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锤茶

32.8万浏览    2005参与
轻灵

纪念Call Me By Your Name
2017.11.24- 2019.11.24
发行两周年!

我希望每年都能这么纪念一下,直到他们拍续集!请给我一双眼,望穿秋水……请给我一对翅膀,飞越沧海……

纪念Call Me By Your Name
2017.11.24- 2019.11.24
发行两周年!

我希望每年都能这么纪念一下,直到他们拍续集!请给我一双眼,望穿秋水……请给我一对翅膀,飞越沧海……

fionawang

天真有邪 01 锤茶

天真有邪  01


锤茶rps 看清是rps!没文笔慎入。


Timothée觉得Armie是个很温柔的人,对Timothée来说,这个感觉总出现的后知后觉。对,后知后觉,而且总是这样,他总在分别后的某个时刻顿悟那些言语和行动中的温柔,那点甜让他的心里暖暖的。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Timothée从不会想到这些,他似乎理所当然的接受对方给予的一切,他总觉得这对Armie来说不公平,可他改不了。不是Timothée不懂事,而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太快了,快得他都来不及看清Armie的表情一个Q&...

天真有邪  01


锤茶rps 看清是rps!没文笔慎入。





Timothée觉得Armie是个很温柔的人,对Timothée来说,这个感觉总出现的后知后觉。对,后知后觉,而且总是这样,他总在分别后的某个时刻顿悟那些言语和行动中的温柔,那点甜让他的心里暖暖的。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Timothée从不会想到这些,他似乎理所当然的接受对方给予的一切,他总觉得这对Armie来说不公平,可他改不了。不是Timothée不懂事,而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太快了,快得他都来不及看清Armie的表情一个Q&A就结束了,快得他都没时间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Armie就说着要离开了。这当然不是Armie的错,Timothée每次都埋怨自己浪费食物,他本应该更专心的,专心的吃那条可怜的鱼而不是盯着Armie看。

他自己都顾不好更不用说去细想Armie做的一切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看着,听着,等着,Armie做的一切都有他的理由,Timothée从来都不会犹豫一秒去接受他的安排。电影结束后Luca不再是他们的指挥了,但Timothée确习惯了似的,现在就听Armie指挥,他就跟着Armie走。

可Timothée越发觉得奇怪了,他们经常在一起,他一直看着Armie,可一旦分开的时候,Timothée却只能看着合照想象他的样子。越是觉得对不起他的时候,他的样子越模糊,他庆幸自己热衷于自拍和短视频,Armie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就抱着看。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想到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会有很多个他的样子,哪个都是他,但哪个样子都不一样。”Timothée开始怀疑自己的脑袋出了毛病,Pauline倒是不怎么在意。“人本来就是多面的,笑和哭的样子当然不一样,你太想见他了而已。见到了就好了。”说完觉得哪儿不对劲,“你说谁呢?”Pauline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的弟弟以前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没,就乱想。”Timothée心想,也不能告诉他姐姐他想的就是那个前天刚刚和她一起见过面吃过饭的人。

“小鬼。”

Timothée 想,我才不是,我二十一岁了,我才不是。我只是想他了,我得去见他才行,见到了就好了。

Armie Hammer 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说不上顺风顺水,至少事业不是,但上帝也没什么对不起他的。他有漂亮的老婆和可爱的孩子们,他没有红遍全球但在别人介绍他的时候也能说出他几部电影的名字,非要扯点家族势力的话,好莱坞里应该没谁敢欺负他,他就这样过了三十年,他也一直觉得以后也会这样继续过下去。

“Timmy是不是后天来LA?” Armie问得Niki一愣。

“你问我?”

“我就是确认一下。”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也没跟我说过啊我怎么知道?”Niki一脸莫名其妙,但Armie显然更像是在自我确认也没搭理他,可既然知道了也不能不管,“你们要见面吗?你要陪他逛吗?还是我去接他先来家里。”

似乎是选择太多才让Armie纠结了一会儿,

“我去接他来家里。”

可能是太久没见这个孩子了,Armie甚至想要敲自己的头让自己清醒一点,Timothée从机场出来的一瞬间他就笑了,在被对方发现之前,Armie得意又窃喜似的笑得像个神经病,好在他及时发现了这可不对,明明这一两个月除了宣传活动他都有意无意的避免单独相处,可他那点自私又难看的欲望还是让他想要多跟这个男孩儿待一会儿。

“Armie你等很久了吗?”Timothée看到他以后就跑过来,喘着气说完结果说完就后悔了,他觉得这句话一点儿也不爷们。

“没,先回家里吃饭吧。”Armie一把揽过Timothée,遏制住想要多抱一会儿的念头接着把他往车里塞。Armie会在推特上看到些奇怪的话,但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他有时候确实像个父亲一样陪着Timothée,也或许是因为只能这样去解释他陪着Timothée 的方式。

