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钥匙在我肚子里

9浏览    2参与
佀 箐✨

一、隐藏情感·阴影向



注意*阴影向的情感分析是完全在分析这个人的负面,所以会有ooc的感觉(?),这里的瓦拉感情是非常隐秘的,所以可以把这种感情放小到只有15%


1.瓦拉→瓦尔克和瓦拉的情感


瓦拉对瓦尔克的态度很单纯,就是完完全全的妹妹对哥哥的态度,当然那只限于很久之前了,与瓦尔克的相处时间只有3年,1至3岁的她从一出生就和瓦尔克一起生活,瓦尔克对她也相当于一个父亲,朋友的角色,当然这也只限于很久以前了,小孩子对人的态度很简单,就只有好或者不好这样的,但是瓦拉却不一样,她还有一个灰色的态度,她将瓦尔克一个人放在这个分类里,既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坏,这就是太过亲近的缘故了,就像对于很熟的朋友你更能去触碰他的底...



注意*阴影向的情感分析是完全在分析这个人的负面,所以会有ooc的感觉(?),这里的瓦拉感情是非常隐秘的,所以可以把这种感情放小到只有15%


1.瓦拉→瓦尔克和瓦拉的情感


瓦拉对瓦尔克的态度很单纯,就是完完全全的妹妹对哥哥的态度,当然那只限于很久之前了,与瓦尔克的相处时间只有3年,1至3岁的她从一出生就和瓦尔克一起生活,瓦尔克对她也相当于一个父亲,朋友的角色,当然这也只限于很久以前了,小孩子对人的态度很简单,就只有好或者不好这样的,但是瓦拉却不一样,她还有一个灰色的态度,她将瓦尔克一个人放在这个分类里,既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坏,这就是太过亲近的缘故了,就像对于很熟的朋友你更能去触碰他的底线,你可以把他当做敌人但是很快也会又将他当做朋友,就是这样的感情让瓦拉对瓦尔克的态度时好时坏,她可以随时把对瓦尔克的态度转换,是对朋友的亲近,对父亲的敬佩,对兄长的尊重,对仇敌的憎恨,对猎物的捕食欲,对情人的爱意,对手下的轻蔑,对首脑的信任,所有的态度都可以是她对瓦尔克的态度,如果说瓦拉为什么会这样,那她其实也不知道,也许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情绪不稳定的人,当然,仅限于对瓦尔克。

她将生活比作一场游戏,仅仅为了自己的快乐,瓦拉不会为别人的痛苦而着想,也想不明白,她一切的从容和懦弱都是基建于有趣之上,就像小孩子将蝴蝶翅膀拔下来只是因为很有趣一样,她明白如何才能让别人喜爱她,也明白如何才能不让别人讨厌她,她习惯性用乖孩子的性格去处事,但是瓦拉绝不会因为成为大众之友而开心,她由始至终都只想终有一天能够让自己的罪行所公开,然后在最肮脏的身份中死去,要问为什么的话,也许只是她自己的恶趣味吧。

对瓦拉来说,与别人交流建立社交关系是她的乐趣之一。

(PS:不要问为什么她自己其实很喜欢平凡的生活,问的话就是因为有人这样说过)


“每一次拯救他人的时候,都是对我罪行的一次审判 ”

“因为一切都很有意思,所以我想一直看下去。”

“请审判我的罪行。”

“不要再原谅我的任何过错。”


2.瓦尔克→瓦拉和瓦尔克的情感


瓦尔克对瓦拉的态度就很令人捉摸不透了,最初的他仅仅是负起一个哥哥的责任来对瓦拉,也许还带有一些小男孩的占有欲,他不希望有一天瓦拉会离开他,虽然这个占有欲只有那么几秒钟的存在,在他被带走之前,他都将自己定位在“邻居家的大哥哥兼职老师”,所以他容忍瓦拉犯下的所有错误,但是他绝对会将这些错误指出来让瓦拉改正,在他意识到瓦拉情感的转换已经是他死前的几分钟了。

