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钻石王牌

79.8万浏览    10116参与
duck
a couple in Ame...

a couple in America

a couple in America

子零❧查無此人
今天御幸吸到柴了嗎?沒有,他連...

今天御幸吸到柴了嗎?
沒有,他連小的都吸不到 (#

今天御幸吸到柴了嗎?
沒有,他連小的都吸不到 (#

怪咖之物

害,没画完,但是也不想肝了,明早起来还得继续复习呢,苦逼考研狗

你的捕手

害,没画完,但是也不想肝了,明早起来还得继续复习呢,苦逼考研狗

你的捕手

萌萌小兔寶
小漫畫w依舊不會畫澤村的我.....

小漫畫w依舊不會畫澤村的我...orz

小漫畫w依舊不會畫澤村的我...orz

3m54s

画不像..太难了(P2全图,可以不用专门点开浪费流量,因为截图出来比较有冲击力...

因为比暗号真的很可爱...流泪喵喵头

画不像..太难了(P2全图,可以不用专门点开浪费流量,因为截图出来比较有冲击力...

因为比暗号真的很可爱...流泪喵喵头

千里寻一
改了衣服的花纹重新传。说起来l...

改了衣服的花纹重新传。
说起来lof居然不可以编辑图片吗!!

改了衣服的花纹重新传。
说起来lof居然不可以编辑图片吗!!

与思言


其实什么都明白
但说了很多遍相信
即使那么想留下成绩,那么想不辜负期待
“让一年级捕手来配球,不顾一切地投球到现在,前半场欠的债一下子都找上门来了。”
明明是一直看着他过来的,自以为明白他是怎样的人,然而看到这句话,才惊觉,还是不够懂得这孩子。

——西邦战有感


其实什么都明白
但说了很多遍相信
即使那么想留下成绩,那么想不辜负期待
“让一年级捕手来配球,不顾一切地投球到现在,前半场欠的债一下子都找上门来了。”
明明是一直看着他过来的,自以为明白他是怎样的人,然而看到这句话,才惊觉,还是不够懂得这孩子。

——西邦战有感

小胜

【御泽】回忆与誓言

OOC、回忆、短篇、甜的

_

瞧了一旁的豪华洋房,我忍不住停下脚步,望着周围似是熟悉又似是陌生的景物,毫无预警地、陷入了过往的回忆……

*

『御幸前辈快点啦!再过十分钟就要关了耶! 』眼前充满朝气的人对我挥舞着双手,示意我加快脚步跟上他。

『不用那么急啦,我们下次来也可以啊。 』我故作不在意的说着,果不其然地,对方立刻鼓起脸颊并用手指着我,怒道:『明明说好今天的!还是说你反悔了啊浑蛋!!! 』

莫明被安上反悔的罪名,我有些无奈,于是挑起一边的眉看向他,沉声开口。

『……我并不打算反悔。赶紧走吧,不然在耗下去真的要关了。 』语毕,我伸...