“明天想去哪儿玩儿?”饭后两人坐在Armie家花园里耗时间,但Timothée希望这时间再慢一点。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都玩儿过了。”Timothée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觉得只是这样待着也不错,其实他来也只是为了这样待着,但这显然太奇怪了。

“那就在家待着。”Armie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Timothée差点就对着月亮喊上帝我爱你了。

“你多睡会儿,起来我们再去看看找点儿好吃的东西,明天Elizabeth要去妈妈那里,这两天咱们只能自力更生了。”Timothée看不懂Armie的表情,他笑着说得轻松的样子,但Timothée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两个月前他来的时候Elizabeth不在家,他们差点滚到床上去。好吧,Timothée承认或许并没有那么过分,但他们接吻了,Armie Hammer在他望着窗外发呆的时候抓住了他的后颈,好吧,这也有点儿夸张,总之,他们确实接吻了。Timothée觉得是自己引诱了他,Armie只是靠近了他一点而已,也许是刚刚碰到他的皮肤,他就整个人挂在了对方身上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他控制不了了。Timothée那个时候每天都只想着该死的Armie Hammer ,对方宣传期里随意调侃的话也能让他心动,各种真挚的“表白”让他无所适从。他知道哪些是玩笑哪些是真的,他知道Armie什么意思,他把那些别人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都收起来想要藏好,可是这太多太满了,他才二十一岁,有镜头的时候他努力了,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藏不住了。

“我很想你,Elio 。”Timothée当时听到这句就猜到他们会接吻,Armie 要为这个吻找一个不让他们那么愧疚的理由。

“别跟我来这套,”Timothée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怎么就偏偏倔了一次,“我们都知道自己是谁,我知道你是谁。”

后来Armie撒谎了,Timothée 是从哪个杂志上看到的,对方问他 Timmy的吻技怎么样,他说他没有和Timmy接过吻,但Elio的吻是热烈的。Timothée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回答觉得好笑,但也没办法不是吗, 他总不能给杂志致电说嘿伙计,当事人要纠错。

直到现在,他们在戏外只有那一个吻而已,Timothée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强迫自己别再去想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事情。他相信他们都不后悔,但他知道Armie确实比他更无所适从,不管那是性吸引还是什么的,尤其是在他坚持的时候,Armie就变成了跟在他身后的人。


第二天Timothée毫不客气的睡到了十点钟,走出房间就在客厅里看到了Niki。

“Armie呢?”连个招呼都没得到的Niki看着Timothée的一头凌乱的卷毛哭笑不得。

“没醒。”Niki翻了个白眼。

“啊?”Timothée傻了。

“昨天半夜他告诉我今早过来。上次你来倒是把LA都玩儿的差不多了,三个大男人我真不知道还能去哪儿嗨,我是说,比较健康的地方。”Niki滑着手机找餐厅。

Timothée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跟 Niki已经很熟了,可他不能直接说其实我就想在这里待着,和Armie待着就行。

这下好了,主人没醒,两个人就准备这样饿着肚子干瞪眼。然而五分钟后,一身运动装的Armie推开了房门。

“我们烤肉吧。”Armie说,“我们现在去超市买点儿食材,中午随便做点儿,晚上来烤肉。”另外两个人明显不如提议者兴致高,但也没什么别的想法,换了衣服就动身去超市。

“你们两个 这样被拍到能行?”Niki上车前突然觉得哪儿不对似的调侃他们。

“我俩手里将会拎着洋葱和啤酒,又不是大麻和安全套,有什么不行?”Armie一脸莫名其妙,Timothée附和的笑着看Niki。其实他知道Niki是被叫来打掩护的,果然还是没法太随意。Niki也知道他是来打掩护的,但他以为需要躲着的只是狗仔而已。

“Timmy,要不要拿一桶冰激淋?”超市里Armie问他。Timothée想到了克雷马,他和Armie,一桶冰激淋就是一个下午,一场电影就是一个夏天。

“要,吃完午饭可以看个电影?”Timothée已经在脑袋里筛选影片了。

“嗯,拿桶冰激凌吧。”

Niki抱怨着自己是苦工但还是做了意面让他们填饱肚子,不知道是真的家里有事还是怕再被支使,找了个理由说既然不出门那就晚上再来帮忙。

“臭小子溜的挺快,看什么电影?”Armie找了瓶红酒来。

“One Day。”Timothée想好了,他想了很久了,他要跟Armie看一次这个片子,他希望Armie能看懂这里面的每个情节,这每一年都在纠缠着的故事,他想要在Armie陪着他的时候再看一次结局。

