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河

37222浏览    7484参与
zc( ≖_≖​)

躲在云后面的银河…有云是好看的,但是云太多就没啥也看不到了☹

躲在云后面的银河…有云是好看的,但是云太多就没啥也看不到了☹

YAN刘言

《星鹿园,银河系最后的星鹿栖息地物料设计指南》

→  看正文快快戳我呀 

《星鹿园,银河系最后的星鹿栖息地物料设计指南》

→  看正文快快戳我呀 

Fawn
太阳刚落,银河逐渐显露,落日的...

太阳刚落,银河逐渐显露,落日的余晖还在,还有梦幻的蓝紫色天空,

太阳刚落,银河逐渐显露,落日的余晖还在,还有梦幻的蓝紫色天空,

如花
电影《黑社会》。 以和为贵。

电影《黑社会》。


以和为贵。

电影《黑社会》。


以和为贵。

水流云在
东风夜放花树,更吹落,星如雨…

东风夜放花树,更吹落,星如雨…

东风夜放花树,更吹落,星如雨…

星星的名片
大麦哲伦云正如其名,是一个云雾...

大麦哲伦云正如其名,是一个云雾状的天体,但它并不是星云,而是由百亿颗恒星组成的星系。距离地球16.3万光年的大麦哲伦云和它的小弟——小麦哲伦云同属距离银河系最近的矮星系群成员。预计大小麦哲伦云未来将会和银河系合并。

大麦哲伦云正如其名,是一个云雾状的天体,但它并不是星云,而是由百亿颗恒星组成的星系。距离地球16.3万光年的大麦哲伦云和它的小弟——小麦哲伦云同属距离银河系最近的矮星系群成员。预计大小麦哲伦云未来将会和银河系合并。

沐风

圣斗士同人(双子主)Saint第二部 银河 三二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二  地狱

“她的确在这里。”艾亚哥斯·霍克只看了一眼发丝就确定了这件事,有关城户纱织的物证和痕迹他早已接触研究了不知有多少。但在惊喜的同时跃上心头的便是警觉,他深知那少女的机敏——Hele神话中的智慧与战争女神,是同一个。

这艘喀戎号,安静得不太正常。

“你们两个去驾驶舱,遇到船员就干掉,然后迅速起锚,随时准备开船,”他朝几个手下扬扬下巴,“你去甲板上盯着,你跟我继续向下搜索。”

“是,长官。”这些军令司部下都精通船舶航海技术,控制住船...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二  地狱

“她的确在这里。”艾亚哥斯·霍克只看了一眼发丝就确定了这件事,有关城户纱织的物证和痕迹他早已接触研究了不知有多少。但在惊喜的同时跃上心头的便是警觉,他深知那少女的机敏——Hele神话中的智慧与战争女神,是同一个。

这艘喀戎号,安静得不太正常。

“你们两个去驾驶舱,遇到船员就干掉,然后迅速起锚,随时准备开船,”他朝几个手下扬扬下巴,“你去甲板上盯着,你跟我继续向下搜索。”

“是,长官。”这些军令司部下都精通船舶航海技术,控制住船只毫无问题。

雪鹰带着一名宪兵继续向下走,除了微弱的夜灯,整个船舱一片黑暗,外面的风雨越发大了,船身时不时左右晃动,艾亚哥斯还好,他身边那名身手不错的宪兵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忽然,前方转弯处有人影闪过,黑暗之中的白色异常显眼。

“过去!”黑发男子没有急着拔枪,而是灵敏地跃上前去,黑暗中听到金属门合页开关的声音,人影消失了。雪鹰腕上的电筒晃了一晃,前方有一间舱室,还有向下去的舷梯。

“长官……”

“别管这屋子,”男子沉声道,并没有被方才的声音所迷惑,“往下走!”

这是整艘船的最底层,一般是储藏货物用,平时只用灯火照明,并没有客舱墙壁上留出的圆型窗户,此时更加漆黑,只能隐约听见外面的浪涛和风声。舷梯并不长,只有不到三米,艾亚哥斯当先跳下地去,地面并无异状,他向前走了两步,给手下留出落地的位置,那宪兵也跟着跳下梯子,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灯光忽然亮起,如同火舌般极速吞噬了黑暗,无论什么人在此情况下,视力都会收到短暂干扰——对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来说,大概只有零点几秒。

但有时也已经足够漫长了,漫长到能够分成人间与冥府的距离。

雪鹰的反应极快,在灯光亮起的瞬间就向后俯仰,极其轻微的呼啸声,他身后的宪兵应声而倒,额头上一个血色空洞,那人脸上还保留着乍见光明的惊讶与不适,未来得及留下一声呻吟。

