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钢之炼金术师

55.8万浏览    6855参与
cuki✍
遗迹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的了……...

遗迹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的了……
感觉没脸发,又觉得画都画完了不发可惜

无非就是在线丢人!!我脸皮厚!!!

遗迹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的了……
感觉没脸发,又觉得画都画完了不发可惜

无非就是在线丢人!!我脸皮厚!!!

一粒豌豆糖

接下来的目标,细化到画完。
明天的目标是团酷团子!晚安(ง •̀_•́)ง

接下来的目标,细化到画完。
明天的目标是团酷团子!晚安(ง •̀_•́)ง

柒染Seven
瞎胡豆丁小天使(〜 ̄▽ ̄)〜我...

瞎胡豆丁小天使(〜 ̄▽ ̄)〜
我忘记画呆毛了!莫得呆毛莫得灵魂QAQ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

瞎胡豆丁小天使(〜 ̄▽ ̄)〜
我忘记画呆毛了!莫得呆毛莫得灵魂QAQ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

回血聚集地
徽章坑的后续持续缓慢增加中不知...

徽章坑的后续
持续缓慢增加中
不知不觉快一个盒子了
后续还有一些没到
未来大概该换大盒子了😂

徽章坑的后续
持续缓慢增加中
不知不觉快一个盒子了
后续还有一些没到
未来大概该换大盒子了😂

再

近期的豆。
他好可爱啊…………

近期的豆。
他好可爱啊…………

海滨城街角披萨店

炎炎夏日…☀☀☀
阿尔周边小扇子热卖中[并没有]
p2是线稿

炎炎夏日…☀☀☀
阿尔周边小扇子热卖中[并没有]
p2是线稿

鬼

瞎几把花个把小时涂完了,是Grows Black人设

瞎几把花个把小时涂完了,是Grows Black人设

無限大の橋奇

鋼鍊PANDORA本關窗了。
我也差不多該退坑啦。


......退坑之前還歪了CP。(笑哭
那本家族的肖像真的好棒喔TT

鋼鍊PANDORA本關窗了。
我也差不多該退坑啦。

......退坑之前還歪了CP。(笑哭
那本家族的肖像真的好棒喔TT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一)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记之后善待了张家和其他家族,甚至大张旗鼓封了张梅为“梅公主”,让她住进了皇宫里第二富丽堂皇的宫殿内,第一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住着新国的新皇后,兰芳。

  这日,不知道为什么,姚麟突然十万火急召她去大殿议事,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几个人高马大的宫女“唰唰唰”地就把她和她的熊猫提了起来,往大殿赶去。前后各五六个引路宫女,长得高高瘦瘦的,直接把她这个小不点给围在了中央,压根看不见这四周的风景。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爱德华大哥这么讨厌被人说是矮子了…”张梅十分不爽,并且她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跟在她身后的宫女们十分害怕她,害怕一个不留神把她踩到。

  “长得矮一点又怎么了,打起架来你们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她狠狠地攥起了拳头,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某个在她心里异常高大的人。那人曾拖着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带着她经历一次次的枪林弹雨,曾经毫不犹豫的把她护在身后抵御伤害,也是在他的帮助下,她才能够顺利得到贤者之石,并回到新国,保全了家族。

  阿尔冯斯大哥…想到他,张梅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熊猫小梅紧跟着叹了一口。自上次分离,现在已经过了四年了。这四年里,张梅总会不自觉地回忆起那段在亚美斯多利斯出生入死的日子。新国的日子总是漫长又无聊的,姚麟让她进入了皇宫,让她学习所有宫廷礼仪,一走一跪,一语一言,像一张巨大的网把她闷得头晕眼花的。

  她才不会像姚麟小子下跪呢,称他一声皇帝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说些其余的客套话,那简直就是面红耳赤到最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偏偏姚麟又是个坏心眼子,要是没有兰芳拦着,就非得逼她说出来,不然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这个不准那个!

  唉,都已经四年了。阿尔冯斯大哥的消息再也没有听到一句。他怎么样了呢?真想见他啊。

  张梅和熊猫小梅失落地互看了一眼,再抬头时,已经看见了镀金的大殿匾额。

  “公主,到了,您快进去吧,奴婢在外面侯着。”

  “哦。”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和小熊猫一起走了进去。

  大殿里,姚麟正随意地倚在书桌旁边,单手端着一本书,另一手随意地支在桌上,日头打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束温柔的光线。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脸上浮着淡淡的笑意。

  “喂,姚家小子,叫我来干什么?”张梅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有些不爽。

  听了这话,姚麟身边的一个宫女立刻怕了,赶紧拦着说,“公主,慎言!礼数,礼数!”

  张梅听了,瘪了瘪嘴,屈身咬牙切齿道,“…拜见皇上!”