“我很喜欢这部片子,但我只看过一次结局。”Timothée讨厌自己又红着眼眶了,第一次看的时候他就哭了。

“片子很好。”Armie已经喝光了大半瓶红酒。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觉得这样很好,就算没在一起也是可以依靠的朋友,多好啊,是彼此最在意的朋友。虽然他最开始那几年还只是想睡了她而已。”Timothée觉得胸口闷闷的,没喝多少却有些醉。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他们坐着的沙发上,他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热热的。“她说‘我爱你,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你不会想要明白的,但你总会明白的。谁都要经历这样的心碎。”Armie笑笑不去看Timothée,他觉得这个孩子在阳光下又温柔又脆弱,那光像是要把他吞噬融化了一样。

“那么多年,总算认识到彼此相爱了,可她却死了。”Timothée看着他,他知道Timothée在看着他。

“看第二遍的时候我明白了,这是惩罚。老天给的机会都是一定的,时间都是一定的,他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了,十几年所谓的朋友,总算在一起了,可是给他们的时间已经用尽了。”

“Timmy......”Armie没法再躲了,他看着Timothée,他能看到这个男孩儿眼里的一切,他知道自己要是回应他的话,两个人都会被这个房间的光火烧成灰烬。

“有些事......必须经历了时间你才知道自己的选择。你无法让自己提前五年爱上一个人......或许Emma最开始就不应该等他, 她可以得到更多幸福。”Armie Hammer 简直不想承认自己说的是实话。

“可你也无法让自己提前五年不爱一个人。”Timothée垂下眼,“Armie......”Armie紧张的要窒息了,Timothée 只要再讲一句,或者只要再说一次想念的话,Armie就觉得他要完了。

“Armie......我们忘了吃冰激凌。”Timothée抹了把鼻涕朝他眨眨眼笑了出来。Armie Hammer松了口气,却又想把时间调回两分钟前。

但一分一秒都不能改变了,已经发生的,已经选择的,他Armie Hammer ,什么都无法改变。




TBC


粥乙咿呀

[Charmie]宇宙直男

梗概:已婚育子的宇宙直男Armie在电影拍摄期间为那个少年动了心(其实是双向暗恋×。

 

00

Oliver其实是Armie的对立面,从各种意义上讲。人生阅历,成长背景,性格特点……如果一一细数起来,像做个全套基因检测般将各种相关因素罗列筛选,他们之间的重合率不会超过50%。

 

这是硬币的两面,流向相逆的两支河流,一根藤上结出的各异的果。

 

热情的Oliver,受欢迎的Oliver,乐天派代表的美国人Oliver,与成长在教条繁复的基督世家里的天生反骨Armie不同,他们是汹涌的海与沉寂的湖般的天然区隔,而如果非要找出点相似之处,或许...

梗概:已婚育子的宇宙直男Armie在电影拍摄期间为那个少年动了心(其实是双向暗恋×。

 

00

Oliver其实是Armie的对立面,从各种意义上讲。人生阅历,成长背景,性格特点……如果一一细数起来,像做个全套基因检测般将各种相关因素罗列筛选,他们之间的重合率不会超过50%。

 

这是硬币的两面,流向相逆的两支河流,一根藤上结出的各异的果。

 

热情的Oliver,受欢迎的Oliver,乐天派代表的美国人Oliver,与成长在教条繁复的基督世家里的天生反骨Armie不同,他们是汹涌的海与沉寂的湖般的天然区隔,而如果非要找出点相似之处,或许只在他们都恰巧拥有一颗自由的灵魂——这种对自由的向往在Armie的命数里存在已久。他还更年轻些的时候,与那个大家族的不合群已经初现端倪,而高中毅然辍学则使得此间矛盾达到顶峰,后来发生的故事就跟所有人都能在维基百科查到的信息一样,他成了千万个在好莱坞艰难谋生的小演员中的一员,在数不清的小电影里混了个脸熟。

 

所以与其称这部电影是他的翻身之作,不如说只是他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他是如此渴望反抗他的原生家庭,甚至到了愿亲手施以报复的程度,光是试想一下家中的那对守旧老人发现他出演这部影片的情景,他的大笑便可以咧到耳朵边。

 

但那个被无辜牵涉的少年却是Armie不曾料想过的事情。

 

01

Armie其实没那么喜欢意大利。那群漫天乱窜的小虫子,那些毛绒绒小脑袋上要命的触角,要把人身上叮得不剩一块完好的皮肤,偏偏他们还得在一天里的大多数时候都光着膀子,就在该死的飞来飞去的虫子群和热的惊人的怪天气里——为了电影,为了艺术。他得直言,虽然Luca Guadagnino这种对艺术信条超出平均水准的执着,是归属于导演的职业操守一类的好事情,但在Crema的三伏天里,仍似乎欠缺了点怜悯之心。

 