艾亚哥斯没有丝毫犹豫朝着枪响的方向扣动扳机,虽然对方武器上安装了消音器,但在这样静谧的环境下是无法借此隐藏的,同时回手一枪打碎了舱室顶部的电灯,房间重新回到了黑暗中,。

枪响的方向传来极低的痛叫,雪鹰的子弹击中了对方,他没有犹豫地又开了两枪,黑暗之中依然相当精准。一个人影从高高的货堆顶部栽倒下来,艾亚哥斯手中电筒闪过,依稀看到那人穿着有些肮脏的水手服,头部中弹,殷红的血染湿衣领。与此同时,喀戎号的船身摇晃起来,机器的发动声隔着船壁沉闷响起,船开动了。

“又来什么把戏吗?”男子眯起双眼,无论部下还是敌人的死,都对他坚硬的神经连一丝触动都没有,耳机里传来轻微的沙沙声,他飞快按了下步话机:“驾驶舱到手了?”

“长官……”然而耳机里传来的却是垂死的低哼,艾亚哥斯皱起眉头,接着听见那边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雪鹰大人,艾亚哥斯·霍克上校,军令司总长阁下。”

那人称呼了他的全部头衔称谓,声音听上去年纪并不大,但足够沉稳有力。

“是我。”雪鹰的声音依旧冷硬倨傲,一丝抖动都没有。

“到甲板上来,我在这里等着你。”

“你是谁?城户纱织的部下?”

“我是……地狱的恶鬼,死亡岛的幽灵。”那人说道,带着某种掩饰不住的恨意重复,“到甲板上来,我在这里等着你,替很多人等着你。”

 

风雨之中,喀戎号不知何时悄然起航,艾亚哥斯到达甲板顶层的时候,船距离港口已有快两海里,码头上摇曳的灯火在暗夜中远远闪烁。

牛筋般粗细的雨大片落下,雪鹰身上穿着防水的作战服,但雨水还是很快淋透了他的头发,顺着眉梢流淌下来,又被不在意地抹去。他提着枪环顾一下,朝船尾的方向走去,靠着船舷处正站立着一个人。

“我等你很久很久了,艾亚哥斯·霍克。”那人的声音逆风传来,“久到连死神都觉得厌烦了。”

艾亚哥斯竖起眉头打量过去,那人同样穿着黑衣,身材不算太高但透着精悍,雨水顺着他衣服流淌落下,却莫名令人觉得有火焰般灼热的力量。

“地狱的恶鬼吗?”他沉声道,“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那可不是谎话,雪鹰大人。”一道电光从天空划过,甲板上顿时雪亮,那人就在这瞬间撕下了头套,一张并不算完全陌生的脸一闪而过,尤其双眉之间那道尖利的伤疤,“我的确是从地狱归来的不死鸟啊!”

“死亡皇后岛的那个叛徒杀手?”艾亚哥斯看过死亡皇后岛黑帮的全部资料,立刻认出了他,眼中闪过惊异,随后便泛起嘲讽的笑,“丧家的野犬又去投靠了另一伙叛逆吗?你这种无名小卒根本不配和我说话!城户纱织在哪里?”

“你今晚除了我之外能见到的只有死神,”一辉向前走了一步,“跟你们这些贵族老爷比起来,我的确是个无名小卒,然而,艾亚哥斯·霍克,我并不是以什么抵抗组织成员的身份来见你,我也根本没有加入进去。”他抬起脸,风夹着雨点掠过桀骜眉眼,“我只是来杀你的,这是我作为杀手的最后一桩任务,以兄长的身份!”

“听上去你像是和我有什么私仇?”雪鹰倨傲地抬起下巴,“你的弟弟或者妹妹?我不会记得你们这些卑微的家伙!”

“我完全相信你不记得,”杀手的声音夜色般冰冷,“而且我也清楚,那都不是出于残忍,而只是冷酷——在你眼里,平民和穷人的生命可以任意收割,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杀戮或者牺牲。”

“你说得相当在行,”艾亚哥斯轻笑,“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低微卑贱的家伙?他们的生和死,都沙粒般毫无价值。”

“包括你身边跟随多年的部下。”一辉甩了下手指,“对了,不妨告诉你,基高是我杀的,打劫黄金也有我一份。”

“哦?”军令司总长挑挑眉,沉默片刻后忽然恍然,“撒加·吉米尼!”他咬牙道,“我明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是那家伙透露的,也是他雇佣了你这混蛋!”

“雇佣?你这么说也可以,”不死鸟冷冷道,“不过我没有要他一分钱,他的酬金,就是给我这个真真实实复仇的机会,站在你面前复仇的机会——如果是打冷枪,四年来我早就可以想办法,但那没有意义,艾亚哥斯·霍克,我要逼迫你想起你所犯下的罪恶,再杀了你!”