  姚麟及时“哈哈哈”的笑了一声,连说道,“吾妹请起,请起,不必如此大礼。”又让身边的宫人们都退下了。

  “喂喂喂…”张梅看着宫人们陆陆续续都离开了,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让他们都下去干嘛?难…难道你想让我来给你端茶送水!”

  她指着姚麟,颤抖着说,“魔鬼啊,绝对是魔鬼!你想都别想!”

  姚麟摊了摊手,道:“你太矮了,都够不到我的桌子,怎么给我端茶送水?”

  “什么?!”张梅瞬间就被激怒了,那一瞬间她有了如同爱德华附身一般的愤怒和冲动,但是进入皇宫后,她的小刀都已经被炼丹术教习师傅以保护皇帝安全为由给没收了,拼体术又拼不过,再说了,在大殿里公然和皇帝干架,感觉是会被诛杀的罪名…最终,她只能口头警告姚麟一句“不许说我矮!”

  唉,真是无奈,好怀念在亚美斯多利斯说动手就动手,打死了姚麟也不会被抓起来的日子…一说到亚美斯多利斯就想到炼金术,一想到炼金术就想到艾力克兄弟,一想到艾力克兄弟就想到阿尔冯斯大哥…

  临走时还说什么要赶紧变强变高,可以站在阿尔冯斯大哥身边跟他并肩作战之类的话,这都四年了,不仅炼丹术没什么长进,身高也是丝毫没什么变化…阿尔冯斯大哥换回身体以后肯定长得飞快吧,炼金术有那么厉害,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是国家一流炼金术师了…

  “要是…”张梅失落地低下了头,情不自禁喃喃出口,“要是阿尔冯斯大哥在就好了。”

  声音很轻,却足以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丫头…”姚麟看着张梅,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坐进了龙椅里。

  眼前这个别扭的臭丫头,除了五官长得开了些,人变得比可爱更多了一点漂亮外,四年了根本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个小矮子,别扭鬼,平板身材,还有整日整日的念叨阿尔冯斯。再过几天,他跟兰芳的第一个孩子都要与她一般高了…在他眼里,这丫头就像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个女儿,天真,烂漫,有些暴力,是得表面上狠狠地整但是暗地里需要默默操心的人。

  阿尔冯斯…吗?

  姚麟坏心眼地笑了一下,随后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张梅,你很喜欢阿尔冯斯吗?”

  “唉?那当然了,阿尔冯斯大哥对我最好了!”张梅炫耀般的扬了扬头,熊猫小梅也跟着点头。

  “哦?”姚麟一听,笑意更甚,为了遮盖,他只能支起了一只手来遮盖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另一只手假装漫不经心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盘手核桃来把玩。“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啥?喜欢就是喜欢啊,还分很多种吗?”

  “当然了。喜欢分很多种。父母、手足、朋友、同事、君臣、爱人之前都有喜欢,你对于阿尔冯斯的感情又是哪一种呢?是只单纯的感激呢?还是像我和兰芳一样,想邀请他成为家人呢?”

  姚麟抛出了这一大堆问题,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张梅的回答。张梅站在大堂里,黄昏的光线让她的脸庞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色彩。她低着头,好像在冥思苦想。

  姚麟原本以为这个问题够她思考很久,但事实超乎他的预料,从听到问题到做出回答,张梅只花了半分钟,三十秒。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是想成为阿尔冯斯大哥的妻子!”张梅一脸“你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啊?”的表情,淡定的回复了姚麟。

  开什么玩笑,这个问题她已经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次了好吗?

  独自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候,看着时间一天天溜走的时候,努力研习炼丹术熬夜奋战的时候,看见有从异国他乡来的使用炼金术的术师的时候,看见从外国进口的钢铁器具和玩偶的时候……她好像从茫茫的岁月里看见了一根针,这跟针把所有张梅独自一人经历的时光都缝在了一块名叫“回忆”的布上,用新国独有的刺绣手法秀出了一个名字,“阿尔冯斯”。

  所以张梅十分笃定,她告诉姚麟,“要不是你一直把我困在皇宫里让我学这学那,我早就去找阿尔冯斯大哥了…可是阿尔冯斯大哥已经去历练了,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不然你以为我还会呆在这里吗?我再给你三年时间,要是这三年里,阿尔冯斯大哥还没来新国,我就要离开了,我要去找他,你知道了吗?臭!小!子!”

  姚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忍不住笑道:“哦!很有气势很自信嘛!”

  “那当然了,你当我是什么人!”张梅说完很自豪地挺了挺根本没有的胸脯,熊猫小梅也挺了挺胸脯。

  “哦——”姚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书房里摆放的屏风后面叫道:“听到了吗?出来吧!”

  “……哈?”