尽管Armie自来到这个沿岸小镇后就未曾停止过内心里的牢骚,但实则,本人不愿承认地,意大利也并非全是坏处:如果要他列举这里的“不那么坏”,他倒也能不打通稿,且毫不违心地说上几句。他喜爱那些通体米白色的承自上几个世纪的建筑,它们丝毫没有拒人于千里的庄严肃穆,而是浸润了地中海地区充足的过分的阳光,让人生出点亲切;他也爱这乡野间随处可见的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他从来搞不懂那些植物,只是在视线扫过它们的时候会轻易变得心情大好;他不讨厌那个少年“卖弄”现学的意大利语时的古怪腔调,嗯,仅仅是不讨厌,当然也远谈不上喜欢。

 

“Che cazzone!”现在Timothée Chalamet在他跟前站住,一本正经地说。

 

幸亏善解人意的语言老师在上课前先给他补习了意大利语骂人大全,不然他或许真的会欣欣然接受下少年如此“隆重”的见面礼。Armie和嗤笑出声的Luca对视了一眼,不知该对年轻人自以为的恶作剧做何反应,在静默了数秒过后,他拿起卷成圆筒状的剧本轻敲了下对方额头,以示惩戒——说句题外话,用那样生机勃勃的语气说脏话简直是作弊,他暗搓搓想。

 

“真是‘期待’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做了个鬼脸,朝Luca假情假意地抱怨。

 

“你们会合作得很愉快的。”

导演以微笑回应。

 

那副逐字棒读却仍旧神气的少年模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确实很让Armie发笑,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相信Timothée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就把意大利语学得像模像样,他在片场的大多数时候都跟对方在一起,倒是不记得这个对电子游戏也能发表一篇小论文似的演讲的少年有什么不同之处。他试着回忆起自己的二十岁,但除了看到一个愤世嫉俗的小年轻外就再无其他——他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对这样无需反抗任何事的人生暗怀羡慕。

 

此刻Armie的脚踩进河水里,像是一脚踏穿地心直抵南极,他发出真情实感的感言。

 

“这河水可真凉。”

 

他弯下腰,往脸上鞠了一把水,在清凉的水缓解了脸上的高温后,他继续着未竟的台词。

“我不懂你为何妄自菲薄,在我看来,全无这个必要。”

 

Timothée往他跟前迈了一步,带起两个人的脚腕处一圈圈翻滚的水花。他们现在在彼此跟前站定了,一如第一次见面那会儿,稍矮的那个仰起一张年轻人的脸,无畏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他也就顺了对方的意低头仔细端详——有那么一瞬间,Armie以为自己确实能从中看到点什么,局促的,流露于演员角色之外、尚未能被少年好好控制而不慎泄露的情绪。

 

“所以你不会(看低我)对吗?” Timothée Chalamet眯起那双眼睛,一下笑得十分乖巧。

 

正是在这个时候Armie意识到这仍旧是场表演,审慎的肢体动作是假的,少年意气的语调是假的,连眼神也可以伪装,他们就靠这些“伪装”吃饭,而他不否认Timothée天生就是干这个的。除此之外,还有太多的条条框框限制着他的沉浸,那些贴在木质地板上暗示走位的胶条,那些永远悬停在他们头顶的毛茸茸收音器,他还得时刻注意偏向镜头的角度——千万别挡了少年,他可不会忘记究竟谁才是这部电影的主角儿。

 

所以他拍拍对方的肩头,转过脸。

 

“你让事情变得更难了。”

 

换来的是少年一跃而起跳上了他的肩头。

 

 

他们一起躺倒在了草地上,由少年引领了他们的第一个吻。

 

Armie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张凑过来的脸,他们俩的鼻子就率先完成了史诗级的碰面,错的,错误的角度,他想,从少年手里顺势接下了主导权,捏起对方下巴骨的力道就跟用食指与拇指捻起蜻蜓翅膀一样轻,气氛正好,一切都徐徐进行——只是在Timothée的舌头舔上他唇瓣的瞬间他的大脑抽了一下,这样态度微妙的小动作,若不是出于未经世事的孩子的试探,那就只会是十成十的,留有余地的设计,不管目的如何,他仍旧如对方所愿地动了点恻隐之心,他可以感觉到胃里翻涌着的触电般的舒畅,但仍不足以让他硬起来,他确信下一幕Timothée按剧本所写将手抚上他的东西的时候,只会触到一包软瘫的家伙。

 

宇宙直男Armie守住了他的贞洁。

 

03

这不是件多么值得引起注意的意外插曲。

 

当时他们在拍摄一场lovescene,室内晦暗,全靠着从大敞的窗户里溜进的月光补给光线,唯一的声源来自院子里不曾停歇的虫鸣,床褥纠结蹭着光裸的皮肤,他将少年压在身下,从头到脚不留一丝缝隙地紧紧相贴­——该死的注重体验的表演流派,视觉听觉触觉一切正好,气氛美妙到几乎让他忽略屋子里齐刷刷对准他们的,永远闪着红灯的的长枪短炮。而当Armie在喘息的间隙低头看向仰望着他的少年,恍然间觉得就算真的发生点什么也完全是情有可原。