瓦尔克这种有些迟钝的感知力使得他在经历那件事之后,深度思考都无法做到,他是一个现实大于想象的人,所以他对那件事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它视作故意而为的阴影,并用尖锐恐惧症将自己层层保护了起来,瓦尔克在之后的生活里一直在掩饰过往,企图忘记阴影,直到他再一次单方面遇见瓦拉,瓦尔克才发现这阴影离他的距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近,但他并没有因此直面那件事,他用更痛苦的方式保护自己,瓦尔克开始更加放肆地使用能力,他开始逃避阴影,但是他并不能预想到能力的副作用仅仅会让他离这件事越来越近,他遗忘了所有能让他拥有正面感情的过往,现在的他只记得阴影,如果瓦尔克再是逃避与瓦拉的见面,他就会越陷越深,直到将自己逼向绝境,让他从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正视自己,他将会在恐惧与憎恨中结束自己的生命,除非有人能让他重新记起过往到底缺失了什么。

也许在那件事后的他完全是为了重拾恐惧而生存了,大概在寻死之外的情绪中,还有着对活着的留恋吧,在某种意义上,他的个体也太茅盾了些。

瓦尔克所害怕的其实并不是瓦拉本人,而是他并没有做好能面对现实的准备而害怕,这个时候只要一脚把他踹醒就好了,但是并没有人能踹到他。

如果全部记忆都缺失了,则瓦尔克这个人格也会随之消失,但也许这就是他所追求的吧,在他的眼中,在那件事之后,他便不应该存在了,可是每天都在新增加的记忆与必须要记住的阴影,让他无法真正的回归死亡。

对瓦尔克来说,认识更多的人会让他的死期波动更大。


“名为拯救的绳索勒紧我的咽喉,令我比死亡还要痛苦。”

“为什么要救我。”

“你所带来的恐惧使我的心脏重新跳动。”

“我的生命中只剩下阴影。”


木槿-沉迷📒无法自拔

【一群喵/瓜卷】网购(上)

*新人入坑 请多指教

*我他喵写的什么玩意

*其实是很久以前写的现在才发

*啊我标题废不要在意标题 格式和分段什么的也不要在意(哭了(我好废

*只看了人物介绍和老师们的画 私设一大堆

*是瓜卷 但大部分镜头给了瓜哥(被打死

*幼儿园文笔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三天来断断续续的产物 文风突变

*一个甜饼小日常 原作背景

*短篇一发没完 我也不知道还要写多久才能完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 thanks


-


《网购》


-


1.

瓜子今天很烦躁。

先是从早到晚都有一堆智障买家向他各种投诉,他只能“面带笑容”地一口一个亲地回;遇上那些死...

*新人入坑 请多指教

*我他喵写的什么玩意

*其实是很久以前写的现在才发

*啊我标题废不要在意标题 格式和分段什么的也不要在意(哭了(我好废

*只看了人物介绍和老师们的画 私设一大堆

*是瓜卷 但大部分镜头给了瓜哥(被打死

*幼儿园文笔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三天来断断续续的产物 文风突变

*一个甜饼小日常 原作背景

*短篇一发没完 我也不知道还要写多久才能完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 thanks


-


《网购》


-


1.

瓜子今天很烦躁。

先是从早到晚都有一堆智障买家向他各种投诉,他只能“面带笑容”地一口一个亲地回;遇上那些死缠烂打讲理不听的,他也只能对着键盘和鼠标撒气;再是身为讨价还价的专家的他今天竟然连续好几次一分钱都没砍到。

热衷于八卦的年糕果然不放过这个点,还跟大家一起猜测他今天状态为什么如此不好——至于大家在喵信群里讨论出的那些奇怪想法,他想来就恼火,也就不提了。他现在只想把那个八卦怪的皮扒了。

瓜子闷闷不乐地划动着鼠标,百无聊赖地刷新着某宝的消息页面,等待着下一条买家表达不满的消息出现。

已经吃完的棒棒糖只剩下一个塑料棒,他也没那闲暇去顾及这些。他仍然把它叼在嘴里。烦躁的心情使他不断地用力咬嘴里的塑料棒,以致它光秃秃的前段变得弯曲起来。

页面右上方鲜艳的红点又亮了起来。

瓜子轻轻地啧了一声,嘴里的塑料棒随之轻轻抖动。他重重地按下鼠标左键,点开那条新消息。


-


2.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方发来的一句短短的问候。

“你好,在吗?”