  “哟,小梅…好久不见。我是阿尔冯斯艾力克。”阿尔冯斯从屏风里慢慢地走出来,时间让他的肉身成长得飞快,原本萎缩的肌肉现在也已经饱满厚实,那张成熟稳重、棱角分明、挂着绅士般礼貌的笑容的脸庞,正泛着一片绯红。

  “阿…阿尔…”张梅结巴着,眼泪已经忍不住掉了几滴下来,她跑过去,一把抱住阿尔冯斯,然后不敢置信地在他身上拍了好几下,确认真的有触感,不是在做梦,这才喜悦地叫出声来:

  “阿尔冯斯大哥!啊啊啊,我终于不用再担心梦会醒了!”

  

  

 (待续)

  

  

天承

RR 溫度(下)

「上校還不打算回去休息嗎?」哈博克問正從病房走出來的菲力。

「嗯…我說要跟他換班,但是上校不肯。」

「對不起,是我沒看好那個歹徒。」法爾曼看起來很失落。

「嘛,中尉的狀況也已經穩定下來了,我們先回去吧。」普雷達拍拍法爾曼的肩這麼說。

「是。」


病房裡,馬斯坦古緊緊牽著霍克愛的手,想要把她的溫度深刻感受後牢牢記住。

「終於…終於不再冰冷了……」

霍克愛的狀況很好,現在只是因為失血而疲憊,所以睡著。

但是馬斯坦古卻沒有因此覺得好過一點。

上午所感受的恐懼還是沒有從他心裡消退,他也為自己只能無助的在這裡等她醒來感到憤怒。

心裡還是很空洞,在眼前的人醒來之前,馬斯坦...

「上校還不打算回去休息嗎?」哈博克問正從病房走出來的菲力。

「嗯…我說要跟他換班,但是上校不肯。」

「對不起,是我沒看好那個歹徒。」法爾曼看起來很失落。

「嘛,中尉的狀況也已經穩定下來了,我們先回去吧。」普雷達拍拍法爾曼的肩這麼說。

「是。」

 

病房裡,馬斯坦古緊緊牽著霍克愛的手,想要把她的溫度深刻感受後牢牢記住。

「終於…終於不再冰冷了……」

霍克愛的狀況很好,現在只是因為失血而疲憊,所以睡著。

但是馬斯坦古卻沒有因此覺得好過一點。

上午所感受的恐懼還是沒有從他心裡消退,他也為自己只能無助的在這裡等她醒來感到憤怒。

心裡還是很空洞,在眼前的人醒來之前,馬斯坦古知道這永遠無法彌補。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對妳大吼,我只是…我想我是羞於面對自己的慾望吧。」他輕輕拉起霍克愛的金色長髮,細細吻著。

「我怎麼可能在大家面前說呢?說我很想用力抱緊妳,我想親吻妳啊。」

當慾望漸漸膨脹得難以掩飾,馬斯坦古只好逃走。此刻他終於看清自己的狼狽。

「莉莎……」

 

一個星期後,莉莎離開了醫院。本來堅持要讓她繼續放假的馬斯坦古敵不過她的堅持,只好准許她回到軍部上班。

 

然後,一切就像過往一樣了。

「上校,請用茶。」

「妳可以用嘴餵我我不介意喔!」

「碰!」

 

「上校,請把外套穿上。」

「可是我比較想要脫掉,襯衫一起……」

「碰!」

 

「上校……您又沒帶傘對吧。」

「對啊!我們一起回家吧!」

「法爾曼!傘交出來!」

法爾曼顫抖著遞出雨傘,卻被馬斯坦古一把推回去。

「我跟中尉一起撐就好了,我送妳回家吧!」

「下官今天比較想要自己回去。」

「這點小事不要在意啦!」馬斯坦古一把搶過霍克愛的傘,強迫她跟自己一起走。

 

一路上,兩人什麼也沒說。

霍克愛倒是有些不高興。

她當然記得自己受傷時馬斯坦古焦急的表情,卻又感到很不是滋味。

一定要等自己受這種傷了,他才會這樣關心入切嗎?

跟不久前的避不見面相比,霍克愛覺得馬斯坦古改變的轉捩點很讓人氣餒。

 

「上校,我到家了,送到這裡就好,傘就給您吧,先告辭了。」

「不行啊中尉,我剛剛發現我忘記帶鑰匙了。」又是那無邪已極的笑容。

『說謊,我怎麼可能不了解你。』霍克愛的怒火又升起了一點,想看他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好吧,您今晚就留在下官家裡吧,但是我沒有什麼好招待您的。」

「不用不用,只是洗澡睡覺而已嘛!」為什麼聽起來讓人不寒而慄?

