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镇魂街

14.9万浏览    1252参与
K
小亮只有在保护弟弟的时候才会凶

小亮只有在保护弟弟的时候才会凶

小亮只有在保护弟弟的时候才会凶

katherine
周瑜!!!!!!!!!!!!!...

周瑜!!!!!!!!!!!!!!!!!!!!!!!!!!
我真的看着看着,开始拍自己,舍友问我是不是闹耗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公瑾,公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瑜!!!!!!!!!!!!!!!!!!!!!!!!!!
我真的看着看着,开始拍自己,舍友问我是不是闹耗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公瑾,公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S_纳什均衡

存个档,是杭州中二病的场照。

-镇魂街-曹焱兵

“我要这天下!”

------------

曹焱兵:我
Phx:腐木

存个档,是杭州中二病的场照。

-镇魂街-曹焱兵

“我要这天下!”

------------

曹焱兵:我
Phx:腐木

Cthylla.

月 厨 幻 视

我的亚瑟王AU已经准备好,就差十二月份开播。
这一幕太戳我心了,真的,想起了贝狄威尔一千五百年不老不死的跋涉,只为了再与他的王相见。
子龙也差不多是这样,延续着自己的梦。

以下是胡言乱语∶
众所周知,镇魂街是一部大型修罗场动漫。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带劲的神剧情
例如“穿越千年的羁绊”,“这宿敌竟该死的甜美”,“如何当一个口嫌体直的弟控”,“当着哥哥的面ntr哥哥”,“暴君的自我修养”,“暴躁酷姐转型记”,“霸王说他真香了”,“地狱神父与双面恶魔”,“老子有七个守护灵一堆cp和一条街但是老子就是穷b你看什么看”…………

还有,我最近梦到塞伊用法老王的声线对刘羽禅(中毒)说∶“nefer...

月 厨 幻 视

我的亚瑟王AU已经准备好,就差十二月份开播。
这一幕太戳我心了,真的,想起了贝狄威尔一千五百年不老不死的跋涉,只为了再与他的王相见。
子龙也差不多是这样,延续着自己的梦。

以下是胡言乱语∶
众所周知,镇魂街是一部大型修罗场动漫。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带劲的神剧情
例如“穿越千年的羁绊”,“这宿敌竟该死的甜美”,“如何当一个口嫌体直的弟控”,“当着哥哥的面ntr哥哥”,“暴君的自我修养”,“暴躁酷姐转型记”,“霸王说他真香了”,“地狱神父与双面恶魔”,“老子有七个守护灵一堆cp和一条街但是老子就是穷b你看什么看”…………

还有,我最近梦到塞伊用法老王的声线对刘羽禅(中毒)说∶“nefer————”
(nefer是古埃及语“美丽的人”)
Nefer!?!
是不是Nefertari(妮菲塔丽)!
(妮菲塔丽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后)

法老的妃子给我安排上(丧失理智)


Cthylla.

fate/镇魂街(伪)

曹焱兵拿起了紫电

“虎啊,煌煌燃烧!Enfer Château d'If”

虎啊,起来嗨


孙斩天拿起了十殿阎罗

“咆哮吧,吾之愤怒!(La Grondement Du Haine)”

哎呀老娘好气啊


塞伊∶“地上没有法老做不到的事情,万物万象皆在余手中哈哈哈哈哈哈……”

阿努比斯∶“大家氪大家氪!”

(翻译∶懦弱,真是懦弱)


赵云∶

我的王……(贝德维尔声线)

曹焱兵拿起了紫电

“虎啊,煌煌燃烧!Enfer Château d'If”

虎啊,起来嗨


孙斩天拿起了十殿阎罗

“咆哮吧,吾之愤怒!(La Grondement Du Haine)”

哎呀老娘好气啊


塞伊∶“地上没有法老做不到的事情,万物万象皆在余手中哈哈哈哈哈哈……”

阿努比斯∶“大家氪大家氪!”

(翻译∶懦弱,真是懦弱)


赵云∶

我的王……(贝德维尔声线)


katherine

一次性看完九画镇魂街的感觉真好,孙斩天我爱你!

一次性看完九画镇魂街的感觉真好,孙斩天我爱你!


cp锁厂厂长。

【遥铃】郎骑竹马来。

巨型年龄差,其实也没有差多少。

让郭军师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欺负小女孩,因为她长的可能会变个大美人。

我cp好冷。

0.