“四年?”雪鹰敏锐地捕捉他话里的这个词。

“是啊,四年前,”一辉一手扣住船舷,“这样的风,这样的雨,这样滔天的浪头和摇动的船只,雪鹰,四年前那个冬天,在北境阿克提克的冰海中,也有这样一个夜晚啊!”他的声音带着刻骨的恨意,“你的军令司主管海军以外军用船只的调配,然而像你本人一样,对于北方陆军军校叶尼塞分校那种多是穷人子弟聚集的地方,根本不屑去上心负责。你的部下中饱私囊,故意将劣质的船只调拨过去,加上不负责任的军官,一场原本并不严重的事故却葬送了满船几十个孩子的生命,那其中就有我相依为命的亲弟弟!”他黑色双眼中射出怒火,“之后你和米诺斯·格里芬等人为了自己仕途,着意压制篡改真相,最终一切罪恶湮灭得无声无息!”

船身随着他的怒吼声剧烈摇晃,一阵白色浪花滚过甲板,冲击到雪鹰腿上,声音如同哭啼怒吼,满耳都是。

“听到了吗,雪鹰?”杀手说道,“海水是相通的,这样的风雨之夜,地狱之门会打开,无数亡魂在朝你诅咒。”

“也许也在召唤你这个满手血腥的杀手,”军令司总长相当沉得住气,“你费了这么大周折,忍耐四年只为了等待这个面对面向我复仇的机会,好啊,我就给你那么点满意的希望:不死鸟,我想起来那件事了,甚至我还能记得死了的人数,包括你弟弟在内,一共二十七个。”他眼中闪烁着冷光,“这个世界就是冷酷而不平等的,不死鸟,我想起来又怎样?你真的以为,自己能杀了我来报仇?”

“你会死的。”一辉说道。随着话音船身再一次急剧晃动,雪鹰的身体向后仰去,一枚手雷从他掌心抛出,朝船舷滚过去,火光和爆炸声在下一刻响起,木质栏杆的碎片迸射开来。

“是你要死!”艾亚哥斯手臂一转,背上的冲锋枪到了掌心,无论枪法还是格斗,他都说得上是最好那一级别的。

连续的子弹追着一辉的身体,他刚才为了躲避手雷也伏倒在地,雪鹰早已看清楚他身上没有携带冲锋枪这类的高强度武器。

 

“解决了那几个宪兵,我们牺牲了两个人,还有一个重伤,小姐。”

驾驶舱中, 拜安·卡普斯说道,纱织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询问他是否安置好。

“请您放心吧。”青年点头,“不过还需要尽快返回岸上。”他看了一眼外面,“您确定……那个不死鸟可以赢过艾亚哥斯·霍克吗?据我所知的资料,雪鹰的身手绝对一流。我不了解其他,然而不谦虚的说,在整个海啸组织里,一一能够跟他正面过招的不会有几人,即使是海龙将军也不敢说一定能赢。”

“你说得对,拜安,”少女纤细身躯在摇晃船身间却站得很稳,“即使是加隆来面对雪鹰,胜负也很难说,因为格斗搏击的胜败,本来也存在很多偶然——但一辉不一样,他是复仇者,不是竞技者。”她微微闭上眼睛,“他要的不是战胜艾亚哥斯,他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是他的血和爱,他总要自己完成,我知道他能够完成——艾亚哥斯·霍克是能吞噬金龙的迦楼罗鹰,但在东方神话里,不死鸟……‘Phoenix’,是最强悍的凤凰啊!”

喀戎号在浪头和波谷间上下浮动,摇晃如风中的叶子。瓢泼大雨中,甲板上的搏斗仍然在继续。艾亚哥斯感觉到了某种难缠,利用死亡皇后岛时他接触过一辉的资料,知道这个杀手曾经也进入过叶尼塞分校,他此时的动作里依然有军事训练的痕迹,却完全放弃了所有套路章法,或者说,是改成了属于杀手的利爪尖牙。

他是要杀人,不是格斗,不是搏击。

冲锋枪的子弹已然打完,两人的手枪在时分时合的搏斗射击中也掉落,并且子弹所剩无几,艾亚哥斯刚才击中了对方肩头一枪,一辉的射速比他略有不及。

“你的速度太慢了,小子!”他手中的三棱军刺插落下去,堪堪贴着对方脖子狠狠插进甲板,水花溅起,一辉双手扣住他的腰向后扳落,爆发的力道相当大,雪鹰被他摔得整个肺腑都剧痛起来,然而来不及考虑什么就迅速向一旁翻滚,杀手手里也握着一把匕首,擦着他背脊刺下,带出一道血痕。

