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镇魂

0
来自镇长的一封邀请函—— 各位镇魂女(nan)孩,剧版镇魂看了嘛?(没看的快点打开优酷看起来) 想必各位的创作欲望已被激活,快点接受镇长的邀请,在#剧版镇魂#&#镇魂#标签下甩出你的大作吧。 活动期间,在LOFTER发布剧版镇魂相关同人作品,并打上#剧版镇魂#&#镇魂#标签,即视为参加活动。优质作品将被剧版镇魂官方翻牌,并登上LOFTER开屏向全用户展示。 【活动时间】 即日起-2018/6/25 【活动奖品】 主创人员签名照3份(份/人) 【优质作品公示时间】 2018/6/28

来自镇长的一封邀请函——

各位镇魂女(nan)孩,剧版镇魂看了嘛?(没看的快点打开优酷看起来)

想必各位的创作欲望已被激活,快点接受镇长的邀请,在#剧版镇魂#&#镇魂#标签下甩出你的大作吧。


活动期间,在LOFTER发布剧版镇魂相关同人作品,并打上#剧版镇魂#&#镇魂#标签,即视为参加活动。优质作品将被剧版镇魂官方翻牌,并登上LOFTER开屏向全用户展示。


【活动时间】

即日起-2018/6/25

【活动奖品】

主创人员签名照3份(份/人)

【优质作品公示时间】

2018/6/28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45.1万浏览    390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18 13:31
鹤相欢

“——不要再放开手。”

两位老师长的太过好看菜鸡画手很为难啊……祝剧版播放顺利!

“——不要再放开手。”

两位老师长的太过好看菜鸡画手很为难啊……祝剧版播放顺利!

醉里梦生。
我觉得教授发酒疯那段(...)...

我觉得教授发酒疯那段(...)我太喜欢了然而剧里肯定是没有的(。)

赵处那句()宝贝儿,你也太辣了(.....)我dbejsosdidoqpqkd

我觉得教授发酒疯那段(...)我太喜欢了然而剧里肯定是没有的(。)

赵处那句()宝贝儿,你也太辣了(.....)我dbejsosdidoqpqkd

行凶未遂

【巍澜】食色性也

朱老师的颜我吹爆

我家小朋友今天考试完了喂她吃点粮 @言子 

ooc预警 前方大型尬吹现场

和双尘互吹 @双尘可以吃. 


沈巍生有一副好皮囊。


细看下是惊心动魄的美。


虽说单看皮相总归是一件肤浅的事儿,但人大都向往美好的事物,赵云澜一未出世二未出家,眼光还挑,于是这不着调的第一眼见到沈巍的时候就被美色迷惑了心智。


说来该怎么形容沈巍呢,若是单单看那一张脸便觉得赏心悦目,高挺的鼻梁配上好看的唇形,长到惊心的眼睫毛,再搭上一副细腿儿圆形眼镜是顶绝配。


只斯文,不败类。


最最让...

朱老师的颜我吹爆

我家小朋友今天考试完了喂她吃点粮 @言子 

ooc预警 前方大型尬吹现场

和双尘互吹 @双尘可以吃. 




沈巍生有一副好皮囊。


细看下是惊心动魄的美。




虽说单看皮相总归是一件肤浅的事儿,但人大都向往美好的事物,赵云澜一未出世二未出家,眼光还挑,于是这不着调的第一眼见到沈巍的时候就被美色迷惑了心智。


说来该怎么形容沈巍呢,若是单单看那一张脸便觉得赏心悦目,高挺的鼻梁配上好看的唇形,长到惊心的眼睫毛,再搭上一副细腿儿圆形眼镜是顶绝配。


只斯文,不败类。


最最让人心动的还当数那双漂亮的眼睛,融进了不知多少年的情,又装入了不知多少清澈的泉,经岁月这么一发酵,正正酝酿成了这汪好酒。乍一眼望进去,跟畅饮了一口女儿红似的——懂行的应该还知道这该是陈年上好的——香醇,凛冽又醉人。