OOC、回忆、短篇、甜的

_

瞧了一旁的豪华洋房,我忍不住停下脚步,望着周围似是熟悉又似是陌生的景物,毫无预警地、陷入了过往的回忆……

*

『御幸前辈快点啦!再过十分钟就要关了耶! 』眼前充满朝气的人对我挥舞着双手,示意我加快脚步跟上他。

『不用那么急啦,我们下次来也可以啊。 』我故作不在意的说着,果不其然地,对方立刻鼓起脸颊并用手指着我,怒道:『明明说好今天的!还是说你反悔了啊浑蛋!!! 』

莫明被安上反悔的罪名,我有些无奈,于是挑起一边的眉看向他,沉声开口。

『……我并不打算反悔。赶紧走吧,不然在耗下去真的要关了。 』语毕,我伸手拉过他的指尖,瞧了眼他泛红的脸颊便乐的勾起嘴角,直直走向不远处的教堂门口。

待我们进到里面后,手中的温度随即消逝,他松开紧握着我的手,开始在里头来回观望建筑物内部的雄伟与周围的精巧雕刻。

『御幸前辈,这里真的好漂亮喔~除了棒球场上,我还没看过这么耀眼的地方。 』说着说着,他不经意的回眸一笑竟令我失了神,眼前的视线仿佛如他口述的一样耀眼。

『哈哈,能让你惊讶成这样不枉费这一趟了……快过来,时间不多了啊。 』见眼前的笨蛋欣赏到出神,我上前走过他身边并牵起他的手,缓缓走向前方的木制讲台。

站定位置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疾不徐的开口:『我,御幸一也,在此发誓会永远爱着旁边的笨蛋…』

『你说谁是笨蛋啊! ! 』话未完,手边的人怒蹬起猫眼问,惹的我差点笑了出来,连忙憋住笑意继续宣誓:『爱着身边的这个人,泽村荣纯,并一辈子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携手到老,永不分离。 』

『我、我也在此发誓!我会一直爱着御幸一也,往后绝不和他分开...也绝对会跟他一起走到最后、呜……你个浑蛋那么认真干嘛! 』抽抽噎噎地朝我捶了软弱无力的一拳后,温热的触感便自胸膛传来,眼前的傻瓜扑进了我的怀中,好似一只刚出生的小鹿站不稳、紧紧靠着我并伸手抱住。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不认真吗?那么,往后也请多多指教瞜,我的爱人。 』当尾音轻轻落下,我一手环着对方的腰,另一手抬起他的下颔吻了上去。

我们深拥着彼此,直到教堂即将关闭的前一刻都没放手,以后也不会放手。

*

「御幸一也你在干嘛?」耳边回荡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看清来人后我笑了笑,快步走近对方,「我在想有个笨蛋曾经说过,想在某间象征永恒爱情的教堂跟我宣誓爱意。明明就只是传闻,但那个人却认真的不得了呢~」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啦!不快走就把你丢下瞜!」气呼呼的丢下这句话,对方果真迈开步伐准备离去,我笑笑跟上他的脚步并回头望了一眼。

尽管这儿的景色改变不多,但当初那栋充满回忆的教堂早已被拆除了,可彼此许下的诺言、却永远不会消除──永远。

END.



昨晚突然来劲,写了篇超过限定字数的交换文!

本来只贴在噗浪上跟别人玩,但最近lof这边没什么更新,所以就顺手搬过来了!

然后前天我又冒出了新想法,有几个坑要延后......行程完全没照着小胜想的走! (抱头

最后关于这篇的诞生,要感谢某两位大大提供的关键字:教堂。

starry420

最后的巡航

♢降御/御降♢

♢深海文学 设定有参考相关电影♢

雅辛托斯号第187次巡航,顺利完成。

“在看什么?”

御幸刚结束训练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的降谷。​他专注地望着天空的另一头,风拂过他的头发,吹动作战服白色的衣领。

“看海。”​降谷头也没回地说。

这家伙也真是够呆的。御幸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那你怎么朝着天空的方向啊?难道海在天上?”

“海和天空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御幸前辈。”降谷终于转过了头。他伸出手,指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那里就是证明。”

“最开始没准是这样的。”御幸望着那条分界线,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但是灾难和战争终究会把它们分开。”

“啊。”

没有人再讲话...

♢降御/御降♢

♢深海文学 设定有参考相关电影♢



雅辛托斯号第187次巡航,顺利完成。

“在看什么?”

御幸刚结束训练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的降谷。​他专注地望着天空的另一头,风拂过他的头发,吹动作战服白色的衣领。

“看海。”​降谷头也没回地说。

这家伙也真是够呆的。御幸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那你怎么朝着天空的方向啊?难道海在天上?”