 

Armie并非在为下身微妙的生理反应找借口,因为如果是两个人的相同症状,就算不得是已婚男人欺负二十出头少年的低俗老套戏码。与此同时,他相信Timothée也注意到了当下的窘境,他抬起一截手臂挡在眼睛上,似乎已经深陷进了自己制造的混乱里——可怜的男孩儿,他看起来是要把过错全揽到自己身上。

 

这尴尬的状况其实得有Armie的一半“功劳”,毕竟凭借略长一轮的经验将少年吻得禁不住颤抖(还是在镜头前)的确实是他本人。所以如果,如果在这时他还不愿发声,出言安慰,那么或许他才是那个躲在阴影里讥笑的大恶人。此时的他得感谢似乎现场的所有人都有事可做,Luca在监视器前回看他们的“倾情表演”,而其余人都在为下一场戏调试设备,抽不出别的心思去留意两位主演的动态:他得把握机会,否则他将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

 

“这都是正常的,Timmy,”

 

“……,什么?” 沉默良久的少年发出声被刻意压低的反问。

 

没有人试图点亮一盏灯,所以他只能看见像是Timothée的剪影稍微移开了压在眼睛上的遮挡,就透过小臂与脸之间的那一点缝隙偷偷看向他,一向明亮的眼睛在此刻的阴影里看不真切——而Armie不想承认正是这个细微的小动作径直戳在了他的心口,像是火山喷发滚烫的岩浆流淌过境,浇灌了干涸的心田之类的,他咽了口唾沫,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经过一些外力,一些摩擦,只要不是株植物都会起反应。”

 

Armie确实是描述的有点过于直白了,但出于情况紧急,而且就在不久前的那会儿他也当机了好几秒,这倒是可以原谅的。Timothée的脸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红透了,像是一颗熟的烂掉的番茄,他敢打包票那尝起来绝对是糖分超标的味道——当然在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了这种糟糕的联想丝毫不会有利于气氛的缓和,看在他还得继续充当心理导师的份上。

 

“就让它过去吧。”

 

这就是他的总结陈词了。

是的,让这份尴尬过去吧,即使他的大兄弟依然精气神十足地杵在宽松的短裤里(他确信对方仍看得见),而被推倒的少年眼神湿润,从两颊到胸口都连成了一片绯红——但我们可以当这些从来没发生过。

 

他一定是最差劲的安慰人专家,因为那个少年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

 

但不管怎么说,宇宙直男Armie艰难胜利。

 

04

他们后来还一起经历了很多,没人会在喊Cut后的瞬间放开原本牵着的手,没人再觉得赤身拥抱,贴着另一位男性的胸膛有多不自然,他们甚至开始在镜头拍不到的角度用眼神秘密交换几个讯息,刚刚那个滑舌干得不错,非常‘意大利’-你要想学,我可以勉为其难教教你,等等等等,而这些还都是戏里,就是在戏外,他们也毫不吝惜对彼此的倾慕。

 

某天,一场戏拍完,大概是Oliver与Elio决定一起去旅行之后的其中一场,Luca摘下他的墨镜,难得正经:

 

“你们看起来确实般配。”

 

然后他两只手的食指与拇指比成直角,模拟出一个相机的形状,“咔嚓”了一下走开了。

 

留下风中不知该作何感言的两人。

 

05

男配角Armie的戏份要早杀青一点。

 

时值夏末,刚过下午五点就已经天昏地暗,花草染上黄蔫儿,赤膊的人在飕飕的秋意里打了无数个冷颤——在这样的时节,无论用怎样好的摄影设备,也再取不出一个完整的夏天。

 

Armie斜靠在门框上,望着远处正玩搭火车玩得欢快的人群出神,他们在为Oliver举办一场送别,乡野之间绿树荫下,佳肴满席美酒添上,除却当事主角看起来不在状态,一切都还说得过去。这是Oliver在Crema的最后一晚,明天一早他就将踏上归程——飞过几万英里,在天上待够九个小时,落地之后,他就又是有家有室的Armie Hammer。

 

“你知道你要是再不答应任何一个人的邀舞,这场派对就失去了它本该有的意义。”Luca捏着支香槟杯晃晃悠悠走过来,不需要再多做判断,光瞧见那虚浮的脚步,就能轻易知道导演本人已经醉的不轻。当然,这副醉态对于他来说却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儿,有时Armie甚至怀疑他在电影拍摄期间的大多数时侯都是酒精超标的。

 