老老实实地打了标点符号,还给他带了句问候语,应该是个比较尊重别人的人。瓜子默默地想。今天找上门的买家基本都是直接抄家底,有的甚至开口就是脏话。这位买家出乎意料的礼貌也让瓜子心里舒服了些。

他缓了缓,用上他的职业语气,发送出一句话。

“亲,在的。”

没等多久,对方又发来了信息。

“为什么我这件棉袄的颜色不太对?”

他忍住内心像要火山爆发似的咆哮,保持住自己的职业语气:“亲,我们给您发的是最新的货,是最好的一批了,发货时也给您看过图片。而且我向您保证,您买到的这一件绝对非常适合您。”

打完这几句话后,瓜子靠在电脑椅背上,长长地舒了口气。但没过多久,消息提示音又响起了。

“颜色太浅了,不符合我的品味。”

他望了一眼屏幕上方显示的商品。红配绿大花袄本身就够土了,这颜色再深些更显得突兀难看,对方不会是从乡村来的吧?

他冷笑一声,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堆积了整整一天的不满全都倾泻而出。

“恕我直言,您的品味好不到哪里去。这件销量近乎为个位数的大花袄土得我差点就要把它下架。您倒好,本来这件衣服就够难看的了,竟然还嫌颜色浅,您品味是有多差啊?”

他也不顾对方会不会气到投诉自己。这样憋了一整天也够难受的,这下他也彻底地释放了。

原本回复飞速的对方半晌也没回复半个字来。瓜子以为对方是在投诉他,一气之下又加了句上去:

“您想怎么投诉就怎么投诉吧,我们小店不会因为您一个人的投诉而倒闭的,也不缺您一条好评。”

真是解气。

瓜子又一次地靠在了电脑椅上。近乎是他刚躺下的那一瞬间,电脑那儿又传来消息提示音,不过这次是喵信的特关消息提示音。

他直起身来,点开喵信,看到满是来返现3元的买家的消息列表里出现了一个特别的身影。

……是花卷。


-


3.

“瓜子,在吗?”

他隐隐感觉这语气有些熟悉。

不过瓜子也没多想,他现在唯一关注的是这条信息是花卷发来的。他激动得想给花卷回复一篇800字小作文出来。但不知为何,手不住地出汗,打字极快的某宝卖家在此刻半天打不出字来。

最后他手忙脚乱地回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字。

“在。”

在消息发出去后,他又很快后悔了。这么冷淡的回复,万一花卷认为他压根不把他当回事怎么办?

特关提示音很快又让瓜子把视线转回了屏幕上。花卷的手速可是不赖的(1),这点瓜子在跟他几次一起打游戏时已经见识过了——虽然比起瓜子这样的职业卖家,花卷的手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花卷不是个喜欢绕话的人——坦白说他也不懂得怎么绕话。于是他没有讲过多的话语,直接就把自己想问的告诉了瓜子。

“瓜子,你说我的品味是不是很差?”

看到这句话时,瓜子叹了口气,还以为花卷要说什么呢。但这句话又让他有些愤怒,是谁敢说他家小少爷品味差的?——虽然他品味着实不怎么样。但瓜子觉得他哪里都好,这一点自然而然就被忽略了。

“谁说的?”他顿了顿,打出长长的一大串句子,又把输入框里的好些词句删除掉了,“我觉得你品味最好了。”

“谢谢,”对方打出的逗号让瓜子一下子屏住了呼吸,直勾勾地盯着屏幕看。“那我觉得没问题了。”

他有些疑惑,发了一个“?”过去。

花卷也是很快就回复了,“没事,”瓜子感觉自己要被小少爷这一顿一顿的对话方式弄成白内障,“今天晚上八点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吗?”

