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得俊

580万浏览    25545参与
自负盈亏59
一直把这里当作一片净土,是我们...

一直把这里当作一片净土,是我们幸福的城堡

没想到有一天还是有外人闯进来,是他们打破了这片宁静,赶不走他们,但也绝不会让他们占据这里

不讨论,不站队,一切为了两个人好

不愿意看到的该举报举报

还是那句,开心最重要,28号马上就到了不是吗

其他的牛鬼蛇神都去他的吧

一直把这里当作一片净土,是我们幸福的城堡

没想到有一天还是有外人闯进来,是他们打破了这片宁静,赶不走他们,但也绝不会让他们占据这里

不讨论,不站队,一切为了两个人好

不愿意看到的该举报举报

还是那句,开心最重要,28号马上就到了不是吗

其他的牛鬼蛇神都去他的吧

奶凶奶凶的苏念浅


02年的也不年轻了哇uu!

感觉我自己老了

祝02年80斤的小鸟胃苏念浅又老一岁!苏念浅16岁了!老了!

请求休息一天,一天不整理文!

嘤嘤嘤谢谢cp @我不是林甯 的陪伴

长得俊加油加油加油,我和甯甯和一直陪伴长得俊的!


02年的也不年轻了哇uu!

感觉我自己老了

祝02年80斤的小鸟胃苏念浅又老一岁!苏念浅16岁了!老了!

请求休息一天,一天不整理文!

嘤嘤嘤谢谢cp @我不是林甯 的陪伴

长得俊加油加油加油,我和甯甯和一直陪伴长得俊的!

橘了柚

才知道原来5p画完用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之前的一个多月都在干什么……

才知道原来5p画完用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之前的一个多月都在干什么……

布噜布噜lyzj

晚安,我亲爱的小橘小柚,愿永远被世界温柔以待

晚安,我亲爱的小橘小柚,愿永远被世界温柔以待

luna今天死了么?死了。
早点儿睡啊大蕉和附睾们,你爹明...

早点儿睡啊大蕉和附睾们,你爹明天继续来看你 @Luna banana

早点儿睡啊大蕉和附睾们,你爹明天继续来看你 @Luna banana

橘子皮带柚子解

【长得俊】后排

“长靖,你和彦俊去后排吧,我看彦俊挺累的了,你俩去后座睡会。”

“正正你好sweet,那我们过去咯。”

尤长靖拉着林彦俊到了后排,两个大高个子在车厢里弯着腰攒动,好不容易落座后,林彦俊整个瘫在那里,两条大长腿伸得直直的。

“很累了是不是?”

“嗯……”林彦俊说完就把头靠在了尤长靖的肩膀上,“让我靠一会。”

前面小鬼和正廷一开始还闹了一会,后来也扛不住一天的疲惫,眯了起来。

尤长靖努力坐直,尽量让林彦俊靠的舒服一点。一开始还好,过了五分钟以后尤长靖的腰开始酸了,就动了动身体。林彦俊睁开眼睛,直起身看着尤长靖。两个人都戴着口罩,四目相对亮晶晶的。

“我把你吵醒了是不是,你快靠着,再睡...

“长靖,你和彦俊去后排吧,我看彦俊挺累的了,你俩去后座睡会。”

“正正你好sweet,那我们过去咯。”

尤长靖拉着林彦俊到了后排,两个大高个子在车厢里弯着腰攒动,好不容易落座后,林彦俊整个瘫在那里,两条大长腿伸得直直的。

“很累了是不是?”

“嗯……”林彦俊说完就把头靠在了尤长靖的肩膀上,“让我靠一会。”

前面小鬼和正廷一开始还闹了一会,后来也扛不住一天的疲惫,眯了起来。

尤长靖努力坐直,尽量让林彦俊靠的舒服一点。一开始还好,过了五分钟以后尤长靖的腰开始酸了,就动了动身体。林彦俊睁开眼睛,直起身看着尤长靖。两个人都戴着口罩,四目相对亮晶晶的。

“我把你吵醒了是不是,你快靠着,再睡会。”

林彦俊不说话,就盯着尤长靖看,看得尤长靖以为自己的脸有什么问题。

“我胖了吗?”

林彦俊摇摇头。

“那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林彦俊又摇摇头。

“总不可能是我瘦了吧。”尤长靖被自己逗乐了,咯咯咯笑着,眼睛笑的眯起来,睫毛一颤一颤的。

林彦俊说,24岁的尤长靖,你好。

林彦俊说,我好想你。

林彦俊说完,就用靠近尤长靖的手搂住了他的后脑勺,脸一下子凑了上去。尤长靖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却迟迟没有等到期待的结果。再睁开眼时,看到林彦俊笑着看自己。

尤长靖害羞的拍开林彦俊的手,扔了一记眼刀过去。

林彦俊笑得身体都抖了起来。

“怎样,想让我亲你是不是。”

“谁要你亲啦,我只是被你吓到而已。你不要在那边给我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是不是,好。”

等到尤长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林彦俊按倒在后座上了,他眼睛亮晶晶却又充满情愫,看得尤长靖心里空了一拍。

他想起这几十天以来,每天晚上的视频通话,有时候累了,视着频就睡着了,早上醒来手机都快没电了,只好拿上另外一只手机备用。现在终于见面了,是23岁的林彦俊和24岁的尤长靖的“烩面”。

尤长靖的脖子枕着林彦俊的小臂,林彦俊用纤细的食指和拇指扯下口罩,脸慢慢贴近,先隔着口罩亲了尤长靖一下,又小心翼翼的用刚才摘下自己口罩的手指,把尤长靖的鼻子尖和嘴唇露出来。

林彦俊细碎的吻落下来,从眉间,到眼皮上的那颗痣,到鼻子尖,再到嘴角,再到嘴唇。林彦俊一直很爱那颗痣,每次做爱的时候他都会细细的吻,时而舔弄,时而吸吮。还有他的鼻尖,是翘翘的鼻尖。

但是那都比不过尤长靖的唇。

尤长靖的唇,对于林彦俊来说,是有魔力的。仿佛一个一直吸噬他所有烦恼的良方,只要吻上去,林彦俊心里所有苦恼的事,所有烦闷的事都能瞬间被抚平。

所以林彦俊吻上去了。

起初只是轻轻的磨,吸吮着尤长靖丰润而有弹性的唇,又用舌尖勾勒尤长靖的唇形,温习尤长靖的小兔牙,最后两条灵巧的舌交汇,贪婪的吸着对方的味道。

他们太久没有这样仔细的吻了。太久。

尤长靖的手不由自主的环上林彦俊的腰,两个人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身下也逐渐有了反应。

“宝贝,等下到了酒店……你先忍下。”林彦俊及时止损,但面色已露出不舍。

“嗯……知道了啦。”尤长靖伸手把林彦俊的口罩拉好。

两个人又在后座上躺了一会,林彦俊把后排的天窗拉开。天气冷了以后星星也就变多了,林彦俊努力辨认着星座,最终还是放弃,改为讲冷笑话,尤长靖也follow着。

车子减速,看来是快到了。林彦俊想。

嗜苦怕甜

【偶像练习生/多cp/大逃杀】共赴盛宴(6)

合体了我来激情更文!

