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闪姐

12380浏览    94参与
小苍蓝

超喜欢闪姐!酷酷的赛车手设定加上理智又好人的性格,没有因为小公主和拉尔夫偷车就揍人,帮他们找了赚钱门路,还没有因为云妮的漏洞而怪她,闪姐我爱你!!!

超喜欢闪姐!酷酷的赛车手设定加上理智又好人的性格,没有因为小公主和拉尔夫偷车就揍人,帮他们找了赚钱门路,还没有因为云妮的漏洞而怪她,闪姐我爱你!!!

Grand Master

闪姐x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Part 3

(ps.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啥了,先这样吧~ 最近严重地没有脑洞... XP)


***

刚靠近甜蜜冲刺的入口,迎面而来阵阵的甜腻味呛的赞姐皱着鼻子,闪姐新奇地看着用甜点装饰的所有赛道... 


“所以,这里就是你以前赛车的地方啊。”


也不能怪赞姐跟闪姐一群人会觉得新奇,毕竟他们想差一点就把闪姐比下去的云妮露、会是从一台更凶悍的街机机台游戏来的.... 


(果然人不可貌相、)身为头号演算法的赞姐心想,(要我先猜我绝对猜不到这是云妮露的家乡。)


“对啊,可是这里不能跟你的游戏比。这里比致命关头慢很多、也容易预测的多...”云妮露...

(ps.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啥了,先这样吧~ 最近严重地没有脑洞... XP)


***

刚靠近甜蜜冲刺的入口,迎面而来阵阵的甜腻味呛的赞姐皱着鼻子,闪姐新奇地看着用甜点装饰的所有赛道... 


“所以,这里就是你以前赛车的地方啊。”


也不能怪赞姐跟闪姐一群人会觉得新奇,毕竟他们想差一点就把闪姐比下去的云妮露、会是从一台更凶悍的街机机台游戏来的.... 


(果然人不可貌相、)身为头号演算法的赞姐心想,(要我先猜我绝对猜不到这是云妮露的家乡。)


“对啊,可是这里不能跟你的游戏比。这里比致命关头慢很多、也容易预测的多...”云妮露脸红地看着赞姐跟闪姐。身后突然一声糖果被掰断的声音,所有人朝着声源看过去、发现屠夫小子手握一节糖果杖...

“干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吃糖果?”所有人听到都笑了出来。


“闪姐!闪姐!闪姐!闪姐!闪姐!闪姐!”刚沿着彩虹桥走到赛道起点、所有小小车手立刻围到闪姐身边,每一位都想看看这位拉尔夫口中散发危险气质、云妮露口中散发酷炫气质的飙车高手的面目。

“闪姐~你是怎么练习的?”

“闪姐~你车速最高时速多少?”

“闪姐~你能躲过多少障碍物?”

“闪姐~你的座驾是什么车啊?”

“闪姐~你会开我们这种车吗?”

“闪姐~要不要来一场!”


各种招呼声此起彼落,如果是云妮露一人用复读机攻势闪姐还招架得住、可是现在连见过大场面的她突然面对十五位复读机的问题、就连她也快招架不住了。好在云妮露出手相救,


“给我安静!!!!!!”突然间、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大家这才发现、云妮露无声无息地已经跑到了广播台上,用麦克风大声地广播出刚刚那句:给我安静,然后又安静地从广播台上滑了下来。


其实她也不晓得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种事、只是当自己看到闪姐身边围着这么多人... 她感觉不甚舒肤... 。若是屠夫小子、喷火小子、费乐尼跟小黛比为在闪姐身边云妮露不介意、毕竟自己知道他们跟闪姐真的是家人关系,可是看到闪姐身边围绕着其他小小赛车手、自己就有点不乐意了。


“你们就不能一个一个地问问题嘛!”云妮露抗议... 精明的闪姐已然捕捉到小女孩眼里一丝的不悦和不情愿... 只见其他小小赛车手变乖似地一个一个问问题、闪姐还是照样一一地回答所有问题。至于那一个“要不要来一场”的问题......


知道闪姐跟云妮露之间微妙关系的屠夫小子、阿火、费勒妮跟小黛比赶紧伸出援手、示意闪姐可以把所有小赛车手们的焦点转到他们身上。

“没事、我还是看你们来一场就好了~”闪姐微笑地回答、随即发现站在一旁的云妮露看似放松了不少。为了逗云妮露开心,闪姐向云妮露问到

“云妮露,我特别想看你下场赛一局,可以吗?”云妮露听到之后马上开心向太妃糖问道,

“我的车还在吗?”

“当然,你的车还停在城堡里的停车位上。”

“好诶!”闪姐、赞姐一群人笑着看云妮露冲向甜蜜冲刺的城堡。没过多久、轰隆隆的车声随即传到所有人的耳里,一台巧克力基底的赛车驶进所有人的眼帘里。

“我们快开始吧!”


果然不出所有人的预料、云妮露轻轻松松地把第一名的奖杯给抱了回家。为了庆祝自己抱回奖杯、云妮露决定要带大家去汉堡世界吃那全网路里最好吃的汉堡!

“闪姐、赞姐!我们去吃汉堡世界的汉堡、还有泰伯的啤酒!走吧走吧!!!”


***


吃饱喝足的一群人从泰伯酒吧出来之后决定绕道到修缮王阿修的公寓作客,为了欢迎新朋友来、公寓里的居民开了派对欢迎一行新朋友。点心一轮一轮的吃、啤酒咖啡一轮一轮的喝,结果大伙吃到后面、拉尔夫突然发现似乎有两个人的身影突然不见了。“嘿,赞姐~你有看到云妮露吗?”


