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锦州

8794浏览    6877参与
辞暮_

说真的波洞里面三体这个漫给申玉菲打的的码真真是灵活生动形象小巧可爱隐蔽自然而又不失风趣(滑稽)

说真的波洞里面三体这个漫给申玉菲打的的码真真是灵活生动形象小巧可爱隐蔽自然而又不失风趣(滑稽)

喜欢博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喜欢博肖
小偷玫瑰咋个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偷玫瑰咋个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偷玫瑰咋个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华语袭

【何尚】一如年少模样(1)

何尚校园文,连载中。

文名是陈鸿宇老师的歌《一如年少模样》

强烈推荐!

勿上升!


     尚九熙做老师的第一年接的是高三,前一位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所以学校派他过来陪着孩子们冲刺高考。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把都没放。 

     就在班级里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尚九熙,一个教语文的东北老爷们。 

     新班主任刚来的时候何九华还在跟...

何尚校园文,连载中。

文名是陈鸿宇老师的歌《一如年少模样》

强烈推荐!

勿上升!



     尚九熙做老师的第一年接的是高三,前一位班主任怀孕休了产假,所以学校派他过来陪着孩子们冲刺高考。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把都没放。 

     就在班级里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尚九熙,一个教语文的东北老爷们。 

     新班主任刚来的时候何九华还在跟班长秦霄贤打游戏,趁着空挡抬头看了讲台一眼。 

     卧槽,这个男人太符合我心意了,何九华想着。 

     于是秦霄贤在何校霸的逼迫下主动卸职,尚九熙认认真真听完了秦霄贤磕磕巴巴的辞职报告,点了点头,“那有人想要做班长吗?” 

     何九华整理整理自己的校服,“老师,我可以。” 

     尚九熙隔着一整个班级的距离与他对视,男孩子目测一七几的身高,背头,眉眼锋利,痞帅痞帅的。是小姑娘们喜欢的类型,“好的,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何九华” 

      他和前班主任对接工作时听那位女士提起过何九华,家里条件好,人也聪明,就是不爱学习。 

     “一会儿去我办公室。”何九华点了点头坐下,给前班长发去了消息。 

     HJH:谢了兄弟。 

     秦大聪明:不客气不客气。 

     尚九熙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让他们自习,何九华跟着他走了出去。 

     尚老师的桌子收拾的干净,何九华坐在他对面听他讲事情,可以看着尚九熙的耳朵,大大的招风耳,可可爱爱。 

     只可惜没有戴着耳钉。 

     “因为艺术节快到了,校领导让每班都上交一个节目,你回去通知文艺委员,在班级里商量商量。”“好” 

     何九华又盯着尚老师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开口说:“老师你手好看。” 

     尚九熙一愣,随即又笑了,“我是学艺术的。”“双学位?”“昂,对” 

     校霸想着以后能不能有机会让尚老师给我画副画呢。 

     尚九熙交代好了一些事情,告诉何九华可以回去上自习了,那人从校服兜里掏出手机,“为了以后的班级管理,老师能不能加个微信?” 

     “哦,可以。” 

     何九华看着消息列表多出的头像美滋滋的回了班级。 

     尚九熙的朋友圈沙雕与文艺并存,有去看画展的照片,还会发小企鹅的表情包,何九华点开图片眯着眼看上面的字:一场无情滴大火摧毁了我的家园呐。 

     咋这么可爱,何九华笑着。 

     尚九熙喜欢巴黎,何九华就想着以后可以去法国领证。 

     醒醒吧,哥你还没把人家尚老师追到手呢。 

     尚九熙喜欢浪漫,这个可以学习学习。 

     世界奇观,何九华竟然在听课,秦霄贤一脸震惊的扭过僵硬的脖子,这是我兄弟吗? 

     何九华递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瞅你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还得是语文老师吸引人。 

     语文课过了何九华就做回了自己,趴在桌子上傻乐,昨天晚自习放学和尚老师一路回去的,才知道住对门,那以后是不是可以去尚老师家里蹭饭、欣赏、蹭床... 