单薄的嘴唇抿起时眉心也习惯性一蹙,让人觉得不忍极了,想要伸手抚平那川字,哄得他笑出来才好;等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时那双眼睛里就盛着细细碎碎的光澜,小心翼翼地闪啊闪,闪得人心都要化了。


他的皮肤好到不像话,并不是长期坐办公室那种病态的苍白,而更像是春光乍泄时生机而活力的明媚,连眼角都捎上艳色。


他的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自中间分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浓黑的眉,干干净净的就像个邻家大哥哥。


沈巍是不大经常笑的,虽然他时常弯一点嘴角,显得客气又礼貌,但他真心开怀的次数算不得多。只有在那个人面前才会表露真实内里,才会把一腔柔软的情绪全数摊开给他看。


但只要他笑一笑,春风十里岂止呵,整个春天都复苏了,草长了花儿也开了,太阳一照啊,暖的一塌糊涂。


他先是勾起一边唇角,随即露出纯白的齿。他笑时不是脸上某一个部位在动,是连着五官都调整合适,大大方方展现笑容,这样一来就眼底眉梢都是喜意了。不至于过于灼人,也不会太过冷淡。这时他总习惯性低下头用手扶眼镜来遮挡这幕场景,但其实只要看过一眼就会刻在心里,怎么也忘不了。


 沈巍右耳后有一粒朱砂小痣,这还是赵云澜发现的。那天赵云澜也是无意,嘴上总是停不了撩拨,一边还笑着假意要往前亲上脸去,沈巍僵着身子别过脸去,玩笑似的轻吻就落在他泛红的耳尖。


 是美人痣啊。赵云澜说着,忍不住凑上去又亲了亲那点诱人的红——很好,现在美人的脖子就快要和那颗痣同色了。


沈巍的手是很好看的,又骨感又性感,用性感这个词儿来形容未免有些轻薄,但并非妖娆的女气,是男性气息分明的硬气,这种矛盾气质在沈巍身上综合得十分恰到好处。


赵云澜曾在沈巍起床换衣服时醒来,偏过头正好瞧见他家沈教授站在穿衣镜前一丝不苟地系扣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很有质感的纽扣上,一粒粒系到最上面,稍微抬起下巴,脖颈绷成一道流畅的曲线。


赵云澜眯着眸子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手支着脑袋使劲盯着人瞧,在沈巍看过来的时候面容严肃地冲他勾勾手指,沈巍乖乖来到他身边,低下头听这位祖宗又有何吩咐,赵云澜依旧面无表情,扯着人悬在空中的蓝色领带把人带到跟前吧唧亲了一口。


沈巍愣了会儿,随即把自己的领带从那流氓手里解救出来,赵云澜倒在床上笑得死去活来。


沈巍正了正自己的领带,等脸上热气褪去才无奈说一句,起床,别闹了。




赵云澜始终不清楚沈巍身上那股生人勿进的禁|欲感和清冷意味是从何而来,哪怕是他们在一起之后一点也没减淡,仿佛那个让他下不了床的人不是沈巍一样。他有一次无意听见有人评价沈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呢,不食人间烟火。赵云澜知道这话说着玩儿的,当初沈巍连他做的泡面都吃过呢,但一仔细琢磨又觉着有些道理,沈教授这个人身上总缺点儿人味儿。


沈巍的感情藏得太深,不仔细挖还看不出来,硬是要把表皮的壳儿给他撬开了才能窥得一星半点来,不过那都只是冰山一角。唯一露馅的就是那双眼睛了,看着赵云澜的时候跟含了情一样,趁其不备就放任自己贪婪地瞧他一会儿。


