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关八

62939浏览    3903参与
飴ちゃん

#京都男子浴衣图鉴(1)
#冬季限定丸

#京都男子浴衣图鉴(1)
#冬季限定丸

∞無限大

把十五祭的特典看完了
心灵受到震撼

尼酱就是尼酱
无处可逃

把十五祭的特典看完了
心灵受到震撼

尼酱就是尼酱
无处可逃

∞無限大

知识点?

电车的全称是电动客车

圣诞老人把礼物放进袜子,是因为传说尼古拉斯为了救助贫穷的三姐妹,把金币扔进了这家人正在晾晒的袜子里

钢琴的八十八个键是因为人体适应的频率,在这个区间耳朵最舒服

钢琴分黑白键,是因为早期钢琴的黑键是黑檀,白键是象牙,有钱人拿钢琴炫富

电车的全称是电动客车

圣诞老人把礼物放进袜子,是因为传说尼古拉斯为了救助贫穷的三姐妹,把金币扔进了这家人正在晾晒的袜子里

钢琴的八十八个键是因为人体适应的频率,在这个区间耳朵最舒服

钢琴分黑白键,是因为早期钢琴的黑键是黑檀,白键是象牙,有钱人拿钢琴炫富


∞無限大

十五祭的碟还没到
不管是日版还是台版
TV杂没到
会报没到
会报夹到转运站了,存着
新专没到

各种没收到
心情复杂

十五祭的碟还没到
不管是日版还是台版
TV杂没到
会报没到
会报夹到转运站了,存着
新专没到

各种没收到
心情复杂

飴ちゃん

1冬天喝甘酒可以让身体和心里都暖乎乎的哦
2正在泡半身浴的丸子和尼酱

1冬天喝甘酒可以让身体和心里都暖乎乎的哦
2正在泡半身浴的丸子和尼酱

Xxxx肖恩

【仓安】大仓忠义的拇指妻子(一发完)

仓安童话宇宙又添新成员

单身汉大仓先生:我老婆是我种出来的!

仓安er:中 出!??

拇指小安:等我开花了你们就死定了!


从前有一个大仓忠义,他想要个老婆,于是他便去请教女巫。

女巫告诉他,这很容易,并给了他一颗种子,让他种到花盆里。


在大仓的精心照顾下,花盆里很快就长出一朵蓝色的花苞,像海洋一样纯粹的蓝。大仓每天都会用棉签沾着水擦拭一下花苞,这时候小花总会抖抖叶子,把露水抖到大仓的手指上。

它可真调皮,大仓想。


一个星期过去了,花苞还是花苞,丝毫没有绽放的迹象,这让大仓有点着急了,他想快点见到自己的老婆。大仓擦擦嘴,确保自己嘴边没沾着咖喱...

仓安童话宇宙又添新成员

单身汉大仓先生:我老婆是我种出来的!

仓安er:中 出!??

拇指小安:等我开花了你们就死定了!





从前有一个大仓忠义,他想要个老婆,于是他便去请教女巫。

女巫告诉他,这很容易,并给了他一颗种子,让他种到花盆里。


在大仓的精心照顾下,花盆里很快就长出一朵蓝色的花苞,像海洋一样纯粹的蓝。大仓每天都会用棉签沾着水擦拭一下花苞,这时候小花总会抖抖叶子,把露水抖到大仓的手指上。

它可真调皮,大仓想。


一个星期过去了,花苞还是花苞,丝毫没有绽放的迹象,这让大仓有点着急了,他想快点见到自己的老婆。大仓擦擦嘴,确保自己嘴边没沾着咖喱,闭上眼虔诚地亲吻了花苞,并在心里许愿,请赐我一个老婆吧!


当大仓睁开眼,他惊讶的发现花朵已经绽放了,在层层叠叠的蓝色花瓣中,藏着一个只有拇指那么大的小人!


光溜溜的小人趴坐在花蕊里,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望着大仓。用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被一个陌生的巨人观察着,小人奶声奶气地问道,“你是谁呀?”


大仓不敢太大声地说话,生怕吓到他,“我是大仓忠义。”想了一下,他又补上一句,“是你的丈夫。”


小人有点惊讶,“我是男孩子呀!”他低头看看腿间,努力分开腿给大仓看自己的小鸟。


大仓努力睁大眼睛,才看清只有米粒那么大的一小块肉。这可让他害羞极了,他慌忙给小人盖上了一片卫生纸,“你快盖好!别感冒了!”