     华哥咱们长得美就不要想得美了。 

     毕竟是单身男老师,尚九熙也不需要提前回家照顾老婆孩子之类的事,就索性陪着学生们一起上晚自习。 

     尚九熙抱着课本教案来的时候发现班级里只有坐在最后的何九华身边有空位,刚好与抬起头的男孩对视。 

     笑了笑,走到何九华身边坐下,“不会影响你吧?” 

     “不会不会”你可以多影响影响我。 

     何九华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好好表现,可惜语文作业写完了,只好掏出了尘封已久的英语练习册。看了看黑板上留的页数,翻开,与英语单词大眼瞪小眼,无言相对。 

     尚九熙向他那里瞥了一眼,男孩乖乖巧巧的看着英语题,和平日里背头肆意风发的校霸感觉像是两个人。 

     何九华只能凭着上英语课没睡觉的那会儿记忆写题,MD英语太恶毒了吧。 

     “选C”好听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何九华一愣,看向他。 

     尚九熙笑着,不大的眼睛笑的看不见,笑起时眼角的皱纹像被风吹皱的春水“我会英语的,不是只会教语文。” 

     手中的笔在练习册上划着,写的是熙,“尚九熙的熙?” 

     “是ABC的C”尚九熙的笔在字的旁边写下正确答案。“如果我没记错,你的英语上次考试是37分。” 

     何九华点了点头。 

     “晚自习的话英语老师不在可以来问我,在家学习的话也可以来问我,对门也方便。”尚老师留下一句话又低头认认真真写教案。 

     何某的心里像炸开了花,我喜欢的人会的真多!我好爱他! 

     还有五分钟放学的时候何九华问他,“一起回去吗尚老师?” 

     尚九熙看了看表,“可以啊,我先回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 

     “那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 

      校服外套扔在了班级里,男孩背着书包手里拿着手机现在校门口等人。 

     入秋的夜晚不算冷,还带着些许夏日的闷热,何九华还在穿着短袖。 

     学艺术的语文老师真的很潮男,一身的名牌,眼光独到,也背着书包,幼得简直不像个老师。 

     校霸在欣赏着自己的心上人,觉着自己像拐骗高中生,可明明自己才是高中生。 

     尚九熙看到他快步走了过来与他并肩,“不冷吗?”“不冷” 

     “年轻是好。” 

      两个人一句一回的聊着,尚九熙说一句哪怕没啥回的何九华也嗯啊是。 

     尚老师笑着打趣他“说相声呐,这么捧我啊。” 

     “认哏嘛这不是。” 

     走到了家,尚九熙掏钥匙开门,“尚老师,晚安。”少年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楼道。 

     “好,晚安。”





欢迎三连。

是突然的灵感,想写一个细微绵长的故事,是青春期时突然一瞥的心动,是冲刺高考时的日夜陪伴,是一辈子认定这一个人的倔强。

给我心中最美好的他们。


阿唤

【人面菊花】#曦澄#魔道祖师(1)

*曦澄现代文

*严重OOC警告

*老土式霸道总裁的小娇妻梗

*私设 留洋回国总裁涣×考研毕业助理澄

*私设江澄父母,姐姐姐夫在世

嗯,就这样吧,开始啰


    江澄现在遇到了一些困扰。

   “嘿,哥们想什么呐,有事?”魏无羡把门打开,将烧烤店里打包的烤串放在桌上,像是打趣似的问道“师妹~和师哥说说呗~”

     “滚。”江澄不耐烦的低哼一句,并送给了魏无羡一双冷眼。但江澄的举动反倒让魏无羡更有兴致猜下去到底是哪位大神能把江澄闷...

