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沙

70613浏览    11.6万参与
患上杏病的禹哲

ssr://MTM5LjE2Mi4xMTAuMTAxOjEyNTg6b3JpZ2luOmFlcy0yNTYtY2ZiOnBsYWluOlozVnZkR0ZwWW1Gdk9ERXpNekV6TVRZNC8_b2Jmc3BhcmFtPSZyZW1hcmtzPU1UTTVMakUyTWk0eE1UQXVNVEF4

ssr://MTM5LjE2Mi4xMTAuMTAxOjEyNTg6b3JpZ2luOmFlcy0yNTYtY2ZiOnBsYWluOlozVnZkR0ZwWW1Gdk9ERXpNekV6TVRZNC8_b2Jmc3BhcmFtPSZyZW1hcmtzPU1UTTVMakUyTWk0eE1UQXVNVEF4


綾瀬一旒

一心二用,想画好画不好……丢人……

一心二用,想画好画不好……丢人……

默默-Ping.Ms

如果说到青春里属于我的一首歌
那大概就是它了
每年n刷的剧
每年都听的歌
粗制滥造的剧情
却让我哭肿了半个月的眼睛
背景音乐响起的瞬间
回到了那个懵懂的夏天
那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夏天
十年以前的那个夏天
属于我和我的回忆

如果说到青春里属于我的一首歌
那大概就是它了
每年n刷的剧
每年都听的歌
粗制滥造的剧情
却让我哭肿了半个月的眼睛
背景音乐响起的瞬间
回到了那个懵懂的夏天
那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夏天
十年以前的那个夏天
属于我和我的回忆

清野咯咯

持续失眠的第三天

失眠挺久的了,不过这是第一次持续失眠,现在一直保持着极难入睡的状态,睡着了也是浅眠,不过一两个小时就会醒来,第二天头疼,昏昏沉沉,今天九点上的床,大概九点半睡着得一十点又醒了,现在怎样都睡不着了,,,希望今晚睡着得话一定要睡得死死的,希望有个好觉。

失眠挺久的了,不过这是第一次持续失眠,现在一直保持着极难入睡的状态,睡着了也是浅眠,不过一两个小时就会醒来,第二天头疼,昏昏沉沉,今天九点上的床,大概九点半睡着得一十点又醒了,现在怎样都睡不着了,,,希望今晚睡着得话一定要睡得死死的,希望有个好觉。

陳大鲸

错过了长沙上次的大雪❄️今天的雪感觉只有我最激动,披上外套就跑出去愉快的玩雪了,别笑,这是南方狗子最后的倔强哈哈哈😄

错过了长沙上次的大雪❄️今天的雪感觉只有我最激动,披上外套就跑出去愉快的玩雪了,别笑,这是南方狗子最后的倔强哈哈哈😄

插画师M.cuì
百图斩 第三斩啦晚安!

百图斩 第三斩啦
晚安!

百图斩 第三斩啦
晚安!

我觉得卜星

2019年长沙的第一场雪

2019年长沙的第一场雪

我画画太丑被关起来了
终于没有上次画祭香那么水了。。...

终于没有上次画祭香那么水了。。。

终于没有上次画祭香那么水了。。。

乌少爷

瘦尽风骨二十载 章三·我方唱罢你登场

原著向.剧情微调.

纯忘羡.中短篇.

记血洗不夜天及其后续.

文笔渣而艰涩,诸君勿怪.

今日展示一个疯疯癫癫、为情所困的忘机.

注:标题取自《红楼梦》,“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只是取其名不取原文中意。请诸君读此文时不要陷入红楼情节,在此文所描绘的境遇中体会”

http://qianqianjunzi259.lofter.com/post/1fc69bec_efc3a05d(《章一》)

http://qianqianjunzi259.lofter.com/post/1fc69bec_12d662e2f(《章二》)...


原著向.剧情微调.

纯忘羡.中短篇.

记血洗不夜天及其后续.

文笔渣而艰涩,诸君勿怪.

今日展示一个疯疯癫癫、为情所困的忘机.