拇指小人的手很巧,两下就给自己做了一条小裙子,乖巧地坐在大仓手里自我介绍,“我叫安田章大。”

大仓仔细端详着安田,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男孩子。他像洋娃娃一样漂亮,有一对宝石一样的杏眼,还有挺拔的鼻梁和饱满的嘴唇。


男孩子也没关系,反正是要做自己老婆的,大仓做出了判断。

拇指小人安田开始在大仓家住下来了,他白天在大仓的盆栽上滑滑梯,在装着水的碗里游泳,晚上睡在大仓为他做的胡桃小床上,小床就放在大仓的枕头边。


每天安田都听着大仓的呼吸声入睡,一开始他觉得巨人的声音太吵了,可是后来又觉得只有听到大仓的呼吸声才安心。


巨人对他很好,除了总是强调安田是自己的小妻子这件事让他有点烦。

大仓会做很好吃的咖喱,先给安田盛出一小勺后,把剩下的都倒进自己吃饭的盆里。


大仓还会给安田清洁,他找来了很软很软的毛巾,剪下指甲大小的一块,用镊子夹着毛巾帮安田擦身体。安田发现每到洗澡的时候,大仓的脸总是红红的,像很甜的苹果。有一天他没忍住咬了大仓红苹果一样的脸颊一口,巨人竟然凑过来亲了他!差点把安田的头都吃进了嘴里,可把拇指小人吓了一跳。那天晚上无论大仓怎么道歉,安田都不肯原谅他。一直到巨人担心的哭出了声,大颗大颗的泪珠快淹死小人,安田才终于爬回了他的枕边,凑在他的耳边大声说,“我原谅你啦!”



拇指小人太小了,而自己又太大了,这让大仓很不开心。他想抱着软乎乎的老婆睡觉,而不是每天心惊胆战地怕把安田压瘪。


但是他又很喜欢小小的安田,大仓买了许多许多小娃娃穿的衣服,每天让安田在迷你衣柜间里挑选。漂亮的拇指小人无论穿小西装还是公主裙都可爱的不得了,让他想好好亲亲安田。不过他可不敢再亲安田了,只能趁着拇指小人睡着,凑过去吻他的头顶。


大仓又一次找到女巫,想让他的拇指妻子长大些。

女巫告诉他,这很容易,并给了他一块年糕,让他喂给安田吃下去。


年糕对于拇指小人来说太大了,大仓只能每天喂给他一小口。


不过安田确实长大了不少,他不能再住在胡桃做的小床里了,娃娃穿的裙子也总被撑破。

这让大仓很开心,他的小妻子现在有小臂这么大了,他再也不担心亲吻的时候会把安田的整个头都亲进嘴里了。

安田吃饭的勺子也换成了小碗,年糕被拌在咖喱里,只要两口就被吃完了。


大仓静静地等着手臂小人长大,这可不是什么让人放心的事。他不但要忙着准备小妻子长大后要穿的衣服,安田总是喜欢花花绿绿的布料,还喜欢穿很薄的裙子,这些都要提前做好。还要再买一些送给安田的礼物,他得买一把吉他,因为小妻子总是喜欢唱歌,还要再买一块画板,他的小妻子喜欢沾着咖喱酱在米饭上画画。


床就不需要再买了,因为安田长大以后一定是要和自己睡在一起的呀!

手臂小人终于长成了165高的男孩子,大仓长吁了一口气,他之前还担心安田会长得比自己高呢,要是185的妻子可不太好抱在怀里了。


大仓终于有了可以抱在怀里的软乎乎老婆,安田也不再怕巨人的亲亲会吃掉自己的脑袋,两个人甜甜蜜蜜的生活在了一起。


后来,大仓再一次去寻找了女巫,因为他想让自己的拇指妻子怀上一个像安田一样可爱的小女孩。


再后来,他们就像所有的童话一样拥有了幸福的结局。


星期六魔王

【速哭挑战】1

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变得好哭起来的世界观,最近二刷编年史,小天使哭得是真的快但是世界观也是真的理解不了啊wwwwwww

【第一期160611】

おはぎなんて、そんなに何個も食べられないよ。

(荻饼什么的,我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个啊。)


透过玻璃看见的是被雪覆盖的素白色的世界。


他散着发,披着被子半坐着,一旁的榻榻米上放着暖手的炭炉。


即便如此他的指尖还是冰冷的。


穿着小豆色和服的管家夫人垂着头,跪坐着从走廊一侧拉开纸门:“老爷,那位大人来访。”


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一贯平和的微笑,“劳烦请那位到这里来。”


夫人应下,又轻手轻脚地关好纸门。不一会便...

