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锁屏

29159浏览    384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29 09:53
Fy

最近大家都在玩锁屏……

just跟个风【。

P1是IOS

P2是安卓的小米的【好像大部分也能用?

P3是P2用起来的效果……我自己只有一部机【ry

P4 加个ipad的


希望大家能喜欢>A<

时隔多年终于打了一次我西皮的TAG。感动【x你好意思

最近大家都在玩锁屏……

just跟个风【。

P1是IOS

P2是安卓的小米的【好像大部分也能用?

P3是P2用起来的效果……我自己只有一部机【ry

P4 加个ipad的


希望大家能喜欢>A<

时隔多年终于打了一次我西皮的TAG。感动【x你好意思

我画画好丑
悄咪咪糊个假der锁屏』呜呜呜...

悄咪咪糊个假der锁屏』呜呜呜画不出那种感觉😭呜呜呜呜阿墨太没用乐

悄咪咪糊个假der锁屏』呜呜呜画不出那种感觉😭呜呜呜呜阿墨太没用乐

-阿布酱-

(独自穿行)的一套锁屏,壁纸。

微博:-阿布酱- 无水印自取。

(独自穿行)的一套锁屏,壁纸。

微博:-阿布酱- 无水印自取。

酪梨

基巴叉cp锁屏
因为每个人手机上显示时间的数字颜色可能不太一样,所以每个cp我都做了黑白两版,方便看时间的时候不重色
因为时间有限,做的比较仓促,抱歉。
可以抱走ヾ(❀╹◡╹)ノ

基巴叉cp锁屏
因为每个人手机上显示时间的数字颜色可能不太一样,所以每个cp我都做了黑白两版,方便看时间的时候不重色
因为时间有限,做的比较仓促,抱歉。
可以抱走ヾ(❀╹◡╹)ノ

死鱼不怕开水烫

@韩商言  @黄昏共鸣
两位要的原图到啦~
回复的有点晚见谅啦
另外谢谢支持1551

@韩商言  @黄昏共鸣
两位要的原图到啦~
回复的有点晚见谅啦
另外谢谢支持1551

Guna.

时间在左边的手机用户自给自足x

时间在左边的手机用户自给自足x

史蘇
弘光一朝的各种亡国flag,基...

弘光一朝的各种亡国flag,基本上大部分大事件和经典段子上面都涉及到了一丢丢。
很久以前看到朱先生那句“大散场”就想做这个了,今天试了下原来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吗(。)
总共有四十多条,把个黑布上弄得全是字应该就是我了😂

拼得还蛮好玩,下次继续试试虐梗图诗词图啥的x

弘光一朝的各种亡国flag,基本上大部分大事件和经典段子上面都涉及到了一丢丢。
很久以前看到朱先生那句“大散场”就想做这个了,今天试了下原来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吗(。)
总共有四十多条,把个黑布上弄得全是字应该就是我了😂

拼得还蛮好玩,下次继续试试虐梗图诗词图啥的x

史蘇
明遗民语录拼图+文字版句子出处...

明遗民语录拼图+文字版句子出处

 又名520快乐应景图

-白发几人怀故苑,青山何地葬遗民。-

 
 
王玉藻: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
初玉藻令慈溪时,有童子姚亦方者,亦志士也,国亡弃巾衫来依,玉藻往往相对悲号,久之以癫疾死。玉藻终身不剃发,不改故衣冠。一夕,忽作绝命词曰: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四大既崩神失散,这篇草槁付谁人。仍掷笔死。年六十六。
 
李清:涓埃未报,国亡后守其硜硜,有死无二,盖以此也。
甫及杭而南都已不守,自是隐居不出,惟著书自娱。清人欲起之,以病固辞,无有识其面者。每遇烈皇帝讳日,必设位以哭。晚岁预作遗...

