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钢之炼金术师

70.8万浏览    7611参与
凌晨一点零三
群里的长发梗,是03(香巴拉?...

群里的长发梗,是03(香巴拉?

姿势完全参考(本来应该是抄姿势练习

群里的长发梗,是03(香巴拉?

姿势完全参考(本来应该是抄姿势练习

AdrianLazy
N0.362019.11.18...

N0.36
2019.11.18
“不要忘记11年10月3日”。

N0.36
2019.11.18
“不要忘记11年10月3日”。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焰钢】[ぶぶん飯店]风之情书...

【焰钢】[ぶぶん飯店]风之情书(更新中)

先弄了15p

依旧没有修图


这次采用了分次更新的方案【

感谢翎歌太太的加入ww

图源嵌字依旧是 @Leptin 


呢↑度↓


密码

那个日期+这cp的数字

4+3一共7位阿拉伯数字


非常没有难度的密码

请不要在任何地方索要密码

禁止转载、二次发布


【焰钢】[ぶぶん飯店]风之情书(更新中)

先弄了15p

依旧没有修图


这次采用了分次更新的方案【

感谢翎歌太太的加入ww

图源嵌字依旧是 @Leptin 


呢↑度↓


密码

那个日期+这cp的数字

4+3一共7位阿拉伯数字


非常没有难度的密码

请不要在任何地方索要密码

禁止转载、二次发布


KJC_KK

终于有空把这张鱼摸完了…之『上校的午休时间……』(๑•̀ㅂ•́)و✧

终于有空把这张鱼摸完了…之『上校的午休时间……』(๑•̀ㅂ•́)و✧

冰淇淋猫眼绿宝石

最近又在重温钢炼,印象深刻的依旧是66号巴利大叔和恩维的死亡。肉体渴望自由也追随灵魂,灵魂渴望存活也牵挂肉体,最终肉体抹杀灵魂,灵魂一同消灭。一直瞧不起人类的恩维临死之际终于承认自己嫉妒人类,含泪毁掉了维持生命的贤者之石。人类有灵魂也有肉体,无论是诞生还是灭亡,于己身而言都充满了伟大的意义。人类有七情也有六欲,正视其拥有的消极情绪,正视的也恰恰是我们自己。知难不退、勇往直前,生而为人真得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最近又在重温钢炼,印象深刻的依旧是66号巴利大叔和恩维的死亡。肉体渴望自由也追随灵魂,灵魂渴望存活也牵挂肉体,最终肉体抹杀灵魂,灵魂一同消灭。一直瞧不起人类的恩维临死之际终于承认自己嫉妒人类,含泪毁掉了维持生命的贤者之石。人类有灵魂也有肉体,无论是诞生还是灭亡,于己身而言都充满了伟大的意义。人类有七情也有六欲,正视其拥有的消极情绪,正视的也恰恰是我们自己。知难不退、勇往直前,生而为人真得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AdrianLazy
NO.35“炼金术的基本是等价...

NO.35
“炼金术的基本是等价交换!你要得到什么,也必须付出同等代价的东西...”

NO.35
“炼金术的基本是等价交换!你要得到什么,也必须付出同等代价的东西...”

Working  Paper
“只要虔诚地祈祷,愿望就能实现...

“只要虔诚地祈祷,愿望就能实现吗?”

“只要虔诚地祈祷,愿望就能实现吗?”

EVOL Edward
把之前的草稿都补完了_(:3」...

把之前的草稿都补完了_(:3」∠)_

把之前的草稿都补完了_(:3」∠)_

微生人
hp paro的豆丁❤️🧡...

hp paro的豆丁❤️🧡❤️🧡❤️🧡








hp paro的豆丁❤️🧡❤️🧡❤️🧡

烤豆子联盟
最近好像很多人在找组织wwww...

最近好像很多人在找组织wwww是时候再发一次宣传了!!

欢迎加入烤豆子联盟,群聊号码:565797336
💙❤️群内cp是焰钢~💙❤️
欢迎来唠嗑呀!!!!
(btw今天日本有焰钢only展😭)

最近好像很多人在找组织wwww是时候再发一次宣传了!!