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变得好哭起来的世界观,最近二刷编年史,小天使哭得是真的快但是世界观也是真的理解不了啊wwwwwww

【第一期160611】

おはぎなんて、そんなに何個も食べられないよ。

(荻饼什么的,我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个啊。)




透过玻璃看见的是被雪覆盖的素白色的世界。


他散着发,披着被子半坐着,一旁的榻榻米上放着暖手的炭炉。


即便如此他的指尖还是冰冷的。


穿着小豆色和服的管家夫人垂着头,跪坐着从走廊一侧拉开纸门:“老爷,那位大人来访。”


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一贯平和的微笑,“劳烦请那位到这里来。”


夫人应下,又轻手轻脚地关好纸门。不一会便有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纸门再次被拉开,伴随着一阵冷意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纯黑色羽织的高个男子。管家夫人在其身后恭敬地跟随着。


“请帮我们准备那个。”他对着管家夫人吩咐道。夫人照例应了“是”,关上门暂且离去了。


穿着羽织的男子在榻榻米上跪坐下来,脸上带着些赧色,对他低声埋怨道:“也不用每次都准备那些吧……说起来我也没有很喜欢……”


“但是不在这里为你准备你就没机会吃了不是吗?”他笑起来,随即皱起眉轻轻咳了几声,“毕竟这件事,真佑你可是连对我都不肯坦诚啊……”


“明明是男子汉大丈夫却喜欢这种小点心什么的……”被称作真佑的黑色羽织男子沉默了一瞬,“不说这个……Haru 你最近状况有好一点吗?”


“嘛……最近的话我觉得还不错,说不定再过些日子我就好起来了呢。” Haru 侧着头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但是真佑看着他没有血色的嘴唇就知道他一定又是在顺口胡说骗人的。


真佑板起脸正想说什么,管家夫人的声音在门的另一侧响起来。“老爷,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为您拿进去可以吗?”


“嗯,拿进来吧。”Haru回答。


于是管家夫人拉开纸门,恭恭敬敬地在两人之间放上一个黑漆红纹的托盘,盘子里整整齐齐排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和十六个荻饼,红豆抹茶黄豆粉等等,口味一应俱全。


Haru把盘子向真佑的方向稍稍推过去一些,伸手微笑道:“请慢慢享用吧。”


真佑虽然脸上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眼睛里却已经亮起了光,伸出手先拿起了一个红豆裹着的荻饼送到嘴边。


“如何?我家里的手艺没有退步吧?”Haru 笑眯了眼问道。


“唔……勉勉强强,吧。还……蛮好吃的。”真佑咽下甜甜的红豆,又瞄向盘子里其他口味的点心,“不过Haru,不是都说了不用做这么多个的嘛,我就算再喜欢也没法一口气吃下这么多啊。”


“有什么关系,毕竟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真佑喜欢荻饼,那就在我这里多吃一些,吃到饱就好了嘛。”


“就算你这么说……”真佑嘴上抱怨着,手却又向抹茶味的那一个伸过去。Haru 则端起热茶慢慢品着。


雪又开始下了。


“冬天真是讨厌啊。”Haru 摩挲着茶杯粗糙的花纹感慨道,“到处都是雪,明明特地在院子里种了枫和樱花树的,结果红叶啊樱花啊什么都看不见了。”


“纯白色的不是也挺好。”真佑接话道,“简单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真佑你喜欢简单的,可我喜欢更加华丽的春天啊。” Haru 咳嗽起来,“啊啊,飘落的樱花真的很美啊……”


“你知道我刚才从哪里来?”真佑喝了口茶突然问。


“嗯?那种事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是葬仪。”真佑扯了扯身上的羽织,“家里的长辈,突然就……”


“……还请节哀顺变。”


“本来倒是没什么……是平日里没什么来往的远亲。”真佑摇摇头,“但是葬仪上看着他家里的人恸哭的样子,我竟然也有点难过起来。离别什么的,果然是会让人痛苦的事情……”


“是啊……那也是当然的。”


“Haru 你说你喜欢春天的话……”


“嗯?”


“喜欢春天的话……如果那么喜欢春天的话……”真佑不知何时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都被隐藏在雪天昏暗的光线里,“如果喜欢樱花的话,明年春天的樱花……是一定要看的吧?是一定……看到的吧……?”


“……那是当然的啊……” Haru 透过玻璃看向观景拉门外的院子,“只能看见无聊的雪可不行啊,到时候,樱花开放的时候,也做些樱花味的荻饼来尝尝看吧?”