明遗民语录拼图+文字版句子出处

 又名520快乐应景图

-白发几人怀故苑,青山何地葬遗民。-

 
 
王玉藻: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
初玉藻令慈溪时,有童子姚亦方者,亦志士也,国亡弃巾衫来依,玉藻往往相对悲号,久之以癫疾死。玉藻终身不剃发,不改故衣冠。一夕,忽作绝命词曰: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四大既崩神失散,这篇草槁付谁人。仍掷笔死。年六十六。
 
李清:涓埃未报,国亡后守其硜硜,有死无二,盖以此也。
甫及杭而南都已不守,自是隐居不出,惟著书自娱。清人欲起之,以病固辞,无有识其面者。每遇烈皇帝讳日,必设位以哭。晚岁预作遗令曰:“吾家世受国恩,吾一外吏,荷先帝简擢,涓埃未报,国亡后守其硜硜,有死无二,盖以此也。先帝罹祸,仅得柳木作梓宫,不获御衮冕,吾用纱帽锦衣以殓,取沙木为榇,于心安乎?今与汝曹约,贸一杉木棺,副以幅巾深衣,他物悉当称是。”
 
林增志:平生只欠一死。
乃于甬东大梅山中结茅以隐,躬锄以食,不见时人面者二十余年。丁未得疾,集诸子告曰:“吾平生只欠一死,可勿葬,弃诸沟壑,示天下后世为人臣而不死国者。”言讫,一恸而绝。年七十四。
 
卢象晋:我先朝遗老也,兄弟俱死国难,吾头可与发俱断。
   有何姓者,与其族某讼,辞连象晋,趣象晋急薙发,毋相累,不听。守验视,其顶发偏寡,谓已薙复生。象晋厉声曰:“未也!”守怪之,趣薙发。象晋曰:“我先朝遗老也,兄弟俱死国难,吾头可与发俱断,吾发不可薙。”守怒,榜掠之,具狱,当大辟,巡抚疑之,诘责郡守。郡守惧,缓象晋死,乃遗书胁其母,象晋不薙发,罪且及。母自诣狱,持象晋而泣,守猝入,缚而髡之,既而释之。既出狱,则辞其母,投佛寺为僧。
 
申用嘉:今八十有三得善终,复何恨,独恨寿身见此事耳。
甲申闻变,愤甚,谓家人曰:“吾不能腼颜人世矣。”遂屏居村落,貌益瘠,时时抚床太息。临终命继揆等曰:“吾谨言慎行,以至今八十有三得善终,复何恨,独恨寿身见此事耳。箧中积俸三百金,治棺毋侈,余供丧费,踵顶皆君恩也。具命服而以深衣覆之。”言讫而瞑。
 
谭贞良:我死,题墓石曰明五经进士谭某之墓。
适南京不守,与夏允彝、陈子龙、李待问等议拒战。度不可支,即浮舟于泖,由临海抵福州,多有所树立。戊子七月,卒于漳州之琯溪,属其子吉璁曰:“我死,题墓石曰明五经进士谭某之墓。”
 
朱日爃:十二陵谁奠一盂麦饭耶?
弘光二〔元〕年,慈禧宫成,升福建右参政管延平府事,未行而国难作。尝值清明日,拊膺哭曰:“乞儿马医,沥酒渍地,十二陵谁奠一盂麦饭耶?”忽忽卧病。辛卯二月卒。年六十八。
 
文可纪:奈何腼颜偷生,辱吾祖多矣,而复敢耽富贵事二姓者哉!
既长,博学能文章,乡荐就选得天台令,以一琴一鹤,萧然之任,期月四境大治。明年,国亡即归,闭户不出。清人屡征不起,有劝剃发出仕者,可纪曰:“吾祖文山百折不回,卒以死效宋室。吾世受本朝恩,当国亡与亡,奈何腼颜偷生,辱吾祖多矣,而复敢耽富贵事二姓者哉!”竟未尝越户。以故衣冠终。年七十余。
 
成勇:子入山逃死,吾入山待死。
勇乡人张贵吾,慷慨言事,多奇中,从勇隐,好言仙。一日风雪满谷,与勇行,丛棘中有一人,乃语曰:“公等来何迟?”相与坐树下。勇叩其名,曰:“吾肃宗时小吏,见戮一显官,痛楚不自得,遂逃入山中至此。”因欲授道引法。勇辞曰:“子入山逃死,吾入山待死。”其人笑曰:“又三年,清明前一日,其从杨左诸公归来乎。”勇记之。至是果卒。
 
康生:今虽憔悴,无所恨。
其游衡山,值三月望后,山中人在祝融峰头陈设酒菓,北向呼号载拜,生见之大喜踊跃,山中人不知其姓名,相共惊异。生自述生平遭遇,且云:“今虽憔悴,无所恨。”山中人争以酒进生,生为引满沉醉,挥泪而去。
 