欢迎加入烤豆子联盟,群聊号码:565797336
💙❤️群内cp是焰钢~💙❤️
欢迎来唠嗑呀!!!!
(btw今天日本有焰钢only展😭)

quelqundenul

确认

⚠️车,新手携破车首次上路,发车前待机时间长。

⚠️标点符号有问题,手机码字难改。


一、    

    “咳、咳”,细微的咳嗽声打断了副官的朗读,因病而发出的声音令她略有一秒听不出上司那熟悉的声线。 “大佐,这两天您偶尔有几声咳嗽,稍后我去买一些蜂蜜吧。”霍克艾向她的上司提出了建议。

    即便是被称作伊修巴尔战役的英雄、焰之炼金术师,无法看到眼前的一切令罗伊·马斯坦古只可像失去依靠的婴孩一般,茫然地依赖听觉察悉周围。陆续已听到几名手下向他作当天的告别,只得他的副官仍在傍晚为他朗读资料。...



⚠️车,新手携破车首次上路,发车前待机时间长。

⚠️标点符号有问题,手机码字难改。



一、    

    “咳、咳”,细微的咳嗽声打断了副官的朗读,因病而发出的声音令她略有一秒听不出上司那熟悉的声线。 “大佐,这两天您偶尔有几声咳嗽,稍后我去买一些蜂蜜吧。”霍克艾向她的上司提出了建议。

    即便是被称作伊修巴尔战役的英雄、焰之炼金术师,无法看到眼前的一切令罗伊·马斯坦古只可像失去依靠的婴孩一般,茫然地依赖听觉察悉周围。陆续已听到几名手下向他作当天的告别,只得他的副官仍在傍晚为他朗读资料。

   在等待回复对话的数秒寂静里,耳道嗡鸣作响,不住地令他回想战斗中熟悉的硝烟、枪声和炙热的火焰,一次又一次攻占他的感官知觉,而在脑海,过去那场伊修巴尔歼灭战仿似在重演。马斯坦古本原本计划着推翻人造人的阴谋后借此可登上大总统之位,如今却因在此战役中失去光明而筹措难展,只得另寻路径以作往后的铺路。

    “大佐、大佐”,额边发丝被轻轻拨开,感受到她的手探摸着,“我去请医生过来。”

  “中尉,不必了,我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抱歉,可能最近背资料有点精神紧张了,我没事的。”

   “我扶您到卧室休息。”她不等对方的回复,只是欺身抬起他的双臂,领着他慢慢走到房间,嘱咐了两句就出门了。在寂静与幽暗中的马斯坦古并不知道,他的副官是怎样皱着眉安顿这一切,她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意志,毕竟是位匿身在暗处战斗的狙击手。



二、

    入夜,霍克艾抱着两罐蜂蜜向着上司的宅邸出发。

    大街上虽然灯火通明,行人却不像往日一般在路上嬉戏玩闹了,数日前那乱象令所有人都心有余悸。路上,想起大佐之前分明说好在病房随时候诊的,今天却反常地执拗,强硬地要求回家处理公务,“是我拖累了他”,对自己立誓要守护他的背后的,事实却是莫说守护了,反而成为了他的弱点害他受伤。今天的大佐比刚住院的时候还要不安,自己却顺水推舟逃出来,可算是背弃诺言、擅离职责了。

    思绪紊乱中不觉已到达了目的地门前,霍克艾熟练地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骤然发现自己忘记出门前点好煤油灯了。过往马斯坦古是挑灯处理夜间急务,因而她也未能想起应当先备好光源再出门,只好在昏暗中摸索着平素大厅里的桌子将两罐蜂蜜放下。

   “咳、咳,中尉是你回来了吗?”马斯坦古在半梦半醒中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虽然仍是迷迷糊糊,但如今听觉异常灵敏的他还是听出了副官的步伐。“抱歉,我本来是想轻轻放下的,因为看不见所以距离和力道没把握好,吵醒您了。”黑暗中的鹰眼凭着感觉往上司卧室的方向回答道。

    “请稍等一会”,她摸索到军服口袋里的打火机,恰好是养伤的马斯坦古交给她保管的,随着“啪嗒”一声火星冒出,迅速簇拥成一点微弱的光源,她熟练地找到储物柜里的备用灯油,加满以后带着点燃的煤油灯来到上司的房间里。

   “蜂蜜已经买回来了,如果您觉得难以直接咽下的话,属下去准备温水送服。”她一边用手臂扶起上司倚在床头,一边向上司请示着。“不用,直接就好。麻烦你了,中尉。”



三、

    马斯坦古猛然从睡眠中醒来,额边渗出的汗水沿着太阳穴留下,急促的呼吸声和颤抖的发问打破了副官的浅寐,“中尉、中尉,你在吗?”