……


……


“大人,贵体安康否……”管家夫人对真佑深深行了一礼,抬起头时眼眶通红。


真佑穿着黑色的羽织踏雪而来,满身寒气,肩上还带着未化的雪花。


“请……节哀……”他说到一半,尾音已经消失在哽咽里。


和室里弥漫着线香的气味,寺庙里的僧人在一旁低声念着经文。窗外仍是素白一片,静静沉睡着的 Haru 身侧却真如春日一般盛放着花朵。经由纳棺师的手艺,他的唇上终于有了些鲜艳的血色。


真佑也在他身侧放下一朵花,点上线香,静静地跪坐下来。


“Haru (春天) 还没有来啊……”

“说着喜欢春天喜欢樱花的……”

“明明还没有来啊……”


“大人……”管家夫人来到他身侧,“我家老爷为您准备了东西,说是一定要亲手交给您的……”


夫人说着,低着头,双手递上一个黑漆红纹的食盒。


他接过食盒,深吸了一口气掀开盖子。


三层的盒子里满满当当放着各种口味的荻饼。


点心之间夹着一张纸条。他用力眨了眨眼,暂时把食盒放在榻榻米上,抽出纸条展开。

果不其然上面是他熟悉的字迹。


“看来是做不成樱花味的了,抱歉啦”


“你这家伙……”真佑抽着气小声嘀咕道,“就说了多少次不要做那么多……”


“荻饼什么的,我吃不下那么多个啊……”


教徒秋家的猫

【梦改文】水晶的色彩~红篇③

注意事项:

1.本文为作者睡觉做梦做出来的二次同人作品,白篇是做梦梦到的部分,后面是延展部分,这是作者到美国后做的第一个有完整剧情的梦!
2.请理解二大禁含义。
3.近未来AU设定,中篇,未完结。第三人视角,避雷注意。
4.系列文,全系列cp:横雏、丸昴、庆成。
本篇包括cp:丸昴(丸山隆平X涉谷昴)横雏(横山X村上)

==============================


从新约市回到中华街已经是大晚上了,街道上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几个红色的灯笼在秋风中摇摇晃晃的。


乐器行的门被锁了起来,里面一片漆黑。


丸子开了门,店内还是一如既往,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一样,维修室里还有作...

注意事项:

1.本文为作者睡觉做梦做出来的二次同人作品,白篇是做梦梦到的部分,后面是延展部分,这是作者到美国后做的第一个有完整剧情的梦!
2.请理解二大禁含义。
3.近未来AU设定,中篇,未完结。第三人视角,避雷注意。
4.系列文,全系列cp:横雏、丸昴、庆成。
本篇包括cp:丸昴(丸山隆平X涉谷昴)横雏(横山X村上)

==============================


从新约市回到中华街已经是大晚上了,街道上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几个红色的灯笼在秋风中摇摇晃晃的。


乐器行的门被锁了起来,里面一片漆黑。


丸子开了门,店内还是一如既往,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一样,维修室里还有作业后留下的试剂的味道。


…昴君


为什么要走呢?


而且,如果是从修理我的系统时就决定了要离开,那一定是有什么理由吧。


我的系统已经越发的奇怪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类,到了特定周期就会自然而然地陷入休眠,这一点简直和人类需要睡眠一样。


甚至,自己也越发能感知普通人的情感,比如在丸子听到昴君要离开的消息时的表情。人类的情感,那种痛苦地,难以形容地,暧昧模糊地情感,我似乎越发接近这种情感了。


我这样想着,又一次陷入了不自觉地休眠状态。


“HINA!!”是橫山的聲音。


我的面前是一个爆裂的热气球,爆裂伴随着彩色的花瓣,海鸟的尖叫声刺激着我的听觉系统。


“T!!!别跳!”


我听到了吴呼唤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在降落,感觉到身体的部位碰撞地面产生的速度,感觉到零部件的散落。


然后…这是什么感觉?一片黑暗中,我感觉到电流…是传导器的运作声。


“系统关闭中,核心自爆装置启动。”这是A的声音…自爆?


“A?你在做什么?!”吴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


长时间的高频电流声,好难受,我蜷缩了起来。


“走吧!吴…已经…”村上的声音在颤抖。


有一辆车从中华街的入口开进来,停在了乐器行的楼下。


我见过那个男人…他是谁?