都来看看我的文吧!

戳我看前文(0)(1)(2)(3)(4)(5)

6、

林彦俊和尤长靖踏着广播声回到课室,课室里还是只有王子异蔡徐坤两个人,气氛却比他们走之前更为沉闷。

“要投票对吗。”尤长靖走上讲台,在两个大箱子里翻来找去,林彦俊问他干嘛,他从里面拿出一沓白纸和几支马克笔,说:“既然要投票,节目组肯定有所准备啊。”

“诶对噢,你有偷偷re过流程是不是?”林彦俊笑道。

尤长靖表情夸张道:“怎么可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两人你来我往、故作轻松的对话没让气氛缓和半分,课室里剩下的两人还是默不作声。尤长靖把纸和笔分下去,王子异接过纸笔,道了声谢,拆开笔帽直...

合体了我来激情更文!

都来看看我的文吧!

戳我看前文(0)(1)(2)(3)(4)(5)

6、

林彦俊和尤长靖踏着广播声回到课室,课室里还是只有王子异蔡徐坤两个人,气氛却比他们走之前更为沉闷。

“要投票对吗。”尤长靖走上讲台,在两个大箱子里翻来找去,林彦俊问他干嘛,他从里面拿出一沓白纸和几支马克笔,说:“既然要投票,节目组肯定有所准备啊。”

“诶对噢,你有偷偷re过流程是不是?”林彦俊笑道。

尤长靖表情夸张道:“怎么可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两人你来我往、故作轻松的对话没让气氛缓和半分,课室里剩下的两人还是默不作声。尤长靖把纸和笔分下去,王子异接过纸笔,道了声谢,拆开笔帽直接就往纸上写。

林彦俊连忙阻止:“要那么快开始写吗,不用说点什么?”

王子异放下手上的笔,看了看蔡徐坤,蔡徐坤问:“只要有人投你,你身上有票,就要出局对吗?”

“听广播好像是这个意思。”林彦俊回答。

“这个规则有够奇怪的。”尤长靖说。

“那我们直接开始吧,”王子异重新握起笔,笔尖已经触到白纸印下深深的黑点,他盯着那个黑点道:“不用讨论了,直接投票吧。”

王子异说完,蔡徐坤看了他一眼,也提起笔在白纸上写字。

剩林彦俊和尤长靖面面相觑,尤长靖问:“那我们……”“直接投吧。”林彦俊打了个响指,从尤长靖手里抽出纸和笔,转身走下讲台,背对着他站在空桌椅前。从尤长靖这个角度望过去,只看得到他手部的动作,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写好了。

尤长靖撇了撇嘴,犹豫片刻,最终也在纸上写下一个名字。

 

隔壁课室聚集着觉醒东方和坤音娱乐的练习生,当觉醒东方五个人还在为该投谁而讨论得热火朝天,坤音这边显得安静多了。木子洋见他们争辩不出一个结果来,插嘴道:“你们投我们得了,我们坤音的都打算回去。”

“你们这就要放弃了吗?不太好吧。”

木子洋看了眼身边病恹恹的灵超,说:“小弟病得很厉害,得赶紧去医院挂个水。”

“都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了,还不知道来这里要干嘛,回去练习算了。”岳岳说道。

“这有点难办啊。”秦奋有点纠结,韩沐伯提议:“我们五个抽签,抽到谁就投谁,这样谁也不得罪。”

“我说你们何必呢,直接投我们不就得了。”木子洋说。

韩沐伯摆摆手:“不了,这不太好。”

 

走廊另一端尽头的课室,乐华的几个人三三两两占据课室的一角,朱正廷看着眼前的白纸发愁,眼睛余光瞄到坐在旁边的Justin刷刷几笔写好了,他凑过去想看他写了谁,Justin眼疾手快捂住了字迹。

朱正廷抗议:“看看嘛。”

Justin笑了笑:“直接告诉你吧,我写了谁这不是很明显吗。”

“谁?”范丞丞转过头问。

Justin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移动,最后一把扯过手里的白纸揉成一团,迅速走上讲台扔进投票箱里。

“黄明昊你给我过来!”朱正廷佯装生气地拍了一下桌面,Justin转着手里的马克笔,不怕死地直视朱正廷的眼神,咧嘴笑道:“我投的朱正廷。”

“好啊你。”朱正廷猛地站起身,Justin拔腿想跑,两人就这么在课室里追逐打闹起来。

范丞丞无奈地转过头去,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一个名字,然后也揉成一团上台交了。

等所有人都写好了,朱正廷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现在可以开始统计票数了吗。”

“好像可以了,广播的意思是让我们自己统计公布。”黄新淳答。

“你们谁来?”朱正廷问,Justin走到他身边,自告奋勇:“我来吧。”

将投票箱里的纸团全部倒出来,Justin逐一拆开,边看边念:“朱正廷一票,朱正廷两票,朱正廷三票……”

“你们——”朱正廷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不可置信,Justin拆开下一个纸团,看一眼便扔掉,伸手捂住朱正廷耳朵念出结果:“朱正廷四票。”

被气到的朱正廷捂住胸口,哭笑不得:“你们就那么想让我出局吗?!”

其余几人抱歉地笑了笑,黄新淳解释:“Justin说投了你,我才投,反正只要有票就出局,我也不知道投谁。”

Justin最后总结道:“朱正廷四票,Justin两票,范丞丞一票,恭喜朱正廷、Justin、范丞丞出局。”

“好了出局的人现在该去哪?”Justin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面无表情,好像对这结果毫不意外。

 

“请被投票出局的练习生到一楼空地集合。”广播响起,每间课室出来的人都不少,也有些课室是全军覆没的,例如王子异蔡徐坤和林彦俊尤长靖就一前一后走出来,留下空无一人的课室。

楼梯人很多,王子异蔡徐坤刻意走到最后,等别人先下去。“我投的你。”王子异在蔡徐坤耳边说道,蔡徐坤看了他一眼,说:“我也投的你。”

王子异狐疑道:“你不问我为什么?”