    “我在这里,就在这里”,坐在床沿的她握住了上司冰冷的手,“属下一直伴随着您。感觉还是不舒服吗?我还是请值班的医生过来吧。”马斯坦古一把拉住侧身准备到客厅打电话的霍克艾,突然用力地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他的副官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一时间只得木然僵立着,无法作声。

    深夜中的无声要比白天漫长又煎熬得多,在两人缄默编织的密贴空间中,马斯坦古那温热的气息让霍克艾的呼吸也随他变得急促起来。在她耳边传来心跳的鼓动声,一声一声快要让她在这局促不安愈发焦躁,终是试探般问道:“大佐?”。马斯坦古似是打了个激灵,呆滞着并不回应,只是加深了力度,让那句急切的“到底怎么了?大佐?”在他胸膛上化作闷声。半晌,上司将副官拉开了一段小小的距离。

     他伸出手臂抚上她的秀发,摸索着将发饰解下,散下丝绢似的金发在月的清辉下露出柔和光泽,而他的双目仿佛随之找到了定位一般,直直的向着她。只是,在那无法集中的瞳中倒影的她,皱着眉回应着,仰头凝视对方的双眼,明明在月色中那黑色的瞳仁显得如此静谧安宁,为何两人各怀不安相对无言呢?

    不等她的思绪飘远,上司伸出了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右手大拇指轻轻地摩挲她的左脸颊,感受她因指尖的粗茧划过而抽动的肌肤;左手沿着光滑的脖颈搭在军服的肩章上,只听到他迅速地吸了一口气,无意识中解开衣扣,她的军服就这样轻易地卸下了。他没有半点停顿,右手扶着她的侧腹,左手却探入内衬中自腰窝上方游移至背后的残存炼金阵,一遍又一遍抚摸由他亲手烧毁的肌肤,不知不觉中两人再度靠近。而这次的霍克艾却因为背后衣衫被掀起,微凉中引起些许颤栗,但马斯坦古却偏引导她举起双臂,将那最后的温暖都褪去。

    如果他能看见,定必要比现在还要凝神屏气:她的腰肢勾画了眼前对称的流线,紧致的腹部承托着圆润的柔软,在那之上一对纤细的锁骨牵结着柔和的双肩,平日因扣下扳机而紧致富有弹性的双臂如今在月下有如凝脂,丝丝缕缕碎发搭落在她的颈窝上。而她的眼内也终于肯肆意地流转着情意,可惜他却无法纳入视线里一一细看。她就像是潜藏到黑夜里的雕像,无言伫立,只是任由眼前的人自她双臂一路滑下直至双手被紧握,他慢慢地掰开紧簇的手指,一点点从指腹抚上到指甲,轻轻绕缠她的指节,直到他翻转掌心让自己的十指嵌入她的指缝,将她左手背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显然,他的胡渣扎到她了,那几不可察的颤抖让他稍微清醒过来。中间几分钟的静默被打破,引着她的手移到他的胸前,对方顺着他的意思半解开他的衬衣,回应着小心呵抚他左腹的伤疤。

    这一刻空气开始流动起来,两人又复双手紧握,相互伴扶着坐到床沿上。



四、

    兴许是因他看不见吧,这份模糊的感觉促使她的纤腰再度为他的手所占有,这次他沿着那侧腹上的曲线往上攀移,直到在原本顺畅无比平坦腹部上碰到不平的障碍,他自然地把掌心覆盖在那之上,紧紧抓附着,而因他手指的着力带来它弹性的抖动。他俯身去衔尝那颗颤抖的樱桃,感受收缩亭立。仍然不足,这么一点仍然不足,他尝试着用双臂去环着怀中的部下,对方漏出细微的叹息,他听准发声的方向,迎上软柔的唇瓣,将两人即将泄漏的话语尽数封堵。

    窸窣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招摇,何况两人生硬地碰到了牙齿,在那么一两秒之间,他们都显得有些尴尬。但这种心情瞬间就被另一种情绪覆盖了,一对身影在夜里互相紧靠着,渐渐找到窍门的二人再次交换着各自的话语,那些词组还没到达舌尖就早已被对方卷起吞入至腹中。她似乎被注入了另一个人格,大胆地去触摸他腹部的丘壑,感受到她的举止,他便放过她的双唇,准备体会接下来的未知。在战场上扛起枪支的双手其实是如此的细小,需要大范围地移动才可完全触摸他腹部的起伏,尤其是他左腹那片伤疤。只感到他的鼻息被逐渐靠近的物事所阻挡,却道是她的手抚上那片新长出的胡渣,而后缓慢地将他的眼睑合上,仰头深吻。仿佛那是破裂的黑曜石,慎重又怜惜地呵护着。

