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铂伊司

1278浏览    6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1 07:28
安九

爵迹续写 炽火燃魂。

第二十二回

【西之亚斯兰帝国 深渊回廊】

        一道融入黑夜的身影在夜色中奔跑着……

        呪夜没有求助,因为他知道,求助没用。更何况,他不想连累寒霜似。

        他突然停止了奔跑。他看到【死神镜面】拦在自己面前,他知道,那个杀戮王爵来执行对自己的【红迅】了。...


第二十二回

【西之亚斯兰帝国 深渊回廊】

        一道融入黑夜的身影在夜色中奔跑着……

        呪夜没有求助,因为他知道,求助没用。更何况,他不想连累寒霜似。

        他突然停止了奔跑。他看到【死神镜面】拦在自己面前,他知道,那个杀戮王爵来执行对自己的【红迅】了。

       他确实看到了【重返黎明】,但他没想到,他以为的筹码,是要自己命的东西。

       "我要和白银祭司说话。"呪夜还在垂死挣扎。

        幽冥对于对方的这个要求一点也不惊讶,但他没同意呪夜的要求,他说道:"白银祭司对你发动【红迅】的原因,是叛国。"

       "叛国?呵呵。"呪夜嘲讽地笑着,白银祭司给杀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倒是和四年前的吉尔伽美什一样,只是,说他叛国?那那些肮脏的白银祭司和火源签订的【重返黎明】又是怎么回事?

       幽冥没有给他挣扎的机会,他联合远方的特蕾娅,对准呪夜的爵印,一击必杀……

      鲜血染红了幽冥的胸膛,他舔了舔嘴唇,这才是,属于他的生活。

       呪夜王爵,带着【重返黎明】的秘密,陨落!

       后来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一位化作黑色液体的白银祭司,重新结魂魄而成的新一代五度王爵呪夜,他为了新世纪的诞生被诬陷叛国罪,被二度杀戮王爵摧毁爵印而死,壮烈牺牲。

       正如鬼山缝魂在深渊回廊里见到的那个苍白少年一样,呪夜也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又或者说,呪夜和他,本就是同一个人。但苍白少年的存在,只有几个人知晓,呪夜连同他放出的【重返黎明】计划,对这场未来的神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至于很多年,他,都被人们诚恳地悼念。

       只是,人们不知道,他们所敬仰的英雄,不过是因为他想取得更多筹码,想活下去而制造的巧合罢了。

        有时候,秘密一旦问世,就不再是秘密了。

【北之因德帝国 雾之町 郡主府】

        府邸周围的守卫正在巡逻,夜黑风高,士兵似乎都有些疲倦。

       银尘看了一眼躺在树上的帕德尔,相反,银尘没有那么悠闲,他蹲在树枝上,听着那些守卫的话。毕竟,南樱落的品行至关重要。

       但是,帕德尔便无所谓了,那些动脑子的事情,交给银尘就好,他是负责打架的……

      夜深了。

      银尘偷听无果,他决定进郡主府里看看。

      但他被帕德尔拉住了。

       他听到帕德尔说:"郡主府里有高手,王爵的海之使徒,我的兄弟嘉赭茗痷在南樱落身边,进去的时候,跟在我后面。"

       银尘点点头。

       


       呜,今天晚上,我应该还能更一章,我尽力。

安九

爵迹续写,炽火燃魂。

第二十一回

【西之亚斯兰帝国 格兰尔特 某处】

        特蕾娅抚摸着幽冥赤裸的胸膛,她勾起唇角,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猜,呪夜和寒霜似,在不久的将来,有一个要死。"幽冥听到了特蕾娅邪魅的声音传来,他皱起眉头,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他身上放出的杀戮气息暴露了他此时的兴奋。

       他张了张嘴,磁...

第二十一回

【西之亚斯兰帝国 格兰尔特 某处】

        特蕾娅抚摸着幽冥赤裸的胸膛,她勾起唇角,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猜,呪夜和寒霜似,在不久的将来,有一个要死。"幽冥听到了特蕾娅邪魅的声音传来,他皱起眉头,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他身上放出的杀戮气息暴露了他此时的兴奋。

       他张了张嘴,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你那么确定?"

