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灰

110.8万浏览    7975参与
燿

几周前搞的精二cg/草

几周前搞的精二cg/草

燿
腿完搞成壁纸/好不要脸

腿完搞成壁纸/好不要脸

腿完搞成壁纸/好不要脸

白玖沐

睡不着摸会儿


_(:ᗤ」ㄥ)_想摸老板的鸟

睡不着摸会儿



_(:ᗤ」ㄥ)_想摸老板的鸟

三江
🙋🙆希望我可以抽到银灰!爆...

🙋🙆希望我可以抽到银灰!爆肝!!!

🙋🙆希望我可以抽到银灰!爆肝!!!

-冥女-

国王陛下和亡命徒

穿金戴银老板和跳舞苦手(练习中)的阿讯

其实是想搞——
一身暴富的喀兰之主(虽然画得不够暴富)一脸沉稳地顶着超大的帽子坐在王座上;
长于穿梭于市井、手持阿拉伯弯刀或者马刀以及匕首(夹带换装小游戏植入)的讯使,
——这样的paro
有参考很多但是没考据

虽然没涂出效果但是黑皮搭黄金万岁!!!
应该还有后续 Σ_(꒪ཀ꒪」∠)

跪等棉劳斯写文 【捂嘴哭】

国王陛下和亡命徒

穿金戴银老板和跳舞苦手(练习中)的阿讯

其实是想搞——
一身暴富的喀兰之主(虽然画得不够暴富)一脸沉稳地顶着超大的帽子坐在王座上;
长于穿梭于市井、手持阿拉伯弯刀或者马刀以及匕首(夹带换装小游戏植入)的讯使,
——这样的paro
有参考很多但是没考据

虽然没涂出效果但是黑皮搭黄金万岁!!!
应该还有后续 Σ_(꒪ཀ꒪」∠)

跪等棉劳斯写文 【捂嘴哭】

寄

【拉博/银拉】心里有话说

一开始我真的想写银拉,结果活生生写成了拉博【对不起拉普兰德太有魅力了【cp or cb自由心证吧


一开始只想写博士与各种人的对话,本来是类似访谈录的东西。但写到后面正常情节也会有。


在日常向和正剧向之间来回切换。随机发糖/发刀。

ooc警告。

“所以说……我的搭档是,拉普兰德小姐?”

银灰坐在办公桌对面,双手支在高背椅扶手上,闻言也毫不掩饰地挑了挑眉梢。

“你该知道她的吧,”博士慢条斯理地倒茶,馥郁的红茶香气弥散开来,“花了好大力气寻访来的,上周刚到罗德岛报道。是个好苗子,虽然是新来的,不过不用担心,她完成了一周的特训,无论是技能卷要还是作战经验书都是我亲自筹划的,理智和钱...

一开始我真的想写银拉,结果活生生写成了拉博【对不起拉普兰德太有魅力了【cp or cb自由心证吧


一开始只想写博士与各种人的对话,本来是类似访谈录的东西。但写到后面正常情节也会有。


在日常向和正剧向之间来回切换。随机发糖/发刀。

ooc警告。

“所以说……我的搭档是,拉普兰德小姐?”

银灰坐在办公桌对面,双手支在高背椅扶手上,闻言也毫不掩饰地挑了挑眉梢。

“你该知道她的吧,”博士慢条斯理地倒茶,馥郁的红茶香气弥散开来,“花了好大力气寻访来的,上周刚到罗德岛报道。是个好苗子,虽然是新来的,不过不用担心,她完成了一周的特训,无论是技能卷要还是作战经验书都是我亲自筹划的,理智和钱都花了不少。拉去实战上溜了一圈,实力过人。”

 

博士把骨瓷杯推到银灰面前,眯眼一笑,“请。“

 

后者接过,骨瓷杯在手,俨然一派矜贵的维多利亚贵族子弟模样。

银灰漫不经心地搅动了一下茶勺,声音清脆悦耳,“略有耳闻。“

何止是略有耳闻。换个人坐对面,就该说臭名昭著了。

 

