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安十二时辰

83.6万浏览    4538参与
长歌承闲
靖安司的战损小可爱,也让我康康...

靖安司的战损小可爱,也让我康康!

终于摸到ipad了我迅速摸鱼ᐕ)⁾⁾

靖安司的战损小可爱,也让我康康!

终于摸到ipad了我迅速摸鱼ᐕ)⁾⁾

小白鸽

【敬必】网游梗3

我真的不会打游戏_(:з」∠)_我就是在为感情戏铺垫


3.


不是比赛,只是赛前磨合,大家都放松得很。


“老姚你能不退了吗?”檀琪辅助跟着姚汝能,气得只想打人。“我都快比你伤害高了!”


虽然射手前期打经济很重要,之前准备阶段也商量过,如果射手不能保证活命的时候可以不出塔,但是檀琪看他都快退到二塔了。


“这是战术。”姚汝能正想平a收割一波小兵,跟在兵线后的敌方战士冲到了塔前,他下意识往檀琪身后一躲。


檀琪甩了甩手中的披帛,披帛化作一把长剑想战士刺去,可是毕竟是辅助,伤害不太高。


“你能要点脸么?”檀琪生气的语音。


“那……你辅助本来就得护着我!”姚汝...

我真的不会打游戏_(:з」∠)_我就是在为感情戏铺垫


3.


不是比赛,只是赛前磨合,大家都放松得很。


“老姚你能不退了吗?”檀琪辅助跟着姚汝能,气得只想打人。“我都快比你伤害高了!”


虽然射手前期打经济很重要,之前准备阶段也商量过,如果射手不能保证活命的时候可以不出塔,但是檀琪看他都快退到二塔了。


“这是战术。”姚汝能正想平a收割一波小兵,跟在兵线后的敌方战士冲到了塔前,他下意识往檀琪身后一躲。


檀琪甩了甩手中的披帛,披帛化作一把长剑想战士刺去,可是毕竟是辅助,伤害不太高。


“你能要点脸么?”檀琪生气的语音。


“那……你辅助本来就得护着我!”姚汝能小声地争辩了几句,手上却移动人物,放了个群攻的技能,把战士削了半血顺便放倒了兵线。


“我辅助是护着输出,姚公你输出呢?”檀琪向前追了几步,算着时间,敌方战士的技能恢复了,就撤退回来。


“崔器、姚汝能,能推塔就推塔吧。”李必想了想,说道,控制着手中的角色,拂尘发出一道光芒,角色的速度翻倍。


他们从小一起玩,知道姚汝能只是怂,可到了关键时刻是不会掉链子的。


小时候一起背着家长出去玩,他老是告状,他们仨都嫌弃他。但是有一次,他们差点一起被教导主任逮住,最后是姚汝能自己一边委屈的抹眼泪,一边自己一个人认了错。


打游戏也是,他也习惯往后躲,可真到打团的时候输出也不比别人少。


听到李必的话,姚汝能带着自己的兵线没几下就把塔个推了。


另一边崔器却不好过。


他一个人走上单,对面一个射手一个辅助他已经被压制在塔下,又来了对方的打野,他觉得吃力。


可听到姚汝能已经推了塔,他咬了咬牙,仗着血厚,直接冲到对方塔下。


眼见血条直接消了一半,崔器忙后退,却被对方辅助定了身。


“不要命。”张小敬从旁边草丛里闪现出来,一套连招先带走对方的射手。


崔器缓过来,嘴上说着,“要你管?”,一边舞着锤子把辅助砍到了残血,可惜刚刚恶斗的时候大招已经放了保命,只能放一技能一刀一刀砍。


张小敬没客气,直接把人头抢了。


“我靠,你过分了吧。”崔器对着话筒喊到。


张小敬没理他,对面的打野看见二打一,准备躲进野区,他栓了个吸血的链直接给拉回来,结束了战斗。


李必被突然加大的音量震得皱眉。


“崔器,不许内讧。”李必把画面移到上路,真好看见张小敬用了吸血的技能。


三杀!


“张小敬,连招和吸血技能怎么同时保留的?”李必知道张小敬这一场肯定带的是刺客的一套连招,但是因为占有同样大的位置,吸血技能就不能再带了。


“不能同时保留,现换的。”张小敬看了看自己血够厚伤害也够高了,直接奔着李必的位置过去,顺路打了几个野怪。


现换的?