“那你说说看,看看我们的理由是不是一样。”蔡徐坤道。

王子异抿起嘴,似乎没想好该怎么说。

走在前头的尤长靖叹了口气,问:“现在几点,是不是该吃午饭了,我好饿啊。”

林彦俊说:“要不回去拿几个小面包车上吃。”

“好啊!”于是两人立即回头,往楼上走。和王子异蔡徐坤擦身而过时,尤长靖顺口问道:“你们饿吗,我们回去拿小面包,等下路上可以吃。”

“我也回去拿一瓶水。”蔡徐坤说。

尤长靖没有回他们刚刚的课室,而是就近进了楼梯口旁边的那间。林超泽见到他进来便问道:“你被人票出局了吗?刚才看你经过。”

“是啊,我来拿几个小面包,等下你们吃完了,去我们那间课室拿。哦,还有给坤坤一瓶水。”尤长靖直奔讲台,往口袋塞了好几个小面包,顺便扔给蔡徐坤一瓶矿泉水。

蔡徐坤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就往嘴里灌,仰头的瞬间恰好看到墙上的挂钟,11:45。

“这么快就要12点了。”蔡徐坤随口说道。

“12点吗?”陆定昊抬起手腕,“哪有,我的表才显示10:45。”“你的表肯定坏了,回去以后换一个吧。”林超泽说。

“不可能,我的手表没问题,肯定是这个钟坏了。”陆定昊坚持。

“我走咯。”尤长靖朝他们挥挥手,出了课室,林彦俊在走廊上等他,尤长靖说:“原来都快12点了,怪不得这么饿。”

“12点?”林彦俊咋舌,“时间过得那么快?”

“但是陆定昊说他的手表显示10:45,不知道哪个对。”

“问问子异。”蔡徐坤适时说道。

王子异在楼梯转角,确认过腕表,他告知现在是10:47,和刚才陆定昊报的时间只差两分钟,但和课室里的挂钟显示的时刻,相差了将近一个小时。

林彦俊皱了皱眉,再次问王子异同样的问题:“子异,你确定你手表的时间是对的吗?”

王子异点点头,他想起了什么,说道:“还记得吗,我们课室的钟也不准,快了一小时,我把它调回来了。”

“那么巧,同时快了一个小时。”尤长靖捂嘴惊叹,林彦俊眉头皱得更紧,嘴里无意识重复道:“同时快了一个小时?”

下楼梯时,林彦俊抢先走在前面,拐进二楼楼梯口旁边的课室,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叫住他,他已经跑回来了。

“看了两个课室墙上的挂钟,全都是快要12点了。”林彦俊看着王子异道。

“也就是全都和子异的表相差近一个小时。”蔡徐坤说。

“这下你还确定吗?”林彦俊问。

王子异动摇了,他自己也陷入怀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腕表上的时间。

 

被投票出局的练习生已经在一楼空地集合完毕,Justin数了数,大概有二十多个人。朱正廷用手肘捅了捅Justin,问他:“你怎么有两票,谁投的你。”范丞丞正好听到,举手以示清白:“不是我,我投的我自己。”

Justin说:“这么巧,我也投的我自己,另一票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说投的是我,结果他们都投我了。”朱正廷郁闷得很,狠狠地在Justin肩膀掐了几下泄气。

Justin由着他发泄:“回去的好,留在这里不知道要干嘛。”

“而且,”Justin顿了顿,回头看了眼身后那栋破旧矮小的教学楼,“我总觉得这里古怪得很。”

“你是昨晚被吓到了吗?”范丞丞问。

Justin晃了晃脑袋,努力避免想起某些画面,他移开视线道:“别提了,我不想回想起来。”

当看到蔡徐坤也下来了,朱正廷诧异:“坤坤也被票走了。”

王子异和蔡徐坤站在人群边,没有走进去。蔡徐坤想起刚才王子异没回答的问题,于是又重提:“为什么投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王子异看了他一眼,靠近人群让他心里的恐惧和不安减轻很多,但脑海里残留的模糊的画面,仍一遍一遍冲击他的内心。

“你知道的,这里不对劲,如果你信我的话。”王子异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所以你想让我走?”蔡徐坤问。

王子异点头。

旁边是喧闹的人群,背后是破败简陋的教学楼,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心里头仍疑云笼罩。周遭的一切让蔡徐坤有种诡异的陌生感,仿佛他是突然被人从练习室一下子拽到这里来,到处都令他恍惚,唯独眼前的这个人是真实的存在。

蔡徐坤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个不合时宜的笑容。

“我也是。”他说道。

一辆熟悉的大巴停在学校门口,练习生们蜂拥而上。林彦俊尤长靖站在人群外围,排队等上车的时候,林彦俊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教学楼。

因为距离的关系,它显得更加老旧、矮小、残破。

五层楼,一、二、三楼都能看到练习生的身影。尤长靖在前面提醒他:“快到我们了。”林彦俊转过头应了一声,然后又继续盯着看。

突然,他看到四楼走廊闪过一个人影,接着迅速侧身进了某间课室。

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里仿佛有什么凌乱破碎的片段对上了。林彦俊蓦地想起课室挂钟和私人手表不一致的时间,以及刚才尤长靖说过的话——

同时快了一个小时。

如果王子异手表的时间是对的,如果是课室墙上的挂钟时间出了错。

可是怎么会那么巧,连续三、四个课室的挂钟同时快了一个小时。

那如果,是人为的呢?

“上车了,你还站着干什么?”尤长靖催促道。

 

——TBC——

掐指一算不太妙

举报我有啥用・_・?

问题没解决我就接着发。

某太太真的说话不过脑做人还特怂。

扪心自问,您真是公平公正说lyj舞台不够好的吗?我怎么看您一开始就是花妈,只是搞9的cp顺带上5?

824那天的话就已经很不ok了,您对瓜真的好严格噢。那您这么中肯表达/当个乐评人,能不能说点实际的?宽泛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实质性建议呀,真的不是站在制高点去批评?

接二连三不够,今天又发了一篇引战帖,您是不是准备弃号跑路走之前洗粉顺便踩一脚啊?
@Luna banana 删帖道歉!

还在站街的你们都清醒点呗,她不是好人nei,一个人做错事让全部人陪葬,先撩者贱ok?这操作这么骚,真的不是洗粉然后带死忠腿毛转战别圈吗?

昨天站街的...

问题没解决我就接着发。

某太太真的说话不过脑做人还特怂。

扪心自问,您真是公平公正说lyj舞台不够好的吗?我怎么看您一开始就是花妈,只是搞9的cp顺带上5?

824那天的话就已经很不ok了,您对瓜真的好严格噢。那您这么中肯表达/当个乐评人,能不能说点实际的?宽泛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实质性建议呀,真的不是站在制高点去批评?

接二连三不够,今天又发了一篇引战帖,您是不是准备弃号跑路走之前洗粉顺便踩一脚啊?
@Luna banana 删帖道歉!

还在站街的你们都清醒点呗,她不是好人nei,一个人做错事让全部人陪葬,先撩者贱ok?这操作这么骚,真的不是洗粉然后带死忠腿毛转战别圈吗?

昨天站街的,都出来啊?不是说不怕别人过来点艹吗,怎么关键时刻没影子了,都躲起来当缩头乌龟了呗?
不是觉得某太太特别中肯特别客观,说得没病病吗?这会咋不出来继续摇旗呐喊了?

一个二个都又怂又坏,自私得要命。早删帖不就完了,啥事都没有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享受被追捧被赞同,然后出了事就跑得没影。

这条就打tag,不删,说得就是你们这些“正义之士”。是你们煽风点火,祸水东引,把事情变成现在这个地步的。

四月栀小兔

【偶练:五十九】75.