入职一周种种恶行闻名罗德岛上下,走路刀尖拖地、笑起来惊飞群鸟,惊吓到无辜干员还不足为奇,战场上我行我素,技能随心而放,不顾队友死活;不遵医嘱,被列为重点监护对象却不配合治疗,战场上杀红了眼时连医护人员也不敢上前…再加上极度个人主义,话里带刺儿、热衷于“千层酥“的黑色幽默,和某企鹅物流外派人员同在贸易站加班一晚后导致对方注意力涣散等问题……

简直是个问题干员。

 

以上条条款款,博士也不由得叹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讯使告诉你的吧?银灰会是那种判断受流言蜚语影响的人吗?“,博士企图激将,“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也许能有共同语言。”

 

“讯使还告诉我,博士觉得新来的拉普兰德干员长得像银灰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如果调配不是因为你想看我们兄弟相认的话,我当然能欣然接受。”

博士僵了僵唇角,“……没有的事,喝茶。“便又给对面人满上一杯。

银灰喝茶,从容道,“作为先来者,理应关照新人。何况是你看好的人,想来也有过人之处。”

“感谢理解,本来她和幽灵鲨一起的,但是幽灵鲨病重,搬到医疗部去了,我想来想去,我岛也就你这么一个高级资深近卫,这活也就只有你能胜任了。”

银灰笑了笑,“有这份信任就够了。“

 

两人都不说话,静默地对着一盏茶。

那盏茶要见底的时候,博士说,“总之,尽力而为。实在相处不到一块儿的话,就申请调换。“银灰点头,“明白。“

那一杯茶饮尽,PTRS提示博士有新的待处理事项,银灰便顺势道别,博士应允。

 

他走到了门口,顿了顿,又回过头说,“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博士抬头看他,银灰回答她,“你掌心全是汗。”                                                                                                                                                                                                                                                                                                                                                                                                                                                                                                                                                                                                                                                                                                                                                                                                                                                                                                                                                                                                                                                                                                                                                                                                                                                                                                                                                                                                                                                                                                                                                                                                                                                                                                                                                                                                                                                                                                                                                                                                                                                                                                                                                                                                                                                                                                                                                                                                                                                                                                                                                                                                                                                                                                                                                                                                                                                                                                                                                                                                                                                                                                                                                                                                                                                                                                                                                                 

她低下头,下意识地按了按小臂,那里尽是注射源石制剂留下的针眼,那一小块皮肤已经青紫,还在隐隐作痛。

所幸隔着厚厚的外套,银灰看不到。

她轻轻笑了笑,重重掩饰卸去,柔软的疲惫在眉眼间如水一般的化开,点了点头说,“谢谢。“

 

 

——————————————————————————————————

银灰拎着箱子,刷卡,走进电梯。他东西也不多,一个箱子就能轻易搬动,无需劳烦角峰和讯使。

 

拉普兰德目前一个人住B401。

 

之前她和幽灵鲨住一间宿舍的,这两位住一起居然意外的合拍,只是她们两人在宿舍笑得太开心了,你方笑罢我登场,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其他干员实在无法加入。她们热衷于深夜party,即使只有两个人。但在其他干员的描述里则是,隔了一层楼板,也能在深夜听到电锯声、液体滴落的滴答声……B401似乎成为了罗德岛内部恐怖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

现在幽灵鲨搬走了,只剩拉普兰德一个人。

(注:关于宿舍,私设为罗德岛宿舍是公寓型的,客厅厨房卫生间一类是公共空间,但每个

人有自己的卧室的。这样可以避免男女混住过于尴尬)

 

银灰走出电梯,鬼宅B401在他眼前,地底基建不见阳光,走廊灯不分白天黑夜地照明,此时非常配合气氛地闪烁了一下。银灰敲门,无人应,他就刷开门——

入眼就是一片狼藉,简直无从下脚,客厅从茶几到沙发,从电视柜到地板,铺天盖地地堆满各式物件,外卖盒,酒瓶,毯子,外套,T恤,甚至还有女孩子的内衣……

 

——————————————————————————————————————

“你该看看罗德岛内部论坛,你上了头条,“

博士把平板转过来,对着拉普兰德——后者,博士助理,此刻惬意地办公室沙发上舒展身体,两把明晃晃的长刀横在茶几上。

 

“啊?为什么事?“

两人隔得太远,平板上的内容她看不到。博士干脆用PRTS打开投影仪,“你自己看。”