“上到屋顶去咯,嗝~”拉尔夫沿着声音望过去、赞姐一边跟老金拼酒第一边回答、老金后面一排的公寓住民全部跟撞球一样倒在地上。


“那我去屋顶找她一下、刚刚看起来她喝了很多雷根沙士...”才没走几步路、卡轰队长伸手把拉尔夫给拉了下来,“放心吧、闪已经上去照顾她了。”


“可是!”拉尔夫还想抗议、卡轰队长再次伸手阻止,“云妮露在致命关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难道还不相信闪吗?”


“好吧...”


***


手里握着从老金酒柜偷出来的啤酒箱、趁派对的疯狂气氛云妮露只身躲到修缮王阿修的公寓顶楼喝闷酒。今天本是自己带赞姐跟闪姐一群人来老家作客,可是自己却忽略了老家朋友遇上新朋友那种过于热情的热情,把赞姐跟闪姐们都围的自己靠不进去了~


坐在屋顶的边缘,云妮露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下意识地挥手就把空瓶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甩过去。


蹦!


“看起来你真不能喝啤酒,”云妮露转身、看到闪姐一手抓着一瓶水、另外一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止痛药后坐到云妮露身边。

“泥来咁嘛?”已经喝到大舌头的云妮露勉强问到,

“我看到你一个人上来,我也跟着上来了。”虽然老式游戏机台并不具备让游戏角色感受到天气或是凉风的设定、闪姐还是顺手且下意识地把自己身上的皮衣披在已经依偎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女孩。她本想试着喂云妮露吃止痛药、可是有一双小手每次都把自己握着药的手给拨到一边去。闪姐叹了口气,安静地欣赏投射进立瓦游乐场的夕阳。


“果然很漂亮...”闪姐满足地看着橘色的温暖夕阳,“第一次跟你一起看真正的夕阳,值得了。”大腿上躺着的小女孩稍稍地抬起头,“枕的麻?”闪伸手抚过小女孩那头乌黑的马尾,

“当然,我今天玩得很开心。”


“克是我不铠心...”小女孩嘟着嘴,大舌头地抱怨道。

“我知道,”闪姐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我看到、也感觉到了。”闪继续的抚摸着云妮露的头发。

“纳摸民显吗?”云妮露披着闪姐的皮衣、坐了起来,大眼汪汪地看着闪姐暖棕色的双眼。

“乖、把止痛药吃了,不然明天早上头痛宿醉的话可别怪我~”云妮露听话地接过闪姐递给他的药丸、灌下了放在一旁的开水后,小女孩继续大舌头地自言自语道,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除了赞姐跟我们自己家人之外、看你身边围着好多人,我感觉浑身不对劲...”一边说着、云妮露一边爬上闪姐的大腿,伸小手环住对方的腰、找到最舒服地位置就这样窝在闪姐身上,呼呼地睡着了。


闪姐温柔地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孩,低语地说道,

“放心、当你到我的游戏里差点偷走我车的时候,你已经偷走我的心了。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jia

临摹一波设定集✨✨✨闪姐姐~~


她好cool!!🆒

临摹一波设定集✨✨✨闪姐姐~~


她好cool!!🆒

砚修丶

【闪云/shanellope】系统升级 - Chapter.04

CP:《无敌破坏王》 shank(闪姐)X成人Vanellope(云妮洛普)


“云妮洛普你在吗?”有人用力拍打着木门。

门“砰”的一声被用力推开,险些撞上了那人的头,闪姐站在门口皱眉看着那人一言不发。

那人显然被吓了一跳,他试图往屋子里瞧,闪姐一手撑住门框挡住了那人的视线:“这是我家,我劝你在我去拿家伙之前赶紧离开这。”

“我……”那人想辩解些什么,但他一对上闪姐的目光,什么气势都荡然无存。他强撑着自己的面子,狠狠地瞪了闪姐一眼,吃瘪地转身走了。

闪姐叹了口气,进屋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抚平自己的情绪。这都是这星期第几个了?就算知道这里是自己的家,还是有...

CP:《无敌破坏王》 shank(闪姐)X成人Vanellope(云妮洛普)

 

“云妮洛普你在吗?”有人用力拍打着木门。

门“砰”的一声被用力推开,险些撞上了那人的头,闪姐站在门口皱眉看着那人一言不发。

那人显然被吓了一跳,他试图往屋子里瞧,闪姐一手撑住门框挡住了那人的视线:“这是我家,我劝你在我去拿家伙之前赶紧离开这。”

“我……”那人想辩解些什么,但他一对上闪姐的目光,什么气势都荡然无存。他强撑着自己的面子,狠狠地瞪了闪姐一眼,吃瘪地转身走了。

闪姐叹了口气,进屋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抚平自己的情绪。这都是这星期第几个了?就算知道这里是自己的家,还是有不少追求者不死心地涌到自家门前,这好像都是因为那该死的游戏策划出了个什么追求云妮洛普的任务,连好感度系统都做出来了是闹哪样?越想越生气,水杯和桌子撞击出一声巨响。余光便见趴在床上看杂志的人不由自主地抖了几抖。

想想平时一刻都闲不下来的小家伙这几天确实安静的过分了,整天不是在看杂志就是在互联网上不知道看些什么,还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安静地让人起疑,莫不是被这阵势吓怕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闪姐想着走到床边,伸手摸了下云妮洛普的额头。嗯,应该没有病的迹象。