“海和天空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御幸前辈。”降谷终于转过了头。他伸出手,指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那里就是证明。”

“最开始没准是这样的。”御幸望着那条分界线,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但是灾难和战争终究会把它们分开。”

“啊。”

没有人再讲话了,只是偶尔有一两只海鸥扑腾着翅膀飞过两人的头顶,嘴里衔着半死不活的小鱼。

“今天我可以继续驾驶么,前辈。”过了半晌,降谷才开口。

看到他一副没头没脑的样子御幸就有些生气:“不行,今天设备在整修。而且我不是和你讲过,连续驾驶之后就要休息一段时间吗。你这样不听话就会把意志力和集中度都耗光,下次机器连动都不肯动了。”

降谷没有回答,只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你这家伙不要故意无视我啊!还有,今天的精神训练做了吗?”御幸把脸凑到他面前瞪着他。

“当然有。前辈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明明自己也没比我大多少。”

“唉,虽然确实是这样,但我好歹也是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啊。让你叫我一声前辈可不为过。”御幸的眼神暗淡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海边的空气似乎要比别处咸涩许多。

“对不起前辈……我不是故意……”这样的御幸让降谷感到十分陌生,他只好笨拙又慌乱地道歉。

“好了,我没事。”御幸摇了摇头。

“还有,你该回去写你的工作日志了。听到了吗?”他突然做了鬼脸,然后开心地坏笑起来。

“……”降谷再一次转过头假装没有听见。



雅辛托斯号第198次巡航,准备就绪。

降谷把头盔戴上,系好了安全带。透过两层玻璃,他看到御幸倚着驾驶舱的门框,冲他笑了笑。

“御幸前辈不来么。”

“啊……今天有点累了,所以你一个人驾驶吧。”御幸对他说。

“可是不依靠两个人的精神力是没有办法控制舰艇的。”

御幸看到降谷第一次露出来有些害怕并委屈的表情,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开玩笑的。”

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坐在了驾驶舱的另一侧,系好安全带:“我当然也知道你离不开我了。没有我,你就得触礁。”

“不,前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靠谱。那一次走错航线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降谷很认真地说。

“说得好听,你的动力装置提前调试了吗?”御幸撇了撇嘴。

“啊,对不起……”

“想要摆脱我,你还差得远呢。”御幸忍住了笑,转过头。“调试完了之后准备精神连接吧。”

降谷点了点头,准备好之后闭上了眼睛。

这已经是他第九十六次接入到御幸一也的记忆中去了。虽然每次都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占比最多的还是两年前的那场事故。海底的怪物,机械的残骸,被撕裂的同伴的身体还有鲜血。

御幸也闭上了眼睛。他的眼前如常浮现出了那个一直窝在角落里不愿和人讲话的少年。很冷的冬天,少年还穿着单衣站在雪地里。

精神连接很快结束了。随着低沉的轰鸣声,雅辛托斯号像一条矫健的游鱼一般沉进了海里。

面前的仪表盘显示出了水压的变化。降谷打开了导航系统,然后轻声问道:“那个时候,前辈会很害怕么。”

“你说什么时候?”御幸一脸轻松地看着他,就差把手臂靠在脑后了。

“同伴牺牲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会害怕么。”

“哇,你这个人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御幸气得拍了拍驾驶面板。

“啊……可我是认真的。我想知道前辈面对这种事情,会怎么做。”降谷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啊,知道舰艇的名字为什么叫雅辛托斯吗?”御幸问道。

“不清楚。”

“是风信子的意思,来源是希腊神话。是阿波罗为了纪念自己死去的朋友,令他的鲜血变成了一朵风信子。”

御幸的声音里突然带了笑意:“害怕还是不害怕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在任务中途死掉的话,不需要被谁埋葬。就让我死在海里就好。我的血会洒遍整个大海,然后开出一朵朵风信子。”



雅辛托斯号第214次巡航,正在进行。

“喂,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好好控制方向啊?航线数据都是错乱的。”御幸转过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降谷。

“我好困,前辈。”

“困?昨天不是叫你十点钟就去睡觉了吗,还是你又偷偷加练了?”

降谷感觉自己的眼皮已经沉重到抬不起来了。他拍了拍脸颊,定了定神说道:“是。昨天御幸前辈走了之后我又去模拟驾驶舱了。”

御幸没有再看他,也没有讲话,只是突然拔掉了左边的脑部控制连接器。降谷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红色警示文字“您已断开连接”,并伴随着“嘟嘟”的警报声。

“前辈?”