拉普兰德枕在手臂上,终于稍微抬起点儿头,眯眼读出了声:

 

“不行这个事我一定要挂出来,我闺蜜一直拦我说算了算了,但我现在真是又气又怕,事情是这样的,我好闺蜜是医疗部的…………我舍友也和拉普兰德在一个编队,见她一次怕她一次……然后,这天他们去出任务,结束了,拉普兰德干员在战场上走得太远,医疗组不敢去找她,闺蜜心太好,不放心她,还是叫了几个干员陪同要去找她。结果找到了她,她坐在一堆人上,浑身是血,哈哈大笑,问我闺蜜说’喜欢我做的千层酥吗?‘我闺蜜愣了一下,拉普兰德又对着身下那堆人切了一刀,血肉迸溅内脏横流地,我闺蜜马上明白她说的千层酥是什么意思了,拉普兰德干员她居然又指着我闺蜜哈哈大笑,当时一起去那几个干员都吓出心脏病来了……太恐怖了我靠,要是当时在那儿的是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闺蜜现在在我这,一天没吃东西了……“

 

关键词 千层酥热度蹭蹭蹭地往上,博士咬了咬牙,“恭喜贺喜。“

沙发上的人摸着下巴,作思考状,“我想起来了,那个小小鸟的一样的医生啊,是叫……叫……

 

“是莱娜,或者你们都叫她调香师……别这么兴奋,我警告你别动晚上去敲她宿舍门的念头,“博士看着拉普兰德突然激动来的眼睛吸了口凉气,”……也别去敲帮她发帖的闺蜜的门。“

拉普兰德配合地高举双手,“好的,博士,“她又翻个身,趴在沙发扶手上,对博士眨眨眼,摇了摇尾巴,”这种事情啊,博士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我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吗?博士心想。

 

“……你也许该去和莱娜道个歉,”博士翻了个小小的白眼,“莱娜向来只喜欢和鲜花、香味打交道,她踩着满地鲜血和泥泞去救你,你却拿千层酥的黑色幽默调侃她。”

狼闻言,又翻身仰面躺了回去,不屑地扯了扯唇角,“谁还不是个大小姐。”

 

博士摇摇头,“这世上本不该有这么多血淋淋的东西,不光莱娜不会走上战场,我们也该活在开满鲜花的世界中……本不该有的这一切的。“

她思绪飘得有些远,没有这一切,我会遇到你吗?

会的,会的。

人与人的羁绊像种命运,即使换了相遇的时间、地点,但是羁绊依旧命中注定般地不会改变。

(注:出自江南

这句话是银灰对她说的。那时候她刚从切城回到罗德岛,记忆却干净得如一张白纸;喀兰贸易的人全体夹道欢迎,银灰在首,问候她和阿米娅。

“有什么能比看到我的盟友从地狱回到人间更令人振奋的呢?“银灰是这样说的。

她看这人的热诚和真切写在脸上,怕自己的失忆伤害到他的感情,便企图解释道,很感谢您的热诚欢迎,不幸的是我失忆了,也许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回想我们的过去。

“我知道了,阿米娅已经告诉我了,”银灰把手杖递给角峰,和她行贴面礼,“人与人的羁绊像种命运,即使改变了相遇的时间和地点,但羁绊是不会变的。你忘记了一切,我确信我们的关系不会因此而改变。”

博士听完这句话就笑了,真有几分故人重逢,一见相视而笑,千言万语不须出口但意在期间的意味。

 

那没有诸多命定的不幸,她会怎样遇到拉普兰德呢?

也许是某个春天的下午,阳光如钻石般闪耀,她该在叙拉古街角买冰淇淋,叙拉古大小姐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一串笑声能惊飞群鸟。对啊,谁还不是个大小姐?

该怎样拦下她呢?也许该怪她溅起的积水弄脏了自己的衣角,该让她给自己买个冰淇淋作为赔礼……

叙拉古的冰淇淋吃起来是什么味道?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还会有这么深的宿怨吗?拉普兰德那时候是什么模样?还像现在这样苍白而癫狂吗?