周奭其:人各有志。
乙酉清人陷江南,即居金陵。常策驴挈酒榼,登雨花天阙,自歌自吟,酒酣辄北望流涕,至呜咽不能出声。或泛舟桃叶渡,或肩舆入栖霞,登摄山最高峰,放声长号。其故人多为清大僚,常使人讽之仕,答曰:“人各有志。金陵古称名胜。吾将终老矣。”
 
张鹿征:先皇帝柳棺三寸,先将军槁葬孤城,吾焉用此。
变姓名入摄山,闭户著书,自号白云道者。清人之当路者高其节,数招之不往,及造庐,即逾垣走。卒之日,年八十八。临死友人遗以美棺,鹿征闻之,语其子曰:“吾焉忍用此。先皇帝柳棺三寸,先将军槁葬孤城,吾焉用此,亟易之。”及易乃卒。
 
钱邦芑:我明大臣也,慎无以僧礼葬我,可以幅巾方袍尸入土。
邦芑即为僧,号大错,常独泛小舟,飘泊洞庭湖中,读史记汉书,竟则返衡岳。每岁八月,必一出泛舟,读书一过,如是者二十余年,终于岳麓。临卒,谓其徒曰:“我明大臣也,慎无以僧礼葬我,可以幅巾方袍尸入土。”目乃瞑。其徒如其言以葬。
 
王象晋:九十年来,于心无愧。可偕罪而同游,可含笑而长逝。
国亡隐居山中,颓然自放于诗酒,清人累征不起,年九十三卒。尝作自祭文曰:不敢丧心,不求满意。能甘澹泊,能忍闲气。九十年来,于心无愧。可偕罪而同游,可含笑而长逝。
 
魏禧:甲申哭临之言犹在也。
丁亥,邑新令至,父召诸子曰:“汝辈云何?”禧先对曰:“甲申哭临之言犹在也。禧又善病,愿奉父母以隐。”父曰:“可。”礼对曰:“愿从叔后。”父笑曰:“尔未有名字,人将以为逋督学使者试耳。”对曰:“道我不识一字,固不足以乱吾意。”父曰:“可。”兄祥逡巡对曰:“长子责在宗祧,祥其出乎。”于是禧、礼山居奉父母,祥独出。
 
刘参:今日万寿节日也。
丁丑十二月二十四日,禧偶晨诣参门,阖排而入,见塾中纸钱灰飞揭满室,案上明灯炷香,参充然拱立有喜色。禧问何为,微笑对曰:“今日万寿节日也。”甲申天子崩,禧日夜诣曾传灿计事,越二日过参。参闻声走出,握禧手相向痛哭久之,参曰:“吾三日觅子不得,奈何。”禧问:“欲有语耶?”参曰:“无之,但欲见子一痛哭耳。”参性懦拙,人每凌践之不能报,然多义激不自知。庚寅,县城再陷,参为兵斫伤左手,既病疟遂卒。参性笃孝,年五十孺慕不衰,故参友八九人皆君子,而咸以德下之。
 
沈寿民:以此心还天地,以此身还父母,以此学还孔孟。
南都陷,有故人当路欲相引荐,寿民对使焚其书曰:“龚胜、谢枋得为无端征荐,反速厥死。凡今之欲征仆荐仆者,直欲死仆者也。”遂自号鹿田山人,鹿田,宋谢翱听风雨处也。……临没书曰:“以此心还天地,以此身还父母,以此学还孔孟。”遂卒。

 
李标:子一子一,果妖梦是践耶?
李标,字子建,嘉善人,精于戎机战略壬遁诸书,史可法辟记室。见事不可为,返乡里。与魏学濂友善。会学濂北上,执手河干,谓标曰:“予梦斜塘,见茫茫一片土,无复鸡犬桑麻,行后得无有变乎?”标戏曰:“君且富贵,宜目中无人尔。”甲申,学濂丧车还,经斜塘,标抚棺字,号曰:“子一子一,果妖梦是践耶?”恸哭失声,傍人无不流涕。继闻史可法殉节扬州,渡江会葬于梅花岭,归而绕屋皆种梅,赋诗三十首,自比谢翱云。
 