注:标题取自《红楼梦》,“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只是取其名不取原文中意。请诸君读此文时不要陷入红楼情节,在此文所描绘的境遇中体会”

http://qianqianjunzi259.lofter.com/post/1fc69bec_efc3a05d(《章一》)

http://qianqianjunzi259.lofter.com/post/1fc69bec_12d662e2f(《章二》)





仿若堕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蓝忘机是被一声极尖利的叫喊惊醒的。

勉勉强强地将沉重的眼皮打开,朦朦胧胧地看到四周的石壁,刚欲闭上,身畔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也一下让蓝忘机清醒了。

魏婴!

蓝忘机连忙挣扎着起身,胸口被魏无羡踢的地方连带着全身的关节都像要散架似的疼,骨节咔咔地响。还未站稳,胸口淤积的血又不安地涌上喉管,蓝忘机忙捂住嘴,一阵咳,咳完后看一眼袖子,全被染得鲜红,盖过了上面已经发暗的旧血迹。

但蓝忘机没有心情关注自己的身体,快步走到魏无羡身边,但还未凑近时便已了然——又是阴气作祟!

只得故技重施。

——输送灵力。

待得魏无羡平息些许,蓝忘机便不再用金丹,只拉住魏无羡一只手,输送灵力的速度也就缓和了些。

这也并非是因为魏无羡好转几分,只是蓝忘机筋疲力尽,体内灵力所剩无几,再这般毫无节制地滥用下去,只怕要力竭而死。

蓝忘机另一只手在魏无羡的背上安抚着,给他顺气,魏无羡神情是万分的嫌恶、想躲开又不得,蓝忘机也只当没看见,不着混迹地在魏无羡背部的某个穴位轻点,又自顾自地道:“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怨气不安分,迟早要反噬。”  

适才他在魏无羡的背上解了一处穴,魏无羡发现自己虽仍不能动弹,却可以说话了,但他却一言不发,只冷冷一笑。

蓝忘机又压低声音,无奈道:“我本不愿在情感上活成我父亲那样。当年,他对我母亲一见钟情,但我母亲是为了复仇才接近的他、她利用我父亲的关系混进了云深,杀了我父亲的恩师。”顿了顿,蓝忘机又道,“但我父亲沉浸在一厢情愿中,他不顾族中所有人的反对,将我母亲带了回来,拜堂成亲,再找了一处关了她、另找一处关了自己。我原以为,他困于情爱囹圄中走火入魔;如今想来,对于爱而不得、爱之有误之人,也不过就这一个法子。”

魏无羡一怔,随即又冷冷一笑。

蓝忘机并不气馁,又执着地道:“魏婴,你若实在不愿回云深,我可以带你隐居山间,从此教这仙门恩怨再与你我无关。”

“滚。”魏无羡骂道。

“你若钟情那天子笑,我可以买来,在隐居之屋旁建一座酒酿坊也未尝不可;我们辟一座池,种满莲花;啊,亦可养些兔子……再不卷入这仙门纷争,只要那粗茶淡饭、柴米油盐、人间炊烟……”蓝忘机仿若完全没听见魏无羡说什么。

“滚。”更加清冷的声音。

“我们还可以……”

“滚。”

“我——”

“滚。”

“魏婴……你得相信我……”蓝忘机嘴唇微颤,呼吸声急促粗重了些许。

“滚啊。”魏无羡唯恐他听不清,又抬高声音、清晰地重复了一遍。

——心,狠狠地沉了下去,落尽了浮满寒冰的冬塘中,再捞上来,便蒙上了一层厚重得融不化的冰霜,突出的冰棱根根尖锐狠厉,扎穿了多情人的满心空欢喜。

莫多情,情伤己。

蓝忘机张口又欲说些什么,洞口的一阵喧闹夺取了他的注意,魏无羡头不能转动,眼神却也飘向了那边。

“蓝忘机,你倒是藏得够好!”蓝启仁一声怒喝。

蓝忘机惨白的脸顷刻更是面如死灰。

——没想到,这么快。

“叔父……”蓝忘机艰涩地唤道。

“别叫我叔父,我只问你,为什么身处这尸山夷陵乱葬岗上,还和这反贼魏婴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他背上背了多少条人的性命啊?怎么,你嫌他背得多,也想来分担一半是么?”

蓝忘机咬牙,沉默良久。

“你是哑巴了还是聋了?我问你话呢!”蓝启仁气在心头,言语极其刻薄。

“我……”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蓝忘机黯然道。

蓝启仁怒极反笑,骂道:“呵,你以为你刚刚对那魏婴讲的话我没有听见么!事到如今,我也懒得管你这孽情,但你可得记住了——魏婴不仅是个邪魔外道,而且还是个是个杀人狂!纵是你再爱他,又怎能不分青红皂白、是非对错和他一起上绝路?