赵云澜低个头沈巍的眼神都能跟着走,明目张胆地偷窥。赵云澜笑了,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挡住那道如有实质的视线,过于直白炽热又真诚,他一颗心脏真受不了,难得这流氓有挂不住面子的时候。他一面把人搂进怀里一面调侃着,说宝贝儿你可别瞧了,你这双眼睛会勾人,我都要陷进去了。


赵云澜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有那样干净的眼睛,看人的时候专注又认真。他也曾把这双眼睛惹红过,那个时候他看着这双眼,深处的倔强和难过如洪水泛滥,直接把赵云澜这混账给淹死了。结果当然是自作自受呗,最后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说起来,沈巍戴眼镜和不戴眼镜的时候差别还是很大的。他戴着眼镜端坐办公室的时候十分赏心悦目,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优秀干练的气息,再没有比他更适合老师这个职位的人了。但只有赵云澜知道,沈巍在家里是不习惯戴眼镜的,洗完澡之后眼睛湿漉漉的最是诱人,雾气还没散尽呢,只要看上赵云澜一眼,他能要星星不给月亮要月亮就连星星也顺手摘下来一块儿送上前。




还有一件事也是只有赵云澜才知道的,沈巍的身材并不孱弱,反而很……赵云澜某次说到这里刻意停顿了会儿,吊足了众人胃口还不给解馋,他双腿往桌子上一搁,摇晃着脑袋说这些隐私外人不便知晓,特别是特调处的单身鬼们。特调处众单身鬼们敢怒不敢言,心思寻思着一物降一物,你就等着被你男人收拾吧。


沈巍是有些瘦的,看着总觉得有些单薄,但他其实是属于精瘦型的,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说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标准典例了。他的肤色实在是连女人看见了都要自愧不如,下手重了都怕给抓出红印子来,虽然这事儿赵云澜也没少做。


上|床跟打架似的,赵云澜想不通就沈巍沈老师这么斯文一人是怎么做到床上战斗力超群的,每个部位力气都足,折腾一场能要他半条老命。沈巍还有一个让他汗颜的喜好,那就是挺喜欢咬人,他终于憋不住道沈巍你是……沈巍抬起头,那双干净的眸子被情|欲搅和得分外惹眼,呼吸有些乱,平日一丝不苟的发丝也不听话了,垂下来把取了眼镜更加亲近的眼睛遮了一半,眼角带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红,看他难得动情的样子赵云澜一句重话也说不出。偏沈巍还要用沙哑的声调轻声细语问他道云澜,疼了?


这他妈的要怎么回答。赵云澜心里吐槽,只这一次,下不为例,沈巍你可不能再用美色迷惑我了,因为……因为我真的很吃你这一套。


无奈至极,赵云澜只能让他去。揽住他的肩道,刚刚想说,沈巍,你是我爱人啊。


沈巍猝不及防被甜言蜜语灌了一耳朵,齁的他心里都甜了。


你也是,我爱你。




有人笑着开玩笑说,不食人间烟火的沈天仙他家属又来接他了。


沈巍抱着一个文件夹走向赵云澜,脸上不自觉浮现笑意,晃到人失神。赵云澜离他有些远,他迫不及待地加快了步子走向那个不老实靠着车的人。赵云澜一看到他就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支玫瑰来,叼在嘴上冲沈巍挑眉。


沈巍笑了起来,阳光明媚,一路花开,他大步走向赵云澜。


走向他的人间。




阳光果粒橙子
澜澜:我他么一个纯一,你就算、...

澜澜:我他么一个纯一,你就算、你就不能稍微对我客气点吗?

沈老师: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字来源镇魂原著,给甜甜比心)

突然发现跟微博的图片内容有一个有出入
啊啊啊啊啊,能不能替换图片啊!!

澜澜:我他么一个纯一,你就算、你就不能稍微对我客气点吗?

沈老师: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字来源镇魂原著,给甜甜比心)

突然发现跟微博的图片内容有一个有出入
啊啊啊啊啊,能不能替换图片啊!!