刚慌慌张张地把杂志翻页,一只手就放到了自己额头上,云妮洛普霎时红了耳根。还没反应过来,闪姐又朝窗边走了过去全然没有注意到少女那一瞬的害羞。

狂暴飙车的四季算不上分明,毕竟一切都是由数据组成的。今天的阳光很灼热,街道上的轰鸣与爆炸丝毫未少,净是令人出神的火光。只是墙壁将那个世界隔开,耳边只剩下头顶老旧风扇旋转时发出的吱呀声。

“闪姐。”正出神时,云妮洛普的声音响在耳边。闪姐一回身,云妮洛普便靠了上来,糖果的甜腻气息瞬间充满了周围的空气。

云妮洛普单手撑墙,两人之间霎时便只剩下彼此的气息,她稍抬着头,心里直打鼓,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她这一动,闪姐下意识的就往后退,甚至踮了下脚整个背脊都紧贴在墙壁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自己这是被壁咚了?她有些诧异地看着云妮洛普,竟意外地看不懂她的眼神。云妮洛普额前的碎发垂在她的眼睑旁,目光中透着一股灼热。

闪姐撩开她额前的碎发,刚想打趣她这几日的反常却不料云妮洛普闭着眼就凑了上来,闪姐下意识的一个侧头,云妮洛普的唇便从她的脸颊侃侃蹭过。

两人顿时有些尴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谁也不动。云妮洛普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又羞又恼脸红到了脖子根。闪姐虽是觉得尴尬,但见她这副模样心下也觉得着实可爱,面上却强作镇定,打算若无其事地绕过她。

“闪姐。”云妮洛普的声音不大,却格外清晰“我喜欢你。”

这表白来的突然,饶是闪姐也在云妮洛普这份猛攻之下乱了方寸,那少女目光中的灼热步步紧逼。

“你还小,我们不合适。”她吸了口气,说出的话却明显底气不足。

“闪姐,游戏代码的年龄重要吗,更何况我现在已经不同了。”云妮洛普的话语带着一丝急切,她又想起了拉尔夫那天晚上的话: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对不起。”闪姐摸了摸云妮洛普的头。

云妮洛普紧攥着拳,眼圈有点红,不得闪姐说完便夺门而出。门外饶是蹲了不少的追求者,此时也都追着她蜂拥而去。云妮洛普一路上七拐八拐地才最终在一条小河边甩掉了大部分人,她实在跑不动了就坐在河边大口地喘着气,有点缺氧的感觉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罐冷饮忽然贴在自己的面颊上,云妮洛普满头大汗地回头,却见到拉尔夫同样汗流浃背比自己好不了几分,两人相视一眼都露出了苦笑。

 

闪姐怔怔看着大门的方向,过了一会儿才拿起床上的那本杂志,上面竟都写的是与恋爱相关的事。她的心头有几分触动,却总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跑了好多地方都始终没有云妮洛普的踪影,闪姐心想着她可能是跑回甜蜜冲刺了也说不定,这事情发生的突然,她一边开车找人一边在路上走起神来。

对于从未喜欢过别人的人来说,“喜欢”是一个挺神秘的词。狂暴飙车的居民都很单纯,所有的喜欢与热爱都献给了这种赛车的生活,这一切被打破似乎也是在云妮洛普到来以后。但那就像是一颗被扔到湖泊里的石头,激起了一点涟漪,却掀不起风浪。

“嘿小心!”正出神时,忽然远处有人叫了一声,回过神时闪姐整个车体都凌空而起。紧接着就冲进了一个由冰雪筑起的赛道。尽管车轮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断打滑,但这赛道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被飞速的不断修正。闪姐最终平安地落回了地面。

“呼……你没事吧。”旁边的人摸着胸口呼了一口气。

“这可真刺激啊。”闪姐笑着望了一眼那夸张的冰雪赛道,再看眼前的两个人心里便知道这就是云妮洛普和自己提起过的两位公主了。

“云妮洛普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安娜环顾四周却没看到云妮洛普的影子向闪姐问道。

这句话把闪姐问了个摸不着头脑,自己还在纳闷时安娜又一副自豪的样子接着说:“你俩成了还得请我们喝喜酒呢,当初云妮可没少求助我是怎么追到姐姐的!”

“安娜!”这话一说完,艾尔莎的脸便红透了,拉着安娜的手微微用力佯装生气。

安娜讨好似的向艾尔莎凑了凑,看着闪姐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又拧了眉:“怎么,你们还没好……?”

闪姐想着云妮洛普夺门而出的样子苦笑着摇了下头。

 安娜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就往艾尔莎身后缩了缩,还嘟囔着“怎么会呢,不可能呀……”

“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艾尔莎揉了一把安娜的头道。

“其实我对云妮洛普……”闪姐想起自己对云妮洛普那份朦胧的感情,却不明不白地说不出什么。那是一份自她诞生便未曾生出的感情,想要提起却无从提起。话到嘴边又生生改了口“她正和我闹别扭呢,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我才追了出来。”

“啊?你们那里最近不是出了件大事吗?”安娜忽然说道“就是个什么好感度系统?很多人追着云妮洛普呢。”

这话一说完,闪姐又担心了,真怕那些狂热追求者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和艾尔莎与安娜说这话,自己的通讯装置就响了起来。

“上次系统升级好像出了些什么问题,现在要紧急维护,我就先回去了。”闪姐皱着眉头看完了系统通知,告别之后便忧心忡忡地离去了。

“好感度系统……我明白了……”艾尔莎看着闪姐离去的方向笑了下,便拉着安娜的手走了。

“姐姐你明白什么了呀?”