“是,你爱他,一心想带他回蓝家、重归正道,你那点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但你看不出来么,这狼心狗肺的家伙根本不想领你的情,口口声声让你滚,你却奴颜婢膝地温柔以待、给他输送灵力,我看你这期期艾艾地作态,真是谄媚有加!

“你父亲当年爱上不该爱的人、铸成大错,你也看到他的下场了,深情错付、孤独一生!我身为叔父,悉心拉扯你们兄弟长大,不是让你和你那个废物父亲一样作践自己,而是希望你能是非分明、心之所善!你倒好,什么端方雅正、从善如流,所有家规家训被你忘了个一干二净!亏得你还是我亲封的掌罚人,依我看,你是连蓝家的刑堂家法也不记得了吧!”

蓝忘机低下头避开蓝启仁灼灼目光。

微不可闻地一声长叹,蓝忘机道:“我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忘机。”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洞口传来。

蓝忘机抬眼,只见蓝曦臣手握一个火把款款地进来,倒也是在强忍着不夜天处受的重伤。

他的身后,站着一众人,人数约有三十上下,看面相,都不年轻了。

他们是姑苏蓝氏此次誓师大会时镇守云深的前辈,换而言之,是姑苏蓝氏残余力量中最精锐的一批人。

“兄长。”蓝忘机颔首,但蓝曦臣分明从他色泽浅淡的一双瞳孔中看见了深深的、不可磨灭的绝望。

“忘机,咱们——”

蓝忘机撇过头,默默地盯着他抓住的、魏无羡的手,浸染着血污、上面扯开了一道道伤痕。

不由叹道:“宗主等人,还请回吧。”

话语中浸满疏离与悲凉。

蓝启仁再一旁冷然道:“把手松开。”

蓝忘机全然不理,反而与魏无羡十指相扣。

——即便,感受得到你被迫封穴后无法挣扎、只能不由自主地抽搐,晓得你还深深地怨恨着我。

——但,惟愿就这样十指生根,与你并坐到海枯石烂。

握得更紧。

“忘机。”蓝曦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缓和一些,“我知你对魏婴是情深意切,但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七情六欲恣意妄为的。无论怎样,你们还是得回蓝家,好说歹说,他也要给那些人命一个交代。”

蓝忘机的目光不离二人扣紧的双手,道:“说得这般冠冕堂皇,与金光善一众有何异?”

蓝曦臣眨眼,隐下眼底的凄寒,再开口又是和蔼地规劝:“忘机,我知道你心属魏婴,确实他天赋异禀、亦曾风光一时;但如今事不同往,你要知他如今叛出正道、性情大变,背的都是人命债笔,你得好好想想,即便你爱从前那个魏婴,如今这个,又真是你所爱的么?”

魏无羡的手又狠狠抽搐了一下,分明可以发声,最后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听得,蓝忘机回道:“与宗主,何干?”

魏无羡心底亦是被这一声给惊了一下。

蓝家那边自然是更加讶异,蓝曦臣脸色明显变了,侧过脸去一言不发。

蓝启仁却再忍不住:“忘机!这错都是夷陵老祖犯的,从头至尾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何冥顽不灵、执迷不悟?你只管趁早抽身、不再过问,蓝家自不会让他玷污了你的名声,你继续走你的正途,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可以回寰的!”

蓝忘机本一再波澜不惊的绝望下暗流涌动的心绪,尽量相敬如宾、以礼来待。

但闻得蓝启仁这句,他想,他大抵也该疯了吧。

缓缓地松开魏无羡的手,蓝忘机提起身边的避尘,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你……你要干什么?”蓝启仁惊道。

蓝忘机潦草地摇着头,抬手掩面。

“蓝启仁、蓝曦臣!”蓝忘机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们就是他妈的要逼死我!”