       "不确定啊,所以用猜的……"

        他和特蕾娅,是天生的侵蚀者,但是也是白银祭司失败的作品,神音,霓虹,呪夜,寒霜似又何尝不是?

        的确。

       他们都是白银祭司为了做出完美容器,那种承载自己的灵魂和器官的完美容器,一次次尝试中的失败品。而白银祭司将这一个个失败品加以利用,便出现了一个新的,令许多王爵和使徒都有些厌恶的身份【侵蚀者】。

       其实特蕾娅不知道呪夜和寒霜似为什么有一个人会死,但她知道,作为一名优秀的侵蚀者,一但没有了利用价值,便无法逃脱被审判的命运,所以她便尽她所能地积累筹码,为的,就是活的久一点。

        呪夜在不久的将来的确会早到制裁,只是和特蕾娅所想象的原因不同,呪夜并不是因为没有筹码,而是因为筹码太大了。

       呪夜所打开的第七个盒子,那是个极度危险的盒子,虽然没有第九个盒子和第十二个盒子更严重,但打开他们的是漆拉和吉尔伽美什,他们的身份不会遭到制裁,但呪夜就不一样了,他可没有像漆拉和吉尔伽美什那样的底牌啊……

       第七个盒子【重返黎明】计划。

       ……

【北之因德帝国 风津道峡谷 深处】

       铂伊司拍了拍自己使徒的肩膀,他没说什么,帕德尔也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四天前。

       ……

       铂伊司身着黑色睡袍卧躺在床上,他少年般的脸上露出些许邪魅,让立在一旁是帕德尔咽了咽口水,但帕德尔终究没有做什么,他问到:"王爵,此次之行,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铂伊司没动,他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他说道:"银尘他们要是想行动,就一定要从南樱落下手,伊赫洛斯呆在西鲁芙身边,我那个海之使徒嘉赭茗痷就呆在南樱落身边,别以为他藏的好,我就不知道了。到时候你如果帮助银尘,你们兄弟三人可能会产生对立面,但这正是我想要你们面对的。"

       铂伊司很期望自己使徒成长起来,并且很迫切,他总有股不详的预感,似乎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毁天灭地的计划发生。

        三十三年前,风源将铂伊司这个最接近完美容器的人诞生;

        二十七年前,风源和水源签订【风水禁言录】;

        十七年前,第一个完美容器麒零诞生。

        持续很多年,风源一直在研究完美容器,并且已经诞生了铂伊司,那么风源为什么还要和水源签订合约,仅仅是为了掩人耳目,不想打草惊蛇那么简单吗?

       水源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让风源同意签约,并且十年便制造出第一个完美容器?而水源知道完美容器已经降世吗?为何又过了十七年,再没有一个完美容器诞生?

       铂伊司掐了掐太阳穴,他懒得接着往下想了,不过他想起自己十六岁那年,在【雾之町 镜门】最深处看到的那个瓷娃娃般的婴儿,他的目光染上一丝柔和,那个婴儿是麒零,不知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他将麒零从【镜门】带出,带着风源辛苦制造出的零度王爵离开哪里,也许,是出于一种怜悯和同情吧。

       铂伊司知道,自己不想让那双天真烂漫的眸子被白银祭司那肮脏的灵魂所玷污。他从不后悔这个决定。

       ……

       让我们回到现在。

       帕德尔知道自己的王爵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该怎么做。

       银尘知道他们该启程了。

       寒风凛冽,猎物嘶吼着,开始他们的第一步反击。

     


      呜呜,就这样吧。

         

安九

爵迹续写,炽火燃魂。

第二十四回

【北之因德帝国 雾之町 郡主府】

       夜深了。

       诺大的府邸里面,有两道黑影穿梭在守卫之中。

       银尘一直紧跟着帕德尔,帕德尔一站定,他便停住了。当然,他没忘记观察整个府邸的环境,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多少侍卫,应该是最偏僻的角落里。...