他走了过来,放下了什么,开着车离开了。


车启动的声音轰隆作响,车的尾灯如同中华街上的红色灯笼,摇晃着消失了。


“喂!还好吗?”在丸子的呼唤中,我清醒了过来,他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我则是一脸懵逼。


“啊···太好了,还好这个东西还在···”他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是一个黑色的传感器。


我大概分辨出来了那是什么,那是强制唤醒的控制器,因为我的控制权属于横山桑,但是刚才的自己陷入了奇怪的休眠状态。


“···大概系统还有什么问题没有修好。”丸子这样说道。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我们还是赶快先去找到shige再思考下一步吧。”说着,丸子提来了一个行李箱,看这架势他是打算不找到人就不回来了。


“我们要不了那么长时间的···”我说道,将我整理的信息传输给他。


在新约PIA中心时,我拍下了巨大宣纸里“加藤成亮”的名字下面的小字部分,那些小字部分都是看似毫无关系的密密麻麻的字幕。刚开始我本来以为是什么绝密资料之类的,就试着用各种解密方式解密那些字母,但是最后才发现那些小字是用日语罗马字倒序编成的个人简介。


里面的内容主要包括包括了人物履历和未来去向。


在未来去向中,里面明确的写着:PIA中心剧场特约编剧部501号办公室,K。


最后的K 被空了出来,我想大概代指姓氏首字母。


不过,既然有了明确的目的地,至少不需要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找人了。


租了一辆车后,我和丸子就顺着公路开始了前往PIA中心所在的中心特区的旅途。


第二天中午,我们终于到达了中心特区。


PIA中心是一个巨大的半球状水蓝色建筑,被一圈向下的环状阶梯包围着。就如同一颗巨大的铅球,有一半被深埋了地下一般,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一颗蓝色的星球被光环围绕着,这才是他们原本的设计目的。


半球形的pia中心一共有4个门,南边入口是剧场入口,北边入口是仓库,西边入口是办公楼,东边入口是特殊会场。从门口的守卫那里得到了这样的消息。我们打算在下午7点的剧目开演前找到我们需要找的人。


整个剧场都繁忙的运转着,当办公楼前台听说了我们的来意后,就随意的把我们晾在了一边。等了近一个小时,我们不甘心的又问了三四次,但是别说进去办公区,我们连一句话都没有等到。


又过去了一小时,我们开始四处转达,试图找一个可以溜进去的地方。


但是中心的安保十分严密整个建筑也并没有除4个大门以外的入口。



近一天的寻找让我有一些失去耐心,我向丸子提出回去的请求,但是他执意要留下。


没有办法,我们就这样在中心门口的广场上的亭子里呆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朦朦亮,我和丸子就被嘈杂的人群声吵醒了。


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在东门处的特殊会场的东门入口处聚集了很多人。人群吵吵嚷嚷的聚集在剧院门口,有普通粉丝也有带着装备的媒体。


丸子跑过去问了问,才知道原来是有一个新剧的话发表会要在今天早上8点举行。


来得好不如来的巧,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混进去也是一个好方法。


我们开始尝试着向人群中心挪动,我缩起身子在人群中穿梭着,不知道被多少人怒骂了多少次我终于靠近了东边的大门。


我从人群与人群的缝隙中往门里眺望着,在一片黑暗中有一片巨大的显示着时间的彩色电子屏幕,电子屏幕前有几个看起来是剧场工作人员的人正在做准备工作。


我探起头向里张望着,从人群的间隙中我突然感知到了不知从哪儿来的视线,随着视线的方向看去在巨大电子屏幕的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正看着我。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躲在黑色的幕布后,棕色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但是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他的视线正望着我和丸子这边。


那个视线让我感觉不寒而栗。


我似乎在哪见过这个男人。


但是究竟是在哪里呢?


有一辆车从中华街的入口开进来,停在了乐器行的楼下。


修长的身形,黑色的西装,他的手上拿着一本棕绿色的皮质电脑夹包。


啊啊!

这个男人就是从车上下来的那个男人。


但是他是谁?


我见过他。


“那个人…”丸子也注意到了他。“样子有点奇怪…”


我看了一眼大屏幕的时间7:45。


还有15分钟发表会就要开始了,从暗处有一个人在他耳边对他说了些什么。


他向那一个人点了点头,。


然后他突然伸出了4只手指开始倒数起来。


4-3-2-1-



他突然向我们走过来,我感觉自己的五感系统瞬间开始高速运转,一种难以形容的紧张感席卷了我的主脑。



然后转了个身,站到了人群的正前面。


“开始入场。”他这样说道。



“嗐……指挥入场而已啊!”丸子舒了口气,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随着他的指令发出,正式入场开始,那个男人穿过向内涌去的人群,沿着半圆的场馆外部突然加快了步伐。


身体本能的反应告诉我:追上去。



我推开面前挡着我的人群向他离开的方向追去,丸子也在我的身后跟着我跑了出来。


“站住!”丸子大喊着。


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一味地向前跑着。



我们也只能沿着巨大的中心剧院的蓝色外壳追逐着他,我们的视野中除了他只有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一样的蓝色,蓝色,蓝色。


“至少!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跑!”我也大声喊了起来。


他仍然没有回头的迹象,只是在我们前面跑着,然后,他一边跑着一边举起了左手。


四根手指,变成了三根,两根,一根。


就在他的手握拳的瞬间。


“砰轰!”