“还不明白吗?每一次巡航都不是你一个人的表演,还有千千万万的民众站在你身后。那些人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你,这就是你给他们的回报吗?在正式作战的时候睡觉?”

御幸的声音非常平静而淡漠,似乎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但是降谷觉得这些话他是咬着牙讲出来的。

“没有做好肩负他人性命的准备,就不配坐进驾驶舱。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在水下,我肯定会揪住你的领子给你一拳。”

由于突然切换到单人驾驶模式,巨大的精神压力全都落到了御幸一个人身上。降谷感觉他的脸色变得奇怪,就连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

他连忙开口:“都是我的错,御幸前辈。但是请你先把连接器连上。这样下去不但舰艇会失控,你也会精神崩溃。”

御幸没有回答。降谷觉得自己瞬间变得清醒了,他赶紧伸出手接好了自己那边的连接器,经过十几秒的时间,系统重新认证他为驾驶员。

“我知道我现在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需要多指教。所以下一次,前辈还和我一起巡航,好么?”降谷尽可能温和地说。

御幸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透过玻璃,他的眼睛由于刚才突发的精神负压而泛出隐约的红色。

“你今天不错,终于说了句人话。”

因为头盔的遮挡,降谷没有看到他嘴角的微微上扬。



雅辛托斯号第235次巡航,临时取消。

“为什么会突然取消这次行动呢,前辈。我明明还可以驾驶。”

“这又不是我的规定,而是上级下的命令啊。说是让我们短暂休假。”御幸吐了吐舌头。“不过也好,终于不用每天都和海底和驾驶舱打交道了。”

“可是我还想继续……”降谷有一点不开心。

“看到那边的自动售卖机了吗,我要葡萄味的饮料,快去。”御幸适时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往他的手里扔了几枚硬币。

“啊,好。”

降谷很快就转身离开去买饮料了,只剩下御幸一个人美滋滋地靠在沙滩边上的躺椅上,手里翻着杂志。

他将人字拖甩在一边,把自己的脚埋进了热乎乎的沙子里面,然后戴上墨镜,头朝着太阳的方向,准备做个日光浴。

“前辈。”过了一会儿,降谷把买来的饮料递给了御幸。他看到御幸的旁边有把很大的遮阳伞,然后就自然而然地坐在了那把伞下面。

“你不喜欢晒太阳吗?”御幸把墨镜推到额头上,眯起眼睛看着降谷。没有戴眼镜的他看起来就像是画报上的明星一样。

“我不喜欢太阳。不喜欢夏天。”降谷用指尖拨弄着阳伞下面桌子上插的一支白色小花。

“那不就是怕热嘛。”御幸耸了耸肩,然后伸手用力打开了易拉罐。随着“咔嚓”一声,一些葡萄汁溢到了他的手指上。空气里都飘着水果的清甜气息。

“嗯,是这样。”降谷点了点头,然后自然而然地把目光移到了远处的大海上。

这个家伙的眼睛里除了海还能看见别的东西吗?御幸这样想着。

“下一次巡航会是什么时候呢,前辈。”降谷问道。

“不知道,不过,为什么你会这么期待啊。难道你有深海嗜好症?还是期待在海底和怪物进行精彩的对决?”御幸忍不住笑了。

“前辈难道不喜欢吗。不然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降谷递给御幸一张纸巾,把他手上的葡萄汁擦掉了。

“我啊,只是喜欢浮潜的感觉而已。因为在深水里,我能更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御幸自娱自乐地哼起了一段不知名的小调。

然后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来了一罐葡萄汁,递给了降谷。

“这个给你吧。其实最开始就有饮料了,刚才让你去买,是看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降谷抬头看着御幸,接过了饮料。

“谢谢。”

