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钟大

95668浏览    4744参与
摩羯座的小恐龙
X-EXO“我们来了!”(新手...

X-EXO
“我们来了!”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X-EXO
“我们来了!”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娜是E朵紫色的昀

我可以!
最后私心一张伯贤的动图

我可以!
最后私心一张伯贤的动图

沐辰.

之前的图片写错字了😅😅😅,谢谢某位小可爱帮忙纠正(后面有原图,需要自取)

之前的图片写错字了😅😅😅,谢谢某位小可爱帮忙纠正(后面有原图,需要自取)

Amore_C

【橙包】走过浮华大地 (异国都市)C4

八百年前的坑,砍了副西皮,纯属备份更新随缘


C4


金珉锡做了个梦。梦境里一片绿意昂热,空气里氤氲着潮湿的水汽,带着木质的芬芳。伸手可及之处是料峭的山峰石壁,触碰着的指尖带起湿意,生生地冷进了心底。再往前两步是仅容一人弯低身子才可通行的石门,跨过门后是宽敞的平地,那里有光。
似乎是有人在石门后等待自己的到来,于是逆光中的身影缓缓地向自己转身,这么近,那么远。看不清容颜,梦境中的自己想要伸手触碰却被无名的力道制住,动惮不得。

耳边弥留着心脏的鼓动声。

是被惊醒的。

醒来时天尚未明彻,耳边是空调嗡嗡的运转声,透过窗帘的缝隙能看见微微白光。金珉锡的脑袋一片浆糊状,思考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在柬...

八百年前的坑,砍了副西皮,纯属备份更新随缘


C4


金珉锡做了个梦。梦境里一片绿意昂热,空气里氤氲着潮湿的水汽,带着木质的芬芳。伸手可及之处是料峭的山峰石壁,触碰着的指尖带起湿意,生生地冷进了心底。再往前两步是仅容一人弯低身子才可通行的石门,跨过门后是宽敞的平地,那里有光。
似乎是有人在石门后等待自己的到来,于是逆光中的身影缓缓地向自己转身,这么近,那么远。看不清容颜,梦境中的自己想要伸手触碰却被无名的力道制住,动惮不得。

耳边弥留着心脏的鼓动声。

是被惊醒的。

醒来时天尚未明彻,耳边是空调嗡嗡的运转声,透过窗帘的缝隙能看见微微白光。金珉锡的脑袋一片浆糊状,思考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在柬埔寨了。抓起手机瞟了眼时间,距离约定出发的时间还早着。是的,经过昨晚和Chen的协商,金珉锡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吴哥探秘终于得以成行。

躺在床上却无法再次入睡,金珉锡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起身洗漱而后收拾背包。对于今天的行程还是满怀期待的,未知的旅途让他有点兴奋,感觉就像是将要出游的小学生。

今日当值的还是Ann,看见金珉锡下楼了立马围过来:“珉锡哥这么早!今天天气很好啊!”
金珉锡也被Ann感染了好心情:“嗯难得停雨了。”持续了将近一周的雨今天终于是停住了,久违的太阳终于露出了脸,看样子今天会是明媚的一天。

Ann端了杯果汁过来,右手撑住下巴笑眯眯地盯着金珉锡,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的,看得金珉锡浑身发毛。

“哎想什么呢。”金珉锡有点受不住,捧起杯子大口喝果汁以挡住Ann强烈的视线。早餐照例丰盛,他从第一次的惊讶到现在已经能淡定地享受。

Ann低低地笑出声:“就觉得珉锡哥啊长得真好看,而且还很可爱呐。我们都很喜欢你呢。”金珉锡听了哭笑不得,要早知道原来外国妞喜欢他这样的长相就不愁找不到女票了。

“难怪Chen会主动带你去玩啊,都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头一回啊头一回。”Ann继续说着,笑意不减:“看来他不只是把你当成客人啊。”

