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锈湖

39243浏览    734参与
Tin罐子
潦草涂哈维。下面那一坨手动糊黑...

潦草涂哈维。
下面那一坨手动糊黑。
其实是懒得画了【x】

潦草涂哈维。
下面那一坨手动糊黑。
其实是懒得画了【x】

梓禁END

天鹅湖(?)【20】

*好的又是这里
*日常思考比较浪漫的事情
*大家在评论区里提出的想法很多我都安排上的,所以请多多评论!(土下座)
*建议从头看到尾
*好就酱。

【此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在这里,不会感到无聊吗?”罗莎琳特意早起,在前台等待踏着晨光出现的克劳德。

“不会。每天都很充实。”克劳德目不斜视,心里想着二老爷今天怎么又迟到了,手里在出勤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充实……”罗莎琳笑了笑,“其实是很忙吧?”

“忙是当然的。”克劳德放下笔,右手还搭在前台上,身子转过来,“毕竟是在旅馆这种地方工作。”

“这里待遇怎么样呢?”罗莎琳又问。

“还不错,大家都对我很好。”克劳德点点头。

“哦……这个、”罗莎琳意...

*好的又是这里
*日常思考比较浪漫的事情
*大家在评论区里提出的想法很多我都安排上的,所以请多多评论!(土下座)
*建议从头看到尾
*好就酱。




【此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在这里,不会感到无聊吗?”罗莎琳特意早起,在前台等待踏着晨光出现的克劳德。

“不会。每天都很充实。”克劳德目不斜视,心里想着二老爷今天怎么又迟到了,手里在出勤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充实……”罗莎琳笑了笑,“其实是很忙吧?”

“忙是当然的。”克劳德放下笔,右手还搭在前台上,身子转过来,“毕竟是在旅馆这种地方工作。”

“这里待遇怎么样呢?”罗莎琳又问。

“还不错,大家都对我很好。”克劳德点点头。

“哦……这个、”罗莎琳意味不明地低头轻笑几声,“你知道的、我指的是……报酬的问题。”

“……”克劳德心里翻了个白眼,“报酬不算很高,但吃住全包。”

“哦呵呵……这样啊……”罗莎琳用手掩嘴,轻轻地笑着。

“不过,只要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就感谢上帝了。”罗莎琳眼里藏着笑意。

“是啊,感谢上帝。”克劳德心不在焉地应和着,看见二老爷脚步轻快地走来。

“早,二老爷。”克劳德打个招呼。

“早安~小天鹅。”二老爷抿嘴笑。

“噗哈……”罗莎琳突然笑出一声,然后连忙捂嘴说:“抱歉抱歉,失礼了。”她笑着看向克劳德,“小天鹅?我没听错吧?克劳德。这是……你在这儿的昵称?”

“是啊~不觉得很可爱吗?”二老爷顺接着开起玩笑。

“哦!是的是的!真是……”罗莎琳又打量起克劳德的表情,似乎在期待他会有什么令人惊讶的反应,“可爱极了!”她又忍不住笑出来。

“好了好了,您别再拿我开心了。”克劳德难得不耐烦地对二老爷说话,“我还要去修剪大老爷的花草。”

“哦!这里还有花园?”罗莎琳的表情就像找到了宝藏。

“嗯嗯,去吧去吧。”二老爷点头,“记得摘几朵放在我房间的花瓶里,谢谢。”

“好的。”克劳德应允道。

“那个花园,我可以去看看吗?”罗莎琳问。

“如果你不担心早晨的露水打湿你娇贵的裙摆,随意。”克劳德面不改色。

“我当然不担心!”

克劳德离开家、不,他失去家的前一个生日,罗莎琳作为他的邻居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准备给他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

她找了一块黑色的毛毡,做成了一件斗篷,穿在身上,就像一个黑色的幽灵。

克劳德喜欢白色,说不定是因为他害怕黑色呢?

她试穿好后,躲在厨房里的时候,顺便用厨房里的镜子照着看了看,结果被吓到了。

她之后把这事作为生日的笑话讲给克劳德听,并警告他不允许再告诉别人,她只是看在生日的份上才跟他说的。

当时克劳德只是笑了笑,还说罗莎琳居然能被自己吓到。

当大家都熟睡后,克劳德一个人,进入了漆黑一片的厨房,关上了门。

他很庆幸罗莎琳只告诉了他一个人,因为他知道,厨房里根本就没有镜子。

“今天晚上,你就要对你的小女朋友动手了?”老蛤打趣道。

“是的。还有,她不是我女朋友。”克劳德手起刀落,一颗土豆被切成了两半。

“好好好。我还以为你会念旧而下不去手。”老蛤很少见克劳德这么烦躁的时候。

“这是工作。”克劳德一板一眼地说

克劳德找到哈维,问:“那事做好了吗?”

哈维点点头,然后眯眼说:“不过你往人家小姐的房间里搬一个那么大的水族箱干什么?害的我和小蝠弄了一下午。”

“辛苦你了。”克劳德赔笑道。

夜幕降临,湖水显现出铁锈一般的红色。克劳德已经十分熟练地敲响房门。





【欢迎捉虫欢迎唠嗑欢迎吐槽明示求评论】

Tin罐子
“当你戴上命运赐予的面具,你的...