*曦澄现代文

*严重OOC警告

*老土式霸道总裁的小娇妻梗

*私设 留洋回国总裁涣×考研毕业助理澄

*私设江澄父母,姐姐姐夫在世

嗯,就这样吧,开始啰



    江澄现在遇到了一些困扰。

   “嘿,哥们想什么呐,有事?”魏无羡把门打开,将烧烤店里打包的烤串放在桌上,像是打趣似的问道“师妹~和师哥说说呗~”

     “滚。”江澄不耐烦的低哼一句,并送给了魏无羡一双冷眼。但江澄的举动反倒让魏无羡更有兴致猜下去到底是哪位大神能把江澄闷成这样。

      “什么事气性这么大,不会是……蓝大哥?”

       魏无羡好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冒出了这句话。

       江澄扶额,紫眸散发出忧郁的气息,江澄喃喃,道“看破不说破。”

        “这……”魏无羡心想开始就是想逗逗他,毕竟蓝曦臣一直都在国外留学,江澄也和他断了联系,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蓝曦臣回国了,并且遇见了江澄——不,不对,不止是遇见那么简单,一定对江澄做了点什么……

     让我们来恭喜可爱的魏婴推测完全正确。

      江澄的确是遇见蓝曦臣了。

       上午十点,云深公司。

        拥挤的电梯间里,江澄躲在角落,看着一直往里进的人群,暗自叹了口气。

        江澄被任命为公司新回国蓝大少爷的秘书。

        也就是蓝曦臣的。

         四层到了,江澄快步走出电梯间,咬了咬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还是那个熟悉的笑面虎。

         “晚吟~我好想你啊……”蓝曦臣走上去,快步抱住了江澄,江澄老脸一红,想让他松开,但这好像并不能。

        “请您放开,蓝总。”江澄冷眼道。

        “我不!晚吟,我回来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真的……”蓝曦臣像个小孩子般呢喃着,将头埋在江澄的颈窝,吐着温暖的气息。

       “我们已经……”

      “已经什么?我告诉你江晚吟,你,是我的。一辈子也别想逃了。”蓝曦臣不但不松,还搂得更紧,直到感觉江澄快呼吸不了时才松开。

        “变脸比翻书还快。”

          江澄说着, 离开了办公室,整个下午都没有来上班。

           当江澄 回忆着上午发生的那些囧事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晚吟。”蓝曦臣微笑着, 像是冬日里的太阳一般。

            “你,你怎么找上门来的?”江澄 一脸吃惊,仿佛不能接受面前这个人的存在。

          “ 不好意思,晚吟,我人肉了你。”蓝曦臣尴尬的笑笑。

         “哟,蓝大哥,回来了?你们两个……啊!我明白了,我走,再见,二位慢慢聊,嘿嘿嘿……”魏无羡尴尬地笑着,一边笑一边打开了自家门锁,飞奔似的逃了出去。

           “给你做了两个菜,你一定饿了吧?尝尝。”蓝曦臣笑着为他打开了饭盒。

          “蓝涣,我……”江澄刚想辩解几句,就被水煮鱼塞住了嘴。

         “好吃吗?”

       “唔嗯,好吃。手艺不错。”

        蓝曦臣害羞的笑了笑,江澄老脸一红,浮现出了限定版的笑容。





老口爱肉球

换头像了

我他妈自己画的垃圾
[图片]

我他妈自己画的垃圾

.

被绑架了

不停地用冷水泼到脸上,李沁提醒自己:清醒点!他可是肖战啊!辰光集团的CEO!不适合!没有未来的!

忽然间,有几个男人推门进来。

李沁吓了一跳,“各位先生,这里是女厕!”

难道进来都不看标识吗?

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看向李沁,狩猎的眼神一下子让人感觉不对劲!

“救……”还没来得及大声呼叫,已经有人捂住李沁的嘴,猛地往她的后脑勺一劈。

刚才还在挣扎的李沁此时晕了过去,被一个壮汉扛起来!

“余助理,少爷让你过去买单。”有一个保安小跑着过来。

余生看了卫生间一眼,点头领命,直到刷完卡和肖大总裁一起回来,颜苏还没出来。

“少爷,过去三十分钟了。”余生看了下手表。

显然,肖战也觉察到异样...

不停地用冷水泼到脸上,李沁提醒自己:清醒点!他可是肖战啊!辰光集团的CEO!不适合!没有未来的!