金珉锡被Ann玩味的笑弄得有些不自在,内心被Ann的玩笑话掀起了阵阵涟漪。不只是客人意指的究竟是什么?说着同样母语的哥哥?抑或是其他?那么相对于他而言,Chen在自己的心里究竟又是怎样的存在?房东? 异国同乡?弟弟?这些陈述事实般的称谓却让金珉锡迷茫。

无法否认,他对Chen有着莫名的好感,虽然深知自己不是憧憬着浪漫异国恋的年轻少女,但与Chen四目相接时心底的悸动是怎么也无法掩饰。在遇见Chen之前他一直憧憬着细水长流般的爱恋,安稳地工作而后结婚生子,在平静得如同淡茶的日子里与所爱的人携手变老。

Chen的出现撩动了他平静的心湖,如同糖衣毒药,散发着迷人香气渐渐让人沦陷。或许从初见的第一眼开始,他就注定沉迷在这个男人的眼眸里。

金珉锡默默地把奇怪的念想摒弃脑后,毕竟今天的旅程可是他期待已久,而这回由Chen全程主导,昨晚的他更是安心地把各种攻略甩开。

肩负着一日导游重任的Chen即使日程繁忙也总会抽空仔细规划行程,昨晚的提议说是兴起,却也是他预谋已久,他想让金珉锡抛弃普通观光客的视角,重新去感受这片他已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地所承载的悲与乐。

当金珉锡看见门口处停放着两辆装备齐全的山地自行车时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惊喜与雀跃。大小吴哥的范围太大且距离市区遥远,寻常的旅游指南多为建议搭乘突突车或者租车前往,所以他以为今天的代步工具会是一贯的突突车,而眼前的自行车让他眼前一亮,骑行是他从未设想过的方案。

“来,我们出发吧。”站在前方的Chen嘴角上扬,半倚在车身上,带着笑的猫咪嘴直击金珉锡心房。

“路上小心!”Ann在门口挥舞着双手大声喊着:“珉锡哥要玩得开心啊!”

连日来泥泞的乡间小道被晒干,树影斑驳了路面,金珉锡回首笑着向Ann回道:“一定!”



腐の彩虹

EXO换卡
换完删

有意者私
可一起换
可拆开换

一,tempo时期,灿嘟(换俩kai,非重复)

二,K姥爷时期,俩chen 换俩kai (非重复)

三,xoxo时期的大哥换kai

四,sing for you时期
队长和灿烈换俩kai(kai非重复)

五,power+mama+上瘾/中毒+lmr 时期
四张嘟嘟换四张熊开

六,ex'act时期,chen换kai

七,tempo时期,吴世勋大卡换金钟仁大卡

占tag,不妥之处,致歉!

EXO换卡
换完删

有意者私
可一起换
可拆开换

一,tempo时期,灿嘟(换俩kai,非重复)

二,K姥爷时期,俩chen 换俩kai (非重复)

三,xoxo时期的大哥换kai

四,sing for you时期
队长和灿烈换俩kai(kai非重复)

五,power+mama+上瘾/中毒+lmr 时期
四张嘟嘟换四张熊开

六,ex'act时期,chen换kai

七,tempo时期,吴世勋大卡换金钟仁大卡

占tag,不妥之处,致歉!

MISAKI瓜

最近摸鱼~新造型真好看啊

最近摸鱼~新造型真好看啊

ALan高考完了
六辑回归大发吧!x-exo冲呀...

六辑回归大发吧!
x-exo冲呀!

厚涂涂晕了,不仅画得不太像也没画出他们的帅气😭

六辑回归大发吧!
x-exo冲呀!

厚涂涂晕了,不仅画得不太像也没画出他们的帅气😭

明现

手机壳,可发图定制

28r一个包邮,55两个,75三个

买三送一

手机壳,可发图定制

28r一个包邮,55两个,75三个

买三送一

shilo

存档 │ 20191107 - EXO OBSESSION concept trailer

存档 │ 20191107 - EXO OBSESSION concept trailer

JinsunKwok
证明我画过六辑…

证明我画过六辑…

证明我画过六辑…

管管也可以叫罐罐
画了钟大! 这回的造型我全都?...