“以后你就知道了。”

 

闪姐回到家里时,大门开着,自己一着急连关门都忘了。家里还维持着原本的样子,看来云妮洛普还没有回来。纵使是担心,但自己能感觉到维护将至,自己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起来,她拿起床上那本杂志默默出神。

再醒来时已是第三天上午,这次的紧急维护居然进行了三天,所有玩家都拿到了一份可观的维护补偿。

闪姐一睁开眼便见到云妮洛普正趴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一见自己醒来那副含笑的眉眼顿时成了气鼓鼓的样子。

闪姐的手搭上云妮洛普的纤腰,笑而不语。

云妮洛普却是不服输般,主动凑了过来,那糖果般的香甜气息再次包裹了两人。

云妮洛普探头上去,这一次闪姐没有躲闪。

 

 

“云妮洛普的任务怎么结束了啊?!好感度被人刷满了?”玩家A带着不满抱怨道。

“你有所不知,云妮洛普只是好感度试行,结果玩家差点把服务器挤爆了!没办法才进行了紧急维护!现在狂暴飙车的NPC都有好感度系统了。”玩家B侃侃而谈道。

“那不是很好吗?”

“可是……”玩家A唇角抽搐了一下。

“我们哪有机会?云妮洛普和闪姐之间的好感度直接爆了啊!”

 

- End。

 

Grand Master

闪姐x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Part 2

这时候阿修已经把小小赛车手们都安顿好,跟着赞姐、云妮露还有拉尔夫在英雄使命的观景台里。因为看到另一位散发着硬朗、英气的女子,卡轰队长乐意地应闪姐请求、特别让闪姐和闪姐的家人一起参与一次英雄使命竞技。四个人一起看着竞技场里穿着护甲的五个身影互相配合、护着街机玩家单挑成群的机械虫,试图一路轻轻松松地到达顶楼。


“我天!闪姐的枪法好准!”阿修惊叹,

“闪姐能做的事比你想像还要多。”赞姐道。

“这就是我的闪姐!”云妮露拍手叫好地看着闪姐在卡轰扶起玩家的时候,训练有素地指挥着自己的家人掩护、快速地保护卡轰和玩家不被周围的机械虫给大卸八块。观景台里只有拉尔夫一个人害怕地大惊小叫、好似他的声音能穿...

这时候阿修已经把小小赛车手们都安顿好,跟着赞姐、云妮露还有拉尔夫在英雄使命的观景台里。因为看到另一位散发着硬朗、英气的女子,卡轰队长乐意地应闪姐请求、特别让闪姐和闪姐的家人一起参与一次英雄使命竞技。四个人一起看着竞技场里穿着护甲的五个身影互相配合、护着街机玩家单挑成群的机械虫,试图一路轻轻松松地到达顶楼。


“我天!闪姐的枪法好准!”阿修惊叹,

“闪姐能做的事比你想像还要多。”赞姐道。

“这就是我的闪姐!”云妮露拍手叫好地看着闪姐在卡轰扶起玩家的时候,训练有素地指挥着自己的家人掩护、快速地保护卡轰和玩家不被周围的机械虫给大卸八块。观景台里只有拉尔夫一个人害怕地大惊小叫、好似他的声音能穿透观景窗提醒在场上的闪姐跟卡轰队长。


“好枪法!”

卡轰带着闪姐跟其余英雄使命的士兵们刚踏进休息区、才来得说一声“好枪法!”马上被自己麾下的士兵推到一旁,接着就是此起彼落地赞美闪姐跟她的家人极强的适应能力、能克服第一次护甲上身的不适、还可以百发百中地协助解决他们在这一场一路上遇到的机械虫。

“这一场是英雄使命安装好后,唯一一场打得很轻松的一次。”其中一位士兵说道。


“我天!难道你不害怕吗?!”拉尔夫下巴合不起来地问正在脱护甲的闪姐。旁边的云妮露还在踉跄地扛起跟她身体不成比例的光子步枪,兴奋地回忆刚刚看到参战的惊险时刻。


“不会、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清楚我是为了我爱的而战,保持着这个信念、这样在互联网里便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回到她身边。”闪姐下意识地将目光扫到还在一旁扛着大枪亢奋的云妮露,还有追在云妮露后面快被云妮露急死的卡轰队长。


“喂!那光子步枪不是让你这样玩的!”闪姐赶快赶上去帮卡轰队长,长手一抓就把云妮露夹在手里让小女孩动弹不得,另外一只手把那把步枪递给卡轰队长。


“啊~ 我还没玩够啦!”云妮露抗议地说,

“你放心,我们在致命关头里有一个大枪柜、等回家后我再教你怎么用枪好吗?”闪姐安抚(宠溺)地摸了摸云妮露的头,

“对啊!我的机枪M249在枪柜里是最大的一把,”屠夫小子说,

“我的枪是冲锋枪UMP9,”小黛比说,

“我的是自动步枪AUG,”费乐尼说,

“我的也是自动步枪M416跟配备8倍镜狙击步枪M24,”闪姐接着回答。

“好耶!”云妮露高呼!“那我之后也会有一把枪搂?”

“我答应你、但是我得先教会你如何用枪才会给你一把好吗?”闪姐向云妮露伸出小指,跟小女孩打勾勾承诺,拉尔夫不可置信的看着闪姐...


(先是带云妮露飙车、现在是教她用枪、再来呢?!)

“Psss,”拉尔夫悄悄地问站在旁边的卡轰队长,“你不打算阻止闪姐教云妮露用枪?”

“不会、我也觉得教小朋友枪的危险和用枪知识是个好方法,”卡轰队长赞同闪姐做法地点点头。

Grand Master

闪姐 x 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Part 2 前导预告

来调调大家的胃口... (我好坏啊...)