馬斯坦古笑著走進霍克愛家裡。

「您先去洗澡吧,您要是不早睡明天早上肯定很難叫。」霍克愛放下公事包,到臥室找了一條乾淨的浴巾交給馬斯坦古。

「為了不耽誤妳的時間,我們可以一起洗啊!」他結果浴巾笑著說。

「我很累了沒力氣開槍,上校。」語氣充滿不耐,霍克愛嘆了一口氣。

「我也沒在開玩笑。」馬斯坦古的臉突然變得有些認真,橫抱起霍克愛就走進浴室。「上校!您在幹什麼?」

「妳受傷了,洗澡很不方便吧,我幫妳擦背。」他說的沒錯,腹側的傷口不能碰到水,雖然已經沒有那麼痛,但是要舉手到背後還是很困難。

馬斯坦古解開她的上衣,拿剛剛的一條大浴巾讓她擋住身軀,只露出背後。刀鋒由前方刺入後刺穿背部,在霍克愛已然充滿傷痕的背後又添了一道新的傷口。一想到這裡,馬斯坦古又覺得有些難受。

浴室裡,兩個人都沒說話。他用熱毛巾,仔細擦拭霍克愛的背。為了不讓水沿著身體流下碰到傷口,馬斯坦古還讓霍克愛仰躺幫她洗完了頭。

「接下來的部分妳自己擦吧,我到外面等妳弄好再洗澡。」說完他就離開浴室,留下還愣著的霍克愛。

 

待霍克愛洗完澡走出浴室,馬斯坦古便向她招招手,要她在沙發坐下。

「我幫妳換藥吧,衣服掀起來。」剛才都半裸了掀起衣服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霍克愛乖乖照做。

撕下原本的砂布是一件很痛的事,藥水讓紗布黏在傷口上,撕下來的時候牽扯皮膚就會很痛。

「啊…痛!」連沒受傷的地方都被扯得很痛,霍克愛的眼眶不小心擠出淚水。

「乖,快好了。」乖什麼?我又不是小孩了……。霍克愛在心裡這樣想,馬斯坦古只是專注著在處理傷口。

眼前的男人變得不太一樣,方才回家路上的慍怒從霍克愛心裡消退一點了。

「好了,包好了。」男子的笑容不再是假裝出來的無邪,而是率直地笑著。

「謝謝您幫下官這麼多忙,但是您該去洗澡了,時間不早了。」她撇過頭不看他,剛剛這麼生氣,現在反而有點彆扭了。

「說的也是,妳先去睡覺吧,我洗澡很快的。」沒有多餘的舉動,馬斯坦古坦率地走進浴室。

 

這樣也很不正常,照理說他應該會趁機討個"獎賞"什麼的。

 

被馬斯坦古顛三倒四的態度弄得暈頭轉向的霍克愛,走進臥房拿出一組枕頭和棉被,就睡在沙發上。

她還沒陷入熟睡,馬斯坦古就擦著頭髮走出浴室了。

「吶,妳怎麼睡在這裡?回床上去睡吧。」

「不了,臥室讓您用吧,下官睡這裡就好。」

「我說,這裡是妳家,不要再用敬語了。何況妳身上有傷,怎麼能睡在沙發上。」

 

馬斯坦古不等她反駁,又抱起她走進臥室,讓她躺好蓋好被子,轉身就要去睡客廳。

直到此刻,霍克愛終於忍不住了。

「上校!您真的很奇怪!您到底是怎麼回事?」

「奇怪?怎麼這樣說?」

「依照您平常的做事邏輯來思考,您怎麼可能會乖乖回去睡客廳!」

「我平常做事到底是什麼邏輯啊⋯⋯」有一種被誤解地很深,可是又沒辦法為自己辯駁的感覺。

「還有!您幾天前對我避而不見,現在又突然這麼殷情熱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因為我受傷嗎?您認為我是為了您而受傷的,所以才這麼做嗎?」

「……」

「一定要等到我受傷,您才會這樣關心我嗎?那幾個星期又算什麼呢?」聽見自己的聲音說出這樣的話,霍克愛嚇了一跳。

「莉莎……」

「啊…抱歉,我在說什麼啊……下官失禮了,對不起。您早點休息吧,晚安。」霍克愛將自己矇進被子裡,轉過身背對著站在門口的馬斯坦古作勢要睡覺。

「不是這樣的……」馬斯坦古沒有離開的意思。

「不是這樣的…莉莎……」他悄悄坐近她身邊,單手支著頭,一手環繞霍克愛的身軀,並小心不要碰到她的傷口。

她的身子正微微顫抖,眼淚不受控制的滾落在枕頭上,卻倔強的不肯轉頭。

「我在醫院的時候已經說過了,那幾個星期,我只是不敢面對我自己而已。」

「那跟你逃避我有什麼關係?」霍克愛終於忍不住大聲問他。

「嘛,我在醫院已經說過了耶,一定要再說一次嗎?」

「你在醫院說給誰聽啊!我又聽不見!」

 

「因為我想用力抱緊妳,我想親吻妳。」馬斯坦古將臉埋進她的頸肩。

 

「……」

「我怕一碰到妳,我就會忍不住了。但是我不能在大家面前這麼做啊,我以為只要忍耐一陣子就好,但是越忍耐,我就越來越忍不住,最後只好盡量不要跟妳見面。」霍克愛緩慢的轉過身。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對妳忽冷忽熱,我只是在強迫自己。但是那天,妳的體溫越來越冷的那一天,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馬斯坦古的聲音竟然有點哽咽。