南半城
4南哥点的昆仑君和小鬼王www...

4南哥点的昆仑君和小鬼王wwww

被镇魂迷住了眼睛……他们俩真的好好啊www想给身边的所有人安利镇魂TuT

4南哥点的昆仑君和小鬼王wwww

被镇魂迷住了眼睛……他们俩真的好好啊www想给身边的所有人安利镇魂TuT

水仙-禅定才好望穿心事

我看的镇魂第三集怎么怪澜巍情的???沈巍:我不是我没有(巍屈巴巴)  表情包来自@爱好脆皮鸭的鹅 


 土味情话

第一波走这 我是一波

第二波走这 我是二波

第三波走这 我是三波


不大一样

第一波 我是不大一样

第二波 我是卜大二样

第三波 我是不大三样


我看的镇魂第三集怎么怪澜巍情的???沈巍:我不是我没有(巍屈巴巴)  表情包来自@爱好脆皮鸭的鹅 


 土味情话

第一波走这 我是一波

第二波走这 我是二波

第三波走这 我是三波


不大一样

第一波 我是不大一样

第二波 我是卜大二样

第三波 我是不大三样


遗传失格—暴躁根
看了剧版镇魂!!被这对好兄弟的...

看了剧版镇魂!!
被这对好兄弟的兄弟情所感动……
两人对视第一眼就确认了……对方将是自己一生的好兄弟!
沈教授保护兄弟的举动,说明了一个道理:兄弟是手足也是衣服!

大家快去看这部讲述兄弟情谊的好片!!

看了剧版镇魂!!
被这对好兄弟的兄弟情所感动……
两人对视第一眼就确认了……对方将是自己一生的好兄弟!
沈教授保护兄弟的举动,说明了一个道理:兄弟是手足也是衣服!

大家快去看这部讲述兄弟情谊的好片!!

walnut

【沈赵】先生

*R18预警:办公室play。沈教授梦见赵处成了他的学生。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剧版镇魂,支持我们甜女士。端午节快乐!(ballball各位救救我这个被疯狂限流的小女孩吧


停车场:https://shimo.im/docs/CYRxI0ovfiAplfhu 

图链:https://wx3.sinaimg.cn/mw690/005Mt23oly1fsf6virvfcj30c33s177y.jpg

*R18预警:办公室play。沈教授梦见赵处成了他的学生。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剧版镇魂,支持我们甜女士。端午节快乐!(ballball各位救救我这个被疯狂限流的小女孩吧


停车场:https://shimo.im/docs/CYRxI0ovfiAplfhu 

图链:https://wx3.sinaimg.cn/mw690/005Mt23oly1fsf6virvfcj30c33s177y.jpg

草莓甜心阿枢

【巍澜】无责任炖肉篇(只是辆车)

😘点开这里

吃rou愉快!

😘点开这里

吃rou愉快!

鹤山雨

其实是这样的,书不过是掩饰!!

其实是这样的,书不过是掩饰!!

長幺

【巍澜】当沈先生吃醋的时候(醋王巍,一发完)

👉 剧版+文版拼凑设定

👉 世界给了赵云澜一个醋王巍(有时候还是喝醉的)

👉 ooc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沈巍会吃醋,这对赵云澜来说早就不是一个秘密。

最先发现是在换脸那次的事件中,浓妆艳抹的女人指着自己的胸口说要自己护送,赵云澜内心虽然呕了十次八次,但面上却只是不动声色的把眼神移开了几分。这一移开不知道,沈巍的表情倒是吓了他一跳。

一双杏眼里晦暗不明,眉头紧促,嘴唇也往下撇了半分。沈巍虽然看起来在聆听两人说话,手中的杯子却被他攥的死紧,连带着指尖都压出了白痕。赵云澜倒是心中一喜,心想你这沈巍嘴上说着不喜欢我,心里怎么想到倒是跟明镜儿一样。

于是他故意探身凑近了女人一些,立马看...