“可我今晚确实喝了太多,”他换上一副委屈语气,“我敢发誓连直线都走不了。”

 

Luca Guadagnino朝漫天的星辰翻了个白眼。

 

杵在门口充当门神的Armie其实喝得并不算多。他的脑子仍算清醒,再夸张个几倍也不过是微醺,但在之前的半小时里,他却以不胜酒意为借口数次推却了几位相熟的共事者向他发出的共舞邀请。逐渐地,从第五第六个被委婉回绝的人起,人群终于开始识趣——切勿打扰,主演心情不好。实话说,他的沉默倒并非出于不舍或难忘一类的同志荷尔蒙泛滥的情绪——他确实出演了部爱情电影,里头有两个直男陷入爱河,但这不代表他本人就在一夕之间变成某种娘娘腔——所以他的沉默恐怕只是因为,这场长达两个多月的暑假,即将接近尾声。

 

“话说回来,”他停顿了下,似乎在犹豫接下来的措辞。

 

“我们的男主角呢?”他问,好一派无谓又调侃的语气,绝不承认刚刚视线扫过整间屋子搜寻少年,但遍寻未果后顿生的焦灼。

 

Luca明显看透了他,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他脸上一寸寸地扫过,像是那锐利的目光是堪比谎言鉴定机的红外线一类的东西,但是最终,他停止了这番令面前人心虚的检视——Armie突然庆幸起仁慈的导演并没有在明面上拆穿的意愿。

 

“Timmy回旅馆了,听剧务说那小子已经喝得烂醉,”Luca回答。

 

末了,又补一句。

 

“就他一个人。”

 

******

直到站在Timothée的房门前,Armie才有了那么点对当下状况的实感。

 

他庆幸夜深了的旅馆走廊里没有任何一个旁人,两行相对的门都安分老实地关着,没人能看见他此刻在这儿踟蹰欲退缩的窘境。面前的门缝底下溜出来点昏黄的光,里头音乐声开得很大,押韵的歌词叫嚣着“票子马子车子房子”——大概来自某位他无缘欣赏的嘻哈歌手,吵闹又活泼,倒是符合那位曾一心想做地下rapper的年轻人的口味;除此之外,他能听见人字拖踩在木质地板上的窸窣声响。

 

Armie没有被酒精荼毒,既然走来的一路要经过那些冷风、避开那些磕绊蜿蜒的石板路,他的酒自然已经完全清醒;他也并非不经人事,他清楚当他敲响那扇门之后将会发生些什么,而他终于不否认,心里的某一部分其实也隐约期待着那件事的发生。

 

他抬手叩击那道木门,咚咚,咚咚,是落在他心底的夏末惊雷,木门开启,吱呀,吱呀,他看见他夏日里的年轻爱人。

 

年轻的脸庞上的惊喜要远远多于惊讶,眼眶撑开到暂时远离了瞳孔,嘴角弯出一个隐秘但欢快的弧度,实话说,这幅样子看起来是着实的傻气,而为了让对方的傻不至于落单,他嘴角一扯,露出个同样脑子不太聪明的亚子的笑容。

 

Armie肯定聪慧如Timothée在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那个明显而待发现的事实:其余人都被留在那个缺了主角儿的派对,这里只剩下他们了。他跨进门里,注意到少年在微凉的秋意里只穿着件宽大的套头毛衣与棉质短裤——倒是方便了接下来的“活动”,他不经意想。没有人出声,Armie倒宁愿少年并非关了音乐再来开的门,至少他还能趁势调侃对方两句叛逆期少年般的音乐品位,你知道,活跃下气氛,但似乎当下的俩人都无力,也无意去拯救这稍显尴尬的局面。

 

“Armie……”少年终于犹疑地开口,似是不确定下一步该如何动作。

 

那个名字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Armie发现自己无法忍受继续听下去。

 

“叫我Oliver,”他沉吟,踏前一步,“求你,叫我Oliver。”

 

 

他们在黑暗里拥吻,灯是Armie在混乱的磕碰间顺手(刻意)关掉的,啪嗒一下,掩去所有的“见不得光”。他倒并非不愿用眼睛触碰少年,记住他的颤抖回应迎合等等每一个最细微的细节,直至高潮,恰恰相反,他试图把少年的样子烙在他的大脑皮层上,一帧一帧,像电影似的放,最好能供他日后不时地翻出来重温检阅——这样看,倒真是像个奇奇怪怪的中年人了。

 