一声巨响在我的耳边炸开,天空突然变成了橙红色。一股热浪铺了过来,随着热浪同时袭来的是浓烈的烟尘。


我向后看去,昨晚我们留宿的那个靠近东门的亭子处升起了一朵巨大的火球,爆炸的威力巨大。花园广场的植物全部都燃烧了起来,我们眼前如同发生了一场城市中的森林大火一般。


……那个男人……!


我赶快回过头,烟雾中,男人拐进了西面办公楼的大门。




跟着他我们也跑进了西门。看样子,似乎不只是外面发生了爆炸,里面似乎也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内警铃的红色灯光晃得我的眼睛很疼,大量地内部工作人员开始往外撤离,人群涌动着,我的皮肤感觉到室内飙升的温度。这个场景让我一瞬间想到了但丁的神曲中描绘的地狱。


逆着人群,他向一旁无人的前台跑去。我们也紧紧跟着他,逆着人群向里跑去,他穿过前台一溜烟的钻进了一个难以发现的墙间缝隙之中,我们也跟着他跑了进去。



穿过一小段黑暗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被蓝色墙面围绕的办公室。四张白色的桌子整齐的排列着在办公室里围出了一个口字形,桌子上面什么都没有,整个画面非常的奇怪但是又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



房间里似乎与外界隔绝一样,听不见火警的警报声,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身影,甚至除了我们刚刚进来的入口以外看不到其他的门。


“啊!有了!”丸子突然大叫了一声。


我看见他从被四个桌子围绕的中心处捡起了一张什么东西。


那是一张特制的工作牌,工作牌上写着:


KEI KOYAMA


PIA中心剧场舞台经理


……等等


他难道就是……


带走shige的那个所谓的舞台经理?


还没来得及让我们更进一步的思考,我的系统突然感知到室内的温度还在不断的上升。如果还在里面呆着就太危险了,我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转身看向丸子,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凝重,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先不要想这么多,快出去。”



顺着来时的路,我们一路回到了门口。跟随着最后几个逃出剧场的人,我们来到了外面。


外面仍然是烟雾隆隆,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已经赶到了现场。


烟雾的颗粒摩擦着呼吸系统,我都有种不适感,一旁的丸子也开始咳嗽起来。


有好几家滞留在现场的媒体开始了现场转播。


“现场烟雾弥漫,医护人员已经开始空气净化工作。” “造成损失巨大,暂无人员伤亡。” “1010爆炸案现阶段被怀疑是有预谋的袭击事件。” “新项目开幕式的爆炸的目的是什么?” “成为连续案件的可能性不大,请广大市民安心。”


一些新闻报告的内容溜进我的耳中。


那个男人,那个叫做kei的男人。在爆破前的倒数是什么意思?他又出于什么动机做这件事情呢?他又是怎么样消失在那个房间里的?


这一切都是个谜。


丸子表情严肃地翻看着手中的工作证,然后将反面展示给我看。


反面是一个信息条码,但是因为我一直强调轻装上阵,我们来时没有带任何工具,想要解开条码内容必须要回去。


就在我们打算穿过公园广场向街道方向走的时候,广场上的广播响了起来:


“通知!通知!近剧院的地下网络系统全部关闭。我们会暂时封锁现场,请大家不要慌张,在原地等候检查。”


封锁现场?所有人留在这个充满不明烟雾的现场?


人群有些许的骚动,我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正在咳嗽的丸子。


“没办法了…只能等一下了…”丸子转过头笑了笑,“别担心,没什么大事,”


丸子的通讯器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


“丸。”


一个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显示屏上,昴的脸上难得一见地充满了慌张。


“不要呆在封锁区域里。快!出来!”


“诶?”我和丸子面面相觑,这个状况的展开是什么情况?


“详细情况你们回来了我再给你们解释。”昴皱着眉头很紧张的样子。


“广场南面的喷水池边有一个下水检修口,避开人群从那里走下去后每3公里左右有个Y字口,下去后四个Y字口都靠左走,第五个Y字口向右走会出现另一个检修口,然后从那里的出口出来。”


丸子的表情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担心,他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兴奋。


“昴……君、”


“啰嗦死了。别磨磨蹭蹭的。”屏幕里的昴君确定了我们的情况后看起来也安心了一些,又恢复了平常的口吻。


挂断通讯器,我们向喷水池的方向走去,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丸子的眼角闪着泪光。


“太好了…呢。”他说着,对着我笑了笑。


“对啊,通上话太好了。”我也笑了笑。然后坚定地向喷水池走去。


没有任何说明,没有任何原因,没有多余的话,不过这些都没关系,我们现在有的只有信任。相信他的话,哪怕前方是无尽的黑暗,我们也会义无反顾地踏进去。




Xxxx肖恩

【仓安】alpha恋爱日记(abo)2

8月26日

今天去他们公司见到了他!他看见我后很惊喜,凑过来小声问,“大仓先生来做什么呀?”