“我家楼下那家餐馆。我请,顺便我们可以一起打打游戏。”

瓜子呆呆地看着那两条消息愣了几秒,然后“唰”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又迅速坐了回去。他兴高采烈地坐在电脑椅上转了好几圈,又转回电脑前回了一个“好”,接着继续转圈圈,像是中了彩票。

他把嘴里的塑料棒扔进了脚边堆满了购物凭据和快递单(2)的垃圾桶,毫不吝啬地拆开了一直舍不得吃的欧皇牌(3)限量版棒棒糖叼进嘴里——当然,这肯定不是他自己买的,抠门抠到门烂的瓜子怎么可能会买这种奢侈的棒棒糖呢?——这是上次他俩一起打游戏的时候花卷送给他的。这种棒棒糖在花卷家里有几大箱,毕竟他们家买下了全部的欧皇牌限量版棒棒糖。

他这么高兴不是因为这顿饭钱不用他请,而是跟他一起吃饭的人是花卷。只要是花卷约他出去吃饭,他买一辈子的单都没关系。

于是他脱掉平常那身买菜大爷(4)的装扮,换上了许久未穿的礼服,并且把全身理得整整齐齐。

瓜子坐在客厅里,一直盯着墙上的钟看。当分针不偏不倚地停在6上时,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像是去参加国家大会似的出了门。


-


4.

其实花卷家离瓜子家并不远。当瓜子到达那个饭店门口时,七点四十分还不到。

于是瓜子就在门口不停地徘徊着,转来转去,还时不时地看置在右腕上的表(5),像极了一个被设置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

八点整,他抬起头四处张望,果然看见了他的小少爷出现在了视线中。只不过这次有些不同——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彪形大汉(6)都不见了,这次他是一个人出门。

“嗨,瓜子!”花卷远远地朝他招手,而他也远远地看见了那人身上奇异的打扮——白衬衫和——他感觉这颜色有些熟悉——红配绿大花袄(7)?!

瓜子感觉自己的镜片有了些异常的反应。

不过还好。他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抱住了花卷,还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了句:“好久不见啊!”

“是啊,瓜子,好久不见!”怀中人好像并没察觉到什么,只是笑嘻嘻地回了句。

瓜子有些舍不得却又无奈地松开了这个拥抱,指指他们约定好的餐厅,“那我们先去吃饭吧!”

-TBC-


-


我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了

不用我写下去你们肯定都猜到接下来的套路了(太明显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据说心手评可以让这只辣鸡鸽子不再咕咕

以及各位有什么梗或者还想让我这个垃圾继续写文可以评论(前提是小红心小蓝手(别理这人不要脸


-


(因为IOS键盘没有序号所以用了括号加数字)

(1)花卷的手速不赖:花卷少爷作为一个热衷于电子产品的喵,手速肯定很快(我瞎猜的

(2)堆满购物凭据和快递单的垃圾桶:从瓜哥对付智障客户时的那个“吔屎啦你”的表情,我可以想象出他气得撕桌上的各种单据(因为是网店卖家)的样子了。

(3)欧皇牌棒棒糖:来自我对自己手气的怨念,希望它能带我脱非入欧(不可能的

(4)瓜哥买菜大爷的装扮:我看见瓜哥夏商西周篇的拟人第一反应就是买菜大爷他喵的xswl

(5)瓜哥的表:我相信瓜哥一定有表(毕竟要掐着特价点去买菜(不你

(6)彪形大汉:每次卷卷去见瓜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群彪形大汉的场面我觉得很good(我甚至都有画面感了(你他妈

(7)红配绿大花袄:是他妈头老师的梗 我觉得花卷这样品味独特的喵get这样的配色真是……(瓜子:嗯?)太棒了!对太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