“当你戴上命运赐予的面具,你的灵魂便已然属于锈湖。”
心血来潮画画天堂岛兄弟。
然而爽完线稿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最后只剩铁憨憨一样的排线和单色。

“当你戴上命运赐予的面具,你的灵魂便已然属于锈湖。”
心血来潮画画天堂岛兄弟。
然而爽完线稿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最后只剩铁憨憨一样的排线和单色。

全屏
“初次尝试马克笔,很糙很乱很心...

“初次尝试马克笔,很糙很乱很心塞(´-ωก`)”

“妹妹看不见却是看的最透的人”,想要“浑浊的盲眼里有着清澈,盲目不影响伊丽莎白看清所有人,没人逃得过”这种感觉

她有意无意的暗示主角离开“大家的本性迟早暴露”,禽兽家人里一股清流。(我又碎碎念了不好意思)

“初次尝试马克笔,很糙很乱很心塞(´-ωก`)”

“妹妹看不见却是看的最透的人”,想要“浑浊的盲眼里有着清澈,盲目不影响伊丽莎白看清所有人,没人逃得过”这种感觉

她有意无意的暗示主角离开“大家的本性迟早暴露”,禽兽家人里一股清流。(我又碎碎念了不好意思)

蓼芷喵

兄友弟恭(。

Leonard:你们不要再打了啦!(bushi

画的时候在学校,可能有bug

兄友弟恭(。

Leonard:你们不要再打了啦!(bushi

画的时候在学校,可能有bug

梓禁END

天鹅湖(?)【19】

*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写中秋特辑的想法XD
*呃好像没什么了
*建议从头看到尾
*嗯就酱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客人们今天就要到了。二老爷已经出门,从大厅里往外看,能看见他划着小船慢悠悠地在湖面上前行。两天没见的哈维终于有了身影。

大概是睡了两天吧?克劳德想。即便平时工作再忙,感觉在那个时间点就算不起来也再睡不着了。

“年轻人生活规律一点还是好的。”哈维满不在意地拍拍克劳德的肩。

渐渐的习惯和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呢。克劳德不自觉地笑了笑。

随着一阵人声的嘈杂,二老爷带着客人们来了。小蝠在门口整理行李,二老爷则回到了前台。

“感觉这次客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呢。”二老爷一在前台站好,克劳德就把...

*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写中秋特辑的想法XD
*呃好像没什么了
*建议从头看到尾
*嗯就酱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客人们今天就要到了。二老爷已经出门,从大厅里往外看,能看见他划着小船慢悠悠地在湖面上前行。两天没见的哈维终于有了身影。

大概是睡了两天吧?克劳德想。即便平时工作再忙,感觉在那个时间点就算不起来也再睡不着了。

“年轻人生活规律一点还是好的。”哈维满不在意地拍拍克劳德的肩。

渐渐的习惯和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呢。克劳德不自觉地笑了笑。

随着一阵人声的嘈杂,二老爷带着客人们来了。小蝠在门口整理行李,二老爷则回到了前台。

“感觉这次客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呢。”二老爷一在前台站好,克劳德就把咖啡端到了他面前。

“哦?看样子会很轻松?”克劳德弯起嘴角。

“嗯……”二老爷深深地喝了一口,舔了下嘴唇,“不过也有可能只是表面而已哦~”他眯着眼。

哈维端着摆有鲜虾鸡尾酒的托盘,克劳德转头一看,说道:“哈维,白天我来吧。今天晚上你来?”

哈维噘嘴想了想,似乎在权衡利弊,末了耸耸肩,把托盘稳稳当当地让克劳德接过,“既然你都这么要求了,我也不好拒绝不是?”

哈维留下和二老爷唠起了嗑,克劳德就走过去给客人服务。

他低头,顺次给每位客人的面前放下酒,在最后一位客人的面前,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克劳德……?”

他这才抬起头,支起身看向这位小姐,无比的熟悉感让他想起了这个名字。

“罗莎琳?”

罗莎琳眼神中尽是欣喜,“克劳德!真的是你!天哪!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她双手按在胸前,仿佛在努力克制自己剧烈的心跳。

克劳德收起托盘,打量着自己这位以前的邻居,缓缓开口说道:“……我也没想到。”

在客人和大家面前谈论过去的事情总有些不合适,克劳德把罗莎琳带到了走廊。

“克劳德,”罗莎琳刚站下,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说,“你知道吗?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去了你家,看见了……但是我没有找到你,他们所有人都说你也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我没看见你的尸体,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活着……”

罗莎琳换了口气,她说得太急促,弄得她自己都喘不过气。“这两年我一直在找你!感谢上帝,我、我终于是把你给找到了!”

她笑着,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额前的亚麻色长发,“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是一直在这儿……还是先去了什么地方,然后再到这儿来的呢?”