 

博士抬头,沙发上的人安静地躺着,呼吸均匀,在她以为她睡着了时候,拉普兰德说,“调香师……有一天我也会什么都记不起来、去她那里吸那种可笑的香料吗?“

 

“……“,博士眼角抽动了一下,”原来是这样……其实我给你安排了新舍友的。“

幽灵鲨病重,这个室友的离开未免让一个矿石病人觉得唇亡齿寒。

她说得很轻,但是说到后半句简直泄了气,所谓新室友带来的慰藉,在矿石病面前,太无力了。

 

拉普兰德躺在那里,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仿佛视线能将它洞穿。

“其实矿石病也是个不错的死法,变成一堆源石晶体,想想还是有那么点儿浪漫。“

变成一堆黑色的水晶也没什么不好,某种意义上的不朽,到那时候就没有孤独,没有仇恨,没有痛苦,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可以永远安静地睡去,可以永远……留在你身边。

 

“……“

投影仪投射出的光线中尘埃飞舞,

寂静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无声地碎裂了。生生地在你眼前。

 

其实博士有双很清澈的眼睛,只是尽日笼罩在兜帽之下,此刻盛满纯粹的悲伤。

投影仪的一丝冷光破碎在其中,像闪动着粼粼的水光。

是个命定的悲剧。

当她正在治愈矿石病的路上摸索前行的时候,拉普兰德正在死去。

两人都不说出口,但心照不宣地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

 

她的悲伤势不可挡地满上喉头,漫上鼻腔,漫上眼眶……稍有松懈就会决堤而出,她拼尽全力,生生压制住了。因为她明白,此刻宣泄情绪无用,只会加深对方的痛苦。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小心而缓慢地压制住了紊乱的呼吸,言语到嘴边却又噎住,仿佛不能发出声音。

最后,她终于说,语调轻如风声,“我会想念你的。“

 

“……哈哈哈哈哈!“拉普兰德大笑着坐起来,”别这担心,我的仇家还在这世上纵横,一旦想到这件事,死都尚可忍耐。在完成之前,我不会归于忘却的救主,也不会死去,所以开心起来呀doctor!不如讲讲我的新舍友吧。“

猫窝窝

在选择第十个精英二还是升级训练室养成十级真男人前,我选了真男人
【——要好好给我打工呀银老板!】

在选择第十个精英二还是升级训练室养成十级真男人前,我选了真男人
【——要好好给我打工呀银老板!】

幻悠银影
是报复初次见面那次,银灰一直看...

是报复初次见面那次,银灰一直看着博士不说话,硬是让博士留下了,然后博士尬聊了一个小时
(银灰原本想给的是信物)

是报复初次见面那次,银灰一直看着博士不说话,硬是让博士留下了,然后博士尬聊了一个小时
(银灰原本想给的是信物)

碧子
第一天玩明日方舟想要这个蓝人

第一天玩明日方舟
想要这个蓝人

第一天玩明日方舟
想要这个蓝人

伪命题

一个破银博手书预告
大概下周就能做完了

这里的博士是私设,菲林,维多利亚人,商人之子,家里挺有钱的小天才,但是家族并不支持他接触源石以及进行源石技艺相关研究,(希望他继承家族产业?)所以经常是背着家里人偷偷摸摸的干的。
两人是同学。

顺便问问,有没有银博群,我想…

一个破银博手书预告
大概下周就能做完了

这里的博士是私设,菲林,维多利亚人,商人之子,家里挺有钱的小天才,但是家族并不支持他接触源石以及进行源石技艺相关研究,(希望他继承家族产业?)所以经常是背着家里人偷偷摸摸的干的。
两人是同学。

顺便问问,有没有银博群,我想…

肉食咩咩。

关于那个媚药的房间

银博场合。


“要喝完桌子上的所有媚药才可以离开房间。”


嘈杂的电子音消停下来,博士和银灰看了看桌子上两排装着粉红暧昧液体的试管皆都沉默了。


银灰着实想不到会遇到这种事情,媚药么,不知道是玩笑还是有心人的作为,单单对于银灰来说,不论是谁喝,或者俩人一起喝都是对他来说都不算坏事,在何况眼前的博士,作为菲林的银灰来说对这只卡普里尼绝对有十足的把握吃干抹净。


“我的盟友哟…”


眼前的博士…眼前的博士呢?