我终于忙回来了〒▽〒

前段时间天天忙到半夜〒▽〒

终于挖出时间给你们更新了〒▽〒

为了表示歉意

明天长得俊相遇回忆杀!!!

是真的相遇回忆杀!!!

不是第三人称!!!!


✿❤︎✿❤︎✿❤︎✿❤︎


太可怕了。

韩沐伯忍不住的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一提到尤长靖,这个八哥一点都没有八哥的样子,八妹妹还差不多。

啧,爱情使人盲目啊。

“所以你跟尤长靖到底怎么认识的?”

林彦俊:“……所以为什么又绕回来了啦。”

韩沐伯:“哎呀人家好奇了嘛!”

林彦俊:“……你闭嘴。”

正当韩沐伯兴致缺缺的想要找点别的话题的时候,林彦俊却突然开始说了起来。

“我跟尤长靖第一次遇...

我终于忙回来了〒▽〒

前段时间天天忙到半夜〒▽〒

终于挖出时间给你们更新了〒▽〒

为了表示歉意

明天长得俊相遇回忆杀!!!

是真的相遇回忆杀!!!

不是第三人称!!!!


✿❤︎✿❤︎✿❤︎✿❤︎



太可怕了。

韩沐伯忍不住的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一提到尤长靖,这个八哥一点都没有八哥的样子,八妹妹还差不多。

啧,爱情使人盲目啊。

“所以你跟尤长靖到底怎么认识的?”

林彦俊:“……所以为什么又绕回来了啦。”

韩沐伯:“哎呀人家好奇了嘛!”

林彦俊:“……你闭嘴。”

正当韩沐伯兴致缺缺的想要找点别的话题的时候,林彦俊却突然开始说了起来。

“我跟尤长靖第一次遇见是在大学毕业那年的演讲比赛上。”林彦俊陷入了回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是第一个被念到名字上台的,我就坐在下边,看着他一步步走到那里,然后笑着朝颁奖老师鞠了个躬,接过了奖状奖杯。后来我上去了,我就站在他右边,有一刻,他离我的心脏真近啊……老韩你能不能把你的表情控制一下。”

“对不起。”韩沐伯把姨母笑着的嘴合上,“你继续,你继续。”

“后来比赛结束,我没来得及找他说上话。”林彦俊有些懊恼的抓抓头发,“只知道他叫尤长靖。”

“林家大少爷没动用势力去找人吗。”韩沐伯表情眉飞色舞,“然后把尤长靖抓到面前,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你等一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的林彦俊,在韩沐伯继续说下去前打断了他,“这都是哪看的沙雕文学?”

“霸道总裁爱上我。”韩沐伯无辜的摊手。

“……秦奋知道这事吗。”

“他让我看的,说我过度老年化没有趣味。”

“……OK,fine。”林彦俊一手盖住自己的双眼,一副没脸看的模样。

“两位帅哥,你们的面。”老板娘小心翼翼的端着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慢慢走到到两人面前。

闻到香味的两人立刻直起身,从一旁抽出两根筷子,朝老板娘道了声谢就把筷子插入面里,被搅拌的面条和牛肉混杂在一起,散发出奇妙的香气。

“然后呢,你们又怎么遇见的。”韩沐伯说完便猛吸了一口面,一边嚼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林彦俊,等着接下来的故事发展。

“后来我就去留学了。”林彦俊咬了口牛肉,“大概在国外呆了五年左右。”

“……你等一下。”韩沐伯把刚吹凉些的面条又拌回碗里,“你大学毕业才留学的?”

“是啊。”

“然后你在国外呆了五年?”韩沐伯掐指算了一下,“不是,我说八哥,你今年不是才23吗?”

“是啊,我16岁就大学毕业了。”林彦俊非常平静的在说完话又吃了口面,语气平淡的像在说面很好吃。

“……你魔鬼啊。”21岁大学毕业的韩沐伯想扔筷子。

“林超泽也算16岁毕的业,他10岁就直接跟我爹去国外读书了。”林彦俊抬头瞟了眼韩沐伯。

韩沐伯觉得林家这两个孩子都是魔鬼。

16岁大学双学位毕业你们是人吗。

虽然看资料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亲耳听感觉真的是不一样,而且韩沐伯之前其实没太注意到他们几岁毕的业。

韩沐伯唉声叹气的拿筷子拌拌面,又紧接着听到林彦俊漫不经心的下一句话:“哦,黄明昊去年就大学毕业了。”

靠,这个忍不了,不吃了。

韩沐伯气愤的把筷子往桌子一砸。

 

当然,面对这么好吃的牛肉面,韩沐伯自个儿头疼一会,就又拿起了筷子。

“诶,留学然后呢。”韩沐伯继续问。

“二十一岁的时候我回国了,没几天就被黄明昊一大早拉着去街上逛,说想买点东西,结果半路进了家服装店,那崽子在那边兴致勃勃的看衣服,我觉得无聊就站在靠人行道的落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

听起来有偶像剧的展开。

韩沐伯专注的听着,连牛肉从筷子中间掉回碗里都没注意。

“你不知道我多庆幸我往外看的那一眼。”虽然看着碗里的面,但林彦俊的思绪早已回到那个晴朗的上午,阳光照耀在那个乖巧少年的身上。

“他那天穿了件白绿色条纹的长袖衫,一条黑色的长裤,头发是微卷的棕色。他握着麦,就站在路边,轻声唱着歌,阳光刚好就在他后边,像个发着光的小天使。”林彦俊低着头,痴痴地笑着。

“他一个人在路边唱歌?”韩沐伯问。

“没,他边上还一个抱吉他的,长什么样我忘了。”

……OK,fine,变相双标狗。

韩沐伯哼哼两声,把最后一片牛肉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继续问:“然后呢?”

“然后?”林彦俊瞥了眼韩沐伯,“然后就在一起了。”

韩沐伯:“咳咳咳……?????”



✿❤︎✿❤︎✿❤︎✿❤︎


顺带一问

长得俊第一次见面的情节你们要看吗?

说什么呢?
我哪句话说错了啊?蕉阿姨干嘛用...

我哪句话说错了啊?蕉阿姨干嘛用小号举报我啊?脱粉回踩跑路有意思吗?

我哪句话说错了啊?蕉阿姨干嘛用小号举报我啊?脱粉回踩跑路有意思吗?

废话少说

去看了一眼, @Luna banana 您老写东西真有内涵,七个人格都留着lyj死了你跟我说这是BE里的HE?

lyj这人格配不上你家9是吧?拆开之后他死了才叫大团圆是吧??这个结局还有人叫好?

说什么59偏5谁敢再讲这样的话,我就拿这位大大的文章截图甩他脸上。

这好几千热度,告诉我你们爱5,爱在哪??