问题问到了头上,克劳德也不能再保持沉默,他实话实说:“我一直在这里。”

“哦……”罗莎琳点点头,“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真的……太不幸了……你为什么就这样走了呢?这些事情、你可以告诉我们,你可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然后……”

“我想自己解决。”克劳德为了避免她再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截断道。

“……那么、你,你找到杀害你亲人的……怪物了吗?”罗莎琳哽咽着。

“找到了。”克劳德同样说着实话。

“那你为你的家人报仇了吗?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消灭那怪物?”她语速仍然很快,她好像有一肚子问题,恨不得一下子全部问出来。

“没有。”克劳德深呼吸,低头看向罗莎琳白色的纱织长裙。

“是因为它太强大了吗?”

“不。”

“那我不明白,为什么?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为什么不杀了它报仇呢?”罗莎琳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

“杀了它对我没有好处。”克劳德这样说。

“什么叫……没有好处?那可是、那可是、杀了你家人的——”罗莎琳躁动地反复踱步,克劳德皱眉,提高音量:“罗莎琳。”

罗莎琳安静下来,但还是不解地望着克劳德。

“有些事情你无法理解,不要再问了。”克劳德顺带瞟见了罗莎琳闪着光的项链,不给她继续追问的机会,转身离开了。

“小天鹅小天鹅!”哈维叫住了克劳德,然后跑到他身后,揽住他的肩,“那位山雀小姐,你认识?”

“是以前的邻居。”克劳德平淡地说。

“是有关自己过去的人啊……”哈维摸摸下巴,“我们都不喜欢谈过去。”

“是的。”克劳德眨眨眼。

“不过还是多留几天吧?今天晚上我先不对她动手,明天后天再说。”哈维扭头走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既然你已经在这了,那我也就不需要再多想什么了。

克劳德这样想着,看看怀表,掐着时间去了厨房。

【欢迎唠嗑欢迎捉虫欢迎吐槽明示求评论】



我没有用户名94

 Frank找到时钟的夜晚,星星闪耀,月色朦胧,像他们的命运一般扑朔迷离。

Leonard找到时钟的夜晚,虫鸣蛙叫,细月明朗,像Leonard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咧着的嘴角。

Rose找到时钟的夜晚,尸骨凄寒,半月冷辉,像死亡的影子清晰可见。

树根缠绕,束缚,无人知晓。圆月高挂,牺牲,重生,月满,月亏。

是结束,也是开始。

 Frank找到时钟的夜晚,星星闪耀,月色朦胧,像他们的命运一般扑朔迷离。

Leonard找到时钟的夜晚,虫鸣蛙叫,细月明朗,像Leonard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咧着的嘴角。

Rose找到时钟的夜晚,尸骨凄寒,半月冷辉,像死亡的影子清晰可见。

树根缠绕,束缚,无人知晓。圆月高挂,牺牲,重生,月满,月亏。

是结束,也是开始。

苦草

我拥有了!!!
手动定制周边,效果超棒!!!
我好了!!!

我拥有了!!!
手动定制周边,效果超棒!!!
我好了!!!

MASHIRO城

野鸡小姐

hotel&theater


是给小怜的生贺

野鸡小姐

hotel&theater


是给小怜的生贺

不知就是不知

锈湖高中

#超短,但是有后续(狗头保命)


#下章打算把自设也写上去


锈湖高中,


要的就是与众不同。


​“道理我都懂,但问题是这只狗...”


哈维指着那只穿着西装四个保镖,而且刚刚坐着豪车奔驰而来的斗牛犬对Aldous说。


Aldous微微一笑:“啊,那是校长哦。”


“...”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说实话,缘,妙不可言,哈维跟了Aldous和Jacob初中三年,好不容易毕业了以为终于能摆脱两个老师的魔爪,没想到他们那么投缘。哈维看着自己班级门口的公示栏,老师名单上面“Aldous”几个字母显得格外令人瞩目,特别是在班主任名单后面还要再刺眼的“Jacob”...

#超短,但是有后续(狗头保命)


#下章打算把自设也写上去


锈湖高中,


要的就是与众不同。


​“道理我都懂,但问题是这只狗...”


哈维指着那只穿着西装四个保镖,而且刚刚坐着豪车奔驰而来的斗牛犬对Aldous说。


Aldous微微一笑:“啊,那是校长哦。”


“...”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说实话,缘,妙不可言,哈维跟了Aldous和Jacob初中三年,好不容易毕业了以为终于能摆脱两个老师的魔爪,没想到他们那么投缘。哈维看着自己班级门口的公示栏,老师名单上面“Aldous”几个字母显得格外令人瞩目,特别是在班主任名单后面还要再刺眼的“Jacob”几个大字。


​Aldous:“退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哈维在心里默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当初为什么就要听Laura的和她一起来这里而不是说服她去别的学校啊?啊?


开学庆典​马上就要开始了,Jacob还是没有找到Aldous和哈维,之后碰上了去找Laura和Ida的William。


“……”


“……”


“我……把你弟……弄丢了……”


“我……把学生……弄丢了……”


“?!?!”