👉 剧版+文版拼凑设定

👉 世界给了赵云澜一个醋王巍(有时候还是喝醉的)

👉 ooc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沈巍会吃醋,这对赵云澜来说早就不是一个秘密。


最先发现是在换脸那次的事件中,浓妆艳抹的女人指着自己的胸口说要自己护送,赵云澜内心虽然呕了十次八次,但面上却只是不动声色的把眼神移开了几分。这一移开不知道,沈巍的表情倒是吓了他一跳。


一双杏眼里晦暗不明,眉头紧促,嘴唇也往下撇了半分。沈巍虽然看起来在聆听两人说话,手中的杯子却被他攥的死紧,连带着指尖都压出了白痕。赵云澜倒是心中一喜,心想你这沈巍嘴上说着不喜欢我,心里怎么想到倒是跟明镜儿一样。

于是他故意探身凑近了女人一些,立马看见沈巍凌厉的眼神射在他们身上,周围的气息甚至都凉了几分。于是他也不打趣了,正好碰上郭长城来报告,便打发他让郭长城把女人护送回家。此事才算是停。


类似的事儿后面也有几次,不过都让赵云澜挡了下来,特别是两人确定关系之后,赵云澜更是小心的不行,生怕自家那位小心肝吃醋。



可百密终有一疏



这次是在一次酒会上。沈巍作为龙城大学年轻有为的教授被破格邀请,而赵云澜则是受政府邀请而来的。不得不说,这种时刻,特殊公务员的好处就显出来了。这种酒会,最少不了的就是自助餐,虚伪的吹捧以及与女人的交集了。


与他搭讪的是一个年轻女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一二的年纪,齐耳短发,明媚皓齿,也不失为一个漂亮姑娘。赵云澜虽说不吃女人这一套,但眼尖的他还是一眼就看出这是某企业局长家的千金,就算再不喜欢面上是不好推脱,只得跟着说了几句俏皮话吞了几杯酒,脑子里也是迷迷糊糊,自然没看见餐桌另一侧面色阴冷的男人。


“那么赵处这么年轻有为,可是想过找个佳人相伴左右?”那姑娘也是大胆,不过攀谈了几句话罢了,就去拽男人的胳膊,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反应,女人的手就被抓住僵在了半空中。昆仑君抬眼去瞅,就看见前任鬼王阴着脸,隐藏着金框眼镜下面的杏眼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不劳烦姑娘了。”沈巍不动神色往赵云澜那边站了站,后者也自知理亏的低头注视杯中的香槟。“赵处长还是我来照顾吧。”



姑娘也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两人不寻常的关系,啧了一声之后退了场,只剩下沈巍和赵云澜还站在原地。



赵云澜放下杯子,刚想用手去拍沈巍的肩,却被后者侧身躲开,微微失了神。抬头看他才发现男人正盯着自己,眼里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委屈来。



“宝贝儿?没生气吧?”这是赵云澜在讨好沈巍时才会用的语气,明摆着就是示弱了。后者听了也没什么大的表示,就是一把拽住了人拖着往大门走,赵云澜也没有反抗,乖乖跟上他的步伐。“真生气了?”



沈巍没吭声,只拉着人往楼上走。楼上是跟酒店一体化的宾馆,赵云澜偷偷咽了口口水,为自己在心里上了柱香。可还没到屋里,沈巍就在楼梯间把人按住了,赵云澜微微一愣,只看见人喝的发红的眼眶和与之完全相反的清透目光。



“你是我的,赵云澜,你只能是我的。”


“别逼我把你藏起来。”



第二天,到了中午赵云澜才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昨晚沈巍就跟一个发狂的野兽一样不知满足,自己说了好几次够了还是不停手,而代价就是今天去调查处又得被他们几个笑话了。


现任镇魂令主,昆仑君兼沈巍的男朋友,赵云澜同志看了看由于酒精依旧还没有醒过来的沈巍叹了口气,想着以后还是少来酒会,特别是还有一个喝醉醋劲儿还足的沈教授的情况下。


——————————end


难吃短小一发完

巍澜大旗不倒欧耶!
