创作是有不同尺度,不讨论你这东西可不可写,只说说你这东西写的背后代表什么,看过的人告诉我,这是不是她觉得文里的lyj不配获得幸福活该死?是不是这个意思?是,就别来跟我讨论什么OOC不OOC的了。

OOC是你挡箭牌啊?一手一个客观,另一手一个OOC你随便开炮是吧?lyj...

去看了一眼, @Luna banana 您老写东西真有内涵,七个人格都留着lyj死了你跟我说这是BE里的HE?

lyj这人格配不上你家9是吧?拆开之后他死了才叫大团圆是吧??这个结局还有人叫好?

说什么59偏5谁敢再讲这样的话,我就拿这位大大的文章截图甩他脸上。

这好几千热度,告诉我你们爱5,爱在哪??

创作是有不同尺度,不讨论你这东西可不可写,只说说你这东西写的背后代表什么,看过的人告诉我,这是不是她觉得文里的lyj不配获得幸福活该死?是不是这个意思?是,就别来跟我讨论什么OOC不OOC的了。

OOC是你挡箭牌啊?一手一个客观,另一手一个OOC你随便开炮是吧?lyj真惨让你盯上。

废话少说

客观不客观都是废话,您老带着一万多粉丝发这玩意儿除了带节奏还有别的目的吗?

你发了他本人是能看到?除了你这一万多9fw之外谁看得到?评论给我带节奏种蛊他舞台不行,配不上你家是吧?

配不上就给我把59皮摘了,我看是59热闹这tag是挺多人,粮多好吃是吧?9家其他cp冷不够你吃是吧?

糖唯粮唯腐唯拉瓜踩瓜还敢给我求岁月静好,我儿子的岁月静好谁给?你给吗?

给我删帖子道歉!

销号跑路有什么用?

 @Luna banana 

客观不客观都是废话,您老带着一万多粉丝发这玩意儿除了带节奏还有别的目的吗?

你发了他本人是能看到?除了你这一万多9fw之外谁看得到?评论给我带节奏种蛊他舞台不行,配不上你家是吧?

配不上就给我把59皮摘了,我看是59热闹这tag是挺多人,粮多好吃是吧?9家其他cp冷不够你吃是吧?

糖唯粮唯腐唯拉瓜踩瓜还敢给我求岁月静好,我儿子的岁月静好谁给?你给吗?

给我删帖子道歉!

销号跑路有什么用?

 @Luna banana 

Hana天蓝

【主洋灵】《乌鸦山庄》Ch19.第五天·搜证(上)

  ***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片大野地,而在大野地上有一个高高隆起的小山坡,小山坡上则破破烂烂地盖着几栋红砖色的小楼。
  凡子的脖子上搭着一条白毛巾,此时正顶着大日头推着水泥车往小山坡上走,由于山间的路不平整,再加上凡子太高水泥车又太矮,所以他这个车推得可以说是东倒西歪,重心非常不稳,好像随时会产生翻车事故。
  等好不容易推到了地方,凡子让水泥车靠到一边,好腾出手来,用毛巾擦擦额头的汗,结果没想到,这刚一松手,车轮就是一歪,非常不巧地就压到了小鬼新买的aj。
  凡子吓了一跳,赶紧蹲下盯着小鬼的脚关心道,“怎么样老鬼,没受伤吧!”
 ...

  ***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片大野地,而在大野地上有一个高高隆起的小山坡,小山坡上则破破烂烂地盖着几栋红砖色的小楼。
  凡子的脖子上搭着一条白毛巾,此时正顶着大日头推着水泥车往小山坡上走,由于山间的路不平整,再加上凡子太高水泥车又太矮,所以他这个车推得可以说是东倒西歪,重心非常不稳,好像随时会产生翻车事故。
  等好不容易推到了地方,凡子让水泥车靠到一边,好腾出手来,用毛巾擦擦额头的汗,结果没想到,这刚一松手,车轮就是一歪,非常不巧地就压到了小鬼新买的aj。
  凡子吓了一跳,赶紧蹲下盯着小鬼的脚关心道,“怎么样老鬼,没受伤吧!”
  “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杰哥得满世界追杀我!”
  闻言,本来正蹲在地上摞砖头的小鬼,把手里的红砖头一扔,“倒是没受伤,就是……”
  “你居然弄脏了我的aj!!”
  小鬼冷漠地抬头看着凡子,一副天塌要下来的样子。
  凡子:“……”
  凡子听了没忍住,打了一下小鬼的头,“你还能不能行!”
  “一天到晚净整这些没用的!”
  “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你杰哥那么宠你,还能少你一双aj么!”
  “能不能严肃点儿!”
  “说点儿正经事儿!”
  “咱大厂公寓盖成啥样了?”
  闻言,小鬼叹了一口气,之后给凡子指了指眼前这个半成品建筑,“还能是啥样,就眼前这破烂样呗。”
  凡子:“……”
  看到眼前这只盖了四分之一的小房子,凡子觉得头剧痛。
  这时候凡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拍大腿,跳了起来,“不行啊!”
  “这样不行啊老鬼!”
  “这两天可是有台风啊!”
  闻言,小鬼垂着手,抬头看着凡子说,“台风咋了?”
  “节目组不是给咱准备了一个休息的茅草屋嘛!”
  “你天天晚上都抱着老岳睡觉,你还怕冷是咋的!”
  凡子:“……”
  想想这个小鬼就觉得心塞,本来以为来大厂公寓是来度假的,谁知道……
  这根本就是从脑力劳动变成了体力劳动!
  更气的是,他还变成了一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他和锐哥成天和卜岳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他都感觉他整个人blingbling的,散发着光和热。
  可怜的他只能在每个寒冷的夜晚心疼地抱住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自己。
  小鬼表示,每每这种时候,他都分外想念他的重庆小猫咪杰哥,抱起来暖暖的,软软的。
  闻言凡子摆摆手,“我倒是不怕冷……”
  “就是你说,那台风一来,咱们这茅草屋撑得住么……”
  听了这话,小鬼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茅草屋的棚顶被大风吹飞的画面了……
  小鬼沉吟道,“我觉得我们得抓紧盖房子了。”
  凡子认同地点点头,“我觉得没错。”
  说着,凡子就向四周沙马了两圈,“诶,老岳和锐哥呢,怎么我整个水泥俩人就不见了……”
  闻言,小鬼回答,“啊,岳哥啊,岳哥去镇子上买西瓜去了,说是大热天地给咱们解解暑,至于锐哥……”
  小鬼朝着前面努了努下巴,凡子顺着这个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面被砖头堆起了一米八高的红墙。
  凡子指了指墙,小鬼点了点头。
  凡子做了个“推”的动作,小鬼又点了点头。
  凡子似懂非懂地走到了墙的面前,之后真的伸手推了一下,于是刚刚摞好的砖头墙就一下子轰然倒塌,一阵尘土之后,出现的是锐哥那张气到扭曲,气到变形的脸。
  凡子看到满地的砖头,又看到锐哥那张气到发青的脸……
  卜凡凡同学倒吸了一口凉气。
  锐哥抄起一块搬砖,脸色阴沉地朝凡子走了过来,“卜凡!我刚砌上的墙!”
  凡子连连后退,“不是锐哥,你得冷静!”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都是命啊锐哥!”
  凡子在那边命悬一线,小鬼在旁边却是看戏看得正欢,在那儿放肆大笑着。
  这时候,出门买瓜的老岳终于回来了。
  老岳手里捧着个绿油油的大西瓜,一上山就看到了这么血腥暴力的场景,一脸懵道,“哎呦喂,这是咋回事儿啊,我就去买个瓜,错过什么了么……”
  这时候一看到老岳回来了,凡子就跟看到救世主一样,一米九二的威武的大男人,一下子就变成了一条可怜巴巴的哈士奇,蹭到了老岳旁边,抱着老岳的胳膊说委屈道——
  “岳儿!”
  “老岳!”
  “我跟你说不得了了!”
  “锐哥要打我!”
  老岳:“???”
  老岳一头雾水地看向锐哥。
  锐哥:“……”
  锐哥深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指着地上倒得稀碎的砖头说,“老岳你看,这都是卜凡干得好事!”
  “我刚砌好的墙就被他给弄倒了!”
  老岳:“……”
  老岳看了看地上的碎砖头,看了看气得打结的锐哥,又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凡子,最后叹了口气选择——和稀泥。
  于是老岳把怀里的瓜塞到凡子手里,站在两人中间拉架道——
  “嗨呀,我还以为什么呢。”
  “多大点儿事儿啊!”
  “别慌!都别慌!”
  “锐哥,不就是墙塌了嘛!”
  “没有事儿!”
  “今天又有两个兄弟从《乌鸦》节目组过来了!”
  “我这买瓜的时候顺道就给接过来了!”
  “这墙重新砌起来也就半天的事儿!”
  小鬼一听到又有兄弟过来,那一下子老开心了,“谁啊?”
  于是就见老岳朝村口的老槐树看了过去,正好就看到一辆小三轮,之后两个人从上面蹦了下来。
  正是昨晚刚刚出局的长得俊兄弟。
  只见两人一脸土色地看了看天,看了看地,看了看远处的荒山野岭,又看了看眼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兄弟——
  “老天野呀!”
  “岳哥你不是跟我们说——”
  “这里是纯天然农家乐么!”
  “这里有——”
  “最好吃的土豆!”
  “最水灵的桃子!”
  “最可爱的独角兽么!”
  闻言,老岳拍了拍两个年轻人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啧,怎么就没有?”
  “你看看这片大菜地!”
  “你们的土豆和桃子就在这里。”
  长得俊:“???”
  老岳:“只不过还没有长出来!”
  长得俊:“……”
  长得俊:“……那独角兽呢?”
  闻言,老岳给凡子使了个眼色,凡子立刻懂了,伸手就把小鬼随身携带的unicorn头套从他兜里掏了出来,之后套到了小鬼头上。
  凡子拍了拍小鬼的小胸脯,指着他说,“这儿呢!”
  “独角兽!”
  “可爱不?”
  小鬼:“……”
  长得俊:“……”
  于是,大厂公寓又增添了两名新的劳动力,他们离公寓的建成又近了一步。
  然而单纯的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公寓建成之后,还会有更深的套路等待着他们……
  ……