刘永锡:白日堕兮野荒荒,逐凫雁兮侣牛羊,壮士何心兮归故乡。
永锡既无家室,买一破船,往来江湖,鼓枻歌曰:“白日堕兮野荒荒,逐凫雁兮侣牛羊,壮士何心兮归故乡。”清尚书某念其穷招之,永锡曰:“尚书为党魁,受主眷,枚卜时,天子以伊傅相待,宁忍忘之耶?”卒不往。后数岁卒以穷死。
 
凹凹和尚:忿何时泄?一天愁何时撇?这刀头腥血,何时洗尽?莫待晓风吹赤。
凹凹者不知何许人,但秦音也。不戒酒肉,工诗善歌,醉则唱一腔曰:“忿何时泄?一天愁何时撇?这刀头腥血,何时洗尽?莫待晓风吹赤。”凹凹工击釰蹴踘,盖故时将军也。
 
唐复思:余为烈皇帝御览进士。
客自程延周家识复思后,明日,过访之,往还既数,而复思有携杖童子,渐与习熟,因微以复思事迹叩之。童子曰:“我不知吾先生,但常见其中夜起,视星气,有时或哭。而其枕匣有大铜章一,常启匣手弄,秘之,不知何为。”客意童子未睹官司符篆耳。然则复思固先朝仕宦者耶!一日,复思病,暴作心痛,瞠目曰:“复思死矣。恐死而世不我知,然复思非我名,而唐则我外家姓也。余为烈皇帝御览进士,”言至此则泪,又曰,“后仕弘光……”语未绝而适痛,稍差,遂不复言。人有固问其姓名者,亦终不答。
 
邱义:久悬松胆辞春媚,独爱梅花感雪恩。
乙酉岁,田仰兵溃,掠宁化,义妻谢氏骂贼死。顺治间,邑令邹某将请旌,义力却之。……以抚辑诸弟子四人,皆课读经史,顾不许其应试,曰:“读书所以立身,试则鬻身,吾虽贫,不鬻其子也。”尝题壁曰:久悬松胆辞春媚,独爱梅花感雪恩。年未五十而卒。
 
周容:吾虽周容,实商容也。
尝渡蛟门,脱友人之厄,几死不悔。康熙己未,有欲以博学鸿词荐,笑曰:“吾虽周容,实商容也。”遂止。
 
顾苓:吾不忍以祖父清白之身,事二姓也。
而南都陷,帝之芜湖 同举者或言当观变以图去就,苓不从。行且哭曰:“吾不忍以祖父清白之身,事二姓也。”及抵里,足尽茧,遂隐虎丘山麓,奉烈皇帝御书松风二字以颜其寝室,息偃其中。
 
方文:但须改陈名夏三字!
陈溧阳以假归,乞嵞山定其诗,执礼甚恭。嵞山反复读之,曰:“甚善。但须改三字,即必传无疑耳。”陈以为隐也,曰:“宁止是顾三字者,何也?”嵞山厉声曰:“但须改陈名夏三字!”时坐客满,举错愕,不能出声,陈亦厉声曰:“尔谓我不能杀尔耶!”适代巡来谒,陈拂衣去,客咸咎嵞山,嵞山笑曰:“吾自办头来耳,公等何忧。”顷之,陈复入,执嵞山手,涕流被面,曰:“子责我良是,独不能谅我乎?”竟相好如初。
 
黄周星:嘻!今日可从古人游矣。
及清人抚有海外,天下为一,所故交游尽死亡,周星忽念世事,慷慨伤心,仰天叹曰:“嘻!今日可从古人游矣。”遂与妻孥诀,取酒纵饮尽一斗,自撰墓志,书绝命词二十四首,负平生所著书,以五月五日跃入湖洲南浔死。年七十二。
 
万寿祺:愿饿死沟壑,以了吾志。
国亡即弃家为僧,自号寿道人。往来淮南北,饥困而不归家,其子泣请不听。或诘之,则曰:“吾家世受明恩,国亡,吾安忍独享田园,饫膏粱哉?愿饿死沟壑,以了吾志。”卒穷死于客邸。有隰西内景诸集,其诗甚哀,若不可一日生者。
 