「我還沒有好好抱緊妳啊……」

我不能失去妳。一天,不,一秒都不行。

 

馬斯坦古輕輕用臉摩娑霍克愛發燙的面頰。「是我不成熟的慾望害妳受傷的,所以我不能在這時候,憑著慾望對待妳,我不能這麼任性。」

馬斯坦古失常這麼久的原因終於獲得解答,霍克愛覺得好氣又好笑。

「你是笨蛋嗎?」

「妳怎麼這樣講啊!我也很辛苦耶⋯⋯」馬斯坦古有點賭氣地說。

「這種事……說出來就好啊。」

霍克愛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聽見他逐漸加速,卻強壯而平穩的心跳。

 

「我終於能好好抱緊妳了……吶,莉莎,可以進行下一個階段了嗎?」

霍克愛輕輕地笑著,逕自將雙唇靠近馬斯坦古。

 

這才是羅伊。馬斯坦古啊。

 

即便終於能傾瀉累積已久的慾望,馬斯坦古的動作還是很輕柔。

 

妳的體溫炙著我,溫暖的感覺從身體裡湧生而出。

我不會忘記妳,也絕對不會忘記這溫度。



——————————————————————-


嚴格來說

這是我執筆所寫的第一篇同人


自己再看一次之後覺得好羞恥⋯⋯


感謝您撥冗閱讀

祝您愉快


天承

山人
假如钢炼在亚尔斯兰战记里出场会...

假如钢炼在亚尔斯兰战记里出场会怎样?

ED : 你很弱,但是我愿意辅佐你! 😤

(好像爱德华在军部的外号之一就是大将)

假如钢炼在亚尔斯兰战记里出场会怎样?

ED : 你很弱,但是我愿意辅佐你! 😤

(好像爱德华在军部的外号之一就是大将)

鬼

[焰钢]双黑帮(Chapter Three)

GROWS BLACK


–––––––––––––––


Roy Mustang


&


Edward Elric



03


NOTICE:


Gangster AU


–––––––––––––––


“爱德,你看见那个女孩了嘛,她在笑着。”



“她在笑着,但是她该知道她是没资格那样笑着的,这要怪她的眼睛,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知道那是你的小朋友,我知道你唯一的乐趣就是同那女孩一起玩耍,但我需要你——杀了她。”



有什么东西贴着他的耳根,像一条毒蛇吐了他的深紫...

GROWS BLACK


–––––––––––––––


Roy Mustang


&


Edward Elric












03


NOTICE:


Gangster AU


–––––––––––––––


“爱德,你看见那个女孩了嘛,她在笑着。”




“她在笑着,但是她该知道她是没资格那样笑着的,这要怪她的眼睛,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知道那是你的小朋友,我知道你唯一的乐趣就是同那女孩一起玩耍,但我需要你——杀了她。”




有什么东西贴着他的耳根,像一条毒蛇吐了他的深紫色蛇信子一样,呼出一股纯乎冰冷、几乎要冻结了他半边血管的气息。使他忍不住激起了寒颤。




“如果你下不去手的话……你觉得阿尔冯斯还可以离开这个你想离开的这个地方吗。”




“你该不会自私抛下阿尔冯斯吧?”




“你该不会抛下你的弟弟逃跑吧——”




“钢?”
















爱德华是在一阵抽痛中惊醒的,这该死的非人间的操蛋感受此刻像波纹一样一阵在他躺平的身子上荡漾着,在终于快要减轻消失的时候又立即出现新的一波,丝毫不给他休息的机会。他的脑袋里还有要使他的头部爆裂成一团团棉絮的尖锐刺痛,使他连撇个脸都困难。更糟的是他出着一身的冷汗,几乎同雨水一样把他浸湿了。




现在连他呼吸都乱了起来,过了许久,他才能从火燎似得肿胀起来含着粘稠东西的喉咙里发出些声响来——




一阵低沉叩长的呻吟。




叩长的开头和急促收的尾,那一刻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更使他痛苦的是他睁不开眼睛,仿佛在他沉睡的时候被什么东西乘机焊死了一样,不管他怎样努力,都无法控制那两片薄薄的肉皮离开彼此张开哪怕是一条缝隙。




有谁像是被他发出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他在那些仿佛在他身体里燃烧着、肆意冲撞着的痛感和酸胀里觉到有人随着不紧不慢从容的脚步声来到了离他极近的地方,然后把一盆乘着水的东西放到头边的什么大抵是木质的平面上。




爱德华想要牵起自己的手来,但他的身子就那样直线似得躺着,和他被抬上床时的一样,他连一片眼皮都抬不起,更何况是一条手臂?