每一个角色都可以学习不同技能,但是常用的技能栏里只能放一个。如果想要换技能,需要打开设置界面,调整位置,一般这个过程需要一分钟左右。很多技能还有装备限制,甚至削弱角色属性,所以战斗中很少有人换技能。


张小敬在十五秒时间内用了两套不同的技能。


十二秒内换好技能?那岂不是基本可以随时充当其他职业?


几个人瞬间明白了张小敬的水平。


刚刚被带走的三个人马上就要复活了,这个时候打团不是好建议。


但当张小敬发出团战申请的时候李必还是说,


“所有人支援张小敬,听他指挥,打团。”


爽就完了

《裙上之臣》7

Note:现代paro
武术指导敬x总裁秘书必
一个纯爱爽文,别太较真

Warnings:我也不知道为啥被屏蔽,脑壳痛

Summary:张小敬觉得自己真不是人,人家哭得这么伤心,他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把人家欺负得更伤心。

李必扯住他,捡起来,含着两泡眼泪,一把撕开,说:“来都来了。”

————————
@芝士鱼饼 我写完了,你呢。

完结章》走》评》论》

END

————————

我好快乐因为我终于写完了可以写筒子楼番外了

Note:现代paro
武术指导敬x总裁秘书必
一个纯爱爽文,别太较真

Warnings:我也不知道为啥被屏蔽,脑壳痛

Summary:张小敬觉得自己真不是人,人家哭得这么伤心,他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把人家欺负得更伤心。

李必扯住他,捡起来,含着两泡眼泪,一把撕开,说:“来都来了。”

————————
@芝士鱼饼 我写完了,你呢。

完结章》走》评》论》

END

————————

我好快乐因为我终于写完了可以写筒子楼番外了

阿猫riceneko

半成品白模李必,未上色,未做外套,其实我就是个Tony老师,给帅哥搞了个必必头而已啊哈哈哈哈!

半成品白模李必,未上色,未做外套,其实我就是个Tony老师,给帅哥搞了个必必头而已啊哈哈哈哈!

逢晓

长安的故事告一段落,不胜唏嘘。

第一次看到这么密集而又精彩的夜戏,

无数的人在夜里成长、蜕变、“死去”、醒来,等天亮。

夜尽天将明。

长安的十二时辰过去了,活下来的人们还在向前。

或许那个天亮并不在这十二时辰之内,可能更遥远,却也更痛快。

BGM:天将明-林宥嘉

非商用,禁二改二传。

 @猎影人 

长安的故事告一段落,不胜唏嘘。

第一次看到这么密集而又精彩的夜戏,

无数的人在夜里成长、蜕变、“死去”、醒来,等天亮。

夜尽天将明。

长安的十二时辰过去了,活下来的人们还在向前。

或许那个天亮并不在这十二时辰之内,可能更遥远,却也更痛快。

BGM:天将明-林宥嘉

非商用,禁二改二传。

 @猎影人 

粉郎未来

[李必]百年易满

第十三章

到东宫的时候,登楼时刻已近,玉寒坐在镜子前描眉画目,太子在正殿和我阿爷聊着天。

我同玉寒聊起刚刚在靖安司发生的事,讲到婚书之时,玉寒一脸欣慰。

“真有你的。”玉寒带上耳环,“严太真前几日还问我,你家小妹嫁出去没有,如今我也能给她交代了。”

我无话可说。天宝三载,《几何原本》都要修订完成了,我依旧是长安知名待嫁女。

路过过堂,听到靖安司奉旨结案之事,忍不住停住脚步附耳过去。听到郭利仕赶来救场把张小敬放了,只觉得今日之事并不简单。

我正欲离开,却被太子叫住,硬着头皮走进殿不敢看阿爷一眼。

“成璧,我听闻今日你也在靖安司。”

“是。”

太子抬眼望着我,“那张小敬究竟是什么...

第十三章

到东宫的时候,登楼时刻已近,玉寒坐在镜子前描眉画目,太子在正殿和我阿爷聊着天。

我同玉寒聊起刚刚在靖安司发生的事,讲到婚书之时,玉寒一脸欣慰。

“真有你的。”玉寒带上耳环,“严太真前几日还问我,你家小妹嫁出去没有,如今我也能给她交代了。”

我无话可说。天宝三载,《几何原本》都要修订完成了,我依旧是长安知名待嫁女。

路过过堂,听到靖安司奉旨结案之事,忍不住停住脚步附耳过去。听到郭利仕赶来救场把张小敬放了,只觉得今日之事并不简单。

我正欲离开,却被太子叫住,硬着头皮走进殿不敢看阿爷一眼。

“成璧,我听闻今日你也在靖安司。”

“是。”

太子抬眼望着我,“那张小敬究竟是什么人?”