顾柔谦:吾与汝偕隐耳。
长子祖禹亦弃学子业,见柔谦常闭门嘿坐,或竟日不食,祖禹叩头宽譬。柔谦乃曰:“汝能终身穷饿,不思富贵乎?”祖禹应曰:“能。”“汝能以身为人机上肉,不思报复乎。”祖禹应曰不“能。”柔谦乃喜曰:“吾与汝偕隐耳。”遂自名曰隐,字曰耕石,署其室曰伐檀。
 
吴磐:山川无恙,叹前辈风流何处见,冷烟衰碣。
清中官方山备吴兴与之友善,重修逸老堂,乞其长句一联悬堂柱,磐立书曰:“山川无恙,叹前辈风流何处见,冷烟衰碣;古道斜阳,尽悲凉人物,止剩寒鸦。台阁重新,问苍穹英雄谁是,有补天巨手,回日琱戈,待整顿乾坤,再来杯酒。”有怨家潜录其语,以磐阴蓄异谋,首之帅府。祸机不测,方山知之,乘夜撤去,力救之,费千余金事乃已。
 
姜埰:必葬我敬亭之麓。
莱阳姜如农先生,前朝以建言予杖,遣戍宣州。会遘甲申之变,不克往戍所,僦居吴门者几三十年。癸丑夏疾革,遗命家人曰:“必葬我敬亭之麓。”
 
何弘仁:今当寻朱氏一片干净土耳。
丙戌江上师溃,弘仁徒步奔号,至郯之白峰,歘然投崖而绝复苏。有以大义责弘仁者曰:“今遗宗航海,事之成败未可知,岂欲以死塞责哉?昔文信国濒死不死,彼岂爱一死者,诚以君存与存,君亡与亡故尔。”弘仁泣曰:“吾偷余生,万一身名俱辱,虽百死莫赎矣。今当寻朱氏一片干净土耳。”遂入陶介山。山主云藏禅师,有心人也,弘仁削发为弟子,负幞被往来缙云孝乌诸山,与高山李秘霞、郭莲峰友善,相对歌哭。寻以攻苦致病,一日谓秘霞曰:“吾从此逝矣。曾以一缄付君,今可启视。”因相与读之。其辞曰:“吾有志不就,忝厥所生,不忠不孝,我死后不得棺敛,野暴三日,举火焚之。眞知我者,知非乱命。”更赋七言绝句。读竟而绝。
 
杜濬:鲍叔知我贫。
濬与诸名士观灯舫于秦淮,有出百金置席上,为采赌鼓吹词。濬遽起攫之曰:“鲍叔知我贫。”即振笔直书长歌一百七十四句,一座倾倒。
*按,即《初闻镫船鼓吹歌》。
 
文点:士各有志,行止亦有时,公何忍强点以不可乎?
尝游京师,京师贵人或言:“子先世多以荐授官,子盍仕乎?当以国子博士荐君。”点曰:“士各有志,行止亦有时,公何忍强点以不可乎?”遂引去。
 
钱肃润:夔一足,庸何伤。
为诸生,甲申后弃去。县令以事夹其足胫至折,肃润笑曰:“夔一足,庸何伤。”遂为跛足生,自号东林遗老。
 
黄子锡:虽不才,宁孤负先人乎?
每岁三月十九日,必素食北向叩首。故旧或劝及时仕,可得显秩,子锡怆然曰:“吾家世受恩泽,子锡虽不才,宁孤负先人乎?”益怏怏不自聊。壬寅,乃挈家入杼山,课子沆及童仆,垦地种瓜,瓜大如斗味且甘,遂以为业,人因名之曰丽农瓜。更以余暇作书,间行阡陌,荫长松临清流,辄写以自娱。壬子卒。年六十一。
 
盛应奎:儿废学三年,正为今日用。
崇祯甲申,时年十四,痛国亡,取所读书史及举文尽弃之。越三年丙戌,清人入金陵,开科取士。其父召应奎前曰:“尔十岁为文,今六年矣,吾老不能试,于尔何如?”应奎跪曰:“儿废学三年,正为今日用。愿市侩以养父母,称为墙东君足矣。”父笑曰:“善。”
 
李世熊:痛愤是眞痛愤,惭愧是眞惭愧,爱敬是眞爱敬,涕泪是眞涕泪。
国变,世熊常戚戚。母曰:“汝亦官耶?”对曰:“然。儿弱冠食饩,岁糜朝廷金钱十余两,金以百计者三,朝廷久豢养,无所于用,能不惨痛乎!”尝抵书士望曰:某痛愤是眞痛愤,惭愧是眞惭愧,爱敬是眞爱敬,涕泪是眞涕泪。
 