忽然间,有几个男人推门进来。

李沁吓了一跳,“各位先生,这里是女厕!”

难道进来都不看标识吗?

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看向李沁,狩猎的眼神一下子让人感觉不对劲!

“救……”还没来得及大声呼叫,已经有人捂住李沁的嘴,猛地往她的后脑勺一劈。

刚才还在挣扎的李沁此时晕了过去,被一个壮汉扛起来!

“余助理,少爷让你过去买单。”有一个保安小跑着过来。

余生看了卫生间一眼,点头领命,直到刷完卡和肖大总裁一起回来,颜苏还没出来。

“少爷,过去三十分钟了。”余生看了下手表。

显然,肖战也觉察到异样,点开手机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没人接听。屏幕由亮变暗,肖战的黑眸黯淡几分。

难道吃错东西拉肚子了?

“余生,早餐确定是热的?”肖战忽然想起那个食盒。

“是的,少爷交给李小姐之前,我还特地加热过。”

“食材确保新鲜?”

“新鲜,都是我们旗下的绿色产品,检查无误才送进我们厨房。”

那怎么会在洗手间待那么久?

“少爷,有一件事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了……”

“说。”

“刚才我去买单之前,似乎听到洗手间有异响,不知是否和李小姐有关。”碍于是女厕,余生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去。

肖战暗思道:难道是伤势复发晕过去了?像上次在浴室一样?

这么想着,肖战快步走向洗手间,推开门,有一瓶洗手液倒在地上,地上凌乱着一双鞋,肖战一眼认出来,这双鞋是李沁今天穿的!

八间内间都敞开门,很明显,里面没有一个人!

抬眼看向排风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破坏!凿了一个大口!难道李沁被他们从这里带走了?

是谁?

竟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带走他的人!好大的胆子!

余生脸黑了

“您就是绑匪先生吧?赶紧把她绑走!哦对了!尸体最好处理干净,埋得越远越好!”

“……”绑匪一个个瞠目结舌,怎么回事?这是后妈吗?怎么这么无情无义!

“李沁你听好了,现在有人肯把你绑走,你要好好感谢人家,该肉偿就肉偿,千万不要吝啬!集团的继承权你就别惦记了,有我们呢!”蒋玉英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心情无比畅快。

“……”绑匪算是长见识了,都是什么人啊!这是一个当妈的该说的话吗!

“绑匪先生,您这电话来得真及时,本来我们还愁她回来抢遗产,这下好了,您把我们的心病都除了,您一定要保证她死啊,死得越惨越好!拜托了绑匪先生!”

说完,将电话挂了。

“我去……什么情况?”绑匪看看手机,再看看李沁,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小姑娘已经绝望地笑了,笑容有些落寞。

“那个……我们只想要一点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说起来你妈也够绝情的,居然不顾你的安危……”绑匪说到这,忍不住嘀咕,“有钱人都这么小气吗?连女儿的命都不要了?”

“……”虽然李沁平时根本不在乎蒋玉英说了什么,但此时这种危急关头,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心寒。

这就是她的家人,哪怕生活了十几年,在利益面前一点情分都不讲!

“老大,现在怎么办?”小弟有点着急地问道。

“再给肖战打电话!”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个小弟将电话拨过去,不一会儿就面露难色地说,“老大,还在通话中……”

“怎么搞的!”绑匪走来走去,心烦气躁,“这算什么绑架?传出去像什么话!再打!”

小弟打了几个之后挫败地回来,“老大……不如找找其他人?她是李家大小姐,结交的朋友应该有钱吧?”

“家人都不管她的死活了,朋友管个屁!”

小弟听到这里也觉得有道理,本来打算放弃,没想李沁听到这里,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心里的寒冷蔓延至全身,她凄楚地笑起来……

有这样的家人,她还能说什么?