画了钟大!

这回的造型我全都🉑️🉑️!!


画了钟大!

这回的造型我全都🉑️🉑️!!


以歌洵贤.♡

「EXO」乌尔德

Act.1


大陆的南方战火喧嚣,北方的表面一片安静祥和,南北之间那条清澈的贯穿大陆的克里斯丁河在自南方而来的支流的影响下泛着淡淡的红色——刺眼得让人几乎能透过潺潺的河水看到千里之外那噬命无数的战争,满目的血色令人心惊。

正如都暻秀刚刚睁开眼睛所见的那样。

迷蒙之间整个世界都如同被一层血红色的薄膜覆盖着,身体如同被撕开成碎片有生生缝回来了一般,身上有些地方疼得厉害,甚至还有一些黏腻感,想也知道多半是血,但是却没有感觉那个位置在流血或是说有伤口——极度怪异。

就连手下的土壤感觉都是湿润的。

都暻秀动了动眸子,看了眼自己旁边的景象,心脏连同呼吸猛地一滞,吓得他刚刚清醒一些的神智又变得迟钝万分——

这是…...

Act.1


大陆的南方战火喧嚣,北方的表面一片安静祥和,南北之间那条清澈的贯穿大陆的克里斯丁河在自南方而来的支流的影响下泛着淡淡的红色——刺眼得让人几乎能透过潺潺的河水看到千里之外那噬命无数的战争,满目的血色令人心惊。

正如都暻秀刚刚睁开眼睛所见的那样。

迷蒙之间整个世界都如同被一层血红色的薄膜覆盖着,身体如同被撕开成碎片有生生缝回来了一般,身上有些地方疼得厉害,甚至还有一些黏腻感,想也知道多半是血,但是却没有感觉那个位置在流血或是说有伤口——极度怪异。

就连手下的土壤感觉都是湿润的。

都暻秀动了动眸子,看了眼自己旁边的景象,心脏连同呼吸猛地一滞,吓得他刚刚清醒一些的神智又变得迟钝万分——

这是……战场吗?

忍着胸口撕裂的痛感,用感觉已经肌肉萎缩的手臂艰难地撑起了上半身,手下的触感让他觉得有点恶心。毕竟他现在心里对于这些是血的事实已经门儿清了,尽管平时拍戏这些东西见的也不少,但是这次可是实打实的——他现在心里还抱有一丝现在是不是公司丧心病狂不经他同意把他从生死线上捞回来然后在他快醒来之前卖到了哪个片场的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可能性几乎为零。

更加神奇的是,在缓过神不久之后身上的剧痛感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然后肌肉的萎缩感也消失了,整个人就如同重新活了一次一样。

都暻秀活动了一下手臂,确定的确没有怪异感之后,尝试着站了起来,发现现在确实是正常人的身体了。

环视了一圈周围,又看了眼自己的身上之后,他有点绝望:周围是七零八散的尸体,他甚至还能闻到已经发散出来的尸臭味,自己的身上和这些人一样穿的是军装,有的是同一种颜色,有的不是,而且他的常识告诉自己,他身上的军装比这些可见的尸体身上的军装职位要高出来那么几个等级。

安全起见,他在战场上绕了几圈,捡了几把还剩一些子弹的手枪,弹匣都甩出来,把里面的子弹装满一个手枪之后,剩下的自己收好——服过兵役之后他的枪法也不可能是个摆设,而且基于他醒来的这个世界的现况来看,有枪有子弹的话心里还有点底。

上一秒什么方向也没有,可见的方圆之内除了尸体就是尸体,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能走出这片战场,更别说找点干净的水把手上脸上的血污洗干净了。