“喂!那光子步枪不是让你这样玩的!”闪姐赶快赶上去帮卡轰队长,长手一伸就把云妮露夹在手里让小女孩动弹不得,另外一只手把那把步枪递给卡轰队长。

来调调大家的胃口... (我好坏啊...)


“喂!那光子步枪不是让你这样玩的!”闪姐赶快赶上去帮卡轰队长,长手一伸就把云妮露夹在手里让小女孩动弹不得,另外一只手把那把步枪递给卡轰队长。

Grand Master

闪姐 x 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Part 1

(闹钟响声)


一只小麦色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摸向放在床头桌上铃声大响的手机。一双睡眼惺忪的黑曜石色眼睛、一头被被子压扁的头发跟着从被窝底下冒了出来。感觉抓到自己的手机之后、闪姐揉了揉眼睛地看了一下现在几点。还没看清楚之后马上听到自己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就是“蹦!” 的一声破门声,然后闪姐感觉道一个身体就这样从房间地板这样跳到自己身上。


闷哼一声,随即听到云妮露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到她耳里。


“闪姐,起床拉!!!!!!”


唰!随即盖在自己头上的被子已经被云妮露给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朋友的脸蛋、照样过度...

(闹钟响声)

 

一只小麦色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摸向放在床头桌上铃声大响的手机。一双睡眼惺忪的黑曜石色眼睛、一头被被子压扁的头发跟着从被窝底下冒了出来。感觉抓到自己的手机之后、闪姐揉了揉眼睛地看了一下现在几点。还没看清楚之后马上听到自己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就是“蹦!” 的一声破门声,然后闪姐感觉道一个身体就这样从房间地板这样跳到自己身上。

 

闷哼一声,随即听到云妮露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到她耳里。

 

“闪姐,起床拉!!!!!!”

 

唰!随即盖在自己头上的被子已经被云妮露给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朋友的脸蛋、照样过度兴奋的云妮露。

“快起床!今天我要带你们回利瓦街机游乐场玩一玩!”云妮露随即跳到地板上、又跟一个过于兴奋子弹一般地冲出房间,一路兴奋地尖叫。

 

今天除了是一个月一次的例行的程式升级,所有在致命关头的NPC角色得以放假一天,随自己所意去逛逛互联网:今天也是云妮露好几个月前就决定要带赞姐跟闪姐一群人到利瓦街机游乐场参观的日子。透过云妮露的回述,闪姐其实很期待这一天,这么多的机台角色,她除了想要看一看是哪一个街机机台设备成就了像云妮露这样子的赛车手、她更想认识认识其余的街机机台角色,

 

(特别是卡轰队长)

闪姐下意识地搓了搓手... 

(好想去试一试英雄使命)

 

(好吧,其实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是向拉尔夫证明自己一直在保护着云妮露... 还有试试看云妮露念念不忘的利瓦街机汉堡)

 

今天也是闪姐第一次站在衣柜前看着自己的衣服犹豫不觉... 本来自己不会特别在意穿着,平常就是一件酒红色帽T、有破洞的牛仔裤、长靴、半指手套跟一件黑色皮衣就可以让她叱诧致命关头。但是今天有种想要打扮自己的冲动...

 

(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罢了,还是穿平常的衣服吧。)

 

伸手套上自己的常服后,闪姐跟着云妮露还在尖叫的声音到了致命关头的游戏入口,其他家人也陆续到了入口集合。

“走吧走吧走吧~”云妮露看到闪姐到了之后开始向赞姐启动复读机攻势。赞姐苦笑地说到,

“快上车吧、不然我快耳聋了。”闪姐感觉一只小手抓着自己带着手套的手,奔向赞姐的巡航车

“我们走吧!”后面传来自家人阵阵的笑声,随着车子的启动、他们往利瓦街机游乐场的互联网伺服器方向而去。

 

***

 

“大家!我回来了!!!!!!!”

 

“云妮露?”

“云妮露回来了!”

 

“拉尔夫,云妮露回来了!”

 

原本还在泰伯酒吧喝酒的拉尔夫、寻着外面阵阵的欢呼声到了中央车站,看见云妮露被簇拥在她甜蜜冲刺的”前”子民中间。

 

“小鬼!”就像摩西开红海一样、原本围绕在云妮露四周的人自动地让出一条通到给拉尔夫,小小的身影尖叫地快速冲到大块头的怀里。

 

“内裤将军~”

 

“你今天怎么来了?!”

 

“今天是致命关头例行的程式更新、我带人来玩了~”云妮露兴奋地跳下拉尔夫的肩膀,转身去拉刚才稍稍被晾在一旁不论是身材、或是行动举止都稍微有点格格不入的一群人。

 

“大块头~”“拉尔夫~”拉尔夫看见赞姐、闪姐还有闪姐的家人站在一旁,双方随即握手拥抱一番。看着云妮露从赞姐跟其他家人开始向围观的群众介绍起,拉尔夫抓准了机会,向站在一旁的闪姐说道:

“嘿,谢谢你一直保护着云妮露。”拉尔夫一扫先前跟闪姐的尴尬,主动伸手向闪姐道谢。对方也很乐意的回覆,

“她是一个很好的赛车手,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教他。我唯一做的、是放手让她享受驰乘的快感、让我来配合她、让她在致命关头里做她自己,仅此而已。”

 

拉尔夫像是要一次说完心里话似地,突然向闪姐问到,

“你会怪我在你的游戏里放了病毒吗?”他小声地问,

“若是致命关头刚上线时的我、再加上你是我游戏里的NPC,我会叫喷火小子(Pyro) 用喷枪弄死你。”闪姐故作严肃地逗着拉尔夫,看到身旁的大块头露出惊恐的神情。

“但是现在的我知道你放病毒到我游戏里并非出于想要毁掉游戏的心理,所以我不会怪你。”拉尔夫松了口气,

 

“不过我带人把双头丹给解决了...”拉尔夫看像站在一旁沉默的大块头屠夫小子(Butcher Boy) 无声地在他的喉咙上作势划一刀...