​于是俩人就踏上了寻找四位失踪人口的路程。


这一边的开学典礼——


​Albert表示自己再聪明也永远不会知道那天校长站在演讲台上究竟讲了什么。


当时——


“你怎么没带本子啊?一会校长发言是要记下来写体会的。”​Samuel对坐在旁边的Emma说。


“还要写体会?”​


而坐在离他们五个人远的​Albert已经备好了纸笔做记录。


“接下来有请校长上台,掌声欢迎!”​Mary对着这群开学的小兔崽子们大喊。


高一看的很认真,高二想笑,高三无反应。


就在高一的大家兴致勃勃​的期待着校长的风姿,而等来的却是一只穿西装的斗牛犬。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斗牛犬对着话筒一顿乱叫,Albert手一滑差点把纸划烂。


“嗯!校长说的对!​”James带头鼓起掌。


高二开始狂笑,边笑边鼓掌,高一也只能一脸懵逼的鼓起掌​。


“???”Albert头顶出现了黑人问号。​


“下面有请高一教师代表Jacob发言……嗯?”


​Mary还没说完就被走上台的Caroline给打断了,Caroline伏在Mary耳朵旁说了什么。


“同学们,你们的老师要等等才能来,有请​Dale先生讲话……”


梓禁END

天鹅湖(?)【18】

*这是一个短小的过度
*嗯好像没什么了
*其实天鹅湖应该算中篇……吧?可能会在【30】左右完结(当然我并没有立flag我只是说可能)
*嗯没了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又是一个安静的下午。

见克劳德又在发呆,并且发呆对象是之前他从二老爷那儿找回来的小糖罐,老蛤把手伸到他面前,打了个响指。

克劳德瞬间回神,以一种刚睡醒不知所措的眼神看向自己。

“干嘛盯着我的小糖罐不放?你是不是对它有什么非分之想?”老蛤眯眼。

克劳德先是愣了下,然后像往常一样笑了笑,说:“没有,哪敢。只是有些奇怪,先生居然有这样……可爱的物品呢。”

他又抬头看那个小糖罐。球状的罐身,小巧的罐口,里面并没有彩虹颜色的糖果,...

*这是一个短小的过度
*嗯好像没什么了
*其实天鹅湖应该算中篇……吧?可能会在【30】左右完结(当然我并没有立flag我只是说可能)
*嗯没了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又是一个安静的下午。

见克劳德又在发呆,并且发呆对象是之前他从二老爷那儿找回来的小糖罐,老蛤把手伸到他面前,打了个响指。

克劳德瞬间回神,以一种刚睡醒不知所措的眼神看向自己。

“干嘛盯着我的小糖罐不放?你是不是对它有什么非分之想?”老蛤眯眼。

克劳德先是愣了下,然后像往常一样笑了笑,说:“没有,哪敢。只是有些奇怪,先生居然有这样……可爱的物品呢。”

他又抬头看那个小糖罐。球状的罐身,小巧的罐口,里面并没有彩虹颜色的糖果,厨师把它用来装细密的白糖。

是啊,在厨房里面似乎不需要给孩子吃的彩色糖果。

“哦,这个啊。”老蛤不自觉地抬起肩,“那个罐子,其实是我女儿送给我的。”

“哦……”克劳德缓了一下,惊喜地说道:“原来您有女儿啊。”

“对,我还有一个儿子。”老蛤说起来,身形轻松了不少。

“好啊,真好。”克劳德不禁闭上眼,想象两个与老蛤有几分相似的孩子,在厨房里闹腾的样子。“儿女双全,真好啊。”他睁开眼。

“好,是好……”老蛤突然凝重起来,“但是后来都没了。”

“啊!抱歉……”克劳德的心好像被揪了一下,刚才幻想的场景都隐隐覆上了一层灰色。

老蛤摇了摇头,摆摆手,“都是以前了。”

球形的小糖罐,在从厨房唯一的窗户透进来的夕阳下,折射出一条小小的弧形彩虹。

二老爷说他不了解老蛤的过去。旅馆中的人都很奇怪,大老爷和二老爷深知对方,同时大老爷又了解每个人的一点点,二老爷稍熟悉哈维一些,哈维和小蝠关系又很不错。

这样看来,老蛤基本上在他们的人物圈以外。

大老爷能提供的也只有老蛤告诉自己的那些,除此之外的事情,老蛤从来没有提过。——旅馆里的大家都不是很喜欢提自己的过去。

“你和他关系貌似在升温,兴许你能让他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这是大老爷给克劳德除工作以外的“任务”。

过去一定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吧。克劳德有些难过。

克劳德反身压制住男人,手里的绳索迅速绕上男人的脖子。他膝盖卡住男人的腰,手上用力,绳索陷入皮肤。

恍惚间,克劳德若有若无地感觉到,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有脆弱的生命,无声地在自己面前流逝。

那感觉就像看着一个漏水的水龙头,滴答,滴答,漏下的水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到再也没有一滴水漏出后,水龙头已经生锈了。

男人早已没了呼吸。克劳德从地上起来,拔出了腰间的小刀,着手取食材。

今天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各位的精神似乎都不太好。等最后一餐做好,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晕晕乎乎的克劳德一回到房间就倒在床上。他瞥见床头柜上的日历,自己在这里工作已经快两年了。


【欢迎捉虫欢迎唠嗑欢迎吐槽明示求评论】

腦洞很大

突然想起之前玩遊戲的錯誤理解,以為五杯中只要送四杯鮮蝦雞尾酒,然後就在前台思考了30分鐘关于這杯雞尾酒是誰的?結果居然是她的!!害我還以為那是二老爷特意留給大老爷的😂