那一刻,他好像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雅辛托斯号第260次巡航,危急。

两年前出现过的深海巨兽,又出现在邻近的水域。

降谷感觉自己在往下沉。隐隐约约的,他好像听到了水声,似乎是舰艇外壳的哪个部分被撞碎了。

“不要管渗水了,快把激光武器准备好,干掉这个家伙!”御幸在他耳边说道。

降谷点点头。他迅速调试好武器,然后瞄准那龙形怪兽的头部,点击了“发射”按钮。

打中了。怪物在水底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但是它长长的尾巴仍然在左右摇晃着,甚至抽过来打中了舰艇的左翼。随着“砰”的一声闷响,渗水更加严重了。降谷面前的显示屏上出现了无数红色的“失灵”字样,他甚至分不清究竟是哪些仪器损坏了。

“听好了,现在大部分设备都损坏了,很难把这家伙解决掉。但是如果靠我们的控制把速度加到最大,靠着坚硬的外壳和它硬碰硬的话,它或许会被我们撞沉。”虽然情况危急,但是御幸的声音却很冷静。

“可是,御幸前辈……”

“怕死吗?”御幸突然轻声说。

“不知道。”降谷回答。

“但是和前辈在一块我并不害怕。”他转过头看着御幸,悄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御幸的表情好像很凝重,又好像很轻松似的:“很好。那就保持注意力,照我说的去做。”

“向西南偏转15度。”

降谷照办了。

“我来把速度加到最大。你只管控制好方向。”

“是。”他回答。

庞大的舰艇像离弦的箭一样,突然直直地冲向了龙形巨兽。随着速度的提升,距离越来越近,几乎就要撞了上去。

在感受到冲击力之前,降谷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突然上浮了,以一种剧烈的速度。

他蓦地睁开了眼睛。自己身在的左侧驾驶座已经化作一个逃生舱,以最快的速度载着他浮上海面。

“御幸前辈?”降谷转过头大声喊道。

没有应答。右侧也没有御幸,有的只是舱外冰冷的海水。

降谷这才意识到御幸还在海底,正一个人驾驶着舰艇冲向那头巨兽。

“御幸前辈?”他把脸和手都贴在逃生舱钢铁的墙壁上,再次大声呼喊那个名字。

然后是“砰”的一声巨响,大海再次重回平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逃生舱很快浮回了海上。降谷把身子蜷缩在狭窄的舱内,不想动。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胸口有一点点重量。

他低下头,发现作战服胸口的口袋里放着一个小小的防水笔记本,上面还插着一支笔。

降谷把那个笔记本拿出来,翻开。

是御幸的工作日志。

降谷把本子翻到有字的最后一页。然后他的神情变化了,双手微微颤抖着。

“雅辛托斯号第260次巡航。最近水域又发现了两年前的那种巨兽,我很没有信心。”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但我一定要把你活着送回来。毕竟我是前辈嘛。”

“在你看到这本日志的时候,这就是我的最后一次巡航了。如果那样就很遗憾,因为我还想听你再说一次‘以后也还想和前辈一起巡航’,但是没有机会了。”

“如果我活着回来了,那我就撕掉这两页。不然以后让你看到了,会很丢脸的。”

降谷静静地望着这一页纸上的文字,看了很久很久。然后他突然拿起那支笔,在白纸上画了整页的风信子,直到原先半空着的纸变得斑驳。

他画得飞快,画得很用力。笔尖戳穿了薄薄的纸,留下细小的痕迹。

他的眼睛里是御幸穿着作战服,背朝着大海的样子。有海鸥飞过他的头顶。

“不需要埋葬我。因为我的血会洒遍整个大海,然后开出一朵朵风信子。”

Ayin
我画得还是这么烂!但为了安利也...