 

拉尔夫来不及反应、刚介绍完赞姐的云妮露已经冲到闪姐面前、拉着闪姐的力道大到她脚步踉跄地跟在云妮露后面,云妮露等不及要把另外一位全互联网里数一数二酷炫的闪姐介绍所有利瓦街机居民认识。

 

闪姐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利瓦街机游乐场每一位居民问的问题、就连那些原本常常跟云妮露斗嘴的小小赛车手们闪姐也很耐心的回答。

(发生什么事?我感觉他们变好多...)云妮露心想,

“好啦,孩子们!快先回家吧,我们等等就来。”卡轰队长跟阿修把小朋友赛车手哄回家之后,终于可以好好认识云妮露的新朋友。

“我是阿修,”

“我是卡轰队长,”

“很高兴认识你们,”闪姐乐意跟跟卡轰队长和阿修握手。


Grand Master

闪姐x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她是一个很好的赛车手,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教他。”

“我唯一做的、是放手让她享受驰乘的快感、让我来配合她、让她在致命关头里做她自己,仅此而已。”


ps. 闪姐x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舊文卡卡、新文補上(別問我舊文去哪、我只能說它離家出走了)

“她是一个很好的赛车手,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教他。”

“我唯一做的、是放手让她享受驰乘的快感、让我来配合她、让她在致命关头里做她自己,仅此而已。”


ps. 闪姐x云妮露 (往后的日子,有我陪你)

舊文卡卡、新文補上(別問我舊文去哪、我只能說它離家出走了)

Grand Master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4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4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Grand Master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3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3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Grand Master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2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2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Grand Master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1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A Place Called Slaughter Race - part 1


在Youtube上找到被人后制过的完整片段,被我又后制回来~ XD


突然发现我好像只能一次分享60的影片⋯⋯ 只好土法炼钢的分享了


Copyrights to 迪爸爸~~

𝓜𝓪𝓻𝓪𝓭𝓸𝓻𝓪

【无敌破坏王】我的小姑娘

【原作】无敌破坏王:大闹互联网

【配对】???友情向要什么配对你们这群丧失



      话说得太多就会失去原本的价值,爱得太过就会丧失从前的初心。

 

      ——在友谊的这块区域里,拉尔夫,你越界了。


      小姑娘用尖锐的言辞拉起了无形的三八线,在两人之间挖出一条欲壑难填的深渊峡谷。

      

  ...

【原作】无敌破坏王:大闹互联网

【配对】???友情向要什么配对你们这群丧失



      话说得太多就会失去原本的价值,爱得太过就会丧失从前的初心。

 

      ——在友谊的这块区域里,拉尔夫,你越界了。


      小姑娘用尖锐的言辞拉起了无形的三八线,在两人之间挖出一条欲壑难填的深渊峡谷。

      

      那有点伤人。


      拉尔夫盯着屏幕上的评论区,那里已经成了重灾区,“拉尔夫”的关键词后面拖着一长串的星号——感恩敏感词屏蔽系统。


      他的小姑娘有了新朋友,一个从头到尾都散发着酷味道的女人,她的长发,她的牛仔裤,她得心应手的车技和马丁靴仿佛都贴着“老娘很酷”的标签。


      星星发夹与等离子烫,摇粒绒卫衣和皮质夹克,甜蜜的糕点城堡和重污染的工业区厂房——说实话她们除了赛车这个共同爱好之外再无别的相似之处,画风不同的配对让他感到生拉硬扯的膈应。上一次他这么膈应是听说海绵宝宝要翻拍真人版,万幸他们最后因为找不到黄皮肤方形浑身长洞的人类而不得不作罢。

 

      那个女人,她的皮肤是晒得略黑的小麦色,身材是完美的曲线形,浑身上下别说洞洞,连毛孔瑕疵都难以找见,可他还是膈应。

 

      万事通先生告诉他,这叫吃醋。

 

      拉尔夫有些费解地在脑子里拼写这个陌生的词语:“吃醋?谁?我吗?我不吃醋,我只爱喝泰博酒吧的汽水。”

 

      “不,不。这只是个比喻,你是在嫉妒。”

 

      “嫉妒谁?闪姐?噢,当然。她比我瘦,比我好看,身材比例比我匀称,开车开得比我还好,我当然嫉妒。”

 

      万事通扶住了眼镜:“噢我的天——”

 

      “怎么你觉得我连嫉妒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不不,我还以为你喜欢的人是闪姐。”毕竟发育不全的小屁孩和火辣美艳腿长波大的女人有着天壤地别,但凡正常男人都会选择后者。

 

      显然拉尔夫不属于正常范畴,至少正常男人不会给自己涂睫毛膏。

 

      “男人当然可以涂睫毛膏,事实上是男人发明了裙子和高跟鞋。”拉尔夫据理力争,“我的那个美妆视频可获得了三百万个赞呢。”

 

      “然而那三百万个赞里没有云妮洛普。”万事通一针见血,“不是所有女孩都喜欢美妆视频。”

 

      “她只是太忙了,她忙着去给我的视频拉赞。”

 

      “噢当然了,她为你拉赞,赞数为赞姐筹钱,钱为你们买到方向盘,方向盘能带她重返家园。可她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个威利旺卡式的赛道了。你从没想过那一点,是不是?”