我用最自信的表情告诉他,我是来收购你们公司的,这样以后yasu就不用加班了。


他高兴的跑开了,跑步的样子也好可爱,嘻嘻。


每日谚语:最适合安田章大的职位是总裁夫人!


8月29日

今天又去他们公司楼下接他了,他们公司的停车位也太小了,连加长林肯也停不下。


但是yasu很开心呢!他看见我的时候惊喜地像只大灰耗子,就是很多吉普力还拍了一部电影的那种大灰耗子,太可爱了!


把他送回家的路上顺便约他明天看电影,他同...

 

8月26日

今天去他们公司见到了他!他看见我后很惊喜,凑过来小声问,“大仓先生来做什么呀?”


我用最自信的表情告诉他,我是来收购你们公司的,这样以后yasu就不用加班了。


他高兴的跑开了,跑步的样子也好可爱,嘻嘻。


每日谚语:最适合安田章大的职位是总裁夫人!




8月29日

今天又去他们公司楼下接他了,他们公司的停车位也太小了,连加长林肯也停不下。


但是yasu很开心呢!他看见我的时候惊喜地像只大灰耗子,就是很多吉普力还拍了一部电影的那种大灰耗子,太可爱了!


把他送回家的路上顺便约他明天看电影,他同意了!我问他买哪家电影院看电影时,他感动得说不出话,傻乎乎的,我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他!


每日谚语:成功商人不但买下电影院还要买下隔壁的酒店。



8月30日

今天!我们终于约会了!

他穿了裙子!!!裙子!!!太好看了,露出一截小腿看得我梆硬。还好我买下电影院了,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Omega的腿。


他还喷了香水,我有点分不清他的信息素具体是什么味道,反正什么味道我都喜欢,当然要是咖喱味就最好了!


散场的时候牵了他的手也没被拒绝,看样子应该安排婚礼的场地了。


每日谚语:成熟男人在恋人面前绝对不会吃第二碗饭!



9月4日

和yasu已经互发晚安很久了,但是他一直没有表白,真奇怪。


父亲说安田家通知他yasu的发情期快到了,最好能在这个月结婚。


我得快点行动了,明天就让他和我表白!


每日谚语:大仓家的祖训:男人不能先把爱说出口。



9月5日

今天太失败了!


接他去吃拉面,小口小口吃面的样子也超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趁着他喝汤的时候,我问他今天是不是得和我表白了?结果他没听清!歪头瞪着大眼睛看着我,问我说了什么?

呜呜呜我死了,被他一看我一下就紧张了,不小心把“我爱你”说出来了!


但是他脸红的样子也太好看了,简直就是神仙!


每日谚语:今天的大仓忠义,是有对象的大仓忠义!



9月7日

一想到自己已经是有Omega的alpha了,看公司里的单身汉都觉得他们可怜。


今天预订了100年的玫瑰花,每天送999朵给yasu。只定100年,100年以后每天送给yasu一颗钻石原石吧。


每日谚语:alpha的钱都要花给安田章大!



9月10日

今天和安田家约定了时间,明天就去提亲。


有点烦恼,要不要把白宫买下来带着房产证去呢?要不然把冲绳岛买下来,修个大仓章大像?


姑且先准备了20亿当聘礼,希望岳父不要嫌弃啊!


每日谚语:白宫竟然不出售!


∞無限大

穷鼠

哦活活活
期待的电影分类在R15
我是高兴还是高兴呢
搓手手

哦活活活
期待的电影分类在R15
我是高兴还是高兴呢
搓手手

∞無限大

我喜欢的只是关八啊。
是关八啊。
是那群不停地说着谢谢,带着我从泥泞里爬出来的大男孩啊。
是陪伴我十二年的大朋友啊。

什么音乐什么艺术我根本不在乎啊。
我只要他们在耳边说一声:“加油啊!”

就这么简单啊。π_π

我喜欢的只是关八啊。
是关八啊。
是那群不停地说着谢谢,带着我从泥泞里爬出来的大男孩啊。
是陪伴我十二年的大朋友啊。

什么音乐什么艺术我根本不在乎啊。
我只要他们在耳边说一声:“加油啊!”