我没见过张小敬。只知道他今天跟狼卫殊死搏斗,李必十分信任他。让檀棋去劫狱,怕还有别的事需要他做。

“他被选来捉狼,今日确实是尽心尽力。”

太子看了看我阿爷,“你同长源真是一条心。”

上元三日,义塾的人一点也不少,没人开讲席,便都围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这里有许多异国人,有一个大秦人问我,长安翻译过来应该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应该是永世平安。

大秦人听了直拍手,说唐人真讲究。

直到他们起来唱歌跳舞,我便准备离开。出门看到檀棋盛装进了景龙观,一时好奇,也跟了进去。

李必一眼就看到了我。

“你怎么来了?”

背朝我的人一下都扭回了头,李必绕过他走到我面前。我被李必盯得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位是?”李必旁边一身武侯装扮的人问道。

“这是韦山。”李必刚刚开口,武侯便接了话,“那我便知道了。”

“久仰大名。”武侯朝我一拱手,余光瞧了瞧李必黑着的脸。

“这是张小敬。”

李必回去坐下,换上了从前那副柔和的语气,“你听过十字莲花这个典故吗?”

“我略一思索,“波斯寺,也叫景寺,义塾请过景僧,身上都佩戴十字莲花。”

檀棋端着一盘油锤进来,看见我有些惊讶,李必又请她再去拿长安舆图。

“我本来呆在义塾,看到檀棋进了这里有些好奇。”我微微叹了口气,“我总觉得有天大的事要发生,实在是不放心。”

张小敬在一旁咬着油锤,“徐宾说平常老看见你俩眉来眼去,我算是见着真的了。”

回到义塾,右相派人来请我过府一叙。

林九郎与我阿爷有亲,因我阿爷晋升过快而渐生嫌隙,平康坊我更是从未踏足过。他此时请我,怕是只能与太子有关。

林九郎见我来了,极为和蔼的笑了。

“成璧来了,快坐。”

“韦公得女啊。”林九郎感怀地叹口气,“我时常跟我那些儿子说,都是念书,怎么就没一个能同你一样呢?”说罢痛心的摇头。

我登时连紧张都没了,一套话术下来直显得他同我这堂外甥女关系亲厚,着实叫人叹为观止。

“堂舅哪里话,成璧也只是借了先人之慧。”我接过李四方递来的茶,“堂舅找成璧来是什么事?”

林九郎随手递给我一本书册,我翻开心里一惊。

“太子和韦公在景龙观里说了点什么,全在这里了。”他仍是一副闲适的神情,“还有长源。”

见我握着书册强做镇定,林九郎似是一脸心疼地拿了回去。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义塾着实是办得好。”

“某听说太子在光德坊义塾藏了不少东西,件件拿出来都能取某性命。就麻烦成璧给我取来,我们也好共念这血脉之情。”

“右相是从何处听说?义塾每日收录只问学术,哪里会有您什么把柄。”

太子利用义塾办的事太多了,但有关党争从未经过我手。林九郎从我处入手怕是暗桩还没摸清楚。

“你刚出生的时候,是我抱着你抓的周,腾空都没有过。”林九郎给一个绿袍中年人递了眼神,“你便陪我在这里看着,看久了自然能有所决断。”

话音刚落,何孚便被押了进来。

“郭利仕正在赶来的路上,重要人犯他要参与会审,好向圣人交代。”


自闭了,文戏好难写

藤月泽

【长安十二时辰】通缉令 | 硬核踩点向『微敬必』I’m a wanted man

【长安十二时辰】通缉令 | 硬核踩点向『微敬必』I’m a wanted man

昼道
自摸A必 好想看必必练成暴躁道...

自摸A必

好想看必必练成暴躁道士,泌哥附体,全场开挂啊_(:3

自摸A必

好想看必必练成暴躁道士,泌哥附体,全场开挂啊_(:3

prophet
厚涂练习 #李林甫/林九郎

厚涂练习

#李林甫/林九郎

厚涂练习

#李林甫/林九郎

方长命

#敬必/敬泌#恋恋出租车:白领遇上的哥43-45

43

  檀棋刚在工位上坐稳,姚汝能就丢过来一个小薄本。

  “什么东西?”