我画得还是这么烂!但为了安利也豁出去了(x

会和朋友在这次CP25发仓春无料本和明信片之类的无料,冷圈且吃且珍惜呜呜呜……

我画得还是这么烂!但为了安利也豁出去了(x

会和朋友在这次CP25发仓春无料本和明信片之类的无料,冷圈且吃且珍惜呜呜呜……
鲸

全是鱼
就瞎打了两个tag
摸了

全是鱼
就瞎打了两个tag
摸了

江家屁话博主剪女士

今の僕らにできる事はひとつ
この身体で
精神(こころ)で
この場所で
やりきるだけ

泽村荣纯: @__golder__
降谷晓: @Moe与芋泥幸福快乐在一起
小湊春市:原po
📷:阿希

运动小男孩真好
单人长条是我们每个人各自排的版,画风有不一样请见谅🙈
我永远喜欢钻A的大家!!!

今の僕らにできる事はひとつ
この身体で
精神(こころ)で
この場所で
やりきるだけ

泽村荣纯: @__golder__
降谷晓: @Moe与芋泥幸福快乐在一起
小湊春市:原po
📷:阿希

运动小男孩真好
单人长条是我们每个人各自排的版,画风有不一样请见谅🙈
我永远喜欢钻A的大家!!!

澤御糧好少

沢御◆12 October, 2019

◆未来捏造

◆一如往常的短小,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御幸前輩真的除了棒球,其他的運動都不擅長啊!」

  在滑冰場中滑了兩圈的澤村看著緊緊抓住護欄、雙腿誇張地左右搖晃著的戀人,那樣子就像是剛出生的小動物在學走路一樣。

  聽見澤村的話,御幸垂下眉、默默地往冰場出入口的位置移動。

  「咦?御幸前輩?」望著御幸的舉動,澤村很快滑到那個人身邊。

  「我去上面看你滑就好。」

  「誒?等、你——」澤村一個緊張、用力過大的把御幸的手從護欄扯下,使得本來就抓不到重心的御幸往他身上摔去,「啊……痛痛痛……」

  「你在幹嘛啊?笨蛋。」御幸認為自己沒辦法安穩的站立在冰上...

◆未来捏造

◆一如往常的短小,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御幸前輩真的除了棒球,其他的運動都不擅長啊!」

  在滑冰場中滑了兩圈的澤村看著緊緊抓住護欄、雙腿誇張地左右搖晃著的戀人,那樣子就像是剛出生的小動物在學走路一樣。

  聽見澤村的話,御幸垂下眉、默默地往冰場出入口的位置移動。

  「咦?御幸前輩?」望著御幸的舉動,澤村很快滑到那個人身邊。

  「我去上面看你滑就好。」

  「誒?等、你——」澤村一個緊張、用力過大的把御幸的手從護欄扯下,使得本來就抓不到重心的御幸往他身上摔去,「啊……痛痛痛……」

  「你在幹嘛啊?笨蛋。」御幸認為自己沒辦法安穩的站立在冰上,索性用手撐著冰面離開澤村身上就直接坐在上頭。

  「不要嘛,我想跟你一起滑冰。」澤村站起後朝御幸伸出手,想把對方拉起來,「我來教前輩滑冰!」

  見御幸沒反應,於是澤村停在半空的手又晃了晃,這時御幸才妥協地把手放到對方掌心,過程中還被澤村偷了個香。

  御幸搖搖頭無奈地想,這傢伙到底從哪學了這些?明明以前我靠近他他就會害羞的。

  這天滑冰場裡的顧客不多,澤村就這麼手把手的牽著御幸滑了一圈又一圈。


  經過約莫半天的教學,御幸的滑冰技巧與開始時相比好了不少,不過若和澤村比較可又差了一截。

  「御幸前輩,滑冰好玩嗎?」澤村問。

  御幸對於滑冰沒有特別喜歡卻也不覺得討厭,但他看到澤村開心的表情後也跟著揚起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嗯。」


  跟你一起都好。



 

題:教對方溜冰

  
安禅
画的是荣纯,虽然不太像😂

画的是荣纯,虽然不太像😂

画的是荣纯,虽然不太像😂

墨二少

【御泽】I Promise You —11

人物也许ooc


即使士气再强,刚入学的新生们依旧不敌前辈,比赛很快地落下帷幕。

这场比赛的结果对于荣纯来说,一点也不意外,他们输了。

反之于少年的淡然,新生组的选手们一脸难过,完全提不起精神。

少年感到有些好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结局吗?不过这也是个好事!代表他们还是有好胜心,以及……全力以赴的表现!