就这么简单啊。π_π

∞無限大

关健词:喜欢的

有一份遗愿清单,唔,或许说,是执行力不够强的一份遗愿清单

我在看剧的时候跟着做的,有点跟风的嫌疑

不过也不伤大雅,我这个人平时本来就很矫情,也不是天使性格

别扭的时候,有点不正常


总之,我就是做了这么一个清单


最近想起才翻出来看看的清单,看看,很不简单

芝麻绿豆的事情都记在上面当成遗愿了,真的很不值钱


今年吧,我对世界的看法,对人生的想法,对很多事情的结算,都有了新的转变

如果说十年恰好是一个节点的话,这个转变在我身上质变得很突然


好像是非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领悟到更深更纯粹的东西


我被好朋友背叛了一次,人...

有一份遗愿清单,唔,或许说,是执行力不够强的一份遗愿清单

我在看剧的时候跟着做的,有点跟风的嫌疑

不过也不伤大雅,我这个人平时本来就很矫情,也不是天使性格

别扭的时候,有点不正常


总之,我就是做了这么一个清单

 

最近想起才翻出来看看的清单,看看,很不简单

芝麻绿豆的事情都记在上面当成遗愿了,真的很不值钱

 

今年吧,我对世界的看法,对人生的想法,对很多事情的结算,都有了新的转变

如果说十年恰好是一个节点的话,这个转变在我身上质变得很突然

 

好像是非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领悟到更深更纯粹的东西

 

我被好朋友背叛了一次,人生仅有的一次,也已经变得很困难

还好有八团,有喜欢的偶像,有令人安心的声音可以安抚当时那个慌乱的我

 

十年前,我也追星,但我觉得追星没有意义

纯粹是为了找乐子,那时候也爱八团,爱茄哥……我真的去搜了一下,我追八团有十年了,爱上Toma有十二年了,爱上黄宗泽十四年了……

我是一个长情的人

他们没有崩坏,我也没有离开

一直成为了过去不能割舍的一部分

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经历过一些痛苦和纠结之后,我终于明白了烤鸟少爷在十祭的时候说的那番话

娱乐的意义,不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一个治愈的地方,一个可以暂时忘掉现实的地方,他们真的做到了

在我半夜坐在窗边快哭出来的时候,耳边有他们的声音

当时就想,多好啊,至少我还能喜欢

 

是的,喜欢

就是喜欢

 

不是悲观到要躲在这不能回报的感情里顾影自怜

而是对照着他们曾经趟过的泥泞,慢慢扶着墙壁站起来

 

自己对着自己说,我可以

面对朋友的出卖,我可以重新审视自己

面对难以忽视的童年巨创,我可以咬咬牙接受,并更加珍惜现在

 

我是隔了多久才后知后觉地感叹一声,还有能力喜欢别人,多好啊

没有轻易被摧毁,多好啊




谢谢你们

∞無限大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还能放 看看大...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
还能放

看看大白以前的样子
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差别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
还能放

看看大白以前的样子
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差别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安田章大表纸杂,两本减5r,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安田章大表纸杂,两本减5r,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hina相关,一本表纸杂和一本内页,两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hina相关,一本表纸杂和一本内页,两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大仓忠义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大仓忠义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maru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maru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VGplus一本,全新无暇,40r,邮费非偏远8r。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VGplus一本,全新无暇,40r,邮费非偏远8r。一般走咸鱼。

∞無限大

青春的两部分

早一点,是TVB统治的童年
晚一点,是杰尼斯治下的少女时代
审美那时候就定下来了

没办法特别钟意西方脸孔
甚至很容易对西方人脸盲
但东方脸孔就能记得住

或许还是因为不太感兴趣
就算看了很多美剧
也不是太感兴趣

这么一想
我还挺狭隘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继续脸盲也不影响生存

现实中有交集的西方人

肯定能记得住


PS.
大白上BARFOUT杂志了,有12页专访,肯定得买一本,漫长地等待又开始了


明天见

早一点,是TVB统治的童年
晚一点,是杰尼斯治下的少女时代
审美那时候就定下来了

没办法特别钟意西方脸孔
甚至很容易对西方人脸盲
但东方脸孔就能记得住

或许还是因为不太感兴趣
就算看了很多美剧
也不是太感兴趣

这么一想
我还挺狭隘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继续脸盲也不影响生存

现实中有交集的西方人

肯定能记得住





PS.
大白上BARFOUT杂志了,有12页专访,肯定得买一本,漫长地等待又开始了


明天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