一把拔掉避尘剑鞘,将淬着寒光的剑锋依次对向每一个人。

最后,停在了正对蓝曦臣的方向。

蓝忘机一步步往前走了去,直待避尘离蓝曦臣心脏只有三寸时,才止住脚步。

刹那间,原本鸦雀无声的洞内,纷纷响起了佩剑出鞘之声,蓝曦臣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伸出手,将本已自动出鞘一半的朔月生生压了回去,哑然地唤道:“弟弟……”

“哥哥啊!”蓝忘机失声笑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找过来?给天下苍生一个交代?说得好听……你说我和魏婴是叛离正道,你身为一宗之主却浑然不视这所谓正道的肮脏行径——到底是你欲避不得、还是背着我心有谋私?你说魏婴身上背着的尽是人命债笔,但你不要忘记射日之征的战场上有多少温宁温情一样的无辜门生葬于咱们的手下——这根本就不是人命的债,只不过是一己私欲被套上了伦理良心,天下人才分得善恶,就是靠着多人成虎,你们才得以理直气壮!你觉得现在的魏婴不再该是我爱的了——但你别忘了我们的母亲啊——哥哥啊,说白了,我们也不莫是伦理之外的杂种罢了,什么风光霁月、君子含光?不过是身在了蓝家——江湖传言诟病不到咱们身上!可那又怎么样?放到平民百姓家中,我们爹娘谁又不是贻笑千古?你当宗主当傻了么……你看看……你有什么理由在这里对我说教?”

蓝曦臣只觉眼前一黑,手中的火把一下不稳。“啪”地落在地上。

蓝忘机没有理会,将避尘转而指向蓝启仁,狠道:“蓝启仁!你什么都不知道!事已至此,你不知道我悉数经历了什么,只还把我当成那个木讷的正人君子,只觉你今日既来、相劝两句,我便可以淌过这遭浑水,将纠葛债笔全部翻篇,重归正途?你凭什么想的这么简单?以至于企图让我无视我历经的一切苦痛?摆出正义凛然的面孔,却也不过是因为你那些私心!”

蓝启仁扣紧腰间佩剑,怒道:“我从未觉得让你让你回去是多么容易的事!所以,我做的只是逼你回去,随你怎么想,不要觉得你犯下了这等滔天罪孽后还有和我谈条件的余地!”

蓝忘机牙关紧咬、眼眶泛红,然后,将避尘架上脖颈,面对着已经拔剑出鞘的几十位前辈,狠道:“谁敢动手、我便自裁!”

蓝启仁怒极反笑:“好啊,蓝忘机!真没想到,为了一条只会狺狺狂吠的白眼狼,你也赌得上你这条性命!你莫真不是以为你这举动能镇得住谁吧?”

“我知道,你带着些长老来,不只是为了我,现在只要我自戕,就会有人上前结果了魏婴的性命。”蓝忘机往前一步,看着一言不发的长老们,道:“昔日忘机年幼时,多谢各位提点照料、悉心培养,但今日谁敢近魏婴的身,便休怪忘机六亲不认。”

“忘机……”蓝曦臣神色黯然。

“兄长,出去。”蓝忘机将剑逼上了颈部的动脉。

蓝曦臣握紧双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了蓝忘机许久,终究还是转身向洞外走去,声音断续而缥缈地传入众人耳中:“我随你如何护他了……你可以救他……但待他安稳了,你必须回来……他是万死不足以谢罪了,总得要有个人给个交代的……我只是不希望那个交代是你来给……蓝家的前辈此番既来,本就是怀着规劝之心,而不是要和你动手……”

“忘机……你亦不小了……我身为蓝氏家主……只愿,你不要再错上加错,前辈们……都不容易……”

蓝忘机目睹蓝曦臣一抹白衣背影消失在洞口,转而看向蓝启仁,道:“你也出去。”

蓝启仁直接就转身离去。

一直到蓝启仁的背影也消失,蓝忘机这才将剑放下,看向各位前辈,略一欠身,礼道:“忘机无礼,让诸位师叔、师伯见笑了。诸位师叔师伯于忘机皆有教导养育之恩,今日忘机到底还是不愿与各位起冲突,适才让诸位一直隐忍着,本已是强人所难,但事已至此、早已无力回天,现在也劳烦诸位再迁就一次,只当再给小辈一个机会,都还请回吧。”

“你想的倒简单。”一众前辈中为首之人道。

蓝沂,燕宸君,蓝氏琴修中技艺最精湛者,是蓝忘机幼时的琴教。

蓝忘机低声道:“还请沂师伯给忘机一次通融,忘机自小在叔父管教之下未尝所谓自由,如今既已对某人倾心,自当是绝不会有半分让步,即便落得父亲的结果,也是我所愿的。”

蓝沂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抬手就翻下背上的琴,电光火石间,一道闪着冷光的琴弦就飞袭向动弹不得、神情惘然的魏无羡。

弦杀术!极其狠毒!