“你跟我,去趟仙人关。”

来人说着,身上的刀剑与盔甲相碰,叮叮当当扰了他好不容易的一阵清净。茶还是热的,显然来者并不知道沏者一壶茶有多不容易。

真不是时候。这一壶好茶没机会好好品,又得作废。郭逍遥不说,只是行动上表达不满,倚着桌子懒洋洋给他倒茶。

“我跟着去了,你要把关口丢给风吒不成?”

天儿太热,曹焱兵接过他递来的茶灌下去。不成想是口滚烫的水,非但不解渴还烫了舌头,“嘶”了声点点头,

“仙人关啊…是夏将军,有点印象。”郭逍遥摸着下巴琢磨一阵,脑中浮现出...

巨型年龄差,其实也没有差多少。

让郭军师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欺负小女孩,因为她长的可能会变个大美人。

我cp好冷。

0.

“你跟我,去趟仙人关。”

来人说着,身上的刀剑与盔甲相碰,叮叮当当扰了他好不容易的一阵清净。茶还是热的,显然来者并不知道沏者一壶茶有多不容易。

真不是时候。这一壶好茶没机会好好品,又得作废。郭逍遥不说,只是行动上表达不满,倚着桌子懒洋洋给他倒茶。

“我跟着去了,你要把关口丢给风吒不成?”

天儿太热,曹焱兵接过他递来的茶灌下去。不成想是口滚烫的水,非但不解渴还烫了舌头,“嘶”了声点点头,

“仙人关啊…是夏将军,有点印象。”郭逍遥摸着下巴琢磨一阵,脑中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人,他忽然凑上前,伸出根手指摆出一副说书人的模样。“你知不知道,他家有个小女儿,丑,是真的丑,粗糙的像只小猴儿一样,还胡闹。”

“不能吧。”曹焱兵皱皱眉,心说这人怎么胡乱评价人家姑娘,瞎说人家还怎么见人。“万一女大十八变呢。”

瞧瞧,曹焱兵,你真见女人的时候怎么不这副态度,他敲敲桌子阻止友人。“你闭嘴,听我讲。”

“我想想啊,十一…。”他顿了顿,又给曹焱兵续上茶,才娓娓道来。

“今年应该刚好是二八。”

 

1.

仙人关不比并州,正对着风沙口,郭逍遥一刻也不想在这戈壁滩多待,快马加鞭想着关口走,能讨口茶歇歇。他眼力蛮好,远远就看见有个小黑影子拦路,急忙一拉缰绳勒住马,他的小红姑娘吓得连连后退,郭逍遥一个不稳差点从它身上栽下去。

什么东西,郭逍遥有点恼了,稳住身一看,披发圆脸,是个小孩。那小孩张开两条小胳膊拦住他去路,张口大喊:“带着武器招摇过关口,胆子够大,还不从马上下来乖乖伏法。”

…什么玩意儿,谁家熊小孩。郭逍遥没好气道。“我说小孩儿,你知道我是谁吗。”

果然不是好人,反而还像个恶霸,地上那小土孩子指着他道。“我爹说仙人关外的多数来人都是大宛人,你还带着武器,是不是大宛国师派来的探子!”

“……说什么呢。”喔,居然是个姑娘。郭逍遥看见这种蛮不讲理的小孩就烦,烦得他一对蛾翅眉紧皱,打哪儿来这么个不着调的傻丫头。他折起手上的马鞭打量她,刚和马腿一样高,恐怕还不及幼学,就知道欺负人了?有点好笑。“哪儿来的野丫头,速速把路让开,我来这儿办正事。”

“我不是野丫头!”