但是下一秒都暻秀就看到了远处冒起的浓烟。

——虽然不知道是敌是友,甚至连是不是有人都不知道,但是既然有火,现在还没有熄灭的话,应该离有人烟的地方就不远了。

而且能确定身体没问题,不管有多远应该都能走到。

就凭着生的希望——都暻秀仰头望天,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把枪塞进枪袋里,抬手抹了一把眼睛,也不知道抹干净了没有,毕竟不管抹了没抹眼前都是蒙着一层红。

现在都暻秀没什么别的感觉,就觉得自己这个境遇也是万年一遇,再加上自己身边现在身边一个队友也没有,有点慌——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也不知道那个冒烟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况,希望在去的路上能看到河什么的……吧,毕竟自己这身上这里一滩那里一滩的,实在是让他心里恶心。

就在都暻秀所在的战场的附近的森林里,也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怎样,痛苦的呻吟声惊走了几只原本立在树梢的品种各异的鸟。

“嘶——”和都暻秀境遇相似,但是他所感到的痛感没有都暻秀那么强烈和广泛,只是觉得脖子生疼,还是被刀割了的那种刺啦啦的疼。

抬手摸了摸脖子,没有摸到伤口之类的东西,只能摸到类似于血液干涸了之后的触感。

这是怎么了——

由于脖子疼的厉害,他觉得挪动身体不太可能,躺在地上缓了一会儿,却发现脖子上的痛感正在慢慢消退,大概几分钟之后痛感就消失了。

到底什么情况……这是穿越到哪个游戏里了吗,还是说自己掉到郑世株的游戏里了?

他左右动了动脖子,确定没问题之后,由于四肢有些虚,挪到了附近的一棵树旁边将上半身靠在了树上。

这是树林——纯天然的那种。

但是关于这是哪儿,他还是一无所知,只能等四肢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再四下走动走动看看。

能清晰地感觉到的是,他体内几乎所有的器官都有一种重新运行的感觉,甚至连呼吸都有点不熟练。

好死不死还在一片树林里,难道不知道树林里最容易迷路了吗?万一自己走丢了怎么办,当野人吗?

看自己这身行头也不像是野人那种啊:衣服料子质地上好,衣服的样式类似于和风的正装,甚至还是镶了金边儿的来着——怎么看都是有那么些来头的人啊,但是这种人怎么会被丢,还是被喇了脖子之后丢——简单来说就是抛尸——到野外呢?

他有点郁闷。

然而他更加郁闷的是,为什么他们九个人是一起遇的难,为什么他现在醒过来,身体除了脖子上那奇怪的一滩血之外,几乎完好,而且只有他一个人呢?

就算他现在姑且接受了自己这是穿越了的这个事实,但是他还是难以接受自己被抛尸野外的事情。

自己这么帅气的脸,那么好的身材,这么好的身份,到底是谁那么狠心?

他闭上眼睛,有些无奈地喘着气。

四肢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站起来感觉走路没什么困难之后,决定先去找河——理论上来说在森林里找河之类的应该不难,而且森林里的河水也很干净可以直接用来解渴,更何况找到河应该就能出去了。

神呐——保佑他吧。

他虔诚地将手放在心口,用有段时间没有被水浸润的喉咙开口祈祷,声音沙哑得厉害:“SUHO哥啊——保佑我吧。”

战场上的都暻秀在走了几分钟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水。

看着清澈的河水,都暻秀歪了歪头——战场上那么血腥,河水却这么清,总感觉有些讽刺呢。

他跪在河边,用河水洗干净了手,发现自己所在的身体的这双手和自己原本的那一双一模一样。

抬眼看向水面,却发现连面容都一模一样。

他皱了皱眉,正要放松神经,却猛地发现自己的眼睛好像有点奇怪——他有些不可思议地将整个头埋进水里,用力地将脸和眼睛搓洗干净之后,从水中抬起头,看向还有些波澜的水面:他的眼睛,不是黑色。