他不甘似哼了一声,但也只有一小段音节,剩下的大多是气音罢了——一旦震动起声带他的喉管就是吞进了数十把小刀似的,就连脑袋也因为这些微不可觉的震动搅起一阵阵发昏的痛根来。




傍边的女人——爱德华从她清而脆的脚步声种判断出来的,撩起那盆里水,把什么快速浸了进去,


接着又发出一连串响动,最后拧着那块东西,发出了水和气体一同被挤出来的声音,接连着一片滴落声。




他猜这是来照顾他的人,但多年来的习惯还是让他绷劲了自己的神经——尽管这没多大用处,他甚至连自己的一根手指都无法控制。




那女人把手移到了他的头顶上,从那上面散发出一些水的温热来。她轻轻把爱德华的刘海撇向两侧,接着把那块散发着温暖的毛巾轻轻掩在了他的额头上。




就是那一刻爱德华忽然自己身体里所有的警戒忽地褪了下去,从头顶开始又触电似的泛起一阵疙瘩,他想起了自己那位永远仅存于童年的母亲。




那是一段被封藏了太久的记忆,被他锁在内里最柔软的那个狭小角落里。这会儿才终于寻着了机会,从那之中溜了出来——那位温柔的、扎着总是侧向一边的发型的女士,会在他小时生病的时候在床边守侯着,轻轻拍着他的肚子,边给他换上凉水袋——尽管他说过这并不是必要的。




他的眼睛痛的要命。也许是因为在他眼角又多出些水的痕迹向下淌去,所以他的眼睛伴着痛又酸涩了起来,连着他的鼻子也更多出一些堵了他汲取氧气的东西,他靠着半张着的嘴缓缓呼吸着,却终于在那双手抚上毛巾的时候发出一声夹杂着肺里抽气声音的呜咽。




那双手轻轻覆盖在温热毛巾上,恰到好处让整块毛巾统统贴上了他脸面——把他分泌出的咸水收了进去,同时温暖着他的眼眶。这多少让他的眼睛舒服了一些,尽管还帮不到他身体的其余地方——但已经足够让他再次睡去了。




拉斯特翘着腿坐在床旁的简陋木制椅子上,黑色松软的卷发搭在她的肩膀和胸上。她用涂着黑指甲油的手搭在贴上那孩子额头的毛巾上,在那面毛巾的热量被逐渐吸收后轻轻把它攥了回来。




爱德华的肋骨有些断裂了——两根,恩维在给他清理身子的时候确认的,当然,要不是拉斯特用一把大口径冲锋枪对着他的话,他是不会做这苦差事的。




那两块凸起泛着黄青的肿块在他身上实在是显得突兀极了,恩维从未像这样小心地调控着水温,一条水纹只是从肿起两处地界旁边涎过,就让昏着的男孩溢出一阵哼声。




似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并非特别严重,至少不会危及他脆弱的生命。最要命的是他身上正发生诡异的病情——他的体温高的要命,但无论是退烧药还是止痛药,甚至麻醉剂,在他身上都起不了哪怕是一丁点药效。




-“这小鬼特么的怕是有药抗。”




这是之前恩维穿着黑色的紧身汗衫靠着门框说出来的,他边盯着那时候躺在那张角落里破败木床上呼吸又浅又急促的人,显出些猜疑的眉角来;边把刚从旅店老板那高价买来的各种非处方药一盒一盒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就打着烟盒去了别的地方。




所以这会爱德华还烧着——高高低低也只不过半度的差别罢了,有时甚至要冲上39度半,拉斯特只能在他温度上升的时候给端来热水——这表示他的身体正需要着热量。




男孩金色的头发散着铺在枕头上,只有一根无法收拾服帖的呆毛堪堪翘着,但就是那根小东西也看上去马上就要蔫了。汗水源源不断地从他身体里冒出覆在皮肤表面,又一点点蒸发消失,但更多的还是打湿了他的头发,粘起了发丝,使它们打起结来。或者在床单被子上留下了深色的印子,不用想就知道,他的后背定当湿透了,而其他地方自然也好不了太多。




虽然时常从他的嘴里遗漏出呻吟似的呼吸动静,但他的的表情比之前要平静多了。




他去做梦了。




















门把被突然转动,恩维碰着门提着脚跟就踩进房间的时侯。拉斯特正坐在墙角擦着一把军用匕首,她像是头也懒得抬了,就这样低着头开口,用陈述的语气问到,“火焰将军还活着。”




“活着。”恩维把外头那件带毛领的外套随便掷到了地板上——那上头还存着一些红色的色迹,这会儿随着氧气的缘故已经开始变成了褐色。连着他的一根根黑色长发上也沾了不少,“要说就该别管那些死条子,带人直接上去堵那只狐狸。过了街角他就换车了,那几条街上的车全他妈签的一张租赁合同。不说这个。”他径直走到那张床前。




他盯着面容比他离开时平静多了的男孩——因为比起他们来爱德华实在是像极了一个孩子,虽然他的身手干净利落,做起事来也是实打实的高效率,但大概是因为他个儿总也长不高的毛病,所以总会让人们产生他还是个小孩的错觉。老实说要不是因为这小鬼整天因为一点儿毫无必要的别人的蒜胚毛皮的事和他们起争执,恩维还是打心眼里欣赏这样一个小不点的——不然也不会在这受他差遣了。