那小孩越说越来气,干脆跺了跺脚。郭逍遥见状一咧嘴,乐了。大孩子见到小孩子总是想欺负欺负,兴许因为他还没脱离孩子年纪,玩心上头,开口就数落她。“你怎么不是野丫头,和你同岁的姑娘家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学礼仪,瞧瞧你自己,蓬头垢面言行粗俗,像块小炭人。”

果不其然,那块小炭人气急败坏要骂他,不过可惜攒不出什么词来。郭逍遥离这么近一看,其实也没有,黑是黑了点,啊,太瘦不好,不过还挺秀气。

就在关口逗逗小孩也不错。

“你方才说我带武器?”他展臂,左半身仅有的一扇宽大袖子也从膝上移开,怀里、腰间一览无余。低下脑袋去问她。

“你告诉我,我身上哪一件是武器。”

那小人有模有样的抱着手臂开始打量他。右边腰腹....咦,那原来是把扇子,那也不能算过关,左腰……哈,左腰是从未见过的东西。遂一抬手,直指左腰那圆圆的物件。

郭逍遥顺着她指的地方一看,反被她立刻被逗得笑出声来,笑够了才同她讲。“装酒的葫芦也能算是武器了?”

她自然不肯服输,硬着头皮还要争论。“我在夏府又没见过这种东西,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这么说你姓夏?”他从话里捕捉到一个很吸引人的点,微微一眯眼。“可是仙人关驻关夏将军家的人。”他缕缕马鬃,一双丹凤眼里写满了心不在焉,看上去只是随口一问。

“是我,你还知道我爹?”她向后退了步,明明只是想给爹帮忙的,不会真是探子吧?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哦?怕了。可这一下把自己的身份都抖出来了,他暗暗笑这小丑丫头不够聪明。

不过嘛,歪打正着倒是碰对了人。

“走吧,大小姐。”带着这位大小姐进门希望不会闹出什么乱子,他深深吸口气,一俯身,将那位小姐从地下捞起来放在马背上。“带我去见你爹。”

 

2.

“你那年去才十七岁?”曹焱兵又向前靠了靠,

“是,我没待在那多久,你记得。”郭逍遥喝口茶,清清嗓子继续给他讲。“我还差点拐了个童养媳回来。”

 

3.

“......"

“你还笑!你说我像个野丫头。”

他实在忍不住,笑得直不起腰。

夏铃仰着脑袋认认真真,一开口又问的小心翼翼。“你告诉我,是不是并州的姑娘都是你说的那样?”

他细细一想,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他又一想,温柔贤淑不错,知书达理也不错,可那些姑娘小姐终究是千篇一律,美人没了活泼就没了灵气,反而是夏铃这样的小野丫头更有趣。

怎么半天不理人,夏铃皱起眉头,想法子让他回魂。

“军师?”

“...军师。”

“郭逍遥!”她上手要去抓人衣服,不成想他后脑勺那绺头发也在后腰间垂着,连头发拽了一把。

“臭丫头,别拽我辫子。”这么一下疼得郭逍遥直吸冷气,呲着牙恐吓她。“小心我把你这一头黄毛全部薅掉。”

“你敢!”夏铃嘴硬,这么说着还是松了手,小姑娘分明还皱着眉瞪他,可这话怎么说都像是委屈巴巴。“我叫你,你又不理我。我也没想到你那绺头发在嘛。给你赔不是。”

懂事就好,郭逍遥的火气一下消了一半,深深吸口气吧剩下的火气压回去。小姑娘捏捏自己的刘海,踌躇半天才开口问他。“军师,你是不是要走啦?”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来,他把夏铃拉到自己旁边坐着。他是要走了,在这儿待了小半年,夏将军人毕竟经验丰富,总比他胜出不知道多少,待在这已实在没有必要。他想着,伸手捏捏她脸颊,那一点点颊肉就被他捉着、在指腹里摩挲,是没有那么细嫩。

“是,我是要走了,怎么,你舍不得哥哥我了?”

夏铃让他捏,咬着嘴唇,小孩子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总像只小老鼠。接着她垂下眼去,连两道细眉也低了两三分。

“并州离仙人关远不远?你还回不回来?”