  ***

  镜头切回乌鸦山庄。
  在听说长得俊兄弟双双出局之后,福西西吃汉堡噎了一下,就赶紧喝了一口咖啡,想要缓缓,结果咖啡又太烫,把他舌头给烫着了,又想举手管节目组要个什么冰的东西,结果胳膊一动,一不小心又把餐桌上的热牛奶给碰洒了,热烫的牛奶还溅到了他手上,烫得他一个激灵。
  福西西:“……”
  福西西莫名地觉得今天自己有点儿多灾多难。
  而坐在他旁边的富贵见了,可把他心疼坏了,只见他赶紧拿纸巾给他家丞丞擦了擦手,顺便还给他家丞丞呼呼了两下,生怕他被烫伤。
  仙子一脸狐疑地盯着福西西,“丞丞,长靖和彦俊出局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然而此时的福西西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他家正廷哥说话了,富贵关怀备至的举动,让他整个人都飘了起来,此时如果有后期特效,一定要在他和富贵的背景板里P上粉红色的桃心泡泡。
  只见福西西完全忽视掉仙子的问题,瞅着富贵说,“扎思汀,疼!”
  听到福西西喊疼,富贵心里一紧,“哪儿疼?还有别的地方烫伤嘛!”
  说着富贵就去撸福西西的袖子,想要察看伤情。
  这时只见丞丞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指了个遍,“这儿,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疼!”
  “脸最疼!”
  “扎思汀你也帮我呼呼呗!”
  说着丞丞就笑嘻嘻地把自己的脸伸了过去。
  富贵:“……”
  被忽视的仙子:“……”
  众人:“……”
  李洋见了,突然转头跟他小弟说,“弟弟,你洋哥也疼。”
  弟弟斜着眼睛看着他,“你哪儿疼?”
  李洋指了指自己心口,“这里疼。”
  弟弟把手里的食物放下,拄着下巴看着他洋哥,那双又纯粹又明亮的眼睛,看得人心都要化了。
  “……那怎么才能不疼?”
  李洋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被他小弟看化了,只见你洋哥如沐春风地一笑,“你住进来,就不疼了啊。”
  心里有个你,无论多少风风雨雨,总会雨过天晴。
  弟弟:“……”
  众人:“……”
  杰哥:“……”
  这时候杰哥突然叹了口气,跟坐在他旁边的子异说,“哎,我觉得我一会儿应该去举报我自己。”
  子异:“???”
  杰哥语气沉重道:“赶紧让我出局去找小鬼吧!”
  两地分居真的不利于身心发展!
  子异:“……”
  ……
  坤坤坐得离子异也近,杰哥说的话坤坤自然也知道了,于是,也算是为了拯救杰哥,坤坤轻咳一声道——
  “我们还是说一说案子吧。”
  “昨天晚上长靖和彦俊出局了……”
  “虽然情况有很多种,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昨晚他们一人举报了一个人,之后很不巧,他们都举报失误,出局了……”
  仙子同意地点点头,不过他还是有些不解,“但是……”
  “他们难道不觉得同一个晚上一起举报,风险太大了么……”
  听了这话,弟弟捅了捅他洋哥的腰,“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有一股子我洋哥的风格呢!”
  “李振洋儿,是不是你在使坏!”
  说着弟弟就仰着下巴看着他洋哥,一脸质疑。
  闻言,你洋哥轻哼一声,一抹头发,挺胸抬头道,“笑话!”
  “你洋哥顶天立地!”
  “一个堂堂正正真正的男子汉!”
  “会干这种事儿?!”
  闻言,小弟冷漠地翻了个白眼。
  坤坤接着分析道,“其实我觉得如果排除这种人为因素的话……”
  “那么长靖和彦俊冲动投票的原因应该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们认准了这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个是凶手,只要投了他们,昨天晚上就一定可以结束游戏。”
  “但是遗憾的是……”
  子异接话道,“他们并没有猜中。”
  “他们以为嫌疑最高的两个人,反而不是凶手。”
  这时候,给他家丞丞“处理”好烫伤的富贵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是不是可以这样想。”
  “长靖哥和彦俊哥一定是投给目前嫌疑最重的两个人,这才会让他们有了,游戏必然于昨晚结束的心理。”
  “所以也就是说……”
  “到昨天晚上为止,嫌疑最重的人,反而不是凶手!”
  富贵的话,让餐桌边上的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思量,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这时候只见坤坤伸手,转了转面前的咖啡杯道,“其实……”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说……”
  “那我和丞丞应该就是长靖和彦俊举报的人。”
  “昨天晚上的推理之宴上,我因为与老富人交易了致幻剂而深受怀疑,而范少爷也因为多年来被迫替老富人做事而嫌疑值飙升。”
  “而长靖和彦俊偏偏在昨天晚上举报了人。”
  “所以我觉得,他们两个举报的人,应该是我和范少爷。”
  “而他们两个出局了,那么反过来就是说——”
  “我和范少爷不是凶手。”
  坤坤的一番话,在剖白了自己的同时也带上了福西西,倒是有一点绑票的嫌疑,这让众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富贵最先反驳道,“你这么说,我就觉得不太对了坤哥!”
  “我觉得长靖哥和彦俊哥比较有可能投的是我和正廷哥!”
  “因为丞丞很早就吃醋,说我们两个鬼鬼祟祟的。”
  “所以我觉得,长靖哥和彦俊哥投的我们两个的可能性也很大!”
  “所以,我和正廷哥应该是清白的。”
  听到富贵这么说,仙子立刻应和了起来,“对!没错!我觉得长靖和彦俊投得应该是我们俩!”
  这时候你洋哥问出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等等,先不管长靖和彦俊到底投的是谁。”
  “所以你们两个这几天鬼鬼祟祟的究竟是在干什么?”
  听了这话,杰哥在旁边用力点了点头,他觉得李洋这番话问到点子上了。
  闻言,仙子卡住了:“呃……”
  仙子下意识地拿小眼神儿看向富贵。
  只见富贵摆摆手,“嗨呀哥哥们,这个问题不该现在问吧!”
  “哦?”
  听了这话,福西西一叉子叉在了盘子里的荷包蛋上,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福西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富贵举手看向节目组道,“导演哥哥们,我们是不是该搜证了!”
  “早餐时间不能说这么多吧!”
  福西西:“……”
  众人:“……”
  闻言,节目组的大兄弟们觉得很认同地点了点头,并且很配合地敲了钟。
  “duangduang”的钟声之后,众人闭麦,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的自由搜证开始了。
  ……