小小矮矮的博士一转眼就不见了,惊得银灰四处寻找,又是一阵嘈杂的电子音随着信号灯一亮,房间的门竟然打开了,银灰看着刚刚撬完门的博士收好了手中的电枪笔,面上尽是得意...

银博场合。



“要喝完桌子上的所有媚药才可以离开房间。”


嘈杂的电子音消停下来,博士和银灰看了看桌子上两排装着粉红暧昧液体的试管皆都沉默了。


银灰着实想不到会遇到这种事情,媚药么,不知道是玩笑还是有心人的作为,单单对于银灰来说,不论是谁喝,或者俩人一起喝都是对他来说都不算坏事,在何况眼前的博士,作为菲林的银灰来说对这只卡普里尼绝对有十足的把握吃干抹净。


“我的盟友哟…”


眼前的博士…眼前的博士呢?


小小矮矮的博士一转眼就不见了,惊得银灰四处寻找,又是一阵嘈杂的电子音随着信号灯一亮,房间的门竟然打开了,银灰看着刚刚撬完门的博士收好了手中的电枪笔,面上尽是得意笑容。


“门开了我们快走吧!”


“噢噢银灰麻烦你带上那些媚药我要去研究一下!”


银灰:…我这就带上全倒进你的吃食里。

茴草

[博銀]關於銀灰失寵的那些日子

※博士攻注意!!!
※剛玩遊戲所以很多設定可能有誤

銀灰最近非常焦躁,惹的下屬們也都異常緊張,能讓沉穩的上司如此煩惱,想必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然而他們眼中英明偉大的族長焦慮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戰爭吃緊,也不是資金不夠,而是......

"博士最近為什麼都不理我啊!!!!!"大貓暴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直到看到手上出現一堆毛才赫然停下,最近已經是掉毛期了,如果禿了博士一定會更不喜歡自己啊QAQ

"銀灰,這是博士要給你的資料。"阿米婭果斷地忽視眼前不定時抽風的物種,淡定的把厚厚一疊的資料放到桌上,果斷無視不定時抽風的某人。

想也奇怪,當初銀灰剛加入時表現...

※博士攻注意!!!
※剛玩遊戲所以很多設定可能有誤

銀灰最近非常焦躁,惹的下屬們也都異常緊張,能讓沉穩的上司如此煩惱,想必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然而他們眼中英明偉大的族長焦慮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戰爭吃緊,也不是資金不夠,而是......

"博士最近為什麼都不理我啊!!!!!"大貓暴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直到看到手上出現一堆毛才赫然停下,最近已經是掉毛期了,如果禿了博士一定會更不喜歡自己啊QAQ

"銀灰,這是博士要給你的資料。"阿米婭果斷地忽視眼前不定時抽風的物種,淡定的把厚厚一疊的資料放到桌上,果斷無視不定時抽風的某人。

想也奇怪,當初銀灰剛加入時表現得高冷的一逼,所有人都覺得他不可信,結果現在......MDZZ

"碰!"突然的巨響嚇了阿米婭一大跳,循聲望去,只見銀灰雙手撐在桌上,一臉的糾結,半天才終於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句話。

"阿米婭,你說博士最近到底怎麼了。"最近博士貌似...不,是肯定在避著他。就像現在,平時博士都會親自拿文件過來,順便偷偷地摸一摸他的尾巴,博士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殊不知他其實一直都知道。

"呃..."阿米婭看了看因銀灰的大動作而滿天飛舞的絨毛,再想想博士最近又重新穿上的那件把臉包的密不透風的衣服,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看了看眼前隱約快崩潰的男人,阿米婭邪魅一笑"我想...可能是博士對某些物種產生了生理上的厭惡了吧。"

滿意地聽見心碎的聲音,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出貿易站。因銀灰長久纏著博士而被迫減少與博士的相處時間還必須處理更多工作的阿.逐漸禿頭.驢.米婭笑的像個偷稅的孩子。

枯骨颜错

摸的银老板

我想要银老板啊呜呜呜

顺便宣个群啊,刀克塔学术研讨会,现在人不多所以不热闹,人多了就不是这样了。 

快点来些刀克塔啊,可以聊聊明日,也可以聊聊别的QAQ


群号:791302378

摸的银老板

我想要银老板啊呜呜呜

顺便宣个群啊,刀克塔学术研讨会,现在人不多所以不热闹,人多了就不是这样了。 

快点来些刀克塔啊,可以聊聊明日,也可以聊聊别的QAQ


群号:791302378

恥弈

指尖上的银灰(*/∇\*)

给我来一打!!!!