他刚才只是调侃,以为这小丫头会反驳他,可她非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又反问他两个问题,这。

这不是明摆着说舍不得吗......小小年纪真是个害人精。

郭逍遥捏着她的脸若有所思,夏铃歪歪脑袋,问他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一咧嘴,露出两颗精致的犬齿,不似好人。“你们仙人关这儿的小姑娘,这小脸是不是都像你一样糙。"

小姑娘张着嘴巴停住,泪水从眼底上涌,满满攒满了小半眼眶,最终在决堤掉下第一滴眼泪的时候开始抽泣。

“别哭,丑死了,丑的没人要。”他越说越来劲儿,就想看这小孩遭他欺负,一边哄她还一边大笑,气得夏铃哭得更凶,一张小脸都要皱成一团。这倒是没人,可一直哭也不是事,郭逍遥没有哄人家的经验,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好了你莫哭。”他转个方向蹲下身,对着她的脑袋摸摸揉揉。“你真没人要,不然我给你找个好郎君?”他一边心里暗暗发笑,笑她小小年纪就因为长相美丑哭鼻子。

“我才、不要。”夏铃一抽一抽的抹眼泪。

“你嫌我不好看,我就非要、嫁给你。”

 

她话一出,让郭逍遥一怔,他才十六岁,莫说是他了,就算是个人都少有几个会遇到个小姑娘这么说,隐约就觉得兴许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机会。他那时不知道,只是胸腔有股热气涌上来,蒸得脑袋都昏昏沉沉,脸上发烫。

“好,好。”他胡乱答应道,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又补了句。“这句话你可不能同别人瞎讲。”

 

 

4.

 

“人家小你五六岁。”曹焱兵又想起这事儿来,他觉着郭逍遥真的很过分。

“我那个时候又没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郭逍遥不愿提,他觉着这事儿烦心,扭过头去赏人家的中堂画。

他俩在前厅站了没一会,门外石廊就传来脚步声,郭逍遥给曹焱兵使眼色叮嘱。“你去看看将军带没带着那妞。”曹焱兵踹他一脚让他别烦,安心喝茶。

“怎么样,是不是我讲的那样。”郭逍遥仰着下巴瞧他友人,一副要和他赌博的模样,只见曹焱兵盯着他背后某处看,而后向前伸颈,眯起眼睛细看,半天没答话。

郭逍遥生疑,不会吧?这得长成什么样才能让他琢磨这么久,莫不是真丑的人神共愤?他朝曹焱兵的凳子踢了脚,不料友人不耐烦的对他挥挥手。

“嘘,你别吵,”

嘿,你小子。“一直盯着人家看也不好,能不能不那么露骨。"

“什么丑。”回答他的话八竿子打不着,曹焱兵的眼神就没从原位移下来过,同他讲话也心不在焉。

“我问你呢,到底什么样。”郭逍遥没忍住向曹焱兵那儿侧侧头,曹焱兵忽然就抓着他衣袖。“郭逍遥,你简直眼瞎。”

什么?他眼瞎?郭逍遥被他这么一扯翻了个面,见有人来忙着拱手行礼,眼前虚晃一片也没盯住那妞人在哪儿,不经意对着那些衣摆下一瞥,瞧见双女人的脚。他顺着衣摆向上瞄。

册那,是他眼瞎。

是有个女孩儿,郭逍遥没控制住情绪,不知是惊讶还是慌张,倒吸一口气。

他这次来其实也有点小目的,还本想她若是清秀一点儿刚好,想个法子,说不定这次有机会带她回去,可没想到。

可没想到,如今是个标致的美人,竟搅了他的计划。
众所周知,讨美人开心很难,讨美人更难。美人眼光高,想不想搭理你全凭心情,说不准白来一趟。
 

“怎么,曹小将军竟然带了郭军师?真是许久不见。”老将军很满意,随后偏了偏身子,指着身后的姑娘。

“这是小女夏铃,啊,你见过的,郭军师。”

他当然见过,郭逍遥心虚。缓缓把眼神移过去,只见夏铃脸上翘起一弯峨眉月,在他看来是不怀好意,笑里藏刀,好一阵才微微蹲身行礼。

居然落在我手里了,郭逍遥。

 

“见过曹将军,郭军师。”

 

如临大敌。

 

 

 

 

tbc.

 

其实捏,老将军是来选婿的,至于选了谁。

谁答应的谁娶呗。

虽然是未完但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还是讲了吧。

郭女婿不要欺负自己的童养媳,毕竟我们,铃妹妹,始终都是个,大美人哇。至于铃妹妹那边嘛,大家都知道铃妹妹的性格啦——(铃妹妹:想不到吧,郭逍遥。

铃妹妹是很喜欢他啦,从小就很喜欢,和我念,情人眼里出西施。

再说我们女婿多有趣啊,智商和情商齐飞,他稳赢了。(草

结局就在屏幕上,怎么写都不够好,索性就让它在梦中相见吧。现在是自由想象时刻!!