 

      拉尔夫没再吭声。

 

      “说真的,你那么喜欢她,你应该迎合她的喜好。”万事通把百科全书翻得稀里哗啦地响,搜索联想里蹦出至少三百多万个与泡妞有关的关键词,“比如去学个赛车?”

 

      “算了吧,我是那种‘学车是为了撞死人’类型。”拉尔夫想了想,傻笑道,“我这智商大概是留着晚上数月亮的。”

 

      万事通深感遗憾:“那我没有办法了。”他把搜索栏里的“如何泡到软萌赛车小美女”替换成了“失恋人群常去酒吧”。这回跳出来三千多万个搜索条。


          小姑娘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她的曲奇饼干赛道和棒棒糖森林,她向往全新的体验与刺激得冒险,甜美的外表下包藏着一颗自由的野心。


          他想他需要做些什么去挽留她的离开,她和那个女人并肩坐在跑车引擎盖上看风景的画面是如此碍眼。他下定决心跟着弹窗仔找到了那个奶子上长脑子的蠕虫。


      也许那个部位是肩膀,妈的,蠕虫哪来的肩膀。

      

      根本就是奶子。


    “这个病毒能复制游戏漏洞,好了,你现在可以带着它滚了。”


    “你不需要报酬吗?”


    “我只希望你别盯着我的弟弟看,他很怕生!”蠕虫咆哮道,“现在,快滚!”


      他慌不择路地在咆哮声中拎着箱子一路跑回到了那个赛车游戏,那个下水道里长鲨鱼的工业区,想必烟囱里还能长出猫头鹰。


      那个女人叫“闪”,人如其名地闪闪发光,她是长着刺的玫瑰,野性难训的美洲豹,冰与火之歌,锋利的爪牙和美貌都是咄咄逼人,也难怪小姑娘会怦然心动。


    “嘿,大个子,我要有新朋友了。”

      

      他有点懵。


    “谁?”


    “你见过她啊,闪。”


      听听,闪,仿佛她们已经相识半生;她叫他“大块头”“傻大个”“拉尔夫”,可还从来没亲密地喊过他“拉尔”。如今她把亲昵的称呼大方地给了另一个女人,尽管她们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天。


      他握紧了挂在胸前的心形铭牌,胸腔里的脏器咕啾咕啾地冒着酸气,他开始嫉妒那个女人了。

 

      拉尔夫想,这不是吃醋,这是产醋。

      

      她们的共同话题有许多,汽车牌照,汽车款式,汽车颜色,连车钥匙的形状都可以拉出来探讨和批判;而他只会拍乱七八糟的视频,堆枕头城堡,而那一点都不酷。

    

      她要有新的英雄了。

 

      每位公主都该有英雄或是骑士随行,他们佩剑骑马,金质勋章挂满衣襟,为公主们砍杀恶龙,斩断荆棘。

 

      他没有白马,事实上,那个女人也没有白马。但她有车,一辆跑得比马还快的车。她的车技优秀得无人可及,轮胎摩擦柏油马路,飘逸的发丝破开凝固的空气,火星在轮胎和眉眼之间炸裂。

 

      1:0

 

      那个女人有着比例匀称的身材,和一双奶茶珍珠样的眼睛,她不笑的时候连袅袅升起的尘埃都被冻结,可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巧克力在高温下慢慢融化,又暖又甜。她是小丫头新的“威利旺卡”。

 

      2:0

 

      她善解人意温柔知性,她从不逼着小姑娘做出抉择,她爱她,而她是自由的。而他只会一昧地放任小姑娘独自站在岔路口左右为难,他把从前的回忆挖出来,企图用泛黄的温暖打动小姑娘。

 

      3:0

 

      莫阿娜数着毛依的纹身小人儿为他计分(那是个和他差不多的大块头,可他显然比他幸运得多,他有莫阿娜),她很抱歉地告诉他,他迟早会输掉这场不存在的比赛的。

 

      “拉尔夫,这是我的选择。”

 

      小姑娘的语气听起来抱歉又为难,但她的目光却是笔直的坚定、从容、毫不妥协。

 

       她身上的漏洞消失了,取而代之地被爱填满。

 

      “爱”这个东西,空泛而不切实际,但还是有许多的歌曲吟唱它,许多的诗词赞美它,许多的神话传颂它,许多的书本记载它;它可以是软弱地蜷缩在心底,也可以强大到斩断一切阻拦。

 

      如今他的爱是懦夫,而闪,她铸就铁城铜墙——她改写了游戏的程序,丝毫不考虑未成年软绵绵的小姑娘和这个硬核金属风成人游戏完全不搭调——爱也同样使人盲目。

 

      病毒总是会找寻软弱的漏洞,于是他成为了数万个拉尔夫中的一股清流。

 

      “拉尔夫,你在干什么?你会毁了互联网的!”