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人生第一张色彩人头给龙...

👋🏻人生第一张色彩人头给龙哥了。菜真的是原罪,集训一定要好好学免得以后爱豆都画不来。

👋🏻人生第一张色彩人头给龙哥了。菜真的是原罪,集训一定要好好学免得以后爱豆都画不来。

安娜与国王w
哈哈哈哈哈本来好好的山压鬼澜受...

哈哈哈哈哈本来好好的山压鬼
澜受 香菇

哈哈哈哈哈本来好好的山压鬼
澜受 香菇

赵云懒

【巍澜】借住

剧版走向

日常小甜饼

眼瞎/欢迎捉虫/OOC


>>>


郭长城正愁眉苦脸。

他瑟瑟缩缩地坐在自己的位置,眉头往中间挤,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都被眉毛给压扁。


第一个受不了的是楚恕之,一抬头就能看到那苦兮兮的表情,活脱脱像个报丧人,什么也不需要说,表情告诉你大事不妙。他发挥着一向毒舌的技能,与外表不符的清亮声音因为不爽而压低,“郭长城你在那丧个什么劲!”


“啊?”郭长城吓得一个激灵,声音弱如蚊蝇,“我、我,我只是,在想,想事…”

他小心地抬头看楚恕之,对上那双凶狠的眼睛,又迅速地低下头。


大庆从兜里掏出小鱼干放进嘴里嚼,“老楚你凶小郭做什么。”...

剧版走向

日常小甜饼

眼瞎/欢迎捉虫/OOC


>>>


郭长城正愁眉苦脸。

他瑟瑟缩缩地坐在自己的位置,眉头往中间挤,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都被眉毛给压扁。


第一个受不了的是楚恕之,一抬头就能看到那苦兮兮的表情,活脱脱像个报丧人,什么也不需要说,表情告诉你大事不妙。他发挥着一向毒舌的技能,与外表不符的清亮声音因为不爽而压低,“郭长城你在那丧个什么劲!”


“啊?”郭长城吓得一个激灵,声音弱如蚊蝇,“我、我,我只是,在想,想事…”

他小心地抬头看楚恕之,对上那双凶狠的眼睛,又迅速地低下头。


大庆从兜里掏出小鱼干放进嘴里嚼,“老楚你凶小郭做什么。”

“天天带着人家出外勤还这么凶啊你,啧啧。”


他晃着手里半截的小鱼干,坐在桌上晃动着双腿,问:“小郭你有什么事说出来啊,让大家开心开心。”

郭长城刚刚燃了火苗的心又瞬间熄灭,楚恕之呵呵了一声。


“没有,没有。”郭长城抓紧了手里的笔,有些为难地说,“我…再过两天就没地方住了。”


“没地方住?”

沙发上半眯着眼的赵云澜突然起身,棒棒糖在嘴里转了一圈。

郭长城没想到会让领导如此关心,吓得又是一抖,结巴着说:“对、对啊。”


“什么情况,来说说啊。”

赵云澜颇为关心地扒着沙发,而大庆露出疑惑的表情,心想:赵云澜干嘛这么关心小郭?这还是那个混蛋领导?


“啊,就、就是,”郭长城发现在场所有人都看过来,搞得他更是慌张,“我被房东赶出来了…说是每天上班时间太飘忽…影响他了。”


众人:……


特调处一片静默,要是现在掉了个什么东西,绝对可以发现那东西在哪。


啪,啪,啪!

赵云澜戴着手套,以至于声响有些闷,但并不妨碍他那高兴到如同中了五百万的表情。

“哎呀小郭,身为你的领导,不帮你我都于心不忍呐!”