蓝忘机扬手一挥,剑不向着弦去,反而向着蓝沂的方向带起一阵疾风,不等蓝沂侧身避开,避尘剑锋就生生从蓝沂肩膀处插入——

蓝沂目光一滞,片刻后剧痛袭上,他手臂便软了下去,琴弦脱手,在在离魏无羡心前寸处生生落下。

蓝沂捂住伤口,忍着剧痛咬牙切齿道:“蓝……蓝忘机……你竟敢……竟敢伤人——”

蓝忘机将避尘猛然拔出,蓝沂胸口的伤处立刻鲜血喷溅,将避尘剑穗浸染得血红。

蓝忘机将剑横在身前,剑锋上鲜血滴落,喝道:“谁还来!”

众人皆怒,一时间纷纷冲向前去,灵流将光线昏暗的洞内映得有如正午白昼。

蓝忘机毫不犹豫,提剑便应战。

本是力竭的人,却疯狂地爆发出了惊人的灵力!

剑所到处,血流成河!

招招致死!

却是,无数次孤灯自怜后的悲戚,数不清无语凝伫时的绝望,太多时求而不得间的哀嚎,只能埋在心底!

却是,当年少年紫衣、灿若骄阳,几时插科打诨、风流倜傥,哪见孑然背影、望眼欲穿,但隔着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

却是,昔日父母罪过、备受指点,叔父不堪见得、教余极严,不料生来随父、痴心情种,岂料得为一腔衷肠落此境地!

不与天斗,何故天地之间还容不得一双人!

一招,深深没入眼前人的腹部。

那人体力不支,颓然瘫倒,嘴角含血。

“忘机!”

潸然泪下!

再望向洞中时,三十三位前辈,尽数倒下。

魏无羡坐在石头上,脸上染上了鲜血,却被夺眶而出的一行清泪冲淡。

蓝忘机的白衣再也不是白衣了,血污尽浇,斑驳着他千疮百孔的心。

他慢慢走到魏无羡身侧,俯身解了魏无羡的穴,魏无羡便发现自己能动了。

但他没有动。

 

 

任凭这蓝忘机将他打横抱起,走出洞中。

一缕冬阳,多么久违的光啊。

魏无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忽然,脸上湿了一片。

一抬头,蓝忘机的脸上亦是纵横着泪水,顺着他的脸颊、裹着他面上的鲜血滴落下来。

魏无羡闭上眼睛。

泪水却仍从眼角滑落。

要命!

蓝忘机紧紧搂住他,沙哑地道:“走吧,回温家。”

魏无羡抓紧他的衣襟,含泪道:“好!”

 

 

蓝忘机任劳任怨地抱着他走了许久的山路,山路颠簸,但魏无羡被他在怀中护得异常安稳,迷迷糊糊地几近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蓝忘机俯身在魏无羡耳边轻柔道:“到了。”

魏无羡睁开眼,道:“放我下来吧。”

双脚碰到坚实的地面,魏无羡望向眼前场景——依旧是那破破烂烂的矮房,却让人觉得无比得温馨。

魏无羡只觉自己又要流泪了。

“去伏魔洞吧。”

蓝忘机欣然点头。

洞内,还是一如既往得脏乱不堪,石床上倒是没有像上次那样堆满东西。二人便并肩坐在了石床上。

一时无语。

良久后,魏无羡率先开口,道:“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你说得对,事已至此,早已无力回天。”

蓝忘机却轻描淡写地绕去这个问题,反而问道:“相信我了么?”

魏无羡道:“信了。但此时信了,与你而言已全无用处,与我而言却早已麻木,不是么?”

蓝忘机摇头,道:“无妨。”

魏无羡盯了他一会儿,道:“也罢。”

又道:“蓝忘机,你可知道,让我和你在一起,是多难的事?”