指尖上的银灰(*/∇\*)

给我来一打!!!!

朔风意

粗糙短小,一张条+一个银老板大头+截图


多少年了我对霸总董事长还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别是这个人好——会的情况下……

粗糙短小,一张条+一个银老板大头+截图


多少年了我对霸总董事长还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别是这个人好——会的情况下……

半斤枯骨

【博银】是银灰,是银灰在池子里埋伏我

明日方舟同人

第一人称 CP:博士/银灰

关于各种池子歪出银灰的碎碎念

特别特别ooc,流水账


本来想写严肃正剧向结果还是沙雕产物

玩了一下《美人鱼》的梗


00

我抱着那个袋子,死命盯着拉链的缝隙试图看出一点光芒的颜色,银灰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阵,递给我看,说我这个池子已经买了七十多个袋子,该出六星了。

我赶紧抱着袋子飞快跳起来离开,避开所有跟银灰有关的东西甚至远离宿舍里那个猫爬架,不可以,不可以让这个袋子再被银灰“玷污”了!

01

其实我想众多博士并不理解我的心情,毕竟银灰的确很强,雪域猛男,耳朵一抖一抖的很可爱,还有尾巴,像我这种好感度,啊不对,...

明日方舟同人

第一人称 CP:博士/银灰

关于各种池子歪出银灰的碎碎念

特别特别ooc,流水账



本来想写严肃正剧向结果还是沙雕产物

玩了一下《美人鱼》的梗




00

我抱着那个袋子,死命盯着拉链的缝隙试图看出一点光芒的颜色,银灰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阵,递给我看,说我这个池子已经买了七十多个袋子,该出六星了。

我赶紧抱着袋子飞快跳起来离开,避开所有跟银灰有关的东西甚至远离宿舍里那个猫爬架,不可以,不可以让这个袋子再被银灰“玷污”了!

01

其实我想众多博士并不理解我的心情,毕竟银灰的确很强,雪域猛男,耳朵一抖一抖的很可爱,还有尾巴,像我这种好感度,啊不对,信赖值刷满的博士可以随便撸着玩(被初雪拿大铃铛砸头)。

但是,但是!当你在能天使池子、推进池、斯卡蒂池、龙羊池,当然还有银灰池——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抽银灰池子——全都让这位银灰老板潜能喜加一,不得不使用不吃饭而获得的钞能力获得想要的干员时,我就会饥寒交迫痛哭流涕求银灰老板放过我。

“罪魁祸首”则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翘着腿戴着个黑框眼镜窝在沙发里看报纸,用余光瞟我一眼说他也没办法。

希望猫科动物能注意控制一下自己的尾巴,要不是我看他摇的那么高兴我还真信他不是故意的。

02

银灰耸耸肩,“那我先出去,给你留个合适的环境”,然后他转身走了,听到舱门关上的声音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低头看这个袋子,啊,我仿佛看到了简历上冒着火的金色光芒,和那位黑色的恶魔。

我缓缓拉开袋子,是金色!是金色!然后一口气拉开,金色光芒在我眼前炸开,我眯着眼睛看,黑衣服!是黑衣服!

03

然后再往上看到了熟悉的雪豹耳朵。

04

“哈哈哈哈哈哈哈!”崖心没忍住在门外爆笑,银灰说了句别笑得太高兴了,话还没说完自己也捂着脸笑了起来。屋子里的我心情是十分复杂的,两眼无神地看着他们兄妹俩头上闪闪发光的两个满潜五角星,思考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喀兰贸易钱了。

05

“你在笑什么?”我坐在地毯上看着崖心,觉得自己注意力十分涣散。

“我想起,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

“我,我潜能满了。”

旁边的银灰“噗呲”一声捂着脸,忍笑忍到颤抖。

“你又在笑什么?”