突然想起之前玩遊戲的錯誤理解,以為五杯中只要送四杯鮮蝦雞尾酒,然後就在前台思考了30分鐘关于這杯雞尾酒是誰的?結果居然是她的!!害我還以為那是二老爷特意留給大老爷的😂

梓禁END

天鹅湖(?)【17】

*接下来您将会看到如何栽赃客户
*我摸着我的良心,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如果我有良心的话。——Aldous Vanderboom
*cp依然鹰鸦
*嗯就酱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第二天一早,越想越不对劲的猴先生心不在焉地下楼时,看见二老爷手里狸猫先生房间的钥匙,脑中一闪,跑过去。

“这个!这个钥匙!是怎么回事?!”猴先生扣住二老爷的手腕。

“如您所见,这是您的好友狸猫先生的房间钥匙。”二老爷不动声色。

“他?!他怎么会退房?”难道说……这个旅馆的员工其实有问题?是他们把那家伙杀了,接下来就要到我了吗?

“哦?”二老爷一转声调,压下眉头,“难道说,这件事情,你知道?”

“知道……知...

*接下来您将会看到如何栽赃客户
*我摸着我的良心,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如果我有良心的话。——Aldous Vanderboom
*cp依然鹰鸦
*嗯就酱

【本篇为第三人称视角】

第二天一早,越想越不对劲的猴先生心不在焉地下楼时,看见二老爷手里狸猫先生房间的钥匙,脑中一闪,跑过去。

“这个!这个钥匙!是怎么回事?!”猴先生扣住二老爷的手腕。

“如您所见,这是您的好友狸猫先生的房间钥匙。”二老爷不动声色。

“他?!他怎么会退房?”难道说……这个旅馆的员工其实有问题?是他们把那家伙杀了,接下来就要到我了吗?

“哦?”二老爷一转声调,压下眉头,“难道说,这件事情,你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猴先生被措不及防地反问,语气飘忽地说。

不会是那家伙得罪了这里的人吧?

“呵,不要掩饰了。”二老爷利落地扯开猴先生的手,并反扣住他的手腕,“昨天晚上,狸猫先生,被谋杀了!”

“什……什么!”一旁坐着的白蛇夫人惊得站起来。

“他……?”果然……果然!那不是酒!那……那真的是血!

“不可能……不可能……”白蛇夫人原地绕着圈,“那个前台!你!你带我去他房间看看!”

“好。”二老爷眼神凌厉地盯着猴先生,“在坐的各位先生小姐,如果不害怕,都可以跟着我去一睹真相。”

蝴蝶小姐和夜莺小姐也跟着去了,克劳德和哈维见状,交换了一个眼神,走在了人群最后。

看见狸猫先生仰躺在沙发上,血肉模糊的样子,白蛇夫人跪坐在地。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丈夫……”白蛇夫人用手帕捂着嘴,随即她布满血丝的眼球转向猴先生。

“是你!是不是你!你这个可恶的人!”她纤细的手指指着猴先生,歇斯底里的声音吼着。

“不……不是我!”猴先生慌乱地摆着手。

只有他真正知道他和狸猫先生暗下的交情,只有他知道,如果有一天狸猫先生被谋杀了,是谁都不可能是自己的。

“因为生意上的矛盾,所以起了杀心,打算在这个偏僻的旅馆杀掉他。是这样的吗?”二老爷尖锐地问猴先生。

“不是!”猴先生反驳,“那个女人!她真的爱他吗?她也是有杀他的可能性啊!”

“她不可能杀掉他。”二老爷说,“只有你和他的房间在一个楼层,每个房间的钥匙除了我只有每个人自己有,而且三位女士一直在一起待到很晚。”

这时,蝴蝶小姐和夜莺小姐点了点头。

“那么你呢?你怎么不说是你杀了他?你刚刚才说你有钥匙,你才是最有嫌疑的人吧?”猴先生反问二老爷。

“他一没有开一家旅馆在我对面抢我生意,二没有娶我的心上人当二房,”二老爷清楚地说,好像这些他在脑中已经编排得明明白白,“请问,我为什么要杀他?”

“好吧好吧!”猴先生双手抱头,“我是怎么进他的房间呢?我跟你一样会飞吗?”

二老爷瞥向窗台,“你可以从两个窗台之间过来。”

“哈!那怎么可能!”猴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起冷汗。如果没有记错,就昨晚的目测来看,是完全可以的——当然他立刻在脑海中告诫自己当然不可能。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你现在去看看!去看看能不能过去!”白蛇夫人从地上站起来。

二老爷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向窗台,爬上栏杆,在跟随来的众人目光下,轻轻松松地迈过了来个窗台之间那根本不遥远的距离。

“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你说!”白蛇夫人又用她那芊芊玉指指着猴先生。

“他……他可以!不代表我可以啊!”猴先生语无伦次。

二老爷从猴先生房间窗台的栏杆下来,其他人也从房间进来,把窗台围得严严实实。

“哼,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二老爷露出正中下怀的微笑,然后瞬间收敛,转身指着窗台的石质栏杆。

“我的鞋底没有花纹。罪证确凿,你不用狡辩了。”他指尖下是一个淡淡的、花纹华丽的鞋印。

“!”是昨天……!哎呀!