  姚汝能露出一个慈母般的微笑:“我的都市恋情终于他娘的出本了!不客气,一本送你!”

  44

  李必琢磨着去考个驾照,理论考试很简单,就是要花时间去驾校练习不太方便。

  张小敬:“别学,真的,驾校都有黑幕,想你们这么聪明的故意要拖不给过。”

  李必:“真的?”

  “我开了这么久出租了,我会骗你吗?会吗?!”

  李必喝口茶:“虽然我不懂,但听起来你很像在骗我。”

  45

  出租车司机三餐不定时,一有客人直接放下饭碗干活。运气好能准点吃午饭的日子真心不多。

  工友好不容易有天中午...

43

  檀棋刚在工位上坐稳,姚汝能就丢过来一个小薄本。

  “什么东西?”

  姚汝能露出一个慈母般的微笑:“我的都市恋情终于他娘的出本了!不客气,一本送你!”

  44

  李必琢磨着去考个驾照,理论考试很简单,就是要花时间去驾校练习不太方便。

  张小敬:“别学,真的,驾校都有黑幕,想你们这么聪明的故意要拖不给过。”

  李必:“真的?”

  “我开了这么久出租了,我会骗你吗?会吗?!”

  李必喝口茶:“虽然我不懂,但听起来你很像在骗我。”

  45

  出租车司机三餐不定时,一有客人直接放下饭碗干活。运气好能准点吃午饭的日子真心不多。

  工友好不容易有天中午能歇的,去找张小敬搭伙吃饭,谁知朝阳第一的哥绑好了安全带正准备出发。

  “卧槽?张哥您还接活啊?”

  张小敬:“接什么活,老子去陪对象吃饭!”

End

*暂时没有什么梗好写了,先end。

最后 @A-level 老师,和我分享了这么可爱的脑洞!!(然后被我一路写歪还不介意)

日更项目结束!接下来有坑就周更,我也要驾鹤修仙去了x

北山移

碎碎念之二

林九郎,算人心的本领简直无人能及,特别是私审何孚那一段。讨论君臣分权的时候有别人没有的远见,官场沉浮后屹于右相之位不倒也可见其权谋。这样的人偏偏成不了治国之栋梁,凭着所作所为甚至成为后世“奸相”,可惜!或许政治和所谓“治国”还是太复杂,不是一般人可解。

林九郎,算人心的本领简直无人能及,特别是私审何孚那一段。讨论君臣分权的时候有别人没有的远见,官场沉浮后屹于右相之位不倒也可见其权谋。这样的人偏偏成不了治国之栋梁,凭着所作所为甚至成为后世“奸相”,可惜!或许政治和所谓“治国”还是太复杂,不是一般人可解。


Sephy

虽然看剧时候一直疑问为什么没人睡觉。但仔细想想,周五早上七点起床洗漱上班,晚上蹦个迪到三四点回家敷面膜洗澡也要一个多小时,也差不多是十二时辰了。。。这还就是个平常的周五,那一年一次的元夜也不难理解了

虽然看剧时候一直疑问为什么没人睡觉。但仔细想想,周五早上七点起床洗漱上班,晚上蹦个迪到三四点回家敷面膜洗澡也要一个多小时,也差不多是十二时辰了。。。这还就是个平常的周五,那一年一次的元夜也不难理解了

木子由
“你说让他们活”,这句话说的伤...

“你说让他们活”,这句话说的伤心又无奈。李必完成

“你说让他们活”,这句话说的伤心又无奈。李必完成

钱少少

历史上的开元天宝,比剧里更夸张(结尾夹带私货)

看完《长安十二时辰》,很多小伙伴都被奢华宏大的盛唐气象给震撼到了~看到“太上玄元大仙灯”这样美轮美奂、巧夺天工的神奇作品,大家不得不感叹一句:李三郎实在太会玩了。

其实,李三郎的确很会玩;而且,可能比剧中所表现的更会玩。同学们如果去翻翻唐人的那些野史、笔记、传奇什么的,就会发现当时的人们一提起开元天宝时代,就差不多是“啧啧啧”这个状态,关于李三郎上天入地的八卦也是数不胜数。这里,少少就稍微提提三个很有意思的盛唐节庆时的皇家游艺活动:

1、舞马

李三郎是个博爱的人,除了爱才子美人,还爱好各种动物。其中,马,可以说是最能代表盛唐精神气象的动物了。李三郎不仅是专业马球运动员,人家还爱看舞马。怎...