几个绑匪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跟李沁说什么,这个大小姐未免太可怜了,家人一个比一个希望她去死……

安静地坐下来沉默,绑匪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没人愿意赎她,肖战又不接电话,事情似乎陷入僵局……

李沁等到眼泪流够了,这才收起自己的脆弱,试图跟绑匪沟通,“大哥,你也不用给肖战打电话了,他不会来赎我的。”

“为什么?”绑匪不敢相信,“你不是他的女人吗?难道他跟你家人一样无情无义?”

“不是,说出来你们也不信,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你进了他的家门一整晚都没出来,今天他还带你逛了商场!”

“那是因为……”李沁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清楚,只能编造,“他想通过我的帮忙收购我家集团……他跟你们一样不知道我在家的处境,如果知道我是颗没用的棋子,怎么可能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绑匪一听,不得了了,要是真像她说的,她和顾应辰只是这种关系,那肖战一定不会来赎她!

“真的,刚才你也听到了,我的家人都不管我的死活,何况是肖战这个外人?我真的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重要,肖战怎么可能因为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呢?”说到这,李沁不解地问,“你们是怎么得罪他的?他为什么连条生路都不给你们?”

“我们被人陷害了!”绑匪狠狠地呸了一声,说起这件事就特别愤怒,“上头派我们暗杀他,没想到第一次失败了,上头怕受到牵连,所以想和我们撇清关系!他们抓走我们的家人折磨致死,还把这件事嫁祸到肖战身上!我们几个当时也没多想,以为肖战犹豫再三,绑匪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想干什么,先听听他怎么说再应付吧!

手指刚要滑过接听,铃声忽然中断。

有个小弟紧张地喊,“老大,他挂了!”

所有绑匪的脸色都变了,不知道肖战到底想干什么。空间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屏住呼吸不知道怎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老大,还要打回去吗?”有个小弟小心翼翼地问道。

绑匪越来越摸不透肖战的想法,正在犹豫间——

小弟害怕地喊,“老大!他又打来了!”

随着熟悉的铃声响起,在场的人纷纷倒吸几口冷气,这次绑匪没有犹豫,马上滑过接听,开了扬声器——

“沁沁?你终于接了!”顾应辰悬着的心还没落下,就听到有个声音说——

“听着,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上,不想她出事的话,乖乖按照我说的做!”

肖战听到手机里传来粗犷的男音,刚才的温柔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时的冷漠,“敢动我的人,胆子倒不小。”

绑匪一听,他的人?怎么回事?

急忙看了李沁一眼,不是说和他没有关系吗?怎么是他的人?李沁急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情。

绑匪想,管她是他什么人,只要能做交易就行了!

“如果不是你赶尽杀绝,我们也不会把她绑来这里!听着,放我们一条生路,再给我们一笔钱,我可以保证她平安无事!”绑匪说到这里,忽然抽出一把刀,装模作样地往腿上拍了拍制造声响,“我的刀现在就抵在她脸上,你也不希望她的脸被划花吧?”

肖战听到这里不但不慌,反而淡淡一笑,“划花她的脸对你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如果她受伤,你们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绑匪一听到这,胆子都吓颤了,肖战的势力他们不是没领教过!但此时输人不能输阵,绑匪提高音量,“你敢吓唬我?”

“就算你划十刀,我旗下任何一家整形医院都能在一天内修复她

沈珩珩珩珩

德云女孩为武汉捐款

[图片]各位我们建了群,以各位角儿粉丝的名义为武汉捐款,各位有能力可以看看,一块两块不嫌少,十块二十会更好。占tag歉
[图片]

各位我们建了群,以各位角儿粉丝的名义为武汉捐款,各位有能力可以看看,一块两块不嫌少,十块二十会更好。占tag歉

没了灵魂的孩子

迟…迟…来的请假条??祝,新年快乐

抱歉,从7月开始加班,然后转去了bali工作,前几天才回来…回来的过程,我艹,大家注意安全吧!

唯一的体验就是,再美的地方,他么的去工作也都会毁了!

今天主要是觍着脸来给大家拜年了( •̥́ ˍ •̀ू )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没有忘记我的小伙伴们,也没有苛责我这么久的消极怠工,谢谢…

这文我是不准备坑的,但加班真麻烦,我以后尽量挤时间!谢谢!