所以,究其所有,他只是不愿意在那双二十二岁的眼里看清自己。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接吻与触抚了,光是镜头之下、有据可证的记录就已经可以单独剪出个小电影来,但这感觉却一如少年的舌第一次舔上他唇的那个瞬间那般新鲜。他的手从对方衣摆底下悄悄地摸进去,许是手掌凉了些,所过之处,指腹甚至能刻印出年轻人皮肤上怵起的细小颗粒,这让他想要在额外的地方弥补的心更加殷切了,他吻得急,吐息沉重地喷洒在彼此的唇舌间,Armie丝毫不怀疑再过个几分钟,他自己会先因换气过度而撑不下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可以说是再自然不过,他们只是把镜头下未能做完的最后一步做了个彻底,Armie——他不想直言,但他确实快乐极了,他们在欲望的漩涡里沉沉浮浮,几次被卷入那个打着转儿的中心。少年哼哼唧唧地在冲撞里发出点闷重的呻吟,他反复地叫着他只存在于今晚的爱人的名字,Oliver,Oliver Oliver Oliver,Armie听见觉得心都要碎了,他是元凶之一,他是活该在最终受到惩戒的罪魁祸首,他无意解释,明天他将会自觉走向刑场,但在今晚,他只愿安生享用他最后的餐点。

 

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少年干出了眼泪,在性这方面他顽固偏执的像个暴徒,他本可以温柔一些,像在与他的妻子做这档子事儿时那般缠绵,但他不敢——他恐怕当他真的温柔些,这不牢固的肌肉记忆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几个月或是一两年,就会将他与后来加入到对方生命里的随便哪个柔软暖和的女孩子混为一谈,所以,他要以凿进对方身体里的狠劲,让那个二十岁少年的身体心灵所有所有,通通都记住这段夏日情缘。

 

他最后在一声高过一声的“Oliver”中结束了强烈而漫长的高潮。

 

Armie Hammer又一次背弃了自己的家庭。遥远家中那个窈窕高挑的背影在此刻模糊不清了,金发或是棕发,碧眼还是褐瞳,都无所谓了,他怀里捧着此时此刻他最疼爱的少年,其余的一切,可以说,他都毫不在乎。

 

宇宙直男Armie弯了,只为了一个人。

 

06

Armie从不知道一个二十二岁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词儿,每次在Timothée旁边接受采访,他都表现得像个不认识字的莽夫。

 

虽然他确实高中辍学就是了。

 

他们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今天还在纽约,后天就得在巴黎,跟不同国家不同语言不同面孔的人一再地重复那个夏天发生过的爱情故事,他很少回头看Timothée的脸,因为他知道只要偏头就会对上那道他无法回应的视线——他们已经不在意大利了。

 

而暑假也早就结束了。

 

END

轻灵

总觉得Go Campaign in LA 这里少了一个人。 ​​原来他俩都有喜欢的共同的朋友!这组照片传达给我的,就是让我心里特别地想一个人!

图片来自@Amortentiaz微博,非常感谢🙏🙏

总觉得Go Campaign in LA 这里少了一个人。 ​​原来他俩都有喜欢的共同的朋友!这组照片传达给我的,就是让我心里特别地想一个人!

图片来自@Amortentiaz微博,非常感谢🙏🙏

轻灵

看看对阿米锤的彩虹屁又是怎么说,也是爱了!其中几张,凝望他的眼神是多么的相似啊!!😍😍

看看对阿米锤的彩虹屁又是怎么说,也是爱了!其中几张,凝望他的眼神是多么的相似啊!!😍😍

桃味儿优酸乳
看电影这彩虹屁吹得不错~

看电影这彩虹屁吹得不错~

看电影这彩虹屁吹得不错~

soymilkt

提米阿米(ins:timmy_armie)

问茶最近有没有和锤联系

茶:有的有的

问:你看他留小胡子的照片了吗

茶:他们本来是开玩笑的 结果他就留了 最后保留了下来


hmmm

没想到小胡子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你茶还是挺了解的😂

提米阿米(ins:timmy_armie)

问茶最近有没有和锤联系

茶:有的有的

问:你看他留小胡子的照片了吗

茶:他们本来是开玩笑的 结果他就留了 最后保留了下来


hmmm

没想到小胡子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你茶还是挺了解的😂

fionawang
吴哥窟01 锤茶 Rps 现实...

吴哥窟01  锤茶






Rps 现实向



吴哥窟01  锤茶








Rps 现实向



轻灵

爱锤茶的粉丝们,你们看到希望了吗?

图片来自微博@Amortentiaz,非常感谢!

爱锤茶的粉丝们,你们看到希望了吗?

图片来自微博@Amortentiaz,非常感谢!

Chloé
茶访问问答:桃片续集进展顺利...

茶访问问答:

桃片续集进展顺利

我很高兴再次出演Elio


哇哇哇,2来了吗!!!

又可以磕CP了吗!!!


茶访问问答:

桃片续集进展顺利

我很高兴再次出演Elio


哇哇哇,2来了吗!!!

又可以磕CP了吗!!!