第二十四回

【北之因德帝国 雾之町 郡主府】

       夜深了。

       诺大的府邸里面,有两道黑影穿梭在守卫之中。

       银尘一直紧跟着帕德尔,帕德尔一站定,他便停住了。当然,他没忘记观察整个府邸的环境,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多少侍卫,应该是最偏僻的角落里。

       那里,有一个屋子。

       帕德尔直接推开门,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就在里面。

       屋内。

       嘉赭茗痷像是早知道今夜有人拜访一样,他在桌子上准备了四只茶杯,但屋内只有他一人。

       他看见推开门的人走进屋子,他笑了,那是一种很温暖的笑,银尘知道,那种温暖,自己只在东赫身上体验过。

       帕德尔也笑了,眼圈似乎有些微红,他开了开口,似乎说不出话来。嘉赭茗痷一直没说话,他在等帕德尔开口。

       帕德尔看着那个自己的大哥哥,没人知道,他们的重逢会是在这种场合,他说道:"茗痷哥,好久不见。"

       嘉赭茗痷没说话,依然笑着,只是那双眸子里有了些许水光。

       他看了看站在帕德尔身后的银尘,他知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他们有正事要办。

       "帕德尔,银尘,快坐,我等你们很久了。"

       银尘听到嘉赭茗痷说道,嘉赭茗痷的声音带着一种很强的让人舒心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想东赫了。

        银尘和帕德尔应声坐下,银尘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必须在今天晚上弄清楚,他刚想开口,又听到开门的声音。

       来人是一个身着粉色长裙的女子。

        嘉赭茗痷起身对这位女子拱了拱手,银尘和帕德尔随即便猜出了这位女子的身份,她应该就是那个郡主——南樱落。

       二人赶忙起身,还未有所动作,对面的女子先颔了颔首,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传来:"小女南樱落,想必二位便是帕德尔使徒和银尘王爵了,初次见面,招待有些寒酸,还望海涵。"

       银尘从看到她眼镜的那一刻便知道,这个女子,可并不像传闻所说的那样纨绔,相反,这位郡主,绝对是个厉害的主。

        他和帕德尔像南樱落拱了拱手,自我介绍一番后,便开始了今晚的正题。

        南樱落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铂伊司王爵已经和我说过了,我那位姑姑不容小觑,她身边有风津猎人,数量不确定,出动最多的一次是出动了二十名风津猎人,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可以和普通的四,五度王爵相比了。"

        南樱落稍微顿了顿,说道:"否则我也不必装疯卖傻这么多年。"

       银尘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却听到帕德尔说:"你这么相信我们?"

       这也是银尘的疑问,他这次的目的是来探探虚实,他着实没想到这位郡主与自己是统一战线的。这让他很疑惑。

       南樱落莞尔一笑:"家父与铂伊司王爵是故交,家父临走时告诉我,铂伊司王爵的人可以无条件相信。"

       银尘微微点了点头,时间紧迫,他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他问到:"西鲁芙还有什么别的情况吗?"

       嘉赭茗痷开了口,他这些年一直都搜集着有关的情报,知道他在郡主府的人少之又少,而南樱落身份不方面露面,所以平时都是他行动。

       "她掌管着风音,那是风源最大的情报网,你和吉尔伽美什王爵一行人刚进克斯柯达城时她便知道,这也是王爵没让帕德尔露面的原因。几年前,她从白银祭司那里寻求保护,希望王爵让他的使徒保护自己,于是伊赫洛斯去当了她的侍卫。她手上的风津猎人十分强大,而且这么多年她和白银祭司一直保持着很良好的关系,互利互惠。"

       "这样危险的人物,铂伊司王爵为何不杀他?"

        "因为她手上有一个秘密,具体我也不太了解,应该是有关【风神岛】的,到时候你可以问一下王爵。"

       "风神岛?"银尘耍了一个小聪明,他重复了这个地名。

       "那里,似乎与火源有着一些关系,这是很重要的秘密,我知道的就这些。"

       窗外的雪花飘进来,落在银尘的手上,但实际久久没有融化,没人注意到这片雪花,每个人都在低头沉思着,银尘知道,刚刚得知的信息必须想办法告诉王爵,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他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算了,还是听听看再说吧。




   

        灵感和素材来源@冉星,十分感谢这位亲,我们有时间接着讨论,我继续压榨你(我就是奸商本人😁😁😁)

        爱你们。

        晚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