一辉身上已经有多处伤,血迹处处,然而他似乎全然不知道疼痛。打斗已经渐渐白热化并且没了章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变成了武器。又是一个缠斗,艾亚哥斯刚好落在一把枪附近,手指立刻抓住枪身,然而一辉扑上去死死按住他手,雪鹰无论如何也无法抬起手臂,一咬牙干脆扣动扳机打光剩下子弹,这是殊死搏斗,宁愿失掉也不能让对方拿到武器。

船身再次晃动,将早已站立不稳的两人分开,雪鹰知道,自己贴身还有一枚微型手雷,那是他护身的武器。

他将打光子弹的手枪朝对方头部砸过去,一辉侧头躲避的瞬间,雪鹰投出了手雷,他算好了引信时间,落在那个距离,刚好。

啪——

不死鸟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截链锁,将手雷精准地抽了回去。

“你开始时耍过这伎俩了,”他说道,“我从不吃相同的招数。”

时间的确精准到来不及躲闪,火光绽开,艾亚哥斯的身体在爆炸声中飞起又落地。溅起的木屑和弹片在一辉身上脸上划开数道伤痕,但他眉也不皱一下,捡起地上自己的那把枪,一瘸一拐走近,对准对方。

“这链锁是从前我给瞬的,一定要他留着防身。”他嘶哑声音里流过悲伤,“我弟弟和我不同,温柔善良,从不喜欢武器——上那艘船时他没来得及带上,这也是你们交给我的他唯一遗物。”

“咳咳……”军令司总长呛咳着,喷出血来,爆炸的冲击力严重伤害了他的内脏,但他的眼神依旧冷硬,视线没有一丝软弱,“别啰嗦……你不是要复仇吗?”他咬牙道,“在磨蹭着……等我忏悔吗?你等不到……”

“我知道。”杀手看着他,眼里的仇恨渐渐退去,只留下冷静,“雪鹰,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忏悔的,永远不会。”他走近一步,“我是说给海中的灵魂听的,说给我所爱的亲人,说给瞬和艾丝美拉达:像没有了眼泪一样,我也早已没有了温柔和善良,但那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总会有人豁出性命去保护它们;总会有人,去为它们复仇,无论要多久!”

“呵……”雪鹰含义不明地笑了一声,海浪再度席卷而来滚过甲板,淋透他全身,涛声呼啸,如同悲泣灌满双耳,垂死的寒意逆着脊椎而上。这一刻,他终于稍稍想到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临死之前,是否也有这样的寒冷和绝望?

他手握大权,前程似锦,这样死在一个黑帮杀手手里,原本绝不甘心;但在这样波涛如山的包围中,听着海中灵魂的咆哮,艾亚哥斯·霍克忽然觉得,那些都无所谓了。

一路走来手中有太多人命,有罪抑或无辜,他已经是这样的“雪鹰”,根本不会去忏悔什么,但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杀手……那也的确是他复仇的权力。

他再度呛咳出一口血,看着满眼浪涛的背景里,那名为不死鸟的男人,沉默地扣动扳机。

 

“长官。”

第三战区司令部办公室里,撒加·吉米尼沉默地转回身,随手合上窗帘,将倾盆大雨和呼啸冷风都遮住,“艾亚哥斯·霍克的海鹰号,最后发出信号的位置在哪里?”

“星云群岛。”迪斯马斯克·康塞尔翻着手中的电文,“将军,那边港口有我们的人,要不要……”

“不必了。”蓝发男子在椅子里坐下,“关注那艘船的航向就好。”

“那么霍克上校?”

“不用再管了。”撒加合上桌上关于死亡皇后岛的资料夹,“对亡者的管辖,那是死神的领域,不是人间的。”

他脑中已经剔除了艾亚哥斯·霍克这个名字,留下的是一辉临走时和另一个自己——“亚力士·奥伯赛特”的最后一段对话:
“不死鸟先生,你有知道‘海龙’这个人吗?”

“有……而且我跟他的船曾经遭遇过,在将近四年前……”

 

风雨之中,海鹰号正匆匆离开港口。舱室之内,奎恩·斯瑞姆上尉正在拍发电报,他脸上有焦急神色,手下动作却有条不紊。

电文一闪而过,开头几个词清晰可辨:

翼龙大人:

雪鹰上校恐已不测……

 

PS:总算把很难写的一段戏写完了,其中肯定有bug,还请多原谅。

给艾亚发了盒饭,星云群岛和一辉拿起的链锁是送瞬瞬的梗。

最后的一段,前面就有朋友问过奎恩的身份,没错,像原著一样,他其实是拉达曼迪斯的部下。


阿飛zero

这就是云卷云舒,斗转星移,星辰万点么,,,

这就是云卷云舒,斗转星移,星辰万点么,,,

AnnyJuly-P(阿七)
找不到原图,只好拿微博上别的版...

找不到原图,只好拿微博上别的版本改了。

找不到原图,只好拿微博上别的版本改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