一场比赛下来,每个人都累了,到了食堂后,就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食物,偶尔抢一下隔壁的,当然,除了一军的选手们!

今天最闲的估计要数一军的选手了!除了每天的训练以外,他们还看了一场比赛。

边吃饭边谈论着今天太比赛,其中御幸表现最精彩,被他评论到的人,听完后脸色整个都不好了!

做人何必那么嘲讽!好好相处不好吗?!...

人物也许ooc


即使士气再强,刚入学的新生们依旧不敌前辈,比赛很快地落下帷幕。

这场比赛的结果对于荣纯来说,一点也不意外,他们输了。

反之于少年的淡然,新生组的选手们一脸难过,完全提不起精神。

少年感到有些好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结局吗?不过这也是个好事!代表他们还是有好胜心,以及……全力以赴的表现!

一场比赛下来,每个人都累了,到了食堂后,就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食物,偶尔抢一下隔壁的,当然,除了一军的选手们!

今天最闲的估计要数一军的选手了!除了每天的训练以外,他们还看了一场比赛。

边吃饭边谈论着今天太比赛,其中御幸表现最精彩,被他评论到的人,听完后脸色整个都不好了!

做人何必那么嘲讽!好好相处不好吗?!

不!不好!!

讲到荣纯时,大家显然都很好奇这个少年,每个人都微微地靠近御幸。

「泽村吗……怎么说呢~他虽然说是“策略者”,但我觉得他更像是一个“领导者”!」

有人不明白了,策略者和领导者有什么不同?

「很多时候的策略者,只负责出策略,并不会考虑到选手的一些因素,因为他并没有比赛过,但领导者不一样,他更像是引领着球队,在适当的时机给出建议。」

而话题中心的荣纯,此刻正在监督的办公室中,面对着三位老师。

「你今天并没有做出什么策略,为什么?」

片冈监督问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抬起头,直直看向男人,他知道,这是最后一关,他是否能够合格的测试。

「新生组的选手们其实并不需要策略,他们需要的是一个领导!他们只有几天的磨合期,在这几天我不认为他们会培养出什么默契,也不认为他们能够准确的执行!」

「那如果是旧生呢?如果让你带领旧生。」

片冈监督有丢出一个问题给荣纯,同样的,少年并没有迟疑,很快地回答了。

「我同样不会给出策略!」

片冈监督似乎对少年的回答感到了极大的性趣,示意他继续说。

「前辈们不会甘于服从一个新生,更何况是一个没有比过赛的新生!在这种时刻下达指示无疑是给自己找死,他们会不会进行是一回事,但以后他们估计不会再听我的指示了!」

一个人都是有自尊的,更何况是一个棒球选手,他们打了几年棒球,突然要他们听一个学弟的指示,任谁都不会服从的!!

片冈显然对少年的答案感到极为满意。

让高岛礼带着他离开办公室。

「看来监督很满意呢!」高岛礼对着荣纯说。

「是啊!不过妳没想过监督不满意吗?妳没想过我可能一点用也没有吗?」

对于少年的问题,女子当然想过。

她一直都在赌,她给荣纯的资源的确足够让她挖另一个可以在赛场上派上用场的选手,她也想过自己可能失败,但对于这些,以及少年的问题,她的回答都是——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高岛礼对于自己的眼光总是有着莫名的信心,荣纯是她找来的,御幸也是,而这一点,在未来的确也被证实了,御幸是这样,荣纯也是如此。

— — — — — — — — —

如有错字,请包容!!!

文笔不好,请见谅!!!


老子飞上天就是一jio
吃土出御泽本,救救孩子🙏🙏...