“你敢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吗?”二老爷挑眉。

猴先生气急败坏,脸已经全气红了,但是无论他再说什么,其余人都不会相信他了。

“你……你……!”白蛇夫人气的说不出话。

“做了这种事情,你还有资格站在这里?”二老爷压下语气,“干脆把你扔到湖里去,喂食人鱼?”他逼近猴先生。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如果是,我为什么没有把他的尸体处理掉呢?我难道要留着让你们抓住吗?”猴先生大吼!

“狸猫先生的尸体并不完整,可能是你分尸到一半良心过不去?然后——”二老爷还没说完,就被出现的大老爷打断了。

“明天你要一直盯着我哦,在看见我可能要编不下去了的时候,就赶紧出来救我。”二老爷躺在床上,眼睛瞅着头顶的天花板。

大老爷从窗边抽雪茄回来,附身坐在床沿,低头勾起嘴角,“这种事情,你也需要我帮助?”

“……不愿意就算了。”二老爷翻个白眼。

“愿意,当然愿意。”大老爷看二老爷又要开始赌气,赶忙笑着说,“被你需要我感到很荣幸。”

“好了,这件事就先到这里。”大老爷按住还想说的二老爷的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各位先回房间休息吧,一会儿我们将会送各位回去,实在很抱歉,没有带给各位完美的假期。”

大老爷一发话,大家也就都闭上了嘴,照他说的回房间了。

夜莺小姐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瞟了一眼蝴蝶小姐的背影。

可恶……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现在就要回去了…怎么才能…………

“不可能放他们回去吧?”哈维趴在前台。

“当然不可能。”二老爷撑着下巴,“放心吧,我会让他们死在锈湖湖底的。”他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克劳德满怀歉意,低头摩挲手套的缝合线。

“还好哦,这次正好那个家伙留了证据让我栽赃,否则我就只能乱扯把他们绕晕了。”二老爷翻翻白眼。

克劳德眼前突然浮现出那张[The wheel of fate]的图画,耳边似有似无地回荡着梅花鹿小姐的声音。

“好运会眷顾您的。”

真是准确啊……命运真的是可以预测的?

“好了好了,下一次就知道要怎么做了!”哈维重重地拍拍克劳德的肩,把他从神游中拉回。

克劳德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中午,二老爷再去敲猴先生的门,一直没有回应,他疑惑地用钥匙打开房门,却看见猴先生已经死了,脖子以奇怪的角度弯曲着。

哈维看见白蛇夫人也死了,一条美丽的缎带勒着她紫青的脖子。

夜莺小姐是在蝴蝶小姐的房间里和蝴蝶小姐一起被发现的,她手里拿着的匕首深深插入自己的喉咙,双目圆睁,好像受了很大惊吓,受不了了才自己动手的;而蝴蝶小姐,则死在床上,床头柜上的一瓶玫瑰花已经只剩下几片花瓣,所有的花枝凌乱地插在蝴蝶小姐的身体上,就好像快要枯萎的花朵又重新盛开了。

没有任何人进入房间,所有的房间都上了锁。

明白原因的二老爷再一次露出了今早看见那个鞋印时一模一样的微笑。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欢迎唠嗑欢迎捉虫欢迎吐槽明示求评论】


MASHIRO城
塔罗*Ida The Empr...

塔罗*Ida

The Empress

《the lying game》里面Ida手里的卡牌


我永远喜欢锈湖

塔罗*Ida

The Empress

《the lying game》里面Ida手里的卡牌


我永远喜欢锈湖

梓禁END

天鹅湖(?)【番外:一只鹅的日记】

*是和 @不知就是不知 《一只羊的日记》的联动哦~~她的在这里!http://buzhijiushibuzhi.lofter.com/post/30b49a01_1c68aff37
*大概就是……互换时空吧……
*所以叫《一只鹅的日记》好像没什么关系……?hhhhhhhh
*鹰鸦快乐
*应该是番外的说

【是克劳德的第一人称视角】

某年某月每日

我是克劳德,我现在慌得一批。

怎么说呢?……就是我一觉醒来发现我的房间变了……嗯是的。

根据窗户的位置和这个时间点阳光照进来的角度,这里应该是我的房间没错。

但是它好像又不是我的房间。

首先是我的床头柜上多了一个闹钟,少了我的花瓶。

这我没怎么在...