“啊?”郭长城突然感到了温暖,他眼里有个喜悦,思忖着领导是不是要援助他,比如租房补贴,眨眨眼以示乖巧,而赵云澜下一句让他面露难色,只听赵云澜笑眯眯地挑着眉毛,“不如住我那?想住多久住多久!”


这一句话引来了所有人的注视。

郭长城更是不理解了,哪还有这种好事情?


作为特调处里著名的不怕死,郭长城同志天真无邪地问道:“可听说赵处您家脏得像狗窝?”


又是一片静默。

楚恕之凶狠且冷漠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大庆嘴里的小鱼干差点掉桌上,祝红连零食都吃不下去了,因为刚刚她喷了一桌的零食渣子。


赵云澜眉头抽搐了好几秒,但很快继续脸上的亲切笑容,搓搓手问,“怎么样啊小郭?我家里东西不多,你要是嫌脏,我给你整好了你再过来住,不喜欢被套你就带自己的!”


“小郭,你不答应,那——”

“我答应!”


郭长城意识到大概是要扣工资,立马回复,只是赵云澜得逞地笑了,话锋一转,继续说:“那你就对不起我的热情啊,不过还好你答应了,不能反悔啊小郭,我们是诚信的人嘛!”


“……”郭长城觉得自己仿佛落了什么圈套。


隔天带着惊恐把自己的行李搬进领导家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脏,只是手摸过桌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可仔细看明明是被收整过的。


至少没有所谓的衣服满床,袜子乱丢,泡面桶摆满茶几的场景。


就像有人收拾过一样。

“小郭啊,这段时间就住这里啊,随你住多久,不收钱!不过水电费嘛,自理。”


“知道了赵处!”

郭长城马上就撸袖子开始打扫卫生,勤勤恳恳的样子傻得可爱,赵云澜就在门口拿起了电话,郭长城听得清清楚楚:“你好,是生——对,我小赵!对对沈教授,诶你贵姓啊?”


郭长城听他领导套出了那个人的所有信息,就差祖宗十八代了,这本事他这辈子也学不来!


“喂,沈教授——”

赵云澜拿着电话出去了,郭长城也没有偷听墙角的习惯,继续低头打扫。



沈巍向来把工作和私人的时间分得开,一般在办公室,都由人转接给他的电话,如果是奇怪的推销或者跟学校无关的事件,直接拒绝。


经常转达沈教授电话的小张不理解了,这个小赵是何许人?沈教授次次都接听了,而且听对方吊儿郎当的语气,也不像是个谈正经事的。


结果和这位不正经的小赵足足聊了半个小时,等她转接给沈老师,才惊觉自己和人唠了这么久。


沈巍合起面前的小本子,手指在皮质封面上摩挲。

通过设备传来的声音有点模糊,赵云澜嘴里怕是由含着棒棒糖,说了一遍,沈巍也没听清,身体下意识前倾,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啊?”赵云澜摘了嘴里的棒棒糖,“我说,能不能这段时间住你家,我没地方住了。”


“……”

沈巍的手指陡地按住本子封面,差点要按穿。

他握紧了电话,“赵处长这是说什么,怎么突然要住我这里?你的房子呢?”


赵云澜一五一十地解释了,七分真三分假,顺带把郭长城同志的悲惨境遇全盘托出,屋子里的郭长城连打三个喷嚏。


沈巍有些为难,但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欣喜,也迅速被他压了下去,“这,还是不太方——”


“沈教授,收留一下我吧。”

赵云澜的语气听起来太过可怜,这让沈巍想起那晚把赵云澜捡回了家,让他瞬间失了语言。


他不该去触碰这个人,为何这个人总要……


“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啦?”

赵云澜重新把棒棒糖放进嘴里,不顾沈巍的反应,决定先斩后奏,“等会我就收拾收拾,晚上去你那住,我先跟小郭说点注意事项啊,晚上见!”