陈羽铮
近期迷上了光遇这个游戏,这里玄...

近期迷上了光遇这个游戏,这里玄亮是去了暴风眼以后重生,只有一个光翼,然后焱兵带着他满地图跑去收集光翼(由真实事件改编,当时有人带着我跑的时候真的超感动的

近期迷上了光遇这个游戏,这里玄亮是去了暴风眼以后重生,只有一个光翼,然后焱兵带着他满地图跑去收集光翼(由真实事件改编,当时有人带着我跑的时候真的超感动的

小羽
玄松与虎爷不得不说的#滑稽

玄松与虎爷不得不说的#滑稽

玄松与虎爷不得不说的#滑稽

夜凌儿
【高燃踩点】这条罗刹街!老子说...

【高燃踩点】这条罗刹街!老子说了算!
(是个视频!链接在评论区)求点个赞( •̥́ ˍ •̀ू )

【高燃踩点】这条罗刹街!老子说了算!
(是个视频!链接在评论区)求点个赞( •̥́ ˍ •̀ू )

氢元素感应收集器

还没剪头发的兵哥哥。


——为什么面对那样的难以承受之轻,

还能温柔地笑出来呢?


——“祭品”这种东西,

确实从头到尾只有“哥哥”一个啊。




参考了漫画原作和网络素材(蝴蝶)。真是许大的画怼我脸上我都画不出他那种神韵= =

还没剪头发的兵哥哥。


——为什么面对那样的难以承受之轻,

还能温柔地笑出来呢?


——“祭品”这种东西,

确实从头到尾只有“哥哥”一个啊。




参考了漫画原作和网络素材(蝴蝶)。真是许大的画怼我脸上我都画不出他那种神韵= =

笋友友友誒
我 祭 我 自 己 (不知道在...

我 祭 我 自 己
(不知道在吃什么)

(人体不好见谅)

我 祭 我 自 己
(不知道在吃什么)

(人体不好见谅)

笋友友友誒
会不会想要上学呢?

会不会想要上学呢?

会不会想要上学呢?

笋友友友誒

入坑很晚但是看完很激动,玄亮的这个设定我真的很吃!又喜欢又心疼的
没有很会画画,画图错误见谅!
但是第二季会不会没有他了啊(至少让我在第二季第一集看见他吧呜哇T^T)

入坑很晚但是看完很激动,玄亮的这个设定我真的很吃!又喜欢又心疼的
没有很会画画,画图错误见谅!
但是第二季会不会没有他了啊(至少让我在第二季第一集看见他吧呜哇T^T)

陈羽铮
别问这孩子哪里来的,问就是从天...

别问这孩子哪里来的,问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单纯想看小亮带孩子而已)

别问这孩子哪里来的,问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单纯想看小亮带孩子而已)

不动声色

镇魂街

这部动漫17年就出了,但我是刚看完的。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上头的动漫了。镇魂街真的让人上头,剧情很吸引人。想看的小伙伴不要被封面打发啊,真香警告。故事线是普通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夏铃在求职之际,收到了一条奇怪的面试通知,因此误入罗刹街并遭到了危险,幸而被镇魂将曹焱兵搭救。然而接触中,曹焱兵却发现夏铃并非看起来那样普通,因为她的身体里也存在着灵力,并且寄宿着一位神秘的守护灵。与此同时,夏铃开始遭到不明身份刺客的追杀,曹焱兵亦被卷入其中,二人的命运从此开始了交集,而在这一切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某些更加危险的秘密……


这部动漫17年就出了,但我是刚看完的。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上头的动漫了。镇魂街真的让人上头,剧情很吸引人。想看的小伙伴不要被封面打发啊,真香警告。故事线是普通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夏铃在求职之际,收到了一条奇怪的面试通知,因此误入罗刹街并遭到了危险,幸而被镇魂将曹焱兵搭救。然而接触中,曹焱兵却发现夏铃并非看起来那样普通,因为她的身体里也存在着灵力,并且寄宿着一位神秘的守护灵。与此同时,夏铃开始遭到不明身份刺客的追杀,曹焱兵亦被卷入其中,二人的命运从此开始了交集,而在这一切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某些更加危险的秘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