*是和 @不知就是不知 《一只羊的日记》的联动哦~~她的在这里!http://buzhijiushibuzhi.lofter.com/post/30b49a01_1c68aff37
*大概就是……互换时空吧……
*所以叫《一只鹅的日记》好像没什么关系……?hhhhhhhh
*鹰鸦快乐
*应该是番外的说

【是克劳德的第一人称视角】

某年某月每日

我是克劳德,我现在慌得一批。

怎么说呢?……就是我一觉醒来发现我的房间变了……嗯是的。

根据窗户的位置和这个时间点阳光照进来的角度,这里应该是我的房间没错。

但是它好像又不是我的房间。

首先是我的床头柜上多了一个闹钟,少了我的花瓶。

这我没怎么在意,毕竟床头柜上到底有什么并不是我每天关注的问题。

我照常一样拉开衣柜,一阵晃瞎我眼睛的金光闪过。等等我的衣柜为什么会发光?我记得我的衣服都是黑白灰三色而且白色居多,并不具备发光的条件。

算了,反正旅馆的灵异事件已经够多了,发光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那就不深究了。

昨天是星期三……所以今天应该穿白色西装黑色衬衫和灰色领结……嗯…嗯?这领结怎么哪里不对……蕾丝?!!!

我吓得猛后退一步然后踩到床单一滑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好痛好痛好痛……”我叽叽咕咕地站起来,使劲揉了揉眼睛,重新审视这个衣柜。

高领、抹胸、低胸、汉服、旗袍、洛丽塔、百褶裙、超短裙、露脐裙、欧式长裙苏格兰……总之就是一件男装都没有,唯一的一件衬衫领子上都是蕾丝。

看着看着我就蹲下去哭起来。

这是多啦*梦的衣柜吗?我怎么记得以前我装男装的时候根本不够用还申请二老爷换一个大一点的衣柜,为什么这里可以装下这么多裙子?

哭完我想起来,现在我面临着一个生死难关。

我该穿什么去上班。

我又把头埋下去哭起来。

我在墙上看见了一张工作证,上面写着“陶莎”,照片是一个黑发黑眼,像是东方人的小姐。

据我所知,我们的旅馆没有一位叫陶莎的小姐,甚至连一位女性都没有,但是这张工作证确实是旅馆的工作证不假。

嗯,大概可以得出结论了:我穿越到了陶莎小姐的世界。

“对不起陶莎小姐,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借用一下您的衣服,我会尽量不弄脏它们的。”

对着工作证道过歉后,我鼓起勇气重新打开衣柜。

最矮的鞋跟也有五厘米吗……我难受地扫视鞋柜里一双比一双高的鞋子。

我自暴自弃地拿出里面最最最简单的一双单色高跟鞋。

希望自己下楼梯的时候不要摔死,不然陶莎小姐可就回不来了。

终于,我艰难地来到了一楼大厅。

二老爷不出意料地在前台,看他紧锁的眉头就知道,他肯定又双叒叕在算账。

唉……您数学不好就不要逞强了啊……

歪歪扭扭地走到前台,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趴在前台上,这一动作可能太过高调,以至于二老爷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

嗯,其实也没错。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二老爷显然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神经病客人。

到这了我才开始考虑,我要怎么跟二老爷解释。

我一筹莫展二老爷笑容凝固,我揪了揪因为找不到简单一些的发带而干脆散开的卷发,瞅见了二老爷左手的闪光。

那是……那是……!

“戒指!!!”我不敢相信地大力扯过二老爷的左手,结果二老爷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整个上半身拍在前台上。

声音甚是清脆。

我赶紧松开二老爷。

二老爷强忍怒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

“是的,小姐。我已经结婚了。有什么问题吗?”二老爷笑着咬牙切齿。

我现在的形象确实很像一个花痴小姐,也是难怪二老爷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不是的,二老爷。”我连忙解释,“您不是已经和大老爷约定好相伴一生共享对方的永远吗?您怎么能这样……”

我的cp被拆了我很难受,而且大老爷的性格,肯定是默不作声,暗地里伤心吧……

二老爷好像是把我这几句话反复分析了一下,缓缓地说:“你的意思是……我和他约定相伴一生共享对方的永远……我就不能和他结婚?”

被黑暗笼罩的世界顿时被照亮。

“也就是说!”我的语气激动得就像结婚的是我不是他们,“这戒指是您和大老爷的结婚戒指?!!”

“啊。”二老爷用四声肯定。见我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他又尴尬地耸肩笑了笑。

哦天哪!大老爷您看看您看看!陶莎小姐的大老爷都和二老爷结婚了!您还在纠结要不要求婚!您看看您看看!

“呃……所以小姐,”二老爷正色,“您是不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于是我把我从来到我的那个旅馆和之后成为员工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二老爷。

“哦……”二老爷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道:“原来那个世界也有一位美丽的小姐吗……”

“我听见了哦!”我咬牙切齿地说,“我是男生,真的,是,男生!”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二老爷又笑了起来,“男孩子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也不是不可以的哦!”

“是因为陶莎小姐的衣柜里面没有男装!!”

“哦……?你就是克劳德?”蛤蟆先生靠在工作台上,眯着眼打量我。

“嗯,是的。”好像那个世界的先生没有好好叫过我的名字?略微有点开心。

“为什么穿裙子?”

“……能不能不要纠结这个问题?!!!”

二老爷微微抿了一口咖啡,吧嗒吧嗒嘴,皱眉说,“不行,不够。”随后扭过头冲厨房喊:“老蛤!还有方糖吗?”

哎,真奇怪,原来二老爷喝着喝着还会加糖的吗。

见厨房里一直没有动静,二老爷干脆直接进了厨房,我也跟了进去。

“方糖没了?”二老爷问。

“有。”先生肯定道,关上下面的一个抽屉,“但是我忘了放哪了你能信。”

“不是……你还是不是厨师哎?厨房你都不清楚?”