薛正平:吾今日眞薛更生也。
闻国变,恸哭欲投海死,同行者力挽之归,叹曰:“吾今日眞薛更生也,更名所以志也。”少习禅,与雪峤游。晚参浪公于天界,尝登台城望孝陵,絫欷不自胜。又观星象、占风角,访山泽豪杰,人咸目笑之,不知波波劫劫,将何为也。作孝经通笺,发挥烈皇帝表章至意,取陶潜五孝传附之,盖谓潜居晋宋间,不忘复雪之义,古今通孝,不外于此,激而存之,以有立也。其用意深痛如此。死石头城下。年八十三。
 
李淦:吾得全归,从先大人于地下足矣。
芝龙已遣人约降清,长倩知事不可为,仰药死。淦悲不欲生,以老母在,舁父柩潜处海滨。乱定,贝勒录用明朝诸大臣子弟,淦独匿不出。总督张存仁命方伯遣幕员索之。家人惧,请剃发,淦曰:“吾得全归,从先大人于地下足矣。”竟蓬首被麻以出。母卞畏祸,强为剪发。淦往见方伯,伏地号曰:“哀哉天乎!奈何俨然衰絰之中,而腼颜衣锦临民者乎!”方伯怵以死。淦曰:“父死未葬,母老思归,一朝身任吏事,留滞异鄕,是生不如死。”方伯感之为力请,且使人导之出疆。抵家葬父,仍闭门不出,清人屡起之不应。或劝之,淦慷慨泣下曰:“极知今日用人不次,足以坐致通显,然自吾父而上,世为亡国师保,受恩深厚,非他族比也。”生子不令应试,仅识字明大义而已。为仇家所陷,祸几不测,赖当事者多知淦者,得亡事,反坐仇家。淦好游山水,五岳四渎,足迹几遍,知交过访,酒酣辄狂呼大叫,或仰天嘘唏泣数行下。
 
武平宇:平生一腔热血,今始灰心矣。
其貌不逾中人,平居恂恂,不妄发一语,不知其为武人者。遇有所感触,辄奋袖起舞,意气激昂,顾影自诧,谓尚可一用。灯炧话寂,则两泪龙钟,问之,复不肯自道也。后将之汀州,与某氏兄弟道别,云:“此去将与君永诀矣。平生一腔热血,今始灰心矣。”亟挽问其姓名,坚不肯应,曰:“吾子尚不知,君勿复问也。”明年,果卒于汀州。
 
魏兆凤:今老矣,无能为也。
兆凤性慷慨敢任事,为人谋,辄废食寝,卒卒私语,起坐不休。苦心力甚悴,年四十齿尽脱,背几偻瘠甚。尝谓诸子曰:“吾壮年冀得见圣天子,痛言天下事,既不获,他日有所闻,愿往从之,以死无悔。今老矣,无能为也。”言已泣下。
 

名言歧
开学那几天参加线下活动画的雪女...

开学那几天参加线下活动画的雪女屏保(/ω\)

开学那几天参加线下活动画的雪女屏保(/ω\)

死鱼不怕开水烫

又来一波壁纸/锁屏啦
喜欢的点个赞/推荐或者留个评啥的吧~
#部分素材源自网络侵删致歉#

又来一波壁纸/锁屏啦
喜欢的点个赞/推荐或者留个评啥的吧~
#部分素材源自网络侵删致歉#

ZHOU909

想■■少主!!!

/bu你不想

:P成图就差背景了,这个格式做锁屏了!(p2
少年,脸红,wink和小福牙!我…/卒。

想■■少主!!!

/bu你不想

:P成图就差背景了,这个格式做锁屏了!(p2
少年,脸红,wink和小福牙!我…/卒。

Karasu

[伏八/猿美]锁屏梗来一发

  道明寺觉得最近的伏见有点不对劲。


“秋山,你看伏见君刚才又对着终端机说话了。”道明寺捅捅正在办公的秋山说。


秋山从摞的高高的文件中抬起头,背对着他们的伏见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你看错了吧道明寺君,也许伏见君只是在打电话,你啊,有偷看的精力不如把它放在工作上。”


“唔,好吧。”道明寺抓了抓头发,不甘心地又向着伏见的方向看了一眼。


伏见觉得此刻的八田美咲真是太乖巧听话了,伏见将手划过屏幕,八田就跟随着颠颠跑过去,然后将手按在屏幕上眼巴巴地看着伏见。


“想出来吗?”伏见敲敲屏幕。


八田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门。...