吃土出御泽本,救救孩子🙏🙏
占tag致歉。

吃土出御泽本,救救孩子🙏🙏
占tag致歉。

无风

钻石王牌之从头开始



第十五章


多田野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自己还有很多方面的不足,虽然外界还没看出自己的弱点,但是多田野清楚是因为自己上场的次数少而已


等到自己上场多了弱点就一定会暴露出来,所以在比赛来临之前,要强化自己的不足之处,多田野还进行了投手方面的练习


之所以多田野这样做是为了确保稻实的投手阵能充实一点,要知道稻实只有两个投手,而且在面对强队的时候需要鸣学长完投


而甲子园的赛程靠他们两位投手是绝对不够的,所以多田野希望自己能为两位学长分担压力,他把自己的打算去跟教练说明


教练是没想到多田野能考虑这么多,也同意了多田野的提议,不过多田野能作为投手出场的事,教练说等到足够危机...



第十五章


多田野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自己还有很多方面的不足,虽然外界还没看出自己的弱点,但是多田野清楚是因为自己上场的次数少而已


等到自己上场多了弱点就一定会暴露出来,所以在比赛来临之前,要强化自己的不足之处,多田野还进行了投手方面的练习


之所以多田野这样做是为了确保稻实的投手阵能充实一点,要知道稻实只有两个投手,而且在面对强队的时候需要鸣学长完投


而甲子园的赛程靠他们两位投手是绝对不够的,所以多田野希望自己能为两位学长分担压力,他把自己的打算去跟教练说明


教练是没想到多田野能考虑这么多,也同意了多田野的提议,不过多田野能作为投手出场的事,教练说等到足够危机的时刻才能暴露,不然就会被提前收集情报


多田野知道教练说的话有理,赞同教练的决定,多田野跟教练告别,教练看着多田野离开的身影,不由得认为这个孩子拥有着王者之气


那个身影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就像照耀整片大地的太阳一般,让人不敢与他对上视线,国友教练觉得他能使稻实获得甲子园优胜


多田野能作为投手出场的事情,只有正选才知道,毕竟这种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当多田野的学长知道这事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吃惊


尤其是成宫鸣,根本不相信这一切,而且他还发现多田野的投球水平还不低的时候,萌生了一阵羡慕,要知道强打强投再加上强捕,这种人实在是太过少见


到不如说成宫鸣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但是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学弟就是拥有着这种实力的存在,这样的人值得教练的多次表扬


多田野对于大家的吃惊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种事情确实太稀少了,如果不告诉他们的话,到时候在赛场出现了配合失误该怎么办,那是多田野最不想看到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是必要的,多田野的战力对于稻实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虽然他现在还不能上场,但所有人都清楚他的实力


在多田野的记忆中接下来就是三校交流赛,不过那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自己是不可能出场的,自己就去看看罢了


主要是他想看看泽村在这段时间内到底进步了多少,有御幸学长的指导他应该进步了不少,至于剩下的那个修北高中则被多田野忽视了


本来他们只能算是二流水平,自然是引不起身为棒球豪门的多田野了,再加上在正式比赛中根本就不可能碰到他们,所以没必要去注意他们


正因为泽村在比赛上表现优异,导致降谷晓到现在都没有参加比赛,这就是蝴蝶效应吧,不过听泽村说他已经加入了一军,看样子青道的教练是打算把他保留到夏天


毕竟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可不知道青道还有一名投手,而且还是球速超过了150的投手,不过对于多田野来说打他的球不是很难


毕竟自己见识过很多次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面对降谷打出安打还是比较容易的,至于全垒打这种东西,就要看运气如何了


集训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不知不觉间到了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是比较轻松的跑操环节,现在每个人几乎都到了极限,国友教练也很清楚大家的状态


在跑完步以后召集大家总结,之后就宣布集训结束了,还告诉大家三天以后会有三校交流赛,其中还有与自己同一个地区的敌手青道以后


大家的心情都急不可待了,毕竟跟在正式比赛前有机会跟自己对手交锋的机会实在是难得,多田野知道这三天是教练留给他们调整状态的时间


稻实要向青道证明他们的实力,多田野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不过应该不怎么重要吧,不然自己肯定会想起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