抱歉,从7月开始加班,然后转去了bali工作,前几天才回来…回来的过程,我艹,大家注意安全吧!

唯一的体验就是,再美的地方,他么的去工作也都会毁了!

今天主要是觍着脸来给大家拜年了( •̥́ ˍ •̀ू )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没有忘记我的小伙伴们,也没有苛责我这么久的消极怠工,谢谢…

这文我是不准备坑的,但加班真麻烦,我以后尽量挤时间!谢谢!

07f12

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早上看到我亲戚家的小孩喝旺仔牛奶,就跟我爸说我想喝(只是随便说了一下其实没想喝

结果我爸晚上就给我买了一箱(就是那种纸盒的,七屉)


我早上看到我亲戚家的小孩喝旺仔牛奶,就跟我爸说我想喝(只是随便说了一下其实没想喝

结果我爸晚上就给我买了一箱(就是那种纸盒的,七屉)


雨落荷叶,烟凝秋霜(我爱瑶瑶)

今天除夕,3点多就吃饭啦!晚上边看春晚边吃饺子。祝大家鼠年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祝瑶瑶新一年长高点,继续和蓝大甜甜蜜蜜!
祝曦瑶圈的太太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今天除夕,3点多就吃饭啦!晚上边看春晚边吃饺子。祝大家鼠年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祝瑶瑶新一年长高点,继续和蓝大甜甜蜜蜜!
祝曦瑶圈的太太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老口爱肉球
明天中午发棕色猫耳第二章,是车

明天中午发棕色猫耳第二章,是车

明天中午发棕色猫耳第二章,是车

曳晓

依然一笑作春温(四)

十月十九乃是温瑕生日,他早早起来沐浴,又给祖母、父母磕头。又拜过了姐姐。

因着温瑕过了今日便满了十七岁,家中意欲再过一年两年,便为他行冠礼,也是催促他快些立起来的意思。

这年因为大哥温琪新近拜了四品先锋,虽说官职并没有大很多,但是如今我朝和北燕的战事一触即发,玉门关又缺少能征善战的将军,温琪这样打了三四年仗的年轻人竟然也算是炙手可热了。

中午,温瑕在清风楼设宴款待他那些个狐朋狗友。

大家呖呖啰啰说了一堆祝寿的话,温瑕都一一谢过了,不免被人劝着多饮了几杯酒。

有几个便开始起哄:“三公子多吃几杯酒吧,我们弟兄们也难得一聚。”

楼月生按住温瑕举起的手:“你身子不好,这桂花酿虽然不烈,但你...

十月十九乃是温瑕生日,他早早起来沐浴,又给祖母、父母磕头。又拜过了姐姐。

因着温瑕过了今日便满了十七岁,家中意欲再过一年两年,便为他行冠礼,也是催促他快些立起来的意思。

这年因为大哥温琪新近拜了四品先锋,虽说官职并没有大很多,但是如今我朝和北燕的战事一触即发,玉门关又缺少能征善战的将军,温琪这样打了三四年仗的年轻人竟然也算是炙手可热了。

中午,温瑕在清风楼设宴款待他那些个狐朋狗友。

大家呖呖啰啰说了一堆祝寿的话,温瑕都一一谢过了,不免被人劝着多饮了几杯酒。

有几个便开始起哄:“三公子多吃几杯酒吧,我们弟兄们也难得一聚。”

楼月生按住温瑕举起的手:“你身子不好,这桂花酿虽然不烈,但你也还是少饮些为好。”

温瑕自己倒不觉得什么,不过他对酒色都是淡淡的,听楼月生劝他,便也把酒杯放下了:“酒虽是好酒,不过吃多了就不妙了,我还是听楼二哥的话为好。”

那几个朋友便不乐意了:“今日我们好不容易才从李妈妈那里把玉芝娘子请过来为你祝寿。你若不在我手里乖乖的吃一杯酒,那可不能让你见着她。”