  ***

  搜证伊始,坤坤和子异就率先进了灵作家的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弟弟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以至于大家在这次案件里,竟然都没有怎么怀疑弟弟。
  昨天推理之宴进行到尾声的时候,福西西突然发难弟弟,虽然让人觉得像甩锅,但其实所问的那一连串问题,确实也是有道理的。
  老富人与蔡老板交易致幻剂的地点是不是就是灵作家的新书发布会?
  那老富人与灵作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灵作家到底知不知道老富人从蔡老板手里拿到了致幻剂的这件事情?
  带着这样的疑问,子异就进了灵作家那间充满了书卷气息的房间。
  而看子异进来了,坤坤犹豫了一下,也还是跟了进来。
  灵作家从前真不愧是一个青春疼痛文学作家,他房间里真是充满了各种青春疼痛的元素。
  比如什么流着白沙的沙漏,泛黄的概念海报,正唱着《欢乐颂》的音乐盒以及一个里面放着星星石的漂流瓶……
  坤坤把那个漂流瓶打开,铺面而来的就是一阵薰衣草的香气,呛得坤坤就要把软木塞塞回去,然而这时候他的手却被子异拉住了。
  坤坤一愣,扭头看向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坤坤,“子异?”
  子异:“坤坤,这个漂流瓶里,好像有个字条。”
  闻言,坤坤一愣,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把漂流瓶里的星星石倒了出来,果然他们就看到了一张白色的字条被撮成一个纸团躺在里面。
  坤坤和子异对视一眼,他们徐徐将字条展开,一串黑色的文字就跃然于眼前——
  “可以帮我给那幅画拍一张照片么,如果可以的话,也请把旁边的灯光拍进来,我觉得很有意境,谢谢。”
  “这个是……”
  “灵作家找人帮他拍照片?”
  子异看完字条,有些疑惑地看向坤坤,却发现坤坤神色有些怪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子异:“坤坤?”
  听到子异喊他,坤坤愣了一下,“啊,怎么了?”
  子异沉默了一下,目光专注地看着道:“坤坤,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闻言,坤坤的眼神有些躲闪,“……我知道什么啊……”
  只听子异试探性地道,“这个字条……该不会是灵作家写给锐摄影的吧?”
  听到子异提出这个假设,坤坤心里“咯噔”一下,没说话。
  子异注视着坤坤,接着道,“锐摄影相机里的那张照片,刚好拍了一幅画,一阵灯光,而且看起来像是无意地,拍到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刚好就是你和老富人。”
  “蔡老板,你和灵作家,锐摄影,还有老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听到这儿,坤坤心道大局已定,怕是没得狡辩了,遂舒了口气,只见他微微一笑,把字条扔到一边,反而把漂流瓶里的星星石捧在了手心。
  只听坤坤道,“关于蔡老板的问题嘛,子异你可以推理之宴再问我。”
  “你现在可以问问我关于蔡徐坤的问题。”
  子异一愣:“什么问题?”
  闻言,坤坤温柔一笑,他将子异的手掌展开,拿起一颗五彩的星星石放了上去,让子异握在手心,“比如……”
  “你可以问问……蔡徐坤喜不喜欢你呀?”
  ……
  那一刻,山风吹过,四野烂漫。
  我捡起一块星星石,放在你的掌心,我的心里,将我们的爱情印刻。
  愿世间所有纯真美好,都可以随着漂流瓶一样飘向远方,寻一个有缘人,找到自己的归宿。
  ……
 