  道明寺觉得最近的伏见有点不对劲。


“秋山,你看伏见君刚才又对着终端机说话了。”道明寺捅捅正在办公的秋山说。


秋山从摞的高高的文件中抬起头,背对着他们的伏见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你看错了吧道明寺君,也许伏见君只是在打电话,你啊,有偷看的精力不如把它放在工作上。”


“唔,好吧。”道明寺抓了抓头发,不甘心地又向着伏见的方向看了一眼。


 

伏见觉得此刻的八田美咲真是太乖巧听话了,伏见将手划过屏幕,八田就跟随着颠颠跑过去,然后将手按在屏幕上眼巴巴地看着伏见。


“想出来吗?”伏见敲敲屏幕。


八田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门。”伏见咧嘴笑了起来,“就呆在这里吧,一辈子都不要出来。”


八田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表情委屈地站在那里。


 

八田被关在手机屏幕里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自从有了专属八田锁屏,伏见再也不用担心早晨起不来,晚上睡不着了。


每天一到七点,手机里就会传来咚咚咚的敲打声,伏见一睁开眼睛就会看见八田的手攥成了拳头,有节奏的敲打着屏幕。


伏见知道八田想出来,他也常常想念与八田写作打斗读作调情的日子,但他知道八田是不可能出来的,永远都出不来了,伏见想这样也好,八田出不来的话就只能呆在他的手机里,看着他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翻出手机他都在。


八田的世界只有手掌这么小了,里面除了自己别无他人。


能陪伴他到最后的,果然只有我自己。


 

八田在手机里很少说话,伏见觉得这和他曾经活跃聒噪的性格很不符,但每次伏见喊他的名字的时候,八田都会抬头看着伏见,对他说:“我在。”


“美咲。”


“我在。”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我在。”


伏见想起在初中的时候,他生了病躺在床上,一次一次叫美咲的名字,而无论美咲在做什么,总会跑到他的身边来,对他说,我在。


“你叫我我就会来啊,试多少遍都是一样。”那时的八田脸上带着无奈的宠溺,而那时的伏见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安全感。


“我爱你。”伏见用指尖轻轻滑过屏幕上八田的脸颊。


而屏幕中的八田也定定地看着他:“我也爱你,猿比古。”


 

果然还是无视掉躁动的好奇心啊,道明寺看着伏见被淡岛叫出了办公室,偷偷地跑到了伏见的座位上,面前的桌子上就摆着伏见的终端机。


伏见君每天都在对手机说什么呢?难道是谈恋爱了吗?


冒着可能被伏见抓包的风险,道明寺忐忑不安地摁了一下电源键。


待机状态的手机亮了起来,锁屏界面上的小人吓了道明寺一跳。


做的好逼真啊,这是什么APP吗?道明寺想,这个人好眼熟,啊呀,这不是前赤组的突击小队长八田美咲吗?


道明寺还清楚地记得最后见到这位突击小队长的场景,受到赤王掉剑事件影响的八田美咲浑身鲜血的躺在伏见的怀里,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而伏见拿出了手机,一边颤抖着一边将八田的话录了下来。


当时站在伏见身边的道明寺实际上是听到了那几句话的,但那是什么来着?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八田……美咲……”道明寺无意间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他连忙捂住了嘴,却又听见伏见的手机亮了一下,里面传出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我在。”


“哎??这个APP还会说话吗?”道明寺新奇地戳了戳屏幕。


“八田美咲!”


“我在。”


“八田美咲!”


“我在。”


“关键字检索自动回复的吗?”道明寺歪头想了想,“伏见猿比古。”


“我爱你。”


哎!道明寺愣住,犹豫着又说了一遍:“伏见猿比古。”


“我爱你。”


道明寺忽然想起来了那天八田咽下口中的鲜血,一字一顿对伏见说的话。


“我在,猿比古。”


“我爱你,猿比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