`)

最後幾張私心放個敖潤

第一次在幻想魔傳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啊啊啊這美人哪裡來的#

紅色眼睛超級美的,移不開視線的那種(*´艸`*)

*截圖有劇透注意

這一段大概是金蟬對悟空溺愛爆炸的時候了

看得我小臉一紅(´///☁///`)

再來跳了一小段

悟空親口說喜歡大家說要跟大家一直在一起的時候

真的心疼死了(;´༎ຶД༎ຶ`)

最後幾張私心放個敖潤

第一次在幻想魔傳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啊啊啊這美人哪裡來的#

紅色眼睛超級美的,移不開視線的那種(*´艸`*)

叶羽

*截圖有劇透注意

滿滿的金空

金蟬真的對悟空好好啊இдஇ

除了他自己承認的飼主身分之外,是個好爸爸呢(笑
還叫天蓬趕快找出辦法什麼的
真的真的太暖了(இ﹏இ`。)

拉起悟空手的那一幕,真的很感動嗚嗚

在螢幕前的我也感覺到了各種溫柔

疼猴子要有限度阿,真是閃瞎我的眼( ´•̥̥̥ω•̥̥̥` )

*截圖有劇透注意

滿滿的金空

金蟬真的對悟空好好啊இдஇ

除了他自己承認的飼主身分之外,是個好爸爸呢(笑
還叫天蓬趕快找出辦法什麼的
真的真的太暖了(இ﹏இ`。)

拉起悟空手的那一幕,真的很感動嗚嗚

在螢幕前的我也感覺到了各種溫柔

疼猴子要有限度阿,真是閃瞎我的眼( ´•̥̥̥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