温瑕苦笑道:“玉芝姑娘远道而来,那我还真是不吃不成了。”说着便又饮了几杯。

那几人见温瑕喝了,果然请出玉芝来唱曲。今日玉芝亦是精心打扮,越发风流娇媚,惹人爱怜。

玉芝便唱了几阕词,果然十分动听。她上次见温瑕,便觉得此少年待人温柔,浑然不是那等脑满肠肥的锦衣纨绔,早就留意于他。今日一见,虽然他也是双眼望着自己,却浑不见暧昧淫邪之意。

玉芝用双手捧过酒盏,娉娉婷婷走上来道:“奴家请温三公子满饮此盅。”

那几人连忙劝道:“还不快饮了?”

温瑕早被灌下十几杯酒,已很有了几分醉意,又不好驳了玉芝的面子,又叫旁人多心,只好又饮了几杯。

有个公子哥儿看酒已经喝到位了,便跟着起哄:“三公子最喜欢串戏了,今日是他的好日子,快让他唱一段。”

楼月生看温瑕眼睛都饧软了,便替他推拒道:“他家里人管得严。前些日子叔秦知道他串戏,给他好一顿教训了。实在不能让他唱了。”

“嘁。”那人笑道,“温二公子是庶子,瑕哥儿才是嫡子,焉能受他的管呢?”

温瑕便佯醉道:“不不不,我是再不能串戏了。倘若串了戏,回去可是要挨板子的。还是喝酒罢。我已经吃醉了,你们爱行酒令爱划拳,都随你们去。”说着便歪歪斜斜自去内间睡了。

楼月生看着那位公子,缓声道:“温家嫡庶看得不重,他们兄弟虽然是隔母的,自小却都是一个娘教大的。方才是他给你面子,以后这话不许再说。瑕哥儿年纪虽小,可性子却又冷又刚,且又是个嬉笑无心的,若惹急了,可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正主儿醉了,玉芝本就是为了服侍温瑕才来的,这几个公子哥儿便联手把玉芝推进内间,这几人却在外面喝起酒来。

玉芝难得服侍一回人,先是把他的外衫轻轻褪了,又脱了靴子。见他睡得却也不熟,只是不大清醒,便又趁此机会仔细看他的睡颜。

玉芝心道:怪不得人人说温三公子生得好,以前远观,已是觉得不凡了,近了看,却更觉得貌美。

只见温瑕生得一张瓜子脸,眉分翠羽,却是浓密又秀美,一双眼睛桃花瓣相似,睁眼时眼波如秋水,闭眼时长睫如歌扇。嘴唇红润而柔嫩,浅笑时颊边便有一个浅浅的梨涡。这张脸无疑是极美的,只是平时看着脸色稍微有些苍白,常带着几分病容。如今吃醉了酒,眼角和两颊便微微晕红了。

玉芝心里赞叹道:我在群芳苑也算是阅人无数,有哪一个比得上三公子?又自思道,那等纨绔子弟,叫我哪一个眼睛看得上?玉芝这么想着,便取了一床红绫被,给他盖上了。

正在掖被角,忽听得外面人声喧闹,闯进来一个背着钢刀的英俊男子――却是满面怒气,楼月生怂得只敢低头:“二哥,我们没逼着他喝――”身后又有几个纨绔子弟,都不敢则声。

温珏先冷着脸把玉芝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把手放在温瑕额头上探了探,所喜没有发烧。又捏了捏他身上的被子,心里知道不知多少人盖过,所以很是有几分嫌弃。只是事急从权,干脆就着红绫被把自家弟弟卷成个花卷相似,打横抱了起来。