Chloé

又有糖🍬


茶的服装原版,口袋里有个锤子🔨

知道你想和Armie环游世界😂😂😂


戴着Elio手绳,无时无刻不比心

知道隔空献给Oliver❤️❤️❤️


这波操作服👍  给茶少女撒花🎊🎊🎊


又有糖🍬


茶的服装原版,口袋里有个锤子🔨

知道你想和Armie环游世界😂😂😂


戴着Elio手绳,无时无刻不比心

知道隔空献给Oliver❤️❤️❤️


这波操作服👍  给茶少女撒花🎊🎊🎊


轻灵

看到微博里有人说甜茶病了,很是心疼!他真的是为粉丝很尽力很尽力了!那么单薄的身体,再闪亮的衣服也不保暖啊!如果Amie能来,是不是你就不会感冒了(你如此高大,能为你遮风挡雨😢)?我想在拍漂亮男孩时的减重给甜茶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抵抗力上不来,恢复需要很长时间。啥也不说了,还是祈祷他快快好起来,强壮起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我们爱你!!😭😭🌹🌹🙏🙏顺便转发一篇@孙策不与周郎便的文分享给大家,在此表示感谢!🙏

看到微博里有人说甜茶病了,很是心疼!他真的是为粉丝很尽力很尽力了!那么单薄的身体,再闪亮的衣服也不保暖啊!如果Amie能来,是不是你就不会感冒了(你如此高大,能为你遮风挡雨😢)?我想在拍漂亮男孩时的减重给甜茶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抵抗力上不来,恢复需要很长时间。啥也不说了,还是祈祷他快快好起来,强壮起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我们爱你!!😭😭🌹🌹🙏🙏顺便转发一篇@孙策不与周郎便的文分享给大家,在此表示感谢!🙏

jessy

ARMIE WAS SUPPOSED TO JUMP OUT OF THE CAR WITH ME…

ARMIE WAS SUPPOSED TO JUMP OUT OF THE CAR WITH ME…

桃味儿优酸乳

昨日份挖坟快乐!签名要画个箭头连连看嘛?要对称使用台词嘛?还要画个哭脸嘛?ToT   是的,我们都知道你们恋爱了。  😏

昨日份挖坟快乐!签名要画个箭头连连看嘛?要对称使用台词嘛?还要画个哭脸嘛?ToT   是的,我们都知道你们恋爱了。  😏

jessy

茶:Do you know who’s supposed to be here?Armie was supposed to be here tonight !
粉丝(冷漠脸毫无反应):what about weekend?
茶:nonono that’s New York
另一个视频里某位himothee(哈茶粉)问harry style 怎么不来?还送他了哈卷演唱会手环(Harry/Timmy 粉非常努力了),茶再次重复了本来阿米要来的🥺
哈哈哈 就只有茶一个人在那里说阿米 粉丝毫无反应 看来锤茶早就是昨日黄花了😂记得下次只说卷和盆栽吧……
看来现场只有卷茶粉还有茶盆栽粉呢,我只想说ship...

茶:Do you know who’s supposed to be here?Armie was supposed to be here tonight !
粉丝(冷漠脸毫无反应):what about weekend?
茶:nonono that’s New York
另一个视频里某位himothee(哈茶粉)问harry style 怎么不来?还送他了哈卷演唱会手环(Harry/Timmy 粉非常努力了),茶再次重复了本来阿米要来的🥺
哈哈哈 就只有茶一个人在那里说阿米 粉丝毫无反应 看来锤茶早就是昨日黄花了😂记得下次只说卷和盆栽吧……
看来现场只有卷茶粉还有茶盆栽粉呢,我只想说ship 卷茶的人脑子有病吧,ship 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那需要多强大的脑内啊!!!!(就算有电话互访又怎样?!)
ship 茶盆栽的你们不会感到辣眼睛吗?丑肥黑人头(我终于说出来了!有才又怎样?!)可以磕得下去我也是服了😂
还有ship同组金发蓝眼汤卡尼(脸合格但是人太矮并且五五分)的哈哈哈哈哈可惜一起拍片那么久 首映脸都要贴上了(其实是在看旁边女友)但是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化学反应哦?!
今年红毯保镖伊万虽然出场竟然没有与茶的同框,茶fw 痛失疯狂ship保镖茶的机会了(为了腐那些人也真够丧心病狂了!)

最后,锤茶已经没人要看啦……

桃味儿优酸乳

Armie was supposed to be here!锤茶女孩一喂就饱!如果Armie和Lily 都在嗯嗯嗯,就可以好好品一品了………

Armie was supposed to be here!锤茶女孩一喂就饱!如果Armie和Lily 都在嗯嗯嗯,就可以好好品一品了………

soymilkt

锤宣传尼罗河 茶点赞

我滴妈

真过节啊

锤宣传尼罗河 茶点赞

我滴妈

真过节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