“比起那只狐狸,我发现这个小鬼更有意思。”但这会他盯着爱德华那双紧紧闭着的眼睛,那双夹着金色的睫毛,显出发紫的皮肤和那之下青色的几根血管,正微微颤动着,有时会带着他的眉头突然皱缩一下,接着才慢慢舒开来。“我说过,他有药抗。”




“但那不一定仅仅只是药抗。拉斯特,你还记得「那个」吗。”




拉斯特顿了顿,接着立刻抬起头向床上闭着的那双眼睛看了过去,像是有什么促使她想起了不愉快的回忆,因为她的眉头也跟着锁了上来。“......你想说什么。”




“直到刚才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蠢问题,谁会在她妈的在阴天带墨镜??”恩维弯下腰捡起了拉斯特不久前调教好放在地板上的霰弹枪,“搞不好让我们把他的眼皮撬开,盯着我们的会是那个该死的金色。”




他拎起枪便立刻上了膛,他不知道那之中有没有子弹,但他该死的根本不在乎这个了,现在他整个脑子里都是那个能够让他做上好几天噩梦的画面,让他大脑的每个部分都一圈一圈电击似得激着。




——那是一张已经认不出容貌的脸,在荧着绿色灯光的大型培养皿里漂浮着,气泡打在他腐烂露出红色血肉和已经显出森森白骨的头部,托起了一层堪堪连着那头部的皮,最后终于把那层皮连着其他皮屑一同打了下来,浮到了水皿的最上端。唯一在这具骷髅一样恐怖的身体上显得突兀的,就只有那双深陷在眼窝里,忽然朝着恩维直直看了过来的,金色眸子。




“艹!!!”“恩维!!!”




拉斯特即刻腾起了身子,她用手想要把恩维指向了床的枪口推开,但恩维的反应总是要快她一些——毕竟他是他们之中最快的那一个。但那把枪在他扣动扳机后回应的却还是一阵寂静。




拉斯特一手抓着恩维的手臂,另一只握在刚刚才被她向上抬起的枪口上,她笑着对恩维说话,但汗水已经淌过她的脸颊了。




“没人会像你一样愚蠢到在检查的时候装子弹,恩维。”她说。




“该死的!!滚开,拉斯特,我要撕了他的眼皮!!!”恩维还是咆哮着,若不是特斯拉抱住了他,而他实在是激动到忘了是先丢了那把没用的枪好还是先推开拉斯特好,这会他就要上去揪爱德华的睫毛了。




但不凑巧的是,爱德华就在此时醒来了。




因为恩维和拉斯特的咆哮和争吵声扎进了他的梦里,在他和他的母亲兄弟之间裂出了一条地缝,岩浆从那条深不见底的黑色深渊里涌了出来,把他这边的一切熏笼成了黑的一片,随处都可以散发出阵阵灼人的热气来。他看着那边母亲和阿尔冯斯还欢笑着,连同那片天也没起什么变化依然蓝着,他想要跳着越过去——他的确准备好了,他跳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到达那一面了。




但有什么把他拽到了岩浆里。




他的那束头发竖起飘散着,他的衣服鼓起风来猎猎地作着声响。他看着那片蓝色的天越来越高越来越远,最后变成一条缝隙,于是黑暗吞噬了他,他坠落着,底下逐渐亮堂了起来,但是泛着诡异的红光。他不用看就知道那是舔着火舌的岩浆,他仍然抬着头,直到那蓝色的细线一点一点消失在他的眼眶里。




他这才向下看去,毫不意外得,搂着他的腰线的是个男人,男人就那样肆意轻佻的笑着,全然不在乎他们即将落下那头吞噬一切的翻滚岩浆,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你想逃去哪啊,钢?”




当爱德华在梦里闭上了眼睛的时候,他就在这里醒了。




这会他终于有了分开眼皮的力气,所以他先是睁开了一条缝,片刻便紧紧皱了回去,过了一会又露出了一小半眼珠子,终于最后一次闭上眼睛后牟足了劲使让那双好看的金色眸子又一次见了光明。




于是他半睁着眼睛侧过头把脸贴在自己的头发上,寻着声音的来处。




他见着了看着他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恩维和拉斯塔。




“金的!!金的!!她妈果然是金的!!!我他妈就知道!!!”恩维推开拉斯特冲了上来——毕竟在那一刻拉斯特已经控制不住地卸下全身所有的力气,她像个看见了耗子或者蟑螂之类受了惊吓的大小姐那样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那张椅子最后接住了她,兴许她就要像这样一直退到墙上去了。




“呃......”爱德华看着向他扑过来的露出了獠牙野兽一般的恩维,本能使他想要离开那里或者说些什么,但不消他作出这其中的任何一件,恩维就已经掐上他的脖子了。




恩维的手颤抖着,但他浑然不在乎了,他不在乎他颤抖的手、他额上淌出的汗渍还有自己抑制不住的笑容都印在那个小鬼的眼睛里——那双使他害怕的金色眼睛。他的掌心烫的可怕——因为爱德华的体温。




“小鬼,我很好奇,你和霍恩海姆什么关系?”