回到家,却也不敢叫人,只把温瑕送到慎斋,叫丫鬟们悄悄的用茶炉子熬些醒酒汤。

果然,到了半夜,温瑕便有些不自在,原来是吃多了酒,虽然刚开始只是昏睡,后来却胃痛起来,果然是伤了脾胃,只得叫起了人去请郎中,又是吃药又是针灸,直闹腾了一夜。

这次生辰不但过得不好,而且把温瑕拘在家里直养了一个月。从此连酒也不太敢让他喝了。

温瑕这一病,便又瘦了三分,又日日让他只吃些白粥米汤,真是把温瑕弄得几乎吃不下饭。

如今已是中午,止云和停月端了食盒进来,却见温瑕只穿着雪白的中衣半坐在床上,银红色的轻容纱床帐四角都高高挂起,他只手里握着一卷话本子,兀自哈欠连天。

停月一面放了小炕桌,一面笑道:“我的爷,看书怎么还困呢?这都什么时候了。”

温瑕伸了个懒腰:“嗨。不过是打发时间的书罢了。没什么好看的。今日又是什么饭?”

止云把自己拿的食盒打开,只见又是一碗稠香的碧粳米粥,并三碟小菜,有一个是拌的云腿丝,一个是笋丝,一碟白萝卜丝。

温瑕一看,立刻垮了脸,丢了银匙道:“又是粥。还不给个正经菜吃。”又恨恨道,“这是什么道理。不给喝酒也就罢了,天天吃粥,我现在看你都像粥!”

止云把小菜都摆了出来,撇嘴道:“谁知道是什么道理。若是只在家待着,也不至于今日喝粥。”

停月听了,只抿嘴儿笑。

止云又打开停月方才拿的食盒,却是一碟红豆茯苓糕,一碗红枣银耳汤。

温瑕一见,果然没什么惊喜,只蔫蔫的把云腿丝倒进粥里,搅了个稀烂,止云又把银耳汤端起来吹了吹,笑道:“和厨房说了,并没有放糖,也不算太甜。”

温瑕只喝了两口,便把茯苓糕拈了一块吃了,吃完了又叹道:“我现在单是觉得饿。”

停月说:“爷,你吃的也就不很少了。怎么才吃完就饿了?”

止云一面收拾碗碟,一面忍不住笑道:“他不是饿,他那是馋呢。”

温瑕羞恼道:“连我也敢打趣了?还是看着我病了好欺负呢?连个炒菜也不给吃,这是养病呢还是做和尚呢。”说着便气鼓鼓的又把书拿起来。

停月问:“爷晚上想吃什么?”

温瑕眨着眼睛说:“其实我想吃猪蹄。”

“我估计厨房不太敢做。”停月很老实地回答。

“那蒸个鱼吧。”温瑕仰头叹道,“我总觉得我已经养了很久的病了。”

刚吃完饭,温珏和温锦一道进来,在他床边坐下,又问他吃了多少饭,觉得怎么样这些话。

温瑕顺手把话本子放在床边,温珏拿起来一看,只见封面上是“孟书生风月攀花记”七个大字,想来尺度怕不是很小,便皱眉道:“你如今还在病中,还是清心寡欲些的好。”

温锦扫了一眼,看书的折痕,已经翻到后几页,想必已经快看完了,心里很有几分痒痒,又想自己那本写小尼姑和新科状元的传奇已经快要翻烂了,真是十分难过。又觉得很是不公平。

温瑕歪头道:“我是很清心寡欲的,我都快吃斋了。”

“我是说这些书!”温珏点了点《攀花记》的封面,苦口婆心地说:“不过再府中待了些时日,就把你闷成这个样?”又略翻了翻,惊讶地发现居然还带了插图,又叹了数声。

温瑕反驳道:“这有什么的,我只是看着玩罢了。”

温锦暗中瞥了一眼插图,很是喜欢这个画风,更加的心痒难耐,只恨不得赶紧把这本书拿回去好好批判一番。

所幸不多时,温珏就被温成着人唤走了。

温瑕看着自家姐姐那样子,心里早觉得好笑:“姐姐如果喜欢,这本书就借给你如何?”

温锦瞪大了一双杏眼。

“别装了。你那本《赵如山悟情明月庵》我早就看见了。你买书不容易,不如就找我借嘛,只要你小心些,不被爹娘哥哥看见就行。”温瑕笑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