    两具胴体就此相互紧贴,就着他的喉结被亲吻的一刻,她的下装也被悉数解下,她的一切都经由他的臂弯轻轻纳进他的单人床中,他欺身而投下的影子将她整个人全部包围。声音总是细微而律动的,肌肤也伴随着被沾湿。为了能从身后环抱她,他将她缓缓侧过身,随着这一次不同的沉没触底,她发出连自己也未曾知晓的音色。他任由大腿架起她的,而原本应在支撑着身体的左手却将她的脸颊推往后方,贪恋着她的双唇,在再度的厮磨当中,冰冷的耳饰掠过他的脸庞,令他突然清醒,放过了她的樱唇,又再次撑起自己的身体,由得那左腹的伤疤跟她的阵符相互摩挲。她微微呆住,仅此一息间,她便引他的右手感受她的心跳、随即亲上他那刻过炼金阵的手背伤痕。

    一次又一次的浪潮扑过去又来,她几不剩余的理性早被冲洗殆尽,在那巨大的浪涌中隐约听见他强抑的低吼,脑海里满盈着的皆是雪白。



五、

    炼金术师们利用的是地壳能量。地壳板块虽然在人类无法感知的过程中逐渐运动着,但一旦当板块间互相碰撞产生即可产生巨大能量。待到全数喷涌而出之后,前一刻比一切都要滚烫的火山口,彼时亦只归于宁静。总是如此的,山体的众生再度苏醒。无须多久,或是山峰皑皑白雪或是空息氤氲,或是山谷河溪涓流或是幽径复通,一如既往。

    一片朝阳照耀,唤醒了本该疲累的躯体。霍克艾凝望着被打翻的那一瓶蜂蜜,部分挂在罐口的液体在地上牵引起了细丝,要不是被吸引了视线,她可能还未曾意识到还要去清理收拾。打定了主意,于是便将马斯坦古的抱紧她的手指次第掰开,从地下捡起衣衫,纠结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先拿上司的干净衣服作替换。

    降水冲刷了山峰上残存的痕迹,混合着融雪,一并带过山谷,最终全部流走。

    浴后霍克艾换上不合身的衬衣,挽起袖子,把二人的衣衫拿去洗净晾晒。把早餐准备妥当之后,她再次进入上司的卧室里,小心地把蜂蜜清理干净。

    待电联小分队的法尔曼,交代好大佐的病情及自己今天会留下照顾和监督之后,她俯身对上司说“起来吃早饭吧,蜂蜜也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您已经恢复的话,今天也要继续背熟资料。”

   “……莉莎?”恍惚之间他听见那个小女孩在唤醒他吃早餐,这种感觉似远又近,让他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罗伊先生,我想您需要去冲个澡清醒一下。需要我带您去吗?”从她口中道出的这个未曾听过的称呼令他有些错愕,然而转念想起先前的种种,他笑着说:“那就麻烦你了,莉莎。”



六、

    罗伊·马斯坦古似乎复原了,看上去比以往更加坚定不移,虽然是穿着病号服,但他挺拔的身姿让跟随在后的霍克艾感到安心。就此,她也能收起笑意,全身心地投入到辅助工作中了。

    普雷达一见到回到医院的上司,立刻向霍克艾问道:“中尉,大佐已经没事了吗?”,马斯坦古紧接着他的话说:“当然是已经没事了才来医院啊。”,听到这句话的副官却严厉地回应道:“大佐,看来您连说话也变得无能了呢。”一瞬间引来小分队的大家轻笑,“不过我有件事是想要向您道歉。属下买回的那瓶蜂蜜太难喝了,恐怕反而加深了对您喉咙的负担。”

    “是吗?我都在是在迷糊中咽下去的,不过原来中尉你也有喝吗?如果你强撑着不适工作的话,我会很困扰。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休息吧。”马斯坦古的话比前日多了很多。

    霍克艾却一如以往的严格,“属下身体无碍,今天要监督您的工作。”

    其实她并没有喝过那一瓶蜂蜜,那股奇异的微甜的回味或许只是她间接浅尝的错觉。“属下会追随着您的身后。”

    仿似回应着她这句话一样,从小分队中传来了声音“为了那一天的到来。”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焰之炼金术师作别不安,久违地露出了往日一样充满野心的笑颜。



    

梵弥

要是这个小姑娘能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了

要是这个小姑娘能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