他迅速地挂了电话,沈巍还来不及多说,只听见挂断的声音。

深深地叹了口气,只觉头疼。


“领导!请问有什么注意事项?”

“没有,你先随便搞,我收拾点东西,晚上搬。”


郭长城揪着手里的抹布,不知该不该继续了。



下车到小区的时候,沈巍在门口站了好几秒才踏步进去。

以往的熟悉路线走得格外缓慢,缓慢到仿佛是第一次来到小区,他摸上胸前的吊坠,抬头望着自己的家,还是黑的,没有人。


想着待会也许热闹非凡,也不知要不要笑了。

他还是踏进了单元,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看着数字缓缓上升,内心的紧张也跟着增加。


他避之不及的人,总要踏进他的范围,偏偏这个范围,本就是要属于这个人的。


沈巍的头疼愈发剧烈,听见叮地一声,电梯门顿了一下才慢慢打开,他走出电梯,每一步在走廊里都清晰可闻。


他再过一个转角,就能看见那个人了。

沈巍在原地停驻,复杂的滋味在心里蔓延,想着自己被迫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也只好面对。


果不其然,赵云澜坐在他的家门前,身边还是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哟,沈教授。”

赵云澜从地上蹭地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潇洒地对他挥手。沈巍低头无奈,加快了些许脚步走到赵云澜跟前,掏出自己的钥匙,没敢看他,“等很久了吗。”


“没啊,我十分钟前才从对面出来,小郭还是很欢迎我的啊。”

他插着衣服口袋,身体一直在晃荡,沈巍点点头没说别的,打开门和灯,“进来吧。”


“谢谢沈教授,这段时间麻烦你啊。”

赵云澜拖着行李箱进来,沈巍也没有马上坐下,只是把公文包放在沙发上,带着他进了客房,里面非常干净,摆设也没几件,连点人味都没有。


他满意地拿着箱子进去,在沈巍跟前打开了箱子,衣服都跟腌菜似的,摞在一起丢进衣柜,洗漱用品也直接丢桌上,然后就没什么东西了。


“……”

沈巍算是见识了。


他自从上次捡赵云澜回家,就见识过他的卫生程度,但因为时间跨度太长,他有些不太记得,现在赵云澜这些举动,彻底勾起他的记忆,回忆起那糟糕的环境,各种情绪融合在一起,只有一个长长的,没有声音的叹息。


赵云澜把洗漱用品拿在手上,“洗手间在哪?”

“那边。”


他看赵云澜在洗手台前研究什么,竟有了一丝不真实感。

没想到赵云澜要住他家,自己因为一时的心软而错过了拒绝的机会。


沈巍在原地沉思几秒,没有再看赵云澜,而是脱了自己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领带也解开挂着,走到书桌边打开自己的文件备课。


赵云澜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刚想喊人,看沈巍在工作,也就没作声,进房间拿出皱皱巴巴的睡衣,正打算自己研究怎么洗澡,沈巍却突然出声了,“左边热水,别感冒。”


“……”他点头,“哦,好,谢谢。”

“文化人就是细心啊。”

他哼着调子进了浴室,很快就有了水声。


沈巍突然停笔,久久没有写完下一个字,耳朵带着点红色。

抬头望了浴室一眼,低头动笔,动作带着涩滞。


他大意了。


END?


北斟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个几笔,凑个巍得了。”

剧版没有删这一段!!快洛,非常喜欢这边的



墨:调了色的坛水竹月……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个几笔,凑个巍得了。”


剧版没有删这一段!!快洛,非常喜欢这边的




墨:调了色的坛水竹月……

魏子墨.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继续和镇魂女孩分享一些可爱的图片(图是随手保存的,不能用请告知喔)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继续和镇魂女孩分享一些可爱的图片(图是随手保存的,不能用请告知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