蓝忘机道:“我知道。”

“那——”

“我不能让你死在我的身边。”

魏无羡道:“那——蓝家那边,你也该知道你回去得面对些什么。”

蓝忘机看向魏无羡,似笑非笑,淡然道:“身前哪管身后事。”

魏无羡凄然一笑:“再留一日吧。”

蓝忘机紧紧拥住他,将他扑倒在石床上。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却也伸出双手。

二人紧紧相拥。

 

 

从夕阳西下,到次日天光乍破,没有一夜的翻雨覆雨、也没有长泪纵横,他们珍惜着、留恋着,这暴风雨前最后的温柔。

都是孤独的人,却都企图用浑身上下所剩无几的柔情给对方带来一些慰藉。

宁静的一夜。

卯时初至,蓝忘机便醒了。

将魏无羡拥在自己身上的手拿下。

蓝忘机走到伏魔洞中间,清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拿出避尘,割开手掌,血滴滴答答地留下。

蓝忘机俯身作画。

片刻后,一个阵法便初见雏形。

血阵。

此乃出自姑苏蓝氏禁书室中不为人知的久远孤本——《炼魂无常记》中的禁法。

此书出自两百年前一个叛道女修——“昭白夫人”,当中阵法似鬼道而非鬼道,与太多正道修术有着藕断丝连之系。这位女修在写下此书后,曾如魏无羡一般风光一时,此书亦一度广为流传,不过大多数接触此书秘法者最终都难逃走火入魔的下场,贻害无穷。而她最终也被公开处刑,一剑割断了咽喉,一咒永锁了魂魄。唯一残留的孤本也就被姑苏蓝氏封入禁书室。

至于蓝忘机读到此书,是因为自从魏无羡修鬼道后,蓝忘机担心他的安危,就私下查阅许多有关鬼道的书籍,但那些书藏书阁一般是没有的。而这本《炼魂无常记》,也是蓝忘机不知第几次进偷偷禁书室后,翻阅鬼道杂记时,碰巧读到的。

而他现在所作的阵法,则是昭白夫人曾在旁注“穷凶极恶,逆天而行”的狠毒阵法。

此阵极耗精血,蓝忘机一笔一画修饰完毕后,再抬头,只觉眼前发黑、头晕目眩,撑着洞壁倚靠了许久,脑中、耳畔的嗡鸣这才落去几分。

睁开眼,却看见魏无羡已经从石床上翻身而起,正不咸不淡地盯着他,嘴角一抹谑嘲的笑,见蓝忘机缓过劲来,便道:“蓝湛,如果我没看错,你画的这是昭白夫人的‘引灯阵’啊,这可是禁阵。”

蓝忘机不语。

魏无羡又道:“这昭白夫人的阵法,只有你家藏书室这种地方记载得全吧,我曾在射日之征时从温家修士房中搜得过残页研读,知道这‘引灯阵’,是用来渡灵的。”

蓝忘机摇头道:“所谓‘引灯阵’,有三套,你所知者,其中之一。”

“那另外两套……”

“一个亦用于渡灵,另一个——”蓝忘机沉默片刻,还是道,“以鲜血为媒,寿命典当,以作阵者十载寿数,抹受阵者三日记忆。”

魏无羡脸色狠狠一变,倏地站起,道:“蓝湛,你想干什么!”

蓝忘机动作却快得多,一记手刀夹风劈在魏无羡颈后,魏无羡瞬间瘫倒在地。

蓝忘机抱起魏无羡放在阵的中间,魏无羡勉强地睁开眼,问道:“为什么……”

蓝忘机轻吻他的额头,道:“忘了吧……这样是最好的了。”

魏无羡挣扎着,但已经没了力气,只能哀道:“蓝湛……”

蓝忘机凄然地,竟是笑了,亦唤道:“魏婴……”

然后,起身站好,将灵力灌入阵法。

阵起。

 

 

其实,蓝忘机终究还是骗了魏无羡。

既是“穷凶极恶,逆天而行”,又怎会只是堪堪十年阳寿?

但悉数,也不过三十年而已。

昭白夫人兴许至死也没能明白——为何,不过是为了抹去一段不堪地回忆,天下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地奉上性命?

兴许多年后阴间相遇,蓝忘机会对她说:比起某些刻骨铭心的伤痛,三十年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不是么?

但那些都不重要了。

 

 

阵成。

 

 

血阵慢慢消散,蓝忘机一刻不敢耽搁,转身离去。

——甚至,没有再多留恋一眼。

 

 

 

血阵尽数退散干净,是两个时辰后了,魏无羡这才慢慢醒了过来。

头很疼,全身都很疼。

低头一看,陈情还在,锁灵囊、乾坤袋也还完好无损,但浑身上下,衣衫全都破烂不堪。

伸手探入袖中,阴虎符,还在。

四下张望,自己竟是身处伏魔洞中,洞外日头高照。

 

 

“我这是……自己走回来的?”