恩维一手便能抓住爱德华几乎过半的脖子,他像是要把他的头整个提起来,那些金色的散在了床枕各处的头发终于离开了他躺下以后许久没再变过的位置——因为他们被一同带到空中垂了起来。要是恩维再用力一些,这几乎能立刻为他匆忙掠过却留下无以计数的污点的一生画上句号。




但比起现在这样,爱德华丝毫更宁愿一切就这样结束。




看呐,他的喉咙被该死的掐住了,而他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它们都溜走了,在他追着马斯坦要他命的时候便用尽了迄今为止一半人生里头他囤积的一切——一点都没留下。恩维的虎口抵着他的声带,让他觉得自己的舌头就那么贴上了气管,使他想要呕吐出来,但抑制不住的干呕又使其他的部分就那样朝着恩维的手撞了上去,激起尖锐的刺痛。而那该死的拇指扣着他脖子侧面的肌肉带来持续不断的钝痛,那之外其余手指也统统陷进他的皮肤里,像是把他一下一下跳着的大动脉挑了了出来,因为随着那根血管变得激烈的每一次跳动,一阵一阵的眩晕感便涌上了他的脑袋,连同那里头到处炸裂的痛苦像是一对该死的情妇一般,胡搅蛮缠在了一起,使他既得不到解脱,又无法保持一点清醒。




他的灵魂几乎就要这样离开自己了,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了一扇硕大漆黑的门就要打开了,里面显出的正是他刚刚梦见的卷着火舌的岩浆。




他身上的一切痛苦都开始像离开了跃出水面的鲸鱼身上的所裹挟的水流一样,连同所有的感觉一点一点从他身上剥落。接着那些空了的地方就像是麻了一样变成一个又一个无数的分子,跳动着,四处冲撞着,像是要把他从里到外都碾碎了——




-至少结束了。




他这样想。




但最后那些疼痛还是又像着海浪一样把他重新打回了海里——恩维总算是仁慈地放开他的脖子,让他就那样摔回到了枕头上,他的身体像是还接受不了自己终于送走的麻烦主人又回来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过了整整两秒他才想起来自己应当抽气,于是他痛苦的、像一个连自己已经萎缩的肌肉都不控制不了的老去的人一样发出仿佛骷髅才能发出的低沉而又微弱的声音,连着他的无法抑制冲出眼眶的眼泪一同淌过由紫重新变得苍白的脸上。




这真该死——他到底还活着。


————————TBC




THANK YOU FOR READING

————————

THANKS:




逻辑: @秦秋白 

Leptin

【pride豆】Moonlight(RI8)

是给A哥迟了两天的生贺,抱歉orz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预警:人造人豆,chu手,强制,异物进入,反正怎么痛怎么少儿不宜怎么来

洁癖误入(ball ball你们不要挂我orz)而且写的很柴,没有什么手感

#我和老A平时都在聊些什么#(←文的链接)

---------

to 老A的话

认识你已经一年啦,很高兴能遇见脾气这么好,人又那么可爱的A哥www我一直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闹掰的也不少ry真的很感谢这么长时间陪伴着我,听我说一些非礼勿视的言论,听我倒苦水,鼓励我走过最黑暗的时间www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说上话的时候聊的脑洞,当时我还是个超级自卑的小透明(现在也是hhhh...

是给A哥迟了两天的生贺,抱歉orz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预警:人造人豆,chu手,强制,异物进入,反正怎么痛怎么少儿不宜怎么来

洁癖误入(ball ball你们不要挂我orz)而且写的很柴,没有什么手感

#我和老A平时都在聊些什么#(←文的链接)

---------

to 老A的话

认识你已经一年啦,很高兴能遇见脾气这么好,人又那么可爱的A哥www我一直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闹掰的也不少ry真的很感谢这么长时间陪伴着我,听我说一些非礼勿视的言论,听我倒苦水,鼓励我走过最黑暗的时间www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说上话的时候聊的脑洞,当时我还是个超级自卑的小透明(现在也是hhhh)老A也没有爬墙(此处强烈指责)能和久仰的太太一起涛这么变态的脑洞想想脸红的都要烧起来(什么少女心人设)也希望老A能在未来的时间里更加自信更加努力!你是多么耀眼的人啊,要正式自己身上的光芒哦

我是如此爱你

寡堂哦哦哦哦哦哦日
少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小时候看只...

少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小时候看只会说牛逼
现在还是说牛逼

少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小时候看只会说牛逼
现在还是说牛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