“我潜能也满了。”

06

我看着寻访广告上的闪灵,陷入沉思,不知道什么时候银灰站到了我身边,他偏着头仔细研究着闪灵的技能,最终得出结论。

“别再砸钱了,罗德岛还处于起步状态,作为医疗干员有嘉维尔,足够战斗了。”

我哑然,看着银灰,他衬衫里面裹着绷带,包扎着今天作战时的伤口,还有那些新新旧旧的疤痕,在白色布料下显得有些不真切,天知道那些往事给他带来了怎样的噩梦。政治,暴乱,欺压与反抗,那些纷乱的事情我不想银灰或者任何一个选择罗德岛的干员去处理,我需要下达最简洁有效的命令,保证胜利和每一个人的安全。

让银灰在这里只是初雪和崖心的哥哥。

07

“你可不能受伤。”我把视线落回寻访的海报上,满意的看到银灰抖了抖耳朵。

“什么?”

“你不能受伤,谁都不能,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更强力的干员。”

银灰笑着叹了口气。

“你真是难得认真——”

“你受伤了谁来打无敌的真银斩啊!会漏怪的,漏怪了我上哪里找源石吃,上哪里给你打材料升级,你别走,你给我回来,为什么自己有钱还要收我十八万,你说啊,你回来!”

08

我还是拿着金灿灿的高级凭证去换了材料,然后再倒贴给银灰让他专精技能。

因为抱着的东西太多所以没有敲门,一进去就是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白色和蓝黑色的身影在特训台上闪转腾挪,银灰先看到的我,他的动作停了半秒,斯卡蒂趁机突破防御用尖锐的剑锋抵着他的喉咙。

“别分心。”深海猎人偏着头看着银灰,放下剑背回到身后,朝我点了点头离开了。

“不给自己放个假?”我笑着站在台子底下,银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汗水浸湿了他的刘海,顺着鼻尖滴到地上,衬衫被汗浸湿,苍白而饱满的肌肉在灯光下若隐若现,“跟斯卡蒂小姐单挑,我看你是伤好了。”

“我本来就没事了,不劳你操心。”

死鸭子嘴硬,我撑起自己跳上特训台,把手轻轻搭在他昨天受伤的地方,然后使劲按了下去。

“嘶——”

“好了?”

银灰没有回话,他就是瞪着我,然后起身,我不甘心,拽住了他的尾巴尖,搞得他毛都炸了起来。

“想消磨时间?”他拎着那把闪着寒光的剑,咬牙切齿。

“伤好了就让我检查一下。”

09

“你就是太喜欢我了所以让我为所欲为。”我趴着床上用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玩着银灰的头发,意料之中看到他的表情逐渐忍无可忍。

他刚张嘴好像要咬我,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飞快从床上蹦起来完全不在意自己没有穿衣服,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摞简历,扔到我面前。

“今后你的高级资深干员,”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我像是在审视猎物,“都,是,我。”

10

然后我的大概是去整合运动那里打劫了一万吨糖,外加各种赔礼道歉,才让银灰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印的那么多张简历放回去,虽然我想让他扔掉,但这种时候我也不敢多说话。

银灰喜欢拿着糖包到甲板上偷吃,毕竟在基建里肯定会被各位医生抓住,有一次被我抓了个现行,手忙脚乱藏的同时他明确表示一袋都不会分给我。

我这是培训干员吗?我这是养祖宗。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绝大多数人眼里的银灰都是一副危险的样子,他足够聪明强大也足够无情,时至今日也不断有干员提醒我不能对他掉以轻心,可利用又有什么的呢?这样的乱世里,没有谎言和欺骗,那什么是爱呢。

11

“寻访要更新了。”凯尔希递给我一份情报,“猜猜谁up?”

我打开看了一眼就合上了。

“说什么我这次都不买包了。”

凯尔希医生,喝着咖啡,说我上次也是这么讲的。



————END————



下个池子怎么又是银老板up啊😭

我想要空,求求保底给我个空吧





吴邪の小娇妻

这个猫爬架,我萌了
天晴了,雨停了,我又觉得我行了

这个猫爬架,我萌了
天晴了,雨停了,我又觉得我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