 

 -未完待续-

 

 

 

 

 

 

定安
婚戒,前后两个手机简单打光。近...

婚戒,前后两个手机简单打光。近摄接圈效果真差,很糊

婚戒,前后两个手机简单打光。近摄接圈效果真差,很糊

今天苔藓也在偷懒

终于考完试了耶✌🏻
一张是考试画的一张是刚刚画的💦💦💦
很潦草💦💦💦
(又是这个辣鸡格子纸我靠)(百乐的彩色铅笔芯真的是摸鱼神器啊呜呜呜呜呜呜,但我其他颜色都不见了😭😭)

终于考完试了耶✌🏻
一张是考试画的一张是刚刚画的💦💦💦
很潦草💦💦💦
(又是这个辣鸡格子纸我靠)(百乐的彩色铅笔芯真的是摸鱼神器啊呜呜呜呜呜呜,但我其他颜色都不见了😭😭)

德云社的小军烨

《如果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相声搭档必须结婚》(6)陶林

那一年,陶阳宝宝还是个只有桌子高的小豆丁……

陶阳:呜呜呜……

郭爸:儿子!咋了?谁胆子这么大?欺负我儿子啦??m9( `д´ )!!!!

陶阳:嘤嘤嘤……

郭爸:( ´゚ω゚)?……

……

陶阳:呜呜呜……

于爸:儿砸,到底咋了?跟大爷说!大爷给你做主!

陶阳:大爷!大林昨天把我自己扔房间里,他跑去跟大饼,小四他们一起睡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
(。•́︿•̀。)

于爸:(; ̄д ̄)

……

鲁豫:说出你的故事~O(∩_∩)O

陶阳:大林总和大饼小四在一起打游戏,扔我自己在房间里,不跟我一起睡。可怜,弱小,无助…房间...

那一年,陶阳宝宝还是个只有桌子高的小豆丁……

陶阳:呜呜呜……

郭爸:儿子!咋了?谁胆子这么大?欺负我儿子啦??m9( `д´ )!!!!

陶阳:嘤嘤嘤……

郭爸:( ´゚ω゚)?……

……

陶阳:呜呜呜……

于爸:儿砸,到底咋了?跟大爷说!大爷给你做主!

陶阳:大爷!大林昨天把我自己扔房间里,他跑去跟大饼,小四他们一起睡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
(。•́︿•̀。)

于爸:(; ̄д ̄)

……

鲁豫:说出你的故事~O(∩_∩)O

陶阳:大林总和大饼小四在一起打游戏,扔我自己在房间里,不跟我一起睡。可怜,弱小,无助…房间里空荡荡的,我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鲁豫:(╥╯﹏╰╥)ง……可怜的孩子……

……

郭爸:郭麒麟!!!!你给我滚过来!!

郭麒麟:Σ(゚∀゚ノ)ノ啊嘞?

郭爸: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陪陶阳睡觉!不许玩游戏!不许再把陶阳自己一个人扔在房间里!!懂了吗?

郭麒麟:Σ(゚∀゚ノ)ノ啊嘞?

郭爸:可怜的小崽儿唉~他还是个那么小的孩子~(╥╯﹏╰╥)ง

郭麒麟:爸爸,我也还是个孩子啊!
Σ(゚∀゚ノ)ノ……

郭爸:你居然还敢犟嘴!!!要造反吗??(๑ŐдŐ)b

郭麒麟:(*꒦ິ⌓꒦ີ)宝宝心里苦……

陶阳:O(∩_∩)O大林~~

郭麒麟:(╥╯﹏╰╥)ง

陶阳: ٩(๛ ˘ ³˘)۶ 大林!!陪我睡觉!!~

郭麒麟:(╥╯﹏╰╥)ง……陶阳,我怎么总折你手里啊?……

陶阳:因为,大林是王母娘娘派来拯救我的小天使啊~⁽⁽ଘ( ˊᵕˋ )ଓ⁾⁾

郭麒麟:混蛋!( ᵒ̴̶̷̥́ωᵒ̴̶̷̣̥̀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