  ***

  与此同时,李洋和弟弟则是来到了福西西的房间。
  作为目前犯罪嫌疑人的头号种子选手,福西西的房间是应当被好好地搜一搜了。
  然而弟弟和洋哥搜了半天也没找出来什么有用的线索。
  李洋搜累了,就懒得动了,你洋哥现在又渴又饿又累又热,反正就是消极怠工。
  就在李洋靠在福西西房间那个超大的玩具熊上,整个人懒得都要没骨头的时候,小弟突然背着手走了过来。
  你洋哥养小弟养了两年了,一看小弟这兴奋的小眼神,就知道这小崽子怕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然而你洋哥现在是从头到脚的懒,只打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只要他小弟不扔只螃蟹过来,他觉得他都是可以原谅他的,大不了就是打一顿罢了。
  于是,就见弟弟挺胸抬头,眼里带光,脸上带笑地向他走了过来。
  就在李洋抬头,眯着眼睛看他小弟,在那儿寻思着小崽子想玩什么花样的时候,弟弟却突然蹲了下来,一如往日,拿起他洋哥的大手就玩了起来。
  弟弟一根一根地数着他洋哥的手指,最终,在数到无名指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用指腹细细摩擦着他洋哥的无名指,小心而又温柔。
  弟弟突然盯着他洋哥的无名指道,“洋哥,你觉得不觉得,你这根手指上少了点儿什么啊?”
  “少了什么……”
  听了这话,李洋下意识地坐了起来,身为坤音套路王的李洋,好像隐隐约约猜到了小弟想干什么,这让你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洋哥都莫名有些紧张,喉咙有些发紧。
  果然就在李洋问完之后,他就看见小崽子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了个易拉罐的拉环,只听小崽子嘿嘿一笑道,“我觉得吧,就少一枚戒指!”
  于是,弟弟就小心翼翼地把拉环套到了李洋的右手无名指上,戴上之后还嘚嗖嗖地拉着他的手说,“李振洋儿先生,你愿意从今以后无论生老病死,贫穷与富贵,都戴着这枚戒指!不离不弃嘛!”
  他似无意穿堂风,偏偏孤据引山洪。
  小弟的声音干净而又剔透,就像穿山过海而来,带着那仿佛被风雨洗涤过的纯粹。
  刚刚少年为他戴上“戒指”时的小心谨慎,让他的手指都忍不住轻颤,那一刻他多想要把他搂进怀里放肆亲吻。
  然而最后的理智让他收敛。
  时光不羁,岁月长流,一切都还不是时候。
  李洋垂下眼帘,敛去眼里浮动的疯狂,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他伸手揉了揉他小弟的头,反手握住了他小弟拉着他的手,轻轻道了一句,“我觉得可以。”
  “不过……”
  “不仅要带着戒指,还要牢牢抓住戴戒指的人啊……”
  闻言,弟弟一愣,眨眨眼睛,然而还没等他回味过来这话里的深意,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洋哥圈进了怀里,你洋哥也不废话,打是亲骂是爱,啪啪啪地就把小弟揍了一顿。
  暧昧的气氛碎得一塌糊涂。
  李洋故作生气道:“行啊小崽子,现在居然学会用破易拉罐拉环糊弄你洋哥了?”
  弟弟从他洋哥的臂弯里探出小脑袋问:“那你想要什么样的戒指?”
  李洋顺嘴回答:“钻戒就不错……”
  弟弟叹了口气:“行吧,那下回就给你买钻戒吧!”
  李洋:“……”
  你洋哥怎么总觉得这话有点儿不太对呢?
  难道不应该是他来买么?!
  而此时,跟拍他们的摄像大哥,则是默默放下了摄像机,心道,天呐噜,他们好像拍到了很多不能播的东西……
  ……
  打了小弟一顿之后,李洋更是觉得体力消耗巨大,急需要补充能量。
  只见他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易拉罐拉环问他小弟,“你这个易拉罐哪儿来的?”
  闻言弟弟指了指书柜旁边那一箱子肥宅快乐水,“就是那儿。”
  “范少爷房间里一堆呢。”
  闻言,你洋哥为了他的“能量”,终于舍得挪窝了。
  只见他走到了书柜旁,从那一堆肥宅快乐水里选择了最显眼的一瓶。
  李洋将易拉罐拉开,刚想痛痛快快地一饮而尽,结果刚把易拉罐拿起来,他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李洋皱了皱眉头,脸色怪异地盯着这瓶快乐水,前后左右地看了看,“这是……”
  “怎么了洋哥?”,弟弟头上顶着一排问号走了过来。
  李洋把快乐水拿到弟弟面前,“你闻一下弟弟。”
  “这哪儿是啥肥宅快乐水啊!”
  “这怕不是酒精吧!”
  弟弟:“!!!”
  ……

PS:哈哈哈哈哈更新快乐!❤
      零点更新选手了解一下❤
      《乌鸦》快完结了!(*`▽´*)
      小姐妹们的脑洞如何了?
     我们下章见啊!❤
     爱你们吖❤

铃铛🔔

占tag致歉,再发一次

追星追魔怔了可不好,不要一来就跟个疯狗一样,在网络上做一个键盘侠并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你的爱豆也不会看见


不要三句话不离脏字,你父母生你养你不是让你出口成脏。


不要把为了爱豆好挂在嘴边,你爱豆可没有出口成脏。


键盘侠是一个最傻逼的存在,日天日地,是给你爱豆带来了名气,还是什么呢


演员会有人评价他的演技

歌手会有人评价他的唱功

舞者会有人评价他的舞蹈


上班,同事领导会评价你

上学,老师同学会评价你


买家评价卖家,学生可以评价老师,员工也可以评价上级


为什么粉丝评价自己喜欢的爱豆就是十恶不赦了呢


这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年代,言论自由是一种最...

追星追魔怔了可不好,不要一来就跟个疯狗一样,在网络上做一个键盘侠并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你的爱豆也不会看见


不要三句话不离脏字,你父母生你养你不是让你出口成脏。


不要把为了爱豆好挂在嘴边,你爱豆可没有出口成脏。



键盘侠是一个最傻逼的存在,日天日地,是给你爱豆带来了名气,还是什么呢


演员会有人评价他的演技

歌手会有人评价他的唱功

舞者会有人评价他的舞蹈


上班,同事领导会评价你

上学,老师同学会评价你


买家评价卖家,学生可以评价老师,员工也可以评价上级


为什么粉丝评价自己喜欢的爱豆就是十恶不赦了呢


这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年代,言论自由是一种最基本的人权


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恶毒,抱着手机电脑狂敲键盘,现实生活中又是什么鬼样子,书好好读了吗,班好好上了吗。


追星不是生活的全部

理智追星


尤点胖的麻麻

《影》

《BOY FRIEND》

第二张像不像自拍  哈哈哈哈

《影》

《BOY FRIEND》

第二张像不像自拍  哈哈哈哈

雪雪雪穗

我幻想的是uu看帅哥舞台两眼冒星星的画面

最近有点画图懈怠期 这次有好好画线稿发一下

我的两个宝贝见面了我好开心鸭!!NPC多合体一会儿吧


(很绝望 两天了 安瓶的399-100券还没抢到 网有在差的 我连发图都是开手机热点……


我幻想的是uu看帅哥舞台两眼冒星星的画面

最近有点画图懈怠期 这次有好好画线稿发一下

我的两个宝贝见面了我好开心鸭!!NPC多合体一会儿吧


(很绝望 两天了 安瓶的399-100券还没抢到 网有在差的 我连发图都是开手机热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