“人无完人啊!就像你数学不好一样我有时候健忘啊!”

“健忘就算了,这是人身攻击你知道吗?!”

“我在说实话!不然哈维的工资为什么总是少了两位数?”

“……”

在二位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在一旁默默地伸手拉开上面第三排的第四个抽屉,摸出了里面那个六棱柱形的玻璃罐。

“给,二老爷。”我把方糖罐递到二老爷面前。

“……”

吵闹的世界突然寂静无声。

“你看看你看看。”二老爷念叨着拿了方糖走了。

然后先生就以审视犯人的眼神看着我。

“说吧,孩子,从我这偷了多少东西?”

我无奈地捏了下鼻梁,勉强勾起嘴角。

“没偷什么。我想偷的还没偷到。”

【明示求评论】

sCarlett红小八(学不会厚涂不删这句话)

昨天的挑战 到200热度了 大家来点梗!

我准备好了。【躺平】

大家评论区。

我准备好了。【躺平】

大家评论区。

不知就是不知

一只羊的日记㈣

#明天就要开学了因为要享受假期所以更新速度极慢。(开学后会更慢)


#主角名叫陶莎,至于前篇请找 @不知就是不知 。


#很早就和别人说好的梗忘了发。


#第三人称


“克劳德?真没想到你会起这么……晚……”哈维推门而入,当看见床上的陌生女人时,整个人都掉色了。


两人对视几秒,女人刚吐出个“哈”字就被哈维打断了。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说完头也不回的扭头关门只留给女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不是你等等?


陶莎忙完工作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因为这次的先生有些棘手,好像是叫Albert什么的,有点太聪明了,一直磨到...

#明天就要开学了因为要享受假期所以更新速度极慢。(开学后会更慢)


#主角名叫陶莎,至于前篇请找 @不知就是不知 。


#很早就和别人说好的梗忘了发。


#第三人称


“克劳德?真没想到你会起这么……晚……”哈维推门而入,当看见床上的陌生女人时,整个人都掉色了。


两人对视几秒,女人刚吐出个“哈”字就被哈维打断了。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说完头也不回的扭头关门只留给女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不是你等等?




陶莎忙完工作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因为这次的先生有些棘手,好像是叫Albert什么的,有点太聪明了,一直磨到很晚,陶莎本来以为天都快明了,谁知道一眨眼那人就自杀了。


什么嘛。


陶莎揉了揉眼。


既然选择自杀就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啊——


这样想着爬上床。


不过看他的日记……真的个可怜的人啊……


闭上眼慢慢的就睡着了。





醒来之后就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身边没有人,是单人床。枕头不一样,被子有点厚,没有自己的行李,陶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发现衣服还在,暗暗松了口气。


然后就听到哈维的声音传来:“克劳德?真没想到你回起这么……晚……”



克劳德?那是谁?



然后就当她想喊住哈维的时候,哈维说出了令她更不解的话,“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她好像,被那个不认识自己的哈维,当做,那个克劳德的,什么人了……完了,误会大了。




老蛤站在厨房里准备食材,最后终于忍不住向站在门口已经盯了他很久的哈维说到:“你到底怎么了??”



“哈——呼,那我说了啊……你别激动……”


哈维大口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说——


“你家小天鹅和女人上床了。”


“……”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陶莎看了看衣柜里的衣服庆幸这些衣服的大小和自己的也都差不多,也是迅速的接受了可能是空间错乱而来到这里的事实,绵羊一向聪明。


陶莎虽然接受了事实但还是一脸复杂的穿上衣服了,推门看见伏在门框上的老蛤和哈维,,三人对视几秒,陶莎说:“……你们好,认识一下?”



哈维和老蛤:……



“所以,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因为时空错乱来到这个世界里?”


Alouds喝了一口咖啡缓缓道出这个惊天的消息。



“差不多吧。”


陶莎点点头,脸上挂着的依旧是让人觉得人畜无害的笑容。



“话说,你们对待女生就这个态度?”



张开被铐住的双手,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位“Alouds”和“Jacob”。



哈维站在她的身后,一脸忐忑的开口:“毕竟我们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还是要堤防一下的。”



唉……陶莎开始在心里默默想念着自己世界里的哈维了。


经过一段相当长的回合制提问,众人终于接纳了这位不速之客。


“既然克劳德不在……那么服务生的工作就拜托你了。”哈维带着陶莎在旅馆里转了几圈。陶莎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在那个世界里也是服务生哦,我的工作还要拜托一下那位克劳德先生呢。”


只是……我的衣柜里,可没有男装呢~


想到这里,陶莎的笑容越来越深。



路过厨房门口,陶莎往里面瞟了一眼,看见老蛤正在拿刀准备切那个不仅圆润还会反光的番茄,一刀下去,“哐!”的一声,茄汁四溅,好像那并不是番茄,而是某人的脑袋。“他怎么了?”陶莎不解的指着老蛤问,“他?谁知道,估计是克劳德不在了不开心。”


“哈维你给我闭!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