看完《长安十二时辰》,很多小伙伴都被奢华宏大的盛唐气象给震撼到了~看到“太上玄元大仙灯”这样美轮美奂、巧夺天工的神奇作品,大家不得不感叹一句:李三郎实在太会玩了。

其实,李三郎的确很会玩;而且,可能比剧中所表现的更会玩。同学们如果去翻翻唐人的那些野史、笔记、传奇什么的,就会发现当时的人们一提起开元天宝时代,就差不多是“啧啧啧”这个状态,关于李三郎上天入地的八卦也是数不胜数。这里,少少就稍微提提三个很有意思的盛唐节庆时的皇家游艺活动:

1、舞马

李三郎是个博爱的人,除了爱才子美人,还爱好各种动物。其中,马,可以说是最能代表盛唐精神气象的动物了。李三郎不仅是专业马球运动员,人家还爱看舞马。怎么个舞法呢?你是不是想到了现代马术比赛中的“盛装舞步”什么的?有点像,但一匹马是无法满足场面人李三郎的;人家动辄就要看几十上百匹:

“玄宗尝命教舞马四百蹄,各为左右,分为部目,为某家宠,某家骄。时塞外亦有善马来贡者,上俾之教习,无不曲尽其妙。因命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饰其鬃鬣,间杂珠玉。其曲谓之《倾杯乐》者,数十回奋首鼓尾,纵横应节。”(《明皇杂录》)

看看,三郎大气,一次要四百匹一起穿得珠光宝气,跳《倾杯乐》,仿佛今日的某些团体操表演。。。光是马跳舞还不过瘾,还要加人:

“又施三层板床,乘马而上,旋转如飞。或命壮士举一榻,马舞于榻上,乐工数人立左右前后,皆衣淡黄衫,文玉带,必求少年而姿貌美秀者。每千秋节,命舞于勤政楼下。”(《明皇杂录》)

呃……大概就是骑马表演上旋转楼梯;以及,大汉举着马(马:???),马还要跳舞。。。三郎过生日时,就喜欢看这个。

少少估摸着,这四百匹马齐舞的场景,要想在影视剧里看到,有朝一日估计只能CGI实现了……这些可爱的马儿的结局如何呢?

它们在安史之乱后,先后为安禄山和田承嗣等所得。田承嗣不知道它们曾经是舞马,当作战马养着。一日,军中奏乐,经过训练的马儿自觉跳起舞来。人们以为这些马中邪了,就鞭打它们;它们以为自己没跳好,就更加卖力地跳舞。最后,竟这样死在皮鞭下。

即使是曾经金尊玉贵的人,在乱世中都难苟全,又何况是无辜的动物呢?

2、斗鸡

动物爱好者李三郎又登场了。唐传奇《东城老父传》中,记载了玄宗的一位斗鸡童子:贾昌。

中国的斗鸡运动在春秋时代已经产生。而发展到唐代,斗鸡运动变得不仅前所未有的兴盛,而且也来者不及。进入到开元全盛时期,由于玄宗的喜好,斗鸡之风席卷全社会。《东城老父传》中是这样记载的:

“上之好之,民风尤甚。诸王世家、外戚家、贵主家、侯家,倾帑破产市鸡,以偿鸡直。都中男女,以弄鸡为事,贫者弄假鸡。” 

有钱人都买鸡买得倾家荡产不说,买不起真鸡的穷人甚至还要“弄假鸡”,可见当时斗鸡风气之盛行。贾昌最初就是因为在街上与斗木鸡才被发现斗鸡才华的。《全唐文》中也收录有说明这一现象的《木鸡赋》。

后来,贾昌因技艺超群而备受恩宠。《东城老父传》记载,玄宗酷爱斗鸡,曾在骊山朝服斗鸡,并且携鸡笼封禅泰山。贾昌最受宠之时,风光无限——

“昌冠雕翠金华冠,锦袖绣襦袴,执锋拂道。群鸡叙立于广场,顾眄如神,指挥风生。” 

李白也曾写下“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的诗句来嘲讽斗鸡童子不可一世的样子。在这意气风发的斗鸡童子和群鸡面前,多少文武百官都在自惭形秽啊~

贾昌成为玄宗的斗鸡童子后,将盛唐的斗鸡带向了最高峰。《东城老父传》对与贾昌表演斗鸡的场面也有非常精彩的描写:

“树毛振翼,砺吻磨距,抑怒待胜,进退有朝,随鞭指低昂,不失昌度。胜负既决,强者前,弱者后,随昌雁行,归于鸡坊。” 

看到没,在贾昌的指挥下,连斗鸡都成了一种非常有序的表演,而不仅仅是一顿乱啄。能把鸡训练到这个地步,的确可见贾昌的天才。然而贾昌安史之乱后也未曾逃脱颠沛流离的命运,最终选择了出家。可能,开元天宝年间越是繁华,对当时的人来说,就越像一场梦吧。

3、顶竿

说了那么多动物的,我们来说个人的吧。唐代的乐舞我们都知道不得了;其实,当时的杂戏也很厉害。有一种叫“顶竿”的,很有意思:即一人头顶长竿,竿上可以重叠假山等器物,还可以有人在其上跳舞。《明皇杂录》中记载了玄宗在勤政楼设酺会时王大娘戴竿的表演:

“竿上施山木,状瀛洲,方丈,令小儿持绛节出入其间。”

修仙是三郎毕生的追求。哪里才能访得神仙呢?除了名山大川,比较靠谱的还有东海上的三座仙山。不仅《十二时辰》中的“太上玄元大仙灯”就是仙山的造型,在这里,王大娘也头顶着几座仙山在玄宗面前献艺。仙山上甚至还有小儿活动,神奇。曾经达成了“坐贵妃膝头”成就的神童刘晏曾写诗咏之:

“楼前百戏竞争新,唯有长竿妙入神,谁谓绮罗翻有力,犹自嫌轻更著人。”

 《朝野佥载》也记载了“幽州人刘交戴长竿七十尺,自擎上下。有女十二,甚端正,于竿上置定,跨盘独立。”

其实,开元天宝年间的优秀艺人和令人瞠目的娱乐,说不完,数不尽,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翻翻《开元天宝遗事》、《明皇杂录》、《教坊记》等书,一定会令你大开眼界。那么,这些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

“天宝末,群贼陷两京,……禄山尤致意乐工,求访颇切,于旬日获梨园弟子数百人。群贼因相与大会于凝碧池,宴伪官数十人,大陈御库珍宝,罗列于前后。乐既作,梨园旧人不觉歔欷,相对泣下,群逆皆露刃持满以胁之,而悲不能已。有乐工雷海清者,投乐器于地,西向恸哭。逆党乃缚海清于戏马殿,支解以示众,闻之者莫不伤痛。”(《明皇杂录》)

白居易的《江南遇天宝乐叟》一诗就很好地总结了安史之乱前后宫廷乐人的处境变化:从“千官起居环佩合,万国会同车马奔”“从此漂沦落南土,万人死尽一身存”,是何等的沧桑与悲凉。

这就是盛唐最伟大的一批艺术家最后的命运。历史成为故事,故事成为传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盛唐之梦,这个梦,和梦中的那些人,永世不灭。


以下是私货:

太子和李必的同窗(爱)情,我我我,我枯了_(:з」∠)_

李必——“太子说,只有你才能救他”

              “你到底是想着长安,还是想着你的太子”

              “长源一定会夺回靖安司,到时候,我来守着你”

              “他竟然还对太子抱有朋友之情,只要我一提到幕后主使可能是太子,他就畏手畏脚,痛苦不已”

太子——“只有长源才能救我”

              “连你也要弃我而去吗?”

              “檀棋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

就算第二季要被打脸,我还是先为这出淤泥而不染的(爱)情翻滚一下好了┏ (  ˘ω˘ )┛(其实整部《十二时辰》,讲的都是男人和男人的兄弟情啊捂脸)



人面桃花

偶然在百度度上面看的这个视频,随手截了三张,截得有点糊有点变形o>_
【雷佳音:我俩没有年龄差!易烊千玺:叔!咱可差17岁!】https://haokan.baidu.com/v?pd=share&context=%7B%22nid%22%3A%22sv_15675733032166829643%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vid=15675733032166829643&isBdboxShare=1
不知道能点开看不。。。。

偶然在百度度上面看的这个视频,随手截了三张,截得有点糊有点变形o>_
【雷佳音:我俩没有年龄差!易烊千玺:叔!咱可差17岁!】https://haokan.baidu.com/v?pd=share&context=%7B%22nid%22%3A%22sv_15675733032166829643%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vid=15675733032166829643&isBdboxShare=1
不知道能点开看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