虽然河水照不清楚,但是完全可以确定,他的眼睛不是黑色的。

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僵硬地将眼神放到已经湿透了的头发上——头发一看就比原来长了不少,甚至从黑色变成了刚刚出到那会儿染过的浅褐色。

而且,不管是发根也好鬓角也好,完全看不出来这发色是染出来的的痕迹,颜色覆盖在每一根头发上,甚至连发根都是这种颜色——如果是新染的头发,也根本做不到的。感觉就像是,这头发长出来就是这种颜色一样。

都暻秀跪在原地缓了缓,随后转过身扒过了一个还算是完整的尸体,忍着反胃和恐惧扒开了尸体的眼皮——眼睛是黑色的。

陆陆续续看了好几个尸体,两种颜色军装的尸体都看过了,没有一个尸体的眼睛有除了黑色之外的颜色。

都暻秀重新把手洗干净,又将就着喝了几口水,冷静了一下思绪,重新站起身走向那从烟的方向。

“已经不远了,大概还有几百米——”

“说不定,活人的眼睛,是别的颜色……”

都暻秀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现在是什么状态,头发是什么状态,反正他能确定的是,这个身体和自己的如出一辙,但是头发和眼睛好像有点问题。

必须要找到这边的活人,他才能下定论。

这样想着,喝了水之后恢复了体力的都暻秀加快脚步,甚至跑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感觉,那从烟的位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牵动着他的心脏来着。

——就好像,乘在飞往韩国的飞机上,马上就要和队友在一起的感觉一样。

他或许,可以见到他亲爱的队友了……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就是好的。

毕竟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实在是不安。

现在想想,真的是队友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毕竟当初飞机上是坐了他们所有的九个人——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在那场空难中死去的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就算死不了九个,死那么两三个还是有可能的。

如果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那么大概后半生也会因此毁了吧……来到这个世界,反而像得了新生一样。

——所以拜托拜托,一定要是啊。

都暻秀皱了皱眉,对于自己的这个想法抱有极大的倾向于希望,如果不是的话,他会不会精神崩溃都说不准。

但是随即他便闻到了一股和正常的烧东西的烟不太一样的味道——不是烧纸制品的味道,也不是塑料制品的味道,更不是纯粹的烧柴火的味道。

于是都暻秀一下子反应过来:这里可是战场啊!

这么说的话,那股烟的来源地不就是——随着都暻秀马不停蹄的靠近,他一直寻找的地方已经隐隐露出了轮廓,整整一大片的火光照的都暻秀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忽然断掉了。

——火葬场?

至于位于火葬场最里面,被刚刚点燃了柴火堆的那个位置上睡着的人,微长的睫毛却微微颤动起来,甚至连额角都泌出了几星细汗。

这一切都证明,这个正在被火葬的人,不是个死人。或者说——他又活了,甚至感觉到热。

随即便发出了一阵令正在哀悼的士兵们背后一凉的响动,随即便看到属于他们统帅的位置已经轰然坍塌,且旁边就趴着一个被染了血色的银色身影。

然后那个身影就缓缓发出了沉重的喘息声和间间断断的呻吟声。

而都暻秀恰恰撞上了这一幕。

——TBC——

800f福利。

很久之前写的了。

无cp纯兄弟情文学。

全员重生,羞耻异能,重生过后身份各异,国籍各异,后期略烧脑,但是很燃,九个狼崽子抗衡全大陆的故事。

世界观完整,地图完整,地图是我手绘的。

大概三个国家,关系什么的没有介绍自己探究。

心头肉,即使只有个第一章也不想废了。

看情况是否续写。

ot文学不受欢迎是真的。


ต果柒ต

六辑回归大发!我爱死这个风格了。对了,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喜欢EXO还是X-EXO?

六辑回归大发!我爱死这个风格了。对了,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喜欢EXO还是X-EX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