 

      他注视着小姑娘,她而今成为了狂飙飞车里的一员。星星发卡,法兰绒的绿卫衣,蓬松的头发,她仿佛一点都没有变。

 

      她一点都没有变,可他已经快要认不出她了。

 

      到底是哪位公主说过的,感情是永不妥协。

 

      他忘了,也许贝儿,也许是蒂安娜,也许是辛多瑞拉,他记不得了;那群公主有魅力有魔力有实力有权力,对于什么都是理所当然地唾手可得。她们永远也无法明白他心中所想。

 

      好吧,我妥协了。

 

      于是拉尔夫式金刚坍塌下去,小姑娘自以为自己感动了他与他的心魔,实际上,不,并没有。

 

      别白费力气了,你明知她不会回头的。他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在对他们说。数万个拉尔夫化作一声遗憾而抱歉的叹息,他们推挤着消失在互联网的光纤里,病毒退散,程序重启,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光缆组成的天幕下摇曳着数万颗信号编制而成的星,它们像迁徙的鸟群那样飞起来又像羽毛那样轻轻地落到小姑娘的黑发上,她的黑发就像子夜,上面落满了无数星辰。

 

      那些细长的手指穿过那些黑发,安抚过稚嫩的肩膀,最后牵起那双小手:“跟我走吧,云妮洛普。”女人微笑起来,像融化的巧克力,奶茶溅起的涟漪,数万棵可可树拔地而起;而那的确令人心动。

 

      云妮洛普毫不犹豫地跟着她走进了那座由重金属污染物和蒸汽时代遗留下来的工业废料堆积起来的狂欢之城,期间她没有回过一次头。

 

      他知道她再也不会回头。




在电影院里看得热泪盈眶,迪爸爸,什么别说了,我买!我买啊!

Grand Master

无敌破坏王2 - 闪姐/云妮露 (中)

“这里是哪里?” 云妮露坐在副驾里,一边享受着迎面而来的阵阵强风,一边看着旁边风景从城市慢慢变成了山峦风景。

“放心,我们很快就到了。”闪姐回答,眼睛一样保持着看向前方道路。


***


十多分钟的车程后,闪姐带云妮露上到了离城市不远、能俯瞰致命关头的所有城市赛道的山上停车场。闪姐下车后转身到打开自己红色跑车的后行李厢,云妮露看着闪姐从后行李厢里面的车用冰箱拿出两瓶可乐,她把其中一瓶可乐递给云妮露后靠坐在跑车的引擎盖上。闪姐打开瓶盖后喝了几口,满足地叹了口气。 


(其实这边原本是想让闪姐喝啤酒的,感觉闪姐喝啤酒会更符合她外表狂野赛车手的设定。但是为了交通安全...

“这里是哪里?” 云妮露坐在副驾里,一边享受着迎面而来的阵阵强风,一边看着旁边风景从城市慢慢变成了山峦风景。

“放心,我们很快就到了。”闪姐回答,眼睛一样保持着看向前方道路。


***


十多分钟的车程后,闪姐带云妮露上到了离城市不远、能俯瞰致命关头的所有城市赛道的山上停车场。闪姐下车后转身到打开自己红色跑车的后行李厢,云妮露看着闪姐从后行李厢里面的车用冰箱拿出两瓶可乐,她把其中一瓶可乐递给云妮露后靠坐在跑车的引擎盖上。闪姐打开瓶盖后喝了几口,满足地叹了口气。 


(其实这边原本是想让闪姐喝啤酒的,感觉闪姐喝啤酒会更符合她外表狂野赛车手的设定。但是为了交通安全起见,还是让他们俩喝可乐吧~)


“这个停车场是致命关头刚刚安装完成之后我找到的,每当我需要转换一下心情的时候都会来这里。”闪姐温柔地说道,“从你刚刚给我的表情来看、我想你会喜欢这个风景。”

云妮露看了一眼握在自己手中赞赞姐给她的BuzzTube通讯器,把通讯器放到后座之后随即爬过挡风玻璃来坐在闪姐旁边,跟着喝一口可乐。


闪姐毕竟是看过大风大浪的Boss级赛车手,当两人一高一低的坐在引擎盖上喝着可乐的时候,她也不急着要坐在身边的小女孩立刻说出她心里最想说的话。闪姐只是很轻松自在地跟她介绍致命关头里其他的城市赛道。


“那边是最新的系统升级而来的,当玩家跟我们在那边开车的话,系统会随机选择天气,各种天气都有可能发生。”闪姐换指另外一遍,“那边空下来的地方是为了之后系统升级留下来的,那边可以让玩家还有我们可以自己设计拥有火力的车辆。”


“我不晓得我该怎么办了……”闪姐转过头看着迟疑不决开口地云妮露,“怎么说?”闪姐耐心地引导着小女孩。


“我确实照你给我的建议去跟赞赞姐碰面了,她也很热心的帮我的忙,”云妮露猛地举起可乐瓶再灌了一口可乐,呛咳了一阵,闪姐温柔地拍了拍小女孩的背替她顺顺气。

“我甚至不小心闯到迪士尼公主们的休息区,”

“啊,我曾经跟他们共事过。”闪姐笑道,脑袋里面浮现小女孩被穿着洋装礼服的公主们围在中间的画面。

“公主们除了帮我忙以外、甚至给了我一点帮助我看清自己的人生建议…”听着云妮露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闪姐鼓励小女孩继续讲下去,因为她知道,如果云妮露不先正视自己的内心,她从现在开始做的任何决定都有可能让她后悔一辈子。

“那你觉得你自己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无所限制地飙车……”云妮露低语地回答,

“在我家里,甜蜜冲刺不过是九位赛车手在制式的赛道上争夺一个冠军的宝座。”她抬起头看向坐在身旁的闪姐,“但是当我到这里、开了你的车,上到致命关头的随机变换的城市赛道后我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飙车自由...”

“我很想留在这里,但是我又不想成为下一个涡轮、害得在家我的那台游戏机台里所有的人都无家可归... 破坏王会怎么想?!”

“谁是涡轮?”闪姐皱了眉头问道。


(穿插无敌破坏王第一集)


pps. 不好意思,中章稍短~ 客倌还请见谅

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